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水流衡山

[岁月如歌] 再酿女儿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6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提纲,感觉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6:3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邵阳老酒 发表于 2017-8-16 15:14
看提纲,感觉不错。

都连载这么多了。
干嘛不看了提纲,再看小说正文呢?呵呵
谢谢你的回复。

补充内容 (2017-9-16 00:35):
九 再酿女儿红(6)
    刘灵偶尔会翻一下巍巍的学校课本与作业。学校教育渐渐走向正规,不再随意停课。只是运动的余波依然荡漾。巍巍的语文和英语都很差。要他写个作文 ,除了大量的口号和标语,就写不出几句自己的话。刘灵不由自主摇头:把学生教成这样,失职呀。再查巍巍的英语,除了认得字母,随意抽的单词基本不会。刘灵就要揍他 :书读成这样?巍巍还振振有词: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一样闹革命。刘灵给了巍巍一个嘴巴:闹你个摆子,学生的任务就是读书,闹什么革命,革命革命, 你有几条命可以革?不务正业!巍巍还不服气: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刘灵:还犟?你像样的话都写不圆,有资格走天下吗?别人若说外语,你懂都不懂,你怎么走天下?走不通呀。石头在旁边听了,呵呵笑。巍巍的数理化确实不错, 但离刘灵心里的要求差很远。一形成习惯,要改过来就难。七塘完小的外语教师也是改行凑数的,要把学生教成一朵花,不太可能。刘灵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关注巍巍和朝阳的学习,只是任他们自由发展,只是偶尔神伤。
    石头也发蒙读书了,自己取学名五岳。刘灵觉得怪怪的,问: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石头答:我外号石头,五岳山都有石头,平常听妈妈你说,三山五岳,名山大川,不仅仅是很美,还有很深厚的文化。我长大要作一块有文化的石头。刘灵被石头逗笑了:不错,不错,能自圆其说。奖励你一个新书包。不捡你哥哥们的旧书包。巍巍和朝阳除了羡慕,也很为弟弟高兴和自豪。刘灵:书包可以是新的,但算盘必须是旧的,家里没有更多余钱。石头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好!怎么都行,反正妈妈你说了算。刘灵强忍住笑:你这小子在校要正经点。若一门心思去想说笑话,就走入了偏途。算盘,盘算,都是在前面的基础上继承,发展。没有旧的,就没有新的。石头:原来话还可以这样说,记住了。
      九  再酿女儿红(7)
    开学很是新鲜,好多好多原来不认得的同学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老师还没进来,石头很兴奋,拿着个算盘翻过来,在课桌上当车子推。刘灵躲在一边看,却不直接去制止,而是走到一年级欧老师那,请求欧老师严厉管束五岳,开个好头。
     欧老师走进教室,喊大家安静。五岳没注意,正推算盘车玩得起劲。欧老师劈手夺过五岳的算盘:开始上课,不准这样玩。算盘暂时没收!然后眼睛一瞪。五岳没想到老师这样恶,赶紧坐端正,全神停课。刘灵在窗外见了后,才放心离开。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一个衣着干净体面的老者,提着一坛女儿红,拄着拐杖来到刘灵家门。刘灵客气接老人进门:肖老校长,您好!你这是……
老者:刘灵呀,我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今天想过来帮你一把……没等老先生说完话,朝阳就把老先生的拐杖扔到了屋外禾坪上。朝阳是清楚的,提着女儿红上进女子家门是什么。那是说媒来了。刘灵喝住了朝阳:不准胡闹。再要石头帮老先生捡回拐杖。然后递给老先生一碗水:肖老校长,对不住,孩子无礼!您也看到这情形了。这酒我不能收,您提回去。我现在正在酿我自己的女儿红。老先生:你心里有了中意的?刘灵:不是,我要酿的女儿红,就是他们。刘灵指指身边几个孩子,又继续:等这些孩子长大了,自立了。我的女儿红就酿成了。老者:奇女子呀!让人从心里敬佩!我告辞了!刘灵:今天不好留客。得罪。老先生,您好走。
十   你家楼上藏了什么人(1)
    刘灵有个习惯,心情好而又有点空闲的时候,就给身边的孩子们讲故事。这一般发生在不方便出工的雨天。
       又一个大雨天, 刘灵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员外老财有三个女儿,老财心血来潮问她们,你们的幸福生活哪里来的。靠谁?老大回答,靠智慧强干的爸爸。老员外很满意。老二回答:靠仁慈又精明的妈妈。员外笑笑点头。轮到老三了。老三:幸福生活靠我自己的命运,靠自己拼搏。老员外很生气,当即不顾妻子的反对,把小女儿赶出家门。老夫人过意不去,偷偷给了老三一粒金瓜子。
       老三开始到处流浪,后被一个一边开馆教书度日,一边自学的书生收留,结为夫妻。夫妻虽然生活清苦,但却和谐。书生决定的去赶考,妻子大力支持,并拿出珍藏的金瓜子给书生作盘缠。书生赶考半路,因民变闹事从了军,从此一路发达了,回家告慰妻子,大建屋宇院墙。前门报告来了两个贺喜打秋风的乞丐。夫人出门欲打发些饭钱走人,却发现正是夫人自己落难的爹娘。原来老员外被民变洗劫一空,老大老二被掳走不知去向。夫人赶紧把爹娘接进府里,洗澡换衣,常住。老员外这才叹服:人生真是命,靠自己最靠得住。
        然后就是轮到几个孩子评故事了。老大巍巍说:故事好听,还想听。老二朝阳说,作父亲的员外好狠心。石头说:故事故意搞得离奇曲折,其实这是读书人编出来的,要人读书,只有读进去的书,别人抢不走偷不走,随便在哪里都有用。
   这故事其实就是刘灵自己随口编的。故事有政的影子,也有自己的感怀,更有困窘时对未来的美好期盼。没想到经石头那么一点。还真有那样的意思。
     不错!不错!石头评的最好。一边慈爱地摸着石头的手。石头怕痒,吃吃地笑,反过来抓住妈妈的手,发现新大陆一样:哎呀,妈妈,你的手,手指节好大,好粗。说完伸开自己的小手去比,石头的手指还长一点。怎么会这样呢?
