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水流衡山

[岁月如歌] 再酿女儿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5 15: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5 16:33 编辑

又发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1:2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6 14:43 编辑

   一箱书的家底(3)
   灵子来到政家。一身干净学生装,长衣长裙,把本来就高挑的身姿衬得更加窈窕。灵子低头含笑与谢老太见过礼,与政一起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妈。谢老太乐呵着嘴,卷起右手袖子,退下小臂上的银镯子,抓着灵子的手:好闺女!我们家政傻人有傻福,千等万等,等到闺女你,真是不错!这个是妈的心意。你现在就戴上。妈,还是您戴着它好。谢老太:傻孩子,莫推辞!这是传家的规矩。以后政就交给你了。又转头招呼政:政,以后有事多跟灵子商量。妈妈老了。以后不管你了。一句话把政和灵的脸给涨红了。侄孙小媳妇花嘴快:小叔叔小婶婶还害羞呢!众人大笑。花心里思量,灵还真是个人物,面目比我那是不差,可她自带风韵气质就让人喜欢而看重。我就没有。可恶!
    谢老太一左一右拉着政与灵子的手,来到一个古旧的书箱前,点燃三柱香:你们俩对着她鞠个躬。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虽然书已被炒走,书箱还在,传承人还在。你俩心里默默发个誓,把这书香传下去。书箱空了,人可以想法再装满她。这就是你俩的家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1:2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6 11:29 编辑

手机发,总是发重。
发表于 2017-7-26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不错!让我看的津津有味!尤其大跃进期间那段。
发表于 2017-7-27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多欣赏。
发表于 2017-7-27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1:1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7 14:37 编辑

有重大遗漏,更正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4:3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箱书的家底(3)

    政的老娘谢老太接到政的消息:满崽媳妇将来作客。她就忙开了。
     用报纸糊室内墙壁,整理房间地面,清洗被服卧具,整理规范厨房物品,清洗碗碟用具……里里外外,踮着小脚像个小孩子一样奔忙,逢人就笑。三两日就把喜讯传的四下邻里亲朋皆知。谢老太的准备引起隔壁新娘子花的不快。
    花是谢老太本家侄孙媳妇。进门时说来就来了,也没有办什么仪式。自由恋爱,思想解放,本来没有什么不好。移风易俗,开风气之先,也是风风光光。可人就怕比较,一比较就有失落。至于原来尝的甜头早已忘记。另外一种方式的好处没有尝到,心里就生出不平来。说偏心是没法说的。早已分家,小门小户自过,还占着明亮宽敞的西厢房。再看看谢老太打理的房子,原来的走廊巷子围改的,连个窗户都没有。心里嘟哝:有什么好嘚瑟的,穷开心!
     谢老太自然不知道这些。即使知道也是不管他的。谢老太颤巍巍的点上三支香,轻轻念叨:老头子呀,明天满崽媳妇要进门做客了。你安心吧。死鬼呀,你在那边也要管点事。满崽媳妇第一次来,倘若有邪魔外道敢坏我们家好事,你第一个出马,镇住它,没有啥客气好讲……
   灵子来到政家。一身干净学生装,长衣长裙,把本来就高挑的身姿衬得更加窈窕。灵子低头含笑与谢老太见过礼,与政一起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妈。谢老太乐呵着嘴,卷起右手袖子,退下小臂上的银镯子,抓着灵子的手:好闺女!我们家政,傻人有傻福,千等万等,等到闺女你,真是不错!这个是妈的心意。你现在就戴上它。妈,还是您戴着它好。谢老太:傻孩子,莫推辞!这是传家的规矩。以后政就交给你了。又转头招呼政:政,以后有事多跟灵子商量。妈妈老了。以后不再管你了。一句话把政和灵的脸给涨红了。侄孙小媳妇花嘴快:小叔叔小婶婶还害羞呢!众人大笑。花心里思量,灵还真是个人物,面目比我那是不差,可她自带的风韵气质让人喜欢而看重。我就没有。可恶!
    谢老太一左一右拉着政与灵子的手,来到一个古旧的书箱前,点燃三柱香:你们俩对着她鞠个躬。这是我家的传家宝。书虽然已被炒走,但书箱还在,传承人还在。你俩心里发个誓,把这书箱传下去。书箱空了,人可以想法,再装满她。这就是你俩的家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4:3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7 14:42 编辑

又是发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4:3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箱书的家底(4)

