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616|回复: 109

[原创文本] 父亲心爱的水烟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2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_1396.JPG     上图之物,是一件很古老的东西。前几天我在珠江边上散步,无意中在路边的地摊上发现了它,就用手机拍了下来。估计九零后、零零后的年轻人基本没见过。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叫法,在我的老家湖南岳阳,把它叫做“烟担”。
    烟担,顾名思义,是过去人们抽烟用的一种器具。它的种类有水、旱之分。旱烟担用一根管子装上烟嘴和烟斗就成了,它没有水,不能过滤,相比水烟担,从健康的角度来看,其作用要差许多。但旱烟担也有其长处,那就是便于携带,短的一尺有余,既可手持,亦可置于袋中。长的旱烟担拿在手上,行走时是最好的打狗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农村人喜欢养狗,作用是看家护院。每到一个屋场,就有一只或数只狗跑出来,气势汹汹地叫过不停,有的恶犬还会咬人。如果你手中拿了一竿旱烟担,就足以震慑群狗或者恶犬,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说到水烟担,当然是烟担中的上品。一是用纯铜或部分用铜制成,造价比旱烟担要贵。二是水烟担有水,吸烟时能过滤尼古丁,保护人的呼吸系统不受伤害。我真的很佩服我们的老祖宗,居然能发明这种抽烟用的工具出来。我曾见人用水烟担中的水,滴在蚂蝗身上,那生命力顽强的蚂蝗,不到片刻就死翘翘了,作用不亚于农药。由此可见,水烟担对人体的保护作用不可低估。
    我父亲曾经有过一个水烟担,和图中的水烟担有所不同,那个装水的筒子不是铜的,也不是扁的,而是一圆竹筒子,作工精细,很漂亮,可以与上半部的金属部分完美结合。至于是怎样扣在一起的,说实话,我没有打开过,不知道它的衔接方法。父亲很喜欢自己的水烟担,那是他的宝贝。平日吸烟时轻拿轻放,吸完了会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怕摔坏。即使是1958年老家第一次修铁山水库,我们全家被迫移民君山,所有家具全部损坏遗失,但这个水烟担一直是人到哪里,烟担也到哪里。直到他老人家逝世,那个水烟担都完好无损。上面的铜器部分黄得发亮,那个装水的竹筒,也如同上了漆水一样铮亮,倍受家人爱惜。
    在我们那个屋场里,还有二个水烟担,分别在我称为伯伯的两个人手里,至于有几根旱烟担,我记不起来了。一个屋场二、三十个老烟民,只有三个水烟担,可见水烟担在当时还是蛮珍贵的。父亲的这个水烟担,除了父亲自己抽烟用以外,那些没有烟担,又喜欢抽烟的人们,每天的茶余饭后就会来我家里抽烟,过足烟瘾后才精神十足地离去。来抽烟的人有的自己带烟丝来,只用父亲的烟担;还有的人自己不带烟丝,所以父亲既出烟担又赔烟丝,但父亲十分豪爽,即使这人天天来吸烟,照样笑脸相迎,母亲也是每次都有一杯热茶奉上。就凭这一点,我的父母亲在本村的人缘都是最好的。
    曾记得,有一位有水烟担的伯伯,对屋场里的烟民作过分类。他说,第一种烟民是既有烟担,又有烟丝,用自己的烟担抽自己的烟,是最受敬重的烟民;第二种烟民是自己有烟,没有烟担,用别人的烟担,抽自己的烟,也有烟给别人抽,是受欢迎的人;第三种人是什么都没有,既要用人家的烟担,又要吸用人家的烟丝,属于叫化子烟民,是最被人瞧不起的一种烟民。我曾亲眼目睹这位伯伯给人抽烟时的作派,至今记忆犹新。某日,这位伯伯抽完烟后,将水烟担侧身递给一位二无烟民,待到那人抽起来后,他却骂了起来:“恰(吃)凿皮子烟的,恰(吃)叫化子烟的。”骂得那个抽烟的人很不好意思,我们在场的人也哄堂大笑起来。
    作为第一种烟民,父亲抽的烟全是自己种的。在那个“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疯狂年代,每家用来种菜的自留地很少很少,但我父亲总是要在那有限的自留地里,用一小块来种点烟叶。父亲种烟很认真,除了及时中耕追施农家肥外,还仔细观察其生长情况,怕烟叶发病。在烟叶长虫子时,父亲每天都会抽空去自留地,自己动手捉烟虫。我有时会做父亲的尾巴,跟着去自留地,出于好奇,也想动手捉虫子,父亲不允许,他怕我手忙脚乱,会弄坏他的烟叶。
    每年的秋季,烟叶黄了,是收藏入库的时候了。记不清楚是哪一年,父亲曾带着我去地里砍过一次烟。砍烟时要靠近地皮齐根砍下,不留烟桩。我负责砍烟,父亲则把砍倒的烟叶一株一株地收集到一起,将每株烟叶底部的下脚叶摘下来,晒干后切细作为先吸用的烟丝。留下那些最好的烟叶在烟杆上,晒得半干以后,父亲又找来稻草,编成几根草绳,再将这些烟叶扎进草绳里,架起楼梯,挂在屋檐下。这种方法就象我国北方人挂玉米一样,能保持干燥,又防虫咬鼠耗。待到要吸用烟叶了,就搬来楼梯,取几把下来就行。
    至今还记得父亲当年切烟丝的情景。每当烟丝快用完了时,父亲会提前几天将烟叶取下来,如果太干枯了,不便折叠和刀切,他就将烟叶铺开,摊在地上,让烟叶受点潮,变得柔润些后,然后叠成一卷,用木板夹住,再在上面压上几块砖头。重压后的烟卷非常紧密,切起来不会松动掉落,但很费劲。父亲劳动一辈子,双手十分有力,切烟叶对于他来说是小事一桩。但他深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每次切烟叶总是先把刀磨好,所以能切得又快又细,几乎与机器切出来的烟丝一模一样,深得本屋烟民们的赞赏。
    父亲切好的烟丝,装在一个不大的铁皮烟盒内。抽烟时左手的后三指托着水烟担,大拇指和食指夹着已经打开的烟盒,右手拿着一根点燃了的麻杆(已经刳掉皮的黄麻杆,易燃且燃烧得很慢,是农村烟民点烟的佳品),装烟、点烟的动作完成后,老人家就会含着烟嘴吸几口,每吸一口,水烟担里就会传出“嘟嘟嘟嘟”的声音。那经过水过滤的烟,在父亲的喉咙里打了一个转,再张口吐出,似雾似风,慢悠悠地飘逸而去。此时的父亲,已经忘却了田野里的辛劳,忘却了家事中的烦忧,表现出来的是一脸的惬意。
    据说,父亲年轻时不抽烟,是到中年后才学会的。那些种烟叶和切烟叶之类的基本功,也是后来摸索出来的。我理解父亲,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吸烟有害健康这样的科学道理还没有普及,一家十口的生活重担压力山大,抽几口烟提提神,是很正常的需求。我敬重父亲,他是一个优秀的农民,即使是抽烟,也能抽出聪明才智来。我怀念父亲,他一生除了抽烟的爱好外,再没有为自己谋求过什么。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还将我送入部队,为我跳出农门奠定了基础,却使我失去了报答养育之恩的机会,令我愧疚终生!





