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01|回复: 12

同题《石鼓书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7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琪er 于 2017-5-9 14:22 编辑

同题《石鼓书院》发起人:陈群洲


《》石鼓书院


/陈群洲

现代派的建筑里,住着声情并茂的
古典时光,浪漫的渔舟唱晚

大河东去,无非一场浪的游戏
三江兴会,写下河流的万古桃园结义
永远的碧波,激流,苦难与荣耀
潮起潮落,只在一部书里
若无其事地轮回

把酒论道的朱张,见证了
从一条大船出发的湖湘学派
滚滚涛声,尽是唐宋以来
天下贤士,豪杰英雄

雁阵在天空中翻动春秋
一面大鼓,静守江山
漫不经心之间,已经敲出
岁月的千年锦绣

2017.5.1



《》石鼓书院的月亮
文/聂沛

十年前,和她到石鼓书院看月亮
经历过悲伤和美好,星空已停止
黑暗的飞翔。就着三江波光
我们只谈日常的琐碎,来填补内心

越来越形而上的空虚,与无语
人间允许这样一个理想的夜晚
散步,有传统文化感,光阴虚度
体验尘埃之轻:那无迹可寻的秋风

书院千年斑斓的梦境付之痛饮
曾经显赫的知识如今难以启齿
我把一小撮诗歌的灰烬放于
她的手心,仍有热忱留下的后遗症

一种急流在水底潜行。两个身影
在清澈的形式里,深深感受到
清醒的凉意。记忆被重新命名
十年后再次路过这里,我独自一人

            2017.5.2    菊石楼



《》石鼓书院
文/尹朝晖

投奔一座山,依靠一条河
大雁从长安衔来的诗句
在青草桥头试飞着翅膀
几经徘徊又栖憩在回雁峰下
功成名就之前,每一株青草
都有绿遍天下的雄心
江山无限,而石头
永远是一座城、一座山的根基
封侯拜相又怎样?太多的文章
在江湖的风声里隐姓埋名
没有理由挥霍一个老大的声名
江水的涟漪,永远无法叫板胸中的波澜
该走的、不该走的,你们稍息
我坐这里,等下一个负笈的落魄书生



《》石鼓书院的过客
文/宁朝华

从这里交汇流过的江水独具哲学气质
瓦楞、木头、青砖似乎有不可言说的
风骨。一些被遗忘与忽略的章节
究竟藏着多少人世间隐秘的部分
仿若古老的线装书,将人们引向此岸

而我,只是世事中沉浮不定的过客
像一生奔波的贩夫走卒,在寻找
一把钥匙来打开蛮荒许久的内心
江山依旧,被石鼓磨亮的一抹月色
会不会等在前行的路上

四体康健的人,其中必定有一部分
存在粮食与草药不能弥补的孱弱
当宿命般的江山在风雨交加的夜晚
翻身落马,我疼痛的手掌叩响门环
你会不会满目慈悲地,将我接纳
2017-5-2



《》雨过石鼓书院
文/枫子

雷声穿过石壁,隔墙有耳
疲惫的伞撑着大雨
与黑夜道别“晚安!”

石鼓警钟长鸣
七贤关不住耳朵,与“四书五经”
彻夜长谈,古银杏及书院的千年史载
与水经注辩论有关的青莲






《》石鼓书院的风和雨
文/花开

最开始爬上这座山顶的
            是合江亭
            那时候蒸水是一滴水
            耒水是一滴水
            湘江
            是一滴更大的水
            确切的说,水是蓝的
            是一整座石鼓山的绿树和青草
            绿净阁里的藤蔓延伸向
            朱帘洞的涛声
            这边厢
            筷子洲的浆声铿铿锵锵
            那边厢
            风声雨声读书声
            裹挟着大江东去







《》石鼓书院的门缝
文/也人

宋时月影偏瘦,几根银发落下
高处成山,立起了石鼓山
低处成水,流淌出湘江与蒸水
还有些伤感,都随波北去

一些线装书,生长得比草木更盛
来来往往的读书人,在时光中
穿梭,只有一些文字墨迹
似乎不老,不被岁月的门槛阻挡

青草桥头的酒,醉过不少篇章
却始终敲不响那石鼓的两面
有一些名字终将老去,在山门外

石鼓书院的门缝里藏着山长的眼
看过流云与过客,仍初心不改
追问往事与秘密,某一刻自然开

2017年5月3日草于西湖东




《》石鼓书院的月亮
/冷燕虎



月亮信奉道家哲学  
抒写灵魂的诗篇
星星每一次选举
他都免费当选
看吧
他拥抱石鼓书院的形象
多像一个含辛茹苦的母亲
我的浅漏不是书院痛苦的理由
如同这重修的书院
仿古却不是古
必须我们自己悟透圣贤的因果  
   
