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70|回复: 45

[青春小说] [征文019] 那年的雨季 / 春之呢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2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又听到了那首歌,那首至今仍让我伤感的歌——BEYAND的《喜欢你》。你就是用沙哑的声音跑调地唱着这首略带忧郁的歌走进我的世界里,然后让我将少女的情怀缠绕成一个美丽的茧,在自己精心编织的梦中细细品尝爱情的苦涩。

    那年春季,雨特别多,淅淅沥沥地似乎没有停过。我刚从市区回来,在集镇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店,生意红火,我的世界里到处充满着阳光和笑容,没有阴霾和忧伤。雨带来了浪漫和诗意,每天除了做生意,就是看书、听歌、跳舞,过得开心舒畅。



    春节过后的一个下午,一个高中时的男同学骑着摩托车来到我的店里,说他老婆盛情邀请我去玩(原以为是去她的家里,她家就在离我店不远的地方),因为有很长日子没有见到她了,所以想也没想就上了他的车。然而他却把我拉到了泉塘他们的店里,泉塘我仅仅是听说过,也不知道具体方位。他说第二天早上就送我回去,我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出门仓促,身无分文,况且坐车又不知道路线,只好等着他送。然而他们店里生意很好,确实没有时间送我。

    第三天早晨,店门刚开,就有两台摩托车驶来,两个男孩说要去某地方谈生意,“诶,那不正好经过我店门口吗?。”内心狂喜的我不知怎么开口,又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我悄悄地问女同学:“能让他们带我回去好吗?”她说,她和他们不太熟,试试吧。她给你俩说了,你只说了一句,“去的时候再说”,就走了。

    刚吃过早饭,你又来了,就你一个人,你说:“走吧。”我像接了圣旨一般地上了摩托车。摩托车跑得飞快。我怯生生地问了一句“慢点骑,好不好?”心想你戴着那厚厚的近视眼镜,千万别出车祸,我好害怕啊。车速没有减。跑了一段路程,天空下起了蒙蒙小雨,这时你似乎放慢了速度,也许是雨水将镜片模糊影响视线的缘故吧。我一直胆颤心惊地正襟危坐着,双手死死地拽着后面的车架,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紧张得要命。这时,你莫名其妙地将左边的后视镜掰了一下,我正好能从镜片里看到你那审视的目光,慌忙中立即转到右边,你又将右边的掰正,我无形遁迹了。我瞪了你一眼,心想:“看就看呗,谁怕谁呀。”

    上了国道,到了我比较熟悉的路段。你问我,“你干什么的,你住在那里吗?”我说我住在山冲里,出来打工的,旷工不好,怕老板炒鱿鱼。你说看我的样子不像山冲里的女孩。我笑了笑,没作声。远远地就能看到我的店了,我说:“你就把我丢这吧,我自己走过去,老板看到影响不好。”你没有停车,而是说一定要将我安全送到,不然无法向我同学交代。店门敞开着,慈祥的老父亲满面笑容地站在门口。“那就是你的老板,好和蔼啊,不会批评你的。”你说。我没有说话,脸却是通红通红的。下了摩托车,进店立即擦干头发,准备去换衣服的时候,你说你走了,我客套了一句:“谢谢你送我。”

    父亲责备我,做生意不守店,怎能赚到钱?。我也没有多做解释。父亲没待多久就走了,因为是雨天,没有多少人上门,所以我就静静地坐在门口看书,准备迎接四月份的自学考试。



    午饭后,门外摩托车喇叭声响,你又来了。一进门就说我骗你,明明自己是老板,为什么要说是替别人打工呢?当老板难道不光彩吗?我无言以对。为了避开这些话题,我说:“为了表达对你的谢意,我请你打台球,好吗?”隔壁就有一个台球桌,平常没事的时候偶尔玩玩,隔壁的燕子教我的,我的技术很糗。你连忙应声“好。”你打球的动作很优美,并且进球率非常高,有时可以不出三杆就将桌上的球都打进洞,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你笑话我,“一个左撇子,偶尔碰运气进一个球。”“你牛什么。”

    大概玩了一个多小时,遇到了你的一个熟人。“哟,是你。怎么跑这来了?”他问你。“到同学这里玩,你可要照顾她哦。”你回答他。“怎么没听说你有这么个同学啊。女朋友吧?”他又问。这次,你只是笑了笑。你俩拚杀了许久,我回店里做我的生意了。那熟人走后,你就对我说:“以后他再来,问起我你一定要显得很了解我。”我不解,问你,你又不肯说。后来才知道你那熟人是工商所的。你走的时候,给我一张名片,好像是长沙市一家什么公司的业务经理,名字太有水平了,而我感觉是虚拟的一般。



    后来,你隔三差五地来。每次来,我都是淡淡的,日子平静如水地过着。每次,你都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来,陪着我在隔壁饭店里吃过晚饭后就走。次次如此……

    可是有一天晚上,记得似乎很冷(其实也应该是仲春时分了),晚上我还一直烤着火。夜似乎已经很深了,你说你有话对我说,又不知怎么开口,但是不说出来又会睡不着觉。

    “那你就说吧。”

    过了一小会,突然莫名其妙地问:“我和你是朋友吗?”

