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007|回复: 2

[热点聚焦] 陕西淳化县巨资建“红色旅游”项目 欠民工工资2000多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7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淳化县斥巨资建“红色旅游”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2000多万“一事引发网民热议,受到各界批评。多家媒体记者已经采集到咸阳市多位市民来电投诉,而且大家投诉的目标都是一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多位市民同时来电投诉呢。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众多民工成受害者

  市民陈先生来电投诉,称他2016年3月17日与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签订爷台山红色旅游度假山庄1、2、3号住宅楼施工合同。但是,工程项目在去年就已完工,置业公司却一直拖欠工程款达2000多万元!受害人陈先生在工程叫停之际,找到了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让对方给一个说法或结算解除合同或支付部分款项给农民工。但这时李刚斌却以陈先生他们没完成工程项目为理由不予采纳,让陈先生和其他农民工暗地施工将工程按约定完工。就这样,陈先生听从李刚斌安排于2016年10月份将该工程全部完工。完工时,双方对该项目由甲方李刚斌安排人进行验收,并作出了结算,结算金额为19645099.95元。

  受害人陈先生讲到,在此之前他与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还有一笔做山庄道路下水管网道牙等零星工程,欠款为1500000元,两笔合计金额达21145100元。验收与结算双方都无误,结算完后他们便找李刚斌按合同约定支付款项,当时找李刚斌,找一次对方称正在筹钱,找两次还是以同样的理由推拖。在2016年11月底时,当时所有农民工已无法再等下去,只好跑到淳化劳动局举报。在多次举报后,淳化县劳动局出面约谈了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当时李刚斌跟劳动局保证在11月中旬前按合同支付款项放农民工回家,就这样一直等,等到李刚斌承诺时间时,李刚斌又以种种理由说暂时没有筹到钱,眼看着不到一个月就要春节了,这时所有民工再也等不住了,便开始到淳化信访办信访,开始是小范围上访,信访工作人员一直说在协调,但民工没有看到希望,这时淳化县劳动监察大队让劳动局引导民工走合法渠道讨要工资,便由淳化县劳动局牵头走仲裁。

  陈先生和农民工在劳动局与李刚斌的协调下,李刚斌同意在年前分两笔先支付800万暂付农民工工资,并由仲裁委出具了仲裁调解书,就这样工人又开始等,但等到调解书第一次付款时间12月23号前支付400万,李刚斌固然没有兑现承诺。这时所有民工感觉到所付出的血汗钱有危机了,便2017年1月开始在咸阳信访办上访。迫于压力,当时有关部门便通过当地城投公司担保给李刚斌担保于2017年1月25号给李刚斌贷了300万,但这300万对于整个项目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如,当时已经没有办法了,只有一两天就过春节了,所有民工只拿到每人不到1000元路费回家了。

  市民卢先生来电称他2016年6月28日前与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前后签定的淳化县爷台山庄窑洞宾馆的装修合同及报价清单,共计180万元人民币。但是,按约定时期到了甲方付款的时候,李刚斌却找各理由推拖,分文未付。农民工在被迫无奈下停止施工.停工后卢先生等人找甲方讨要工钱多次未果,后来连甲方负责人都找不到了,电话也打不通。2017年春节前,卢先生带领工人去淳化县劳动监察大队,多次上访无果。

  市民苏先生来电称,2016年3月28日他到达淳化县爷台山红色旅游度假山庄,看到有四五十施工队在施工,建修工程项目良好,工程已完工60%。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某领导告诉苏先生,此工程从2014年开始,属于政府招商工程。于是,在2016年4月4日苏先生便与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签订了爷台山窑洞宾馆路外水泥道路硬化工程。签约后对方让苏先生交5万元押金,说是进公司项目开工10日后退还押金至今未退。与2016年4月7日开工,2016年5月10日完工,经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周某、杨某、锁某、王某验收后,达到工程标准,工程总造价112万余元,按合同约定,应付工程款50%,但至今未付,余下50%于2016年底付清,也未付。

  市民孙先生打电话来告诉记者,2016年3月3日和陕西三原滨港置业公司签订关中四合院一般仿古工程合同,签订合同时交保证金100000元。目前两个院子已全部完工,后面两个院子材料也已全部进场,合计产值1780000元。从2016年3月5号进场施工以来,滨港置业公司李刚斌就一直催促工人干活,却从来不提工钱。孙先生他们在问李刚斌要钱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多次找咸阳市相关部门上访,但最终石沉大海,没了音信。