一个个榜样来过
一夜夜月辉洒下来
红枫与书院绝句的岁月
石鼓与江水对话的岁月
逼近我们太多隐喻的灵魂
一些人从远方赶来
不把酒 不流泪
打听宋元明清叠加的脚印
试图读懂一座城市亮出千年的名片  
他们要跋涉人生
希望读到月出东山的经典
他们向书院鞠躬
自称游客 可人间
谁又不是游走的过客   

现在已是黄昏
月光依旧不计成本
湘江是老的
蒸水也是老的
他们不改初衷
只是青草桥头已无青草
衡阳大地蔓延舒缓的月色
好多年了
我却不敢赞美他的洁白
其实心中有月
天就不会黑下来   

夜深了
月光依旧
几个老人仍在月下闲聊
一个说选举案另有隐情
言外之意是每座寒庙都有后院
一个说昨日抓住的毒贩才十八岁
如同说桃子烂了雨水未必慌张  
月光敞亮
一对年轻人正借书院的阴影缠绵
像水中月揽上了天上月
他们青春的烟火终会熄灭   
  
月光始终在我家窗外徘徊
妻子正看电视
儿子在玩手机
电视里播放美容允许吐血的效果
手机上呈现黑社会月出便是赢家的江山
书院在老地方
月光在老路上
我的书在书房里
像一艘艘搁浅的船



《》石鼓书院
/阿航

一枚闲章
烙下的锦绣过往

两江如刀
架在书生伸出的颈上

四周高楼凭吊
石鼓不响
夜色中的棺木
等着被浊流水葬

20170508



《》石鼓书院
/大宝

宽恕门票,宽恕振聋发聩吓人一跳的价格
就是宽恕利字当头的现实主流
和被江浙风格取代的老衡州风味儿
石鼓书院,不,石鼓公园

宽恕进一步的圈地,那曾经免费的石鼓嘴
就是宽恕旁边不知疲惫的挖沙船,无利不起早
那早就被此起彼伏动静破坏了意境的诗和远方
也是宽恕已上了钩却又彪悍地极力挣脱开的
五斤重鱼儿,以及不远处掩着嘴看热闹的小虾米

宽恕越来越稀少的慕名而来的游览者
或怀着经世致用远大情怀的朝圣者
还要宽恕与桥上对比强烈的
桥下免费地带的繁华、喧嚣和热闹
这等于宽恕黄昏时公交车座位上疲乏的年轻人

在初夏一个热血沸腾的清晨
临着蒸汽缭绕的江水,眯着眼寻觅等候
也许会宽恕,出现惨白如乒乓球一样的朝日
想狠狠地抹去,那三毛钱门票并不久远的记忆
宽恕这物欲横流的公园吧,是的,公园,而已

宽恕不到十岁的雕塑和书楼,仿古如新
宽恕一去永追不回的老衡阳记忆
记忆中闻名遐迩津津乐道的衡阳八景
石鼓嘴边上的朱陵洞,朱陵洞内诗千首

宽恕一声不吭的大石头鼓,硕果仅存的幸运者
至少还是石鼓,没变成塑料、钛合金、头层牛皮
难得的原汁原味儿,敲不响,但看得见,摸得着
还待在老地方没有挪地儿,还能与之合影
足矣,还想强求些什么呢?



《》石鼓书院
/宾歌

三江汇流,涛浪击石如鼓
土里暗涌兵革之声
斜阳铺在江面,安抚读书人
低头弄琴

今夜我是李处士,邀来昌黎兄
不谈政务,江山并入壶中
有烈日,有竹寒。微风中
杉香盈袖

与此地结缘,不愿朝廷延揽
珠晖塔在北,北雁南飞
至此歇翅停回
我结庐其上,用文字炼丹


皇帝在长安,焦头烂额
天下若是一人的天下
我以打鱼为生
在几卷诗书里,做个小蚂蚁
把风雨飘摇的江山
搬进书院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鼓书院》(阿航)

一枚闲章
烙下的锦绣过往

两江如刀
架在书生伸出的颈上

四周高楼凭吊
石鼓不响
夜色中的棺木
等着被浊流水葬

20170508
发表于 2017-5-8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开始爬上这座山顶的
            是合江亭
            那时候蒸水是一滴水
            耒水是一滴水
            湘江
            是一滴更大的水
            确切的说,水是蓝的
            是一整座石鼓山的绿树和青草
            绿净阁里的藤蔓延伸向
            朱帘洞的涛声
            这边厢
            筷子洲的浆声铿铿锵锵
            那边厢
            风声雨声读书声
            裹挟着大江东去   感谢老师的精彩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鼓书院
文/大宝