其余人都要队上出工。政陪着灵子在附近转悠。满爹的坟就在屋场后山上。
   灵跟着政在坟前作了三揖,然后回头前望:一泓碧水是屋前的池塘,波光潋滟,只是距离有点远。远水救不了近火。灵想起这一句,就觉得怪怪的,有些乱七八糟,不由一笑。政见灵子含笑,随他目光,看到是屋场的前山,山色苍翠,山顶平整,问灵:你看前山山头像什么?像一方墨砚,静静地散发着墨香。好眼光!好悟性!好说法!听老人说过,我们这屋场请风水先生看时花了大价钱__八十块光洋!说是前山是一方官印,主后代荣华。我们家在这里,几代下来,一个像样的官都没有出过。呵呵。灵子你今天的说法倒是一语中的。我家世代开私塾,从未间断,可以说书香不断。灵说:或许祖先们也早就看出此地灵秀,是个书香之地,只是不说破。我今日误打误撞,碰巧点破,呵呵,祖先有灵,莫怪罪晚辈。政:风水风水,跟人的追求暗合就是好风水。你的话画龙点睛,祖上只会赞赏,怎会怪罪……
    政,你在这里陪美人风花雪月,我从镇上赶十多里路来找你,一身臭汗。有急事!
      来人是政的同乡兼同事,完小党支书记周斌。周斌,你好。辛苦了。什么事这么急。这是我未婚妻,茶市师范的,因学校解散,我陪她散散心。
  周斌瞟了一下灵,气色顿时缓和,再无先前猴急之相,一双略带三角的眼睛无目的地扫一下其他地方,又返回扫一下灵子,如此三番五次,竟忘了接政的话。灵不自在,就说:政,先带你朋友进屋喝杯茶吧。周斌这才接话:不进屋了。谢谢新嫂子。我跟政要商量学校的事。嫂子不用灰心,你读的是师范,就来我们完小。学校要搞运动,缺人。你来补缺。以后再详细说。我和政现在要去学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4:3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7 14:47 编辑

取消多发的。
发表于 2017-7-27 21:1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似潺潺流水,尾尾道来。
发表于 2017-7-27 21: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看了还想接着看。
发表于 2017-7-27 21: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看了还想接着看。
发表于 2017-7-27 21:2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好文章大家都想看。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03:1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8 12:58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1)

   政跟着周斌往镇上学校赶,问他究竟什么事。周只说:大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办公室与你细说。
    政见如此,不便多问,低头赶路,一边心里猜度:怕又是整人的事。你爱整人,拉上我干嘛?我不管党务政治。却又不能说。周斌这人城府太深,出手又狠又辣。
       三年前一幕浮在眼前。周斌主动找政去说媒。要定下公社付书记的大女儿的亲事,政问你考虑清楚了?知道具体情况吗?知道,那女孩不错,就是桃花开的时候有点不安静。公社付书记的心底实在烦恼,二女儿的小孩满地爬了,大女儿因为害桃花癫,还没个对象。见有人来做媒,稍微调查下就同意了。半年后周斌就进了教师队伍。一年后周宣布与他富农成分的老爹划清界限,断绝父子关系。半年就入了党。
    有一次,开完党的组织生活。周斌与几个党员去完小老支书家吃饭,看到厨房墙壁上的某领导头像上钉了一根钉子挂筷子筒。第二天公社广播站就有广播稿,某某完小支书恶毒攻击领袖,仇恨革命领袖。用钉子钉某领导的头。落款:革命群众举报。老支书被逮捕。周斌接替学校的党支书记。究竟谁举报的是个谜。
      政低头走路,一边想事。半路上被一个人拉住了手掌:老庚,好久没看到你了。今天去我家吃饭。是甘嫂,甘嫂用背挡住周斌的视线,眼睛示意手掌。政会意,感觉是张纸条。忙喔拳抽回手。甘嫂一定在这里等自己很久了。政忙说,嫂子,下次来,今天学校有急事。又走了一段,路边有口井。政招呼一声,你先走,我喝口水。随后就赶上。政一人打开纸条:救救我姐夫罗老师,周斌要整他材料,老罗说水田一个猪屎堆,长的草很茂盛,像个台湾岛。看完政将纸条入口嚼烂然后才吐掉。洗吧脸就跟了上去。心里骂一句:无聊!后面一路无话。
  到办公室,政一进门,周斌就关上门。轻声说:我们完小出了一个右派,竟然歌颂台湾,歌颂国民党,说台湾岛上生机勃勃。这还了得?必须上报。谁呀,谁这么糊涂?政惊异地问。还有谁,教历史的罗老师。平时就大大咧咧,还说我不学无术。这次犯了错,怕由不得他了。是可恨,没有一点政治觉悟,那话能乱说?政,这次你来写这个广播稿,你是公认的才子,文笔好。这次你立功,我就找机会介绍你入党。此外还有罗老师开了,就有空缺,刚好把你未婚妻拉进来作老师。天造地设的好机会啊!
  周支书,难得你真心帮我。谢谢。这稿子的事我得好好构思,这是大事。见政同意写稿,周斌很爽快地说,行,你慢慢构思,我去弄吃的,到时给你端来。说完他走了出去,带上门,走了几步,又踮起脚尖返回,悄无声地把门从外面别上。这人心思细密,太可怕了!政心里发寒。
    政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一边苦死冥想对策。这时窗边闪个一人影。是甘嫂。政迅速写了几个字:罗老师速写广播稿,臭骂台湾猪屎堆,臭狗尾巴草,苟延残喘。明天一大早一定送到公社广播室,这边我拖住他,磨时间,等你先发稿。
   甘嫂机警。接过纸条就悄无声息跑了。政这边早已定下计策,拖。故意写了几行又涂抹,又再写,然后扯掉,如此反复。等周斌来时,见政把草稿撕得满地都是,也不好再催,反而一个劲安慰政:别急,慢慢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09:5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8 12:35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2)

