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1228|回复: 12

王言虎摘评论之星 许斌等八十五人获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5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年度红辣椒佳作评选暨评论之星选拔赛结果揭晓




  
许斌凭借《杜润生的悲剧》一文获得本次佳作评选最高分

山西大学研究生王言虎获得“评论之星”称号,摘得万元现金大奖

    红网长沙5月24日讯(时刻新闻记者 夏熊飞)经过4个多月的激烈角逐,5月24日,2015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暨红网首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决赛的评选结果正式出炉(获奖名单附后)。许斌等21人获得佳作奖,雷钟哲、王学进等20人获得入围奖,陈庆贵等3人获得杂文奖。山西大学研究生王言虎获得“评论之星”称号,摘得万元现金大奖,另有韩中锋、梁君穷等10名学生获得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佳作奖,王雅丽、舒孟华等30名学生获得入围奖。
  
  第十一届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自今年2月份启动以来,得到了全国时评作者的大力支持,共收到发表于红辣椒评论的参赛作品400余篇,经过鄢烈山、杨耕身、曹林等九名评委的初评、复评打分,最终产生了44篇获奖作品。来自湖北的作者许斌凭借《杜润生的悲剧》一文获得本次佳作评选的最高分,评委童大焕赞此文“大开大阖,令人眼前一亮”,而另一名评委魏剑美同样评价颇高,他说“作者驾驭得很好,既点出了要害,又注意了措施”。
  
  红网红辣椒评论自2001年下半年开办以来,坚持发挥网络媒体优势,广泛反应草根阶层诉求,通过解读新闻现象本质,力求用网络传递理性声音,是当今网络评论中最有影响力和关注度的原创基地之一。栏目目前已拥有近20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固定评论员,单日最高投稿量超过1000篇。在十余年间,红辣椒评论先后荣获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十四届湖南新闻奖名牌栏目奖、首届中国新锐媒体评论大奖,并四次被推荐为年度“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
  
  而红网首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中最受瞩目的“评论之星”称号,被来自山西大学的2013级研究生王言虎收入囊中。此前,他已凭借《买车大潮:乡土价值与现代生活的激烈碰撞》一文斩获第五期“月度之星”称号。此次摘得最终大奖的参赛作品《“别让李嘉诚跑了”:不讲事实和逻辑是耍流氓》,通过批驳《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存在的逻辑漏洞,驳斥了近来舆论场上习惯于以“阴谋论”“动机论”等解读新闻事件的不良倾向,被于德清、郑根岭等评委称赞“思路清晰,驳斥有力”,但也有评委认为此篇驳论不够全面。不过,此文最终还是凭借清晰的思路、理性的分析以及独到的角度,在激烈的角逐中脱颖而出。这不仅为作者王言虎带来了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的称号,也将让其收获万元的现金大奖。
  
  红网首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旨在为大学生提供一个展示自我、表达己见、发出最强音的平台,引导大学生关注社会,学会独立思考,配合高校的新闻评论教学工作,使大学生新闻评论写作水准更上一层楼。自2015年9月15日开赛以来,收到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近百所高校千名学生的投稿2000余篇,在此前为期5个月的月赛事中,评选出了梁煖、张松超等5名“月度之星”。经过月评、初评、终评,决赛最终产生了41名获奖大学生。此次大赛挖掘了一大批优秀的大学生评论作者,激发了大学生的创作热情,甚至有不少学生通过这一平台走上了媒体评论员、编辑的岗位。
  
  此外,为感谢各高校的大力支持,红网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组委会特为四所组织得力,参赛人数、作品较多的高校授予“组织奖”,这四所高校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西南科技大学。
  
  一年一度的红辣椒评论佳作颁奖暨时评研讨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十届,成为了评论界、评论作者探讨业务、交流经验、相互学习的重要平台之一。第十一届研讨会初定于7月8日-10日于湖南省益阳市举行,相关信息待具体报到地点、会议流程确定后第一时间发布,敬请期待。
  
  相关链接:
  
  红网首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专题
  
  
2015年度佳作评选及大学生评论大赛复评分数公示

2015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获奖名单
  
  一、佳作奖:(21人)
  