宽恕门票,宽恕振聋发聩吓人一跳的价格
就是宽恕利字当头的现实主流
和被江浙风格取代的老衡州风味儿
石鼓书院,不,石鼓公园

宽恕进一步的圈地,那曾经免费的石鼓嘴
就是宽恕旁边不知疲惫的挖沙船,无利不起早
那早就被此起彼伏动静破坏了意境的诗和远方
也是宽恕已上了钩却又彪悍地极力挣脱开的
五斤重鱼儿,以及不远处掩着嘴看热闹的小虾米

宽恕越来越稀少的慕名而来的游览者
或怀着经世致用远大情怀的朝圣者
还要宽恕与桥上对比强烈的
桥下免费地带的繁华、喧嚣和热闹
这等于宽恕黄昏时公交车座位上疲乏的年轻人

在初夏一个热血沸腾的清晨
临着蒸汽缭绕的江水,眯着眼寻觅等候
也许会宽恕,出现惨白如乒乓球一样的朝日
想狠狠地抹去,那三毛钱门票并不久远的记忆
宽恕这物欲横流的公园吧,是的,公园,而已

宽恕不到十岁的雕塑和书楼,仿古如新
宽恕一去永追不回的老衡阳记忆
记忆中闻名遐迩津津乐道的衡阳八景
石鼓嘴边上的朱陵洞,朱陵洞内诗千首

宽恕一声不吭的大石头鼓,硕果仅存的幸运者
至少还是石鼓,没变成塑料、钛合金、头层牛皮
难得的原汁原味儿,敲不响,但看得见,摸得着
还待在老地方没有挪地儿,还能与之合影
足矣,还想强求些什么呢?
发表于 2017-5-8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轩客 于 2017-5-8 21:32 编辑

      品读花开的诗歌——《石鼓书院的风和雨》

千年石鼓千年山,千古江山如诗如画,千年的风和雨,千年的石鼓书院。唐人李宽奔石鼓而来,结庐读书。于不经意中,创建中国古代最早的书院——石鼓书院,并成为宋代全国四大书院之首。于是,此山虽不高,却能让人高山仰止!作为文化圣地,石鼓书院绝对有足够的资格雄踞在湖湘文化的地标成为一道靓丽的人文景观。

自古有山必有亭,山亭最爱合江亭!得天时地利,合江亭像一位痴心不改的爱人,默默地守候着石鼓这片江山和书院。合江亭据三江之要,得三江之便,将六岸之美景尽收眼底!地处蓝墨水的上游,石鼓山与來雁、珠晖二塔遥相呼应!如果來雁和珠晖二塔意在守住衡阳的财富不外流,那么千年石鼓书院则肩负着传承衡阳文化、传播雁城的精神文明的历史重任。

衡阳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衡州八景”中就有“石鼓江山锦绣华”、“朱陵洞内诗千首”、“青草桥关酒百家”三景集聚于此。千百年来,历代文化名人谁人不想到此一游,谁人不想登上这座海拔原本并不高的高山,甚或还想留下些诗书墨宝以便让后人吟咏观瞻?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千百年。可谁能登上这地标的高地?

作为石鼓书院七贤,李宽、韩愈、李士真、周敦颐、朱熹、张栻、黄干等人,自然可以像莎翁一样旁若无人般的直接推门而入,直达书院圣殿的宝座;站在石鼓山上,远眺北去的湘江,激扬文字,对酒当歌。

文化从来都是一个大课题、一篇大文章;在时间的长河里;合江亭不过一个小标点;蒸水、耒水、湘江都不过一滴水罢了。诗人巧妙地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写大文章,自当从小处入手!用时髦话讲,这样更接地气,不会高高的飘在天上。

更为奇特的是,这首诗歌题写的是《石鼓书院的风和雨》,可诗人却竟然敢于只字不提历代名人在石鼓书院的诗文和书法,要知道诗人于书法艺术的用心可能要几倍于诗歌。诗人也没有明文写出书院的风和雨。宁静得让人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真可谓“不著一字,尽显风流”!诗人如此手法可谓绝妙,诗心可谓独具!

