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632|回复: 6

[初评一组] 【佳作评选】盗户与人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hlj.rednet.cn/c/2016/10/21/4113172.htm


    人生在世,除非天生痴傻或修行到家,任何人对荣誉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与追求。即令卑微如同古罗马的角斗士,他们也同样渴望万人景仰的荣誉,哪怕这种荣誉是靠残忍杀戮、血洒黄沙、尸堆角斗场而成。当然,对于荣誉的渴望与追求,并不在于荣誉本身,而是在关键时刻,荣誉能给自己人生带来畅达和上升的资本。


  然而许多时候,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轰轰烈烈的“正荣誉”并非易得。因此,一些人便有意无意地追求一种“负荣誉”,以此获取人生的另一种资本与认同。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里写了一篇名叫《盗户》的文章,说的是清顺治年间,在山东滕、峰两县,盗贼蜂拥。每十个人中就有七个是盗匪,盗匪太猖狂,官府都不敢逮捕他们。后来,官府想了一个办法,他们对盗匪进行招安,招安后的盗匪都另立户头为“盗户”。按理说,谁都不愿意被冠上“盗户”之名,但是滕、峰两县的居民们不仅愿意,而且争着当“盗户”。


  为何会出现此等咄咄怪事?原来官府怕招安后的“盗户”们再乱来,就给了他们“超国民待遇”:凡是“盗户”与良民发生纠纷时,官府都会有意偏袒“盗户”。如此一来,搞笑的事就出现了。每当打官司时,双方都称自己是“盗户”。因此双方在衙署里都不说打官司的真正原因,而是争论谁的“盗户”身份是真。官府也就先把是非放一边,先辨认“盗户”的真伪,最后还要查看户籍,验明正身后,然后才论理打官司。


  为讽刺这一怪现象,蒲松龄在书中设计了这样一个情节:不久,县官衙署里闹狐狸精,县官的女儿被狐狸精迷惑了。于是县官请来术士,术士用法术将狐狸精捉入瓶子里,然后准备用火烧死狐狸精。这时,狐狸精在瓶子里急得大叫:“我是盗户!我是盗户!” 闻者无不掩嘴而笑。


  任何社会,盗匪之名都是可耻的。然而蒲松龄笔下的山东滕、峰两县农民却“不以耻,反以为荣”,这其中的原因,除去蒲松龄所讽刺的本意,那些“盗户”们潜在的“负荣誉”意识也不可忽视。倘若认为《盗户》只是一篇寓言式的狐怪故事,当不得真。那我们翻翻正史,就会发现许多类似“盗户”的故事。譬如《明史》中记载的“人腊”事件,即为一例。


  “人腊”事件与廷杖有关。所谓廷杖,就是皇帝在朝廷上杖责臣下。据考证,廷杖始于唐玄宗,到明太祖在廷上鞭死开国元勋永嘉侯朱亮祖后,明朝将廷杖发扬光大到了极致。据史载,正德年间明武宗创造了107人同时受杖的纪录,而时隔不久,这个纪录就被打破,嘉靖皇帝同时廷杖124人,其中16人当场死亡。想想看,上百人被扒下衣服,排在太和殿下,上百根棍子同时起落,一时间噼里啪啦响声震天,血肉横飞,这场面是多么残忍。


  重则死,轻则残,廷杖无疑是一种酷刑。更为可恶的是,廷杖打伤的不仅是士大夫们的躯体,更多的是尊严。居庙堂之高的士大夫,内心深处大多有股“士可杀不可辱”的浩然之气,然而光天化日之下却被拔光裤子打屁股,斯文全无,单单这种羞辱就足以让人上吊自杀。更何况,在当时的权力语境下,凡是被廷杖的,干部履历表上肯定留下了“污点”,其仕途绝对会因此“飞流直下三千尺”。更严重的,不仅升迁无望,十有八九还会被贬官或流放。因此,稍稍有点头脑的对廷杖都惟恐避之而不及。然而,历史上却有人甘愿被廷杖,赵用贤即如此。据《明史》记载,首辅张居正父丧夺情,赵用贤明知有被廷杖的危险,仍与吴中行抗疏进谏。万历皇帝果然大怒,立即将赵用贤和吴中行廷杖。吴中行当场气绝,“用贤体素肥,肉溃落如掌,其妻腊而藏之”。


  平心而论,赵用贤冒死抗疏,绝对够得上一名猛男,其刚正不阿的性格以及为上尽忠的决心不容抹杀。但是,赵用贤甘愿被皇帝打屁股后,却将被打烂的屁股肉,叫老婆进行烘烤风吹,制成“人腊”,当作宝贝藏在家里。每当有人来家里串门时,就拿来出“人腊”来炫耀,并得意洋洋地说,瞧,这是我被廷杖打落的肉。这情景,与滕、峰两县居民争着叫嚷“我是盗户,我是盗户”又有何异?


  如此,让人不得不怀疑赵用贤投机的一面。赵用贤之流内心十分清楚,只要廷杖不出现伤残死亡等意外,他就能赢得“死谏”的清誉,这样他以后在人前了就有显摆的资本,而这种资本极有可能会助他东山再起或青史垂名。事实上,赵用贤制作“人腊”与良民争当“盗户”本质如出一辙,都是通过炫耀过去的“污点”获取今后的政治资本或生存资本,我们姑且称此为“污点资本”。尽管赵用贤选取“污点”时披着堂而皇之的外衣,甚至表面上还充满着正气。这当为一起典型的“污点资本”的恶性示范。


  令人唏嘘的是,那些设法获取“污点资本”的人,却往往成功了。“盗户”如此,制作“人腊”的赵用贤也如此,现实生活更如此。譬如学校里被通报批评了的学生,从此就有了威风的本钱;单位里那些跟领导顶过牛的,就有了霸道的资格;社会上那些蹲过监的,就有了横行的资本。这就难怪为啥许多人刻意追求“污点资本”,甚至趋之若鹜了。


  文/夏昕
发表于 2017-3-18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杂文。赵用贤制作“人腊”与良民争当“盗户”本质如出一辙,类比不当,“死谏”的清誉,这可能真是一种荣耀,跟前面的“盗户”并不一样。

8分
发表于 2017-3-24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6分。作者是非不分,荣誉与利益不分。
发表于 2017-3-24 08: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凡是被廷杖的,干部履历表上肯定留下了“污点”,其仕途绝对会因此“飞流直下三千尺”。更严重的,不仅升迁无望,十有八九还会被贬官或流放。

这段内容错了。明朝中后期(不含崇祯)官员,以上奏折惹怒皇帝为荣。挨廷杖了,往往意味在同僚的任期考核,拥有更多升官的资本。

所以,大臣都以廷杖为荣。
发表于 2017-3-24 08:2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表明他们公正,公平,不畏惧皇权。
参考东林学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但东林党在朝廷的做派。
明亡,东林党人叫猖:以身殉国。

党魁钱谦益表演自杀,才升脚,水凉。
转头当清朝的大官去了。
发表于 2017-3-27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杂文。7分。
发表于 2017-3-27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63600 second(s), 2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