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yangshepherd

[情系潇湘] 远逝的苍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1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海经》是中国志怪古籍,大体是战国中后期到汉代初中期的楚国或巴蜀人所作。也是一部荒诞不经的奇书。该书作者不详,古人认为该书是“战国好奇之士取《穆王传》 , 杂录《庄》、《列》 、《离骚》 、《周书》、《晋乘》以成者” 。现代学者也均认为成书并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

可以说,《山海经》与屈原同时代。
发表于 2017-11-11 13:1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7-17 22:27
苍梧的重要标志物:苍梧山
现在中国境内称“苍梧山”的有两座,一是江苏连云港的云台山,在古代特别是唐宋 ...

《山海经 海内南经》“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 《山海经 海内东经》“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如果以《山海经》证明郭璞是错的,那么又怎么证明《山海经》是对的呢?
发表于 2017-11-11 13:1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7-17 22:27
苍梧的重要标志物:苍梧山
现在中国境内称“苍梧山”的有两座,一是江苏连云港的云台山,在古代特别是唐宋 ...

《山海经 海内南经》“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 《山海经 海内东经》“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如果以《山海经》证明郭璞是错的,那么又怎么证明《山海经》是对的呢?
发表于 2017-11-11 13:4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说九嶷山在永州以南,大家会如何理解???估计大家都会认为在南六一带吧!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不在广东一带呢?要知道南六也属于永州啊,之所以大家都认为在永州以南,无非就是把永北看作永州了,所以都认为是理所当然了,同理,九嶷山以南是舜帝陵,因为玉琯岩一带是九嶷山,所以苍梧之阳了。
发表于 2017-11-11 18: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陵去广西的时候还没有营道县,长沙马王堆地图上没有营道县,所以营道县置于bC111年是可信的。
发表于 2017-11-11 18: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陵去广西的时候还没有营道县,长沙马王堆地图上没有营道县,所以营道县置于bC111年是可信的。
发表于 2017-11-11 18: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陵去广西的时候还没有营道县,长沙马王堆地图上没有营道县,所以营道县置于bC111年是可信的。
发表于 2017-11-1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汉南平、龁道、泠道三县与九疑山虞帝园
  1973年,在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了一张《地形图》,图中标示了8个县治,即营浦、舂陵、泠道、南平、龁道、桃阳、观阳、桂阳。营浦县辖今道县、宁远县(以丘陵地区为主的区域)和双牌县的部分地区,其治所在今道县东北城郊;舂陵县辖今新田县一带,治所在新田县境;泠道县辖今宁远县南部、蓝山县西南部、道县东南部和江华县部分地区,即当时的土著民族山区;南平县辖今蓝山县中部北部地区,临武县、嘉禾县部分地区;龁道县辖蓝山县南部,江华县东北部地区;桃阳县辖今广西全州一带,治所在今全州北三十五里;观阳县辖今广西灌阳县一带;桂阳县辖今广东省连州市一带。以上8个县中,有5个县在今永州市境内,2个县在今广西,1个县在今广东省。根据《地形图》中8个县治的标示方位,可以断定南平、龁道、泠道三县的治所地均在今蓝山县境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1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ngshepherd 于 2017-11-11 21:59 编辑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11 13:15
《山海经 海内南经》“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 《山海经 海内东经》“湘水出舜葬东南陬, ...

呵呵,看来你说的事都是重要的,重要的事得说三遍。

首先,如果按舜葬的位置来说,九嶷山还真不能为苍梧山。古代人员稀少,对自然的认识应该没有现在这么全面,他们对山的命名应该以大山为主,即地表最显著的标志物,应该不会像我们现在一样几乎每一个山峰都有一个名称。所以你以玉琯岩处那个舜葬的小山峰来说明“舜葬苍梧山之阳”,以此说明那个山峰就是苍梧山,然后再以小及大,我认为不妥。我认为“苍梧山”应该是一个非常显眼的标志物而不是一个小山峰。

