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50|回复: 31

[原创文本] 妻子的故事——我在金麦当了赤脚医生(接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7-1-12 09:11 编辑

               我在金麦当了赤脚医生                                         (接生)

      第一次打针成功了,我对自己也有了信心,后来就按那样的手法,打了一针又一针,打得最多的还是女性.黄万科必定是本地农民,思想还是很保守,他不传授技术给我,我也不问他,只认真观察他的操作,包括开处方我都一一留意着,有次他跟一社员缝针(大腿被树枝划破几寸长的口)他就用背对着我缝,我察觉到了,就故意把酒精递给她,他说这不能用酒精洗,我在双氧水洗。喔!原来是这样,我又学习了。我硬站在对面看着他缝完了15针,他也确实拿我没办法。


    我这人还是有这方面运气的,当赤脚医生不到半个月,金麦水库就准备动工了。首先来了一批打前阵的各个部门搞筹备的干部,医疗部门就来了一位姓刘的中年男医生,他是县人民医院的,他来后也就协助我们工作,他听说我才当赤脚医生,又是长沙知青,有了三个孩子,很同情我们,他主动教我打针、听诊、缝针、开药等等。他教我打瘦屁股和婴儿的针要偏一点插针,以免插到骨头,这样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

    社员们听说刘医生是县医院的医生,医术很高,都纷纷赶来看病,他听诊以后,又要我来听,什么干性罗音、湿性罗音、肺部感染等等。我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俨然像个医生样了。隔壁几个大队病人也闻信来这里看病了,甚至留在这里打吊针。我就成了他的帮手,我也学会了打吊针的技术,尤其是有个小孩打吊针手上血管难插针,他教我从小孩的额头上插针,在他的精心指导下,我终于学会了,我真的好感激他!   

    晏生是讲义道的人,看他主动教我医术那么认真贴心,他花了三个晚上的功夫,做了一个烤火的大火桶送给他,选的是最好的老杉木板料。他看到了那火桶好高兴啊,送火桶回去后,给我带来几本妇产科书,他的妻子也是县医院医生。我翻开书一看,正是我要学的知识,真是雪地送炭啊!   

     晚上,电灯熄灭了(我们大队发电晚上12点就熄灯了),我点着煤油灯看,还记下了笔记,这是我活到25岁看得最认真的书,我心里明白,这是我的饭碗书,我必需读熟它!读透它!就在我读书的第三个晚上,有人敲门了。晏生连忙起床去开门,来的是二队社员黄某某,我估计是来喊我接生的,因为黄万科住在二队,他不喊他来喊我肯定是接生,我当赤脚医生这些日子,也了解过了,我们大队有十几个大肚子婆,迟早要归我来接生。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是喊我去接生的,他讲得急,“见红了”要我快走,好像就要生了。

     我背起药箱出门,晏生一再嘱咐我,就按他说的那样做。我一路走一路想,我生三个儿子晏生都在身旁,大儿子临产他寸步不离,直到大队的接生娘把儿子接出来,剪好脐带打好包;二儿子出世个子小,又来得急,是他接的生;三儿子出世个子大,也是他接的生,他还帮我一二三地喊用力,直到三儿子平安落地了......按我的这位“接生师傅”说的接生过程,我可以作参考。我想,这几天看书也看熟了,现在就是动手实践的时候了,我还真有些兴奋。

    一路上黄某很紧张,他说他婆娘(妻子)前两胎都冇“剪得起”(出世就夭折了),就看这一胎了。我听后心里也紧张起来,但我还得安慰他,要他莫急,说他婆娘长得高大,身体还是很好......

