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水流衡山

[原创中长篇] 再酿女儿红(中篇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4:2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教师资格验证(3)
  政送灵子回家,在快到镇边的路上,碰到罗老师迎面而来。罗老师背着个鼓鼓的挎包,脚步匆匆。罗哥,你这是往哪里去啊?政,你呀。我这要往你家去。好巧,路上碰到你了。不然扑空了。这位姑娘是?政接嘴:刘灵,叫罗哥,我同事,教中学历史的罗老师。刘灵,我未婚妻,也是读师范的。刘灵礼貌地叫了声罗哥好。你好,刘灵。叫罗哥这称呼好,亲切。你们这是往哪里去呀?送她回家,往浏市去。哎呀,那还蛮远,还有二十多里。正好路过我家门口。请客不如遇客,这就去我家,政,你家我就不去了。说完就掉回头走在前面。
      谢谢罗哥好意。下次吧。刘灵笑着回绝。老弟嫂,政老弟,这次你们非得去我家一趟。我这趟是专门去你家致谢的。本来大恩不言谢。要不是你前几天帮忙,我怕是进去了。政道:些许小事,何必挂怀。你我之间,素来相互敬重。再多说就见外了。于事政叉开话题,说到了别的。
      罗哥硬拉着政和灵子进了他家,一进门就对着政一拜。政赶忙扶起,使不得,使不得呀,罗哥。然后开席,罗哥,还有些愤愤不平,这话今后还怎么说?随便一句话一引,就大祸临头呀。我只是开玩笑说他不学无术。事实也没有冤枉他周斌呀。这样对我下死手。要不是政老弟和甘嫂,我都不敢想会怎样。他这样,我也天天盯着他,引申他的话。可我又做不来。政:罗哥,喝酒。你不是那样的人……
      酒酣之时,罗哥又说到老支书:老支书进局子真是冤。普通小民百姓谁去关心那个领袖。实在要抓,应该抓决定印领袖头像在报纸上的人。他该知道普通百姓素质就那样。印在报纸上,糊在墙上算好的,丢在茅厕里也有,回收造纸,被绞得粉碎,如果这样的人都抓起来,怕是没地方关?关键是举报的人太无耻了。政见罗哥这样,以为他快醉了,不便插话。
       罗哥醒悟,我没醉,是一时嘴快。罗哥自觉说那些不好,又看到刘灵面色略带忧郁,就问,政,你欺负弟妹了呀?弟妹眉宇间略带忧色。政这才说了灵师范学校的事。罗哥端杯:弟妹,放宽心一点。我去问问一个人,看能帮忙不。反正我会尽最大努力。我欠政老弟一个天大的人情,看能做点什么不。
    席后,政与灵子继续赶路,婉拒了罗哥的盛情挽留。罗哥说了些什么,政与灵并未太在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4:2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0 22:07 编辑

发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5:0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发的回复呢
发表于 2017-8-10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8-10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教师资格验证(4)

