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659|回复: 98

[岁月如歌] 再酿女儿红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11 13:59 编辑

再酿女儿红
      收音机里一段悠扬的旋律响起:斟满女儿红,情总是那样浓,十八里的长亭,再不必长相送……我正陶醉于这美妙的意境,想起该招呼劳累了一天的妈妈也一起听。回头,妈妈已泪流满面,哽咽失声。妈妈又想起爸爸了。他们的故事好长好长。
          一.初识
      穿行在操场边的石板路上,刘灵的双辫随着脚步轻盈跳动,明净的眸子扫了一下宿舍门口。班主任在望着她笑,旁边站着一个清秀而单瘦的男青年。“刘灵,来,这是对面完小的政校长,他有事找你”。“找我?可是,可是……”,刘灵手指绞弄着发梢。“刘灵,你好!现在就互相认识了。呵呵,是这样的,我教高年级语文,想整理一些范文作教案,准备了一些,还缺一些,王老师推荐了你的作文,我看了,非常棒,想借用你的作文,行吗?你看这些材料。”政递过翻开的教案。好俊逸的钢笔字!刘灵心里惊叹。果然录有自己的一篇得意作文,还附有简要的分析点评。评语字字直中紧要处!好漂亮的字!行,你拿去用吧。没事了吧?话未完,刘灵就准备逃跑了。“以后还找你要作文”,政的声音也那样飘逸,怎么也像他人一样飘逸?“那也要等我写出了像样的作文”,话未完,刘灵就逃也似的跑向教室去了。政的眼神,实在太清澈了,想多看一眼,又不敢看,不如逃开。天边的晚霞润红润红的,也许是因为挺立的青山窥破了她的心事。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万哥哥也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6:0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预告:
准备写十三节。下面是提纲。
一,初识,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三,小哥哥站在河边,四,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五,一箱书的家底,六,教师资格验证,七,清退。八,英才末路悲歌,九,再酿女儿红,十,你家楼上藏了什么人?十,上学的鞭炮声。十一,酸味的螺丝
十二,南岳敬香与彩龙绕宅。
十三,政哥,我来了,一起再品女儿红。
发表于 2017-7-11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提纲,感觉不错。
发表于 2017-7-11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操作不了了!
发表于 2017-7-11 21: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就让人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10:0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13 10:54 编辑

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1)
  刘灵   1957/05/03    晴
   四中校门口对面的山,树木青青,一条小河从两山之间悄然而出,水面升腾的薄雾,给青山披上一袭隐约的白纱,更难得的,有一座古老石拱桥,像一个处子,安静地依在那里。真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我不由心中击节。只要无雨,以后清晨、傍晚,都携书来与石桥相伴。四周蓬勃的庄稼,桥面习习微风,还有桥下那潺潺流水,无尽的自然灵气。桥头与稻田相接处,自生着一丛茉莉花,三五朵一簇,不时微笑向我点头,飘来雅致的芳香。你们这是对我啃书的赞赏?念及此,我的目光又回到书本上。我,要作就作一朵芳香雅致的茉莉花!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12:4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2)
