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302|回复: 59

[谈天说地] 大伪鬼话时间--------老兵怪谈(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6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个故事,巡山阴兵
  老爷子是60年代的兵,最普通的步兵,驻扎在浙江的大山里。天天的任务就是和战友上山站岗放哨。
  有一回是晚上站夜岗,天已经黑透了,他和战友走在上山的小道儿上,看见远远有一排光亮,像是有人在行军。这是哪儿来的部队啊?大晚上在深山里行军?上级咋没告诉我们呢?
  于是老爷子和那个战友赶紧抄小路追上去。等追到眼前一看,老爷子和战友都傻了,这哪儿是自己人啊!一帮国民党军队,排着队,有的还拿着手电!所有的人都默默无声,走进了甚至军官帽徽上的青天白日都能看清楚。
  很明显,这帮“国军”肯定也看见老爷子他们了,可是没人说话,依然默默的就从山路上走着。当时老爷子和他战友都吓傻了,一言不发,反应过来哭着就回驻地报告了!这事儿报告给了排长,你想排长能信吗?挨了好一顿臭骂,说你们这两个孬兵,指不定看见什么了就吓成这样,真给部队丢脸。于是排长阁下第二天晚上亲自带着这哥俩一起上山站岗。
  结果排长也是哭着回来的,直接把这事儿告诉了营长,营长算是大官儿了,还打过抗美援朝。听手下排长都说有鬼,就真动了一个连的战士上山去搜。要知道已经进入六十年代了,不可能还有成建制的国民党军队敢明目张胆的山里行军啊,结果搜了一个月啥也没搜出来,最后不了了之了。但是后来偶尔还是能看到国军在山里行军,不是天天有,但一出来就是三四天。
  给我将这个故事的老爷子如今已经退休了,就是个普通老头,平常也不是爱编故事的人。机缘巧合听他说的,至于真假就说不清了。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吉翁 + 2 感谢爆料,让更多人知道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总评分: 红网币 +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年轻的时候是炮兵,44年才参加抗日。那年月炮兵是技术兵种,部署在后方。他们的驻地就在这么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
  有一天晚上前沿步兵营的营部直属传令兵(这人姓聂,连长认识)一个人跑来求援,说他们的阵地遭到日本人突袭,眼瞅就守不住了,要求炮火支援。你想都是一个部队的弟兄,能看着见死不救吗?连长二话没说就发炮支援,还特意嘱咐不让那姓聂的小子回去了,等送棺材的来了一起再上去(打完仗要收尸,棺材都是老乡家出的)。
  动用一个炮连齐射一座山头儿,很快这事儿上级就查下来了,连长如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听完炮团的团长啥也没说,后来才知道是怕动摇军心。
  事情的真相是,那天晚上前沿那个营的确遭到了日军的偷袭,营长的确让传令兵去送信请求支援,只是营长和传令兵都死在一辆车里了,被日军乱枪活活打死的,后面上去收尸的战友鉴别出了营长和通讯兵的尸首,尸首和车都分不开了。
  唯独没有找到那封求援的信!
  这封求援信究竟是“谁”送来的,今天也说不清楚,但炮兵连长还有当时连部里几个人(包括老兵)都坚持说自己见过那个姓聂的传令兵,而且还拿出了这封信,但是在找人就死活找不到了。
  鬼子们攻下前沿阵地后还没来得及修整,就遭到了炮击,照一发炮弹死5、6个鬼子算,6门重炮每炮打12发,鬼知道死了多少日本人!
  这故事老兵跟我说了好几回,总是说着说着就淌眼泪,说那是弟兄们死的不甘心呐!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个故事 红米饭
  讲这个故事的家伙是个老鬼子,姓原丰,年轻的时候在菲律宾打过仗,45年战败前晋升到大尉军衔。故事发生在菲律宾吕宋岛北部的深山老林里。

  8月初,日本战败前夕,一直在头顶盘旋的美国飞机不见了,有传言说,日本战败了,但也有人说,自己人的增援立刻就到。

  原丰大尉就是一支残兵的主心骨,十来个日本兵就像游魂一样行进在茂密的热带雨林里,没有一个不带伤的,步枪、弹药早已变成了累赘,能扔掉的都扔掉,身上只剩下一个用来烧水的饭盒和一颗最后关头的手榴弹,这就是1945年日军战败前真实的写照。

  突然有一天士兵告诉原丰,说在前面发现了稻米,那士兵眼里闪着诡秘的光芒。这是一群死尸,有军官的也有士兵的,死了大概一周左右,尸体已经开始严重腐烂。其中一具上等兵的尸体,他的背包挎在右边,头枕着自己的军靴,那宝贵的稻米就是从军靴里发现的。上等兵的脸已经烂掉了,蛆虫从他嘴里、鼻子里滚落到地上。原丰大尉双手合十向死去的战友致礼,然后飞快的把他的“枕头”抽了出来,他的脖子喀嚓一向,脸扭出了一个活人肯定做不出来的姿势。


