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042|回复: 6

[原创中长篇] 《草地春梦》第一卷第一章老婆安心去赶集 老公积虑偷出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9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7-7-9 15:44 编辑

    小说《草地春梦》简介
   故事说的是一个离家出走的老人,由此引出几个同他一起长大的乡野人一生各不相同的社会际遇。及他们的命运、事业和各不相同婚姻给各人带来的梦幻人生。主人翁于一生别扭的婚姻里,一方面忍辱妻子的刁蛮,一方面又倍受别的女人的倾慕和喜爱。且凭着只小学文化程度打拼,最终混到中学教师,并成为老师里颇有点名气的无名诗人。之后却在试图挣脱不幸婚姻的同时,竟梦寐般又经历了一段天上人间生活。无奈后来的婚变却还是把他给碾的头破血流。


     双十日的船冲镇,一大早都被笼罩在灰蒙蒙的浓雾里,暗不见天。昏沉得远近的旷空,都成了一派迷茫。恍恍惚惚犹如一个忧郁人的心情,充满了纠结。
      直到早饭过后八、九点钟,雾气才稍微散去一点。公路上勉强看的见行车了。党柳枝觉得已经能够出门了,便粗略打点了一下家务,即拿了她常用的背篓,出门去了外边的公路上打车。像往常一样,每逢集日她都得去一趟邻乡的集市赶集买菜。同时也是散心好玩。
      她本来就起的很早,并做好了早饭。以便她的老公迟起后能现成吃上热饭。自己则打算先赶了集回来再吃。谁知一早的大雾却推迟了行程,只得也吃了饭走。
      党柳枝很传统,没读过书,一向都只以家庭主妇持家。膝下虽有两个女儿,却都已成家,嫁出去了。一个人则跟着教书的老公住学校公房。原家里的土地也全都给撂了。虽说房子只是间老木房子,不打紧。倒是那几亩薄田厚地则被置之荒芜,心里有些不忍。且六十二岁的人了,怎么都顾不了春插秋种的农活。不像她丈夫谢雨那样秉性斯文和孤僻,无论在自家村里或是到了学校,甚至船冲镇上,还都能博得人缘。外边与人接触总是嘴巴叨叨,遇到说什么都能插得上嘴。只是同文化人在一起就没得话说了。她中等个子,肥胖得像老头母猪似的。留个西瓜头,头发已开始斑白。圆圆的脸庞两边都多出了懒肉。眼睛也过早的昏糊了,看起明澄,视物却不清。一只眼角泪囊堵塞,总不时的流泪,时而的也流脓。很少显出笑脸。无论家里或外边,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由于小时的被纵容养成的任性,和唯我独尊习气,之后却一直都表露于家人面前。总是虎脸相向,说起话来也如嚼咬炒豌豆,板板钉钉的。要么汹声大气,要么就是呼喝如令,却是从都没个和言悦色,温柔妩媚之态。这,也就成了她与丈夫间致命的杀气。