   神仙一样的女子,清丽纯净的文章!这得有多么玲珑的一颗心?真是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政又读一遍作文,默默感叹。政转身取下心爱的竹笛,向校侧山南石桥而去。欲薄西山的太阳,柔柔的,穿过袅娜的垂柳,星星点点的金光在水波上摇曳,动而不乱。日前习练的曲子,轻快地从心底流淌出来:323565165……曲子轻灵而舒缓,以悠扬的笛子奏出。她一定会喜欢的。她今晚会在桥头那儿吗?好像心底多问几遍,就会心安定些。抬头,百步之遥的余晖里,小河蜿蜒,桥头一个手拿书本的青春女子剪影,如一副画。政努力抑制住喜悦,停下脚步,略微酝酿下情绪。清脆的笛音响起: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曲子未完,政已人到桥头。刘灵!你也在这?我按你作文指引,散步来这里看花……好巧,政,是你吹笛呀。太好听了。什么歌啊?江苏民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我也才学没多久。好抒情的曲子。教我唱好吗?教会了,我唱歌,你吹笛,肯定好美……好主意!夜幕缓缓落下,轻轻的歌声在袅袅的水烟中飘飞: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又香又白人人夸,我有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12: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14 12:44 编辑

三、小哥哥站在河边(1)
政略一犹豫就下了决定,灵那边下次去解析。然后换一身干净衣服,趁着渐浓的夜色,急匆匆从镇上往老家赶。
乡人捎来老爹口信,家里做好了他最爱吃的糍粑,煨的。一定是老爸老妈想我了。政的笑从心窝里往外溢。
从懂事起,一放学,爹妈总悄悄塞给政一个手绢扎的小包袱,扯糖,花生什么的,有一种是政的最爱。火烤糍粑,圆圆的,整齐的花边,中间一个小红点,有时还有字,花开富贵,年年有余什么的。这些都是政独有的,因为他的诗赋文对,总是又快又好。政每领了这些,就避开老爸老妈的眼睛,与兄弟姐妹同享。故不论长辈同辈,政都受欢迎。
     老爸老妈现在日子不好过。比从前是差远了。以前教教私塾,其他就不用管了。现在的阶级成分是地主,干些以前没干的粗活,干不好让人笑话没什么,生活苦些也没什么,挺一挺一样过,就是拉到台上去批斗也没什么,毕竟都是乡里乡亲,又没做过坏事,老乡执行力度心里有数,留些情面的。老爹最难受的,是心里的落差。我得经常陪老爹说说话。人嘛,吐出心里憋着的气,散去块垒,一切都没什么。要我跟同事周斌一样,跟自己老子划清阶级界线,我是做不来的。再什么阶级斗争大于天,天地人伦总是要的。乡亲们虽然大多善良,干农活是好手。老爹的心里疏导与排遣,则理应自己来做,不然这些年的书算是白读了。心中想事,脚步并没慢下来。
     夜色下的长塘,树木茂盛,但少人声,很是凄清,附近二三里没人家。前面突然有泥土簌簌掉落的声音,政寒毛一紧,不由停下脚步,以手抚头发,马上就有了计较。大声一句:王老师,你总这么客气,还要来接我们。尹老师,唐老师,快跟上,那边都上菜了。接着就大步流星往前赶,再无异常响动。一路无事,待到了雷家冲大屋,才松下一口气。长塘附近发生过抢劫,虽然解放了,日子比以前还苦点,饥寒逼迫之下,就有人做伤良心的事。政想想刚才这一番虚张声势瞒天过海,不由微微一笑,但愿是自己多疑了。
家里确实有糍粑。尝一口,就知道,是榆树根的皮和少许米一起磨浆做成的。满爹一个劲要政多吃点。好吃!煨的,很香,你小时候最喜欢吃。政勉力吃完一个,很涩,与小时的纯糯米糍粑是没得比的,可现时已经很好了。望着爸妈明显消瘦的轮廓,政心里不忍,努力调开目光。爸,妈,你们也吃些。我在学校吃过晚饭了。这是本月的部分工资,你二老拿着家用。政,你自己留着,上几个月你给的还有呢。你也三十岁的人了,要娶个堂客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呢。爸,您又来了。不急,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吗?政呵呵笑。听说你在对面四中谈了一个女学生?好!读书人,知书达理,与我们家家风相配。爹,您别乱说。没影的事。我们家这成分,人家未必愿意呢!政,别多想,成分不由人,都是先看人物,后才其他。公社书记和区委有什么材料,不也找你写吗。呵呵,那是小事,写几个字而已,这也全是你教的呀,没您的好。满爹很是高兴,几个孩子中,就政谦恭平和,待人接物极有分寸,比自己稳当。政,哪天把姑娘带回来,给爸妈看看,也了我们一桩心事。先看看吧。爸妈先去睡吧。乡下的夜,宁静清新,月亮分外温柔,梦,也温馨。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17:0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哥哥站在河边(二)
     天阴阴的,却不凉爽,闷闷的压抑无处不在,连小桥流水都无法改变。
     政,你今天怎么了?心事重重的?眉头都快皱到一块儿了。没有了。对了,灵,尝尝这种糍粑吗?杂粮野菜做的。好漂亮的印粑!好精致!还有小红点!这东西珍贵!只有女子出嫁回门才有。这个你也知道呀?我们的事,家里二老知道了。他们挺高兴的。昨天没来就为这事。老两口挺花了一番心思。你的意见呢?我家是地主,世代教书的地主。地主怎么了?我们脚下这桥还是地主带头修的呢?我让你接近,就是喜欢你身带的书卷气息。灵说完,就秀气地咬了一口糍粑。好香!
