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820|回复: 12

[原创文本] 当爹又当妈的老爸,您何止是辛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4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宁可跟讨米的娘,不要跟做官的爷(爸)。一段歌词,一句民言,形象地说明冇娘崽苦。而以我这冇娘崽的经历,中年丧妻的父亲既当爹又当妈,不但般般皆苦,而且是辛苦加心苦。与冇娘崽比,其苦何止只是苦十分、百分。

        对家乡而言,1954乃大灾之年。入春后,资江两次涨水,沿岸农田被淹,许多民房被冲走,损失惨重;入秋后,几十天无雨,稻田龟裂无法翻耕,只能一锄一锄挖田种麦;冬天滴水成冰,草屋、瓦房屋檐上挂起了冰棍,浅水田里小孩可溜冰,田里的萝卜必须动锄挖。于我家来说,1954更是苦不堪言。7月,读初中二年级的我放暑假回家,只见久患重病、年仅39岁的母亲骨瘦如柴、卧床不起。不几天竟丢下智障的大妹、半岁的小妹、四岁的弟弟和15岁的我轰然倒下。母亲患的是肺病,死时头脑清醒但异常痛苦。当时父亲外出准备母亲丧后事宜,我拉着弟弟、抱着小妹,呆坐在隔壁房里哭泣,其情其境其悲伤,几乎无人问津。母亲去逝第二天,前来奔丧的大舅抱着跪在面前的我,两人嚎啕大哭。

        俗话说,父母在,家就在,温暖就在。母亲去逝,地动山摇,完整的一个家,就似塌了半边天。我个人书是没法读了,一个尚未成年的学生,瞬间成了少年农夫。面对变故,邻居们有可怜、有同情,但也有幸灾乐祸。有人背后放言“功老八难逃此劫(父亲的小名),这个家散了”。后来的事实並未完全应验,但我们家确实付出了巨大代价。母亲去逝后的种种磨难,压得父亲很长时间挺不起胸、直不腰、抬不起头。

        父亲是农民,除了摸锄头扶犂耙,挖土种田,闲时也走桥江(溆浦县一个集镇)做点小生意,但很少过问家务。母亲去逝,首当其冲的是一家五口断粮。众所周知,旧时的公历七月正是乡里人称“六月难”的时候。因为母亲办丧事,家中仅存的一石多谷没了。一家人靠吃麦糊糊、薯米粑度日。后来,大舅送来一石谷,才稍解燃眉之急。除了吃,最大的难题是小妹能否养活。小妹是母亲病中所怀。生下来先天不足,非常虚弱。半岁的人却不如一个月毛毛,皮包骨头,哭声似小猫。母亲病危时给父亲有话说,“桃巴(智障大妹)和满妹子你们带不大,我要带走的”。可父亲绝不放棄。晚上带着小妹睡,早晨要给小妹换片,吃饭时大人吃什么,父亲就把饭食嚼碎,嘴对嘴喂小妹,父亲不在时由我替代。有时,也找邻居大嫂讨一顿奶(很少)。外出做工,小弟小妹没人照看。父亲同我每天清早煮好饭,喂好豬,把小弟、小妹交给智障妹妹,托服给一个叫三阿婆的邻居。小妹屎尿在身,智障妹妹又不会换洗,有时邻居见到可怜出手帮个忙,不然就只能等父亲和我晚上回家。尤其是挖麦田那段时间,我们清早出门,太阳下山、月亮星星出来才回。一进家门,父亲立即察视小妹,我则烧火做饭、煮猪食,有时还要听邻居不三不四说些弟妹笑话,弄得我们欲哭无泪、心痛不已。没想到,1955年春节后,智障妹妹一病不起,止步于14岁。因姑姑出手相帮,过年后小妹去了姑姑家,但没再回来。母亲去逝不到一年,真把两个妹妹带走了。妹妹们一走,父亲的担子是轻了,挂念也没了,心却更沉重了。许多年后,父亲还唸叨两个妹妹的事。

