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193|回复: 17

避暑不用去远方!湖南有一个“小庐山”就藏在益阳的深山竹林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7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和朋友前往益阳碧云峰游玩,朋友之前来过此地骑行,觉得此地风景不错,便邀我前来。碧云峰位于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沧水铺镇境内,古称熊湘山,又称清修山、青秀山,是衡岳七十二峰之一。因形似九江匡庐,自古有“小庐山”之称


1.jpg

2.jpg

从宝林冲村上山,行走在山间小路上,看黄牛在田间漫步,中华田园犬在小径奔跑,悠闲而惬意。到达碧云峰山脚,眼前的景象就变了,两边都是葱郁翠竹。没走多远,一弯碧水映入眼帘,似一块巨形翡翠,莹绿透亮,湖底水草随波荡漾,清晰可见。这湖叫月形湖,相传宋代大儒朱熹、张栻在碧云峰“南轩讲塾”讲学时,曾在此吟诗作赋

3.jpg

修建好的公路固然好走却不如“土路”来得有趣。一路往上,山壑幽遂,岩壁峻峭,翠竹苍苍,瀑布飞流,美不胜收。山路十分陡峭,好在有竹子可以借力攀爬。行至平处,跨过一座几根树木搭成的简易桥,在桥边俯下身子捕捉欢欣雀跃的溪水,凉爽瞬时从指间通达全身

4.jpg

5.jpg

带着这股凉意攀爬而上,清修寺呈现在眼前。原寺始建于汉代(公元前375年),千百年来,该寺虽几经沧桑嬗变,却仍绵延不绝,历久弥新。墙砖为青色石块,高大巍峨,瓦是铜制的,大瓦一块就有二十多斤。此外,青秀山还是历史上的藏经之所,在我国佛教历史上享有崇高威望,被尊称为“青修天下福地、远公第一道场”

6.jpg

随着山势的不断增高,山路变得越来越陡峭,攀爬起来也自然越来越吃力,衣服早被汗水湿透,人也气喘吁吁。当爬到“小庐山”的牌匾下,喜悦之情不能自抑。这里有卖东西的,可以在此休息补充能量,山上的泡菜口味不错也不贵

7.jpg

8.jpg

9.jpg

继续爬山,登过一段陡直的台阶,站在雷音寺旁的瞭望台上,环顾四周,群山逶迤、层峦叠嶂;极目远眺,烟雾缭绕,似在云端。人在台上,山在脚下,开阔、豁达,畅快之感淋漓而至。雷音寺始建于明代,全寺以麻石为墙、铸铁作瓦,是一座三宅四合院。数千年来,香烟缭绕,气氛非常

10.jpg

11.jpg

眺望着四面的青山,置身于风景优美,绿树成荫,整洁干净的寺院,在走廊里闲庭信步,清风徐来,耳旁传来涤荡人灵魂深处的经声,心灵变得十分纯静,有一种“出世”之感。身处红尘中的红男绿女,往往被世俗和无休止的欲望所迷失,如果能偶尔到远离尘嚣的净土放松一下心情,重新整装出发,不失为一剂医心良方

12.jpg


发表于 2017-7-28 12:5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传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仗剑云游曾至此。他夜宿鼎州沧水驿楼时,被碧云的奇景所折服,在驿站木楼留下了千古绝唱《菩萨蛮》.
词曰: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发表于 2017-7-28 12:5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传古代为民治水的大禹,为治理洞庭洪水,曾亲临碧云峰,察看洞庭水势,至今还留有一座禹王台。南宋名相李纲任湖广宣抚史时,路经益阳,慕名登山游览碧云峰,见其山形酷似江西庐山,清幽灵秀,于是挥笔题了一首诗:
盘纡石磴白云间,风落岩花满路斑。
峰岭横斜自重掩,个中真是小庐山。
碧云峰山势雄伟青秀,满山茂林修竹;悬岩峭壁之上,百丈银瀑飞泻;山泉清悠长流,常年鸟语花香,是一个避暑修行的“小西天”。到明代,碧云峰顶又建起了一座“雷音寺”。清代诗人夏受棋登山游览,曾留诗一首抒怀:
随缘来净土,半日且勾留。
多竹地无暑,空山天早秋。
云烟浮瑞霭,人物共清幽。
自笑尘中客,翩然世外游。
发表于 2017-7-28 13:0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是唐五代词中的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相传为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所作。此词写的是深秋暮色之景,全词都浸染在一种愁情离绪之中。其结构呈网状,情景交织,句与句之间紧密相扣,各句间含义也相互交织,创造了一个浑然天成的意境。此词受到古人很高的评价,与《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发表于 2017-7-28 13:1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词作者是不是李白,自宋以来多有争议,没有定论,但词的最早发现处在鼎州沧水驿楼已无疑。

