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9|回复: 3

[原创文本] 张步瑜丨我的“诨号”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曾蹲点的住户有个哥哥,声音特别宏亮,村里称之为“高音喇叭”,久而久之,诨号代替了真名。

我的“诨号”故事

张步瑜


      诨号,又称绰号,一般由别人根据当事人的外貌、性格、特长、嗜好、生理特征,特殊经历等特点而取,往往带有戏谑、幽默、讽刺等多种色彩,在文学作品中诨号生动的反映了人物特征。现实生活中,“诨号”随处可见,我曾蹲点的住户有个哥哥,声音特别宏亮,村里称之为“高音喇叭”,久而久之,诨号代替了真名。有些诨号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了昵称,我有个表弟,小时夜夜啼哭不安,父母心烦,称之为“叫夜”,如今已是50多岁的爷爷辈了,人们还习惯称“老叫”。我也有两个诨号,一个是建国前的“猛子”,一个是上世纪六十代初期的“部长”。每个诨号都有一段故事。

QQ截图20170423101324.jpg


      我的右腿膝盖上,至今留存一个二寸多长的伤疤,就是当年砍柴留下来的。在屋背后的山中,有一株高大的杉树,枝干粗大。我爬上去,左脚在下,右脚在上,左手攀住树枝,右手握刀轻砍。我知道,杉树枝脆容易断,不敢用力太大。刚砍第一枝时,砍了十几刀还不断,年轻气盛的我,一时火起,用力一刀,树枝断了,腿上的皮肉也绽开了花,当时没有出血,也不见得痛,我自以为问题不大,一口气又将所有的树枝砍完,慢慢爬下树来,想到老一辈人说,梽树叶可做刀伤药,我忍着痛摘了一些梽树叶嚼碎,敷在伤口上,用汗巾捆好。这时,我还想站起来整枝捆柴,可是身不由己,动弹不得了,搭帮同院人将我背回家。感谢院中一位擅长中草药的叔公采药止痛止血,经三个来月才治好。在疗伤过程中,膝盖弯不得,我担心日后成残废,经常用手扳着弯,伤口不时渗出鲜血,我也不停地扳,尽量不停地活动关节。根据这次砍柴之中的扮蛮劲,大家给我取了个绰号“猛子”。这个诨号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消失了,只留在我的记忆中和文稿内。

      1960年至1965年,我工作在县文教科,其实大部分时间是下乡做农村工作。1963年抗旱救灾时,县委从机关点名抽人组织工作队下乡,我参加的工作队由县文教科一位副科长任队长,这位副科长是个“三门(家门到学校门到机关门)”干部,别看他抓教学工作条条是道,可农村工作不熟悉,一切工作任务都落在我的肩上,就连干部、群众会上他也不发言,引起村干部和一些群众好奇地打听我的底子,问我是什么官,有队员戏说:“部长。”问者顿时释疑:“部长比科长大,难怪科长不做声。”其实,我是这位科长下面的一般干部,因为经常被抽调下乡,农村工作比较熟悉,科里的同志就封我为“文教科农村工作部部长”,直到1982年我经多次工作异动后调进县委办时,那位封我“部长”的老同志,一见面还喊“部长”。1985年,我调到县委统战部任职后,才由“县文教科农村工作部部长”转为党组织任命的“部长”。

发表于 2017-4-21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淡的故事,传奇的人生。
发表于 2017-4-21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老从“猛子”到“部长”的人生经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马版、吴版加精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37445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