  许斌《杜润生的悲剧》
  
  慕毅飞《制度不能只有硬度没有温度》
  
  高一飞《侦查机关向媒体公布信息要依法依规》
  
  毕诗成《未因权位抛理想,敢凭刚直献真言》
  
  向定杰《多少人靠“领导重视”而活?》
  
  张松超《假性因果下的留美博士后之争》
  
  薛世君《养老金抄底,提振股市信心的口号而已》
  
  李思辉《生命等价为何非要总理表态》
  
  普嘉《公安局不办了,找谁证明“我是我”》
  
  林永芳《“感动”背后,遍体是“破洞”》
  
  龙敏飞《虐待儿童犯罪应该由自诉改为可公诉》
  
  庄华毅《退休或可延迟,养老金不能失信》
  
  李强《假如烤火大叔不是“扫地的”》
  
  武洁《“好药不报销”背后的医保悖论》
  
  柯锐《家人共用医保获刑:含糊新闻中不含糊的价值》
  
  石飞《超龄劳动者也应受劳动法保护》
  
  钟飞兴《谁才是中国富豪榜上的“首富”?》
  
  李宁《改革个税累进税率,降低工薪阶层税负》
  
  宾语《交警执法不出示警官证于法无据》
  
  谢伟锋《当屠夫成为富豪,北大光环就已是多余》
  
  刘昌海《手机预装不能删除的软件就是耍流氓》
  
  二、入围奖:(20人)
  
  雷钟哲《请把领导们的“高度重视”环节前移》
  
  王学进《谁来为民间救援队保驾护航》
  
  肖明君《北大清华“对打”的寂寞,你要懂》
  
  赵志疆《铁笼里的青春何以安放》
  
  于立生《“正常执法用枪”认定,属于自说自话》
  
  黄林波《“我是乌龟”师生冲突事件是经典活教材》
  
  叶鹏《严惩恶意阻止急救车者才能让后来者警惕》
  
  高亚洲《向钱理群的养老院生活致以祝福》
  
  李丁乔《师生互殴不光是两个人的“一台戏”》
  
  李清《核心价值观不是用来让小学生背诵的》
  
  陈王伟《私家车当专车有何不可?》
  
  杨兴东《陆勇被释,应促良法善治普及》
  
  知风《听证会现“老面孔”只因“票友”太少》
  
  李云勇《不要一看到网友评论就想到“脑残”》
  
  余祖欣《且慢憧憬“终南山夫妻”的归隐情怀》
  
  李广来《中国制造亟需“追赶”中国消费》
  
  吴忠《卖淫嫖娼,该非罪化了》
  
  高创《拾遗奖励为善行“定价”》
  
  毕文章《“熟脸提案”为何总在路上?》
  
  龚朴磬《“零查处”不是纪检好成绩》
  
  三、杂文:(3人)
  
  佳作奖:
  
  陈庆贵《我为什么只剩下收看动物世界的兴趣》
  
  入围奖:
  
  徐林生《“中国人的脸”真那么容易丢吗?》
  
  严辉文《最硬的关系是规则》
  
  红网首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决赛获奖名单
  
  一、评论之星:(1人)
  
  王言虎《“别让李嘉诚跑了”:不讲事实和逻辑是耍流氓》
  
  二、佳作奖:(10人)
  
  韩中锋《驴友遇险,谁来担责?》
  
  梁君穷《因“鸟事”获重刑,公众为何鸣不平?》
  
  区芷萍《艾滋病面前配偶知情权应先于患者隐私权》
  
  罗银漫《剪掉发声的舌头,缩小开阔的视野》
  
  李桂香《拔河被“抢注”,与其愤懑不如反思》
  
  王雅文《苹果大战FBI,谁能守住底线?》
  
  刘韶滨《高校高水平运动队训练应外包》
  
  张燕婷《大学:没有统一的制度是最好的制度》
  
  郭佳《男色审美并不意味着女性地位的真正提高》
  
  张松超《男孩缺乏阳刚气,到底该改变谁?》
  
  三、入围奖:(30人)
  