    对了,政,我也有事对你说呢。看到灵的态度,政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你快说。我快要毕业了,是考普高呢,还是中专?中专吧,你小弟弟与你同年级,你的成绩考中专没问题,生活费用基本国家负担了,你小弟弟志向远大,肯定要读普高考大学的,那你家只要负担你小弟弟的学费,压力小很多,我也能腾出力来帮衬点。那中专卫校师范怎么填?师范吧,你口齿这么清楚,思路这样清晰,不教出一大帮学生,可惜。那湖南三师,县师范怎么选?都可以,回本乡本土还是填县茶市师范吧,对家里也好照应。
      这就是全部理由吗,呵呵?还有理由,不说你也明白的。政,我偏要你说。我不会说,要么我给你唱支电影歌曲吧。好,好!快唱。政清了清嗓音: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站在河边,东方吹得那个风车转哟……歌声婉转,如流水漫过心灵。最后变两人一起哼了:十八岁的哥哥告诉小英莲,哪怕你一去千万里,哪怕你十年八载不回还,只要你不把我哥哥忘呀,等待你胸佩红花回家转……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1:0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19 18:29 编辑

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1)
即使平时吃的粗杂粮,考试还是没有意外,灵顺利进入县茶市师范,成了准工人阶级。虽然还是吃食堂,可工人阶级毕竟是宪法规定的领导阶级,工人食堂非随处都有的农民食堂或农民子弟学堂食堂可比。每餐足量的三两纯白米饭,那可是不得了的好。比起红薯丝饭,洋芋粒饭,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隔三差五还有馒头早餐。了不得的好吃!灵第一次吃完,就上了心。这好东西要留些给妈妈和弟弟吃。法子总是人想出来的。灵找到同乡厨房师傅周伟,帮忙把节存下来的馒头切成馒头片,利用食堂晚上封存的炉火余热把馒头片烤成馒头片干,用纸包好,存上两个月,一点问题没有。灵就大概两个月回家一次,将馒头干带回。看到弟弟狼吞虎咽的样子,看见弟弟们皮包骨头营养不良的菜叶面色。灵就想,下次回还多带一点。弟弟们从来都是斯斯文文的,他们纯粹是被饿急了。
   见到姐姐灵回来,大弟联就到塘边菜地转一圈,抓回几只大青蛙,切了头,剥了皮,去掉内脏,随便剁几刀,撒少许盐,然后裹上洗过的南瓜叶,往火塘一扔。一阵子就肉香扑鼻。灵子娘原来是不允许孩子这样干的。可队上食堂实在没有啥吃的,分几碗稀粥,清的能照见人影。人总要吃的,要营养,尤其是长身体的孩子。人,总要活吧。后面就默许了联的杀生找吃行为。
   灵学着联的样子,拍了几下瓜叶包,吹吹灰,一层层展开,然后再吹一吹散热。吸气时的香味真诱人。灵眯着眼睛轻咬了一口。真的不错!姐,我就说好吃呢!你还不信。好香!不过还是姐你带回的馒头最好吃!麻拐,我还去抓。联边说边往屋外走。够了。灵急忙制止了联。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1:0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19 11:42 编辑

发重了
发表于 2017-7-19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哥哥站在河边(二)
     天阴阴的,却不凉爽,闷闷的压抑无处不在,连小桥流水都无法改变
      
 楼主| 发表于 2017-7-20 13:2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2)
政哥,
        近好!来信收到,见字如晤。