   暑假快结束前一周,政接到通知,去区里开会。会议传达精神:加强农村教育师资力量,一步步来,可以先用文化较高的,作代课教师,试用后再看情况转正。政听了,就觉得刘灵子的工作有了希望。会后肖主任叫住政和周斌,有个叫刘灵茶市师范生,你们学校完全可以试用。政忙不叠地答应:好!好!尊重领导指示,一定办好。周斌也在一旁附和。
       政兴奋地往灵子家通报消息。皆大欢喜。本来政是准备打报告的,现在报告都不用打了,直接执行。二人私下猜测,一定是上层某位高人帮忙,才直接点刘灵名字。只是不知道是谁。一定要弄清楚,莫抹了人家人情。
    政与周斌商量一下新学期校务。新代课老师先安排在低年级上课。会后周斌说:恭喜你!政校长。刘灵的事,我托人帮你说过。政嘴里客气:多亏你费心,今天请你客。心下疑惑,平时只是面子上客气,这大事你帮忙,也许有可能。礼节不能失。
       两人就在办公室小酌。 罗哥来清理房间,作开学前准备。政叫罗哥同吃。得知刘灵的消息,举杯祝贺政。三人依礼喝酒,维持着一团和气。听到周斌说,他为刘灵的事托人出力。罗哥也不言语。喝完杯中酒,罗哥就借故离开了。
      刘灵带小学一年级的语文和数学,教的倒也中规矩。一个月后,刘灵语文课才开始,发现后排进来两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估计是考察的, 刘灵注目一笑。
    然后继续上课。同学们,首先我们复习一下。刘灵在黑板上书写一个“一”,这是什么?学生们大声回答,一!很好,同学们很聪明。然后再板书一个“二”,这是什么?二!学生的回答很洪亮。很好!那一和二,有什么关系呢?有个学生回答,一加一等于二。很棒!同学们再想想, 还能想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沉默。刘灵亮出一只粉笔,这是几?一!刘灵将粉笔折断,现在是几?二!这个动作表示一和二有什么关系?一分为二!一个机灵的学生回答。太棒了!刘灵在一与二之间写下:一分为二。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什么一与二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即可以一分为二,还可以什么?又是沉默。大家看,这是一个火柴盒,我把他放入粉笔盒中,现在大家能看到几个盒子?一个。那这个动作是什么?是合二为一,又一个聪明的同学回答。你们太棒了!老师为你们骄傲!对,合二为一,我写下。我再写一个字,大家回答。刘灵转背写下一个“三”。三!大家齐声回答!很好,三与二或者与一有什么关系?接二连三?谁说的?对!刘灵在黑板上二与三之间,写下:接二连三。又一个声音:举一反三?对!刘灵又在一与三之间写下:举一反三。这时下课铃响,同时教室后面响起清脆的鼓掌声。一个中年人朝刘灵竖起拇指:刘老师,你的非常精彩!一级棒!
     晚上完小附中骨干聚餐。刘灵被特邀列席。先前鼓掌的那个领导坐在主位。政致辞:热烈欢迎欧局长来我校检查工作,下面我们掌声欢迎局长作指导。掌声雷动。欧局长站起身,摆摆手:你们学校工作开展得非常好。特别表扬新老师刘灵,课上得非常精彩。谢谢罗老师!为我们的队伍推荐了一个这么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2 09:42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5)
      

      政擦擦额上的汗,一手柱着锄头:哎呀,又挖烂一个。灵子,我笨死了。政望着回头的灵子傻傻地笑。灵子手里正拿着一把刚割下的红薯藤:不碍事,等下我清理一下,挖烂的红薯先吃,不浪费。灵子绕到政的身后:你挖之前先观察一下,土开缝的地方就一般有红薯,你落锄的时候距离缝远一点。政依言,果然。于是相视一笑。风很解意,送来微微的清凉,还有淡淡的草木芬芳。
     割完红薯藤,灵子就在政的身后用小锄整理挖过的土,梳理成规整的行,然后撒下草木灰,再撒小麦种子,然后覆盖上一点点浮土。完工时候,政的脸上有土渍,灵的眉梢挂灰屑。政打趣:灵子,你又不是男儿身,扒什么灰?灵子害羞,你坏死了,叫你说粗痞话,一边就轻拍政的手。看你脸上一层土灰,这又是谁家的灰孙子呀。呵呵呵。政哥,你过来。灵子用手绢帮政拭去额角土渍,政帮灵抹去眉上灰屑。太阳知趣地悄悄地躲进云层里,留给一对年轻人心通安静一刻。
      望着政与灵子挑回来的一堆红薯,谢老太心里高兴,自语道:今年是不会挨饿了,有了自留地,有了粮食,老头子你却走了。哎……
      灵子,你们快去洗手洗脸吃饭,辛苦你了,闺女。谢老太端来水与毛巾。妈,不辛苦,和政哥在一起干活,一点都不累,很快乐,我喜欢着呢。灵子望着谢老太笑。傻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找个时间把你俩的喜事办了,你们就能天天在一起。灵子羞羞地下头。
    吃完饭,灵子就和政往学校去了。政背着挎包红薯,走路的动作很别扭。灵子说:政哥,你这个样子,像个逃荒逃难的,哈哈。一个愉快充实的星期天。一番嘻哈后,灵子和政的脚步轻快不少。

