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759|回复: 1

崇明生态岛“环保”问题多(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前,上海市崇明区部分群众来信反映,上海市崇明区上海江南长兴造船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南长兴造船)、上海市江南长兴重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南长兴重工)从2013年至2016年4年总计4208.78吨危废品存在产生情况不明、运输途经不明、处理去向不明,同时反映上海永程固废处理有限公司(下称永程固废)违规超批准规模经营处置危废品3033.72吨的违法行为,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极大威胁的重大可疑案情。记者随即赴上海、崇明采访调查。



  新征村村民古大爷因受垃圾(危废)品处理不合规影响,已造成身体不适,桌子上买了几十种药在吃。

  核查危废企业

  危险废物是指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或根据国家规定的危险废物鉴别标准和鉴别方法认定的具有危害特性的废物。危险废物不处置好会破坏生态环境、危害人民身体健康、制约可持续发展。危险废物的产生主要分工业产生源和社会产生源两类。工业产生源是指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常见的例如:废酸、废碱、电镀污泥、废矿物油(废润滑油、废变压器油等)等有害物质……

  今年初,崇明区环保局根据上海市环保局下发的“历年的重点企业清洁生产未验收名单”及工作要求,对辖区内企业进行核查,其中发现有江南长兴造船和江南长兴重工未完成“重点企业清洁生产审核”验收工作,随即派污染防治科清洁生产审核负责人黄岿栋等人于今年3月27日进行核查并形成报告,其内容为:

  审核机构反馈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企业危废处置不合规”。经查,审核机构反馈情况属实,以上两家企业,在清洁生产审核年限内(2013-2016年)危废处置违法行为相当复杂,管理混乱。针对以上情况,建议:对两家企业危废处置存在的违法行为,建议区环境监察支队进行详细核查并加强监管,待其两家企业危废情况核查清楚再实施清洁生产审核验收。

  报告形成后,分管局长刘某、局长丁某分别签批。随后由污染防治科黄岿栋等人员对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展开全面核查。经过20多天时间核查结束,黄岿栋以局污染防治科的名义形成了一份《关于2010—2014年度清洁生产审核未验收企业上海江南长兴造船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江南长兴重工有限责任公司2013年至2016年危废处置不合规情况的报告》。

  据了解,这次核查是依据上海市危险废物转移管理信息系统数据库信息,梳理了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两家企业2013年至2016年危险废物转移计划备案和转移联单情况。

  因此,两家企业2013年至2016年度,四年总计4208.78吨危废存在产生情况不明、运输途径不明、处置去向不明的疑似重大案情。报告于2017年4月24日交区环保局。

  对违规企业的处理建议

  鉴于以上情况,对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29号]第一条第二款“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及第三条第二款“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一百吨以上的”应当认定“后果特别严重”的规定。区环保局污染防治科黄岿栋在报告中向局领导提出以下建议:

  1.责成崇明区环境监察支队对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两家企业2013年至2016年度,四年总计4208.78吨危废存在产生情况不明、运输途径不明、处置去向不明的疑似重大案情立即立案查处,并将办案结果于2017年5月30日前报局污染防治科于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审核并将结果呈报上海市环保局。

  2.责成局办公室于2017年4月30日前完成将此疑似重大案情先行上报上海市环保局,并通报崇明区公安局、崇明区交通委、崇明区海事局,提请提前介入和协同办案。

  3.即日(2017年4月24日)起局污染防治科暂停办理所有审批权限内危废转移审批,并报请上海市环保局污防处暂停办理崇明区危废跨省转移审批,直至案件办结。

  4.撤换危废监管不力及玩忽职守者,重新组建危废监管机制。由局污染防治科于2017年8月30日前组织落实“开展2017崇明区重点行业重点企业危废转移专项检查”。

  5.责成局综合计划科于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崇明区环境统计年报单位中危废产生企业2013—2016年度危废统计数据的重新核查工作,排除环境数据造假的责任,并将书面结果报局污染防治科会审。