     你的法子就是好使。我按你的主意,用磁铁去找铁矿石,目标性强多了。昨天完成任务就拿了个全班第一。我其实也耍了巧,我知道衡阳附近没有富铁矿,就去铁匠铺了,用磁铁吸了两斤多氧化铁皮屑交差。这秘密还没有泄露。国家号召大练钢铁,学校有任务,学生个人也有任务,分配到人了。我可不敢随便泄密。我怕痒,不愿意砍树砍柴,就领了寻铁矿石的任务。从学校走到衡阳,往返40里,又累又饿。哎,没法。
     对了,我还有个任务:写宣传稿。要求精而短,容易上口。本来每人都要写,大部分人交不出来。这种东西,我随便写了几句顺口溜对付,没想到给选用了。录来你看:炼钢士气狂,学生四下忙,努力找铁矿,大大干一场。这种垃圾也要,呵呵。同学们大赞好诗,弄得我不好意思,这哪是什么诗?我也是自作聪明,找累,明天还得继续写。宣传栏里还有一个同学的稿子:夜战不怕鬼,超英又赶美,跃进佳话多,胜过长江水。呵呵,心里笑得肚子痛。可又不敢笑,怕犯政治错误。
       上周回家一趟,时间太紧,没来看你,心里不好过。有话就在这里和你说。现在普遍的粮食是日渐紧了。从我们食堂的供应,就看得出来。家里农村,很多人挖野菜,捉泥鳅鳝鱼青蛙应急。政哥哥你那里应该也一样,你别太节省,你本来就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现在是公有制,不需要本钱,很多东西公有,但身体还是个人私有的,万一搞坏了身体,国家,单位,其他人也没法发一个身体给你。切记!
       看你的信,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乐。你的心思总能带我走得好远,飞的好高。好了,不多说了。多说你会骄傲的。我明天还得参加学校的大练钢铁。
       执子之手!致以革命的握手!
    灵。1958.06.07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8:5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3)
  乡下开斗争大会,就相当于给农民放假休息,想不去,在家睡觉做梦?那就等着一起陪斗吧。
    与满爹一起上台挨斗的是全区的几个有名气的地主:组织修桥的蔡八公,修地方志的甘家大爹。一律被草绳捆着,反剪双手,跪在主席台前。背上背个纸牌子,标着***臭地主,狗地主,恶霸地主。
      怎么恶,怎么臭,乡民是不大管的。反正今天不用干活,看看听听,一天的工分照得,只是太阳有点大,也不供应一餐饭什么的。偶尔可以到亲戚那说几句悄悄话,传递相互信息,只是亲戚们和自己一样,都瘦就不说了,还没什么精神,如半痨不痨的丝瓜。斗谁批谁是不大关注的。反正又不是自己。碰到心里带怨的,三百六十日劳作,温饱捞不着,也确实恼火,还不能发出来。上台去刷被批人几个耳光,还真解恨。白打,纯赚!要在平时,你胡乱打人,别人还不跟你拼命?现在打呆的,还能捞个积极分子的名声。至于打了被斗的人,明天会更好,吃得饱些,穿的好些,这些是不管的。干部们要斗他们,自有他们的道理。
会后,政接着满爹。在办公室端来水,洗了脸和手,换一身干净衣服,然后才上一碗稀粥,几点咸菜。爹,将就吃吧。只有这个了。满爹摇摇手:很好了。政,你别难受。此一时,彼一时。爹不丢面子。爹陪十里八乡几个大儒挨斗,是长脸。你爹自问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他们斗我,并无实际罪状。教人读书明理有罪,我认了。乡邻起纠纷,喊我去说理,化解矛盾,有罪,我也认。假如有来生,我下辈子还会干这两件事的。我晓得他们斗我的真正原因:我不掺和他们的事,不写标语口号,不写揭发材料,也不为他们出谋划策。
   被斗了一整天,还真是饿了。满爹就着咸菜,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完稀粥。政,你以后去入党吧。跟爸划清界线。我也见多了。这运动一个接一个,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入党了,至少于你多一层保护。