    六 教师资格验证(6)
    政和灵一起到校。罗哥的房子还亮着油灯光。政拎着一袋红薯进到罗老师屋里:罗哥,你尝尝,今天挖的。让秋风吹一阵,开汤很甜的。刘灵的事搭帮罗哥了。无以为谢。说哪里话,政。欧局长是我老表,我去说了一句,他还真上心了。这个我不推辞,谢谢你,我爱吃。刘灵教课真的很优秀。政不好再说。用力握握罗哥的手,就告辞了。
    一天下课后,政急忙往老家赶。口信来,谢老太不舒服。灵赶课件应对检查,就没同政一起回。政到家,谢老太并无大恙,又高兴,又惊诧:政,不是礼拜,你怎么回来了?政说:娘,你要反目岭陈开递口信给我呀,说病了。谢老太:这个陈开,乱说。我没有递口信呀。政疑惑。谢老太:刘灵呢?怎么没一起。她在做教案。谢老太一提醒,政隐隐觉得不对。妈,这是五元钱,您留着。我还得回校去。好,你回去。灵一个人在那,妈妈也不放心。钱你留着。
    灵在油灯下做了会教案,听到有人敲门,起身开门,是周斌。周斌望灵一眼:刘灵你忙着作教案呀。周一边又回身望了一下寂静的校园,再回头:我检查一下你的教案。话完,周斌已挤进门。灵本能地缩到油灯一角:支书,教案在那。然后指指台上的教案,顺手拿起旁边的报纸夹,等待周的检查。周斌:字很漂亮,跟你人一样。我很欣赏你。你的头发好秀丽。说完周斌就来摸刘灵的头,刘灵一闪,顺手摸起台上油灯:周书记,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这两句我用在教案里了。周斌逼过来,我才不管那些,我就喜欢你,一个熊抱就抱过来。刘灵侧身,还是没完全躲过,被抱着了一条大腿。刘灵迅速倾倒油灯,将报纸点燃,然后大喊:救火呀,起火了,大家快来救火呀。一时校园乱了起来。周斌倒是反应快,松开刘灵,抓住一个空脸盆就往外走。罗哥第一个提着一桶水赶来,见周斌出来,手里拿个干干的脸盆往外奔。周斌:快,我去打水。罗哥一桶水下去,报纸的火就灭了。见刘灵神情愤恨的样子,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这时政也正好赶到。清理完现场,余人散去。罗哥跟政和灵闲扯平复心情:说起几年前的一件旧事。一个大队骨干跟自己表妹说:你今晚要躲起来,今晚开地主斗争会,你躲到无人的滴水岩去。表妹深信其说。结果在滴水岩被表哥糟蹋了。那晚根本没有什么斗争会。表妹受辱远嫁,一听到那人名字就连声痛骂畜生。这人死性不改!说完罗哥向周斌的房子努努嘴。刘灵妹子机灵!做得好。政,刘灵你们赶紧把喜事办了吧。罗哥说完就走了。





发表于 2017-8-11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欣赏第五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意思?
第五章,一箱书的家底,在上面呀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3 10:29 编辑


六 教师资格验证(7)
    政当晚气愤难平,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此放过他周斌,绝没有这样的道理!去打他一顿,那是掉自己的价,也白白损坏灵的清誉。去告他?对,去告他!政起身,点灯,铺纸。一瞬间就成稿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社付书记就来找政。小房子关着门窗,外人是不知道情况的。付书记:政校长,对不住,周斌这畜生,惹出这么大的祸。又是发小同乡,又是媒人,竟然做出这么下作的事。真不是人!我要狠狠治治他,把他调到山旮旯里的完小去。你消消气。政:书记这不关您的事,他周斌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既然敢这样做,就要付出代价。国家有法律,自然会惩治他。付乡长:这畜生是该关。猪油蒙了心,天大的胆子。不治他那还了得?政校长,我问你一句话,平日运动斗争,我可曾让人伤过你分毫?政:确实没,书记大德不敢忘。付书记:我不是来给那个畜生来求情,我是来给刚满一岁的外孙求情,还有我女儿肚子里的一个来求情。那畜生被关了,他倒好,一日三餐国家管,受罪的是他老婆小孩。他们无辜呀。
    政:就这么放过他?这事难办!付书记:我让他来给你和刘灵当面认错,要打要罚随你,要他写下书面保证,洗心革面。刘灵,是个好老师,受了惊吓,受了委屈,幸好无大事。刘灵处理得当,我年底就给她转为正式老师。政:书记,刘灵的事,我做不了主,你得问她自己。于事政去叫刘灵,把晚上写好的举报稿给灵看。
《洞桥完小失火详情举报 》
   洞桥完小附中支书周斌,指使同伙陈开谎报家属病情,骗开受害人未婚夫去探视,然后利用检查教案的借口,深夜强入女教师刘灵住室,动作下流,欲强行猥亵,图谋强奸,遭遇被害人强烈反抗,油灯倾倒,引发火灾。
举报人:刘灵,政
旁证:
  灵提笔在最后加了一笔:受害人大呼救火,自救,才使周某强奸未遂。
  书记对灵又复述了一遍求情话。灵心里矛盾:事情闹大,自己名声也不好听。灵的阶级成分又不好,运动易受冲击,公社书记这样的实权人物得罪不起。自己还保住了清白处子之身。于是勉强接受了说情。这时,书记招呼政一同进屋,再去隔壁房子低喝:死畜生,还不快去认错?周斌走了进来,向刘灵与政屈膝一跪。政与灵冷着脸侧转身。周斌:我该死,我不是人。付书记岳父低喝:畜生,自己打几个嘴巴。于是周斌自打。刘灵开腔:不是打几个嘴巴的事。这是举报稿,你自己看,冤枉你没?若诚心认错,写几句认错的话,字据我留着。不写,举报稿就往县里走,市里走。看公社书记面子,才给你选的机会。周斌:我写,我写。看到强奸未遂,四字。周斌如坠冰窖,双腿发抖。文字杀人胜于刀呀!周斌提笔艰难写下:感谢给予改过机会,从此洗心革面。犯错人:周斌。1960/11/04
      罗哥暗闻事情如此处理,不住摇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当时情势摆在那里 ,要么玉石俱焚,要么妥协。确也无可如何。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1)
  