  王雅莉《强推生态安葬不如打击“囤墓”现象》
  
  舒孟华《包围女人的是变味的女权文化》
  
  张璐《关爱基金成谜是对留守儿童的二次伤害》
  
  刘雨祺《东山洋楼的保护岂能止于“叫停”?》
  
  董俊杰《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是高校性教育的倒退》
  
  陈嘉懿《琼瑶赢了官司,却赢不了“于正们”》
  
  颜淮锋《天价校服,并不只是贵而已》
  
  班志斌《让判决争议,成为一次全民普法》
  
  姜雨桥《“最具幸福感城市”真的幸福吗?》
  
  吴淑斌《降低入刑年龄?三思而后行》
  
  卢雅君《人家“不动然拒”你,是天经地义》
  
  石迪《王娜娜事件什么最值得我们关注?》
  
  俞全威《没必要对“胸袭”杨贵妃的游客横加指责》
  
  宋潇《蹲下没教养是舆论审判的误区》
  
  林旻煜《处理医患纠纷永远不能指望自说自话》
  
  裴利瑞《如何才能不羡慕钱理群式养老?》
  
  王晓东《今天,我们是否还需要一封家书?》
  
  杨雄《大学生热衷网贷消费,监管不应失位》
  
  林瑞銮《给“热闹”的国产电影市场浇一盆冷水》
  
  韩露《“挟尸要价”频现,政府救济不该缺位》
  
  梁煖《被“富裕珠三角”光环掩盖了的贫穷》
  
  刘文涛《偏信谣言,岂能全怪民众盲从?》
  
  杨平《红包留人,有何不可?》
  
  尚甲《该怎样围观青年教师掌掴院长事件》
  
  范娜娜《“阎肃”的事,媒体严肃了吗?》
  
  郭雅星《“口碑教授”缘何退休后才等来特聘?》
  
  石灿《新闻媒体当慎用“学生妹”的称呼》
  
  李苑《常识何以与我们渐行渐远?》
  
  温琼《读懂抱怨“记者曝光”背后的“寒凉”》
  
  禤支兰《你不喜欢的TFBOYS,为什么那么红?》
  
  四、组织奖:(4所)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中山大学设计与传播学院
  
  华中科技大学
  
  西南科技大学


 楼主| 发表于 2016-5-25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获奖的各位作者以及同学们。
发表于 2016-5-25 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祝贺。但是,2015年,复旦投毒案画上句号。80余篇佳作对此事件唯有提及,应该非常遗憾。笔者的《请记住室友不是“小白鼠”》,观点是:林森浩的恶作剧说是站得住脚的。只不过走下毒的路,太不计后果了。梦见,黄洋父母为林森浩的恶搞原谅了他,林森浩成为其义子,为其养老送终,林父也千恩万谢,这两家人发扬中华美德,演绎了一段千古传奇,惊天地,泣鬼神。
发表于 2016-5-25 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复旦投毒案2015年的最后审判:
2015年1月8日上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林森浩投毒案二审维持原判;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认为林森浩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但不能从轻处罚;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2015年5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针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的二审死刑判决复核听取林森浩辩护人意见。据林森浩辩护人斯伟江律师介绍,整个过程持续两个多小时,辩护人阐述4点意见,认为判处林森浩死刑的量刑过重,法官表示会依法审理。
2015年6月5日傍晚,“林森浩投毒案”代理律师斯伟江所在的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应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的要求,该所已与林尊耀解除委托协议。林森浩死刑复核仍在进行中,林父临时更换律师的行动引起各方猜测。林森浩案中,林父在一审结束后已经更换过一次律师,如今是他第二次提出更换律师。
与斯伟江解除合同后,林父或将委托北京律师、中国律师司法网总裁谢通祥接手林森浩案。谢通祥在个人微博简介中自称“专业办理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律师业务、死刑辩护律师”。同时,他还是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律师网首席律师 。
2015年7月28日,经林父的律师谢通祥申请和沟通,最高法院刑庭主办法官经过请示领导研究和慎重考虑同意了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与主办法官的会见请求。在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内,林森浩案件的主办法官和林父交流了部分案情,并告诉林父最高法院已经多次派人到上海方面了解情况了。林父称,整个会见持续了几小时,法官与书记员还详细地作了笔录。
2015年7月31日下午,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和谢通祥律师第二次来到最高法刑事审判庭第三庭,这一次林尊耀向最高提交了一份由谢通祥与多位专家撰写的《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一)》以及11份和案件有关的申请。
2015年12月9日,“复旦投毒案”出现新进展,林森浩的死刑复核已出结果,最高法已下发核准林森浩死刑的裁定书。
发表于 2016-5-25 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lj.rednet.cn/c/2015/12/14/3862471.htm
请记住“室友不是小白鼠”
2015-12-14 00:04:19 来源:红网 作者:朱永杰 编辑:夏熊飞 红网官方微博 红网新浪官微 红网腾讯官微