  在他靴子里是些淡褐色的稻米。因为一直浸在水里,这些稻米泡得变了样。各处从死人身上扒来的橡胶鞋底,含煤很多,很好烧,刚好运来煮饭,煮出来的米饭都是红颜色的。腐烂尸体的尸液随着雨水灌进了士兵的靴子,才把米给染成这样。但对原丰来说,这是长时间断粮之后第一次吃上米饭,一边吃一边掉眼泪。

  凭着这点稻米,原丰坚持到了海边,被当地人抓住交给了美军。总算捡回了一条命,老头儿回忆说那时候经常能看到双手合十做讨饭状饿死在路边的日本兵。。。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这个故事的人姓方,老方当年还是小方,穿四个兜干部服的上尉连长。过去当过基建工程兵(这个兵种现在已经被取消了)。因为当年中苏交恶特殊国际背景的影响,他当年服役的部队被派到贵州大山里专门为修建国防工程选址,后来很多城市如六盘水、攀枝花都是当年应国防需要而建起的城市。
  有一年老方率部进乌蒙山修永备工事,行军十多天后,在深山中发现了一座国民党留下的水泥碉堡,人迹罕至的西南深山中怎么会有这么“高档”的建筑(水泥盖的)?老方进去后看到那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墙上黑漆漆的七八具扭曲的人形影子,据说手底下有的新兵看一眼就给吓哭了。很明显,这是有人被钉在墙上活生生被烧死后留下来的。
  最奇怪的还有地下室,单向门二十几个大小伙子合力打不开。后来上级派了增员,用机器也打不开,于是上级决定土工作业把地下室挖出来,没想到挖到一半居然开始有电流,电流强度居然连穿上避电服的工兵都能感觉到,再挖下去搞不好会电死人,最后只好作罢。后来有好事的战士用绳子甩了大公鸡从排气孔送进去,等鸡拉上都傻眼了,大公鸡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后来,这个工程被其他部队接管了,他们奉命撤出深山。
  老方一辈子也忘不了水泥墙上那些扭曲焦糊的影子还有地下室神秘的电流,就算地下有台发电机,也不可能发几十年电。这座深山碉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地下室里究竟埋藏了什么?为什么要把碉堡盖毫无战略意义在深山里,到底是为了守御什么?谁也没有告诉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个故事 过阴兵
  苏师傅70年代参的军,故事发生在一次武装拉练的途中。老苏至今给我讲起这个故事还是滔滔不绝,也是因为这个故事,老苏颠覆了唯物观。
  老苏步兵出身,武装越野拉练自然是家常便饭,有的时候一次拉练能持续好几天。有次老苏的部队拉练在外,天色也已近黄昏,连长就下令今天提前休息了。一个连近百号人就躲进了公路边一座二层小楼里避雨。这小楼好像是个学校,后面还有操场,离有镇甸的地方也不远。
  累了一天,到晚上大家很早就睡了,大概睡到晚上一两点左右(当兵的没表,老苏意识里最后一次听见换岗的动静是12点),老苏被一阵整齐的步伐声吵醒,那声音很整齐,但听上去至少有上百人。
  这么晚了还有部队在拉练,那我们连不是落后了?老苏就一直听着,大概过了三五分钟脚步声还没听,而且也没有远去的意思,于是老苏就想起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部队,这么大规模。结果一动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动不了,他看着旁边睡觉的战友,发现战友也醒了,但貌似跟他一样,也动不了,只是在用惊恐的眼神瞪着自己。
  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有很多人已经进了学校小楼,正在往二层爬,老苏真的慌了,楼梯和楼道里还睡着自己的战友呢!老苏只见房间窗外一列列整齐的人影走过,背着枪,看影子和整齐程度,一看就是当兵的。就这样一列列影子足足过了十来分钟,外面也暗了下来,终于远去了。
  这事儿把老苏吓得够呛,等迷迷糊糊熬到天亮。老苏赶紧出去看,发现整个连队安然无恙,昨晚睡在楼道和楼梯里的战友都没事儿,正排队打早点呢。这下老苏慌了,昨晚遇见的是什么东西?赶紧就和昨晚同铺那战友一起报告了连长,结果可想而知,被连长臭骂了一顿,说自己宣扬封建迷信。老苏是个爱较真的人,后来还一个劲儿的向上级反映,结果最后连预备XX的资格也给取消了。
  现在的老苏过的很好,老爷子已享天伦之乐,走在北京的胡同里只是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儿,很多很多年后,老战友聚会,当年的连长告诉他:“你当年吵吵的那东西,那天晚上我全他娘看见了,你小子当年没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个故事 押运
  讲这个故事的人是名武警,现在已经是支队长了。严打那年,当时还是小李的李支队长跟车押运一批重犯从河北去内蒙古劳改。一辆武装卡车,上面一个司机两个警察两个战士,四个犯人,都是重犯。

  当时号里有个规矩,比如说,管教点名:“张三!”张三就要喊着回答:“报告!张三,到!”

