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77|回复: 0

[天下凤凰] 攻破红学上“哥德巴赫猜想”的唐国明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7-3-10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攻破红学上“哥德巴赫猜想”的唐国明

我觉得每一个人不一定为梦想如我这样活着执着,梦想并不是一定要付出一切去实现,梦想的实现并不一定等于金钱物质上的实现。梦想的成功与不成功有很多标准,没有唯一的标准。可贵的是一个人为自己正确的梦想与信念坚持到底的精神。

我曾为自己题诗云:不为风雨不为云,只为一梦在耕耘;板凳一坐十年冷,血泪流出是诗文。

一位博友送诗给我说:岳麓山下安清贫,书案红楼听雨声。回看红尘人间事,低叹潇湘又烟云。

我的来去都是从湖南师大这个站台开始的。

……


5、2016

……

2016年10月21日红网时刻新闻见识记者卢欣、实习记者赵毅旻以题为《隐居岳麓山15年,作家唐国明“复原”《红楼梦》后20回》的报道。报道中称——

当听到“续写红楼梦”这说辞时,唐国明会立马纠正,在他看来,自己并不是续写《红楼梦》,而是用“考古”的方式复原《红楼梦》,寻回曹雪芹的语句和本意。

坐在出租屋内,唐国明多次强调,自己并不是续写《红楼梦》,而是用考古的方式“复原” 《红楼梦》。近期,他的作品《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全文沿原著风格,复原《红楼梦》后20回。隐居岳麓山15年,他的“复红路”终于有了结果。

……

在《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一书中,主要人物的命运都回归“正朔”,林黛玉并没有死,泪尽尘世命如草,化诗飞扬去作仙;错娶薛宝钗的贾宝玉得知黛玉离奇失踪后,再次昏迷,梦回太虚幻,一梦醒来参透了“和光同尘”四字精义,顿悟人生,跟癞头和尚走了。

唐国明说,曹雪芹判词中有“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一句,说明林黛玉跟薛宝钗的命运是相连的,程高本《红楼梦》中林黛玉死了,薛宝钗活着,这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

……

四大家族被揭罪,抄家,归天,南归,出家,度化。贾家得了北静王相助,遣往金陵,王熙凤在半路死去。

最后贾雨村与甄士隐再度相逢,讲述了贾宝玉甄宝玉结婚的场景,两个宝玉形象的重叠出现,整个故事似梦非梦。

……

湘西凤凰县龙书剑先生是该书的资助者,他说,决定资助唐国明一是出于对他作品的认可,二是出于对他对梦想的坚持。龙书剑先生感叹天下再无第二个这样的人,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资助,让出版商与社会看到《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文化价值与市场价值。

在唐国明租住的房间内,他抚摸着新出版的书,说,自己拥有的东西很少,若这本书流传下来,人生就圆满了。他觉得自己像小王子,手捧玫瑰,却很孤独。面对父母的“催婚”,他坦言“也想结婚生子。”

唐国明希望未来的妻子能为他的梦想让步。写书不是梦想的终点,以后他还想唱摇滚,歌词就是自己的鹅毛诗。

2016年10月24日,余令在“一边讲故事,一边讲道理”微信公众平台以题为《岳麓山下 / 隐居11年续写“红楼梦”的怪蜀黍》写了我追梦的事迹。他在文中说——

一片小小的大学城,一座小小的岳麓山,藏着多少无人问津的故事。

有时候,理想和现实,只是一墙之隔,或是一条街。一边是门可罗雀,一边是门庭若市。从我在这里求学开始,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岳麓山,我不确定是否有那么一次路遇过唐国明。

可,就算遇见了又如何,他有一个精致的红楼梦,我不过是一个漫不经心的路人。

……

就是这片狭小的世界,构成了他最顽强的文学想象。

……

13年,唐国明在完成《红楼梦》后20回的曹文修补复原之后,作品以各种形式被发表,他那辉煌而又凄凉的11年山下生活,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的书写材料。