    刘灵说:咱石头的手,有细又尖又长,是标准的读书人的手,石头将来有出息。妈妈的手是做事人的手,所以又粗又大。孩子们听到这个说法,就忙着四处比手去了,剩下刘灵一人留在屋里。孩子们哪里知道,读书时候妈妈的手也是标准读书人的手。岁月艰难的磨砺,能使人的部分器官形状发生改变。这些对孩子们是不能言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00:0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8 17:19 编辑

十   你家楼上藏了什么人(3)
      一个夜很深的晚上,朝阳绕远路回家,不想碰见熟人给家里添麻烦。刘灵心里过意不去:老二,下次早点回,别太晚,太晚怕碰到不干净的东西。朝阳笑:没看见,不过走没人家的石卡里,真有些怕。走的时候,头发感觉一根根竖起来。刘灵走近朝阳,用手轻轻地在朝阳头上抹三下,然后对着朝阳哈口气,喊一句:朝阳回家啊。朝阳应一句:回来了。这古老的喊魂仪式,石头见过多次,见了就想笑。这次石头又忍不住,噗嗤一笑,引得朝阳也笑,然后一家人都笑。
       朝阳吃饭都躲在楼上吃,弟弟石头送上去,就被朝阳拉着,陪着说话,问家里情况。石头说:老样子,妈妈出工还是出工,一天八个工分,听妈妈说,值三分钱。石头,你的学习怎样?还行,一般是第一。对了,我上个月拿了一支钢笔的奖励。全校背书比赛得的。很好!本来老师没有安排我背,指名喊其他同学背。我不服气,自己上台背的。妈妈说,这是老师故意激将我。你说怪不怪。你去拿钢笔我看看。石头正准备下楼,突然门口有村里伙伴叫:石头出来玩。伙伴说完就进了石头家找他。
      朝阳禁声。石头赶紧下楼,楼梯下到一半,朝阳蹦了一个大大的响屁。同伴问:石头,你家楼上还有哪个,放这么响的屁?石头:楼上就我一个呀。刚才我放的屁。伙伴:哄我,听声音,方位就不对。还藏了个人?石头:藏打你甲脑壳,我在楼梯上对了墙放屁,一反射,,你就觉得位置不对。你平时不看书,不懂科学。伙伴:我不喜欢看书,你告诉我也一样,这样才有时间玩。呵呵。
          其时,刘灵正在厨房喝水,听到石头这样的胡编乱造,实在忍不住笑,一口水喷出来,连声咳嗽,才把笑硬生生给换了过来。这一关就这样被石头糊弄了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9 02:41 编辑

十   你家楼上藏了什么人(4)
     刘灵很喜欢石头见书就读的习惯:学校功课除了听点课,倒不怎么用功,杂七杂八的书读得起劲,基本能做到过目不忘。刚才他信口杜撰,就是看了老大巍巍的物理课本,用得倒也合乎情理。刘灵因势利导,就对石头开放了锁起来的书箱,箱子里是政的遗物,一些教案和藏书。但只能在家看,不准石头外借或者交换。虽然那是政留下的一份念想,但自己孩子继承乃父衣钵,那是理所当然。
      因此石头一放完学,基本猫在楼上看书,去了一份平时的野性。玩伴们野惯了,缺了石头没味。小欧在放学时就悄悄问:石头,这一向你干嘛去了?捉泥鳅看不到你,钓麻拐也看不到你,捅蜂窝也寻不到你。石头笑:我在我家楼上。小欧:鬼信!真的啦。那你家楼上有什么人,那么有趣?我才不信你会一个人发神经呆那里,在外面玩多有趣。石头:外面玩是有趣。我呆在楼上也有趣。楼上有好多书,看书入迷了,就忘记下来了。小欧:整天读书有什么用,今天我两一起捉鱼去吧。
      好久没野了。石头欣然同意。回家书包一扔,提个脸盆就和小欧一起赤脚出发。目的地是水库下游的小河沟。把放水口一塞,小欧就准备用脸盆把水排干净。石头:今天换个花样,不排水就捉鱼。小欧:神经,那怎么做?石头不接话,只是用一只脚在水里不停搅动,水本来就浅,一会儿搅成了稀泥浆,然后突然停止,招呼小欧:开始捉鱼吧。泥鳅们在稀泥浆里游动,一目了然,一抓一个准,乐得两人眉开眼笑。小欧:行呀,石头,哪里学来的绝招?石头:书上学的,这招叫浑水摸鱼。现在知道了读书有用吧?小欧傻笑。
      又到年节边上,办喜事的就多。一个老乡的儿子即将办结婚酒,老乡来建生处求写对子,石头在边上看。建生提笔写下一个语录对: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石头忍不住呵呵笑出声。建生:建生你个狗吃的,笑什么?石头不好说啥,就干脆读一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老乡也明白了:这语录对好是好,结婚贴的,还是换一个吧。建生先是随意写了应付,也没有多想,让石头这样一搅和,也会意过来,嘿嘿笑:是要换一个。我想想。建生看看石头,有了主意:石头你好像懂对联,你来一个?石头:那我乱来一个对子试试。两个新人成美事;一家和气向安康。横批:地久天长。一个小学生能做出这么好的对子,不错!不错!蛮吉祥的,就用石头这个对联,老乡说。旁观的人都说石头厉害,有政的才气。建生也觉得蛮好,于是写下。老乡欢喜而去。