  “复旦投毒案”已进入百度百科。2013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2015年12月11日,他的室友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依法执行死刑。“杀人偿命”,似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但是,笔者宁愿相信,林森浩不是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不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付成励,也不是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
  
  林森浩比黄洋多活了两年八个月。但是,黄洋比他大一岁,一个活了27岁,一个活了29岁。这个岁数的男人,多数都已娶妻生子,可是医学院的男生还得熬到三十岁后才会成家。没办法,想做医生就是这样,妙手回春,救死扶伤,人命关天,可不是闹着玩的。医生太职业了,我总是想,不是谁都可以踏入这个门槛的,多数人都不行,应该望而却步。
  
  林森浩来自广东,家境一般,不是独生子,但是学习成绩优异,考上中山大学,又读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过了2013年愚人节,再有三个月就可以回中山大学一附院就业了,阳光灿烂的日子来了。黄洋来自四川,家境也一般,是独生子,也是学习成绩优异,考上复旦大学,读完研究生,过了读博士的初试,过了2013年愚人节,复试后就可以读博士了,前景远大。
  
  但是,2013年愚人节黄洋喝了一口林森浩在饮水机里制造的毒水,挣扎了半个月,痛苦地死去了。林森浩被抓一周后于4月19日被批捕。此后是长达两年多的司法诉讼。黄家人坚持以命抵命,林家人不但要保命,还辩护无罪。到最后,林森浩被判死刑,黄父表示满意,林父失望至极,连儿子捐献遗体的遗愿都放弃了——都够拗的,都够狠的,难道一切都扯平了吗?
  
  为救林森浩,林家人多次赶赴黄洋老家,赔礼道歉,乞求原谅。但是,黄洋父母一直避而不见,理由是林家人不是真道歉,而是在救命。直到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前一天,林家人还赶赴四川想面见黄洋父母,但是依旧未能如愿。其实,即便道歉成功,这也不符合“刀下留人”的三种条件的任何一种。
  
  对此,我在微博中置评:(对于黄洋父母来说)固然是刻骨之恨!但面对已经悔罪的林森浩,三年过去了,黄父还是没有丝毫原谅,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我不会高看他,尽管他没错。同样,林父违背儿子遗愿,我也不会高看他,尽管他也没错。不过我相信,在今后的岁月里,黄父会在那些大爱大义面前自惭形秽,痛苦更多,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而林父不是。
  
  林森浩临刑前,央视有个“固定动作”的采访。林森浩说自己死了是在还债,希望双方父母家人好好生活,不要为此再受折磨。两年多的牢狱生活为林森浩补上了生命伦理这一课。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悔罪了。他知道,即便不死,在监狱里最少待上25年后,因为与社会脱节,出狱时也就剩下基本的谋生能力,根本报答不了双方父母的恩情。所以他很悲观,很无奈,最后一面见到父亲,就剩一句话“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这句话含义很深。
  
  学者洪道德肯定了林森浩的死。他说,林森浩利用所学专业知识恶意剥夺与自己并无重大矛盾的室友生命,完全破坏了人与人的信任与尊重,导致人人自危,对社会正常秩序具有严重破坏性,这是法律绝不允许的。三级法院的审判法官既重视舆论呼声,又坚决保持了审判独立,为今后正确处理舆论与审判的关系提供了范例(据12月12日《法制日报》)。
  