再看诗文中貌似随意写下的文字——无论是石鼓山上的“绿树”和“青草”,还是绿净阁的“藤蔓”,都是随处可见的小自然存在;让人不自觉地想到曾经名噪一时的石鼓书院,今天已然一片“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冷清场景;同时,作为绿净阁的主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先生在等待千年之后,只能在“斯是陋室”的绿净阁中甘于寂寞般的坐享着“惟吾德馨”的淡薄宁静。

文字越强调着石鼓书院的宁静,却越发反衬出历史上的石鼓书院因为多少名人的到来而热闹不已,石鼓书院因为名家讲学和名流辈出而凸显着的无限繁华。曾经的石鼓山头,好不热闹!曾经的石鼓书院,无限风光!

在这首诗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战火纷飞,没有写到悲壮的衡阳抗日保卫战,甚至没有提及石鼓书院被毁战火一事。然而不说不等于不存在,无说更是一种无声的悲吟!作为一个游走文化边缘的诗人,书院被毁那是要命的大事!然而诗人仅仅用几行诗文,就轻松搞定了——古今多少伤心事,皆付两厢中!

且看这边厢是“声声入耳”的“风声雨声读书声;那边厢却就绝口不提本就“事事关心”的“家事国事天下事”!明显于的这边厢和暗藏于那边厢的各种声音,伴随着“筷子洲的浆声”和“朱帘洞的涛声,此起彼伏。最终,又风声雨声裹挟着下随大江而去,唯有希望衡阳人的读书声依然能连绵不绝,声声入耳!

                                   (墨轩客)


(附)花开原玉《石鼓书院的风和雨》

最开始爬上这座山顶的
            是合江亭
            那时候蒸水是一滴水
            耒水是一滴水
            湘江
            是一滴更大的水
            确切的说,水是蓝的
            是一整座石鼓山的绿树和青草
            绿净阁里的藤蔓延伸向
            朱帘洞的涛声
            这边厢
            筷子洲的浆声铿铿锵锵
            那边厢
            风声雨声读书声
            裹挟着大江东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5-9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诚感谢各位诗兄的支持!
发表于 2017-5-9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感受,问好
发表于 2017-5-10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发表于 2017-5-11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不错。
发表于 2017-5-12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好诗点赞!
发表于 2017-5-13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觐石鼓书院

千里万里之外,
仿佛都听到鸣石含潜响,雷骇震九天           
朝觐石鼓书院——千年文脉,湖湘文化发祥地,            
站在历史浪花滔滔的河边         
看见苏轼、周敦颐、朱熹、李宽、曾国藩、,,,,,,,,        
一个个历史名人淌着墨香的湘江、蒸水、耒水而来,         
全是我望之颤泣、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梦里情人;              
我在一首诗里撑灯,
岂图照亮历史的页面,
还原他们在石鼓的剪影,                                   
陈旧的日子总在不停地洗牌,
那些命定的乾坤,               
天翻地复、沧海桑田、云卷云开,                                       
翻摊书页一样流转;
石头叠成的语言有些厚重,     
白墙、黛瓦、深色柱和我们一起深陷沉思,                    
停歇起迈的脚步,                     
逗留某行文字、某张图画、某个雕刻,                        
和敬仰的人对话,                    
沐浴一样,洗却一身囂尘,   
                             
政要、墨客呢?      
阵陈风把他们吹走了?
他们的后裔呢?        
撒播中华大地的你我他!                 
看,初升的太阳,      
年青得象背着书包上学的学子,        
用闪亮的眸子阅读大千世界,
冉冉腾升心中的理想,
鹰来了没有?
鹰还会在石头上刻下自己的雕像  
谁也阻挡不了历史车轮滚滚,                                                
千古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发表于 2017-5-19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琪er 发表于 2017-5-9 14:23
真诚感谢各位诗兄的支持!

这个同题还可以继续的!
发表于 2017-5-19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轩客 于 2017-5-19 20:34 编辑



  夏日石鼓漫歌

石鼓江山,千古书院;
三江并流,二塔相连!
青草萋萋,朱陵洞天;
李宽筑庐,神禹开篇。
酒香无觅,诗文难见;
高阁孤灯,遥想七贤!
岸柳依依,广场舞旋;
点水挥毫,石书溯源。
东洲船山,文脉重建;
夏日当歌,泛舟爱莲。



    (墨轩客)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7-5-21 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顶顶~~~












如需要办理请加Q 770-484-037  电话(微信) 135-5586-3587
我们诚信为您服务! 见货付款、诚信第一、欢迎咨询!![qq]770484037[/qq]
发表于 2017-5-22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兵光临,期待佳作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4870 second(s), 5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