      刘灵在一边看了,没有作声,等石头回家才问他:你从哪里学的对联?石头:爸爸的教案里有对联初步,书箱里还有一本对联书,我看了,记得些规则,也记得一些常用对联。刘灵:石头满崽,好样的!给你爸长脸了,出去玩吧,让妈妈一个人静一会儿。
      刘灵的眼角不知不觉地红了,心里默默叹道:政哥,我对石头开放书箱,想来你也赞成的。当时要了老三,你还真是英明。我们家老三真不错,给家里长脸,活脱脱又一个你。虽然你离开人世,可我觉得,你一直藏在我们家楼上得书籍里,并未远去。哎,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还真是这样。可是,我还是希望你真正地活着……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9 11:52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1)
    到了1977年,刘灵为政续写的申诉报告才得以落实。政平反了,上级补发了政生前下放农村四年多的工资,政的家属享受烈属待遇,每月几元的抚恤金,孩子享受到十八岁,刘灵享受到老。斯人已去,于去者政无补,假如真有灵魂那是另一回事,我们的主流信奉唯物主义;于活人刘灵及孩子,则是一大心里安慰,再者,每月几元的抚恤金于乡下人,是一笔不菲的进项。刘灵和孩子们的生活境遇有了较大的改善。刘灵自己的复职却没有落实,个中原因不足为外人道。在面包与意志尊严的选择中,刘灵选择了后者,于是继续务农。      五岳(石头)上高年级后,经常要用字典,便从建生家要回了久借不还的大字典。这举动让花很不忿,借口刘灵家的鸡吃了她菜园的菜,对灵破口大骂:家里养的鸡都没用,靠偷吃人家的菜过日子,人更没用,复职复不了,一样跟锄头泥巴打交道,靠吃国家冤枉过日子,有什么本事吗,装模作样,一本破字典都小气,唆使孩子来拿走。这种人,我是看不上眼……夹枪带棒的。刘灵听得烦:菜园一般都得上篱笆,自己菜园门不关好,也有责任。花听出弦外之音,顿时更来劲:你一家吃冤枉饭的,在我眼里,就是这个。说完用食指往自己胯下一指,然后挥手往自己的生殖器一拍,我打死你这死不要脸的吃冤枉的东西。动作极其淫荡下流。刘灵:你这是侮辱国家政府,指责国家有眼无珠,乱发抚恤,你有本事继续骂,哪天让人告了,牢房有得你吃。旁人闻言都不做声,只偷偷地笑。花这才心惊,她深知运动的厉害,慢慢收了架势,进屋去了。
      巍巍的初中在七塘完小附中毕业了,全校应届学生考上高中的一个也没有。刘灵很心焦:老大巍巍性格太倔,不勤快,合人做得不是很好,如果不走读书出去的路,在乡下混,很艰难的。于是托人情将巍巍插班到镇上洞桥完小附中复读,指望能考个高中,多读点书,以后谋事多些见识和方便。至少给他多一次选择的机会吧。刘灵心想。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待五岳的学习,刘灵就上心些,间或去大队部有事,总要到窗外看看五岳的上课情形。一次见他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在上课,独独五岳的课桌空着,不见其人,心下着急:这小子竟然逃课?不由把头探进教室,欧老师见了,便过来招呼。刘灵:我家五岳那小子呢?他敢逃课?欧老师:呵呵,刘嫂子,没有啦,五岳在办公室帮我忙了,帮忙阅卷,你放心。他功课很好,上课效率很高。刘灵这才放心,客气道:是欧老师教得好,五岳在家常说欧老师特别厉害,他很喜欢听你的课呢。然后刘灵才放心,开心回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7:3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2)
     孩子们上学的继续上学,学艺的继续学艺,自己出工照常应铆,日子可以机械般流转,可自己不能机械。建房子是头等大事,建房需要地基,需要砖瓦、梁架。国家补偿政的那笔钱,要办点事。冻在那里可不是个事情,物价在慢慢上涨,再过几年那点钱就不值什么钱了。刘灵心里这样盘算着。
