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98|回复: 19

[原创文本] 安仁古丨食无求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1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仁古 于 2017-9-12 10:27 编辑

u=1629430559,414503604&fm=173&s=4EC8BB5617536464507DBD600300E070&w=640&h.jpeg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注重养生之道,追求长寿,方式方法也可谓是五花八门。其中“吃饭七分饱”最为流行,特别是吃晚餐时,不仅要食无求饱,而且还要吃得粗、吃得差。

   春秋·鲁·孔子《论语·学而》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意思是:孔子说:“君子,吃食不要求饱足,居住不要求舒适,对工作勤劳敏捷,说话却谨慎,到有道的人那里去匡正自己,这样,可以说是好学了。”

   食无求饱,饮食不必要求饱。衍生意指饮食要节制。春秋时期,孔子在鲁国政坛受排挤后,带领弟子们周游列国,经历卫、郑、陈、晋等地碰壁后,在蔡国闲居,他们的生活十分拮据,经常是三月不知肉味。但是,正如孔子所言“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君子于贫,当应正是面对,安贫乐道,坚守心中的志向。因此,“君子食无求饱”即告诉我们君子不在意物质的充盈而重视精神的富足。我们要食无求饱,不能暴饮暴食。饮食适量原则,忌暴饮暴食,无使其过。食无求饱,“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 不撤姜食,不多食”。 “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到底是怎么回事?”食无,当然得寻找觅食的法子,这是人的基本要求。没吃的找吃的,没住的找住的。这是人的基本欲望。为了这欲望人与人交往,人与人一起成事。要做好这些,就得学道了。

   人们生命赖以生存的首要条件,就是饮食;民以食为天。也就是说维持人们生命的基本东西就是吃饭,首要的是吃饱,其次,再说吃好。我的少儿时代是在农村度过的,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出生的人,对能否吃饱饭感受特别深刻。在那个时期,实行集体经营与自留地相结合的土地制度。生产队集体经营的土地,生产的粮食大部分作为公粮上交给了国家,丰收的年份上交的公粮更多。自留地根据本生产队土地多少加以分配。除去自留地,本队剩余的土地全部交由集体共同使用、统一调配。自留地由农户自由支配,种什么、如何种、种多少,农户自己做主;而集体经营的土地却由全小队统一管理、统一支配。

   在当时,对于农民来说,一年的收入,以在土地上劳作获得的工分计算;一年的期盼,就是等待丰收的粮食。而农户的收入,根据当年全队土地收成情况计算。当年的收成好,相应的工分就多,收入也多。反之,则少。当时,我们生产队,正常时候,每个工分可以挣0.05元左右,最多的时候每个工分可以挣到0.08元。一般来说,成年男子工分的底分是一天10分,成年女子工分的底分是一天8分,少年工分的底分是2分。每个劳动力一天挣工分的多少,通过生产队会议集体评议劳动的轻重,重活挣得工分多,轻活挣得工分少。一些劳动实行实工和虚工的方法计算工分。实工为集体定的工分,虚工为实际劳动用的工分。此外,当时为了让农民按时出勤,通过生产队会议评议每个劳动力每月的出工情况。多出勤就给予奖励,少出勤就给予惩罚。采取奖多罚少的政策,多出勤1天奖1天工分,少出勤1天扣半天工分。比如一个劳动力小队会议评议每月应该出勤28天,如果当月他出勤29天,会多得1天工分的奖励,如果当月出勤27天,会扣掉相应的半天工分。这样的话,劳动力多的家庭工分就多,到年底收入所分的收入也多;劳动力少,小孩子多的家庭工分就少,到年底所分的收入也少,甚至出现收不抵支的情况,即“超支户”。凡是 “超支户” 的家庭,粮食肯定是不够吃的,会闹春荒,老家称春荒为“毫月”。多数“超支户” 的家庭,靠亲朋好友救济或借助于自家自留地种的一些杂粮,如红薯、小麦、高梁等度过“春荒”。

