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37|回复: 19

[原创短篇] 旅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网络说话 于 2017-9-12 23:48 编辑

  刚刚看到红网《感谢高铁,早上嗦完粉中午就能到桂林》帖子,就想起了我去桂林后写的游记,为了寻找文中的那个帅哥,我还把手稿寄去了桂林,后来又发到古榕树下。
R$%P595N8LO0W5`FN(S27OY.png

旅途

  他躺在床上,总也睡不着。他心里虽然非常地爱她,然而他却不敢说出口,她走了。
  
  他交游回宿舍之后,虽已是半夜,但他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向他走来。“你好!”
  
  “你好!你来了?”“我来了。”
  
  你终于来了!啊!怎么不见了?他翻身坐起来,捏亮了电灯,不见她。他屏住呼吸在房子里轻手轻脚的搜寻,她跑到哪里去了呢?哦!你原来躲在这,他扑向窗户,又不见。“哈哈!”他又循声跑出房去。“扑通”,他摔倒在楼梯口边上,他醒了。疼痛使他的幻觉醒了。然而,他思慕她的心情,却又一天天的浓厚起来。
  
  他无论上什么地方,总觉得有坐立不安的样子。他去所里上班的时候,觉得他的同事们都在排斥他。他的同乡,同学那里也不去了,因为去了之后,反觉得心里空虚。因为他们谁也不理解他的心思。他去找他们的时候,总想得到些同情回来,然而到了那里,说了几句之后,他不得不认为是自己错了。有时候与朋友谈得投机,他就应了一时的快意,把他的内心生活都对朋友讲出来,然而到了归途,他又后悔失言,心里倒在自责,反比不去访友更加厉害。所以他一同分配来的几个同学,一见到他都认为他有点病态——神经质。他听了此话,就象真的疯了一般。
  
  唉,世上只有她能够理解我,她又离我去了。
  
  想到这,他那热乎乎的面颊上忽然滚出几颗泪珠来了,他是伤心到了极点了。这一晚,他开始做起日记来。
  
  我何苦要来到这世上,又何苦要求学习,又何苦要在此地遇上她?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
  
  故乡有明媚的山河,故乡有如花的美女,我何苦要在此地遇上她呢?
  
  到了这地方,我何苦又要进这所里,定下个要扎根一辈子的条约,还只五、六个月,以后的日子教我怎么挨得过去呢?我寒窗苦读十几年,付出了多少代价啊?我得回去,人生苦短几十年,能风光的就那么几年光景,可这美好的时光,我何必在这偏僻的小镇上虚度呢?人生有几个二十四岁呀!
  
  唉!碌碌无为的二十四!
  
  我为何要研究矿物质,而不去研究人生,我为何要剖析矿物质当一个化验员,我还真不如变了矿物质的好。我大约今生今世也没有出头的日子了。
  
  知识我不要,名誉我不要,我只要一颗安慰我体谅我的“心”。一颗火热的“心”!从这一颗心中生出的同情!从同情里生出而来的爱情!
  
  我所要的就是爱情!
  
  若有一个女人,无论她是美是丑,只要她能真心实意地去爱我,完全彻底地理解我,我就愿意为她付出我的一切。
  
  苍天啊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无用的金钱,我只求你赐给我一个维也纳,使她肉体与心灵,全部归于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的故乡是湘中的一个小镇。他三岁散父,那时候家里贫困不堪。他是家里九秭妹居中。十二岁那年,他小学毕业,他的大哥就已经在北大毕业了,就业西安,此后家里的所有开支由他支撑,他在家里的地位明显突出,因他心思敏捷,自幼好胜心强,这就促使了他的“早熟”,他认为世界是虚空的,人生是无意识的。人和人,人和宇宙间的万物,都不过如同演戏一般。上了台是父子、女母,亲密得不得了,下了台,摘了假面具,便各自散了。苦与笑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人都是虚伪的,完全是一种尔虞我诈的互相利用的关系。人的生与死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么?所以,他选择了无生命的工作,中南工大毕业之后来到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并不碍什么,一切还算顺心。自见到了她,事情就不同了,生活也没有规律了,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起因来自于二十六日的下午,是她那双忧郁的眼睛,使他犯下了天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她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是求援?是渴望?我为什么一见到他那双眼睛,心就怦怦的跳?不,他望谁都一样没什么特别,你心跳什么,与你有什么相干?啊!她好象在哪里见过,不,除非在梦中,你呀你,为什么总是要去想她。她是谁——一个陌生的游客,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
  