    “你说呢?”我确实对你知之甚少。

    “不像,你对我很淡。”

    我脸红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我的性格使然,倔口笨舌的。

    “我们能成为朋友吗?”你又问。

    “不知道。”我觉得我俩的轨迹没有交汇点,在我的感觉中你很“复杂”。

    你说你感到难受,因为你已经喜欢上我了,而我却丝毫不为所动。

    你又说我是一张白纸,很纯洁,没有沾染上世俗的东西,和我交往没有任何包袱。

    我就说,你这样说我,其实是讽刺我,白纸意味着无知、幼稚。

    你说一定要找我做女朋友,我说我必须考虑,请给予我时间。

    当时,我给你纸和笔,要求你在我的卧室里给我写信,把你的想法都写给我,如果能打动我,我会考虑的。你遵照我的说法,拿了纸和笔进了里面的小房间,不到半小时你出来了,纸上就画了一幅画——一个女孩孑立的侧影,站在夕阳下,风吹起她的长发,后面不远处一个男孩子向她走过去……那幅画给我的感觉很凄美、很忧郁,我预感这不会是个圆满的结局。

    我问,什么意思?我看不懂。你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写,肉麻的话说不出,在你的感觉中,我与你之间正如这幅画。我对你说,这幅画有很多种意境与结局。但我没往下说,你也缄默着。

    你走后,我一夜没睡好。你很有才情、放荡不羁,但我总感觉我与你之间似乎隔着什么……我开始喜欢上你了,但不知为什么却总有种痛痛的感觉。
      


    你为了让我了解你、信任你、喜欢你,时不时地给我弄出一些莫名的惊诧。

    一次,你一进来就兴高采烈地对我说:“罗罗,我今天真幸运,在路上捡了一件毛衣。”你拿出一件很时尚的吊装毛线外套让我试。我说,“捡的?你买的吧。我不穿。”你不吱声,因为我以前说过,我从不接受别人的恩惠。

    你走了,毛衣却没有拿走,我也从未穿过,一直摆在那儿……

    又一天,你告诉我,有人请你吃蛇,在张公岭一家土菜馆。你把我带去了,后来才发觉,你是为了我而请工商所的两对夫妇吃饭。去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工商所的,直到吃饭时,你与他们的对话中,我才知道。别的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一个姐姐对你说的一句话:“你可要对她好,看得出她是个好姑娘,千万别伤害了人家。”你虔诚地回答,“我会的,不然的话我今天也就不会请你们吃饭了。”我莫名其妙地听着,心想应该不是说我吧。(世界真小,后来又在县城开店时遇见,多亏她再也没提这件事,不然的话,真的无地自容。)

    吃完饭后,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你将摩托车寄在饭店里,然后特意租了一台拖拉机,坐在上面颠颠的,一身疼。似乎颠了半个世纪,你把我带到了农学院里。那户人家应该是你的同学兼好朋友,因为你对那两老很恭敬,老人也很喜欢你,还有一个小妹妹,嘴甜甜的,“哥哥”、“姐姐”的老叫唤着。具体在那家都干了些什么,我已无法再回忆起,反正那家人阳光般的笑容,至今仍让我羡慕不已。一直以来我就羡慕文化氛围很浓的家庭,一家人相敬如宾、和和美美,是我这辈子都期待的。



    又是一个傍晚,我对你说,“我要去市里进货了。”“我陪你一起去。”吃过晚饭,你就坚持要带我走。我说:“好吧。正好去看看我的姨爸。”

    我们出发了,晚风吹起来还是蛮冷的,我紧紧地拽着你的衣角,你骑在摩托车上,使劲地唱着一首“破歌”,我觉得好难听。

    “什么歌,求你别唱好不好,难听死了。”

    “你不知道BEYAND乐队、黄家驹吗?。这首歌叫《喜欢你》,很好听的。他们有很多好听的歌……”一路上,你滔滔不绝地说着黄家驹和BEYAND,你的兴致很高。

    摩托车奔驰在马路上,突然在一个小桥边你将车停下来,我还来不及反应,你就死劲抱住我,狠狠地吻了我。你就这样强抢豪夺地吻了我。

    你将我送到姨爸家楼下,我要你上去坐一坐,你答应了。老人像审问犯人一般盘问你。你诚惶诚恐的样子,使我觉得你很委屈。坐了不到一小时,我找个借口将你带了出来。我当时就打算不再回去了,哪怕是和你在街上走一通宵,我也不回去。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你表示非常赞同。我俩在街上闲逛了很久后,你将我带到了省展览馆,原来你就在这里上班。你说你的名片上写得清清楚楚的,其实那张名片你走后我就扔了。