       鼎州,常德旧称,今沧水铺,益阳赫山区沧水铺镇,历史上属鼎州,古为沧水驿,是先秦时期的一驿站,属于千年古镇,因与洞庭湖毗邻。且词中描写的景象应该是洞庭湖的景象。所以,古时的鼎州沧水驿楼应该是今天益阳的沧水铺。
发表于 2017-7-28 13:1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争议
李白究竟是否是这首词的作者,也是历来聚讼不决的问题。光以《菩萨蛮》这一词调是否在李白时已有这一点,就是议论纷纭的。前人不谈,现代的研究者如浦江清说其无,杨宪益、任二北等信其有;而它的前身究系西域的佛曲抑系古缅甸乐,也难以遽断。
有人从词的发展来考察,认为中唐以前,词尚在草创期,这样成熟的表现形式,这样玲珑圆熟的词风,不可能是盛唐诗人李白的手笔。但这也未必可援为根据。敦煌卷子中《春秋后语》纸背写有唐人词三首,其一即《菩萨蛮》,亦颇成熟,虽无证据断为中唐人以前人所作,亦难以断为必非中唐人以前人所作,而且,在文学现象中,得风气之先的早熟的果子是会结出来的。十三世纪的诗人但丁,几乎就已经唱出了文艺复兴的声调,这是文学史家所公认的。六朝时期的不少吴声歌曲,已近似唐人才开始有的、被称为近体诗的五言绝句。以文人诗来说,隋代王绩的《野望》:“东皋薄暮望,徒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如果把它混在唐人的律诗里,不论以格或以风味言,都很难识别。这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例子。
所以李白同时人、玄宗时代的韦应物既然能写出像《调笑令·胡马》那样的小词,李白能写出成熟的词也就毫不奇怪。还有一件小小的颇堪寻味的事情:词中有“伤心碧”这样的字眼。“伤心”在这里,相当于日常惯语中的“要死”或“要命”。现在四川还盛行着这一语汇。人们常常可以听到“好得伤心”或“甜得伤心”之类的话,意即好得要命或甜得要死。这“伤心”,也和上海话中“穷漂亮”“穷适意”的“穷”字一样,作为副词,都与“极”同义。“伤心碧”也即“极碧”。杜甫《滕王亭子》诗“清江锦石伤心丽”,“伤心丽”,也是“极丽”的意思。李白和杜甫都在四川生活过,以蜀地的口语入词,化俗入雅,妙语天成。这也可以作为这首词是李白作品的一点佐证。
发表于 2017-7-28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发表于 2017-7-28 19:1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传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仗剑云游曾至此。他夜宿鼎州沧水驿楼时,被碧云的奇景所折服,在驿站木楼留下了千古绝唱《菩萨蛮》.
词曰: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作品鉴赏…文学赏析
     这首词上下两片采用了不同的手法,上片偏于客观景物的渲染,下片着重主观心理的描绘。然而景物的渲染中却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主观心理的描绘又糅合在客观景物之中。因而从整体上来说,情与景、主观与客观,又融成一片。
     这首词选择的时间是一个暮色苍茫、烟云暖暧的黄昏,季节是秋冬之交。开头两句为远景,“平林漠漠烟如织”便传达出一种空寞惆怅的情绪,它起到笼罩全篇的作用。如烟如织,扯也扯不开,割也割不断。就连那远处碧绿的山色也使人着恼,叫人伤感。这似乎是静态的写生,是一种冷色的画面,但静态之中又夹杂着主观的感受,给人一种潜在的骚动感,撩人意绪。接着,这种骚动感由潜在到表面化了。“暝色”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一个“入”字使整个画面波动起来,由远及近、由潜在到表面化。看起来是客观景物感染了其人,实际上是此人内心感受在不断深化。至“有人楼上愁”句,这个由客观到主观、由物到人的过渡完成了。这个“愁”字把整个上片惆怅空寞的情绪全部绾结在一起,同时又自然地过渡到下片。承上启下,臻于绝妙。