其次,苍梧山的确应该被“搬走”了,即被除名,然后另找一座山命名为“苍梧山”(真实的山自然是搬不走的),否则郦道元不会那样记载。

再次,我再次重申“永州曾经拥有苍梧之名”的证据:一是《战国策》《史记》等古籍都记载楚国南部有苍梧郡;二是里耶秦简等出土古书简明确记载秦有苍梧郡;三是楚苍梧郡的南部边界是厉门,而厉门就是今江永恭城交界的龙虎关。有此三点,足以说明永州就是当时的苍梧之境(或者说之一)。

至于说怎么证明《山海经》的真实性问题,这个还真是一个问题,因为《山海经》里的确有太多的东西难以求证。我只能说,《山海经》在说及舜葬有关的问题时,很多都是现在可以求证的,且基本是正确的。比如,湘水源头与舜葬的位置关系,发源后的湘水的走向等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证实。

讨论有益,营道县应该是我搞错了,网友龙溪老宁给的资料比较可信,此时九嶷山应该属于泠道县。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1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溪老宁 发表于 2017-11-11 20:42
西汉南平、龁道、泠道三县与九疑山虞帝园
  1973年,在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了一张《地形图》,图中标示 ...

谢谢你提供的资料。不过,泠道县的县治应该在今宁远县境内(泠水镇),不会在今蓝山县境内。
发表于 2017-11-11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11 21:52
呵呵,看来你说的事都是重要的,重要的事得说三遍。

首先,如果按舜葬的位置来说,九嶷山还真不能为苍 ...

不要主观认为想不到,很多人也认为,包括些许知名人士也认为,百岁舜帝不可能来九嶷山,而事实上他却来了。
永州是苍梧郡不错,但现在是没有一点证据证明阳明山就是苍梧山。而郭璞对《山海经》情有独钟,所以他肯定有自己的见解。