    进了你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摆着几张制作考究的桌子,还有一张沙发。你对我说你很困,我说你就睡吧。我坐一晚没问题。你没答应,一定要我睡沙发,你坐。我躺下去但是睡不着,你就说“是不是没有我在身旁就睡不着。”我说,“你臭美,就是怕你侵犯我才睡不着。”你就说:“放心睡吧,我用人格担保我绝不犯你。在我的心中你太圣洁了,我不敢玷污你。”后来,我让你也睡了下来,你一倒下很快就打呼噜了,也许你是太累了。但我却怎么也无法入眠。为了不打扰你休息,我躺在你身边静静地看你香香地睡着,很羡慕你。也许这就是你长得比较胖的原因吧。后来尿急,我轻悄悄地下楼找厕所,夜黑沉沉的,昏黄的路灯更显得夜的冷清。心中很害怕,却不忍心叫醒你,于是就麻起胆去到楼下路边的公厕。回来后,你睡眼惺忪地坐在沙发上。

    “罗罗,你怎么不叫醒我?你不害怕吗?。”

    “怕。怎么不怕?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叫你。又没发生什么事。”

    “你可知道我一翻身发现没人了,赶紧找,再仔细一看你的包还在,应该不会走的。后来在走道上看见你从厕所出来,我才不声不响地进来的。下次不准你这样了。”你霸道地命令我。

    那个晚上,我们俩独处了一个通宵,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后来,你一直标榜自己比“柳下惠”更伟大,能怀抱着自己倾慕的女子而坐怀不乱。“柳下惠是对着自己不喜欢的女子坐怀不乱,我可是抱着我渴望已久的女子还能坐怀不乱。”

    也是从那个晚上开始,我发现自己开始依恋上了你。总希望你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总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你说……



    天亮了,你骑着你那辆“凌木太子他爹”带着我去“又一村”吃了早点,然后建议我俩去黄兴路上(那时还没有商业步行街)逛一逛,你说一定要买点东西纪念这个令人难忘的日子,这是我俩第一次成双成对地逛街。我满足了你的要求。在亨达利钟表行,你看中了一对情侣表,我也很喜欢那款式,不过价钱实在太昂贵,我不答应你买。也许是我的神情流露出我的喜爱,你不管我怎么说,马上让营业员将表拿出来,把那款女装表的链子改到适合我手腕的长度,然后戴上男装表,连那精美的包装盒也不要,发票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拿的。你发表的言论就是“这对表,不管谁的先坏或出毛病了,我要马上将另一只毁掉,因为它们必须同生死共存亡。”后来又给我买了一个精致典雅的包。仅这两项,就花掉了好几千元,我当时两个月的盈利也不过这么多。那时的你似乎很有钱,花钱如流水。

    买完东西,我让你去上班,我说我想去看一看我的堂哥。你说你就不去了,怕昨晚的情景再次演绎。我非常乐意,本来我也没打算让你去见他。你将一个头盔让我拿着,其实我是不想拿的,我知道你的想法,其实你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我哥看出点名堂,看他的态度如何。我没有揭穿你,拿就拿吧。但在进机关大门前,我将手腕上的表取了下来,我怕我哥看到我戴了只这么名贵的表,以为我不知廉耻地傍大款了。那天,哥问了我许多,我说了你的才情、不羁,也说了我的疑惑和矛盾。他说哪天让他见见这个男孩子,我说“以后再说吧,如果能长久再介绍你俩认识。”后来,我哥一道帮我买好东西,然后用边三轮摩托车将我送到了汽车站的中巴车上。

    那天,我还特意到音像店买了两盒BEYAND的卡带,一盒送给了你,一盒留着自己听。从那以后,我也开始喜欢黄家驹的歌。然而没多久,黄家驹就在日本演出时摔死了。我心中隐忧,总感觉我俩的结果也不会圆满。



    傍晚时,你又来了。问我是怎么回来的,怎么不打你办公室的电话(那时的通讯还不发达,你仅有个BB机,那时的BB机都非常时髦了)。你说你以前从来没在办公室坐过几小时的,但是那天坐立不安了一整天,让你办公室的人都笑你掉了魂。我无法回答你,难道让我说我还不愿让你为我效劳。我害怕说这样生份的话,你会生气。

    那天晚上,你没有走,留宿在我的店里,我睡在隔壁的燕子家。你让我从外面把门锁上,你说:“你把我锁在屋里吧。理由有二:一是你不用担心你的店子被我这个骗子半夜给卖了;二是我也不用起早床来为你开门。”

    第二天早上我叫你起床时,你从我的衣背上发现一根缝衣针,吓坏了。对我说:“罗罗,你怎么这么粗心。要是晚上被针扎到,怎么办?。”我笑了笑,对你说:“对面不就是中医院吗?没什么了不起,况且又没发生什么事。”

    自从那晚以后,你来了就不肯回去,都要求睡在我的店里。我也没有反对,反正我可以和燕子搭铺。但是这样就让街上的人都知道我谈恋爱了,后来你每次来,就会有人使劲叫唤“你老公来了。”气得我每次都追赶着要打人。



    又是一个晚上,俩人静静地坐着,音乐似流水轻轻地流淌在空气中。你突然对我说:“今天我去了一趟湖南绸厂,弟兄们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你说我是去看好呢还是不去看?”