     熬到第二天早上,政的稿件还只写了一半,不停地挠头,面容憔悴而痛苦。周斌起来看了,不住地摇头:写这个应该很容易的。先陈述事实,用词用句往政治路线方向引。然后引用一句领袖语录。比如,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然后剖析他的思想根源和行为习惯。最后作结。怎么严重怎么来。政作醍醐灌顶状:原来还可也这样。等等,你再说一遍,我没记全。等周斌再一句一句重复,到一半的时候,学校与公社连通的广播响了。
《台湾国民党反动派就是猪屎堆》
   昨日完小党组织成员谐积极分子,下乡支农体验生活,见到一个水田里的猪屎堆, 上面长几颗狗尾巴草在那摇头晃脑。一同事说那就是台湾岛。这比喻太精辟了。国民党反动派盘踞台湾,自绝于祖国和人民,终将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不,被扫进猪屎堆。反动派就是猪屎,臭不可闻,人人得而铲之。反动派你们就像狗尾巴草,你们摇头晃脑,也蹦哒不了多久。这不,我们的先锋队的铁拳,就来铲除你们了。你们这些臭猪屎,我们现在就铲掉你肥田。革命必胜!台湾一定得解放。
     完小附中罗老师供稿。
    听完广播,周斌的一口气泄了。哼出短短一句:算你走运。然后周半天不说话,铁青着脸。政心里的一口气吐了出来。拿过照写的稿件递给周:支书这样写,你看行吗?周:算了。这个没用了。人家抢了先。哎。白辛苦一顿。我们先各自回家。
    政回家继续陪灵子,随便扯些话题,说到将来的规划。灵,你试着作一些低年级的教案,做些准备。你来上课的事,我到处走动走动。政,教案我会准备的。你那个周同事,莫去求他,他眼神不正,你留个心眼。灵的话把政的心震了一下,灵子还真会看人。我会理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1:2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28 13:19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3)
  政送灵子回家,在快到镇边的路上,碰到罗老师迎面而来。罗老师背着个鼓鼓的挎包,脚步匆匆。罗哥,你这是往哪里去啊?政,你呀。我这要往你家去。好巧,路上碰到你了。不然扑空了。这位姑娘是?政接嘴:刘灵,叫罗哥,我同事,教中学历史的罗老师。刘灵,我未婚妻,也是读师范的。刘灵礼貌地叫了声罗哥好。你好,刘灵。叫罗哥这称呼好,亲切。你们这是往哪里去呀?送她回家,往浏市去。哎呀,那还蛮远,还有二十多里。正好路过我家门口。请客不如遇客,这就去我家,政,你家我就不去了。说完就掉回头走在前面。
      谢谢罗哥好意。下次吧。刘灵笑着回绝。老弟嫂,政老弟,这次你们非得去我家一趟。我这趟是专门去你家致谢的。本来大恩不言谢。要不是你前几天帮忙,我怕是进去了。政道:些许小事,何必挂怀。你我之间,素来相互敬重。再多说就见外了。于事政叉开话题,说到了别的。
      罗哥硬拉着政和灵子进了他家,一进门就对着政一拜。政赶忙扶起,使不得,使不得呀,罗哥。然后开席,罗哥,还有些愤愤不平,这话今后还怎么说?随便一句话一引,就大祸临头呀。我只是开玩笑说他不学无术。事实也没有冤枉他周斌呀。这样对我下死手。要不是政老弟和甘嫂,我都不敢想会怎样。他这样,我也天天盯着他,引申他的话。可我又做不来。政:罗哥,喝酒。你不是那样的人……
      酒酣之时,罗哥又说到老支书:老支书进局子真是冤。普通小民百姓谁去关心那个领袖。实在要抓,应该抓决定印领袖头像在报纸上的人。他该知道普通百姓素质就那样。印在报纸上,糊在墙上算好的,丢在茅厕里也有,回收造纸,被绞得粉碎,如果这样的人都抓起来,怕是没地方关?关键是举报的人太无耻了。政见罗哥这样,以为他快醉了,不便插话。
       罗哥醒悟,我没醉,是一时嘴快。罗哥自觉说那些不好,又看到刘灵面色略带忧郁,就问,政,你欺负弟妹了呀?弟妹眉宇间略带忧色。政这才说了灵师范学校的事。罗哥端杯:弟妹,放宽心一点。我去问问一个人,看能帮忙不。反正我会尽最大努力。我欠政老弟一个天大的人情,看能做点什么不。
    席后,政与灵子继续赶路,婉拒了罗哥的盛情挽留。罗哥说了些什么,政与灵并未太在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18: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7-30 07:39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4)