    当我走到产妇床边,守在她旁边的房族奶奶对我说,脑壳出头了,快出来了。我一看真的出来半个头,耳朵都出来一半了,我长长出了口气,不慌不忙地把两个手指掐住婴儿的耳朵,轻轻地往外拉,我要她再用劲!她到底生过几胎的人,很会用劲,脑壳一下就全出来了,肩膀也跟着出来了。我一手掐住脑壳,一手抓住肩膀往上一侧,身子慢慢出来一大节了,老奶奶也抓着婴儿的屁股,用力一拖,整个身子都出来了,奶奶惊喜得一喊:“是屌把几,屌把几喔!......”紧接着胞衣慢慢溜出来了,但婴儿没有哭声,怎么回事,我心里一慌,未必又是......但我镇静下来,按书上说的,我用手指在婴儿嘴里拨了几下,再把他倒过来在屁屁上面“啪啪啪”地拍了几下:“哇哇哇”婴儿哭了起来,哭声宏大!这一下做娘的坐了起来,做爹的也闯进房里来了,都笑了起来。

    我赶忙把早消毒了的工具拿出来,按书上写的,用消毒线在婴儿挨肚子3公分距离捆上一结,再又在8公分的距离捆上一结,用剪刀再在8公分中间剪短,这时,老奶奶把一盆温热水端来了,她很熟练地把婴儿澡洗好了,放在包片中间,婴儿在不停地哭,我在他脐带搽上碘酒,在纱布条上剪个洞口,把脐带放进洞口后再包几层,这是书上看到的图片,我自己三个孩子也这样包的,所以,我还是有把握的。
   
    老奶奶把婴儿包打好了,放在娘的怀窝里,娘对着我笑了,笑得很甜,我也望着她笑:“放心吧,这个儿子好结实,声音又大,一定好带!我跟你下身消毒了,记得每天洗一次,要注意卫生,自己身体好,儿子就会长得健康。”我说完背起药要走,她连忙喊丈夫:“糖蛋煮熟了冇喔。”,他丈夫在火塘屋里回答:“煮好噶啦咯,就等周医生嘁咯!”听得出他好兴奋啊!老奶奶打了盆水给我洗手,一大碗红糖煮荷包蛋吃得我够饱了,天麻麻亮了,这位添了个儿子的爹爹硬是送我到家门口,托福托福地说了好几遍。   

    从那天接生以后,隔个五、六天就有人喊我去接生,几个月内就结了十几个!大部分都是晚上,遇到第一胎的并不多,产妇基本上都有自家大婶大嫂陪在身边,这给我也给省了好多事 。熟能生巧,我也经验越来越多,手脚越来越麻溜,我只要在产妇下部用手一掐,就能确定婴儿的头部到了什么位置。说来话长,这摸胎位的技术还是跟良良哥的妈妈学的,记得我怀大儿子7个多月时,良良哥的妈妈随长沙慰问团来到金麦慰问知青,晏生听说她是长沙妇产科医生,并请她为我检查胎位,检查结果头部朝下,胎位正常,她帮我检查时的那种手掐动作我记在了心里,现在还真派上用途了。   

     在接生时,有几个产妇婴儿的头总是往后圧,我用手板使劲地垫着她的屁股往上堵,有时堵得一手板屎尿,只得抹去屎尿继续堵,还要不停的喊她加油!加油!我这一助产法还很见效,基本上堵得几阵子,婴儿脑壳就从前面出来了,只要脑壳出来一半,我很快就能把婴儿接出来了。有些婴儿出来了,胞衣还没有出来,不能耽误剪脐带的时间,我得用镊子把脐带另一节夹住,防止脐带退进去,把脐带剪好后,再来拉扯胞衣,算我的命好吧,接生还没出过意外。


    遇到难产的是高竹湾一位叫录录的妻子,录录半夜来喊我时说“出了拳把郎”。晏生大骂一声:“这是横胎!赶快抬医院!”,我催他快跑回去准备担架,他听后拔腿就跑,我打着手电筒背着药箱紧跟在后,我跑到了他家,看到婴儿的一只手露在外面,都冻乌了,我用听诊器听了一下,还有点胎音,连忙把那冻乌小手推了进去,立即要他们抬进担架,赶快走!赶快走!上午,我打电话到地区医院问金麦产妇情况,医院告诉我,幸亏来得及时。大人保住了性命。婴儿死了,剪断流出来的。我听后松了一口气!   