    “当然去看罗,说不定正是你想要找的美女呢?”

    “你陪我一起去看,好吗?”

    “我不去。”

    “你不去,我也懒得去。”

    过了一会,你又对我说,我们出去玩,好吗?

    “去哪里?”

    “到那你就知道了。”

    也好,反正晚上是不用做生意的。

    刚上摩托车,我便说:“我知道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了,肯定是湖绸。”

    你笑我和你心有灵犀,我说:“谁和你心有灵犀,是我聪明。”

    到了湖绸的集体宿舍,你敲门。门打开,整个房间里乌烟瘴气,一桌麻将,一桌扑克。我皱起了眉头,因为那时的我对这些很深恶痛绝的。你看到了我的表情,对屋里的人说:“你们把烟都熄了,把窗子打开,不然就别想见你们嫂子了。我们走啦。”我不肯进去,不仅仅是因为空气的恶劣,更是为了“嫂子”的称谓。麻将和扑克都散了,男男女女都聚了过来,嘻嘻哈哈的,我不知所措,脸红红的,他们都“大嫂”、“大嫂”地叫唤,我当时不知怎的,想哭。无奈之下,在里面坐了不到五分钟,我起身出来,一出门,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那晚感觉你就像那电视电影中描述的“黑社会老大”,我很愤慨。
                        


    那年的清明节好像是星期天。

    早上,我刚过来将店门打开还未来得及将你叫起,一辆小轿车停在了我的店前,我吓坏了,哥他们三兄弟回老家扫墓来了。心想“坏了”,因为你的摩托车十分醒目地摆在店里,我心里好难受。他们肯定认为我和你已经……,我知道哥他们绝对不能容忍。我百口莫辩,况且我也不会去辩驳。兄弟三人见到这局面后,仅仅和我招呼了一声就开车走了,当时我的脸色煞白。你睡眼惺忪地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哥来了,很生气,没下车就走了。你二话没说,马上洗漱完毕,连早饭都不吃,在集镇上买了鞭炮和香烛,也要带着我要回“家”去。你说应该先去见他们那三兄弟,然后再去给我母亲扫墓。我说你不怕尴尬吗?你笑着说,“为了还我罗罗的清白,我豁出去了。”到了老家,你面对老大和老三的询问,尤其是老大,毕竟是政府部门的,那问题既尖刻又现实,你居然游刃有余,让我刮目相看。后来问你,你说你面对他们,心想着他们是真心关爱我的亲人,你必须以一颗真诚的心去面对。接受了“组织”的“政审”之后,你高高兴兴地驮着我直接去了妈妈的墓地。你说你要给我妈妈鞠躬,说要感谢妈妈生了这么一个好女孩。我不让,说你还没有资格。你没有出声,也许你生气、伤心了,但我无心伤你,我是真的觉得我并未走入你的世界,我还是孤寂的。虽说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我很快乐,但只要你一离开,你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无处也无法找寻到你。这种感觉,我一直挥之不去,也无力改变。

    ……

    这段日子里,我和你过得很开心。我们俩经常就隔着一堵并不严实的墙写信,互相倾诉思念、爱慕之情;有的时候,就静静地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那种感觉很奇妙,现在我仍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录音机里放着我俩都爱听的歌曲,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响着,无人来干扰,感觉真好。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日子,那天正好是我的廿一岁生日,一个刻骨铭心的生日。你又骑着摩托车来了,其实你不知道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我也没有告诉你,不过因为你的到来,让我很开心。后来,父亲带着许多好吃的东西,进门就说:“今天我宝贝女儿生日,来看看。”你才茅塞顿开,原以为只是因为你履行了诺言,几天后如期而至的缘故,未曾料到却是为这般,你坚持要去市区单独为我庆祝。我死活不答应,我觉得一个普通生日并不值得如此铺张。

    隔壁就是燕子家开的饭店,我想在这个饭店里吃就行了。我有一个女同学在街那头开了一家理发店,我想叫她也来吃饭,一起分享快乐。于是早早地点好菜,交代饭店老板娘把饭做好,我和你就去了理发店,你坚持要骑摩托车,我没依你,不过五分钟路程而已,何必显拽。我一直不愿意在镇上招摇,以免惹来闲言。在理发店聊了很久,直等她把事情做完,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走。突然,你加快了脚步,遇着一个女孩,想紧紧地抱住她,女孩却使劲甩开你,跑了。从后面都能看到你连耳根都是红的。你转过身对我们说,“我有点事,你们等我回来一起吃饭。”到店里骑上摩托车一溜烟走了。我很茫然,更是莫名其妙,那个穿格子上衣的陌生女子是谁?你似乎很怕她,又为什么不说原因就离开了?同学也告诫我,这个男孩不简单,像社会上混的,千万别迷失了自己。