谢雨则是与她截然不同,他性情温和,为人诚实又正直。向来都是与人无争,忍让为先。且原则性却又极强。平日里虽是少言寡语,而一旦涉及到学问理论或是社会问题,却又表现得极为健谈和理性。他读的书不多,小学还是混过的,属于差等生之列。可实际学问却是远远超乎于常人。不但是中学教师,还是个经常自娱自乐的无名诗人和作家。作品同时涉及到童话、剧本和小说。
他中高等个子,一副帅气的脸蛋,显得温和而又富有气质。一头乌黑的发丝,总是保持分头式形状。目光犀利又敏钝,浓浓的眉毛长的粗长。且长有刮得光光的络腮胡茬,年纪虽也有六十,刚刚退休,而实际面貌与他的同龄人相比,看上去却显得只五十岁模样。
党柳枝出门后,他便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他是要出走,可到底是不是走,却又有点犹豫。这时候本是他最好的机会,他得避开党柳枝眼线。不然,就怎么也走不了的。为此,他可是足足策划埋藏了三年。尤其是最近几天,已经精心谋划好了去处,对方又在急促地催促。要是再过几天,人家可已把话说明,当他是没有诚意而把接纳他的事就此打住。而这去处却又是谢雨早就看好的,绝对不能错过。现在,他已没有抉择的余地,必须得走。而且,早在两月前就已把要穿的衣物都集中到一个纸装箱里,准备随时地开溜。只是这一微妙的行为,党柳枝却并没在意。
临到离开时刻,竟然又显得忐忑不安起来。他十分清楚,自己这一走,不单单是一个家庭破裂,关键还是亲情遭受割裂所带来的那种痛楚,及与那种痛楚随之而来的庞大阴影,也将如追风送雨的漫天黑云一样,即刻就会笼罩到一大片人的头上。由此而滋生的痛苦,也将在很大程度上深深地刺痛儿女们的心灵。而且这种刺痛,多多少少也包括他自己。他知道,这创伤一旦形成,甚至会经久难愈,但终究比不离开要好。倘若不走,自己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权衡之下,走的念头则如同抽马鞭一样连连地驱使着他的脑海。尽管内心有着对远离女儿所带来的强烈不舍,毕竟党柳枝的影子更为让他畏惧。特别是长久对于她的厌恶和负累,则更是强烈地迫使他必须得远避。
同时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对于女儿及党柳枝本人来说是过于狠心。可又必须这么做。在尽力克制的同时,则又担心和害怕党柳枝突然的又转了回来,或者还不曾赶上车离去就被发现给逮住。为了确保不被党柳枝发觉,他决定还是去外边看看。
这时学校里正在上课没人注意,到了公路边四下里一看,只见沿路有几辆赶集的短途面包车正在那候人上车。并没见党柳枝身影。站在桥头边上,旁边杂货铺门前坐着的向天尪见谢雨只一个劲的观望,似乎也像是要去赶集的样子,即朝他打声招呼问道:“老同学,看什么啊?老婆刚坐车赶集去了。你也去赶集?”
“不,我是看她走了没有。”谢雨装着没事样这么回答道。
向天尪是船冲镇当地人,与谢雨儿时同学,一直在家当农民。原本不住在公路边上,如今的房子也只是近两年才修建的。他有一儿一女,也都成人。而且儿媳也都去了外边打工。眼下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才开了个店面,顺带照管孙儿孙女。
谢雨从向天尪口中得知党柳枝确已去了集上,这才放心地回到学校宿舍。进了门,也并不是马上就走。一些忧虑,和些许难以割舍的纠结却无形地牵绊着他。愈是想走,心则愈是跳的激烈。甚至还带有惶恐。
下课铃响了,谢雨一听到铃声就犹如听到机关枪扫射的子弹穿进胸膛一样,顿时便焦虑恐慌起来。师生们都出了教室,已经没法回避,不能当着人走了。必须等下一节课才能顺利开溜。虽是时间不长,却是担心党柳枝过早地回来,那就等于走不成了。忍耐吧,不忍又能如何。便只得坐下来强迫自己镇定。于是就点一支烟权当镇定剂燃烧了眼前这课间时光。谁知刚抽上两口,宋晚霞又走进了屋里说道:“老谢,校长要我来把你电脑借用一下。”
宋晚霞是本地人,在谢雨之前来的学校。只四十几岁,比谢雨矮点。披散着长发,鹅蛋脸,不胖不瘦的。早年就开始欣赏谢雨的才华,关系一直不错。也就只她一个同谢雨住一个楼上,差不多十几年了。
谢雨听说要借电脑,首先心里就是一惊。马上就说道:“办公室有电脑,干嘛借我的?”
宋晚霞道:“办公室电脑坏了,其他电脑都不好使。也就一会儿事,打印个资料。”
