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97|回复: 57

[原创文本] 撞到南墙不回头,湖南人的蛮劲发源于雪峰山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9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南雪峰山A 于 2017-3-20 06:27 编辑

前言:雪峰山脉的土著居民叫 “梅山峒蛮”, “梅山峒蛮”生来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刁民,具有一种入骨的反判意识,这从其独特的“反判神”崇拜宗教习俗可以得到印证:全世界各民族所创造的神灵,其形象或站、或坐、或卧、唯有梅山神保持一种独具一格的倒立姿态:两手撑地,屁股朝天。屁股朝天就是对上天的蔑视——梅山神就是反判神,就是山寨神、草根神。


梅山神.jpg


梅山神,是古今中外天上地下诸神中的首席酷哥。我相信,遍观世界各国家,只有中国梅山具这么一座独一无二的倒立神象;遍观世界诸族群,只有梅山人具有这种强烈的对反判精神的崇拜意识。
   
呷得咸,霸得蛮,舍得死,不怕难。要么不干,要么干到底。撞到南墙不回头,要直到把南墙撞倒。在中国大地上,有这么一个族群:具有一种象野猪一样只进不退的猛劲,有一种象骡子一样永不放弃的韧劲,有一种象牯牛一样一扛到底的蛮劲。疯狂,剽悍,认定一个目标,就不惜为之霸蛮,斗很,搏命,这就是湖南人。

自古以来,湖南人就以战斗精神著称。在中国古代中原王朝统治者心目中,有四种人不好招呼: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合称四凶。四凶之一的南蛮就是湖南人。湖南古有“梅山峒蛮”,在宋朝以前几乎与外界隔绝,渔猎为主,过着洞居野外,游猎无羁的生活。他们不接受中原王朝的统治:不服王统,不归王化,不与中国通,是最不接受“驯化”,也就是最没有鲁迅先生所说的“家畜性”的一群。

可以说,“梅山峒蛮”生来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刁民,具有一种入骨的反判意识,这从其独特的“反判神”崇拜宗教习俗可以得到印证:全世界各民族所创造的神灵,其形象或站,或坐,或卧,唯有梅山神保持一种独具一格的倒立姿态:两手撑地,屁股朝天。屁股朝天就是对上天的蔑视——梅山神就是反判神,就是山寨神、草根神。梅山神,是古今中外天上地下诸神中的首席酷哥。我相信,遍观世界各国,只有梅山具这么一座独一无二的倒立神象;遍观世界诸族,只有梅山人具有这种强烈的对反判精神的崇拜意识。

为什么后来湖南人将山寨精神发挥到无上的境界?当我们回味"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的名言时,难道不能联想到梅山神象那屁股朝天,嘲笑诸天的怪异“谱式(POSE)”么?

“梅山峒蛮”所居的梅山区域,直至宋朝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蔡煜、章敦开梅山置新化、安化两县,才完全进入中国版图。但直到乾隆四十七年(1782)三月,梅山山民还在与统治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白茅陇、麻塘山瑶民与城步石灰寨瑶民相联络,聚众数万,据险称兵,发动反判。

  民国时期有一首歌这样传唱湖南人的战斗精神:“若将中国比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就是普鲁士。若要中国真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

  据学者研究,湖南人的霸蛮风气,与其所处的地理环境有一定的关系。其境内多山,因而成就了一种山民的剽悍。山地的艰苦生活环境,恶劣的交通条件,可以培养壮健的体魄与顽强的忍耐力。因而,世界各地的山民,都是富有战斗力的族群。如朝鲜盖马高原上的山民,连成吉思汗也惧怕三分。阿富汗的塔利班,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长年进攻,仍就没有被赶尽杀绝。而世代久居山地的湖南人,更是天底下山民中的极品:顽强,剽悍,坚忍,霸蛮,其骨架如山岩雄峙,其血液有野性横流。