  长途跋涉李队坐着坐着车也困了。忽然一个急刹车,只听到一个犯人一声大喊“报告!张三,到!(那犯人的名字我就不提了)”,带着重镣的那个犯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跳下卡车,紧接着就要往桥底下跳。

  那几个武警都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坏了,犯人咋想不开要跳桥了呢?这要是死在自己押运途中可担待不起,最起码得脱警服了。赶紧跳下车追这哥们,那哥们一条腿都买过迈过桥栏杆了,被四个武警连拉带拽给拉了回来,二话不说给铐在了卡车斗子里。自不必说,那哥们挨了一顿胖揍。

  李队完事儿有惊无险下车抽根儿烟,往桥下一看差点没吓晕过去,昏昏暗暗的桥底下数不清的人穿流不息(桥下是没水的河床子,不是人走的路)。

  车总算平安的到了西蒙戈壁的看守所,后来李队就问那个要跳桥的犯人,有啥事儿想不开,都判了无期了还寻死?那哥们回答很干脆,开到桥上的时候听见有人叫他,他就习惯性的报名,然后身不由己的就想往下跳,那个喊他的人就在桥下。

  再后来,李队从地方看守所同志那里听说,这个要跳桥的哥们犯的往海外倒卖国宝文物的重罪,不少祖宗的好玩意儿都被他倒腾到了国外,够枪毙十回的,这哥们背后花了钱运动才保下条命。李队跟我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念叨着:不能用祖宗的东西发财,这是嫌这小子判轻了,老天要收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个故事 小朋友

  故事还是发生在李队身上,有一年李队去河南新郑出差,一路平安无事。回来没几天刚好赶上和朋友吃饭,饭桌上有个懂“看事儿”的朋友告诉他,你从新郑带回来个小孩儿,不好惹啊~

  李队经过上次狐狸山大桥事件后就信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赶紧问这高人怎么解?那会"看事儿"的朋友告诉他也没啥大事儿,你是公门中人,只要行得正,背回来的这“小朋友”也不会害人,过几天他就自己走啦,说不定还能保保你呢...但是你这几天千万别办对不起良心的事儿,这“小朋友”不是善茬,能保你也能毁你,我更惹不起...

  这事儿后来就慢慢淡了,但是怪事儿也慢慢来了。

  有回李队一人开车去山西,连夜上路,晚上走在山道上连一辆车都没有。李队开着汽车大灯一道道山梁子翻啊,突然看见,对面林子里有三个两米多高的人,穿着白袍子,呈45度角“站”在地上!大风吹刮过来,一飘一晃的!活人哪儿能站成那角度的?李队默念着阿弥托佛硬着头皮开过去了。

  后来回了北京,李队就把这事儿跟那高人朋友说了,那会看事儿的朋友也吓得够呛,他说那是厉鬼快修成魔了,在路边等害人呢!您还一口气遇见仨!缘分呐~等它们彻底爬在地上连鬼都害...

  李队听得也是一身冷汗,就问那朋友,我一人开车,那它们怎么没害我啊?那朋友的话更令李队毛骨悚然:“它们三个都怕你背后那个小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个故事 鬼炮

  旧中国海军非常弱小,抗日战争爆发初期基本就全军陨殁了。但国破家亡之际旧中国海军却干了一件极奇悲壮的事情,仅有的几艘主力战舰“自沉江心,以塞航道”阻止日军大吨位舰船溯江而上从水路威胁中华腹地。

  孙老当年就是一条主力舰上的上尉军官,军舰自沉后水手们带着军舰上拆下来的大炮奉命投入了江阴保卫战,每当陆军弟兄们喊“瞧呐,我们也有炮兵来了”的时候,那心酸的滋味儿老爷子今天依然记忆犹新。

  有次孙长官和同舰的一个姓张的枪炮长(当然,他当时也是“步兵”了)一起带着几十号弟兄下江布雷,哥俩的队伍被一群鬼子咬住了,张长官和几个弟兄当场就被鬼子乱枪打死。鬼子火力很猛,还叫来架炮的汽艇,把孙长官和剩余的弟兄压在一处江滩的洼地上,眼瞅等鬼子增援来了孙长官也就为国尽忠了。

  大概是下午,孙长官突然听见隆隆的炮声,江阴要塞开炮正在轰击这帮围困自己的王八蛋!听炮声是自己拆下来的舰炮!这下有救了,孙长官带着剩余的弟兄们二话不说开始突围!炮火很猛也很准,几乎是孙长官看到哪儿炮弹就打到哪儿。老孙自己也奇怪舰炮怎么打的这么准,要塞里没有我们的职业炮兵呐。

  九死一生回到要塞,一顿千恩万谢之后,就问守炮台的弟兄,是谁回来报的信儿,打的这么准?守炮台的兵告诉孙长官,“中午张长官带着几个人回来过一趟,说你们被围了,要求炮火支援,不等上级请示就发炮了。。。张长官亲自操的炮” 。