  林森浩的死表明:他学医出身,本科、研究生念的都是医科,是未来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本是其天职。但他不仅投毒杀人,而且见死不救,不仅丧失了医德,而且也有违基本人伦。由此应当认识到,对生命的尊重理应是社会公共道德的底线,制止社会道德滑坡,重塑社会道德体系,应该从尊重生命做起。尊重他人生命,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生命。这也是最高法在回答林森浩必死无疑的基本判断。
  
  12月12日《华商报》归纳了“复旦投毒案”的六大焦点问题,1,“投毒案”的真相是啥?2,为何认定“故意杀人罪”?3,核准死刑的主要理由是啥?4,为何不采纳“检材”被污染的辩护意见?5,如何解释两家机构检验结果矛盾?6,“毒物含量难以致死”怀疑是否合理?在笔者看来,这六个焦点的前五个,最高法解释的尚可,但第六个焦点有问题。最高法审查认为,关于致死量的问题,辩护律师的意见缺乏客观依据。林森浩此前曾做过医学动物试验,明知确可造成危害,且本案证据已经足以证实林森浩的投放毒物杀人行为与黄洋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明确的因果关系。笔者对此亦有微博置评:黄洋喝了一口明显有异味的水,这点量不足以致死,但导致后期症状,这有因果关系。前十天的治疗没有对症,可能加大肝损害。后期再治,加上个体差异,已经晚了。可以说,林森浩的恶作剧说是站得住脚的。只不过走下毒的路,太不计后果了。
  
  2013年愚人节,林森浩恶搞黄洋,这是事实。林森浩从实验结果知道,小白鼠的死亡率很低,活着的小白鼠肝损伤后又都自愈。黄洋发病,他就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期待黄洋病情好转。他把室友当成了实验室的小白鼠。所以,他投毒后不但在扔掉罪证时留下了影像,十来天时间里还没有清洗饮水机毁灭罪证。是他疏忽大意吗?是他有意而为之吗?是他执意要害死黄洋吗?我看这是大可存疑的。
  
  作家曾颖是这样评价林森浩故意杀人的。他说,作为一个在本科时就参加药理毒性实验的医科硕士生,他应该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此后的十多天里,他不仅没有惊慌到要销毁作案证据,甚至还若无其事地与同学们讨论受害人的病情,并表现出同情,甚至还为其做了B超诊断。这要多么粗的神经才能办到的事情啊?遗憾的是,林森浩“强大的神经”,并没有发挥到对日常“琐事”的处理中,而是选择了最极端也是最愚蠢的方式。
  
  其实,林森浩的神经并不粗。他说,(愚人节)那天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机遇可以阻止它发生的。但他当时的那种状态,“就我个人的这个层次、修养也好,我个人的修身不足也好,我是无法阻止的。”我们应该看得出来,他的层次、修养、修身不足,才是他要愚人节恶搞黄洋的不二之选。请注意,恶搞绝非杀人,但有报复、雪耻、让你难看难受的故意。
  
  好了,话说到这里,对于林森浩来说,的确是“现在说啥也没用了”。但对于我们,对于这个社会,林森浩非死不可的结局还是具有许多的警示意义。
  
  忽然想起一位网友的梦。他梦见,黄洋父母为林森浩的恶搞原谅了他,林森浩成为其义子,为其养老送终,林父也千恩万谢,这两家人发扬中华美德,演绎了一段千古传奇,惊天地,泣鬼神——说实话,我也想做这样的梦。
  