发表于 2017-11-11 23:5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玉琯岩叫九嶷山也是古人叫的,而且还是古人题得词
发表于 2017-11-12 00:3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秦典籍的记载
舜葬九疑,我们不但在长沙马王堆三号西汉墓出土的《长沙国南部地形图》中找到了依据(这幅地形图是西汉初年绘制的),而且在先秦文献中也有多处记载。如《礼记·檀弓上》说:“舜葬于苍梧之野。”《山海经·海内南经》曰:“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山海经·大荒南经》也说:“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山海经·海内经》说得更具体:“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所谓“苍梧之野”、“苍梧之丘”,实际上是“苍梧之山”的同义语,而苍梧山也就是九疑山。
晚于《地形图》绘制约百年左右的西汉人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中说得更为全面清楚。他说:“(舜)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最值得关注的是后魏人郦道元(466—527)在《水经注·湘水》中的记载,他在解释“九疑山”之后接着说:“大舜窆其阳,商均葬于阴。山南有舜庙,前有石碑,文字缺落,不可复识。”这说明郦道元是见过九疑山的舜庙和庙前的石碑的。这正好与马王堆地形图中所绘的九疑山舜庙和庙前石碑情况相符。
在《地形图》“帝舜”陵庙下方(即九疑山北麓)还有一排南北向的七个柱状符号,也应是七块石碑,这里很可能就是“帝丹朱葬于阴”的丹朱陵庙所在。
三、玉琯岩舜陵庙的考古发现
根据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地形图中关于舜帝陵庙的方位,考古工作者终于在宁远县九疑山玉琯岩前找到了秦汉以来的舜帝陵庙遗址。2001年12月,我们炎帝舜帝文化研究课题组到宁远、道县、江永等县考察,和永州市、宁远县文物部门同志一起,来到了宁远县九疑山瑶族乡九疑洞村玉琯岩前的一大片农田,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吕芳文研究员在一条水沟里发现一筒瓦当,一看就知道是宋唐以上的东西。接着,我们察看了农田中一座独居农舍,发现屋顶上盖有十余块宽大的大瓦,问村民,说就在这菜地里捡到的。再在屋前后转了一圈,地面上散布着汉唐以来的瓦片,俯拾可得。当时就认为这里很可能就是马王堆地形图中所标注的舜帝陵庙遗址的所在地。当时一同考察的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袁家荣先生以及参与考察的同志都有同感,并认为有必要进行考古发掘。大家都希望从这里找到秦汉以来的祭祀舜帝的遗址。湖南省文物局、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此十分重视,从2002年春季,就开始了对玉琯岩遗址的考古发掘。经过四年的田野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重要成果。如已发现东汉早期的祭祀建筑遗迹,发现有晚唐至南宋初的大型宫殿式建筑基址。建筑群坐北朝南。其中“正殿”的建筑面积达876平方米,殿内分布着40个大型柱坑,殿周围设砖铺“散水”;“寝殿”建筑面积有416平方米,殿内均衡分布有24个柱坑,殿门左右也有砖铺“散水”。“正殿”、“寝殿”两侧还有“昭穆殿”以及“配享殿”。尚未发掘的区域,推测可能还有“前殿”及与之配套的“昭穆殿”、“配享殿”。根据调查、勘探、发掘,可知此处的建筑总面积达12000平方米以上[6],如此巨大规模的宫殿式建筑遗址,当为唐宋时期的舜帝陵庙建筑遗址。这也是我国目前所见最早的舜帝陵庙建筑基址。
我们不但可以从建筑规模上推断出这里是舜帝陵庙,还可以从出土文物中了解到这些建筑物的珍贵。如出土的瓦当中,有大量印“王”字的兽面纹瓦当。“王”是古代帝王或最高的爵位,瓦当印“王”字,是为了显示其地位的高贵。还有一件北宋灰色筒瓦上刻有“歙州斋匠人吴皿”的文字,说明这件筒瓦的制作者为安徽歙州匠人“吴皿”,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一建筑群是由北宋朝廷主持修建,并说明这一建筑群非常重要,才有必要从千里之外的安徽歙州去聘请工匠来协助建造。
四、结论
综上所述,从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地形图中关于“帝舜”的记载,到先秦、西汉、后魏时的古文献记载,再到玉琯岩东汉祭祀建筑遗迹和唐宋宫殿式建筑群基址的发掘出土,所有文物和文献高度一致地证明,湖南省宁远县九疑山玉琯岩的古舜帝陵庙,最迟建于秦汉,而且邅替延续直至宋代,是我国最早而又在同一地址延续时间最长的陵庙。这应该就是舜帝的归葬地,也就是舜帝的祖陵所在。至于其他地方有关舜帝陵庙的种种传说和记载,那是后起的地方纪念性标志。无论时间的长短,都有一定的纪念价值。
发表于 2017-11-12 08:3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王堆地图显示,零陵在广西的时间没有营道县,那么是不是从营道县搬去的呢?湘南几县,营浦,泠道,舂陵都有,唯独没营道这个地方的县名,按这个逻辑推理,估计零陵在宁远大阳洞的概率很大,因为零陵在广西的时候,九嶷已属泠道县了。
发表于 2017-11-12 08:3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王堆地图显示,零陵在广西的时间没有营道县,那么是不是从营道县搬去的呢?湘南几县,营浦,泠道,舂陵都有,唯独没营道这个地方的县名,按这个逻辑推理,估计零陵在宁远大阳洞的概率很大,因为零陵在广西的时候,九嶷已属泠道县了。
发表于 2017-11-12 09:1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魏人郦道元(466—527)在《水经注·湘水》中的记载,他在解释“九疑山”之后接着说:“大舜窆其阳,商均葬于阴。山南有舜庙,前有石碑,文字缺落,不可复识。”这说明郦道元是见过九疑山的舜庙和庙前的石碑的。这正好与马王堆地形图中所绘的九疑山舜庙和庙前石碑情况相符。
在《地形图》“帝舜”陵庙下方(即九疑山北麓)还有一排南北向的七个柱状符号,也应是七块石碑,这里很可能就是“帝丹朱葬于阴”的丹朱陵庙所在。理解这段话,估计再也不会纠结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了。
发表于 2017-11-12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说说九嶷山,九嶷山九峰相似,这个标志再显著不过了。
《水经注》云:“苍梧之野,峰秀数邵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
发表于 2017-11-12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11 21:54
谢谢你提供的资料。不过,泠道县的县治应该在今宁远县境内(泠水镇),不会在今蓝山县境内。