在中国,有两种人具有狼一般的坚忍和野性。一种是北方的牧人,如匈奴、如突厥、如蒙古、如女真。而另一种就是湖南的蛮人。长城,是中原地区用以抵御北方游牧部落的防线,也是北方游牧部落战斗精神的纪念碑。但是,又有几人知道,直到明朝时期万历年前后,中国还开始在湖南修筑了一段长城呢?这段长城主要用于防范苗民起义,因此被称为苗疆长城。又由于其为中国南方的唯一的长城,所以又称中国南方长城,简称南长城,苗疆长城大体位于今湖南省凤凰县。南方长城的唯一存在,证明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内地,的确只有湖南的蛮人,方才拥有等同于北方游牧部落的剽悍,因而有资格享受统治阶级所给予的以长城为防的高贵待遇。有关南方长城,请参看《和北京一样长的中国南方长城》:

http://www。zjjfq。com/Travel/show。asp?id=50。

别处亦有山,如何独有湖南人把一种山民的悍劲发挥到淋漓尽致呢?看来,光从地理因素考虑尚不能完全解释什么是湖南人的蛮劲之源。那么,除了地理的因素之外,似乎尚须从历史的角度去加以探讨。

从历史来看,湖南人的蛮劲发端于三皇五帝时代,其“始作俑者”当推蚩尤。据学者考证,新化大熊山,就是蚩尤的祖居地与归骨所。蚩尤为中华民族始祖之一,与炎黄同属一个梯队。蚩尤是中国的战神,是世界兵器工业创始人。他发明兵器,史称“蚩尤做五兵”。旧时中国军队出征,必祭蚩尤,谓之请兵主。蚩尤是中国古代一位悲剧英雄,一位响当当的革命烈士。悲剧的英雄,更能展现一种悲壮之美。蚩尤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信念,奋不顾身,死而后已,不怕粉身碎骨,不怕无处埋尸。就算身首异处,尸骨不留,但其英魂不散,有浩气长存。壮哉!蚩尤!自有蚩尤之后,“霸蛮”的种子就从此植入了三湘大地。拚命,霸蛮的湖南人就在这一片土地上生生不息。从此,这片神奇的土地被打造成一个眩目的舞台,不断上演一幕幕以“霸蛮”为主题的历史剧目。

紧跟蚩尤之后,又走来一位“霸蛮”的人,这就是神农炎帝。神农炎帝天生异象:头上顶着一对牛角,形如初生之犊,一幅典型的蛮牛形象。关于炎帝头上这一对牛角,历史学家没有足够注意,这一对牛角其实反映了古代稻作文化中农民对耕牛的一种原始崇拜:古人对耕牛所代表的巨大生产能力感到惊叹,因而把耕牛的特征——牛角安放在执掌五谷的神祗 ——神农炎帝的头上。

牛虽不是食肉动物,但其所拥有的杀伤力决不亚于猛兽,在狂奔的牛群面前,豺狼虎豹都会望风而逃,否则就会在铁蹄之下化为肉泥。梅山勇士在无数次与野牛的殊死搏斗之中,偶然抓摸到牛的鼻子,于是奇迹出现:野牛立即变得温驯起来,这样一来人类就掌握了控制野牛的办法。从此以后,野牛变成耕牛,其巨大的杀伤力转化为巨大的生产力。牛鼻子这么轻巧的一抓,人类历史的崭新篇章得以展开:农耕时代到来了。古人使用耕牛的巨大历史意义,简直相当于现代人类的可控核聚变试验取得成功。

做为稻作文化的发源地,古代湖南人对耕牛的崇拜在多个方面得到体现。湘中“梅山文化”的“梅”字,我认为就是从代表牛叫声的“哞(英文为moo)”字之音演化而来的。哞哞叫的动物叫做“哞兽”,梅山就是“哞兽之山”——“哞山”,就是有耕牛“哞哞”叫唤之山。小牛饥饿时,总是“哞哞”叫唤以乞求母牛喂奶。古梅山人发现这一现象,从中受到启发,从而学会了把给自己喂奶的人叫做“母” “母” 或
“翁妈”。“妈”系模仿黄牛,“翁妈” 系模仿水牛。在古梅山文化的核心地带的新化与隆回,“妈”与“翁妈”之发音酷似牛叫声,这是有其历史根源的。耕牛的强健体魄与巨大的生产能力,克苦耐劳的精神,在古梅山人的头脑中形成一个深刻印象,因而特意以牛叫声“哞”为语音基础,创做了一个语音词汇:即“霸蛮”的“蛮(民)”。蛮人,就是象“哞哞”叫的牛一样的人,体魄强健如牛的人。

