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2751|回复: 91

[岁月如歌] 刘铭丨恩赐甲甲,一位真实的农村小人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恩赐甲甲28.jpg


我的老家在湘南农村。自我高中毕业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工作后,回家的间隔越来越长,在家逗留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但我依然想念着在那片土地上真实存在的一些人物,他们只不过是社会底层的一些小人物。每个人都是一种存在方式,我想如实地捕捉无情岁月中他们的生存状态和一些景况。

                                                    ——题 记


恩 赐 甲 甲
※※※※※※※※※※※※※
作 者/ 刘 铭
◆◆◆◆◆


  恩赐甲甲是个人名,下笔之前,我曾把他写成是“恩赐戛戛”,这可能是原意。《关尹子·一宇》:“天物怒流,人事错错然,若若乎回也,戛戛乎斗也。”《新华字典》里对“戛戛”二字的解释是“龃龉貌”、“艰难貌”、“独特貌”,就是说一个人长得不好看。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家毕竟是长辈,下笔就写人家长得不好看,想想看,总觉得有些不妥,况且“戛戛”两个字很多人可能不会认得,而且有可能会读错,这与“恩赐甲甲”当年在我们那一带的知名度有些不符,于是就干脆把他写成“恩赐甲甲”。


【一】

  用“甲甲”就不一样了,尽管读音没有变,意义却大不相同了。“甲”在天干中排第一位,通常表示居第一位的意思。“甲”也是六十甲子的省称,意思是指人已经过六十岁了。我认识恩赐甲甲的时候,他正过了六十。


  实际上,“恩赐甲甲”的“甲甲”二字只是后缀。在我们那里,叫人的时候总喜欢加个后缀,比如,低一辈的人叫我七叔时,叫“德祥满满”。还有诸如“明成嗳卟”“孝赐伯公”、“土忠麻拐”、“芳平奶崽”;叔字辈同辈叫同辈时,会加个“狗婆”的后缀,如“志志狗婆”、“吉吉狗婆”、“喜喜狗婆”、“火火狗婆”等;当然也有加一个“狗”字的,如“社成狗”、“春城狗”、“顺成狗”等。加“狗“或者“狗婆”后缀的,不难理解,因为在农村,命贱的人好养,狗是最好养的动物,所以加一个“狗”字,就是希望孩子像狗一样,滚一年滚一年就长大了,这是父母亲对孩子给予的希望。


  可到了下一辈,却常常加个“撩子”的后缀,我就不得而知了,如“辉辉撩子”、“俊辉撩子”、“兆军撩子”等;叫名字时,大都会省去“姓”,因为都姓“刘”,把“姓”叫出来反而疏远了。最亲切且比较简单的叫法是叫一个人的最后一个字,比如“刘芳清”,大家会叫“清仔佬”;还有“树仔佬”“柳仔佬”、“润仔佬”、“立仔佬”、“满仔痞”、“祥祥痞”、“远仔婆”、“海海婆”等等;如果是叫女孩子,后缀会加一个“聂聂”或“派”的后缀,如“小春聂聂”、“小辉聂聂”、“春晖聂聂”、“教良派”、“艳艳派”、“竹良派”、“娟派”、“社派”等等。后面加的后缀,我总觉得是我们当地的平话演变而来的,而且现在一直在沿用。宁远平话里很多字有音,汉字却写不出来,所以尽管读法如此,可写法却未必准确,只能作为近声翻译。


IMGN7998_副本.jpg

  “恩赐甲甲”的“甲甲”二字,不知是对他的尊称还是贬称,叫惯了,没有人会追踪它的起源,也不会计较它的实际内容。“甲甲”两个字,倒使我想起了家乡南瓜藤上常见的一种昆虫——甲甲虫。据说,这种虫是在恐龙时代之前就有的一种昆虫,体色红褐,头及前胸各有一长角突起,尖端分叉,这种虫以吸食植物的叶汁为生,是一种害虫。