  同时,报告附上了《案情调查报告表》及相关证据。

  据业内人士透露,崇明区在2009年做过一次官方调查,每年产生的危废突破15000吨,但这个数字还是缩水的。后又跟踪统计,核查单据等发现产生的危废品越来越少,竟变成了3000吨到5000吨,这是极为不正常的。现在据初步核算,全区危险废物年产生量应不低于35000吨,其中仅长兴岛就要超过20000吨。但根据环境统计年报和危险废物备案,每年产生的这些危废数字极其微小,那么大量的危废去哪儿了?记者在采访时有人告知,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仅废硝酸每年就产生500至1000吨,有专人把这些危废倒入长江。

  环保局不立案查处

  这次区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的报告交到局里以后,按照法定程序,7天内就应立案,但局领导说要开一个行政执法领导小组会议,要在会上集体讨论是否立案查处。,崇明区政府于4月26日召开过一次会议,区长郭某要求开展一次危废专项调查,要求立即落实后,但区环保局至今未见行动。

  有人告诉记者,此项调查工作量极大,如果没有人员配置或领导不给力根本查不了。报告交到局里一个多月,区环保局领导对这个案件不说是也不说否,就是拖延。报告目前在分管领导那里,最后一次是在5月2日由局长和分管局长签字,但是没说立案。按照行政法的要求,科室提报,分管领导签字就可立案。此案外围调查已经全部结束,现在就是疑似重大案件,按照环保部的要求立即立案查办。那么区环保局对此为什么不立案?原有的危废科科长在干什么?固废与辐射管理科在干什么?

  据了解,2016年的5月20日,市环保局科技标准处的杨春林处长带队,来跟崇明区环保局里通报,当时搞清洁生产审核,被市经委绿色促进会审出来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有几百吨危废私运,因此不满足验收条件。当时崇明区环保局分管监察工作的副局长施斌接待的。当场大家都很震惊,但是会后就没有反应了,也一直无人查处。

  为什么一个已经查实的案子,环保局领导不发话,执法队不侦办,崇明区的环保工作怎么啦?据记者调查获知,早前污染防治科副科长黄岿栋于2012年2月曾查出有10000多吨危废莫名其妙地没了,对所涉企业毫不留情全部处理,其中对永程固废超批准规模经营处置危险废物要重办。但不知为什么,被局里莫名其妙派往秦皇岛“岗位培训”,回来后岗位竟被人代替,案件被搁置,卷宗不知去向。更为可气的是涉事企业放话要对其实施致命报复。2014年黄岿栋就此案又重新举报到区纪委,因为根据有关规定,危废案是终身追责。可有领导竟说“相关责任科长没有任何责任”。更为可笑的是,区环保局局长竟说:“兄弟,大家都要吃饭,不能搞得太激烈。”

  小企业排废又惹麻烦

  就在记者在崇明区采访时,竖新镇新征村村民反映的就是永程固废超标排放污染物侵害村民身体的事。

  据了解,永程固废法定代表人杨永昌,永程固废2012—2015年期间一直处于无证经营,原经营地址内环保处理设施非常简易,每天后半夜,厂内炉火盛旺,难闻异味弥漫整个村子;废水处理设施渗漏严重,形同虚设。村民们反映:2016年新厂内,现有处理设施前小后大,排放废气因子有多项超标(从在线监测设备公司了解);将生活废水处理设施改成工业含毒废水处理设施,根本不能处理,采用渗排方式进入周边河道,周边土地和地下水已遭污染。

  从相关信息了解,崇明区监管危废的部门是区环保局污染防治科,也叫固废与辐射监管科,其负责人王某,从2012年1月任职至今,其名下在上海崇明、河北唐山、上海宝山多地实际已拥有多处房产,每年还要全家出国度假,家产、消费大大超过工资收入。