  市民陈先生也来电称,他和合伙人胡先生经朋友介绍到淳化县爷台山考察工地,工程部杨部长介绍说:“这个工地在2014年秋天开始建设,是政府招商引资项目。”于是陈先生和合伙人胡先生与甲方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与2016年3月15日签约了爷台山庄项目大门口东五间两层砖木结构茶楼的合同,并交合同保证金20000元,在2016年3月18日安排工人开始施工,一直到2016年7月份合同范围内的事项已完工,并验收结算。合计工程款1368243元。后来甲方滨港置业法人李刚斌为了环保局验收景区卫生环境,委托其副总周某找陈先生谈话。并让陈先生接手爷台山庄区域内污水管道项目,在2016年5月17日,陈先生又与甲方滨港置业公司法人李刚斌签约了爷台山庄区域内污水管道项目。并在2016年5月19日开始施工,施工一直到2016年8月7日完工。甲方2016年8月18日已验收完毕工程,工程无任何问题。工程款共计:1934388元。从2016年8月20日起,陈先生向甲方滨港置业董事长李刚斌讨要工程款及人工费,甲方李刚斌总是找各种理由拖延时间。8月18日因爷台山庄手续不全被媒体曝光后被相关部门查封。在2016年11月中旬陈先生向甲方李刚斌讨要人工工资及工程款无结果后,向淳化县政府信访局和劳动监察大队申诉,请求帮助,期间反复去了咸阳市信访局上访,共去了8次,每次去县政府领导都是劝离,最终无果。

  市民张先生与合伙人李先生也是于2016年5月28日前后与甲方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代表李刚斌签定了淳化县爷台山庄综合高务宾馆的装修合同,签定总价为369万元,上交保证金1万元。目前施工进度为60%,辅料材料及人工费已全部投入,部分主材已安装。在张先生他们进场一周左右的时候,甲方提出来让其连消防一起做,因为消防影响装修进度。在影响进度的情况下,甲方又提出来连及消防一起做,在各种思想工作、进度利诱的压力下,张先生他们又承接了消防工程,消防工程总价为36万元。当时说的是按进度付款,完工付65%,结果进度款中途未付,消防完工之后按约定甲方再次推拖一分钱都未付。张先生他们在被迫无奈停工。停工后张先生找甲方讨要工钱多次无果,后来人都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2017年春节前,张先生他们走头无路,身无分文。只好去淳化县劳动监察大队讨要血汗钱,张先生他们本以为能要回来血汗钱好好回家过个年,结果对方给的钱只够坐车跟交电话费,连过年年货都置办不起。之后由淳化县相关部门出面给张先生他们承诺做思想工作,又让继续待等,等到至今无果。

  市民吴先生来电称其于2015年12月5日与李刚斌签订了爷台山停车场承建和公厕修建项目的施工合同。合同当时约定按80%月进度结算工程款,但李刚斌在工程款结算约定的时间上也未按照合同执行月进度付款,全部施工资金由吴先生垫付。2016年4月因资金周转垫付过多,超出吴先生的资金承受范围,期间多次向李刚斌提出,望其遵照合同约定向我支付前期工程款。李刚斌对吴先生说:你先干活,钱没有问题,工程进度比较重要,耽搁不起,过几天我多付你些钱。由于考虑到其所说的工程进度,怕耽搁他说的景区开放时间,吴先生就只能相信李刚斌,在后期的施工中,吴先生也多次催要工程款,但李刚斌一拖再拖,找各种理由敷衍、推脱欺骗。自2015年12月至今,李刚斌分文未付给吴先生。吴先生现在每天都活在农民工上门讨要工钱、银行上门催债中度日。现在李刚斌人已不知去向,电话打不通。之后吴先生他们也去找过淳化县政府、信访局、劳动监察大队,但至今都石沉大海。

