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45|回复: 2

[文学园地] (原创)父爱如山 ——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7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咏风 于 2017-6-23 18:53 编辑

    少次,走在街头、走在广场、遇见个子不高,蹒跚行走老人身影时,总会在一旁默默注视几眼,蓦然忆起生命之中那个爱我们、疼我们,给我们一个温暖家的父亲。

  青山依旧,斯人已去,往事并不如烟,几回梦里相见,心,还是这样的痛、、、、、、

  父亲节都已过去几天了,忽然想起要写点什么,就用这种方式来为父亲过一次父亲节,来告慰父亲天国之灵魂,这需要用笔触摸那份尘封的伤感。只是父爱无痕,真爱无声,笔下所有关于父亲语言总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父亲用勤劳双手,为家庭含辛茹苦一辈子,换来儿女们的成家立业,然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我尝到了“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无奈,没有父亲的家真的不成为一个完整的家,虽然父亲已离开了多年,但他渐行渐远身影在我心里仍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沉重、、、、、、

  父亲他身材不高,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书生气十足,是一位退休老党员干部。父亲堪称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文笔也很好,字写的相当漂亮,毛笔字更是胜人一筹。

  父亲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屋前屋后,闲置土地种蔬菜,春播秋收,锄草施肥,萝卜、西红柿、朝天椒、黄瓜、长豆条、茄子,红红绿绿的满地都是。整天在菜地里忙碌,过着怡然自乐的田园退休生活,不像城里有些老人们只玩麻将、打门球之类的娱乐活动。

  在我们心里,父亲还很有涵养,常常是以讲道理来启发教育我们,对儿孙们始终充满着慈爱和蔼,母亲生我那年,父亲已步入中年,我是老幺,尽管我前面已有哥哥姐姐,父亲对我依然疼爱有加。小时候我们兄妹几个在乡下,每天都会盼着父亲,因为父亲会不时的捎回城里机关食堂里好吃的白面馒头及水果糖,在那特殊年代,那可是难得奢侈品啊。

  父亲还是个捕黄鳝的能手,自己做了个黄鳝竹夹子,前面有锯齿状部分,任黄鳝滑溜溜身子也逃脱不了。夏夜,拿着木桶加竹夹的传统装备,提着马灯沿着田埂慢慢走,几个人脚步轻轻地,到处找寻黄鳝的踪迹。当马灯昏黄亮光照向水面时,有时能看到庸懒的黄鳝躲在水草中一动不动,父亲悄悄地拿出夹子慢慢伸向黄鳝,近到身边时,突然加速夹住了黄鳝将之生擒活捉,就这样父亲一条接一条地捉上黄鳝,一夜就捉了满满一桶黄鳝。第二天把黄鳝去头剔除内脏,剁成小段,洗干净,炖起来那个香啊,真是难得的野生美味。现在街上卖的黄鳝都是养殖的,没有小时候的味道。

  那年月,父亲也喜欢听收音机。八几年时父亲去北京出差,拿回一台便携式收音机,造型款式很一般的。但收音机对于咱家,不啻于一件稀罕物。那时,家中还没有电视、录音机之类的的电器,父亲的收音机就是唯一时尚的电器了。

  打开收音机,那清晰的普通话就从神奇小盒子里飘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出神地想,人怎么能呆在那么小的盒子里说话呢?我也想进去、、、,幼小的心灵其实埋下了对无线电的向往,长大踏人无线电之门后才弄明白,其实就是几个晶体管在控制电的跳跃幅度而已。

  在退休之前,父亲工作也忙,难得拉琴,也许就在这段时间吧,退了休的父亲开始迷恋起二胡来了。父亲是位很有音乐天赋的人,最擅长的是拉二胡。傍晚时分,有时会从抽屉里取出淡黄色松香,点着了滴在琴筒上,然后坐在客厅里,拉上一曲二胡。他左手在琴杆上上下移动,拉的如泣如诉,婉转悠扬、、、、、、此情此景,犹如一副挥之不去的记忆画面,时时在我眼前浮现。我也曾学着父亲的样子,认真尝试过。但是我演奏出的,却是不成调的咿咿呀呀。父亲故去后,这把老二胡依旧静静躺在老屋的老柜子上,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

  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在别人看来,也许根本就不值一提,其实父亲的伟大是在平凡中孕育起来的。父爱的伟大在于含蓄不动声色,因此父爱如山的深沉更让人终生难忘。

  曾经,父亲教我走路、教我穿衣服、教我读书写字、、、、、我一点点地成长,一点点地进步,父亲用他的沧桑岁月,换来儿女无所顾忌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是子女弥足珍贵的记忆。“养儿方知父母恩”,生儿育女后我们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

  2010年11月8日父亲突然不适,经过怀化第一医院医生多方检查,父亲得了晚期癌症,考虑到癌细胞已大面积扩散到肝肺上,没办法做手术,只好转怀化第二人民医院保守治疗,家里给父亲用了最好的药,恨无回天之力。

  在2011年3月23日,一个天气特别清冷晚上,我们从医院把父亲匆匆转回了家里。在所有亲人面前,清瘦的父亲,躺在床上仍是这样微微笑着,静静地与我们每个亲人握手告别。父亲是个坚强乐观的人,在与癌魔斗争时很顽强,从末因疼痛而喊叫,也很少晕迷过,但由于癌已全身扩散,已经是一碗即将耗尽的油。

  在病床上,我握着父亲枯瘦的手,感觉他的手是在用力,似乎是想用意志挽留自己的生命。看着父亲骨瘦如柴的身体,泪,一次一次落下,第一次体验到生离死别撕心裂肺的心痛。

  当时间指针停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刚还躺着说话儿呢,一闭眼,就撒手西去,父亲的面容渐渐变得平静而安详。他带着对家人,对亲友的深深眷恋而去了,末能坚持到三天后76岁的生日。

  他走得平静、走的安详,最终,父亲与大地融为一体。那时,才忽然觉得生命是那么脆弱,生与死之间,原来仅一步之遥,一放手瞬间,转身即是别离,人生,就是这样千万不舍的无奈,要学会珍惜守护身旁的每个亲人。

  父亲,就这么悄悄的走了,再也听不见他的千般嘱咐万般叮咛,只留下点点滴滴的追忆,然而父亲音容笑貌仍萦绕眼前,谆谆教诲犹在耳畔间。

  我会一直虔诚祈祷,我再一次轻轻地对您说:“爸爸,您安息吧,愿您一路走好!”

  谨以此拙文表达对父亲的深切怀念之情!!!

   142320p5ms8o5tqtqqsmq3.jpg



  

  

  
     

  

  
发表于 2017-6-20 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节,洋节气,外国的众多节气侵入中国,我唯独认可的是父亲节、母亲节,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节日不值一提。
发表于 2017-6-20 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天的父亲节,各种回复言论充斥微信,满版都是,但没有几句是真情实感。还是版主的父亲节文章字字句句闪耀着光辉,情真意切。是纪念父亲的经典之作。版主之父虽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功绩,却是无数去世的中国父亲多才艺、勤劳纯朴的真实写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44249 second(s), 2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