     下片立足于主观的感受上。在暮霭沉沉之中,主人公久久地站立在石阶前,感到的只是一片空茫。“空”也是上片所勾画的景物感染下的必然结果。主观情绪并不是孤立存在着的,它立刻又融入了景物之中——“宿鸟归飞急”。这一句插得很巧妙。作者用急飞的宿鸟与久立之人形成强烈的对照。一方面,南宿鸟急归反衬出人的落拓无依;另一方面,宿鸟急归无疑地使抒情主人公的内心骚动更加剧烈。于是,整个情绪波动起来。如果说上片的“愁”字还只是处于一种泛泛的心理感受状态,那么,现在那种朦胧泛泛的意识逐渐明朗化了。它是由宿鸟急归导发的。所以下面就自然道出了:“何处是归程?”主人公此刻也急于寻求自己的归宿,来挣脱无限的愁绪。可是归程在何处呢?只不过是“长亭连短亭”,并没有一个实在的答案。有的仍然是连绵不断的落拓、惆怅和空寞,在那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间。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短短的一首词中,掇取了密集的景物:平林、烟霭、寒山、暝色、高楼、宿鸟、长亭、短亭,借此移情、寓情、传情,手法极为娴熟,展现了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活动,反映了词人在客观现实中找不到人生归宿的无限落拓惆怅的愁绪。
     历来解说此词,虽然有不少论者认为它是眺远怀人之作,但更多的人却说它是羁旅行役者的思归之辞。后一种理解,大概是受了宋代文莹《湘山野录》所云“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一语的影响。以为既然题于驿楼,自然是旅人在抒思归之情。其实,古代的驿站邮亭等公共场所以及庙宇名胜的墙壁上,有些诗词不一定是即景题咏,也不一定是写者自己的作品。细玩这首词,也不是第一称谓,而是第三称谓。有如电影,从“平林”、“寒山”的远镜头,拉到“高楼”的近景,复以“暝色”做特写镜头造成气氛,最终突出“有人楼上愁”的半身镜头。分明是第三者所控制、所描撰的场景变换。下片的歇拍两句,才以代言的方法,模拟出画中人的心境。而且词中的“高楼”、“玉阶”,也不是驿舍应有之景。驿舍邮亭,是不大会有高楼的,它的阶除也决不会“雕栏玉砌”,正如村舍茅店不能以“画栋雕梁”形容一样。同时,长亭、短亭,也不是望中之景;即使是“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中的最近一座,也不是暮色苍茫中视野所能及。何况“长亭更短亭”,不知凡几,当然只能意想于心头,不能呈现于楼头人的眼底。
发表于 2017-7-28 19:1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传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仗剑云游曾至此。他夜宿鼎州沧水驿楼时,被碧云的奇景所折服,在驿站木楼留下了千古绝唱《菩萨蛮》.
词曰: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名家评论
     何满子:总之,迄今为止,虽然没有确切不移的证据,断定这首词必属李白之作,但也没有无法还价的证据,断定确非李白所作。因此,历来的词评家都不敢轻率地剥夺李白的创作权,从宋代黄升《花庵词选》起到近代人王国维,词学大家都尊之为“百代词曲之祖”。(《唐宋词鉴赏集》)
发表于 2017-7-28 19:1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传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仗剑云游曾至此。他夜宿鼎州沧水驿楼时,被碧云的奇景所折服,在驿站木楼留下了千古绝唱《菩萨蛮》.
词曰: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作品鉴赏…文学赏析
     这首词上下两片采用了不同的手法,上片偏于客观景物的渲染,下片着重主观心理的描绘。然而景物的渲染中却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主观心理的描绘又糅合在客观景物之中。因而从整体上来说,情与景、主观与客观,又融成一片。
     这首词选择的时间是一个暮色苍茫、烟云暖暧的黄昏,季节是秋冬之交。开头两句为远景,“平林漠漠烟如织”便传达出一种空寞惆怅的情绪,它起到笼罩全篇的作用。如烟如织,扯也扯不开,割也割不断。就连那远处碧绿的山色也使人着恼,叫人伤感。这似乎是静态的写生,是一种冷色的画面,但静态之中又夹杂着主观的感受,给人一种潜在的骚动感,撩人意绪。接着,这种骚动感由潜在到表面化了。“暝色”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一个“入”字使整个画面波动起来,由远及近、由潜在到表面化。看起来是客观景物感染了其人,实际上是此人内心感受在不断深化。至“有人楼上愁”句,这个由客观到主观、由物到人的过渡完成了。这个“愁”字把整个上片惆怅空寞的情绪全部绾结在一起,同时又自然地过渡到下片。承上启下,臻于绝妙。