  实际上,“恩赐甲甲”名字叫刘恩赐,是距离我们不到三里路的城盘岭人氏。他的出名,是以钓青蛙而出名的。在我们那里,青蛙又叫麻拐。钓麻拐是恩赐甲甲的职业。那年头,在农村,大部分人以种田为主业,这是养家糊口的基础;会当家理财的,会附加一门副业,普遍的就是养猪、养鸡、养鸭,专业一点的就是如木工、翻瓦、砌屋、弹棉花、劁猪、走猪公、剃头、货郎当等。如果把副业当主业,会被人们认为不务正业。


“恩赐甲甲”是典型的不务正业。家里的田地荒芜着,却以钓麻拐为职业,我们那里十里八村的人,常说一个人不务正业,就举恩赐甲甲为例子,所以恩赐甲甲在我们那一带很有名。


恩赐甲甲05.jpg

【二】

  夏天到了,禾苗开始封行的时候,恩赐甲甲的身影便会出现在我们村里的田间或山塘边。他身着一身补丁搭补丁的衣裤,头上戴一顶斗笠,像头上顶着一个大的甲甲虫,斗笠边的油纸已经破了,是用家织的粗布补了的,没补的地方,有几根竹篾子从边沿伸出来,像甲甲虫的触角。


  最让人引人注目的,就是恩赐甲甲手中的钓竿、网兜和那个大大的竹篓,这是钓麻拐的三件套。竹子不粗,仅比拇指略粗一点,可长度却有三米左右,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砍来的竹子,这样又细又长的竹子在当时没有碳素钓竿的情况下,实属难得。而他网麻拐用的网兜,其实是用家织布缝制的褡裢布兜,兜很深,把布兜缝制在一根树杈弯成圆形的手柄上,就成了网兜,这样的网兜麻拐要是进了去,是万万也逃不掉的。而他捆在腰间的那个竹篓,口子不大,篓肚却超大,足足可以装二十来斤的麻拐。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恩赐甲甲是一个钓麻拐的高手。


恩赐甲甲23.jpg


  小的时候,只要恩赐甲甲到了上水井的地盘垂钓,我常会约上一群小朋友去围观。而钓麻拐的时候,最怕就是有人惊动田里的麻拐。还未靠拢,恩赐甲甲就会立即停止抖动手中的钓竿。“侃透咯,莫啦莫啦,偷嗲嚓拉,约咯磨拐被恩嘿批咧”,这是我们当地的平话,意思是说“砍脑阔的,现在不要来,等下才来,我的麻拐要被你们吓跑了”。如果你不走,恩赐甲甲会收起他手中钓竿的线,追着用钓竿来打你,因此,我们只能远远地看。


“嗯,你不准我看,我就要你钓不着!”。堂哥芳平奶崽心里觉得不服气,就捡起地上的泥块,不停的往恩赐甲甲垂钓的区域扔,想把麻拐赶跑。这可把恩赐甲甲惹火了,他放下钓竿,扭头就来追我们,我们一哄而散,各自跑得汗抹水流,深怕被他追上,把我们揍一顿。


恩赐甲甲25.jpg

  钓麻拐其实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麻拐长成可以宰杀的时节,正是一年中最热的酷暑季节,火球似的太阳,直射头顶,田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田间地头像个蒸笼,燥热难忍。此时,稻田里的稻穗开始低头、转黄,而密密麻麻的稻田里,人是看不见的麻拐的,又不能大声喧哗,以免吓跑了麻拐,人要安静的站在田埂上,将绑着钓饵的线绳,在稻子间垂下,到达稻子下的水面,然后,握着钓竿的手,不停的上下颤动,让钓饵像活的昆虫一般。


  每天中午,恩赐甲甲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这一次,是在我家屋前的水田边,有了前次的教训,我不再叫别的小朋友一起去看,而是一个人蹑手蹑脚地靠近恩赐甲甲,一股的死麻拐腥味传过来,怪怪的,有些刺鼻,我凑近竹篓一看,发现有大半篓,里面有青皮麻拐也有泥麻拐。这次恩赐甲甲倒没有赶我,依然聚精会神地抖着他的钓竿。