  后来,去弹药库一查真少了不少炮弹。

  战争过去了几十年,孙长官现在已经垂垂老矣,但想起这事儿总是会流泪,“兄弟,这是死后又回来救我们了。。。只要我还走得动,每年都来江阴要塞看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拿金表的老妇
  故事还是“吃过死人饭”的老鬼子原丰讲的。
  1945年初,原丰率领手下仅存的十多名日军向吕宋岛深山进发,准备进入那里的地下永备工事与自己的联队汇合。
  随着战势的吃紧(对于鬼子而言),口粮也越来越紧张,经常几天找不到吃的东西。丛林里的野菜如果不用盐煮,就算饿死也吃不下去。原丰扔掉了自己的指挥刀、背包、甚至步枪。。。
  就这样,把裤子拴在腰带上一步步晃进了深山中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在地图上有标示,是日本移民组成的“开拓村”。不知什么原因,等原丰一伙走进村庄才发现已是空无一人。然而,地里的红薯却是长势喜人,不等中队长原丰阁下发令,众鬼子已是纷纷上阵,争先恐后去挖。手指粗细的红薯蒸熟了又软又甜,大伙吃到两眼发直为止仍是意犹未尽。。。
  就在连吃带拿的时候,一个身穿和服的老太太走不知从哪儿走进他们做饭的草棚。只见那老太太身形佝偻,穿的却很整洁,虽然面黄肌瘦,但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士兵先生,能把您手里的红薯给我吗?我拿这个跟您换,只要一块红薯就好”说着把金表递到原丰面前。
  原丰这伙鬼子多精啊,二话不说赶紧把手里剩下的半截红薯塞到嘴里,向老太太摆摆手,把她赶走了。那个年月饿死的人太多了,谁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手表再贵重在丛林里也没用,不如关键时刻一口吃的能救人一命啊!
  两个多月后,找到部队的原丰再次从山里撤退,途经这个村庄晚上扎营休息,原丰在帐篷外遇到一个老太太,她身形佝偻面黄肌瘦,穿的却依然整洁,“士兵先生,能把您手里的红薯给我吗?我拿这个跟您换,只要一块红薯就好”,原丰只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不是前几个月见过的那个老太太嘛!她还在荒村里拿着金表换吃的!她究竟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这村子早就没人了!
  这事情直到终战(日本投降)原丰也没敢跟长官说过,他相信,如果深山里那个村子还在,那个老太太今天还在那里等着拿金表换吃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拿金表的老妇
  故事还是“吃过死人饭”的老鬼子原丰讲的。
  1945年初,原丰率领手下仅存的十多名日军向吕宋岛深山进发,准备进入那里的地下永备工事与自己的联队汇合。
  随着战势的吃紧(对于鬼子而言),口粮也越来越紧张,经常几天找不到吃的东西。丛林里的野菜如果不用盐煮,就算饿死也吃不下去。原丰扔掉了自己的指挥刀、背包、甚至步枪。。。
  就这样,把裤子拴在腰带上一步步晃进了深山中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在地图上有标示,是日本移民组成的“开拓村”。不知什么原因,等原丰一伙走进村庄才发现已是空无一人。然而,地里的红薯却是长势喜人,不等中队长原丰阁下发令,众鬼子已是纷纷上阵,争先恐后去挖。手指粗细的红薯蒸熟了又软又甜,大伙吃到两眼发直为止仍是意犹未尽。。。
  就在连吃带拿的时候,一个身穿和服的老太太走不知从哪儿走进他们做饭的草棚。只见那老太太身形佝偻,穿的却很整洁,虽然面黄肌瘦,但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士兵先生,能把您手里的红薯给我吗?我拿这个跟您换,只要一块红薯就好”说着把金表递到原丰面前。
  原丰这伙鬼子多精啊,二话不说赶紧把手里剩下的半截红薯塞到嘴里,向老太太摆摆手,把她赶走了。那个年月饿死的人太多了,谁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手表再贵重在丛林里也没用,不如关键时刻一口吃的能救人一命啊!
  两个多月后,找到部队的原丰再次从山里撤退,途经这个村庄晚上扎营休息,原丰在帐篷外遇到一个老太太,她身形佝偻面黄肌瘦,穿的却依然整洁,“士兵先生,能把您手里的红薯给我吗?我拿这个跟您换,只要一块红薯就好”,原丰只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不是前几个月见过的那个老太太嘛!她还在荒村里拿着金表换吃的!她究竟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这村子早就没人了!
  这事情直到终战(日本投降)原丰也没敢跟长官说过,他相信,如果深山里那个村子还在,那个老太太今天还在那里等着拿金表换吃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十 雷达站
  44年底,随着豫湘桂战役国军的大溃败,日军再次打通大陆交通线,兵锋直指四川贵州,大后方震动。为阻止敌机威胁大后方城市,国军开始在贵州东部选址修建雷达基地(雷达站)以提前预警敌机来袭。