  又是新年,趁着亲友在饭桌相聚的时候,刘灵诉说了房子太小的难处。亲友乡邻感同身受,纷纷理解。然后刘灵商量着说出自己的想法,想建新房子。话一出口,气氛顿时沉重,谁都不先做声。刘灵:房地基暂时还没有选好位置。众人这才松口气,场面重回活跃。好事,好事啊。此起彼伏地重复。刘灵:到时真看中了房地基,我们换土,还望大家支持。这是好事,肯定支持。有人带了头。就是建房的工匠,也是现成的。另一人做声。七嘴八舌,场面很是热闹。刘灵很兴奋,今日端出想法,竟然这么顺利。今天是个好日子,巍巍,朝阳敬酒,谢谢长辈们支持。五岳看着全场人的表情变化,在想为什么。不就是吃个饭吗?看来世上就没有容易的事情,吃个饭表情都沧海桑田,不历练一下是做不来的。
    当晚刘灵就着高兴劲头,铺纸写了分报告,关于申请购房木材指标的报告,目标三立方。
      当时建房是了不起的事情 ,从解放到改革开放,村里就没有哪家私人建过房子。土砖瓦屋算好的,有几间土砖茅屋也行。所以当刘灵一提起建房,大家都被镇住。各种情感交织,后面因为基础未定 ,不到本质层面,该吹的吹,该笑的笑,该需与蛇尾的,随时挖坑捞一把的,就做好了各种心里准备。你很难时,大家同情你,你好过一点,他就不舒服。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23 00:20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3)
    刘灵的木材申购报告本来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报告投了就没有管他。三个多月后林业局回函,批了一个立方的木材指标。刘灵喜出望外,赶紧去申购。随车而来,还另外购了三十公斤米粉。
     木材有四根合抱大的两米长的大材料,不太就用,其余都是比较好用的行架原木。同乡很兴奋,七手八脚帮忙搬运材料,一边议论:还是要有文化,会打报告,好多国家政策,我们根本不晓得,瞎子一样,稀里糊涂过日子。材料没有地方放,乡邻们又出点子就放阶基边上绑着。于是就绑那里。看是好看,也带来了一些出入的不方便。当时人都高兴,没有想到这层。即使想到了,遇到这欢喜的气氛,也没有提。刘灵忙着招待来帮忙的乡亲,笑容满面。毕竟建房算是做了一点实在的准备工作了。
      福有双至。五岳小学毕业,考上了镇中学,再不用在七塘完小这个破附中瞎混日子了。   刘灵对五岳升学这个喜信更中意些。买个东西,只要有点钱,随时可以买。上学的事情不一样,即使有钱也买不来的。整个年级就考起两人到镇上中学。
刘灵暗里思量。邻里们的夸赞倒是次要的,关键的是,隐隐的五岳寄托着自己的希望。巍巍不争气,没有把握复读的机会,朝阳已经去学艺,背背读书缺个心眼,现在就只能看五岳了。至少给奶奶谢老太一个交待,给政一个交待。和政一起发过的誓言不能不算。政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书香门第不能在我手上断了香火。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17:1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23 17:18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4)
    刘灵特意请来木匠作谷仓,顺便要求师傅用杉木合一口书箱。其实重点是在书箱。但在乡下,不这样处理是比较出格的,特意作书箱会被闲话的。刘灵很为自己的幌子安排而得意。
       谷能养人,书能明人。其实随便怎么处置和着重,都随自己。木匠师傅可是老师傅,不是随便能糊弄的。刘嫂子,好心计,好讲究。现在这样对读书讲究的人,不多了。刘灵笑,大师傅老江湖,会说话。老师傅:说的实在话,真的。按一般老规矩,书箱一般用樟木薄板打,刘嫂你却要用杉木板打,真是用心深远呀。说完老师傅指指堂屋里闲放的棺材。刘灵呵呵笑,老师傅你太会说了。木匠的猜测得到肯定,后面的话就更顺风顺水:主家人子弟用这口特别的书箱,将来状元得中,骏马得骑,升官发财,哎呀,嫂子红包快快拿来。恭喜!贺喜!刘灵让老木匠的场面话捧得非常如意:我家石头,这个状元(傻子)能中啊?呵呵。木匠:会中!会中!不但会中,还会连中三元!这不五岳初中就考出去了呀。刘灵呵呵笑着,赶紧进屋,给老师傅封了个吉祥红包。有象征意义的事情,是需要好彩头的,花个小钱买个好彩头,值!