  爸,你怎么又提这个。以后再说。我谨言慎行就是。划什么线?再也莫提。哎,政,你什么都好,就是为自己想得少,这不好。走一步,看一步,难哪。回家,我要回去了。政于是送满爹,趁着夜色从镇上往老家走。
  路上满爹说起一件年前悬案。隔壁公社斗山有个大队支书肖二棍,一夜之间双眼全瞎。那个肖二棍,光棍一根,好吃懒做,赶上斗争运动,表现抢眼,斗地主下手特别毒,会场踢断过好几人的肋骨。因此得了村支书。一次开完斗争会,赶夜路回,双眼就瞎了。第二天才被人发现,送往医治,说是石灰烧伤,时间过长,回天无力。当了一年支书,风光一时。瞎了眼什么也不能干,支书是不能当了,继续当回光棍,轻轻年纪就作了五保户。
   我也听说了。最后也没有查出原因。人啊,不做伤天害理事,平安!政跟着满爹感叹。
父子两走到禁冲山上时,看到山里很重的雾。前面隐约传来人声:今夜怕是碰到倒路鬼了(鬼打墙,迷路),转了半天就是转不出去,又回到现地方。听声音像是本村支书得钵,另一个像民兵排长陈短铳。政抬手欲远远招呼,满爹摇摇头。走到近前,那二人还没反应。满爹大喝一声:你们两搞什么鬼!围着田边转圈?那二人如梦醒: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里转了一个时辰了 。你们随手扯几根草,握在手里,嘴里含着一根,跟着我,政断后。我就不信破不了这个鬼!满爹说完就迈开大步。
  说也奇怪,四人一行,一炷香时间就走出了禁冲无人区。得钵,短铳讪讪地道谢:今晚多亏满爹了。我们也没法,形势逼人。
没事,各自回家吧。满爹的语气坚定,再没二话。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15:1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3 08:31 编辑

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4)
   灵随部分同学队伍去参加支农。队伍行进在乡道上,喊着口号,或是唱着整齐的歌,声势引人。沿途的山,东一块西一块地有很多缺口,懒洋洋地露出泥土和岩石的本色,像个癞子头。这是大练钢砍伐大树后留下的印记 。没有谁想过要补种树。土高炉的烟囱吐出的浓烟,像一条黑龙,紧紧缠绕着农舍和山梁,是倒下的大树魂魄在红尘中作最后的留恋。
   支农活动是深挖一丘两亩见方的田。要挖两米多深,说是深耕高产。八百多人队伍摆开,挖土,转运挑土、后勤,分工有序。 灵在转运组。满满的一担土,挺压身的,四五次下来,灵就觉得吃力。看看人家,一个个还精力健旺,尤其是老庄稼把式。灵心里惭愧,自己毕竟还娇嫩了些。再一细看,灵心里就有了底。原来老把式也耍滑,框子装土就有学问,选装松散的浮土,就轻,担起走路,故意步履摇晃几下,土又洒落一小半,自然轻松。灵暗笑,一边有样学样,却不做声。几天坚持下来,倒也并不累。几百人的大会战,二十多天,终于把坑挖好。
   挖好坑,接下来是填基肥。集中全大队的农家肥往坑里堆。人粪,猪粪,牛粪,只要队里有的,就集中到这。风起的时候,特别地臭。干部嫌肥料不够,又煮了三百多斤黄豆,也作肥料,撒在坑里。撒豆时候,偷吃的倒没有,毕竟人多。撒下去的黄豆,跟粪便混一起,也没法吃。灵心里怅然,这么好的粮食,可惜了!灵设法调到后勤组,为头的是大队支书媳妇。原来这里别有天地。背开多数人的眼睛后,煮熟的黄豆随便吃,大家都一样,没人说你。吃完了,黄豆分量不够,掺几把沙子往桶里一搅和,总量不变。灵学着师傅,也装了一衣袋熟黄豆,挨到天黑,才收工回校。
    如此填肥,五百人的队伍,又花了上十天。接下来是填回填土了,同样规模队伍,又去了半月功夫。
     大队长的竣工报告很有激情:我们的示范田要亩产十二万斤!灵听到底下有老把式在咬耳朵,声音很细微:你说某产十二万斤就十二万斤了?即使这田做到了亩产十二万斤又如何?精壮劳力都抽这里来了,队上其他千把亩田没人种,都长草了。还不是等于零。瞎胡闹……
     两星期后,灵打听那示范田的情况。插下的水稻全死了,第二次插还是一样。田太肥,庄稼受不了。毕竟付出过心血,灵两个月后再探:示范田改成藕池,莲藕长的倒不错。总算解决问题。跃进示范,种稻不活,改种莲藕,花开如火。学了经验,也是收获。这总结报告,灵记下了,因为它有文采,也是事实。