  周长官当年是国军的汽车兵,负责给贵州东部的一座雷达站运送给养和器材设备。有一次出来晚了,周长官一个人开车到山下眼瞅太阳就快落山了。周长官只见影影绰绰的前面上山的公路上有很多人影,密密麻麻的。当时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山下的村民,走进了一看大概得有百十号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老乡看着周长官开车近前,没有像其他地方老百姓那样欢呼着喊“顶好!”只是麻木的看着他。周长官把汽车开到人群近前,刚要按喇叭,只见一个老头晃荡到周长官车前,老头说话非常客气“长官呐,天晚了别再上去啦,您看能不能把我们几个老东西送下山去~晚上寨子里酒肉管您吃够...”周长官军务在身也懒得理那些人(当时汽车兵是很牛的),摆摆手,车灯一开驱散众人接着往山上开。

  汽车上山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周长官看见路旁占着几个当兵的,其中一个人是雷达站站长。周长官和站长老相识了,非常热情的下车去和站长打招呼,当时天快黑了,也看不清站长和后面人的表情,只是感觉站长他们似乎不太高兴,老周一个劲儿的打招呼,站长也怎么说话。快走到跟前,站长突然说“兄弟,你把物资留下吧,我们自己搬山上去,你赶紧回吧。。。快点走吧。。。。”老周心里也纳闷,我这有车不用,你们还特地跑半山腰来接我,还要自己搬山上去,这不有病吗?刚要开口发问就被站长和十几个雷达站的弟兄半拉半拽的给推回了驾驶室。老周眼瞅站长都要急了,但总觉的有点怪,哪儿不对劲儿,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那个山脚下遇到的老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你还不快走!”

  周长官真的傻了,那老头怎么跑到半山腰的?他难道比我开车上山还快!!他不是在山下么!还能和雷达站的弟兄一起提前在半山腰等我!他终于想明白了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怎么这一路上所有人都不打火把啊!

  等回过神来,周长官连句鬼都没喊出来,一脚油门掉头就跑了,一路上扫了一眼后视镜,那帮人就站在后面默默地看着他,动也不动。。。

  “刨你家祖坟”在我们的语言里是对人莫大的羞耻和侮辱,当年雷达站的选址恰恰选在贵州群山深处一座“祖坟山”上。山下闭塞落后,守旧思想根深蒂固的百姓听说建雷达站是为了打鬼子,出乎意料的主动迁出世世代代安葬先人的祖坟,而且男女老少一起上山为建站出工,他们做这一切的时候谈不上有什么文化,甚至绝大多数人连字都不识。老周上山送设备给养的当天中午,一伙鬼子突袭了雷达站,杀掉了几乎所有守站的官兵和来帮忙出力的山下百姓,把尸体抛进了山沟。。。拦住老周的“人”不愿意他开车再上山送死。。。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香烟
  故事发生在朝鲜战场上,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连上厕所都抱这枪。那天晚上赵老(当时是连长)搭总部的苏联吉普回前线,车上除了他还有一司机,年纪不大的新兵。

  朝鲜的大山荒凉而寒冷,就这么一路哆哆嗦嗦的开在山路上,当时也不敢开灯(怕敌机发现)。终于,车咣当一声还是熄火了,坏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道上,那个小司机只好爬到车底下去修车。赵连长也困了,裹着军大衣窝在副驾驶上打盹儿。

  车就停在道边儿上,睡着睡着忽然就觉得有人敲窗户,赵连长一个激灵坐起来睁眼看,是个战士,看不清是志愿军还是人民军的装束。“同志,帮把忙吧,前面有辆美帝的装甲车,看着是没油了,里面人不出来投降,我们正在这儿拦人呢,咱们使把劲儿把车推到山沟里去,摔死这帮狗日的!”

  赵连长真没心情管闲事儿,一门心思等着车下面的小司机修好车赶到前线去。就跟车外那人说“兄弟,我们真的有事儿,得赶到前线,你再拦人吧。。。”说着还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递给车外那人,那人看着有点失望,抽了口烟,叹气走了,也没说什么,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等小司机修完车上来,就问赵连长你一人自言自语什么啊,大晚上的吓唬人。赵连长一听也挺纳闷,一五一十说了,前面有自己人要他过去帮忙,他没去。小司机听完奇怪道“不可能啊,我趟在车底下修车,光听见你跟车上一个人说话啦,没看见车旁边有脚啊!”

  这话说出来,哥倆都觉得背后一身寒气。“咱哥俩别往前走了,跟车上忍一宿吧,天亮了再说”。就这么着哥俩跟车上冻了一宿,谁也没睡着。第二天天蒙蒙亮,哥俩借着初升的太阳往山下一看,山沟里趟满了尸体,我们的,敌人的,昨天黑全没看见!