湘中一带的给婴儿进行早期智力开发活动中有一个“牵蛮(牛)”的游戏:让小孩子摸一摸自己或别人的鼻子,同时叫一声“蛮”,表示牵到一条大蛮牛。以摸鼻子的动作表示牵牛是因为牛的鼻子在所有动物中是最特别的,可以被人用来牵着走。摸鼻子叫“蛮”,就是为了纪念梅山猛士抓住牛鼻,征服野牛并将其驯化为耕牛,开创人类社会农耕时代这一光辉历史。

在古梅山一带,“蛮”字,乃人与牛之共享名:在湘中一带,“蛮”字有多种不同的意义:一个“蛮”字单用读第二声表示牛及象牛一样的动物即人类:“蛮(民)”,如隆回司门前“民”字发音为“蛮”。两个“蛮”字迭用读第三声是做为部落中从事农业生产的成年劳动力的尊称,意为象耕牛一样辛勤劳动,给大家带来食物的人——“蛮蛮”。在湘中新化与隆回一带,至今把与自己父母辈份相当的人不分男女统称为“蛮蛮”。这个古怪的称呼就是古代农业部落尊敬耕牛与农人这种习俗的历史遗存,“蛮蛮”即人上人,人中之人,“民”中之“民”。梅山人形容人体魄强健为“猛”,而“蛮”是“猛”的语音语意之根,“猛”就是“蛮”的另一个语言表达形式。新化,隆回人称胖人为“猛子”:“张猛子”“李猛子”,年青的叫“猛子吉”“猛子崽”,广东人受湘语影响称毛泽东为“一代猛人”,又有“生猛海鲜”之词。

分析“哞,翁,妈,母,蛮,民,猛”这几个语音词汇的历史成因及彼此之间的因果关系,我们发现,关于代表灵长目动物人类自身的“蛮(民)”这个概念的产生与耕牛有着不可割裂的历史渊源。出于对耕牛的原始崇拜,古梅山人把牛的位置摆得很高,代表母亲的“妈”,代表父亲的“翁”,代表与父母同辈人及灵长目动物“人”本身之总称的语音词汇“蛮(民)”,无不显得“牛声牛气”,无不是从牛叫的声音演化而来。从牛叫的声音演化而来、做为灵长目动物人类本身之总称的语音词汇“蛮(民)”;从牛叫声“哞”音演化而来、做为母亲称呼的语音词汇“妈”,就是由古老的梅山——湘中山地出发走向世界的:英文单词“ma,mother;mum;mamma”对应汉字“妈”,英文单词“man(men)” 对应汉字“蛮(民)”,而且,经过比对发现:“ma,mother;mum;mamma”与“妈”、“man(men)”与“蛮(民)”在语音与语意上存在惊人的吻合。ma,mother;mum;mamma的语音语意源于“妈”,man(men)的语音语意源于“蛮(民)”,而“妈”“蛮(民)”的语意源于牛,语音源于牛叫声“哞”。也许,正是湖南的古梅山人,率先以耕牛的形象与叫声及牛的创造与奉献精神做为事实依据建立了“人类”“母亲”这两个概念并将其语音语意传播到遥远的西方世界。“人类”“母亲”这两个概念的发源地就在湖南的古梅山一带,“人类”“母亲”这两个概念的语音语语意的根源就是古老的耕牛崇拜。这是因为:只有处于稻作文明发源地的古梅山,只有世界上最早使用耕牛的古梅山人,才会最早对耕牛产生这么深厚的感情,才会最早产生这么一种的刻骨铭心的耕牛崇拜意识。

古梅山,特别是雪峰山大部份区域为花岗岩母质土壤,结构疏松,具有良好的畜水性能,整座山体就是一个巨大的立体水库,将大气降水畜积起来,形成地下水从基岩裂隙冒出或从石英砂壤中渗出,一年四季长流不息,形成一种独特的“山岳湿地地貌” (山岳湿地地貌是本人提出的一个崭新的地质地理概念)。雪峰山这种山岳湿地地貌的土壤中富含充足的水份,却不致在地表形成过高水位,为“陆生浅水水草”——野生稻的出现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这种条件是水份不足的纯粹旱土或水位过高的纯粹水泽所不具备的。雪峰山先民更是利用充足的地下水源,开垦出千年不干,旱涝保收的山地稻田——梯田,形成一个举世罕见规模巨大的山地稻作文化雪峰山梯垦体系,雪峰山山地稻作文化梯垦体系就是东方稻作文化的超级典型。原始农业社会的古梅山人从耕牛克苦耐劳的形象中汲取“霸蛮”的精神力量,这股源于耕牛的蛮劲,渗入到古梅山人的骨髓,在古梅山人的基因深处打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做为稻作农业社会巨大生产力的代表,耕牛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为了彰显其辛勤劳动,开天辟地,带来五谷丰登的伟大功绩,人们把牛的根本特征——牛角做为构建农业之神形象的根本性特征,从而确定了神农炎帝“牛神形象”即“蛮牛形象”。而神农炎帝的所作所为,事实上也无愧于这个勤苦的形象:为了造福黎民,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一条任劳任怨的老黄牛:吃牛草,干牛活,最终误食断肠草,把自己的全副精力和整个生命贡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温饱与健康而斗争。
炎帝这个人物,以自己的生命为湖南人的“蛮劲”奠定了一个无形的精神基础,而“梅山蛮牛”——“牛神神农氏”的出现,则为湖南人的“蛮劲”建立起一个鲜明生动的形象识别系统。