   送五岳(石头)去镇上中学上学的那一天,老大巍巍帮挑着书箱和米,遵刘灵吩咐,五岳点燃一挂鞭炮,嘻嘻哈哈就上路了。
发表于 2017-8-23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喜欢看你的文章,如痴如醉
发表于 2017-8-23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喜欢看你的文章,如痴如醉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25 00:59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5)
    搞起些鞭炮声,无非引人注目,并非为了炫耀。很多人关注你五岳读书了,你不努力行吗?压力就是动力。这是刘灵未曾明言的算盘。
     五岳并未想过这些。入学第一天,待送学的大老兄巍巍一回去,就四处游荡耍开去了,一下没有了管制,为所欲为,那快乐真的很美妙。可偏偏有人想破坏这种美妙的感觉。同班的牛,就来挑衅五岳。五岳按了按牛的肩膀,附在阿牛的耳边:放学后咱两见下真章,就在操场角上,红砖垛中间。阿牛应偌。
      五岳早就观察了地形,看阿牛蛮力是有些的,早早设计了方案,不跟他打蠢架。阿牛放学如约而来,摆开架势,五岳招手,过来,阿牛不动,只是凝神戒备,五岳也不进攻,只是逼近了些,故意走向空旷处。阿牛也乐得转身,背对将近一米的矮砖墙,这样无后顾之忧。的确阿牛是个打架的好手。五岳突然冲出一拳,阿牛正要还击,却见五岳硬生生停住,望着阿牛背后,脸上讪讪地笑:芳老师,我们在好玩。阿牛赶紧回头望。就在那一回头时,五岳冲了过去猛推,阿牛就架在砖垛上了,手不着地,脚不着地,让五岳扛着双腿,按在砖垛上。五岳空出一只手,拿起一块红砖,不打阿牛,而是使劲地在阿牛屁股上快速摩擦。这大出阿牛意料。屁股上火辣辣的,再磨几下,裤子准会破,光着屁股那怎么回家啊?阿牛动又动不了,无处借力,只好放声大哭:你停手,不要磨我屁股了,裤子会烂的……也是凑巧,正好班主任芳老师看到了两人的胡闹,喝止了五岳。问明原委,芳老师勒令二人书面检讨,等二人散去。芳老师才笑出来。这个五岳,一肚子的坏主意啊。以后得盯紧点。不然,对不起政师母的嘱托呀。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16:2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6)
   周末五岳回家带坛子腌菜,准备第二周的下饭菜,罐头瓶一扔下,就跟伙伴们野去了。刘灵没去管他。
     到傍晚时分,一家人在桌边吃饭。刘灵就说:石头,家里能给你带去下饭的菜就三种,咸菜,干萝卜条,干豆角,下周你带哪一种?五岳:带干豆角吧,我喜欢。刘灵笑:你喜欢,我也喜欢,然后指指旁边的老幺背背,她也喜欢。呵呵。家里就那么多。五岳:那就萝卜干腌菜吧。刘灵:呵呵,这是第二好的菜。不行!这次让你带酸的咸菜。五岳:啊!好难吃也,妈妈。刘灵:知道难吃啊?以后回家带菜,要根据学校表现来定。现在就定下这条规矩。五岳:我这周表现中规中矩。刘灵:住校第一天你干了什么?五岳想起来打架的事情,嗫嚅说:跟同学玩,没,没闯祸。刘灵脸色一整:出远门读书,你的一点小心思全放在打架上,能读好书?五岳:我错了,再不想打架的事情了,一心读书。刘灵:话这样说没错,最关键是做到,我会检查你的课本与作业的。若不是这次你心存仁慈,心存分寸,这一顿打是免不了的!五岳低声:是该打!背背一边替石头说着好话:妈妈,三哥一向聪明,肯定会把书读好的。这一节总算过了。
    事后背背缠着石头说事情经过,听到石头用砖头磨人家的屁股时候,忍不住笑骂:三哥,你就是与别人不同,怪里怪气的办法,你总是能想到,太坏了。太好玩了!呵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8-26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26 08:35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7)
   巍巍也学木匠手艺去了,平常刘灵身边也就是带着背背。背背年小,不懂信口就说:妈妈你偏三哥石头多一些,要是大哥或者二哥出这样的事情,肯定得挨打。我也喜欢三哥,他在村里,在学校没人敢欺负他,他随便想个办法就能竖起威风来。刘灵:能竖起威风来是好事,不能随便打压。人看小,牛看走。只要不过为,随他。石头长在巧劲上,什么事情都想好再做。他又并不多事!平时你看谁来告状,石头欺负别人了?     还有些话,刘灵没有说,不能说,只是藏在心里。石头这小子心地仁慈,还是缺一股子狠劲,在这个貌似公平的社会里,其实还是丛林法则横行,有时需要下狠手。你不下狠手,光击倒人家,人家一翻过身来,就会对你下狠手,智慧和能下狠手是自立自保的最有效手段。这些能说吗?能教吗?程度的把握可不好控制。哎,只能他自己去慢慢经历和自悟了。
