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14|回复: 12

[原创中长篇] 孔志勇丨非典时期的爱情(连载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


    在我感到日子越过越苍白的日子里,看到网吧女主人的女儿戴上了红色的圣诞帽。戴着这种帽子,她的样子就没那么凶了。小女孩开始换牙,一张嘴两个小洞,红红的牙肉露出来,活像一只顽皮的小兔子。

    她对我说:“你怎么像个老爷爷?”

    她说这话时明显带着讨厌我的神气。

    我说:“我胡子那么长当然是老爷爷。”

    “才不,我妈妈说你是叔叔。”

    我愕然,不禁回头去看她妈妈,那女人好像没听到我和他女儿说话,手中的毛衣好像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可我不相信面前的小女孩不是她世界的一部分。我停止上网,对她说:“你为什么不骗骗孩子,至少说我是伯伯也行?”

    “你是吗?”她抬起头来,像个姐姐一样剜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挑了两针,轻轻地说,“做妈妈的怎么能骗孩子呢?”

    我说:“不相信吗?我同事的女儿都上高中三年级了,见我就喊伯伯,每回我故意大声回应,到她父亲听到后给她纠正过来时,我已经做了两个月的伯伯了。”

    她放下手中的活听我讲完,淡淡地笑了笑,她说:“为什么把自己说得那么老?”

    我避开她的目光,“哧”的也笑了出来,然后沧桑地摇摇头,说:“人生易老天难老,天若有情天亦老,听说过吧?”

    “我不懂。”她又漠然了。

    我闻到了她头发里的香气,不由自主地使劲吸了两下。

    走出了网吧,夜晚很冷清,我从一个垃圾桶旁经过,看到两个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中的牛虱一样的人物,他们正围着垃圾桶里烧着的垃圾舞蹈,就像古代一场宗教仪式,他们的怪叫声传出好远。

    这两个疯子是不是在祈祷今年的冬天不要太冷?

    我缩着脖子也在街上游荡了一会,还看到三五成群的染了头发手拿铁棍的两群人打了一架,有人受了伤,出了血。街头小贩们也看到这一幕,但没人报警。夜晚十二点之后,雷市街头就是这些人的天下。我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大圈,忽然想去看看表弟龙强志,就走过横跨在湘江和白鹭洲之间的铁索桥。桥面上的风很大,感觉更冷。

    强志十八岁时从县职业技术学校毕业,独自一人在县城里找工作,只顾着看电线杆上的招聘广告,一辆摩托车中了邪似的把他撞倒在地,当时左小腿骨折。

    强志在负伤的情况下竟然用一条腿支撑着跳起来,将摩托车主连人带车拉倒在地!这壮烈的一幕让一位目睹现场的女高中生激动万分。后来,女高中生就成了我的表弟媳妇,她的嫁妆是一辆东风大卡车。十多年前的雷市,拥有一辆大卡的人就是个中产阶级,强志算是因祸得福。

    雷市是京广线上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镇,但离南岳不远,是一个不小的货运集散地,因此流动人口似乎比土著还要多。

    强志天生是块经商的料,十年之后,他已经是一个拥有五辆东风大卡的货运队的经理。此外,他还有“快活林”休闲山庄。

    “快活林”休闲山庄就建在白鹭洲那女人阴部最具弧线的前庭隆起上,禹灵庵几乎是它的后院。

    昔日黑头黑脸的山野小子如今白面书生一般,除那双眼睛还和过去一样贼溜溜之外,现在的强志全然不是过去的强志了。

    白鹭洲因是大白鹭迁徙的中转地而得名。

    少年时,我经常凫水过江,躺在沙滩上看成群的大白鹭飞来飞去,最美莫过于目视着大白鹭的翅膀在夕阳的金光之中渐渐消融。那时,我经常登上雷市一中背后的紫霞山,看洲上青绿的香樟树上像开满了大白花似的停憩着无数白鹭,我就为白鹭的自由而遐思连翩。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雷市的街头恶少们成群结队地扛着高压气枪入侵大白鹭的家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白鹭洲上再也没有白鹭的踪迹了。“白鹭一去不复返,此地空余白鹭洲。”