炎帝神农仙逝后,有一个人为之愤愤不平,这个人名叫刑天。刑天是炎帝的部属,他认为炎帝之死是受黄帝的迫害所致,决定要为上司讨个说法。带着一股冲天的恕气,刑天从湖南山地杀将出来,北上中原,要与当时的最高统治者黄帝拚个你死我活。混战之中,因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刑天不慎被黄帝砍去头颅。失去头颅的刑天,并没有就此倒下,反而“以双乳为目,以肚脐为口”,奋力挥舞手中兵器,一路高呼掩杀。轩辕黄帝虽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却想不到会阴沟翻船,被刑天那种砍掉脑袋也不服输的巨大气势所震慑,竟无心恋战,只得落荒而逃。有诗为证“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古代勇士刑天,其名字之字面透露出两重意义:一是被砍去脑袋,二是拷问上天:天王老子也不怕,舍得一身剐,要把皇帝拉下马。世界上敢于拷问上天的人只有两种:一为德国的雅利安人,一为中国的湖南蛮人。

青山处处埋忠骨,古湘净土最相宜。湖南的水,是英雄的母乳,湖南的山,是烈士的祖山。很多有“蛮劲”,有血性的真汉子,大丈夫,很多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就算本来没有出生在湖南,也要争取死在湖南,把生命奉献在这一方圣坛之上,以这块土地做为灵魂的最终归宿。湘南宁远的九嶷山,长眠着三皇五帝之一的舜。史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是一位为了信念奋斗到最后一息的人。做为国家最高领导人,死在为人民谋利益的工作岗位上,死在仿贫问苦的路途中,这才是最高境界。湘北的汨罗江畔,走来一位踽踽而行的老人,那就是忧国忧民的屈大夫,为了唤起民众奋起救国,老人一路长歌,一路呼号,最后抱石沉江,以死报国。

湖南的土壤中,似乎富含某种特殊的元素,这种元素称为“烈士刺激素”。每逢国难当头,这片的土地上的“烈士刺激素”就会异常活跃,令人们产生成为烈土的冲动。辛亥革命著名女英雄秋瑾,就是在湖南居住的那一段时间里,吸收了大量的“烈士刺激素”,听到了屈原,陈天华,谭嗣同等先烈的召唤,决然加入了他们的伟大行列。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湖南多舍生取义之人。真正的湖南人,生要顶天立地,死要轰轰烈烈。为了一个认定的目标,可以以命相搏,至于个人名利,身家性命,往往在所不惜。

甲午海战之后,中国海陆军节节失利,李鸿章又避战求和,致使大连、旅顺等地先后失陷,日军如入无人之境。光绪二十一年(1895)正月,魏光焘、李光久率老湘军经过三个月长途跋涉,行军近万里,终于赶到了冰天雪地的山海关外。在辽字海城牛庄镇,魏光焘以3000装备落后的兵力抵抗日军两万精锐之众的疯狂进攻。魏往来督阵,三易坐骑,血染战袍。牛庄虽然惨败,但在精神上予敌人以沉重打击,真正展示了中华民族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慨。湖南隆回人魏午庄,是中国近代史上真正第一个向日本人亮剑的人!这种亮剑精神,令鬼神钦佩,令强敌胆碎。