  市民柯先生来电投诉称他于2016年4月下旬与陕西三欣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法人辛红山来到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爷台山红色旅游度假山庄,同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签了人工湖旁小吃街和沉淀池的包工包料的合同,同时还介绍了近30个同乡民工来做了人工湖四周铁石活。当时辛红山承诺说干完活就付清人工费,年底付清全部款项。据了解,2016年6月下旬人工湖贴石完工,乙方现场经理辛红城只给了4万元人工费,剩下的人工费说下月付款时再给。2017年3月中旬,柯先生去爷台山庄了解情况时发现自己当时未施工完的小吃街有施工队在施工,经询问得知李刚斌在没有通知柯先生的情况下,把小吃街又包给了别的施工队了,既不给钱也不让继续干了。在柯先生的多次要求下,爷台山庄李刚斌和辛红山才同意三方协商,以人工费和成本费为准,除去以前各项借支和扣款的一切费用,应付人民币644940元。因2016年10月停工剩余材料损坏及余料,设备,工具,辅料均被现在施工队使用并接收,无法追回,经盘算爷台山李刚斌同意补助损失费人民币135506元,并由辛红山主笔,冯加床,鹿海为旁观证人,李刚斌口述出具一份还款计划。

  2017年5月15日第一次还款日,对方拒不付款,继续推延。6月25日,第二次付款节点,李刚斌仍置之不理,连人都不知了去向。无奈之下,柯先生只有求助淳化县政府,见到了信访局现任魏局长和罗局长,建议起诉或等土地手续批下来才有办法,罗局长答应协调诉讼缓交,并帮助找了司法援助律师写了诉状,协调诉讼至今无果。

  市民赵先生来电反映,也称他2016年5月27日与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签订淳化爷台山红色旅游度假山庄合同项目金额达到166万,工地早已叫停,但是工程款迟迟付不了。赵先生来电述说在与甲方签定合同前,甲方承诺的非常认真,说是只要好好干活,工人工资及工程进度款还有合同约定的时间内付款没有任何问题。当时整体改造达到50%,结果在进行装修的过程当中,甲方代表李刚斌及工程管理人员周吉利副总多次给赵先生他们做思想工作,让加紧工期,以进度快付款快为利诱条件,让赶进度加速度。7月20日,甲方出现土地问题被华商报曝光,大门也被堵,一直停工到现在。

  2016年春节前,赵先生讲述已走头无路。去淳化县劳动监察大队讨要工钱。然后把所有资料及工人工资表全部交给当地信访局,结果让等通知。2017年1月赵先生他们开始在咸阳信访办上访,每上访一次,当地咸阳市相关部门过来安抚一次。据悉,咸阳市相关部门和李刚斌承诺在2017年4、5月份先把确定好的民工工资支付掉,直到今年现在承诺的全部落空。

  招商项目竟违规投诉无门谁之过

  当记者接到这么多投诉电话时很是诧异,一个开发置业公司在没有任何资金保证的情况下是如何接手拿下淳化县红色旅游项目的?是什么人给了置业公司李某胆量,在政府土地批文不全的情况下明目张胆施工,却未受到相关部门任何阻拦?置业公司李某和其手下为何一直向施工人员强调此项目是政府招商引资项目?如果真的是淳化县招商引资项目,那么为什么手续一直未全,而且置业公司根本没有资金实力拿下这个项目,他是如何通过相关部门的考核拿下该项目的呢?一连串问题相信大家都会疑问,接下来让我们在来了解一下该项目的实际情况。

  据了解,淳化县该红色旅游项目工程涉及拖欠农民工资不止上述这些人,共计50多家工队。诸多受害人口中所讲的这个工程项目位于咸阳市淳化县的爷台山,该项目2016年段施工,从4月1日开工施工至8月18日,后因华商网、陕西日报等媒体报道此项目属违建项目,没有任何手续,而且违法毁林,占用耕地等问题。在这时淳化县相关部门在媒体压力下对项目叫停,诸多受害人在工程叫停之际,都纷纷开始找到陕西三原滨港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李刚斌,让对方给一个说法或结算解除合同或支付部分款项给农民工。但这时李刚斌却开始编造各种理由欺骗诸多受害者,并让农民工暗地施工将工程按约定完工。

  据悉,咸阳市淳化县相关部门和李刚斌承诺在2017年4、5月份先把确定好的民工工资支付掉,直到今年现在承诺的全部落空。迫于无奈今年6月份农民工又到咸阳信访上访了一周,当时又是由当地政府出面承诺说等该项目手续主要是土地手续下来后解决。在农民工的一再要求下,咸阳市淳化县政府承诺7、8月份手续下来,10月1号前必须全部解决,据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说,不解决到时当地政府主要领导会受到处分及降职,眼看8月已无多日了,手续问题无音信,所有民工着急了,这就是截止现在的经过。此经过涉及农民工近千人工资。


发表于 2017-9-8 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19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坐坐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06370 second(s), 3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