   2015年晏生回金麦与录录夫妇合影:



    其实,金麦的妇女很辛劳,又顽强,有好多产妇都是在田间干活回来发作的,她们总是咬着牙关承受痛苦,尽量不喊出声来。当然,生个儿子她们高兴,全家人都高兴;生个女儿自己不嫌弃,但家人的脸色要难看得多,她们也要忍气吞声。

    我最气愤的是一位第一胎生了个女儿的少妇,她第二胎临产我赶到了,是双脚出来先,我好不容易把婴儿挪到颈部,只差脑壳没出来了,我催她使劲,她问我是男娃还是女娃,我当然实说是女娃,她一听说又是个女娃就不用力了,居然坐了起来看,我把她推下去,要她使劲生,她硬是不用劲,我用手捏住了婴儿耳朵往外拉,总算把脑壳接出来了,我一看没有呼吸。连忙用纱布贴在婴儿口上,把嘴贴上做人工呼吸,呼一阵还是不行,我也不顾邋遢了,把纱布取掉,干脆用口直接呼吸,婴儿动了几下,最后还是没气了。我气得要死,臭骂了她一顿就走了!


    我当赤脚医生究竟接了好多生记不起了,总有数十个吧,几次回金麦总有村民对我说,我有个儿子是你接的生啊、我的满妹子是你接的生啊.....我听后感到好荣幸!





发表于 2017-1-1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席欣赏宴生美帖!
发表于 2017-1-12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得起“或许当为”捡得起“,乡下人认为贱物好养,就给子女起贱名,贱名最多的一种就是捡崽,捡妹几,表示是捡来的便宜货,贱物。子女养活了就是捡起了,否则就是没捡得起。
发表于 2017-1-12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长经历,好帖
发表于 2017-1-12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难忘的经历啊
发表于 2017-1-12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文笔,期盼后续!
发表于 2017-1-12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真实
发表于 2017-1-12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是应该被记录下来的,感谢楼主的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1-12 10:12
首席欣赏宴生美帖!

         谢谢吴大哥首席跟帖!接生是她当赤脚医生的一项主要工作,也是最邋遢最辛苦的工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1-12 10:12
首席欣赏宴生美帖!

         谢谢吴大哥首席跟帖!接生是她当赤脚医生的一项主要工作,也是最邋遢最辛苦的工作。
发表于 2017-1-12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乡村医疗条件差,生孩子接生确实不容易。
发表于 2017-1-12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是应该被记录下来的,感谢楼主的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雪峰山A 发表于 2017-1-12 10:37
”剪得起“或许当为”捡得起“,乡下人认为贱物好养,就给子女起贱名,贱名最多的一种就是捡崽,捡妹几,表 ...

       回雪峰山朋友:靖县农村人把“学样“说成 “捡样”,你莫学他的坏样,就是莫捡他的坏样。有句骂人的话:你人不剪,剪胞衣,好的不学,学坏的。意思就是说,做的是愚蠢的事!    那时候科学不发达,婴儿出世成活率低,为了孩子易养成人,把名字取得低调些。比方说,捡伢子,捡妹子、捡花、捡狗等等。湖南人的方言区别不是很大,理解也大致相同吧。

发表于 2017-1-12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发表于 2017-1-12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南雪峰山A 于 2017-1-12 20:21 编辑
陈晏生 发表于 2017-1-12 19:37
回雪峰山朋友:靖县农村人把“学样“说成 “捡样”,你莫学他的坏样,就是莫捡他的坏样。有句骂人 ...

对,我们说某人学习能力强就叫“捡心好”。
发表于 2017-1-12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心的赤脚医生。农村条件差,能这样勤学苦练太不简单了。
发表于 2017-1-12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赤脚医生为缺医少药的山村做出了大贡献!
发表于 2017-1-12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晏生 发表于 2017-1-12 16:53
谢谢吴大哥首席跟帖!接生是她当赤脚医生的一项主要工作,也是最邋遢最辛苦的工作。

为宴生夫妻点赞!为自学成才的赤脚医生点赞!
发表于 2017-1-12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赤脚医生好,贫下中农都欢迎。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7-1-12 22:49 编辑
迷底 发表于 2017-1-12 12:23
成长经历,好帖

         谢谢谜底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赞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2032 second(s), 5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