已有 4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红衣女侠4 + 10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天目湖 + 30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廓斐 + 30 + 5
老马识途123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100  魅力 + 1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园老恺 于 2017-3-12 21:18 编辑

IMG_1399.JPG
这是地摊上准备出售的水烟担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园老恺 于 2017-3-12 21:19 编辑

IMG_1413.JPG
这位老人见我用手机拍照,主动配合。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139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园老恺 于 2017-3-12 21:19 编辑

IMG_1419.JPG

这是地摊上准备出售的旱烟担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1417.JPG

这竿旱烟担很短,我见过一米多长的旱烟担。
发表于 2017-3-1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马识途123 于 2017-3-13 17:43 编辑

水烟担(我们老家叫水烟筒),五、六十年代我爷爷抽烟用的就是这个水烟筒。如今已有五十多年没见到它了。今天,老恺版主把它晒出来,令网友们刮目相看。
发表于 2017-3-12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恺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马识途123 发表于 2017-3-12 23:03
水烟担(我们老家叫水烟筒),五、六十年代我爷爷抽烟用的就是这个水烟筒。如今已有五十多年没见到它了。今 ...

    战友所言,符合当时的实际,那时候的人没有现在的“纸烟”抽,抽的散烟,即烟丝。而烟丝必须借助烟担才可以抽,所以,水烟担和旱烟担是当时烟民们必备的抽烟工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感而发,无美可言。谢谢吴版,问好!
发表于 2017-3-13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观察细致入微,父亲形象栩栩如生。恺版用朴素扎实的文字功底,写出了一位辛劳一生、可亲可敬的父亲!
发表于 2017-3-13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水烟担,睹物思人,缅怀父亲!真挚感人!
发表于 2017-3-13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睹物思人,从一把水烟袋引出 对父亲的深情怀念,令人感动!我母亲也曾拥有一把做工精致的铜质水烟袋,可惜在暂时困难那年月里做废品卖掉了。之后母亲就学会卷喇叭筒了...
发表于 2017-3-13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烟担,我们老家叫水烟筒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yinzhijun0737 发表于 2017-3-13 08:29
好文章!观察细致入微,父亲形象栩栩如生。恺版用朴素扎实的文字功底,写出了一位辛劳一生、可亲可敬的父亲 ...

    尹总如此谬赞,老恺愧不敢当!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yinzhijun0737 发表于 2017-3-13 08:31
难忘水烟担,睹物思人,缅怀父亲!真挚感人!

    谢谢尹总雅评,祝你快乐!
发表于 2017-3-13 12:3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在小摊上还能找出这种东西来,真不错!可能是作装饰品,现在城市农村的大爷青年都抽纸烟了,烟丝从种到吸,好麻烦!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康平 发表于 2017-3-13 10:19
欣赏美文,睹物思人,从一把水烟袋引出 对父亲的深情怀念,令人感动!我母亲也曾拥有一把做工精致的铜质水 ...

    谢谢司马先生美言。确实是睹物思人,看到这个水烟担,就想起自己已经死去的老父亲,那抽烟的情景历历在目,令人无限悲伤!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邵阳老酒 发表于 2017-3-13 11:31
水烟担,我们老家叫水烟筒

    谢谢老酒先生赐玉,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亿年孤独 发表于 2017-3-13 12:38
现在在小摊上还能找出这种东西来,真不错!可能是作装饰品,现在城市农村的大爷青年都抽纸烟了,烟丝从种到 ...

    谢谢亿年先生赐评,我问过摊主,之所以摆这种东西,主要是针对那些喜欢收藏古玩古物的人,一般的人是不会要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36123 second(s), 7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