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720|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网事热播] 【简读射洪】川中跃起一条龙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7-9-2 18:26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2017-09-01 微播射洪

射洪魂
射洪人既有坚韧不拔、豁达包容的精神气质,又有自强不息、敢为人先的创新实践。从开一代诗风,到领先改革发展,克勤克俭、创新创造是射洪奋发有为的文化基因;从拦涪江第一坝,到筑川中第一路,团结实干、开拓奉献是射洪始终如一的价值追求。
(五)
诗画射洪
文/罗 鸣
射洪,一个丘陵大县的历史跨越


在高山和平原之间,丘陵是平缓的。然而,在四川的区域经济地图上,丘陵是险峻的。

川西平原得天独厚,那是四川光彩的前襟;盆周山区资源丰富,那是四川头上的珠宝;而川中丘陵在1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养活7000多万人口,囊括全省县(市、区)的2/3和人口的7/10,那是四川能容的大肚。

罗孝清 摄
丘陵最大的区情就是人多地少,资源贫乏。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丘区的发展速度开始慢于平原和山区。丘陵不富,四川难富。怎样使丘区人民尽快脱贫致富奔小康,这是跨世纪的四川面对的一个挑战性问题。

1993年5月,省委决定把射洪县作为加快丘陵地区经济发展的试点县,要求把射洪这面旗帜举起来,率先达小康。省委书记谢世杰3年3次到射洪调查研究、指导工作,对这个县在川中探索一条适合丘陵地区发展的新路子上取得的成绩和经验给予肯定,认为它展示了丘陵地区大有作为的前景,值得各地学习借鉴。
10月中下旬,记者赴射洪采访,所见所闻令人感奋。
车入县境,25公里长的高等级公路就劈山跨河而来,走进县城,50米宽的太和大道颇有省城干道的风采。登上恢宏的子昂城,远望高楼拔地而起,近看店铺商贾云集,想不到丘陵县竟有如此都市气派。南有柳树,北有金华,小康镇建设如长藤结瓜。食品有“沱牌”,纺织有“银华”,化工有“美丰”,电力有“明珠”,以4大企业集团为龙头的县级工业迅速发展。县领导介绍说,去年该县工业、农业的产值比已达到7.3∶2.7,县财政收入超过亿元。
射洪经济的跳跃式发展是在最近短短几年内发生的,它的经济增长率不仅居丘陵之首,在全省也名列前茅。它的农业稳步发展,但是产值在整个经济结构中的比重急剧下降。是什么力量使这个昔日的农业大县、工业小县、财政穷县跨越了历史的断层,创造出丘陵的奇迹?

2017年端午龙舟赛王兵 / 摄

创造机遇、抓住机遇、发展机遇的活力
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中来

射洪是一个典型的丘陵大县。人口压力和资源稀缺在这里尤显突出。
一是人口密度。中国东部地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12人,西部地区每平方公里44人,而射洪县每平方公里660人。二是人均耕地。四川目前人均耕地8分,而射洪县仅6.3分。三是人均资源。天府之国素以资源丰富为其优势,但射洪却处在一空白点上,地下资源几乎为零。四是交通条件。达成、川鄂、成渝复线等几条在建和拟建的大动脉都不通过射洪,通往县外的公路弯多路窄事故多。

美丰集团夜景
按常规发展,等待射洪的只能是“马太效应”——与发达地区的差距越拉越大。扭转命运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超越常态,实现跳跃式发展。
然而,突破的契机在哪里?历史的跨越首先需要跨越历史的观念。探路的第一步,是跳出射洪看射洪。
“四川是个盆,川中在盆底。”区位是人们心理上一大障碍。县领导认为,地理位置不是决定因素。其实,“中”是一个好东西。华夏文明五千年,不改的名字叫中华。搞市场经济,中心城镇要比农村发展得快。但是在另一种情况下“中”也有不利之处。长在地中间的庄稼,往往不如边上的好,经济特区都在沿海,不在内地,这叫做“边缘优势”。同一个区位,决定其优劣利弊的深层原因,在于它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系统里。
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经济同构,观念同步,处于中部,伦理讲中庸,周围无落差,最容易进入“熵死”状态,而在一个开放的系统里,四处有竟争,八面有来风,处于中部,“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最富于创新和突破的机遇。
然而什么才是开放系统?通常认为,开放就是引进资金和项目,也就意味着首先要水通、电通、气通、通信、交通、融通。做到这几通的难点是钱。射洪与其说是人多地少,还不如说是人多钱少。先有“通”还是先有“钱”,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形成一个闭合的逻辑环,哪里才是切入点?
县委一班人在认真分析了县情后认为,开放更深刻的含义是流动、变化和创新。历史上,川中并不落后。射洪这样一个缺乏资源的地方,为什么会形成超密度的人口聚集?是
因为这里曾是涪江上的一个重要码头,非农经济相对发达。但是在浓重的自然经济色彩下,它的非农经济并没有发展成为市场经济。随着公路铁路的兴起,河运的衰落,缺乏应变能力的计划经济体制就使射洪从辉煌跌入黯淡。