  “我还给他点了颗烟呢,得亏没被那人叫下去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个故事 长官
  讲这个故事的老人姓高,45年从军校毕业,参加过芷江战役,曾经当过国军的上尉副营长。关于他的诡异经历我还会在下面讲。

  年轻的军校毕业生(学员兵)并不是一下连队就当军官,而是要在一线连队里当几个月战士,经历战火的洗礼后,才能正式提拔成军官。

  老高的团被鬼子合围打散了,被迫撤到到后方的一个大镇甸上集结,几天来慢慢收拢了不少残兵。当时老高还是新兵,就跟刚毕业的学生一样,人家让干啥就干啥。

  有一天野战医院的大夫让老高去打水,老高人生地不熟的哪知道附近哪儿有河啊,这时一个不认识的军官开车过来跟老高说:“来,坐我车去打水,我带你去。”老高心里还挺热乎,这回遇到位好心的长官,于是就爬上了军官的卡车。

  车刚开出镇甸就遇上了团长(团长老高还是认识的)巡防回来,就听见团长指着驾驶室大叫:“姓刘的!你不是给打死了么!怎么回来了!你尸首老子都看见了!”听见大喊团长大喊,作为军人老高本能的掏出枪跳下车,跑到前面来一看!就这么会儿功夫,驾驶室里已是空无一人!那个姓刘的长官居然不见了,只见往日血里捞骨头都不眨眼的团长也是浑身发麻。

  后来听团长说,这个姓刘的少校是军工兵营的,两天前被鬼子打死了,尸首还是团长派人从阵地上抢回来的。昨天死的人今天怎么又活在城里了呢?

  这段记忆就像高老爷子年轻时那些戎马岁月一样被保存了下来,他记得那天晚上团长跟他说:“你小子命真够硬的,门口遇上了我,你要是真跟他走了,会带你去哪儿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个故事 云

  老袁87年退伍的,年轻时候在新疆乌什当兵,常年驻扎在天山南麓的某气象站。

  由于国防需要,老袁当兵的气象站建在连当地牧民都很少进来的深山河滩上,平常唯一的任务就是记录各种各样的气象数据。就这样,一茬一茬的老兵在深山里付出了自己的青春。

  快三十年过去了,老袁讲起这个故事时,表情依然那么不可思议。事情发生前后不到1个小时,老袁(当时已经是班长了)和两个战友在河滩上放观测气球,这玩意就是在一个气球上挂着各种仪表升到高空记录数据。三人熟练的放飞了气球,当气球升到高空的时候,突然天气就变了,大片大片的乌云笼罩了天空,隐隐看见乌云里发出白光。

  按说乌什这鬼地方不经常下雨的,三人也有点毛了,赶紧把气球拉回来。

  等气球拉回哥仨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时老袁检查数据仪表发现,时间表上的时间是1977年!当时老袁以为是机械计时的仪表坏了,跟那俩战士说:“再放一个上去,气象数据不能瞎写”。等第二个气球拉回来,计时器上面赫然显示着1952年......这次老袁真含糊了,现在不是1987年么,老袁硬着头皮换上了新的计时器又放了一次球,这次放上去不到五分钟就拉回来了,一看表1940年......

  三人全懵了,看看自己手腕上的军表,还是1987年,天上的时间和地上的时间不一样,表居然在倒着转!老袁讲当时感觉世界寂静极了,头顶只有乌云,听不到风声雨声,甚至都忘了那两个战友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当兵的血性劲儿上来,反复检查后第四次换了计时器放飞了气球,拉回来一看:1920....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个故事 僵僧
  老兵曾经被日本人抓住过,身上的军装太破,被鬼子当成了难民,关进一个大院子里,里面还有十几个抓来的国军。

  大概是被抓的第二天中午,院子里忽然进来四个日本兵和一个老和尚,老和尚说这些日本人要去远处庙里祭奠它们死去的战友,让我们这些中国人做苦力,给它们挑祭品。

  老兵记不清了,那天他们这些俘虏被捆在庙门前,鬼子进去祭拜了,只记得那天的夜晚就像从天空倾泻的墨汁,又黑又浓,伸着脖子往黑洞洞的山门里望望,寺内灯火辉煌。

  小命攥在鬼子手上,众人惶惶不安的听着动静,忽听庙里有钟声,不一会儿,老僧提着刀出来割开了大伙的绳索,只感觉老僧力量很大,碰一下人都生疼,说了一句“你们跑吧,跑到没人认识的地方,别再回来了,,,”众人当时都紧张极了,不敢声张,刚想起叫老僧一起跑,只见老僧已经进了漆黑的庙里...

  老兵等人死里逃生,心里感激,回到部队,怕日军发现俘虏们跑了,老僧反遭鬼子毒手。连夜就带人偷袭了古庙。战士们搜遍了古寺,寺内破败不堪中空空如野,唯有后殿的泥瓮中发现了一具早已干瘪的僧人法身,早已端坐圆寂看样子好多年了...