  文/朱永杰
发表于 2016-5-25 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复旦大学投毒案嫌疑人一审被判死刑,引发热议,社会影响巨大。专业知识丰富的名校生守不住基本的道德和人性底线,让人警醒:过于功利的社会环境让我们忽视最基本健康人格的培养,灌输仇恨的不良风气让心浮气躁的青年人心胸狭隘,缺乏容人之量。从亲密室友到下毒伤人,该反思的不仅是教育。
发表于 2016-5-25 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林森浩的同学介绍,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他从平时节约的钱中捐出800元(他每月的生活费仅200多),是同学中捐款最多的学生之一。林还发表过8篇学术论文,在国际有影响力的学术杂志上也有作品刊登。
此外,病人送的红包,林森浩坚决拒收。他还曾给农民工连续服务一周,从始至终都很热心。他平时节俭、朴素(家里是农民,很累很穷,母亲还患有心脏病)。“因此,我们认为他不是多次杀人、多次伤人的极为凶残的人。
发表于 2016-5-25 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祝贺。但是,2015年,复旦投毒案画上句号。85篇佳作对此事件未有提及,应该非常遗憾。笔者的《请记住室友不是“小白鼠”》,观点是:林森浩的恶作剧说是站得住脚的。只不过走下毒的路,太不计后果了。梦见,黄洋父母为林森浩的恶搞原谅了他,林森浩成为其义子,为其养老送终,林父也千恩万谢,这两家人发扬中华美德,演绎了一段千古传奇,惊天地,泣鬼神。敬请各位关注。
发表于 2016-5-25 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记住“室友不是小白鼠”
2015-12-14 00:04:19 来源:红网 作者:朱永杰 编辑:夏熊飞 红网官方微博 红网新浪官微 红网腾讯官微

  “复旦投毒案”已进入百度百科。2013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2015年12月11日,他的室友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依法执行死刑。“杀人偿命”,似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但是,笔者宁愿相信,林森浩不是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不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付成励,也不是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
  
  林森浩比黄洋多活了两年八个月。但是,黄洋比他大一岁,一个活了27岁,一个活了29岁。这个岁数的男人,多数都已娶妻生子,可是医学院的男生还得熬到三十岁后才会成家。没办法,想做医生就是这样,妙手回春,救死扶伤,人命关天,可不是闹着玩的。医生太职业了,我总是想,不是谁都可以踏入这个门槛的,多数人都不行,应该望而却步。
  
  林森浩来自广东,家境一般,不是独生子,但是学习成绩优异,考上中山大学,又读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过了2013年愚人节,再有三个月就可以回中山大学一附院就业了,阳光灿烂的日子来了。黄洋来自四川,家境也一般,是独生子,也是学习成绩优异,考上复旦大学,读完研究生,过了读博士的初试,过了2013年愚人节,复试后就可以读博士了,前景远大。
  
  但是,2013年愚人节黄洋喝了一口林森浩在饮水机里制造的毒水,挣扎了半个月,痛苦地死去了。林森浩被抓一周后于4月19日被批捕。此后是长达两年多的司法诉讼。黄家人坚持以命抵命,林家人不但要保命,还辩护无罪。到最后,林森浩被判死刑,黄父表示满意,林父失望至极,连儿子捐献遗体的遗愿都放弃了——都够拗的,都够狠的,难道一切都扯平了吗?
  
  为救林森浩,林家人多次赶赴黄洋老家,赔礼道歉,乞求原谅。但是,黄洋父母一直避而不见,理由是林家人不是真道歉,而是在救命。直到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前一天,林家人还赶赴四川想面见黄洋父母,但是依旧未能如愿。其实,即便道歉成功,这也不符合“刀下留人”的三种条件的任何一种。
  
  对此,我在微博中置评:(对于黄洋父母来说)固然是刻骨之恨!但面对已经悔罪的林森浩,三年过去了,黄父还是没有丝毫原谅,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我不会高看他,尽管他没错。同样,林父违背儿子遗愿,我也不会高看他,尽管他也没错。不过我相信,在今后的岁月里,黄父会在那些大爱大义面前自惭形秽,痛苦更多,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而林父不是。
  
  林森浩临刑前,央视有个“固定动作”的采访。林森浩说自己死了是在还债,希望双方父母家人好好生活,不要为此再受折磨。两年多的牢狱生活为林森浩补上了生命伦理这一课。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悔罪了。他知道,即便不死,在监狱里最少待上25年后,因为与社会脱节,出狱时也就剩下基本的谋生能力,根本报答不了双方父母的恩情。所以他很悲观,很无奈,最后一面见到父亲,就剩一句话“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这句话含义很深。
  
  学者洪道德肯定了林森浩的死。他说,林森浩利用所学专业知识恶意剥夺与自己并无重大矛盾的室友生命,完全破坏了人与人的信任与尊重,导致人人自危,对社会正常秩序具有严重破坏性,这是法律绝不允许的。三级法院的审判法官既重视舆论呼声,又坚决保持了审判独立,为今后正确处理舆论与审判的关系提供了范例(据12月12日《法制日报》)。
  