   可见,龁道县是秦始皇时期的建制县是可信的,或说是西汉初期的建制县。从没有任何史料记载龁道县的这一情况看,龁道县存在的时间不会很长。而《汉书》中记载的位于九疑山(西)北部的营道县,在这幅《地形图》中却没有标示,即公元前168年还没有设置营道县。很可能龁道县的废止与营道县的设置是同时进行的。时间应是在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收复南粤后的那次五岭地区及岭南一带郡县设置的大变更。据《汉书》记载:元鼎六年设置南海、郁林、苍梧、交趾、合浦、九真、日南、珠厓、儋耳等九郡。在平定的西南夷地设置武都、牂柯、越崔、沈黎、文山等五郡。每郡下辖数县,如在与龁道、营道县山水田土相连的今江华县境设置冯乘县,在今江永县境设置谢沐县,均隶属新设置的苍梧郡。

    今永州市的江华县、江永县就是由这次变更中设置的冯乘县、谢沐县迁徙变更面来。谢沐县的辖地还包括今广西恭城县、富川北部,冯乘县的辖地还包括今广贺州和**县北部。而今江华县北部地区即西汉驻军总部的深平城以北地区,当属新设置的营道县管辖。收复南粤后,原驻守在江华境域的军队自然就撤离了。从《驻军图》中可知,驻军期间,江华境内的土著民族有被迁移的标志,驻军撤离后,土著民族又复迁居住。这时,居住在今江华县北部的土著民族和居住在今道县东南部的土著民族,归龁道县管辖太偏远,归泠道县管辖也太偏远,而归营浦县管辖又因是土著民族(少数民族)却不适宜,因此就废龁道县置营道县而隶属营道县管辖。原龁道县的南部地区如今蓝山县荆竹乡、大桥乡一带也归营道县管辖。原龁道县的北部地区割入南平县管辖。因此,龁道县的废止当在西汉元鼎六年即公元前111年。

    龁道县的治所地当在今蓝山县的所城镇,这是大家较一致的看法。
发表于 2017-11-1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泠道县的设置与变迁
   《汉书》记载,泠道县隶属零陵郡。《汉书》始纂于西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后汉书》记载,汉武帝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封刘买为舂陵侯时有泠道县。公元前168年随棺下葬《地形图》中的泠道县,汉代以后的志书、史籍均记为泠道为汉初旧县,也就是说泠道县为汉高祖初期就已设置县是没有疑问的了。谭其骧教授根据王马堆《地形图》,认为泠道县是秦始皇时期设置的旧县,到现在已近二千三百多年。
  
  西汉王莽新政时期,泠道县改名泠陵县。

隋开皇九年(589年),按照“并小为大,去闲存要”的原则,将原营道、泠道、舂陵三县合并统称营道县,治所设在原泠道县治所地。
发表于 2017-11-12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大业十三年(617年),萧铣割据江南建梁国,营道县改名粱兴县。
    唐武德四年(621年),唐高祖李渊消灭萧铣割据后,改梁兴县为唐兴县。这时的唐兴县辖地比现在的宁远、新田两县面积还要大。武则天长寿二年(693年)唐兴县改名武盛县。神龙元年(705年),又复名唐兴县。天宝元年(742年),改唐兴县为延唐县。大历二年(767年)析延唐县北部置大历县。唐末昭宗光化二年(894年),马殷据地湖南(后封马殷为楚国王实为马楚政权),又析延唐县西北部于礼仕湾置舂陵场,并将延唐县治从故泠道城西(偏北)迁四十里,把原延唐县治所地一带即故泠道县治所地一带割入蓝山县,县界基本同今蓝山县与宁远县的边界线。从唐末的延唐到宋初的宁远县以及至今,其县治所地一直未变。后梁太祖开平年间(907-911年),延唐县改名延昌县。后唐庄宗同光年间(923-926年),复名延唐县。后晋天福七年(942年),延唐县更名延熹县。宋乾德二年(964年),延熹县(延唐县)、大历县、舂陵场合并为一个县,更名宁远县。以上可见,宁远县系由汉泠道县演变而来,今宁远县的治所地并不是汉泠道县治所地,也不是盛唐时期延唐县治所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74343 second(s), 4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