   至于灵的师范学校学业,靠学生自觉,课外零零散散看,学得怎样,只有问自己了。连个正规的考试都没有。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0:0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5)
  农业产量卫星一个接一个地放,一个比一个高。大队广播成天在反复播报振奋人心的消息。满爹忧心忡忡地听着。亩产十万斤?满爹心算,就是五十吨,一亩地666.7平方,稻谷按水的比重,就是五十方了,全堆在田里,就有近三寸高了,这哪了得?哎,难怪上交翻倍,村里余下的也就一点谷种了。食堂每天开出的,就是社员们出工采的野菜加一点红薯或南瓜汤。哎,现在能吃一碗纯粹的稠南瓜汤,美食一顿呀!哎呀,又胃里返酸水了。不能想吃的。!满爹忙止住自己的想法。这近半年一想到吃的,就返酸水,打嗝。看着自己浮肿的手和脚,满爹决定了。想法自救。去山上挖点鸡公脑。这种野生小植物的块根,有甜又嫩又粉。相传是土人参。满爹背着锄头往山上走,看到一个陡坡上长着几颗茂盛的鸡公脑,心里一喜,不防脚下虚飘,一滑。满爹再也起不来了。
    政与兄弟简单地办了满爹的后事,偷偷写下一联焚于坟头。文曰:
俊杰平生仗义,散尽家财八百亩,升天有路;
英灵造化可期,如来大殿三千神,布道妙方。
不孝子政谐其余家人同祭。
  灵从政的书信得知满爹过世。虽从未谋面,但素有耳闻准公爹的事迹,心下颇为敬重。个中因由,由不得人,不由唏嘘惋叹,一边去信安慰政:事已至此,挽回无路,且暂节哀。还真会饿死人!灵想起前些日子偷存的黄豆,要是这一把黄豆给了政,或许就能救满爹一命。也就是假想,于事却是无补。反引起灵心里的自责。
    学生食堂伙食越来越差了。白米饭改成稀饭,稀饭改成红薯汤,南瓜汤。半年下来,好些女生月经都停了。也好,本来就没有多少气力,现在老天也教我们省事了。灵听着同学无奈的玩笑,不好说什么。
    广播倒是不停:现在是国家最困难的时期,大家都一起想法子,共度难关。我们一定会取得与自然灾害抗争的伟大胜利!灵与同学们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同学间的悄悄话是禁不绝的:谁家那里有饿得浮肿的,谁那里有饿死人的……灵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到无人处,吃几颗先前存的黄豆。这救命的东西,可不敢多吃,明天不知道会怎样呢。
      一个上午,学校突然广播:困难时期,国家负担太重,上级决定解散茶市师范,三年级的提前毕业,一二年级的肄业,各回各家。一时学生哭声震天。辛辛苦苦读书干活几年,白搭了。一句话下来,国家粮铁饭碗的梦成了空。灵也没有例外,哭肿了眼睛。
    回家时,是政来接的。政说:灵,没事!你的水平足够教完小了。我想法打个报告,调你到我的完小附中来,我那里正缺老师。灵知道政是安慰自己,心情不好,话就很少。双双低头离开茶市师范校门,没去看天。谁管它是白的,青的,还是红的?反正这时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
发表于 2017-7-24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创作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发稿怎么也发不上,电脑行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5 09:31 编辑

     一箱书的家底(1)