  他脑海里又一次闪现出桂林之行的情景。
  
  上了龙嵴峰,她没有在亭内停下,而是还要单枪匹马向前面右峰顶攀登,他或许是敬佩她的毅力、勇敢,他或许是被她的眼睛勾住,或许是……总之,他追着赶到了她的前面,仰望着峰顶,高耸入云,气势磅礴,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爬上去都感到困难,难道她,她也要爬上去?不可能,他赶在她前面这么想着。
  
  啊,她还在前行,一个女孩子单个前往,这么陡峭的悬崖上面她也要来,怎么能行?我
  
  真替她担心了!她与我有何相干?我怎么总是要回头瞧她?啊她用手抓着岩石的边缘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来,让我帮你一把吧!”她没有反应,头也不抬一下。“多此一举!”他在心里骂着自己,但眼睛还留在她那。她手脚没停,眼也不敢斜视,当然,注意力不集中,稍又差错就要粉身碎骨呀!
  
  他宽宏了她的不礼貌,但他把眼光收回,她爬得上去爬不上去,与你有何相干?你着什么急,自作多情。这么想着,可眼睛又移到了他身后的她了。哎呀!她的脚好象站不稳了,怎么办?
  
  “来,别怕,有我,有我在,让我来拉你。”他终于还是俯下身去,伸出手来对她说了。
  
  她当时用感激的眼光看着他,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但她,不,应该说他们刚一接触到峰顶时,峰下不知谁说了一句:“你们看!”峰下面便七嘴八舌地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那位女孩子也能爬上去。”“多勇敢,多伟大。”“我们也要发挥当年地质队员探险的精神,上啊!”
  
  当他听到这些,他作为她的保护人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自豪啊。他忘记自己的身份,情不自禁拥抱着她。弄得她满脸通红。他见到她的窘态,他顿时醒悟了过来,决定将功“赎罪”。领她再从山峰顶游到山脚,下南溪亭,入四洲岩,过暗道,出到一悬崖口,凭栏指点全市景色;回白龙洞。进白龙洞时,当一走到唐朝诗人李渤诗《留别南溪》时,她用手在“常叹春泉去不回,我今此去更难来。欲知别后留情处,手种岩花次第开。”上来回抚摸着。当时他根本没有去注意,只知道如何“赎罪”。
  
  他们携手更进,突然洞中电灯灭了,他顾不了什么,一把将她揽进怀中,紧紧抱住,生怕她受到惊吓似的。他想我应该保护她,就象保护孩子一样。她起初没有带一点私心杂念,可这一抱就不得了了。因为她的身体有一股吸引力,不仅把他的手吸引住了,而且就连他的整个身心也被吸引住了,一切处于静态,只有舌尖发出的吮吸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灯亮了,洞中的人们活跃起来了,而他俩却象雕塑一样没动。他见到光明,他的自责心同恐惧心一同向他袭来,我怎么了!我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来?当他抬头恰四目相对,他发现她眼睛里噙满了泪花,但是没有自责的意思,他又只好再向她陪情,邀她一同进晚餐,以此“赎罪”。
  
  她没拒绝。他们在车站饭店进晚餐,他望着她,她望着他。他想,我从来没有同一个女人单独在一起吃过饭……饭自然也吃得特别香。而她,被她盯得无所适从,只有以劝菜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却误认为,她对我这么好,也许有那么个意思了,饭还没有吃完,他说:“来,我们到楼顶观夜景去。”弄得她也只好丢下碗筷,说:“谢谢!我早该回去了。”便出了店门。
  
  他们在车站路一前一后地走着,他虽然不敢趋前一步,却也不敢怠慢一步,生怕她一下子会丢失似的。他想,我又怎么得罪她了,刚才还是好好的。她想,他饭没有吃完,就丢下了碗筷是什么于是嘛?他们不言不语走了一段路,还是他终于壮着胆子又对她说了,“时间还早着呢,我们谈谈吧!”她没有做声,只是回头默默地望了他一眼,不看则罢,一看就吓了一跳,在路灯光的映照下,一米七二个头的他,浓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正对着自己。“我们聊聊吧!之后我一定送你回去。”他几乎是用乞求的语言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她。她仍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也许是默许了吧!不,她不是说了“就在这?”“不,到前面的公园游乐场”。
  