恩赐甲甲13.jpg

  走近了,发现恩赐甲甲其貌长得并不艰难,也不像别人说的那样可怕,他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头,满脸的皱纹像微缩的梯田,那是一副饱经风霜的面孔,很友好也很和善。钓竿被他握得有些幻黄,手握钓竿的位置已经被他磨得凹进去了。钓竿的另一头,是栓着的一根尼龙线,这种线尽管很细,但很结实,线的前段,是用鱼钩勾着的钓饵。恩赐甲甲钓麻拐,不用平时常用的蚂蚱蚯蚓什么的,而是用我们常见的枫树虫,这种虫身上长满刺。我发现他在换钓饵的时候,会把枫树虫身上的刺拔掉,用枫树虫来钓麻拐,这也许就是他成为钓麻拐高手的诀窍之一。


  不过,有传言说,恩赐甲甲懂麻拐的语言,只要是他吆喝一声,整个稻田的麻拐会汇集到他钓的区域,让他去钓。小时候,爱去看他钓麻拐,也就是想证实一下大人的话是不是真的。看得次数多了,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世界上哪有自己找死的动物,只不过他钓麻拐是凭着自己常年积累的丰富经验,而且手法与众不同罢了。


  太阳很毒,搭在恩赐甲甲的肩上的那条破毛巾已经被汗水浸湿得可以拧出水来。于是,恩赐甲甲会到我家向母亲讨一箪水喝,可母亲却会为他倒一大碗茶。喝完茶后,他就坐在我家屋檐下青石板上休息,然后向我传授起他钓麻拐的经验来。


恩赐甲甲17.jpg


  恩赐甲甲说,钓麻拐首先要看,夏天最热的时候,稻草稀疏的地方是没有麻拐的,麻拐也怕热,他们会聚集到很密的稻草下乘凉;二是要会听,麻拐是很活跃的动物,也会打架,它们捉虫或打架的时候,会搅动水面发出声音,声音稠密的地方,就是麻拐集中的地方;三是要会钓,手抖动的频率要使麻拐感觉钓饵是一个活着的可以吃的美食……;另外,待在一个地方钓一段时间后,就要换位置,特别是在钓着的麻拐没有网住,让它溜掉了,就更要及时更换位置,滑脱后的麻拐,受了惊吓,它会及时的告诉它的同伴,这是所有动物的习性……不知不觉,恩赐甲甲成了我的师傅。


  再次看恩赐甲甲钓麻拐时,正如他所言,他先把钓饵找一空隙放进水田里,颤抖三四下,然后扯一下,不断跳动的枫树虫在水里发出些许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有不少麻拐向他下钓的地方围过来,有一只大胆眼尖的麻拐觉得发现了美食,张开大嘴,一口就把枫树虫吞下肚,还未等麻拐发现自己上了当,恩赐甲甲感觉到了钓竿的沉重,钓竿一抬,网兜一申,动作很娴熟,一眨眼功夫,一只大大的麻拐就进了恩赐甲甲的兜里。


恩赐甲甲03.jpg

【三】

暑假的时候,没有什么可玩的,穷极无聊,便约伙伴们学恩赐甲甲那样钓麻拐去。从后龙山砍一根竹子,然后从母亲的针线篮里取一截线,怕不结实再搓上两股,然后,弯一钩大头针,捆在线头就成了钓竿。枫树虫看着有些可怕,我们不敢用它作钓饵,便从土里挖一些蚯蚓或捉一只蚂蚱。当然还得有一个网兜,用一个装化肥的尼龙袋子就可以了。


尽管没有恩赐甲甲那样专业,但学着他的钓法,忙活几个小时,也可以钓上十几只麻拐来,不过尽是些很小的土麻拐,运气好的时候,也能钓上几只大一点的青皮麻拐或泥麻拐。回到家里,小的用来喂鸭子,大的就让母亲给杀了,用辣椒爆炒或者黄焖,味道还真不错,那是童年难忘的美味。


恩赐甲甲26.jpg

  我们那里逢一四七赶闹子,赶闹子也就是赶集。每到赶集的时候,恩赐甲甲会用竹筐装好几天的收获,挑去集市卖他钓来的麻拐,每次赶集都会有五六十斤,这是他精心挑选且是个头比较大的。麻拐尚跳,他会在竹筐的口子盖一层尼龙网,以免麻拐跑掉。