     房屋地基看倒是看中几处,可是都是人家的土占多数。刘灵尝试去跟人家商量换土,有些嘴上答应,我那土只一点,你把其他的地换好了,我这里自然好说。刘灵又不是傻子,这话音能听不出来?这可是个硬茬,最后为难人的肯定是他了。有的人就直说他也看中了那块地,得自己留着。这就没有办法商量了。思来想去,刘灵很后悔自己当时仓促打报告买木材,那事情行的太早,次序和时间不对。得先不动声色,只说自己家劳力少,求人家行个方便,地集中在一块,把地换好,然后下房屋基脚,定下基础就好按部就班弄。现在搞得名声在外,开展又开展不下去,怎么都不好弄,真是一个难局。哎,我做大事还是差见识和手段呀。刘灵心里一叹。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21:3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8)
    大生产队改为小生产队,原来的管理人手严重不够用。刘灵被委任小队会计一职,负责管理流水账目。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对生产队制度也适应?刘灵想到这里就想笑。纯粹胡思乱想吗。但看这势头,还有分下去的意思。隔壁区隔壁公社三合大队就在试验分田到户了。早该如此!自己家计划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干活,总不会哄自己的。老话一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又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关系到自己最切身的利益,谁还偷懒耍滑耍自己?……
        刘婶子呀,忙计数呀?来 尝尝这个。邻队青年熬糖的木头,递过来一个荷叶包,打断了刘灵的思索。
   刘灵接过一看是一包扯糖。刘灵知这道是利用发芽的谷芽熬成的糖,性粘,能扯成很长很长的的丝,故名之扯糖(属于麦芽糖)。这东西贵重,我可不能要。刘灵把糖推回给木头。木头望了望谷仓外,:没有人 婶子,你就收了吧。没事的,几块糖而已,老队、小队、谢会计,欧会计,刘队长都吃过,你怕什么?刘灵:那我给你钱吧。木头:婶子说哪里话,哪能要您的钱呢?刘灵:那我不能要,你纯亏呀。木头见刘灵还没有开窍,朝谷仓里的谷努努嘴:他们都是这样做的。呵呵。刘灵正在犹豫,木头已经自己装好一小斗谷放入自己箩筐,盖上糖布就出门了。原来还有这么多名堂呀。刘灵低声喃喃自语。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21:3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9-4 21:38 编辑

发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21:5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9)

     期中考试完,五岳除语文以外,都是成绩平平。刘灵很揪心,却不动声色问五岳些学校的事情。哪个老师讲课有趣?五岳:那自然是芳老师,语文老师。刘灵笑笑:我就猜是芳老师。五岳:猜,总德有个理由,理由呢?刘灵:你语文最好。你班上谁成绩最好?五岳:一个姓尹的小子,他爸是校长。没有啥了不起,我用用心就超过他。刘灵:好!有志气。说出来的话要做到啊。五岳笑笑:前一向真没有努力,光想怎么玩去了?刘灵:追赶第一名,不是那么容易。跟自己比,有进步就好。另外你玩得有点过头呀,怎么把比煮饭的大师傅发给得罪了?他告状告到我这里。五岳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说话。
       初到学校,学生用水要用水票领水。水票凭自己从井里跳水数量换取。这也公平,集众人之力办长久之事。刘灵替食堂挑过几担水,因为熟人,并不发水票。刘灵告诉五岳放心用水就是。五岳用过三次水后,大师傅发就板起一副脸:五岳你没水用。五岳并不争执,只是走开。心下纳闷,要你送什么口头人情,当时发水票就是。可当初偏要送人情,现在又给脸色。两头讨好,实则两头讨嫌。
        大师傅发养了只狗,喂食学生吃剩的饭食。五岳下课后,就追那小狗玩。小狗害怕就汪汪地叫。引得大师傅发出来了,就叫:五岳,你追狗干嘛?五岳:我在跑步,这谁家的狗,不带爱相,怎么跑学校里来?挡我跑步了。学校公共场合不准养狗的呀。发自然听得出画外音,作势要敲五岳。五岳一看来了劲,高声大气:哎呀,发师傅,你这是要打人呀。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学校,斯文之地 !可容不得你撒野。老师同学闻言都笑,发师傅僵在那,气没处发,只拿眼镜狠狠瞪五岳。五岳在势头上,哪肯让他:都说狗仗人势,你家狗也太高调。你还瞪我,想以后打我?今天大家都看到了,发师傅想揍我五岳,见人多理亏又不敢动手,拿眼镜狠狠瞪我五岳,警告表示秋后算账。今天我把话挑明了,今天我是得罪你发师傅了,日后我若伤了半根汗毛,就是找你发师傅。今天大家做个见证。老师同学被五岳的犀利言辞逗得吃吃地笑。