    周斌调往老家七塘完小任教。眼不见为净,倒也蛮好。谁也没想到后面会引起一场大的风波。
    谢老太与龙老太共同操办, 政与灵举行了简单而又热闹的婚礼。
     婚席上有鸡有兔,这可新鲜。找到这两样可不容易,买是不能随便买到的,这样的东西供应要凭票,一票难求呀。怎么办到了呢?是联的杰作。姐姐,姐夫结婚,两家都为没有好菜招待客人而犯愁。联背銃在大山里转了一天,弄到两只野鸡,两只野兔。一家人如获至宝。
  开席,谢老太与龙老太一起致辞:感谢各位亲朋邻里光临,祝福一对新人凤飞鸾随,早生贵子,静若处子,动如脱兔。薄酒一杯请大家享用。
       野鸡变凤凰,奶奶好口才。花在席上打趣。谢老太接话:在家为鸡,在野为凤。嫁鸡随鸡,夫唱妇随。好兆头。花你说得好。那兔子还有什么好说法?我一时没想到,只想到几个不好说的。花继续开玩笑。龙老太挑了下眉:鸡兔同笼,后继有人。引得众人连声喝彩。
    花的丈夫建生拉了拉花,耳语:你就少说两句,这么好的饭菜,还堵不了你的嘴?政与灵举杯同敬大家:感谢!感谢大家营造这么热闹的气氛。我俩祝大家身体康健,年年有余。
    建生来敬政时,告诉了一个好消息:我下月去七塘完小代课。好!好!小子有出息!祝贺!不枉小叔叔我带你读书那么多年。政连声赞叹。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预告:
准备写十三节。下面是提纲。
一,初识,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三,小哥哥站在河边,四,茶市的天,不是蓝蓝的天,五,一箱书的家底,六,教师资格验证,七,清退。八,英才末路悲歌,九,再酿女儿红,十,你家楼上藏了什么人?十,上学的鞭炮声。十一,酸味的螺丝
十二,南岳敬香与彩龙绕宅。
十三,政哥,我来了,一起再品女儿红
发表于 2017-8-12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衡山 发表于 2017-8-11 23:57
什么意思?
第五章,一箱书的家底,在上面呀

  教师资格验证 5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2 08:40 编辑

还真漏了一节呀。马上补上。非常谢谢。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2)