县领导认识到,开放的实质是发展,发展的前提是要建立一个靠市场来运转的开放的经济。丘陵的出路在于川中这个“中”与市场中心这个“中”是否吻合,与窒息创新精神的中庸之道这个“中”是否决裂。
理顺了思路就看清了出路。射洪人发现,所谓机遇,是建立在对市场的判断上的。大市场大机遇,小市场小机遇,没有市场就没有机遇。工业基础薄弱,这是坏事,但换个角度看,也是好事,因为计划体制的色彩也薄弱。容易找到“边缘优势”。他们新办的企业,都是市场取向型。本地资源缺乏,这是坏事,但是立足市场,又是好事。正好逼迫射洪人取天下资源为我所用,销天下所需为我所利。沱牌曲酒厂每年从“三北”地区运进40多万吨高梁玉米作原料,又运出10多万吨酒远销全国各地。县锂盐厂的矿石原料来自阿坝州金川县,产品覆盖全国冰箱空调行业。县氮肥厂干脆是一个“飞地”企业,厂址在德阳,用当地的天然气生产化肥,效益在全省同行业中名列前茅。两头在外型企业在射洪屡见不鲜,就连蒲家浩村所办的变性淀粉厂,也是大吞大吐,成为全国纺织浆料市场的霸主。一个开放
的社会系统允许人们职业和身份的变动。射洪县第三产业近几年以翻番的速度发展,业者大多是进城经商的农民。

空政文工团歌手刘文欣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个人公益演唱会
市场经济是创新经济。过去射洪曾多次派人到东部学习取经,搬来各种模式推广,但东部奇迹未能在川中丘陵再现。人们终于发现,在经济发展道路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简单重复东部经验,只会收到“东施效颦”的效果。射洪历届县委、县政府领导都在敢于实事求是,善于开拓创新上留下了自己的个性、意志和见解,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机遇,创造了自己的黄金时期。


市场竞争、企业竞争、名牌竞争的实力
从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的转变中来

实现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是射洪发展战略的一个突出特点。
射洪是一个农业大县,农业生产有相当水平。农作物单产的复种指数并不低于沿海,差距主要在二、三产业上。县领导认为,单纯在6分土地上找饭吃,不仅不可能致富奔小康,而且也不可能增加财政收入和农业投入,促进农业上新台阶。他们根据县情,提出了“依托农业办工业,发展工业带农业”的发展思路。他们办起的第一批企业,都是农产品深度加工型的。
后起的丘陵企业,一出生就面临一个拥挤的市场。由于经济同构,基础薄弱,“重复建设”、经营粗放不可避免,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不可能是一首歌,精彩之笔在于谁笑在最后。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草莽英雄起四方”的纷乱背景下,射洪迅速挥出了漂亮的三板斧。一是在银行贷款宽松时,大胆负债发展;二是瞄准市场需求,迅速扩大企业规模,增大市场份额;三是不断加快技改,促进产品升级换代。这个起飞、爬升、占领制高点的三部曲使射洪的工业企业不仅在川中丘陵,而且在中国西部的县域经济中脱颖而出。