   所谓春荒是怎么回事。春节过后,生产队分配的粮食、自留地的粮食逐渐吃完了,而稻谷最早也要到七月初才能成熟,正是所谓青黄不接的时候。为了买回粮食,有的村民去到几十里外的山里砍柴棍、挑毛竹换回买粮食的钱;有的卖掉自家养的几只老母鸡,卖掉公家发的最后一点布票,卖掉能够换钱的东西。那年月,生活过得的确是比较艰辛。比如一个五口之家,夫妻俩1.5到1.8个劳力(女人通常一天挣0.5到0.7个工),养两孩子一老人。一年忙到头,因为工分单价底(0.5元以下),全家五口人一年应该分配的粮食、烧草、食油,还有难得分配的鱼、肉等等,总价已经超过了夫妻俩一年辛苦的工分值。如果年终全部分配到家,夫妻俩需要另外补足价款,否则就称之为超支。可是他们哪里有钱?而生产队几无积累,没有钱垫付超支款,公社也不允许社员超支,于是生产队只能将农民的口粮卖给粮管所,抵充相应的超支款,而口粮计划给你保留,发给一本粮证,让你筹款买回你的口粮。如果家中一个孩子较大,可以挣工分,因为劳动力多,工分多,一般就不超支,年底甚至于能够分点现金。但是家里挣工分的人多,吃得也多。生产队的年人均口粮计划为500-550斤(主要是稻谷),换算成大米每月人均30-33斤。今天的城里人再也吃不完,可是当时的农村,农民长期缺油水,口粮从来不够吃的(劳动的日子,一餐吃一斤米饭,依然感觉肚子不饱,今天的人不可能相信的)。分到现金的家庭,因为壮劳力多,吃得多,通常也要从黑市场上购买高价粮食。闹春荒时,村子里的农民大多数家庭早晚喝稀饭,中午一餐干饭,没有荤菜,一律腌菜下饭,甚至于没有腌菜,用一点辣酱下饭。严重的是,许多人家这样的饭菜也快断炊了,他们的头等大事就是到处筹款买粮食。那时候,我家人口多,全家六口人,四个小孩,两个劳动力,我虽然在节假日也参加生产队的劳动,由于年纪小,属于少儿类,干一天活也只有两个工分,弟妹们更小不能参加集体劳动。到年底,我家自然就是“超支户”家庭,为此,每年的春天,都会出现“闹春荒”的现象,好在父母勤劳,会节俭持家,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种植了红薯、高梁等杂粮和蔬菜,使得全家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荒”。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资匮乏,因为粮食配给有限,人们下馆子吃饭要粮票,购买副食品也要粮票。农民工进城做事必须自带粮食,若不带粮食,则要到黑市兑换粮票,才能在食堂买饭。餐馆里的米饭卖两角钱一斤,没有粮票则加收两角钱。粮店里的早稻米每斤卖一角四分二厘,黑市上的粮票每斤卖两角钱,可见粮票比粮食还重要。那年月,大多数人还都在为温饱而奔忙,零食对农村的孩子们来说,更大程度上是奢侈品,是辛苦劳作之余为数不多的甜头,是生活美好的希冀。我曾经得到过的一点零食,就只有糖粒子和麻饼。因此,与后来者相比,60年代的零食虽在形象品质上相形见绌,却享受着最尊崇的待遇。如果谁家的孩子有零食吃,那其他的小孩羡慕得不得了。

   1974年我去镇上读初中,学费很少才两元钱,中午就餐在学校饭堂,自己带米交给学校,学校收取少量的柴火钱,具体是多少不记得了。学校的米饭说是三两米一碗,可我觉得最多是二两米,常常是吃不饱,也没有什么办法解决。随着家里的经济状况逐步好转,父母在卖了一些农副产品之后,也会常常给我们兄弟姊妹少量的零花钱,有时是几毛,有时候是一元。我拿着父母给的零花钱,大部分是去供销社或新华书店买连环画,也有时候去供销社的饮食店打打牙祭,花上一毛钱吃一碗光头面,过一下上馆子的隐。光头面里尽管就只有少量的油、盐和面条,其他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也吃得津津有味。学校的门口时常有几个卖酸萝卜或爆米花的老太婆,她们坐张小板凳,面前摆几个坛坛罐罐,玻璃瓶中浸泡着芒果、生姜、黄瓜,见来了学生便赶紧起身招呼,酸萝卜一分钱一条,爆米花一分钱一竹筒。还有一种用橘子皮制作的“老鼠屎”,七分钱一小袋。我有时候没有吃饱饭,也会拿几分钱去买一些爆米花吃。老太婆们很慈祥,学生没有现金,粮票也可以,甚至牙膏皮、旧塑料、烂玻璃、旧书废报纸都可以拿来兑换,生意做得相当活泛。