  村民们说:我们身处生态岛,却呼吸着这样一个违法企业肆虐排污、危废监管人员恣意放纵的环境。我村常住人口297人中,在2012—2016年短短的时间内已有31人受永程固废排放污染物侵害,确诊为癌症,其中12人已死亡,另有,2016年本村148名老人体检,查出120个肺纹理增生(病理性),103人咽炎,皆为呼吸系统疾病。

  另据了解,永程固废2011年就曾被崇明区环保局查出过,其法定许可处置危废量每年仅为960吨,而2011年共处置危废3993.72吨,超批准规模经营处置危废3033.72吨,超标百分比为316.01%,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但一直未被查。

  记者艰难采访

  记者就此到新征村采访,村民们听说北京来记者了,都围拢过来,告诉记者他们已吃尽了污染企业的苦头了,他们村边有好几家垃圾处理企业,焚烧垃圾的味道整天熏得他们头晕目眩,喘不过气,村民们几乎家家都有人身体不舒服,已多人得病或死亡。古大爷今年84岁了,他放下手中农活告诉记者,他自幼生活在这里,那时这里天蓝、树绿、水清。自从这些“烧垃圾”的企业来了后,几乎没过一天好日子。他把记者拉进屋,为怕难闻的气味,他和老伴把窗户用棉被堵了都不行,味道还很大,现天天吃药,桌子上堆满了各种药。他强烈希望政府把这些企业整顿好或搬迁。

  记者来到上海市环保局采访,门卫不准进入,记者说是工作对接,门卫也不让进,非要记者打局里电话,由局里人同意后才能进。记者告诉门卫不知环保局电话,门卫这时给了一个大楼总机号,总机先后帮转了5次到环保局都没人接。记者告诉总机话务员记者是从北京来采访,话务员又帮联系,终于联系上环保局办公室一个女的。此女说她不负责宣传,要采访先预约或写个提纲要采访什么,明天再来。经过记者反复强调,此女才派人下来到门卫处与记者见面,收取了记者采访介绍信,查看了记者证,并索要了一份投诉材料,表示代转给宣传同志。就在记者要离开时,办公室又来电话,说他们会尽快向领导汇报,给记者答复。第二天早晨,记者与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用手机通话,此人姓贺,贺先生告诉记者,市局已开始查办崇明区环保这个案子,同时已派人尽快和记者对接。

  中午时分,记者来到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两家企业,但保安确认记者身份后,拒绝记者进入。

  在崇明区政府采访时,先是办公室机要科陈科长接待记者的。记者说明来意,提出了上述环保存在的问题。

  陈科长说:不可能,市局有文件应到我们政府,我们政府没收到这样的文件,同时说江南长兴造船、江南长兴重工是央企,如有……也交给长兴岛他们去处理,他们有一个管理机构。此时记者拿出了举报证据,陈主任随即说找领导汇报。一会儿回告诉记者,她问了有关部门,关于村民得病一事不是真的,他们关键想动迁,动迁有钱,这么高的得病率没听说,不可能。记者随后又告诉陈科长昨天去村里采访所见所闻……陈科长又出去找领导,一会儿回办公室连拨了6个电话都无人接,最后又出去请示,回来告诉记者,记者采访要通过新闻办。她又帮联系新闻办,新闻办人开会,陈告诉记者要等半小时,后找一位姓龚的。记者要求采访郭区长,请他谈4月份讲话落实情况。陈说采访不到。

  半个小时后,记者到了区新闻办,一位姓龚的女士接待了记者。记者说明来意并提出采访事宜(内容),龚女士说她全记下了,她也听说过此事,表示尽快向领导汇报后答复记者。

  记者又采访了崇明区环保局书记王勇,王说:“这个问题由区新闻办答复你(记者)。”直到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上海市环保局、崇明区政府新闻办回复。而令人不解的是,经办此案的崇明区环保局黄岿栋再一次被免职,剥离监管查案工作岗位……


发表于 2017-6-30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侠客坝上草原旅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09253 second(s), 2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