    到了店里,父亲就问:“那男孩子怎么不吃饭就走了?”我轻轻地说:“他有事去了。”“你真不懂事,怎么不留他吃饭呢?”我没有吱声,匆匆叫老板将饭菜端上来后,三人默默地吃着饭,那顿饭我至今都没体会出味道来。很想哭,但害怕父亲看出端倪,使劲忍着。

    吃完饭后,正准备将父亲打发走,那陌生女子凶神恶煞地闯进了店里。进门第一句话就气势汹汹地问,你是谁?我就问她有什么事?她劈头盖脸地质问:“你们什么关系?你们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你知道我与他什么关系?”我就说:“我和他是朋友啊,认识也不是很久啊,你与他什么关系关我什么事?”“我是他老婆,我们扯了结婚证的。你和他才认识就上床了,难怪有天晚上他没有回来,说花十元钱住的旅社,你真不要脸,十元钱就可以和男人上床”我气得差点晕过去,天啦。我真的如此之不堪?何故让我遭遇如此痛心疾首之事,同学马上搭言:“哪里来的泼妇,居然敢跑来撒野,既然是来闹事的,你就拿结婚证来看看,滚。”我扯住了同学,我不愿让街坊们都来看我的笑话,我已经无地自容了,我平静地对那女子说:“在你的眼中我可能一分钱都不值,但他拿十万、百万也买不到我,我可以把他当抹布一样送给你。”心想,居然有这种女人都敢跑出来自诩是你的老婆,天啦。我情何以堪?

    那女子也许知道闹不出什么名堂,走了。之后将父亲和同学送走,我忍不住哭了。很揪心的伤痛。心情总是无法平静,捧着一本小说看,但怎么也看不进去。于是,将你买给我的所有物品一件件整理好,摆在桌上。从手腕上取下那块表,放进包里时我有些不舍,那块表确实是我很心仪的物品,我绝不能让它落入他人之手,一定要将它毁掉。。于是故意没有将包的拉链拉上,我知道你决不会去检查那些东西的,那块表必定会在路上丢失的。老天都在替我哭泣,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正如我当时的心情……

    大约下午三点钟,你又骑着摩托车来了,后面驮着又一个陌生的女孩,那女孩笑着说,她叫宁,是你的同学,在这个镇上的农技站工作,希望能和我交朋友。我说了一句:“如果你作为这镇上的人来玩,我欢迎;如果作为某人的说客,我不会欢迎你的。”然后将那些东西拿到你面前,“带回去交差吧。我不稀罕这些东西。还要告诉你一句话——首先是你瞎了眼,找了一个那样的堂客;然后是我瞎了眼,认识了一个你这样的朋友。”你听了这句话后,气冲冲地骑着摩托车想一溜烟地逃跑。刚将车发动,一个趔趄,差点连人带车撞上一辆奔驰中的大货车。当时看得我心惊肉跳,心砰砰狂跳。千万别出事。我立刻后悔说刚才那句话。

十一


    第三个晚上,那个叫宁的女孩子来了。我和她无话说。她就自言自语:“那个女子家就在他单位的隔壁。因为他的父母不在身边,无人照料,她又比他大一点,就常常以姐姐的身份照顾着他的日常生活,慢慢地他就迷恋上了她。后来,他发现那是一个错误。那女子很凶,他想摆脱却摆脱不了。早不久,他将认识你的事与她和盘托出,要求与她分手。未曾想到,她居然会来这闹事。”她还说:“他每每说起你时的那种深情,任何人都会嫉妒,看得出他很喜欢、很在乎你,但是闹出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于是就跑去叫我一起来吃饭,因为我觉得太唐突,不愿意来,以致她来闹事,她回去后又在家中割腕自杀。”听着这些似乎来自遥远的声音,我感觉是在听故事,与我毫无关系一般。不知是我的心已经麻木,还是已经大彻大悟了。我对宁说:“你以后来玩就是了,我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也无须你替他美言,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也许冥冥之中我早就预料到我与他终归是“无言的结局”。

    宁以后真的经常来,后来我跟她成了朋友。不过,我不愿与她谈起你,即使她要把话题往你身上扯。

十二


    日月如梭,已经是炎炎夏日。

    一个下午,开店的小俩口莫名其妙地骑着摩托车来了,到我的店里后,神经兮兮地对我说:“对不起,我们做了一件没有经过你准许的事情,不知道你会不会骂我们。”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把你带来了。我的猜测没有错,后来你从前面不远处的窑砖堆后面出来(那时集镇正在大肆搞建设)。你颓废了很多,头发剃得光光的,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给我的感觉你好似刚从监狱中出来的犯人一般。坐进店里,你说你很热,问我可不可以将上衣脱掉。你解开上衣后,我发现你的胸前有一条长长的伤痕,触目惊心。看着你的样子,我的心隐隐在痛,我发觉我还是在乎你的。出于女孩子的矜持,我没有问。你很聪明,马上就觉察出我的心思。你对我说:“早个把月骑摩托车摔的。在马王堆那里,看见前面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很像你,我想追上去,不知怎么就摔倒了。”但我却认为你是和别人打架,被人砍伤的。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报应。”

    “哦,你的那块表呢?”