11年来,他每天早上八点起床,中午下山买一份盒饭,吃过午饭继续书写。晚上,也几乎都是埋头于墙边的小书桌,沉浸在小台灯下的世界。

11年来,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暑消秋长,他在山上和山下的来回之间感受四季变换,听蝉鸣鸟叫,听风来看雨歇。山和自己,是他最忠实的陪伴。

11年来,据说他走遍了岳麓山附近的旧书店,最后连哪一本书放在书架的哪一层都知道。埋首于典籍之中,寻找复原《红楼梦》后二十回的残片语言。

而我知道,11年的生活场景,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距离真实,十分遥远。

……

山和一席幽梦,就成了他的精神给养。

他们看到眼前这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打量着他奇怪的举止和造型,想象着他是多么的凄惨可悲。很多人,都在试图挽救他,使他回到一条正常的人生道路上来。

可是,像我们这样的正常人,也许是没有资格去同情他的。他渴饮山泉水,却是笑看往来人。

“不为风雨不为云,只为一梦在耕耘;板凳一坐十年冷,血泪流出是诗文。”这首他所写的诗,也可以说成是他11年的真实写照。

11年漫长,又苦,可终究是一梦。梦是最美好的落脚点和安睡处,对他来说也许梦才是真的,苦难才更是飘渺的梦。

我们这些觉得无法理解他的人,其实是生活在与他平行的某个世界里。我们奉行的标准,并不是他的善恶。

醒着的人,何必要对一个睡着的人加以指责。

我甚至做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唐国明在山下隐居几十年,最终都无人知晓,默默死去,可对他自己而言,就像在睡梦中死去一样,现实应该未能嚣张地折磨过他。

他的梦想固若金汤,现实横冲直撞却冲不进来。

……

时时处处把曹雪芹和文学史挂在嘴上,早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加冕称王。

……

惟愿,我们终究还是俗不可耐的世人,不足够匹配狂人的高度。

他的吟唱,他的鹅毛体诗……

2016年10月27日红网官方微博、今日头条发表卢雅君《【品读湖南】心如磐石态若风》一文,文中在开头说——

倾一世芳华,为一个信念。

15年,春去秋来,岳麓山的枫叶又红了一遭,而他的生活除了书稿上多出的文字,再无别的变化。坚守,于他而言或许已经成了习惯。

近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为了“复原”出心中的《红楼梦》,唐国明隐居岳麓山下,望遍层林尽染,这里就是他的大观园。15年的孤独坚守,浇灌出的是“珍宝得以付梓”的绿芽。

对大多数人来说,唐国明隐居15年“复原”《红楼梦》的坚守,或许离生活太远。但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或多或少,有着某些执念,而不同的是,有些人选择坚守,有些人选择忘记。

而看尽千年的岳麓山,依旧无言,“唐国明式的坚守”或许仅仅是一个诠释罢了。

2016年10月28日长沙电视台政法频道以题为《现代版“曹雪芹”唐国明复原《红楼梦》后二十回已出版》报道了我““隐居”岳麓山15年 八平米出租屋内搞创作。”“自创鹅毛体诗歌 可读可唱朗朗上口。”的事迹。

2016年10月30日,湖南邵阳通讯员戴方财在“苗乡城步”公众号以《从城步苗岭大山走出的文坛怪才唐国明,出书啦!》报道了我出书的事迹。

2016年11月11日,李林记者在“星辰在线”网以《红楼有梦,隐居岳麓十五载》为题,报道了我追梦出书的事迹。他在报道里说——

岳麓山下向阳坡28号,8平米左右的逼仄出租房里,43岁的唐国明已在此蜗居15年。

研究红楼梦,诗歌、小说创作,吃饭睡觉。现实与梦想在此汇聚,挤压碰撞,终于有了它自己的形状。

2016年11月19日西安晚报记者曾世湘在07版以题为《本报持续报道有了新进展——唐国明版<红楼梦>后20回出版》为题报道了我实现了出书梦想的事,他在报道中称——

记者昨日从团结出版社获悉,唐国明版的《红楼梦》后20回已被该社近日正式出版,书名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

2016年11月19日,乐川一家子从远方来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