  林森浩的死表明:他学医出身,本科、研究生念的都是医科,是未来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本是其天职。但他不仅投毒杀人,而且见死不救,不仅丧失了医德,而且也有违基本人伦。由此应当认识到,对生命的尊重理应是社会公共道德的底线,制止社会道德滑坡,重塑社会道德体系,应该从尊重生命做起。尊重他人生命,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生命。这也是最高法在回答林森浩必死无疑的基本判断。
  
  12月12日《华商报》归纳了“复旦投毒案”的六大焦点问题,1,“投毒案”的真相是啥?2,为何认定“故意杀人罪”?3,核准死刑的主要理由是啥?4,为何不采纳“检材”被污染的辩护意见?5,如何解释两家机构检验结果矛盾?6,“毒物含量难以致死”怀疑是否合理?在笔者看来,这六个焦点的前五个,最高法解释的尚可,但第六个焦点有问题。最高法审查认为,关于致死量的问题,辩护律师的意见缺乏客观依据。林森浩此前曾做过医学动物试验,明知确可造成危害,且本案证据已经足以证实林森浩的投放毒物杀人行为与黄洋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明确的因果关系。笔者对此亦有微博置评:黄洋喝了一口明显有异味的水,这点量不足以致死,但导致后期症状,这有因果关系。前十天的治疗没有对症,可能加大肝损害。后期再治,加上个体差异,已经晚了。可以说,林森浩的恶作剧说是站得住脚的。只不过走下毒的路,太不计后果了。
  
  2013年愚人节,林森浩恶搞黄洋,这是事实。林森浩从实验结果知道,小白鼠的死亡率很低,活着的小白鼠肝损伤后又都自愈。黄洋发病,他就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期待黄洋病情好转。他把室友当成了实验室的小白鼠。所以,他投毒后不但在扔掉罪证时留下了影像,十来天时间里还没有清洗饮水机毁灭罪证。是他疏忽大意吗?是他有意而为之吗?是他执意要害死黄洋吗?我看这是大可存疑的。
  
  作家曾颖是这样评价林森浩故意杀人的。他说,作为一个在本科时就参加药理毒性实验的医科硕士生,他应该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此后的十多天里,他不仅没有惊慌到要销毁作案证据,甚至还若无其事地与同学们讨论受害人的病情,并表现出同情,甚至还为其做了B超诊断。这要多么粗的神经才能办到的事情啊?遗憾的是,林森浩“强大的神经”,并没有发挥到对日常“琐事”的处理中,而是选择了最极端也是最愚蠢的方式。
  
  其实,林森浩的神经并不粗。他说,(愚人节)那天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机遇可以阻止它发生的。但他当时的那种状态,“就我个人的这个层次、修养也好,我个人的修身不足也好,我是无法阻止的。”我们应该看得出来,他的层次、修养、修身不足,才是他要愚人节恶搞黄洋的不二之选。请注意,恶搞绝非杀人,但有报复、雪耻、让你难看难受的故意。
  
  好了,话说到这里,对于林森浩来说,的确是“现在说啥也没用了”。但对于我们,对于这个社会,林森浩非死不可的结局还是具有许多的警示意义。
  
  忽然想起一位网友的梦。他梦见,黄洋父母为林森浩的恶搞原谅了他,林森浩成为其义子,为其养老送终,林父也千恩万谢,这两家人发扬中华美德,演绎了一段千古传奇,惊天地,泣鬼神——说实话,我也想做这样的梦。
  
  文/朱永杰
发表于 2016-5-25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祝贺各位获奖作者.
发表于 2016-5-27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谢谢!
发表于 2017-3-6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新喜讯:名爵国际娱乐城 900868.com 安全网上场,设有彩票 六 合 彩 百 家 乐 龙虎斗等真人游戏,都可以手机下注,即时提款。首存就送300,各种优惠活动继续执行中。
发表于 2017-3-6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祝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771406 second(s), 3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