    政与灵在完小附中一起教书,相互比着费心思,致力在普通要求之外,再加一点自己特色。孩子们很喜欢。有些家长慕名,就托人情一定要自家孩子上灵与政的班级。有时实在推却不过,他俩主带的班,人数总要比别班多点。
      双栖双飞,轻颦浅笑。日子如流水,载着柔情和温馨。虽然也清苦,比起四下的亲戚与乡邻,还是略好点。接济是分内之事。镇上走读高小的侄儿鹏辉,时常被灵和政叫住,一起同进中餐。
    鹏飞是政的大哥坤的儿子,聪明伶俐,在家稍不如意,就得挨打。政看不过眼,就对鹏飞说,看你爸发脾气要打人时,你就躲到叔叔婶婶家来。你爸爸心里难受,老是挨斗。他心里好苦!孩子呀,你爸本也是聪明才智之士,窝在乡下泥土地里,憋屈呀。莫要记恨你爸,你好好读书就是,你爸爸内心里是爱你的!我明白。鹏飞说。
   叔叔,婶婶,你们对我好。这日子没法过,我想毕业后就去参军,可我家这成分。哎。鹏辉叹气。好!有想法!男儿志在四方。叔叔帮你找找人,直接在公社报名参军,在政审那里找人通融,试试看。半年后,还真弄成了,十五岁的鹏辉顺利参军,从此跳出农门,逃离苦海。
      亲戚乡邻的日子也好一些了,瓜果杂粮饭是有了,水肿病也断了根。只要不瞎弄,自己动手,吃是不愁的。政与灵的压力也就轻些。日子好起来,就要忆苦思甜。
      谢老太自然要参加忆苦思甜的。作为控诉批斗对象,先被逼着吃下糠粉与少量米粉和着做的饼,这叫忆苦,然后又被逼着吃加点糖精的南瓜稀饭,这个叫思甜。最后说感想。反正上级规定了说辞:以前剥削压迫民众,民众过苦日子吃糠,我有罪。现在大家过上新生活,日子比蜜甜。还是社会主义好。
     一番折腾下来。谢老太病了,不几天就驾鹤西归,找他老头子满爹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3)

    给谢老太守灵的时候,政三兄弟守在一起。大哥坤悄悄说:老太太遗愿,葬在屋场后山上,墓址选在爹的右下角。他们要一起守望这片挚爱的田地,看护好这里的人们。政道:这个自然尊重老娘遗愿。二哥民不大说话,只在那里吸旱烟,吧嗒吧嗒,火光一闪一闪中,只偶尔点点头。老二忽然作手势,三兄弟聚拢。我住对面房,无意间看到建生上午进了娘老子房间,个把小时后才出来。他在那干嘛呢?那么长时间,奇怪!民刻意压低着声音。可能找东西吧。找找也好。没找到,也正好就封了他的嘴。免得明里暗里说老娘藏私,偏薄了他那一房。政,你去看看,看看他做了什么名堂?那房子现在你住。政觉得在理,依言而去。
   政先喊了在厨房帮忙的灵子,一起去到住屋里查看。一楼倒是没啥动静,东西依谢老太健在时布置摆放。政先上到二楼,入目就不对劲。床上被子打开平铺成条形,而不是灵子平常折的豆腐方块,书桌上的摆放也挪动过,露出平时摆书的一条缝,很清晰的灰尘印痕。灵子,快上来,这房间被人动过!灵上来目光扫了一圈。果然动过,我一直在厨房帮忙,今天起床后,现在是第二次来。看看证件柜?好,我也正想说这个。我来吧。我作有暗记的。灵子说。
      打开无锁的皮箱。钱数目不少,还在!但上面的硬币位置动了。先看看证件。政提醒。好!你的湖南三师毕业证被人动过,合口处封口的一根头发丝没了。快打开它!夹层里那东西丢了!那东西两人都知道,是对周斌的举报稿,及他的认错书。啊!政低声惊呼。难怪!真是挖空心思。又在这节骨眼上。看着灵子一脸迷惑,政三言两语说了个大概。周斌来老家七塘来当校长,别有深意。以让建生当代课教师为饵,趁老娘去世看管疏忽,安排建生窃取罪证。还真是谋虑深远!只是建生这小子,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灵子:事情已经出了,别再声张。于我们并无多大损失,我们当初只是惩戒那畜生,并未要送他坐牢。只是这事只怕没完,那小人既然这么上心,后面指不定还有其他动作。我俩以后说话行事,得分外小心。政表情凝重地点点头:对外只字不提。
      政回到灵堂继续守灵。大哥二哥同问:怎样?屋里翻动过,没丢东西。没什么事。大哥坤老到,附耳政:听说周斌与你不合,才来七塘当校长,说是被你挤出来的。没有这回事啦,大哥。坤继续:现在建生在七塘代课,每天哈巴狗一样跟着周斌,周斌说什么,他干什么。有老师背后开玩笑:假如周斌说狗屎是香的,建生也会跟着说是香的。这很让其他老师看不起,说建生有奶就是娘,没半点知识人的风骨。他建生乱翻你东西,怕是有幕后人指使,于你不利。家贼可是最难防,老弟你得小心呀。政抓住大哥坤的手,紧紧握了握,并不言语。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4)
  