    政府将白鹭洲开辟成“禹灵公园”是一九九八年的事。

    我漂泊经年,回到雷市的第三天,表弟在他的“快活林”为我接风。我觉得“快活林”的奢侈豪华与脂粉香足可与广州海南那边的媲美。

    眼前的白鹭洲已完全失去了原始风貌,无数的古樟经过了人工裁剪,昔日杂草丛生的河滩成了曲径通幽的花园。

    禹灵庵的老尼已仙逝多年,在庵前那棵婆娑的桂花树下,我曾无数次品尝到她精心制作的桂花茶。母亲经常带着我到大禹的神像前祈福。

    如今到禹灵庵去要十元钱门票,管理它的是来自河南的一对腿脚残疾的中年夫妇,男人姓古,女人姓姜。从强志的休闲庄后门出来,有一道石梯翻上山脊直通禹灵庵的后院。休闲庄每天迎接白鹭洲的第一缕阳光,禹灵庵每天送走白鹭洲的最后一缕阳光。

    我问强志,休闲庄为什么叫“快活林”,他说:“我是雷市的蒋门神”。

    他告诉我,他最早在这里开的是“小澳门”,从东北请来了十几个俄罗斯姑娘。一时风起云涌,远近三教九流齐聚。禹灵庵的老尼对着一派“西洋景”不住念“阿弥陀佛”,不久便涅槃了。

    我说:“你作孽!”

    他笑眯眯的:“钱才是我爹,大禹是神,我也是神,他当然保护我。”

    强志生了对双胞胎儿子,乐得我老舅屁颠屁颠的从月山跑来,一到白鹭洲上就傻了眼:十几个洋婆子在沙滩上晒太阳!老头子从白花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大为光火,说要打死强志。

    强志落荒而逃,好几天没回来,回来时孩子媳妇都给老舅接到月山去了。

    我忠告我的表弟:“蒋门神这名字可不吉利,毕竟这世界还有个武松在。”

    “武松也不是个好东西,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收买的,那施恩就不是个黑社会?”强志朝我翻白眼,一脸不屑地说。但马上又庄重地说:“哥,我谁都不怕,包括我爹。老头子快六十岁的人了还不一样花花草草?他是怕我和洋婆子睡觉后给他生个绿毛龟一样的孙子来!真正让我的赌场关门的是你们一中,那段时间市面上的望远镜很走俏,买主大部分是你们学校的学生。雷市最高学府的一纸抗议,我是扛不住的。再说,我对知识很尊重,我要多读点书,我就是方腊。”

    “你读水浒比我读得还好似的,”我哑然失笑,“但你做方腊可不够格。”我话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认同他的,因为现实情况是有很多地方警察干黑社会的事,黑社会干警察的事,政府有时要干法院的事,这叫作职业乱伦或者职权乱伦。

    强志叹了口气,悠然地躺到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吐着烟圈,然后悠悠地说:“我谁都不怕,却有点怕你。”

    “胡说!”

    “我没有胡说!小时候,在月山水库游泳,我把你按在水里喝了两口水。你一上岸就红着眼睛掐我脖子,直到我抽风了才住手。我按着你喝两口水是逗你玩,要想学会游泳不呛几口水能学会吗?你害我打了一晚上摆子,做了一整夜噩梦!醒过来后,老爷子还给了我一巴掌,真不知道他亲儿子是我还是你!我现在一想起你那对公牛一样的红眼珠子心里就发毛!哥,你不拿这样的红眼珠子瞪你的学生吧?”

    我说:“我怎么不记得这个事?你现在为富不仁,却编排我是个不讲骨肉亲情的人。”

    强志平静下来,笑了:“哥,我没亲兄弟,你就是我亲哥,哪天我进了牢房,你得给我送饭。”

    到了“快活林”,强志不在,但经理是认识我的。

    “李哥,龙总不在,叫个技师给您泡个脚?”

    我说好,反正账记在强志头上。

    洗脚的时候,我想着那个像圆规一样的女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的呢?


    【上一章节】
    非典时期的爱情(连载二)http://bbs.rednet.cn/thread-46488920-1-1.html

    【下一章节】
    非典时期的爱情(连载四)http://bbs.rednet.cn/thread-46500583-1-1.html


发表于 2017-1-14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发表于 2017-1-17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贴近现实。问候孔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7-1-17 08:59
好作品,贴近现实。问候孔老师!

谢谢!
发表于 2017-1-18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赏读!


发表于 2017-1-18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14 19:50
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祝新年愉快,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新年愉快,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新年愉快,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7-7-27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赏读!
发表于 2017-8-21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给自己充电,应该谢谢老师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3283 second(s), 4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