    我说我把它装在你送我的包里还给你了,你说你没看到。我鬼鬼地笑,“肯定是掉了。”你说你的那块表也是摔倒后再怎么也找不着了。在医院住院的时候,满脑子里都是我。我说不用说了,你的伎俩我太清楚了,用不着再哄我。谎言永远是谎言,不管用什么方式表达,永远也成不了真理。虽说你伤了我的心,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你让我尝试了爱情,让我懂得什么叫初恋,我不恨你。我们以后就做普通朋友吧。你默不作声,脸色沉沉的,不像以前嘻嘻哈哈的。

    吃过晚饭后,你和他们两口子悻悻地走了。

十三


    那是一个夕阳如血的黄昏,你一个人来了,你说你必须单独和我谈谈。那天,我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小太妹,带着你来到一个远离喧嚣的山头。我们对着红红的夕阳,静静地坐了很久。你说:“罗罗,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你其实也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女孩,可是和你交往后却让我越来越爱你。你冰雪聪明,从不侍宠生娇,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去呵护你、宠你、疼你。有你在身边,我就能让自己平静;没有你在身边,我就很躁动不安。”

    我对你说:“我们俩不可能走到一起了。一开始我就感觉我俩的生活轨迹是不可能交汇的,我想忘记你却做不到,以后就成为普通朋友吧。你是一个男人,应该为你所做的事负责。那女子是否是你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不重要,但我明白她一定付出了她自己。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那样歇斯底里地跑来我这里闹。我不会和她争,但愿你以后会娶她为妻,不要再去伤害第三人了。我衷心祝你幸福。”

    “你不知道,我也不想辩驳。但是我要告诉你,她不是我老婆。你说的这些话我会永远记住,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无心伤你,难道真的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毅然决然地告诉你,无法挽回,因为你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我无法容忍。你说,你没有欺骗我,你一直在找机会想告诉我,却总是害怕纯真、率性的我无法接受。

    我告诉你,我从不信任你到慢慢地开始接受你,你却让我承受如此的痛心疾首。如果一开始你就敞开心扉地告诉我,也许我会和你一起去面对。

    我还告诉你,我肯定不会嫁你。因为在你的面前我没有自信,我害怕某一天你对我说:“罗罗,分手吧。我又遇见了一个比你更好的女孩。”不是已经有前车之鉴了吗?

    你对我发誓:“永远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罗罗,你知道吗,你是这世俗中的绝版。我不可能再找得到你这种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你还对我说,你不甘心,你一定要用你真诚的行动、忏悔的心来挽回这段感情。

    ……

    太阳渐渐下山,我却无法让这一刻成为永恒,两人回来后默默无语。

    回店里后,我准备去洗澡,你却赖着不肯离开。我说:“你不回去就去住旅社吧,我是不会再让你睡我床的。”

    洗浴后,我穿上了我最喜欢的那条白色的蕾丝连衣裙,将自己打扮得像一个新娘。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反正只记得当时的打扮让你很惊艳,火热的视线总不离开我,口中一直喃喃地说:“罗罗,你穿蕾丝裙真漂亮。我一定要娶你,而且要让你穿上我为你买的婚纱。绝不要租的,你穿蕾丝裙实在太漂亮了,我要让你做个最幸福的新娘。”

    “罗罗,你知道吗?那次事故时我看到的背影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感觉那一定是你,所以我要追上去,难道冥冥中真的有安排吗?你是神还是妖,为什么我在你面前总是患得患失的。”

十四


    因为你的不言弃,我只有选择逃离,我想马上关闭我的店子。其实,那时我的生意却是越做越红火了。

    也许是感情上的伤痛,再想到好端端的店子就这样被我糟蹋了,我大病了一场,以致我哥从岳阳回来时路过我的店里时看到我当时的场景都心疼得要命,马上命令我把店关了回市区。我第一次做老板的时间仅仅九个月。

    在望城坪塘放松心情地玩了半个月,在那里玩得很开心,每天和一些新结识的朋友玩,唱歌、跳舞,天天如此。因为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我玩了一段时间后,只好又去找工作。

    也许是因为自己比较熟悉这个城市的缘故,不到一星期,我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因为工作时间灵活,工资也比较高,只是没有食堂和宿舍。于是我找了一份家教工作,吃、住在一个小女孩家,我也不收任何费用。那小女孩叫虹,我俩相处很好。