        父亲是个很坚强的人,他默默吞下中年丧妻、失女之痛,一辈子没向困难低过头,没流过一滴泪,没向人吐过苦水,把家门不幸全埋在心底。母亲去世前,父亲脾气比较暴躁,也没干过家务活。母亲走后,父亲竟判若两人。暴躁的脾气改了许多。尤其是对两个妹妹,更是慈爱有加。为了孩子,父亲种田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老农民、老队长;在儿女面前,父亲是无微不至的慈母。父亲每天给小妹换尿片,嘴对嘴给小妹喂食的情景,至今都深深印在我脑海里。有时智障妹妹因大小便弄脏了衣服,父亲从没说过半句重话。一家人的换洗衣服,父亲及时清洗晾晒干,折叠的整整齐齐。两个妹妹不在了,父亲把所有的爱倾注在四岁的弟弟身上,家里家外,从没让弟弟受过冇娘崽的委屈,外人看不出我和弟弟一丝半缕冇娘崽的影子。母亲在世时,父亲很少下厨。母亲去世后,父亲做饭、炒菜、剁猪草样样在行,炒的菜尤为好吃。

        母亲去逝,最难过的是1954年冬和1955年初。1956年,我开始担任小乡政府文书,每月有17.5元的津贴,我一分不留全给父亲。同年8月,我进了供销社,每月29元的工资,我每月给父亲10元。两年后,父亲用这些钱加上自己积蓄,买下了一栋旧木板房。天有不测风云。1972年双抡时,担任生产队长的父亲感染了钩端螺旋体,他竟拒绝治疗。当我从长沙赶回家时,父亲已无法站立,病情危重。我一边作后事准备,一边强制将父亲送地区医院治疗,不到十天虽基本病癒,但肺部损伤根治不彻底。1974年,他咳嗽高烧消瘦,我回家再次劝他住院,父亲自知病入膏肓不同意。我在家同床陪护半月,回长沙三天后,20年既当爹又当妈才68岁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时讲移风易俗,大队为父亲开了追悼会。父亲的老朋友、大队党支部书记致悼词,並郑重其事宣布追认父亲为中共正式党员,虽与党章相悖,但也说明父亲一生的表现是很为人尊重的。为了使住屋更牢固,当年父亲曾想在东头砌面砖,由于没有积蓄未能如愿。1997年,我资助弟弟将旧房拆除,建了一栋二层砖木新楼,了却父亲遗愿。母亲病逝时,村里曾有人预言我家难度此关。因有党的关心,有父亲当爹当妈的榜样,我和弟弟这两个冇娘崽不但没成为一根草,而且跟着做田的爷勤实劳动、积极工作,各自都有了一大家,两个大家、八个小家,子孙三代包括女婿、外孙24口人。如果父母天上有知,该多高兴啊!


QQ截图20170605144543.jpg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廓斐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4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含辛茹苦的老父亲!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6-4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父亲,好文章!赞!
发表于 2017-6-4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令人尊敬的老父亲!
发表于 2017-6-4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年既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撑起一个家……个中艰辛可想而知!
发表于 2017-6-4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洗衣浆衫、烧火做饭的好父亲!
发表于 2017-6-5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mark一下
发表于 2017-6-5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美好父亲!
发表于 2017-6-6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在,家就在,温暖就在。
发表于 2017-6-7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戴老是我多年的文友,长我十一岁,相处三十多年,由于他在湖南,我在江苏,一直对他的家事了解很少。读到此文,十分震撼,异常感动。在如此家庭环境中成长,逐步走上领导岗位,实属不易。我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人民邮电》报会议上认识他时,他已经是省局的中层,处级。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他是我们那批作者队伍中最大的官儿。官大的老戴,却毫无官架子,平易平实,受到广泛喜爱。我想,这些品格与修养,与他父母的教育有关,与他本人的努力有关。这篇文章不仅是怀念文章,更是励志故事。籍此机会,向戴老的父母致意,向戴老致意!感谢戴老与我们分享淒美感人的故事,敬祝戴老健康长寿,全家安康幸福!
发表于 2017-6-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父亲,好文章!赞!
      
发表于 2017-6-19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赞
发表于 2017-8-2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伟大的父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49835 second(s), 4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