       五岳,你这样不好。虽然犀利,虽然自保,但是你会让人长期记恨你的。以后若非是迫不得已,千万莫强词夺理。刘灵叮嘱道。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9-9 01:22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10)
      朝阳学铁匠艺成出师,要开个叮叮当当的铁匠铺子,需要的本钱不秀气。烟煤或者焦炭,软铁和钢材,大风箱,生铁案台,都是需要钱的。刘灵只得拿出家里的积蓄一一置办。自此家里再无积蓄。按理这样的大手笔投资,即使是父母子女关系,也是要打欠条的,或者写个利润分成的协议。这样钉是钉铆是铆,清清楚楚。倒不是为了那帐一定要朝阳还,而是家里财务有个规划,不能只有出,没有进。一大家子不止朝阳一个人,还有好几个人要生活呢。刘灵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稀里糊涂就为朝阳把钱花了。但愿以后的日子好起来。但愿毕竟是但愿,人的思想没有一个框框约束,往往就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朝阳手艺还不错,生意也红火,能赚钱了。钱款朝阳自己收,开始时家里需要用钱,也动用一些钱款。也没有个帐,久了就觉得亏。家里就只自己能有进账,自己翅膀硬了,就不大管家里的开支了。只是吃饭,还是带着个徒弟在家里吃,伙食费也不交。巍巍学木匠去了,只能保着他自己。五岳,和背背两个还要念书,也不懂事。刘灵跟朝阳说道理,朝阳根本不听。刘灵心里真是苦不堪言,连个打商量的人都没有。原指望孩子大了,就会支撑门庭。没成想搞得家不是家,真应了一句古话,孩子大了不由爹娘。幸好两个小的和自己还每月有点抚恤金。不然家里这日子还真没法过。有时转念一想,也许就因为这笔钱,才使得孩子大了不听话,以为是个宝库,自己该尽的义务就不要尽了。钱有个什么用,尽害人,政,你好好活着,你自然有办法。有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影响,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冥冥之中,一切皆有数定?就要我来受这些苦,这些难?政,你这个死鬼,对我太不公平呀。换了我是你,还好些,百事不管,无欲无求。政,你还真是福气呀……
 楼主| 发表于 2017-9-9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9-9 10:32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11)
      自此,刘灵对五岳读书的事情更加上心。巍巍,朝阳反正他们大了,他们又不听自己的话,那就由他们自己发展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未可知。
     见上心后的五岳果然有明显进步,成绩冲入中等偏上行列。刘灵只说了一句:五岳,你还有很大潜力。其时已经分田到户,刘灵并不要假期回来的五岳帮忙做农活,只要他读好书就行。五岳并不想读死书,不喜欢把自己整天埋在书本里。五岳喜欢看事想事做事,家里人忙农活,他就自己做饭菜,妈妈跟老兄辛苦了后,回来就有饭吃,至少心里舒服。           
     五岳在校学会了象棋,有些上瘾。又没钱买象棋。看到塘边的小梧桐树,匀亭纤细,大小正好合适,借来小钢锯,就自己做了一幅棋子,红黑墨水一样一色。五岳很为自己的创造而得意。五岳正在用自己做得棋子摆一个街头残局研究,寻求破解之策,低头沉思。让回来的刘灵抓个正着,收起已是来不及。刘灵黑着脸,一把抢过棋子:你在家就作这个?还别出心裁自己动手做一幅棋子。心思全在这上面了吧?五岳:妈妈,我开始看过一阵书的,看烦了才玩这个的。刘灵听了心里一缓,压住了要扔掉棋子的想法:棋子做得还不错,我替你暂时收着,等你成绩足够好了,自然会让你玩。五岳:妈妈,一味地死读书,头脑不清晰,没有效率呀,骗自己骗家人,何必呢?刘灵一时无法对答,五岳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那,那你至少现在花在读书上的时间要多些,做一幅棋子可不是一点点功夫能做成的。五岳:妈妈,我偷偷做了三天,呵呵。刘灵:还笑,赶紧读书去,现在头脑是清醒的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9-10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9-10 01:52 编辑

十一    上学的鞭炮声(12)