    新社会了,家里老了人, 是不允许吹吹打打的。但风俗难移,尤其乡下。照例在堂屋前坪摆开排场,和尚、师公俱全,响器,二胡,唢呐、三音机交替作业。尤其唢呐与二胡奏出的哀乐,凄凄切切,恰如其分地寄托了亲人对亡人的思念。
       建生本来就兼职作师公,拉得一手好二胡。这几晚因是本家奶奶亡故,因而避讳没有掺和,又喝了点红薯渣蒸的散白酒,早早上床睡觉。
       建生媳妇花从厨房帮忙回来,很兴奋:今天偷偷吃了几块猪腿肉,真是过瘾。花忽然想起一事,提起建生床头的衣服裤子把口袋翻了一遍。这是习惯,不翻睡不着。时不时有五分一毛的收获,那是建生兼职师公所得。今天却是倒霉,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烂纸条子。花兴味索然地在油灯下打开纸条,大致认得。自语道,瞧,平时人模狗样的,原来还有这一曲。难怪周校长学期半路来了七塘。略一沉吟,花推醒建生,这是什么?哪来的?建生见了,轻声说:快给我!便赶紧来抢,可花早就防了他这一手。
   建生见不成事,又换了腔调:还不都是为了你,成天要吃鸡,要吃蛋,要吃鱼肉,你自己又不养,我作师公那点钱,哪里供得起你。这才求周校长谋个代课的差事。求事可不是那么好求的。受人恩惠,帮人做事。今日在满叔哪里翻来的。你可莫赖我!我又没叫你去偷!偷就是偷,什么翻来的?不过这可是个好东西。可不能那么容易就给他周斌!至少让你转正,吃上正式国家粮。工资一个月就多十来块!蠢婆娘,你小点声。建生指指窗外。你也晓得怕呀?你这样吃里扒外,传出去你就别想活人了。那是,那是。千万莫要声张。花脸色一整:建生,今日我问你一句话,以后事事都听我的?我怎么做少管我,作得到?听,听,听,作得到,作得到!
   我喊你喊娘行不?别嚷了。
   敢有半个不字,老娘我叫你身败名裂。量你没那狗胆!花说完最后一句,就停住了。
    古话说隔墙有耳,还果真如此。建生娘把小夫妻一字一句听在耳里。心里苦也,苦也。前世的孽障,为了两口吃的,家里出了这样一对混账。可自己双眼已瞎,奈何不得他们,不由暗自垂泪。
   灵堂肃穆,油灯昏黄的光照亮四壁,安静而祥和。好似亡魂在挥洒那一抹难以割舍的留恋。
       政睡得安稳,陪伴母亲最后的凡尘时光。理应有梦,梦里重回母亲的怀抱,那是怎样一种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8-12 11:42 编辑

七  清退(5)

   谢老太上山后,政与灵说:老太太这样走起,也算功德圆满。灵:怎么这样说呢?七十多岁的人,饱餐一顿后仙去,还借着忆苦思甜的名头,在阴间也是作劳心力的活,老娘有福。灵子:也是,人活一辈子,其实天天都在忆苦思甜,全国范围搞这样的活动,说明社会在进步。政:那肯定。比爸爸满爹走,是进步多了,至少不是浮肿饿死的。不说了,不说了,忆苦思甜本来是形而上的,让我们说得这么具体,就成了形而下了。睡觉,睡觉。
      国家政治意志不是小民两句话就不开展推进了。你可以睡觉,睡觉了有了精神继续干。忆苦思甜如火如荼,学校更是重点。洞桥完小也一样。
       刘灵的班级忆苦思甜活动本来开展的很好。一个三代的贫农作忆苦思甜报告。说旧社会如何苦,战乱频仍,人命如草芥。有回日本人来了,和妇女一起,全躲进山里,没吃的,又不敢回,看到一条四十八节蛇(银环蛇),一锄头挖断蛇七寸,抓起蛇,就吸血,蛇的身子还扭动,绞在手上,像戴了一个环,好恶心的,但没法,活命比什么都重要,血还是要吸的;新社会,安定,安稳过日子……学生听得入迷。刘灵也喜欢这鲜活的故事,但内急,就忍痛割爱上厕所去了。谁知道这一泡尿,竟然尿出了一场风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6)