  他拉着她的手赶到靠近湖边的树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树的阴影遮住了……他说他的家庭,他说他在校学习的情况,他说他骑自行车在外出交游的时,在长宁公路与雷高公路交叉处摔交的情况,他说得高兴时,她随着他高兴,他讲得伤心处,她也随着抹眼泪,但她始终不插一句言,始终处于一个诚实的听众位置上。当他说到他来到此地时,他感到孤独,她却说“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他说他感到无聊,她却说“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他说他最可恼的是寂寞,她说“寂寞是寻求普通的人间温暖,而不可得。”她还强调人之所以感到寂寞,是因为对本职工作缺乏热情,对工作的意义缺乏认识,对生活的未来缺乏希望。
  
  他想,她怎么对我了解得如此这么透彻。他又说了他最不愿讲的他感到非常压抑,她说“压抑是感情的力量受到了限制,不能够充分的流露和发挥。”他们越谈越投机,他简直离不开她了。他容不得她那么多的理由,更不容她来拒绝,拉着她沿着江边就朝象山公园奔去。她搀扶着她从公园的前门拾级来到了象背上。啊!他心里在大声欢呼,我们解放了。
  
  她和他有共同的志向和事业心,脾气性格又那么融洽,兴起爱好又非常相似,说话非常投机,他简直忘乎所以了。来到象背上,他迫不及待地一把将她抱起来,旋转起来。她好象在梦里,云里雾里的,辨不清方向,“哎呀,这是怎么哪!”她突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使劲一抖挣脱了他,天哪!这是做梦吗?
  
  她痛苦,她在流泪了——她想到了她在家时兄嫂的冷脸。而他见她哭了,莫名其妙,不知所措,是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她的尊严,还是……他坐到了一边,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一根接着一根的猛抽,在月光的映照下,只见他面前烟雾撩绕分不清面目,从烟雾中不时传来声声叹息:“我该死,我怎么一见到你就……”她也是人,不仅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女人,听到似辩白又似哀求的的话语,她慢慢走近他,替他把烟灭了,他抬起头,用泪眼望着他,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啊,他,他竟然流出了热泪,望着他这副“可怜”相,她的心软了,身子也软弱得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瘫倒在他怀里,相互的泪水浸湿了相互的肩膀,不知过了多,他们哭够了,也许觉得轻松了,又互相诉说着各自的苦衷,他们在家中都是老五,生活处境类似,他因工作不如意,别人瞧不起他,她因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家里排挤她,他们是同病相怜的患难知己。
  
  突然,他面对着她双膝跪着,急急巴巴向哀求说:“请听我说,洞中的那一切都是假的,现在我们就……”他没有把它说完。
  
  “就什么?”她问。他没有回答。
  
  “就什么?”她再一次追问。他还是不言语。他被吓住了?不,他用行动回答了她。
  
  他起来紧紧地拥抱着她,用嘴唇狂吻着她。接着他不顾一切地解开了她的衣服,看到了她雪一般的圆圆的乳房和乳峰!还有那洁白的大腿!这全身的曲线!他镇住了。不,他疯了,他扑到了她的身上。他的躯体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她的身上起伏着。
  
  “我们能结合吗?”忽然,她说话了。
  
  啊,我怎么下流到如此地步!你去死吧!你有什么脸再活在世上。他起身左右开弓地打着自己的耳光。
  
  她坐起来望着他,双手扳开他的手,说:“你疯了,你看,你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样子,自己的衣服上的扣子也没有动一下,我不怪你,这是你的空虚心在作怪,这不是爱情,这是刺激,你知道吗?这都只能怪我,我不该在你心里失去平衡时出现在你的面前,我该走了。”她满含泪水地说着急转身正准备走。
  
  “不,不,你不能走。”他拉住了她。他们又一次拥抱哭成一团。之后,他们静了下来。她抹去泪水对他说:“我讲一件事给你听,请你分析一下。当我把胳臂伸直时,使得40块肌肉在运动,伸肌的目的是胳臂伸直变硬,而屈肌就会变软,这过程谁都清楚,但这是谁做出了的这安排呢?”
  
  “是意志。”“是的,可什么是意志呢?我认为我伸臂时,我并不想会有什么适当的安排,因我不知道有什么安排,惟独我的意志在起作用,因此看来,意志是安排好了的,是根本意识不到的。因为安排好了的各个细节我是不知道的,所以说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无意识和安排好了的东西,你的行为就是个例证。所以说我不去怪你,原因就在这,让我走吧!”
  