“妙磨拐咧,又铁又坨咯磨拐……妙磨拐咧,又铁又坨咯磨拐……”,恩赐甲甲会用本地的平话大声吆喝,意思是“买麻拐咧,又跳又大的麻拐”。


恩赐甲甲的麻拐是集镇上的抢手货,尽管谁都知道他不无正业,但大凡需要买点麻拐回去招待客人,还得去找恩赐甲甲去买,他不绵秤,秤完后会送你一只。买卖看人品,恩赐甲甲懂得做生意的门道。恩赐甲甲的麻拐往往不到集市散场就会卖完。尽管恩赐甲甲不喜欢种地下田,但凭着他钓麻拐的手艺,一家人还是温饱不愁。


恩赐甲甲19.jpg

  小时候,常跟着爷爷赶集,恩赐甲甲见了爷爷,总会跟爷爷打招呼。“妙点磨拐怪好,海日咧”(“买点麻拐回去,好吃呢!”)。“么妙咧,见敢略台日头伏”(不买了,今天晚上买了豆腐)。有了话把子,爷爷会与他调侃一番。尽管我不会讲平话,但我听得懂。大人们用平话来对话,听起来是那样亲切。时移俗易,而今的宁远平话,也只有上了点年纪的人会说了,这种发源于上古时期的地方方言,面临着消失的可能。


恩赐甲甲的吆喝,也引来了廷发癞子。廷发癞子是太平集镇的市场管理员,他是离集镇不远的隔洞铺人,头皮上长满的黄癣,几根稀疏偏黄的毛发掩盖不了像牛屎坨样的满头癞子,此人长相凶狠,凡是爱哭的小孩,大人们说一声“廷发癞子来了,看你还哭!”,一句话就会把小孩唬住。


市场上的廷发癞子五亲不认,总是以“打击投机倒把”的名义把卖货的人赶得四处飞跑,尤其是靠近马路边卖东西的,只要不顺眼,他会把别人的箩筐一脚踢飞。记得有次姐姐去卖鸡蛋,正赶上廷发癞子心情不好的时候,把姐姐一篮子的踢得稀巴烂,姐姐哭了老半天,但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是市场管理员呢。


恩赐甲甲09.jpg

恩赐甲甲的麻拐当然是廷发癞子每逢集市必须盯住的对象,麻拐是益虫,政府规定抓都不准,你恩赐甲甲抓了还来卖,罪上加罪。不过,恩赐甲甲与廷发癞子打交道惯了,便掌握了廷发癞子的习性,每次来的时候,要么送上点钱要么送上包纸烟,廷发癞子说家里来了客什么的,恩赐甲甲会抓几只比较大的泥麻拐用草绳给他串好,让他带回家吃。很多年,恩赐甲甲与廷发癞子彼此相安无事,毕竟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


俗话说,小鬼难缠。与廷发癞子这样的小鬼打交道总有使他不如意的时候。不知是哪一年,据说,恩赐甲甲与廷发癞子发生争吵、大打出手,廷发癞子把恩赐甲甲的几百只麻拐踢得满市场都是。听爷爷说,恩赐甲甲当时被气得吐血,整个市场都有麻拐在跳跃。要知道,这些麻拐是恩赐甲甲暴晒在太阳下的收成,也是他养家糊口的来源


就是那一次,恩赐甲甲回家就病倒了,而且一病不起,从此,我们村的田间地头就再也看不见恩赐甲甲的身影了。


恩赐甲甲20.jpg

【四】

  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童年莫过于在农村和田野度过。夏天的时候,每次回家,看见稻田像层层绿色的波浪铺满大地,空气里腾起的热气带着稻田特有的潮热味儿和稻香,看见一串串稻穗不约而同低着头打着瞌睡,就会想起儿时的那些趣事,心里还犹有一丝淡淡的温馨。


原来总认为麻拐是永远也钓不完吃不尽的,这物种的繁殖能力确实很强,乡间的田间地头到处都是。然而时过境迁,现在的故乡很难再听到那蛙声一片了。究其原因,五叔说:“倒不是吃尽的,千百年来农民就这样吃麻拐,也没见吃绝!实在是现在的化肥农药太厉害了。”唉,这可怜的青蛙,那可怜的麻拐!