    一天刚上班,我正在车间里督促工人们工作,办公室的同事叫我,说有一男的打电话找我。我很惊讶,接过一听,晕了,怎么会是你?。你对我说,晚上必须见到我。我对你说,请你别再来,好吗?我现在是寄人篱下,你千万别来。我好说歹说,你答应了。车间里有一位善良的老者,见我情绪激动,就问我怎么了。于是,我就把我和你的故事讲给他听。他告诉我,“这样的男孩子并不是完全不可靠。既然他铁了心要和你好,你让他与那女子彻底断绝关系。”我告诉老者,我不愿意,这样的话我无法坦然面对,以后还是会有阴影的。“那你就赶紧和他断了联系,别把自己伤得太深。你们之间不可能成为普通朋友的。”

    就在那个星期六下午,我下班刚走到厂门口,你居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天啦,我为什么总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呢?。晚饭我和你一起吃的。吃完饭后,你粘着我一起去了小女孩家,女孩妈妈要去打麻将,匆匆出门了。于是你主动提出带小女孩出去玩,我居然默许了。我们打的来到南门口一家叫“蓝月亮”的卡拉OK厅唱歌。因为我答应过虹,如果她考试及格了,就带她去歌厅唱歌,她的歌唱得非常地棒。 她小小的年纪就梦想着哪天能上台表演。

    那个晚上,小女孩玩得很开心,在歌厅一首接着一首不停地唱,玩得很尽兴。她也立刻喜欢上了你,“哥哥”前“哥哥”后地叫着,并且她表态以后一定听我的话,认真学习。那天晚上,你说我是“一朵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你还是坚持说要娶我,我依然不答应。

十五


    一次下班后,你把我带去了你的家。一进家门,你妈妈就问我们吃饭了没有,你说没有,她就给我们炒了两个蛋炒饭。吃饭的时候,你妈妈在旁边问着我的情况,你对你妈妈说:“我亲爱的妈妈,你别看她娇娇小小的,她挺能耐。现在是某公司的经理助理,还给一个初中生当家教。……”虽说是事实,但我总觉得你的言语间表达着庸俗。后来你告诉我,你妈妈很现实的。我就问,如果你妈妈知道我是农村里的女孩,又会怎么样呢?。记得那晚上,你妈妈叫你“冰冰”,你解释说,这是你原来的名字,过继给姑妈后改成了我知道的那个名字。

    吃完饭,你妈妈突然说一句:“冰冰,你要将你现在的情况告诉你爸爸。”我问你什么情况,你却不回答我。

    饭后,你和你哥(你和你哥一点都不像,他那么文质彬彬。)带着我去打台球。那次我的球技超常发挥,出奇地顺,居然让你哥佩服得不得了。你又牛了,“哥,你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徒弟。”打完球又回来看碟,我说我困了,你把我安排在你平时睡的小屋,自己就和你哥挤在沙发上看碟。

    那晚,我睡得十分不好,不停地做噩梦。

    至今想起,我仍感觉你的家冷冰冰的,没有温暖,我不喜欢。后来你告诉我,你妈妈很喜欢我。我说:“喜不喜欢没关系,反正我以后不会再去你家了。”

十六


    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可耻的“第三者”,毅然决然地离开你、摆脱你。于是,我又开始爱情大逃亡。这一次,我将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做起了我自己最瞧不起的酒店服务员,将所有的朋友关系断绝,彻底消失在熟人们的视线里。我“躲”进了一家酒楼。

    在酒楼里所有女孩子中我最大,她们都叫我姐。刚开始,我郁郁寡欢地工作,对周遭的事情总是无动于衷。那些女孩子对我都很友好,常常对我说:“姐,你为什么总是很忧郁?有什么事情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我怎么能告诉她们,我的生活因你而变得稀里糊涂,我只能选择躲避、独自哭泣。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在酒楼的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无聊的时光。

    一次无意中得到消息,你终于和那个女子结婚了。我感觉自己如释重负,似乎我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酒楼,重新回到集镇上开起了我的店子。

    平平淡淡地过了两年……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女生了。其间也结识了不少男孩子,但我再也没了恋爱的感觉,没有激情,没有浪漫,也无心去享受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

十七


    也许命运之神安排我俩必须重逢。在县委大楼大厅的电梯口,我俩不期而遇了。开始我并没有认出你,你老了、成熟了很多。你飞快地摘下头盔,火辣辣的眼神深情地望着我,惊叫了一声“罗罗。”电梯门开了,你一把将我拽了进去,紧紧地抱着我,让我无法喘息。

    “罗罗,你怎么一点都没变,依然青春靓丽,你看我都快成老头了。”

    一起上了五楼,我俩发现我们居然去的是同一个地方,找的是同一个人。

    有些事情,我真的搞不懂,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明智、清醒的,可遇见你后,我也疯了。