     下片立足于主观的感受上。在暮霭沉沉之中,主人公久久地站立在石阶前,感到的只是一片空茫。“空”也是上片所勾画的景物感染下的必然结果。主观情绪并不是孤立存在着的,它立刻又融入了景物之中——“宿鸟归飞急”。这一句插得很巧妙。作者用急飞的宿鸟与久立之人形成强烈的对照。一方面,南宿鸟急归反衬出人的落拓无依;另一方面,宿鸟急归无疑地使抒情主人公的内心骚动更加剧烈。于是,整个情绪波动起来。如果说上片的“愁”字还只是处于一种泛泛的心理感受状态,那么,现在那种朦胧泛泛的意识逐渐明朗化了。它是由宿鸟急归导发的。所以下面就自然道出了:“何处是归程?”主人公此刻也急于寻求自己的归宿,来挣脱无限的愁绪。可是归程在何处呢?只不过是“长亭连短亭”,并没有一个实在的答案。有的仍然是连绵不断的落拓、惆怅和空寞,在那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间。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短短的一首词中,掇取了密集的景物:平林、烟霭、寒山、暝色、高楼、宿鸟、长亭、短亭,借此移情、寓情、传情,手法极为娴熟,展现了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活动,反映了词人在客观现实中找不到人生归宿的无限落拓惆怅的愁绪。
     历来解说此词,虽然有不少论者认为它是眺远怀人之作,但更多的人却说它是羁旅行役者的思归之辞。后一种理解,大概是受了宋代文莹《湘山野录》所云“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一语的影响。以为既然题于驿楼,自然是旅人在抒思归之情。其实,古代的驿站邮亭等公共场所以及庙宇名胜的墙壁上,有些诗词不一定是即景题咏,也不一定是写者自己的作品。细玩这首词,也不是第一称谓,而是第三称谓。有如电影,从“平林”、“寒山”的远镜头,拉到“高楼”的近景,复以“暝色”做特写镜头造成气氛,最终突出“有人楼上愁”的半身镜头。分明是第三者所控制、所描撰的场景变换。下片的歇拍两句,才以代言的方法,模拟出画中人的心境。而且词中的“高楼”、“玉阶”,也不是驿舍应有之景。驿舍邮亭,是不大会有高楼的,它的阶除也决不会“雕栏玉砌”,正如村舍茅店不能以“画栋雕梁”形容一样。同时,长亭、短亭,也不是望中之景;即使是“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中的最近一座,也不是暮色苍茫中视野所能及。何况“长亭更短亭”,不知凡几,当然只能意想于心头,不能呈现于楼头人的眼底。
发表于 2017-7-28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7-29 06:4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这里的风景独好!
发表于 2017-8-2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景在身旁,何必去远方!
发表于 2017-8-2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李白引路,让碧云峰走出益阳!
发表于 2017-8-4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发表于 2017-8-6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去过,这个熊湘山与湘山中学(现在的桃江一中)有关系没?
发表于 2017-8-11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  看美景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60684 second(s), 4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