当年福建人林则徐预测到外国人会图谋中国新疆,所以精心绘制一幅新疆地图,郑重托付给湖南人左宗棠,嘱其妥为保存,以备往后做反击作战之用。后来西北果然出事:1867年,匪首阿古柏在新疆自封为王,自立国号为哲德沙尔汗国,宣布脱离清廷。俄国乘机占据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意图瓜分西北。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从大清的实际版图上消失了。可叹满朝文武,多为贪生怕死之徒,唯左氏拍案而起,自荐领兵,抬棺出征,打算战死在哪里,就埋葬在哪里。在当时孱弱的国力条件下,带领一班湖湘子弟,拚死争先,扫荡西北,硬是虎口拔牙,从强敌手中抢回一块相当于三倍法国国土面积的广袤地盘。年青的毛泽东非常钦佩,书曰“曾、左,吾之先人。”据说左宗棠对自己颇为满意,自诩“千古一人”。这就是大丈夫成就大事业的自信、豪迈、痛快淋漓。湖南人这种大丈夫成就大事业的自信、豪迈与痛快淋漓,毛先生以诗词《泌园春。雪》做了系统总结:秦皇汉武,略输文彩,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湖南很少有人取得商业上的成就,这是因为:真正聪明的湖南人都喜欢玩大场面,不爱搞小动作,更不喜欢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他们认为把大好的聪明才智用在几个小小铜钱上面,纯系浪费。湖南人要走上历史的前台,担当起民族的重任,要制造出时代的潮流,站立在风口浪尖。。。。。。自晚清,到民国,到共和,湖南人掀起一股霸蛮剽悍的强风,席卷东方大地,驱动起漫天狂飙,令历史的风云为之变色,一个个英雄人物,如银河中灿烂的繁星,迸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二十世纪中国的黑暗夜空:谭嗣同明知有生路却断然放弃,视死如归,要以自己的一腔热血,唤得中华之觉醒;谭人凤以五十高龄,参加广州起义,奋勇报名加入敢死队;蔡锷在身患绝症之际,凭残生之余力,叱咤风云,讨袁护国,再造共和;其它如黄兴,宋教仁,陈天华,哪个名字不是一通碧天里的惊雷?进入共和国时代,湖南的英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

撞到南墙不回头,要把南墙撞倒。拿起鸡蛋碰石头,要把石头碰烂。不畏威权,冲天霸蛮,这就是湖南人亘古不变的性格。湖南人的霸蛮特质,还形成一种神奇的历史现象——经典湖南蛮人“转世投胎”现象:历史上一些经典的湖南蛮人,仿佛真有一个不灭的灵魂,能够转世投胎,改名换姓,在历史的另一个阶段重新出现,并且往往会完成几千年之前的前生未竟事业,取得比前生更好的成绩:上古教人种水稻的神农氏,在相隔几千年后,又降临人间,仍然教人种水稻。这个转世神农名叫袁隆平。上古教人用兵打仗的蚩尤,后来不光重临人间,还变出无数化身,使得湖南将帅如林,把湖南人的军事水平提至无与伦比的崇高境界。战神蚩尤化身实在太多:战国时代有屈原,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以唤起国人的觉醒。数千年后,屈原化身为谭嗣同,陈天华。古有壮士刑天,砍去脑袋还要与黄帝相拚。2007年,壮士刑天化身为湖南某制药厂的一名小小技术员,又禁不住“狂性大发”:以一介平民之低微身份,与位高权重的国家药监总局局长郑大官人单挑。

湖南人的“霸蛮”,不完全是简单蛮干,而是体现为将“努力”二字极致化。而这种努力的极致化表现为体能、智能与精神多方面的超负荷付出。否则,就不是“唯楚有才,于斯为盛。”而变成了唯楚有傻B,于斯为盛了。湖南人的“霸蛮”是一种为实现目标而表现出来的近乎殉教式的笃定、狂热与气魄。如毛泽东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亦如袁隆平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言,风餐露宿,研究出高产杂交水稻,造福天下饥民。

湖南人的“霸蛮”,在乡土方言中,还变化为另一个说法:“斗霸”,就是比试到底谁更“霸蛮”,湖南人心目中的狠角色叫“斗霸货”、“斗霸鬼”、“斗霸主”。湖南人的“霸蛮”,在乡土方言中,更是被浓缩成一个汉字——“哑”。“哑”就是不说话免得浪费力气,不做声响直接硬干。“霸蛮”、“斗霸”的最高境界就是“哑霸”:不声不响霸死蛮。哑霸,又叫“哑粑杵”,不声不响死用蛮劲。哑霸,又叫“贪巴牯”,巴即背,湖南人把牛拉犁叫“巴犁”:牛不巴犁照样老。“贪巴牯”就是巴犁上瘾的牛,就是霸死蛮、死霸蛮的“哑牛”。

