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35|回复: 16

[原创文本] 牛棚里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放到农科所不久,我因人小体瘦,从水田二队又分到了牛棚放牛,那时分到牛棚放牛的都是体弱病残,吃“照顾饭”的。农工邱师傅是牛棚的负责人,他是一个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我们下放的第一堂课就是听他作忆苦思甜报告,吃忆苦餐。邱师傅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你若犯了错,他的批评那可是劈天盖地,让你无地自容。邱师傅对我很好,家里炒了好菜总会叫我去“打牙祭”,要知道那时能到农工师傅家吃顿饭那可是莫大的荣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深深的怀念他。周世清是牛棚唯一的老知青,他性格内向,爱好学习,做事认真,乐于助人。记得有一次我早晨起床,发现双脚鲜血淋漓,吓的不知所措,世清闻声跑来发现在我的双脚每个脚趾缝里都盘吸着一条手指大小的旱蚂蝗,身子涨的发光发紫,嘴里还在不断的吐出鲜血,世清用一根稻草帮我把蚂蝗一条条的刮下来,并打来一盆温水帮我洗净血水。后来我当兵探家时到他家去过一次,在他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幅条画,是他自己画的老虎,不过看上去这个老虎的眼神并不凶猛而是忧伤,我说这是虎落平阳,画如心境,我想他一定有许多不尽人意的难处。

1.jpg


在我们新知青中周东生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一说话脸就象茄子皮一样红紫,我们都叫他“茄皮子”。刘树清和郭凤娥只有16岁,是年龄最小的知青,刘树清爱说爱笑,调皮活泼,因为他放的是一头小牛犊,我们都叫他“牛崽子”。郭凤娥取的是女孩名,有点小聪明,平时总是吊着脸,我们都叫他“郭老八”。“牛崽子”经常欺负“郭老八”,“郭老八”受了欺负就会一个人跑到一边,怒起眼,厥起嘴,喋喋不休的念个不休,不知道嘀咕些什么。孙京汉是牛棚里最时髦的,那时最时尚的绿军帽、白球鞋他戴在头上,穿在脚上。京汉长得壮壮实实,至今我都不明白他是怎么到牛棚来的。京汉喜欢舞刀弄棒,花拳绣腿,有一次他不知从那里带了一位甩铁链的武功师傅到牛棚来拜师学艺,那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是甩起铁链来还是有板有眼,像模像样。那位师傅饭量特别大,走后不久京汉就闹起了粮荒,找我借了不少饭菜票,才度过难关。                                                                       

我们牛棚有8头牛,一头老牛年迈体衰,享受着“退休”待遇,不久就为我们欢度春节作“贡献”了。“缺鼻子”是头公牛,高大魁梧,桀骜不驯,经常撬开牛栏杠跑到十几里外的荒郊野地逍遥自在,它的鼻子就是撬栏杠时被撕掉了一半,所以叫它“缺鼻子”。它长着一对又大又锐的利角,特别喜好打架斗殴,在农科所一带傲视群雄,所向无敌,是方圆十几里的霸主。有一次附近村民不服牵来一头凶猛强悍的壮牛前来挑衅,要与缺鼻子决一雌雄。这是一场壮士断腕的血战,两头牛打的昏天黑地,飞沙走石,岌岌可危之时“缺鼻子”突然使出狠招,一个挑角刺中了那头牛的眼睛,顿时血流如注,乱了方寸,那牛“喔.”的一声凄厉哀嚎,败下阵来,落荒逃遁,“缺鼻子”也是伤痕累累,铩羽而归,不久就被卖到很远的农村去了,听说到那不久就顶死了当地的一头牛。“小牯”也是一头公牛,膘肥体壮,波谲云诡,我在放它时被它害得不浅。

那是我刚到牛棚不久牵着小牯到五七干校渔场旁吃草,它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也许是欺我生疏,它突然猛的一下挣脱缰绳,一个猛子扎到干校渔场的湖中央去了,那时我不知道牛会泅水,看着湖中露出的两个鼻孔的“小牯”,又急又怕,生怕它被淹死,为了集体财产不受损失,不太会水的我麻着胆子跳到水里向小牯游去,那天是深秋的一个雨天,气候寒冷,湖水刺骨,不久我的脚就抽筋了,只好爬上岸哆嗦着身子在风雨中苦苦等待,大约过了三、四十分钟,它竟悠哉悠哉地游了回来,我这才如释重负,虚惊一场。高兴的跳了起来。只要你带“小牯”到田埂上吃草,只要你稍不留神,它的舌头就会麻利神速的往旁边一扫,几兜禾苗就成了它腹中的美味佳肴,为此我挨了好几次批评。“小牯”能吃能拉能睡精神抖擞,可一到农田干活它就无精打采“磨洋工”,更为可恶是它一听到收工的广播声,就立马罢工,任你吆喝鞭挞,“我自岿然不动”。“青毛牯”是公牛中的“帅哥”,长得一身青毛油黑发亮,武高武大,是牛群中的主劳力,干起农活来特别卖力,犁田师傅都喜欢用它。还有一头公牛叫“憨子”,个子不大,但干活很卖力,经常累的趴在田里踹粗气。“小莎”是一头母牛,优雅温顺干净,带着它吃草不用担心偷吃禾苗,不用担心泅水滚泥。“小莎”命运多舛,生了一头小牛犊早产,出生时就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为了抢救小牛犊,我和邱师傅忙碌了一天一晚没合眼,给它掏污垢,檫淤血,喂奶糕,驱蚊虫,在埋葬小牛犊时,我依依不舍的抚摸着它那柔软的绒毛,心中是无比的痛楚和伤感。还有一头母牛妈妈,生性朴实,是一头埋头苦干的“孺子牛”。它生的小牛崽活泼调皮,整天屁颠屁颠的跟在牛妈妈后面撒娇泼野。小牛崽和牛妈妈如影相随,当牛妈妈在田里犁田耙地时,小牛崽就会静静的站在田头守望。我想我们何尝不是也在守望,守望着大地的丰收,守望着理想的放飞,守望着......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廓斐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发表于 2017-4-21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牛棚里的故事,充满了情与爱。
发表于 2017-4-21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牛棚的经历,牛棚的故事!难以忘怀的年代!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马识途123 发表于 2017-4-21 21:57
牛棚里的故事,充满了情与爱。

谢谢马版战友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4-21 22:51
牛棚的经历,牛棚的故事!难以忘怀的年代!

谢谢吴版大哥同感。
发表于 2017-4-22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战友周六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祝马版战友周末愉快!
发表于 2017-4-22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经历,也是一种磨练。
发表于 2017-4-23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糖糖粒粒 发表于 2017-4-22 19:17
谢谢,祝马版战友周末愉快!

谢谢战友,快乐共享!
发表于 2017-4-24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廓斐 发表于 2017-4-22 22:19
知青经历,也是一种磨练。

谢谢廓版。是的,知青经历,也是一种磨练。
发表于 2017-4-26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放牛娃,但我没有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64304 second(s), 4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