    和你在一起,日子总是过得很愉快。在你的面前,我总是滔滔不绝地说,你就静静地听。其实你是个永不安分的男人,为什么在我的面前你却总能如此安静?你说这就是爱的力量,只有我能抚慰你那不羁的灵魂和躁动的心。

    你告诉我,你知道我后来又开了店,只是你不敢再来见我,你害怕。可是每次经过都有想见我的冲动。

    世界怎么这么小?你又闯进了我的生活。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为什么还这么不理智?你知道我依然单身后,又疯疯颠颠地对我说:“罗罗,我还是要追你。”“我警告你,你想都别想,我绝不会嫁你。”

    你又经常来我的店中,每次总是买菜来让我做饭给你吃。用你的话说,爱情没有落实到穿衣吃饭是不长久的。以前就是因为如此。我做的饭菜你总是赞不绝口。

    我告诫自己,这次不要用逃避来解决问题,必须勇敢去面对。

    于是,我俩平和地相处着。你总说我是水,慢慢地浸润着你,让你燥热的心灵平和;而你是火,总想燃烧我。

    我于是戏言所以我俩“水火不容”。水想浇熄火,而火却想熔化水。在一起,我们总是唇枪舌剑。

    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磨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着我还会如此。但我清醒了许多。你已是有责任和义务的人,我不能再迷失了自己。我把你当自己的亲人一般看待,没有了激情。你来了,我也能和你嘘寒问暖,但我从不会和你一起去触及感情。每天我都提醒自己,“你不能再回头,因为回头没有岸。”

    终于有一天,我把自己嫁了,那年我廿八岁。


            
    【编辑提示】本文已收录为【红网首届“青春”小说大赛】第019号作品。参与大赛, 点击 http://bbs.rednet.cn/thread-47002552-1-1.html
发表于 2017-6-22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7-6-22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6-22 10:13
欢迎老师!问好!

版主的好活动,当然要支持啊~
发表于 2017-6-22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排 于 2017-6-22 10:33 编辑

大长篇啊,首发吗?参赛要求看了吗?


非常不错的故事加上精彩的文笔,很是欣赏楼主的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排 发表于 2017-6-22 10:29
大长篇啊,首发吗?参赛要求看了吗?

长篇呀,首发呀,虽然这篇耗时最长,且是我的处女作。

我是个不爱给纸质媒体投稿的人,写作纯粹为了记录、消遣。

对于投稿要求,我仔细看了,很明白呀~



排排,还有啥疑问?尽管提,我一定一一回答。
发表于 2017-6-22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排 于 2017-6-22 11:25 编辑
春之呢喃 发表于 2017-6-22 11:06
长篇呀,首发呀,虽然这篇耗时最长,且是我的处女作。

我是个不爱给纸质媒体投稿的人,写作纯粹为了记 ...

我是好喜欢这么优秀的首发作品,却?参赛要求写得很明白呀。你明白,那你自定夺哟。确实,开心第一,创作也是种丰富人生的一个好手段。
发表于 2017-6-2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优美耐读的好小说!
很喜欢作者的行文风格
问好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排 发表于 2017-6-22 11:23
我是好喜欢这么优秀的首发作品,却?参赛要求写得很明白呀。你明白,那你自定夺哟。确 ...

这个嘛,我已经提出了异议,因为那些属于个人隐私,碰触了法律的范围,所以我的建议已被采纳。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蒲建知 发表于 2017-6-22 11:40
一篇优美耐读的好小说!
很喜欢作者的行文风格
问好作者!!!

谢谢褒奖,一篇小清新。
发表于 2017-6-2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6-22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缘无分
发表于 2017-6-22 18:3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炎炎夏日,感谢你送来一份清爽的记忆。马尔克思说:“活着是为了讲述”,感谢你分享美丽的忧伤。
发表于 2017-6-22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情爱爱,绵绵不绝,难舍难分终究分。染了一片相思,有点点淡淡的感伤。不错 的美文。
发表于 2017-6-22 22:0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运笔细腻,刻画到位,非常好的小说,支持!欢迎朋友常来小说天地做客!
发表于 2017-6-23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可是第一次一囗气读完了这篇作品. 当然中途有几次停顿,但没有离开,我也在沿着作者的写作思路探寻.

笔调平缓, 没有大起大落, 也没有大喜大悲, 婉如一尾清泉,弯弯曲曲而来, 叮叮当当而去.....  

也许是静夜香茗的意境,也许是往事的共鸣, 故事完了,我却半天还未回到现实......

如果语言还润点色, 环境描写还优美一点, 感情还丰富一点, 绝对我能帮你拍成微电影.
发表于 2017-6-23 07:4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喜欢你的小说了,作者好文笔。
发表于 2017-6-23 07:4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喜欢你的小说了,作者好文笔。
发表于 2017-6-23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深深,意绵绵。西楼呢喃听轻语,泪流烟花三月天。笔者好文笔,祝贺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79442 second(s), 4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