        政是第一次来灵的家。政在路上准备了四件礼品:一本书,小说《家》,酒,肉,糖,四件上面都贴一小块方正的红纸。灵极力阻拦:别买礼品。这样不好。政不依。灵拦不住:要么这样,书可以,我要,其他别买。政的话无可辩驳:你拦我是你的心意。我备礼是我的心意。伯娘,及弟弟们是第一次见面,怎能空手进门?再则这些也是我表示对你的重视程度。你心里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我虽然是个俗气的人,但人俗礼不俗。政故意将“人熟礼不熟”给偷换过来,把灵子低沉的心情给调动活跃起来,引得灵噗嗤一笑。政,你真能!人俗礼不俗都给发明出来了。
      灵子妈龙老太见政面目端正,举止斯文,心下喜欢,却并不急着多问,忙着沏茶,炒菜,只留个心眼听老二联与政的家常谈话。联上过私塾,也进过高小,很能拉开话匣子,话题多变。政的对答如行云流水,随和而尊礼。龙老太悬着的心,放下一半。确实一表人才,不是外表光鲜,里面藏糠。 第二道茶上来。政的碗里有两个剥好的鸡蛋,两颗红枣,陪客的联碗里一蛋一枣。政见了,心思微动。起身,联急忙劝坐。政轻按了一下联:老弟略等一下。我就过来。政进到厨房,要灵再来两付碗筷,然后喊龙老太:伯娘,您也一起来。 政从自己碗里分出一蛋一枣放在龙老太碗里,再将剩下的蛋一分两半,给灵子半个,红枣却不动。龙老太,联,灵哪里肯依?政说:大家听我一句话,看有道理没?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我与灵分吃一个蛋,表示从今以后,凡是有我一口吃的,必然有灵子一口吃的;我与灵子共一颗红枣,表示我俩二人同心长红。这些话是好说,但日久才见人心。今天这颗枣就留着,日后是个见证。
       龙老太非常满意政对哑谜的破解。当日就吩咐联去通知四下亲邻,第二日来做客,一起见证政与灵的订婚仪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7-25 15: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5 16:39 编辑

一箱书的家底(2)

   政发现灵子家与自己家相仿。屋场坐北朝南,背靠大山,四周绵延的山势围成一个心形,屋场如一颗安眠的种子躺在心基。后山上翠竹青青,陡峭的山势增加了人对自然的破坏难度。旁边山上板栗树柚子树悠然地舒展着身姿,青青艾菊默默峥嵘。政不由想起陶潜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依山难望,是一条蜿蜒进山的小路,通向已知的也未知的世界。
      沿小路翻过南面山头,一望之地,是个青砖大屋场,水源曲折而不改初衷,向那奔流而去,旁边山势掩住了水的去向。好地方,藏龙卧虎。政不由叫出了声。政哥,你会看地呀。让你说中了。联然后介绍说,那地方叫士子湾,朝廷士子,国家栋梁的士子,不是水果柿子。这地方出过好几任朝廷大员呢。政赞赏地朝联一笑。联继续说:这是我们刘家宗祠之地,现在没落了。前几年破四旧,光收书搜书,就从这里搜了四十多麻袋线装书。运不出去,就点火烧,烧了一天一夜。
     真是可惜了。政的眼神闻言暗淡下去,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很内疚的事情。联的话还没有完:我有个同学是活动的小头目,我趁人少的时候,去求他,拿了五本医术,其中有《皇帝内经》,《药方宝鉴》。扉页上盖着醒目的大红印,禁,废。我才不去管他。平时翻翻,小病小疾,自己找药试,很灵。你藏书做得对。不过乱试药危险。政哥,我有一事不明。医书方子并无剂量,那如何用药呢?这个行有行规,一般秘而不宣。治病扶伤是积德事。我告你一法:于成人,一般草药是十克即二钱,小孩为减半到三分之一;含毒性药,剂量减半或三分之一剂量。剧毒药不用。法传本性善良之人。有了这次交流,政与联多一层惺惺相惜。
       订婚仪式后,政就急急赶回学校工作,约定半个月后的暑假,来接灵子去自己家做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6612 second(s), 4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