第十一届全国青年歌手中国电视大赛银奖获得者敖长生
沱牌曲酒厂的发展历史颇具代表性。从明清之际的李氏太安作坊发展到1980年,这家酒厂仅年产酒633吨,年产值150.8万元。1986年,沱牌曲酒厂取得部、省双优酒称号,当时取得此称号的并非一家。但是到了1989年,沱牌曲酒被评为中国名酒,跻身全国17大名酒之列,而有的酒后劲乏力,已呈败象。到了1993年,沱牌曲酒厂已进入全国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500强,并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500家最大经营规模工业企业。去年底,以四川沱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心,组建了沱牌集团公司。沱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全国百户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公司实现工业总产值2.3亿元,营业收入3.61亿元,实现利税9520万元。分别比1980年增长386倍、483倍、202倍。到记者采访时,拥有资产总值5亿多元的沱牌集团已收购了另一家倒闭的酒厂使这个停产2年的企业恢复了生产。
同在川中丘陵,曾经处于同一水平的酒厂,为什么数年之间兴衰枯荣如此不同?沱牌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家顺告诉记者,深化改革和科技兴厂,是沱牌腾飞的双翼,增长方式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是沱牌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的奥秘。这些年沱牌一是按照市场需求,对企业的生产要素进行灵活的重组和调整,使企业向大型化方向发展,保证产品有最低的生产成本和组织成本;二是依靠科技,加快技改步伐,提高技术装备水平,调整优化产品结构。目前,沱牌曲酒厂已完成了三期技改任务,正在进行第四期万吨名优曲酒技改工程。到“九五”末期,公司将实现年产酒15万吨,营业收入12亿元,利税5亿元。三是十分注重人才培养,提高职工素质。现有3600多名职工中,每年都有400多人被企业派往大专院校进修学习。
沱牌集团的发展思路,在射洪县已成为企业家们的共识,他们在言谈中,常常流露出强烈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他们告诉记者,实行赶超战略的丘陵大县,不可能像发达地区的企业那样,从粗放到集约有一个从容的渐进过程。只有加大改革力度,尽快培育出有市场竞争力的名牌企业和名牌产品,建立高效的企业制度,才能在跨世纪的时刻自信地面对未来。目前,射洪县已拥有部、省以上名牌产品65个,销售收入达5000万元的企业10个,利税过100万元的企业20个。
工业的振兴有力地带动了农业的发展,加快了农业产业化、集约化的进程。近年来,县上用于支农的资金每年都在1000万元以上,是全省县级财政支农资金的最高水平。电力公司每年在优惠电价上支农600万元,农资部门支农资金也在100万元以上。工业的“反哺”使这个县的农业由大变强。全县63万亩耕地上,每年生产4亿公斤粮食,20万担棉花,10万担蚕茧,2万多吨油料,70万头猪。由于大兴水利,农作物复种指数达到268%。去年全县农民人均收入941元,比上年增加282元。


敢办大事、能办大事、办成大事的魄力
从依靠别人向依靠自己的转变中来

集中资金办大事,是射洪县发展战略的另一个突出特点。
县领导有一个共同的感受,任职一届,干不成几件大事,不为下一届打下更好的基础,对不起全县的百万人民。他们把办好那些事关全局,群众和企业想干又干不了的大事,作为自己的职责。沿着射洪县这些年发展的轨迹,人们不难发现,每逢关键时刻,他们的决策总是不乏大谋略、大胆量、大手笔。

2001年沱牌第三届亚排联杯男子排球俱乐部赛在射洪举行
为了解决制约经济建设的“瓶颈”问题,他们筹资1.8亿元,拦断涪江,建起了装机容量3.15万千瓦的螺丝池电航工程;总投资5亿元,县内涪江上的第二座电航工程又即将动工修建;筹资近2亿元,改造全县乡村道路和修建绵重公路射洪南段高等级公路;投资3000多万元发展了万门程控电话、长途光缆、无线通话等现代通讯;筹资1500万元修建2.5公里长、50米宽的入城大道;筹资1300万元拆掉残缺不全的旧城墙,建起了兼有商贸、旅游等功能的子昂城……从1993年到现在,县城面积从1平方公里扩展到6平方公里,县城人口从3万人增加到8万人。全县30个乡镇的规模都扩大了一倍。