  “你原谅我了?”他问,她没有回答。
  
  “不,你听我说。”他说:“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请你保证,对天发誓永不说出。”
  
  “还有天上的星星、月亮、地上的虫子、蚂蚁知道。”她说。
  
  “还有我的良心。”他说“和这象背上的剑柄作证。”
  
  “还有我小说中的主人公知道。”她说。
  
  他们终于和好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旅社去了。”“我送你。”他说。
  
  谁知到了旅社门前,出出进进的人很多,他连招手向她道别都不敢,更谈不上问她的住址和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笠日,他到旅社去找她,她走了——他们就这样分手了。
  
  他这时才记起了她在洞中手抚唐诗的情景。
  
  相逢何必要相识,不,错了,大大的错了。就因为不相识,她走了。他却无法寻找到她,他害相思病了。是相思病吗?是他的良心在向他发问:你的心,你的爱情之心哪去了?是她把它带走了。你应该把它找回来,才能找到那颗丢失了的心啊!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女人是我的心,心被丢了,我没有了心怎么能行啊!
  
  他醒了,提起了笔。
  
  亲爱的姑娘;
  
  我们结婚吧!我等待了你足足二十四个春秋,今天相见因为怯弱,我不敢说出,伤了你心,你走了,你不情愿的走了,我的心也随你去了。你回来吧!我是多么的需要你。需要你的温柔,需要你的体贴,更需要你的帮助。你知道生活的道路上是必须携手同行的,你何必要奋身孤往呢?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向你说出——我爱你!我爱你,我以为我彻底地了解你了,不,我错了,我自己都还不了解自己,我又该向你怎么说呢……
  
  你回来吧,我爱的人儿!我的生命不能没有你。仅仅只是我没有对你说“我爱你”,你就走了吗?那样就是你的错了。因为真正相爱的人,决不会用言语来表示,他们用的是心灵去感应,我爱你是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你是爱我的,从你的眼神里,我更离不开你,我在这千遍万遍地呼唤你,你听见了吗?我亲爱的人儿!你回来吧,让我们一道来走完这艰难曲折的人生之路……
  
  哎,她哪里能听得见咯!
  
  他写了又撕,撕了又写,这样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
  
  你在哪里呢?我亲爱的姑娘!我的心。”他在心中呼唤着。
  
  但愿有一天,他能找回他丢失了的“心”。

发表于 2017-9-13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加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鼓励。是1986年的。
发表于 2017-9-13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来自于旅游偶遇,来了,却又走了。缘起缘落,令人感叹世事无常。


发表于 2017-9-13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美好游记。
发表于 2017-9-13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贴,慢慢多欣赏。
发表于 2017-9-1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作者。
发表于 2017-9-13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痛苦,她在流泪了——她想到了她在家时兄嫂的冷脸。而他见她哭了,莫名其妙,不知所措,是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她的尊严,还是……他坐到了一边,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一根接着一根的猛抽,在月光的映照下,只见他面前烟雾撩绕分不清面目,从烟雾中不时传来声声叹息:“我该死,我怎么一见到你就……”她也是人,不仅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女人,听到似辩白又似哀求的的话语,她慢慢走近他,替他把烟灭了,他抬起头,用泪眼望着他,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啊,他,他竟然流出了热泪,望着他这副“可怜”相,她的心软了,身子也软弱得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瘫倒在他怀里,相互的泪水浸湿了相互的肩膀,不知过了多,他们哭够了,也许觉得轻松了,又互相诉说着各自的苦衷,他们在家中都是老五,生活处境类似,他因工作不如意,别人瞧不起他,她因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家里排挤她,他们是同病相怜的患难知己。
好文笔。
发表于 2017-9-13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欣赏品味。
发表于 2017-9-13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韵味的文章,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9-13 12:20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来自于旅游偶遇,来了,却又走了。缘起缘落,令人感叹世事无常。

...

是你的不会跑,不是你的别强求。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夸奖。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崀山白云 发表于 2017-9-13 13:22
顶贴,慢慢多欣赏。

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7-9-13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加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师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崀山白云 发表于 2017-9-13 13:27
有韵味的文章,拜读学习。

本来是记的日记,只是加了一下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崀山白云 发表于 2017-9-13 13:25
她痛苦,她在流泪了——她想到了她在家时兄嫂的冷脸。而他见她哭了,莫名其妙,不知所措,是自己的行为触犯 ...

不是文笔好,是真实记录了当时的情况。一个望城的女孩,多次考干总是被人顶替,外出散心;一个娄底的在中南工大毕业分配到桂林的大学生,年龄相仿,不期而遇……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
发表于 2017-9-13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2634 second(s), 5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