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回到村里,听人说,被我们大家都认为不务正业的恩赐甲甲死了。有人说,他是杀生太多,遭到了报应,青蛙本身是人类的朋友,而恩赐甲甲却把它当成了敌人;也有人说,他只会钓麻拐,只能用卖麻拐的钱换粮食,没有经济来源,换不回粮食,是饿死的。不管别人如何去评价恩赐甲甲,每年夏天稻浪翻滚的时候,没见到那个钓麻拐身影,总有觉得有些不适应。


恩赐甲甲12.jpg

  人生有太多沉重,似乎只有金色的田野可以将它消释,也只有在夏日像脱去沉重的外套一样,将它抛之脑后。


  恩赐甲甲是农村中千千万万的小人物之一,他们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渴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过上更好的日子。可是瘦瘠、边远、贫穷、落后成了他们行道上的绊脚石,他们要获得一丁点物质上的收获都得付出上百倍的努力。他们活的很苦涩。贫民家庭中粗鄙的生活状况,不得不使他们在艰难生存境遇中挣扎。那时我曾想,究竟要走多久,物质才能抵达精神的边缘,或者换句话说,精神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得到它赖以生存的基础。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农村与那时的农村相比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但童年的那个句号,却是我一生中最唯美、最无缺和最圆满的一个。 因为,从此以后,我便再也无法拥有儿时的心情,无法用儿时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当物质的需求足够可以满足一个人精神需求的时候,总是想用自己的笔去记录一些难以忘怀的点滴。当我们感觉到沉重的时候,就得释怀,就得让自己快乐起来,因为快乐不只是一种情绪,更是一种精神的寄托,是一种人生的态度。 唯有找到并坚持着这样的态度,方能让我们平衡、静心,因为只有这样的态度和精神可以贯穿一年的四季、人生的四季。


合成 1.jpg

恩赐甲甲22.jpg

恩赐甲甲18.jpg

恩赐甲甲27.jpg

恩赐甲甲06.jpg

恩赐甲甲15.jpg

恩赐甲甲14.jpg

恩赐甲甲24.jpg

恩赐甲甲10.jpg

恩赐甲甲01.jpg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若云 + 30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5-16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下慢慢品尝
发表于 2017-5-16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乡村系列有时代意义,让后人看到那个年代农村是怎么过的。
发表于 2017-5-16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恩赐甲甲这个人写活了,拜读佳作
发表于 2017-5-16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
发表于 2017-5-16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5-16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童年的回忆,小时候很喜欢去钓麻拐,那时候家里穷钓的小的给鸭子吃,大的都用来改善伙食了。
发表于 2017-5-16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凡而伟大
发表于 2017-5-16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接地气的文章看完之后,突然想到了辛弃疾的诗篇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美文
发表于 2017-5-16 11:0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老师深度好文,怀旧,在农田,草旁,钓青蛙的真实写照。叶上的虫儿,写活了,拜读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刘叔关注!
发表于 2017-5-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在公众号上好多的生僻字眼,当时差点就没读懂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贺姜华 发表于 2017-5-16 09:13
这个乡村系列有时代意义,让后人看到那个年代农村是怎么过的。

谢谢贺管推荐置顶!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底 发表于 2017-5-16 09:36
把恩赐甲甲这个人写活了,拜读佳作

谢谢谜底老师关注、雅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好友关注、雅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珠山小农民 发表于 2017-5-16 10:26
好文,童年的回忆,小时候很喜欢去钓麻拐,那时候家里穷钓的小的给鸭子吃,大的都用来改善伙食了。

谢谢朋友关注、雅评。问好,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关注、雅评。问好,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onelittleman 发表于 2017-5-16 10:59
这么接地气的文章看完之后,突然想到了辛弃疾的诗篇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 ...

谢谢朋友关注、雅评。问好,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1456661812 发表于 2017-5-16 11:02
版主老师深度好文,怀旧,在农田,草旁,钓青蛙的真实写照。叶上的虫儿,写活了,拜读佳作。

谢谢朋友关注、雅评。问好,远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7456 second(s), 6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