  老贫农这边仍在信马由缰继续:旧时候,我给地主家打短工,和东家同吃,红薯是紧你吃饱的。红薯是个好东西,养人,通气,但是吃多了,就放很响很臭的屁……底下孩子们嘿嘿笑。老农民也跟着一笑,然后继续:可东家就很少放响屁,应该是后面偷偷吃米饭了。可恶!有个孩子说:那不一定,也许东家憋着,毕竟当着许多人放响屁,别人会都看着你,那多难堪。
      老贫农:对,你说的也有可能。最苦最苦的时候是大跃进,连想吃红薯也不可得,人都饿得浮肿了。学生们七嘴八舌加入互动:是的,我奶奶就是那时死的。对,我记得,那时饿得做梦就是吃饭吃饭……安静,安静!公社付书记黑着脸走上讲台。刘灵老师呢?学生回:刚才还在这里了。什么责任心?副书记气咻咻地说。
  刘灵这边刚解决掉小事,又有了办大事的意念,只好继续蹲坑。厕所里臭哄哄的,不是没法,谁也不愿意蹲。完事回到教室,见公社付书记脸冷得像冰。一句什么责任心正好听到。心下暗叫苦,活动肯定是搞砸了。
   你干什么去了?忆苦思甜搞成这样,像什么话?刘灵:搞成怎样了?我刚才上厕所去了。忆苦思甜的结语,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这个情形能结下去?你就不会憋一会儿?关键时候,你关键是没有责任心。说到责任,您也来晚了,没救好场,跟我一样有责任。人有三急,要换书记你,你就会憋不住也憋,直到拉到裤裆里?呵呵,孩子们忍不住笑出声。书记:你,你,你……反正这事必须严肃处理。说完,副书记摔门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清退(7)
  
     当晚灵和政说了课堂上的事。政说:无心之失,应该没有什么大事。这事说到责任心是有点过了。你回话也太猛了点。我们这就去副书记家道歉去。要去你去,我不去。灵委屈难消:我看他就是存心扣帽子,去也白去。
    政连夜去副书记那,却碰了一鼻子灰。副书记说:道歉不道歉,我个人无所谓,忆苦思甜,抹黑社会主义的恶劣影响已经造成。这事情已经上报,区里会成立专案组。现在求我也没用。政郁郁而回。这什么世道呀,成天就搞这个来劲。哎……
   第二天专案组就成立了,调来外地老师认组员,周斌任组长。刘灵被停了课,被要求写思想汇报。刘灵拒绝写。我没有什么错,就是方便了一下。
     周斌的调查报告驾轻就熟,半天就出来了。     《关于刘灵忆苦思甜的错误报告》
   代课教师刘灵素来不注重政治思想学习,上课也不循规蹈矩,总爱说些大纲外的东西。这次班上忆苦思甜,她心存抵制和厌烦,借口方便离开,任由活动走向目的的反面,给红火的社会制度抹了黑。一是责任心欠缺,事实上没做到全程监管。二,刘灵本身的思想就不健康,不嫁工人,不嫁贫农,选择嫁给地主子弟便是证据。三,抵制专案组工作,拒绝写思想检查。四,刘灵一贯不够严谨,入职没多久,她在校园的住室就引发火灾。有鉴于上述,专案组提议对刘灵予以停职清退。请领带批复。
      专案组
  错误报告消息不胫而走,毕竟有心存善良的人于心不忍。
    政和灵在商量怎么应对。灵:怎么应对都不对,他们就是借题发挥,找茬。幸好我没写思想检查。不然又是一条罪状。
  罗哥和校园老师也听到消息,为刘灵鸣不平,这样以后人人自危,日子没法过。
   几个人约定,开会时坚持:要错是老贫农讲错,主要错误人是老农,刘灵最多是次要责任人。
  扩大会议如期举行,宣读《错误报告》后,老师们一片反对声。宣而不决,会议只好散场。一起待上级领导批示。
       私下罗哥修书信一封,给县教育局欧局长说了刘灵事件大致经过。
       半个月后,上级批复下来。事件不准再提,谁提谁就是反面宣传。刘灵口头警告一下,加强政治思想学习,继续留校上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70115 second(s), 4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