   暑假快结束前一周,政接到通知,去区里开会。会议传达精神:加强农村教育师资力量,一步步来,可以先用文化较高的,作代课教师,试用后再看情况转正。政听了,就觉得刘灵子的工作有了希望。会后肖主任叫住政和周斌,有个叫刘灵茶市师范生,你们学校完全可以试用。政忙不叠地答应:好!好!尊重领导指示,一定办好。周斌也在一旁附和。
       政兴奋地往灵子家通报消息。皆大欢喜。本来政是准备打报告的,现在报告都不用打了,直接执行。二人私下猜测,一定是上层某位高人帮忙,才直接点刘灵名字。只是不知道是谁。一定要弄清楚,莫抹了人家人情。
    政与周斌商量一下新学期校务。新代课老师先安排在低年级上课。会后周斌说:恭喜你!政校长。刘灵的事,我托人帮你说过。政嘴里客气:多亏你费心,今天请你客。心下疑惑,平时只是面子上客气,这大事你帮忙,也许有可能。礼节不能失。
       两人就在办公室小酌。 罗哥来清理房间,作开学前准备。政叫罗哥同吃。得知刘灵的消息,举杯祝贺政。三人依礼喝酒,维持着一团和气。听到周斌说,他为刘灵的事托人出力。罗哥也不言语。喝完杯中酒,罗哥就借故离开了。
      刘灵带小学一年级的语文和数学,教的倒也中规矩。一个月后,刘灵语文课才开始,发现后排进来两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估计是考察的, 刘灵注目一笑。
    然后继续上课。同学们,首先我们复习一下。刘灵在黑板上书写一个“一”,这是什么?学生们大声回答,一!很好,同学们很聪明。然后再板书一个“二”,这是什么?二!学生的回答很洪亮。很好!那一和二,有什么关系呢?有个学生回答,一加一等于二。很棒!同学们再想想, 还能想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沉默。刘灵亮出一只粉笔,这是几?一!刘灵将粉笔折断,现在是几?二!这个动作表示一和二有什么关系?一分为二!一个机灵的学生回答。太棒了!刘灵在一与二之间写下:一分为二。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什么一与二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即可以一分为二,还可以什么?又是沉默。大家看,这是一个火柴盒,我把他放入粉笔盒中,现在大家能看到几个盒子?一个。那这个动作是什么?是合二为一,又一个聪明的同学回答。你们太棒了!老师为你们骄傲!对,合二为一,我写下。我再写一个字,大家回答。刘灵转背写下一个“三”。三!大家齐声回答!很好,三与二或者与一有什么关系?接二连三?谁说的?对!刘灵在黑板上二与三之间,写下:接二连三。又一个声音:举一反三?对!刘灵又在一与三之间写下:举一反三。这时下课铃响,同时教室后面响起清脆的鼓掌声。一个中年人朝刘灵竖起拇指:刘老师,你的非常精彩!一级棒!
     晚上完小附中骨干聚餐。刘灵被特邀列席。先前鼓掌的那个领导坐在主位。政致辞:热烈欢迎欧局长来我校检查工作,下面我们掌声欢迎局长作指导。掌声雷动。欧局长站起身,摆摆手:你们学校工作开展得非常好。特别表扬新老师刘灵,课上得非常精彩。谢谢罗老师!为我们的队伍推荐了一个这么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12:3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稍晚才能更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46927 second(s), 4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