谢雨见说,一时便觉得不好拒绝。一来是宋晚霞来问,二来又是校长需要。犹豫间,不意藤佑馨又来到了门前见宋晚霞还没拿到电脑,却是也问谢雨道:“谢老师,把你电脑借下不肯啊?”
藤佑馨是教导主任,五十出头了,也比谢雨早来学校几年。
谢雨便只好说道:“肯,哪有不肯的。”说着就起身往里间拿出笔记本给宋晚霞。可心里却急的直骂道:“狗日的早不来晚不来,我屎急了就来抢茅坑。”
宋晚霞拿了笔记本就同藤佑馨去了下边二楼办公室,谢雨一时便成青蛙躲蛇,反又被螃蟹给夹住了脱不得身。心里那个烦闷焦躁,火上蚂蚁那个急和慌乱全都成一勺烩了。煮火锅般咕嘟咕嘟的翻气泡乱了套,心神不宁。不得已便趴到栏杆上看操场里学生们嬉闹蹦跳。以为还能稳住心跳,安得住神。谁知孩子们跑动的身影和跳跃的脚步竟像踹足球样一下一下踢在自己的胸口上,踢得心儿也那般滚动弹跳。看了会也是像全身有刺扎样,于是又走下楼去到办公室里看藤佑馨弄完了没有。
走进办公室,上课铃就响了。该上课的老师们便一阵稀里哗啦的收拾出了门,屋里便只剩下宋晚霞、藤佑馨和校长左华兵三人。藤佑馨操作电脑下载资料,宋晚霞则守在打印机前拾取打印的纸张。左华兵则站在藤佑馨旁边看着。
左华兵同藤佑馨一般年纪,五十三四样子。长头发高个子,没谢雨那般开始显得发福。都是传统型穿着。谢雨看去一时还没能完工,站着又不能安宁,于是又退身出门到外边站着。操场里已经搁置安静,孩子们都进了教室。没有了人影晃动,心里又安然了点点。站了会,却见大门处又走来了大女儿谢素素。谢素素已有三十几岁人了,长的同她妈妈差不多高,有一张总是微笑的脸庞。神色模样却一半像党柳枝,一半像谢雨,显露出精明神态。一双眼睛滴溜溜明亮含光,长头发成一把缚于脑后。穿的常人一样服饰,显得有点土。手里提个鼓囊囊半袋子的肥料袋。谢雨一见就于心里说道:“真是祸不单行,有事偏就赶到一块了。”
谢素素走进操场就一眼看见了站在二楼的谢雨,及至上到二楼就叫一声道:“爸,您没出去,妈在家吗?”
谢雨则随口说道:“去哪?路都被人垄断了,出学校就得买路钱。你妈赶集去了。”
谢素素即晃晃手里提的袋子说:“昨天扯了花生给您两送点,这几天别人家鸡发瘟,我把家里鸡提前杀了几只,带来一只在这。”说着即扯开袋子口给谢雨看。却是用购物袋包着的。
父女两再往三楼,到做饭间屋里谢素素取出鸡肉放进碗柜,就又到隔壁间同谢雨说道:“爸,诗曼这几天成绩有点下降了,有空您给指导一下喽。”
谢雨听了心里就叹道:“咳,我都要人指导了,哪还顾得上了。”却还是保持平静的说道:“她那点功课,回家里你不同样可以教教。问题是管严点。”
谢素素便不再说什么就走了,谢雨便急着想下楼去要电脑。刚准备挪步,宋晚霞就端着笔记本来到了门口。谢雨接过即塞进放在沙发上的袋子里。宋晚霞并没就离开,站在屋里看着谢雨。谢雨转身见她没走,则很想把自己要走的事对宋晚霞说说道个别。却又无奈得要保密则强压在心里说不出口。
宋晚霞见谢雨没话说,就随便问一句道:“不出去了?”
谢雨也就随口扯个谎道:“出去,到溪上头女那还有点事。”
宋晚霞于是就走了,谢雨这时便想即刻就走,却又害怕路上遇见党柳枝回来。不由地又迟疑了。尽力的强迫自己镇定。想象党柳枝应该还不到回来时候,可万一回来了又怎么办,只是机会又难得,下定的决心也不容糊稀泥。设想一旦遇上党柳枝走不成,那也只能同党柳枝钻进刺丛里摔揉道,拉下脸皮血糊糊的面对。可强烈的出走之心却犹如草原上牧马人的长鞭,一下一下的鞭策得激越发狂。终于,还是狠下了心来,急急地用早就预备好的网线将纸装箱绕圈一捆,提起就出了门。
这时,老师们都在上课,外孙女也同样在教室里。没人看到他的情形。一径走上公路,恰好一辆跑县城的中巴到跟前停下。这样,便不费周折就顺当地上了车。也就在他一步踏上车时,背后的向天尪也恰好打从他的店里转出门前,抬眼之间,谢雨上车的情景便被看在了眼里。向天尪却哪里知道谢雨此行竟是离家出走,当即也只当他是正常出门,并没在意。
没料上了车司机却说:“还要等会啊,半个小时。”
谢雨一听就心里毛躁起来,却又不好强求。知道短途车每每都是这样,一时没三五个人是绝不走的。且想着坐车里万一党柳枝来了看见,那不就成了不打自招了吗。便觉得在车上危险,还不如下去到一边避眼地方待会,兴许还能蒙混过关。于是就下了车走进向天尪店里。店里这时有几个人在打牌,便索性坐到一边看显得自然。即便党柳枝看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要出去。
不意向天尪却偏偏又没事地问道:“老同学提箱什么东西去晨江?”