2007年中美滑水明星对抗赛在射洪螺湖举行罗孝清 / 摄
与上述工程比较起来,射洪在建设上一年有3亿多元的资金投入,这是一件最了不起的大事。试想四川200个县,只要一个县一年有一个亿投入,全省的县域经济就会出现一个多么可喜的飞跃。
但是这些资金投入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关注“射洪现象”的人们想了解的一个问题。有人疑问,射洪是省委的试点县,是否吃了“偏饭”,享受了多少优惠政策?射洪县的干部群众告诉记者,射洪能有今天,当然离不开省委、省政府的关怀和指导,离不开省、市领导和有关部门的支持帮助。但是他们在实践中也深刻地认识到,不把发展的基点从依靠别人转到依靠自己的力量上,任凭什么优惠政策也无济于事。的确,他们的资金投入主要是县里自己拥有和运筹的,并不是省上给了特殊政策,有多少照顾。
县领导在记者寻根究底的采访下托出了理财真经。
一是靠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抓企业机制转换,改变企业资产低效运作状态,提高企业现有资产使用效益。近两年,通过股份制改造、产权转让、折股出售、兼并等形式的改革,共盘活呆滞、沉淀资金5.5亿元,融资1.5亿元。通过组建集团,发挥规模经营优势。去年,仅沱牌、电力、纺织、化工四个企业集团就为财政增收5533万元,占全县财政总收入的52%。

青堤铁水火龙  杨斌 / 摄
二是按照国家产业政策,争取挤入国家重点扶持的盘子里去争取资金。从1992年以来,他们己经从中央有关部门争取到10多项扶持项目。县领导说,作为一个内陆县,我们争取国家支持的最根本的一条,就是靠自己扎实的工作,拿得出像样的实力和成绩。几届县领导都把一心一意抓发展,集中精力搞建设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们争取的项目不仅与国家产业政策对路,而且拿得出在全国盘子上“榨秤”的企业,所以顺风满帆,得道多助。
三是把财政资金集中管理使用,解决了财政资金由部门分散管理使用所带来的弊端。县政府决定,各部门预算外资金必须切出5%作为县财政集中扶持重点企业的基金。几年下来,县财政掌握的各项发展基金已经上亿。每年扶持重点企业的流动资金都在4000万元以上。
随着经济的发展,群众收入的提高,银行的城乡居民存款每年增加30%以上,目前全县居民存款金额已突破6亿元。
射洪县群众参政议政意识强,每有一事,议论蜂起,决策殊非易事。但这些年来,县里所办大事基本上没有失误,总能得到大多数群众支持首肯。他们从涪江上的帆船上得到启示,行船遇到顺风固然畅快,即使遇到治理整顿,他们也能巧妙地调整船帆的角度,能够使有利于发展的那个分力变成行船的动力,所以能做到不管东西南北风,坚持发展不放松。他们认为,搞建设和打仗一样,“战争的伟力之最雄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群众看
到县领导一心一意为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也就心服气顺,增加了凝聚力。有人惊异射洪县领导的胆子怎么这样大,借一万元就敢干开高等级公路,财政不投一分钱就敢建一条2.5公里长的太和大道。县领导说,这里没有什么秘密,太阳同样照着你和我,我们手里只不过有一个聚焦镜,就聚起了蕴藏在群众中的能量,办成了大事。
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法宝之一,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这个法宝灵不灵?我们在射洪县看到了令人信服的答案。正是依靠人这个最大的资源,深处川中腹地的射洪人雄才大略在腹,他们把“金角银边草肚皮”弈得“高者在腹”,步步珠玑。
射洪是唐初开一代诗风的大诗人陈子昂的故乡。民风崇尚阳刚质朴,不喜浮艳。诗圣杜甫曾在这里写下了“山连越西蟠三蜀,水散巴渝下五溪”的诗句,分明把丘陵连绵的山岭看做是蛰伏之龙。金华山上有一条300多米长的石龙,号称中国第一石龙,然而却是倒卧着的。
今天的射洪已是飞龙在天,气象不凡,它高举的旗帜后面跟来了7000万丘区人民,它在探索的路途中再也不会感到怆然!
——选自《四川日报》1995年11月8日头版头条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淘帖 点赞点赞42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7-10-19 17:07 | 只看该作者
第一张图片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98791 second(s), 2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