  凡世间修行之人,或为逃避现世,或为成仙得道。然荒村古寺之中,高僧圆寂多年,不升仙佛,不入轮回,肉身化作僵尸,得渡百姓将士苦难。

  十几个战士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齐齐跪下,三跪九叩难谢僵僧救命之恩。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个故事 疯子
  43年,风雨飘摇的常德城成为了东方的斯大林格勒。老兵作为汽车兵负责为死守常德的部队运送弹药,一路上满目疮痍的墙垣和抱着鬼子死在一起的战士,见证着战争的惨烈。

  因为担心日军白天空袭,老兵的卡车只能晚上开车,趁夜色抹黑向常德守军输送弹药。
  车开到常德附近的时候,老兵突然被十几个国军拦了下来。

  老兵见是自己人,到也不害怕,“长官,带上我们吧,我们要进常德城打仗,脚上的草鞋让玻璃扎烂了。。。”老兵心里一酸就答应了。

  天太黑了,老兵也看不清楚为首那战士的脸,让他坐进了卡车驾驶室,剩余的弟兄都挤在卡车斗子里。

  “兄弟,你哪个部队的?”
  “57师的,长官”
  “长官,你车上拉的是啥物资,能给弟兄们几双胶底鞋和吃的嘛?弟兄们好几天没上吃东西了”
  老兵一听这话,暗自叫苦,心想遇到了想截物资的溃军,赶紧客气说
  “没有、没有,都是弹药,这可是送到常德城弟兄们手里去的啊"
  "兄弟们脚下没鞋,咋不去鬼子尸首上扒几双?”
  “我们...实在走不动了...”那战士嗫嚅这说。

  气氛一下尴尬了起来,老兵借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战士,越看越怪,这人怎么浑身是伤,衣服破的一条一条的,身上还有没包扎的刀口,车斗子里的那十几个弟兄一路上也没动静。

  "长官,您别看了,我们是阴兵...后面的弟兄都是..."无名的战士似乎苦笑了一下。
  “您放心吧,俺们不会害您,就是想进城打鬼子...”

  老兵听的头皮发麻,人身上这么深的刀口,如果还活着怎能这么轻松的上车...
  漆黑的夜晚里车开的很慢,大概一个钟头,副驾驶上的无名士兵说停下吧,我们就这下去,往前您就能安全进入咱们的阵地了。

  “兄弟,保重啊,我们和鬼子最后谁赢了?”
  一群无名战士消失在战场上...
  “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个故事 无头
  野人山,缅甸语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闯入野人山,野人山位于缅甸最北,再北就是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东西皆为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所夹峙,方圆五六百公里。野人山山峦重叠、林莽如海、树林里沼泽绵延不断、河谷山大林密、豺狼猛兽横行、瘴疠疟疾蔓延,比10万日军还要凶残。
  这片神秘未知的热带雨林几乎还处于无人区的状态,第五军4.2万余人,回国后不足2万人,很多部队走出野人山后零头不到...直到43年反攻,新38师在野人山中见到的是遍地第5军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
  老兵曾是九死一生翻越野人山的一员,没有粮食,也没有药,凭着直觉辨认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不能吃,一早醒来发现昨天的战友已经成了虫子们的晚餐,回归热、疟疾、破伤风、败血病成了如影随形的朋友。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老兵带着一路上收拢来的十几个弟兄犹如孤魂野鬼般行进在丛林里。十几个人在方圆数百里的野人山中行军,在一起还有活的希望,分开或者掉队,必死无疑。
  一天晚上,老兵也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没有地图,有地图也没用),十几个弟兄休息在一片突兀的巨石上,点起篝火不用担心日本人偷袭,这地方连当地克钦人都不敢进来,如果在这地方看见“人”,最好的沟通方式就是开枪。
  当时正赶上老兵守夜,忽然,只听巨石下方丛林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老兵赶紧提起枪大声问了句谁?草丛里居然传出女人的声音“别开枪,我们是难民!”
  听见动静其他人也醒了,昏暗的夜色下看不清人影,只影影绰绰的看出好像是一个人,后面还跟着几个孩子。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女人还带着这么多小孩?会说汉语就不是丛林里不知种族的野人,大伙都是一头雾水,叫那女人走近点。
  借着月色和火光,老兵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那女人没有头颅,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同样没有头!后面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第四个孩子,都没有头!最可怕的是,唯独第五个孩子长了脑袋,而且手里拿着一把斧子,跟在“家人”的后面!
  “让路”女人的声音也不知道从哪个"人"身上发出,所有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法,眼睁睁看着“小孩”提着斧子笑嘻嘻领着四具无头的东西从人群中穿过...
  直到消失老兵才回过神来,这是什么东西?那孩子怎么会说中国话?谁给他的斧子?我们当时手里都有枪,但没一个人敢动,那些东西是人吗?是野人山里不与现代人交往的土著? 这片几百年没人进入的野人山里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这片绿色的无人区远比想象的恐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两年后我们把日本18师团赶进了这片陌生的丛林...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个故事 电梯
  讲这故事的哥们儿有次去医院看住院的战友,住院处的病房在十二楼。
  聊得太晚,踩着病房关门时间出来的,老兵打算坐电梯下楼,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上了6个人电梯就响了,反反复复上了好几次都这样。
  无奈只好上了6人,6个军人都是标准身材,不可能超重啊。电梯下到一半儿,几个人正纳闷儿瞎猜,其中一个当护士的突然开口:"你怎么知道电梯底下没东西....."
  众人不由自主看了眼脚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个故事,不能降国旗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武wu警部队里,这个部队驻扎的军营,之前是一片坟山,大家都知道,但凡坟地改建,一般都是改军营或者学校,前者杀气重,后者是孔圣人的地盘。

  这个山上乱坟大多都是解放前甚至更早的,地方政府当年动员迁坟的时候有很多无人认领的尸骨,就直接推平了。后来在山上盖的这座军营。

  军营的广场正中立着一根旗杆,后面就是军营的主楼。部队入驻后第一天降旗就出人命,那天黄昏降下国旗,不到半个钟头,军营主楼上挂的国徽就平白无故的砸了下来,正好砸在一个班长身上,一声没吭就死了......