湖南人的霸蛮,就是一种梅山人的山蛮习气。梅山蛮从哪里来?蚩尤大帝是梅山蛮的总根。春秋战国时称“荆蛮”,《 诗经 商颂 殷武 》说:“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汉代称“长沙蛮”,隋代称“莫徭”,唐代称为“梅山蛮”,“梅山蛮”又梅山峒蛮。炎帝,蚩尤,都是牛神:头上有角,牛头牛脑。称梅称蛮,梅与蛮的字音都酷似牛的叫声,根本上就是代表牛叫声的“哞”字产生的转音。

从前,梅山峒蛮曾经占据全湘。后来,由于中原汉人的侵入,梅山人的地盘被不断压缩,以致只能保留资水中上游这一带崇山峻岭。最后,梅山人彻底丧失了自已的家园。梅山,已经成为梅山人永远的故国。

如今生活在梅山大地上的现代人,可能是侵略者的后代,也可能是被侵略者的后代,更可能是侵略者与被侵略者共同的后裔。做为纯血缘的梅山人已经基本不存在了,但峒蛮不死,化为一股磅礴的血性注入了这一方天地。所以,梅山土地上的子民,比别处具有更多的血性与骨气。这块土地,一直以盛产血性英雄而著称。

中国近代几位有血性的代表人物,基本出自梅山大地: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第一个质疑封建皇权,宣扬民主自由的人是梅山人魏源。中国五千年历史上唯一一个以一腔热血为封建皇权写下死亡判决书的人是梅山人陈天华。中国五千年历史上唯一一个给皇权致命一击的人是梅山人谭人凤。中国近代第一个向日本人亮剑的英雄人物是梅山人魏午庄。近几天,又一个崭新的梅山英雄横空出世,他的名字叫陆群。陆群,1971年出生于湖南娄底市新化县,中共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预防腐败室支部成员、副主任。微博上大家叫他“御史在途”,朋友叫他“陆哥”。他血性耿直,为50名农民工讨薪,被网民美誉为“现代包公和海瑞”。

钱钟书先生评价说,中国有三个半人:湖南算一个,两广合算一个,江浙合算一个,山东算半个。而湖南人的“霸蛮”,成为一个鲜明的群体特色,就象红得发亮的宝庆辣椒,说不定会令人辣出那么一身毛毛细汗,甚至辣起那么一层薄薄鸡皮。“湖湘文化”从字面上看似乎是一种“水系文化”,从骨子里看其实是一种“山系文化”——湖南人以“霸蛮”为特质,“湖湘文化”以霸蛮为核心,是一种发端于雪峰山梅山蛮牛精神的山岳文化。新化大熊山是湖南第一代蛮人蚩尤的家园,蚩尤的祖居地与归骨所,乃梅山峒蛮之祖山。雪峰山中的新化,隆回一带,就是湖南人骨子里那一股冲天霸蛮的蛮劲之本源。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梅园老恺 + 30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9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呷得咸,霸得蛮,舍得死,不怕难。
发表于 2017-3-19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将中国比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就是普鲁士。若要中国真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园老恺 发表于 2017-3-19 11:07
呷得咸,霸得蛮,舍得死,不怕难。

老恺大哥好。
发表于 2017-3-19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园老恺 发表于 2017-3-19 11:07
呷得咸,霸得蛮,舍得死,不怕难。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13:22
“若将中国比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就是普鲁士。若要中国真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 ...

吴大哥周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13:22
“若将中国比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就是普鲁士。若要中国真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 ...

吴大哥周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13:22
“若将中国比希腊,湖南当为斯巴达。中国若为德意志,湖南就是普鲁士。若要中国真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 ...

吴大哥周日快乐!
发表于 2017-3-19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知识帖。
发表于 2017-3-19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
发表于 2017-3-19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为老朋友点赞!
发表于 2017-3-19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21:45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为老朋友点赞!

谢谢大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21:45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为老朋友点赞!

谢谢大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3-19 21:45
再次欣赏老朋友的美帖!为老朋友点赞!

谢谢大哥。
发表于 2017-3-20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新的一周,送上新的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5773 second(s), 5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