谢雨便只得回答道:“一箱书,没用了给百魑的。”
向天尪也是没话说随口一问,便不再说什么。谢雨坐了一会,就听得“嘟嘟”两声喇叭叫,一看是停着的中巴要发车了。便赶紧的跑去上车。坐到了车上,在出了船冲镇地面时,心头不由地却突然一阵灼痛。感伤就像冰雪地的寒风擦过破溃的冻疮那样,钻心又刺骨。想想那养育了他数十年温厚的土地,熟悉而亲切的父老乡亲,及他的儿孙们,泪水却不经意地就涌了出来。随着汽车的奔驰,他的心也成橡皮筋样被绷紧。甚至,时不时地还有如党柳枝在后边乘车追来的感觉。尽管意识里这绝非可能,可自己的行为却迫使他做贼心虚地非得滋生提心吊胆的情绪来。有了这种心态,他便暗暗地在心里催促汽车开得更快一点。
整个的行程里,一直都是在焦虑和急躁的氛围里渡过的。
汽车没能进站,只得在站外边停下。谢雨便急忙地下车,落地时,还下意识地转脸朝后边看去一眼,看是否有熟悉的车辆或摩的自后边跟来。当确认没有后,才把眼光移向对面车站的出站口。他是想不要进站,能搭上这时出站的车,并且是自己要去的地方的车辆最好。可事情也总是有意与愿违,出站口并没车辆出来。便只得横过马路,向车站里走去。岂知不经意中,刚挨到公路边上,正准备抬脚跨上人行道时,却一眼瞄见出站口冒出个车头来了。见有车出站,立刻就心头一喜,并同时地止住脚步,朝那车头的挂牌看去。距离很近,他看得明白,是去怀洲的班车。
很快,车子便开出了大半,而且车门也开着。同时,门口还站着个女人,一出站她就朝人群叫喊道:“怀洲的,有没有去怀洲的?”
谢雨这时也并不朝它走去,也不答话,而是站在那等它开近。当车子来到了跟前,才移步走向车门。
这时的天地大敞敞的放了晴,融融的日光如同铺地毯晒被褥般撒遍楼肆大地。暖烘烘的又像散花飘落到人们身上。照亮得晴空一派和煦,绚丽亮眼。谢雨上了车,心儿却打鼓样一个劲的擂响,颤跳。担心有人追来。随着车子朝反方向愈走愈远,才渐渐的像滑雪坡样逐渐的平缓下来。却并没有像平日没事时那样的能得以平静。担心后怕和对将要去的所在抱有的向往,则同时的当面鼓对面锣的一直敲打着。你一下我一下的动荡不停。几百里路程就像在高空里荡秋千般挂着悬念。直到怀洲站下车,竟还是隐隐约约像是党柳枝就在外边等着自己样那般恐惧。又像是想要见的人史丽君就在站外。出得站时,却谁也没见。于是,便只得又再次打电话。一接通便焦急的问道:“喂,你在哪里?”
史丽君却说:“我还在车上,没到边呢。”
谢雨就又说:“你那个边又在什么地方?”
史丽君却说:“我那鳊鱼啊,在火车站。你来火车站吧。”
谢雨道:“我操,那不还有八百里。”
史丽君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三步也嫌远。有咪咪还怕什么。现在面包就送到面前了,可以饱餐一顿。别忘了牛奶哦。”
谢雨听了便懒得再说就挂了。知道至少也有二十来个站头,在城南。得马上离开。待在北站却有潜在的危险,怕来人追捕。于是就越过马路去对面搭公交。

发表于 2017-7-9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期待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祝您开心,阖家幸福!
发表于 2017-8-8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真是精彩!
 楼主| 发表于 2017-8-8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茂盛草 发表于 2017-8-8 09:11
精彩!真是精彩!

感谢朋友赏鉴和赞誉,原本心怀不安,觉得文字并不达意,如此得朋友们叫好,方才稍微宽心点点。
发表于 2017-8-8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行子 发表于 2017-8-8 16:16
感谢朋友赏鉴和赞誉,原本心怀不安,觉得文字并不达意,如此得朋友们叫好,方才稍微宽心点点。

写得很好!
发表于 2017-8-23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75921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