  过了几天又降旗,晚上听操场上有训练的声音,起先以为是支队夜训。督查哨兵打着手电一看,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耳朵里分明能听见口令的喊声,吓的俩哨兵撒腿就跑!但兵营楼上的人看着两个哨兵屁滚尿流的逃命,就是跑不出400米的操场!后来没辙了,战士们用强光手电给俩哨兵指路才出来的。事后问这俩哨兵,就说进了操场回头一看背后的军营不见了,操场外面都是荒草,操场上有训练的口令声......

  最后这俩倒霉蛋儿一个关禁闭,一个直接因“病”退伍了。

  还有一回更猛,一个战士在后山上打靶,三枪倒了三个靶子,等一报靶,三个靶纸上居然一个弹孔都没有.....都是零环。战士们一看靶子上都没单孔,跟新的一样,那就接着使吧,结果又一轮齐射,这三张靶纸照样倒了,但上去一看,还是零环,一个弹孔都没有!大伙觉得奇怪,于是就留下负责报靶的战士看守靶场,剩余的几人跑回中队去叫人。

  靶场里兵营不远,等十来分钟战士们回到靶场,地上用石头压着那三张靶纸,周围别说枪了,连脚印都没找到...这事立马受到首长的重视,组织部队巡山...

  至于那三张邪门的靶纸,本想烧掉,但不知怎的,打火机换了好几个就是点不着,最后只好挖坑深埋了。

  部队为了息事宁人,只能报做“因公”殉职,只是...那个当年留下来看靶场的战士似乎永远消失了...至今没有找到,,,

  再后来就真没人敢降旗了,就让国旗高高飘扬吧。据说部队里私底下请了高人看过,据懂的人讲,只有训练场正中的国旗可以震住地下的东西,以后想降旗就选正中午,但下午五点前一定要把国旗升回去,还在军营国徽的背面放了一面八卦镜,白天看是国徽,晚上用来震住那些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个故事,不能降国旗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武wu警部队里,这个部队驻扎的军营,之前是一片坟山,大家都知道,但凡坟地改建,一般都是改军营或者学校,前者杀气重,后者是孔圣人的地盘。
  这个山上乱坟大多都是解放前甚至更早的,地方政府当年动员迁坟的时候有很多无人认领的尸骨,就直接推平了。后来在山上盖的这座军营。
  军营的广场正中立着一根旗杆,后面就是军营的主楼。部队入驻后第一天降旗就出人命,那天黄昏降下国旗,不到半个钟头,军营主楼上挂的国徽就平白无故的砸了下来,正好砸在一个班长身上,一声没吭就死了......
  过了几天又降旗,晚上听操场上有训练的声音,起先以为是支队夜训。督查哨兵打着手电一看,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耳朵里分明能听见口令的喊声,吓的俩哨兵撒腿就跑!但兵营楼上的人看着两个哨兵屁滚尿流的逃命,就是跑不出400米的操场!后来没辙了,战士们用强光手电给俩哨兵指路才出来的。事后问这俩哨兵,就说进了操场回头一看背后的军营不见了,操场外面都是荒草,操场上有训练的口令声......
  最后这俩倒霉蛋儿一个关禁闭,一个直接因“病”退伍了。
  还有一回更猛,一个战士在后山上打靶,三枪倒了三个靶子,等一报靶,三个靶纸上居然一个弹孔都没有.....都是零环。战士们一看靶子上都没单孔,跟新的一样,那就接着使吧,结果又一轮齐射,这三张靶纸照样倒了,但上去一看,还是零环,一个弹孔都没有!大伙觉得奇怪,于是就留下负责报靶的战士看守靶场,剩余的几人跑回中队去叫人。
  靶场里兵营不远,等十来分钟战士们回到靶场,地上用石头压着那三张靶纸,周围别说枪了,连脚印都没找到...这事立马受到首长的重视,组织部队巡山...
  至于那三张邪门的靶纸,本想烧掉,但不知怎的,打火机换了好几个就是点不着,最后只好挖坑深埋了。
  部队为了息事宁人,只能报做“因公”殉职,只是...那个当年留下来看靶场的战士似乎永远消失了...至今没有找到,,,
  再后来就真没人敢降旗了,就让国旗高高飘扬吧。据说部队里私底下请了高人看过,据懂的人讲,只有训练场正中的国旗可以震住地下的东西,以后想降旗就选正中午,但下午五点前一定要把国旗升回去,还在军营国徽的背面放了一面八卦镜,白天看是国徽,晚上用来震住那些东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9849 second(s), 8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