     转眼过年就过完了,五岳背着行囊上学。刘灵又拿出早准备好的鞭炮,要五岳自己燃放。五岳笑笑望着刘灵:算了,妈妈,留着以后家里有事再放。见妈妈脸一下拉了下来,便忙改口 :妈妈,我就放,今年搞他个红红火火,噼里啪啦,呵呵。五岳知道妈妈就喜欢图个吉利,讨个口彩。五岳点燃鞭炮,啪啪啪的鞭炮像催自己前行的战鼓。邻居好奇地看着母子两这一幕。那一望的压力只有五岳自己知道。      新学期换了个数学老师,风格五岳不大喜欢,嫌教数学的刘老师说话阴阳怪气,话中含刺。刘老师讲他的课,五岳看自己的其他书。一周后刘灵就知道了情况。心里考虑怎么说服五岳。周六五岳回家,刘灵还是憋着没说。第二天一大早刘灵就带着五岳去亲戚家,亲戚家砌房子,五岳帮忙挑砖挑泥,得空就看看泥水匠怎么砌墙砖。到中饭后,五岳提出要出学校。刘灵:还记得要上学呀?今天干了半天泥水活感觉如何?五岳轻声:挺累的,又脏,妈妈。刘灵:别上学了,以后就学泥水匠吧?今天就开始?师傅给你请好了,就你帮打下手的那个师傅。五岳:这,这太突然了。我根本就还没想好。我想去读书。刘灵:读书,读书,你上课根本不听,读个屁的书?数学那么重要的功课,你不学。在学校里玩几年,不如现在就学手艺。五岳:妈妈,我听课,保证学好,把以前的功课问老师,问同学补上,行吗?妈妈。刘灵:你一定要坚持读书,就要读个名堂出来。村里就你一个在镇上读书,到时你交不了货,会惹人耻笑。你知道不?妈妈,我知道错了。还有三个学期,我用心,还会有机会的。妈妈你就给我这个机会吧。那你今天先去,随便带点菜,管好晚饭和明天早上,其他的菜我会送来。五岳如释重负,飞似的跑学校去了。好险!我才不学什么泥水匠。交货倒是个任务,不交货,说不过去。管他刘老师怎么样。我先听好课。不然无论如何交不了货的。
       周一送菜来的是妹妹背背。五岳问:妹妹,怎么妈妈今天没来?背背:三哥你什么事情惹妈妈生气了?妈妈昨晚唉声叹气一个晚上,还偷偷流泪好久。五岳闻言心情愈加沉重。看来出来读书,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肩负着家里的希望。以后只能尽全力了。得时时提醒自己了。再也不能随随便便,像大哥一样,惹妈妈失望。
         周四刘灵早早就来到镇上,在教室边上偷偷观察五岳上课情况,特意挨到数学课上完,才把五岳叫了出来。石头,只要你上课都是今天这样,以你资质,就没有学不好的功课。英语,数学对你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名列前茅是迟早的事情。五岳:妈妈,你躲在旁边看我上课了?刘灵:以后有时间我会不定期来检查你的。读书就该是现在这种状态。五岳:嘿嘿,我会继续保持。我也觉得我能赶上班里的优秀生。刘灵展开眉头:这还差不多,就要这份心志,更重的是什么?五岳:坚持不懈,重理解……上课铃响了。刘灵:还不赶快去上课!
 楼主| 发表于 2017-9-10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9-10 10:51 编辑

十二,酸味的螺丝(1)
     初中读了两年多了,五岳的成绩慢慢涨上去了,只是身高还是小学毕业时的样子,一点没长,比一般的同班同学都要矮半个脑袋。刘灵心里暗急。和人交谈,总要讨教一下让孩子长高的作法。同村的大欧有见识也爽直:嫂子,你莫太急。想法让石头改善一下伙食,不拘什么吃的东西,只要新鲜,多样化,孩子自然就会长高的。刘灵:真让你说对了,小时石头在村里,走在谁家吃哪家的饭,所以结实。现在他每天就吃点光米饭,一点坛子菜,营养跟不上,自然就身体不长。我得想想法子了。
      随老师吃正餐,每天有新鲜的菜,那自然最好。可是家里没有这笔钱。要么平常隔三差五地送些新鲜菜去给五岳吧。自己赶集送或者村人赶集搭送,都是可以的。症结和法子虽然找到,最关键的还是平常的准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家里按季节种些容易贮存和携带的庄稼果实。玉米棒子,洋芋,红薯,芋头,荸荠,凉薯,瓜果,都找来种子。一时没有,就街上买点。这种原始农产品便宜。该煮熟的就煮熟了,能生吃的就直接生鲜的,送给五岳加餐。五岳自然高兴,高兴还是双重的,有好东西吃,还可以见到小别的亲人。当然同时心里也隐隐有压力,这么多人的心意,我在校还不把书读好,那是真对不住人。      
      五岳回家,照例都会带来学校的见闻,妈妈刘灵是他最忠实的听众。五岳说,这周化学老师奖励他,请他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停住话头,望着妈妈。刘灵笑:别卖关子了,什么事老师奖励你了?我偷偷作实验,证明老师讲的是正确的。老师怎么知道的,我找他要盐酸作反应试剂,他问我作什么用,然后就知道了。究竟什么实验呢?化学老师讲纯碱(碳酸钠)与盐酸起反应生成氯化钠和二氧化碳气体,这个做了实验证明,但他说反过来是不行的,却没有用实验证明。我就怀疑他。我从食堂里拿了点食盐用墨水瓶加水装好,放在煤炉的烟道里,那里有大量的二氧化碳,一个晚上后,水全干了,我又加了水溶解,再找老师要盐酸试剂滴加,果然没有二氧化碳气泡生成。老师在一旁看着我滴加。他非常高兴,说我想得深,就奖励我与他同吃饭。呵呵。刘灵:你遇到了难得的好老师了。保持好这个习惯,对老师或前人一些理论存疑,并设法证明,你以后会走得很远很远。今天妈妈也奖励你,奖励你设法证明存疑。妈妈这就去杀鸡。五岳:呵呵,有鸡吃了。好,好。背背也跟着笑:呵呵,有鸡吃了。好,好。三哥就是厉害,我现在就去烧水,等下方便去鸡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1.266073 second(s), 3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