   那个年代的农村家庭大都会做腌菜和酸坛子菜,若想了解某个家庭日子过得是否殷实,只需看那家的腌菜和酸坛子菜做得怎么样。村民们将自己自留地里种植的蔬菜,如筐萝卜、青菜、黄瓜、豆角等,将这些蔬菜洗净晾干水分,以盐腌渍后再与剁辣椒相拌,装入坛罐中密封,数天后开坛取出来,凉吃炒吃随便,香甜脆辣,老少皆宜。我上初中、高中,基本上就是带上母亲为我准备的腌菜和酸坛子菜,每个星期带上一瓶,两年的初中,两年的高中生涯就这样挺过来了。

   我们村里的每户农家都饲养一、两头牲猪,大多数是在过年时宰杀,宰杀之后的猪肉大部分是用来换钱的,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在过年食用的。饲养的牲猪也有一部分是办喜事时宰杀的。乡间有句俗语“小孩盼过年,大人盼莳田。”小孩盼过年,除了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收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年夜饭里可以大口大口吃肉。当时的一顿年夜饭,在现在看来是一顿很普通的菜饭,鸡、鸭、鱼、肉,外加粉条、豆腐、白菜木耳、香菇、冬笋等之类的几个素菜,忙年也就是为了家里的一顿年夜饭而忙活。可对我们这些农家的小孩来说,无异于现在的山珍海味。我们平时是很难吃到肉的,除了几个重大节日,如春节、清明、中秋节之类的节日能够见到肉之外,其他就要有客人来访,才能见到饭桌上有鱼肉,而且作为小孩的我们是不能上桌与大人们共享美食的,只能由父母夹一、两块肉或者鱼片放在碗里,坐在一旁慢慢吃。有时候跟着爷爷奶奶或者父母亲和其他一些长辈去走亲戚,这时候可以解一下嘴馋,过一下吃鱼肉的隐,尽管长辈们在走访亲戚之前,就会跟我们打招呼,要斯文一点,吃东西要有一个吃相,不要专拣鱼肉吃,我们都是表面上满口答应,可一到亲戚家却似乎忘记了长辈们的嘱咐和叮呤,只要有机会,就会大口大口吃肉。事后,又要被家人奚落一番。

   每年一次的生日,虽然待遇没有过年好,但也是一次求饱的好机会。通常过生日那天,母亲会给我煎两个荷包蛋,煮一碗长寿面给我吃,这一餐我一般会吃得饱饱的。这种饱是有一定的档次,不同于用红薯、萝卜之类的东西,随便填饱肚子充饥,而是还有一点让人回味的感觉。

   照理说,农民穿衣服不困难。他们不但有公家发的布票,还有自己种的棉花可以纺纱织成土布。但是由于吃饭问题的困扰,农民几乎家家户户卖布票,卖土布,然后换钱买粮食,所以就只能穿得十分普通。还记得70年代,生产队购买的化肥有部分日本进口的尿素,装尿素的口袋是质地很差的化纤布,农民们就用两个尿素口袋裁剪成一条裤子。尽管那裤子上面有两个大大的“尿素”和几排日文,可是毕竟它没有补丁,因此能够穿上尿素口袋裤子的基本上都是农村干部。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虽然比六十年代好了许多,人们基本上能够吃饱了,但是,还不能算是吃好,当时各种物质还是比较匮乏,人们吃的主食,还是以粗粮为主,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时候,人们基本上摆脱了国家三年自然困难时期,以及大饥荒的困扰,吃饭问题初步解决了,人们基本上能够吃饱了,但是,离吃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恢复高考以后,我考入了外地的一间学校,吃上了“皇粮”,即“国家粮”,户口从农村迁移到了城市。除了象征性地向学校缴纳一点学杂费之外,学校还给我们助学金,助学金分为四等,一等是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二等是比较困难的,三等是一般困难的,四等是条件较好的。我被评为三等,每个月有十三元生活补助金,这大大地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也使我在校学习几年,能够真正吃饱,而且还吃得比较好。使我和同学们真正地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听老人说‘人的吃喝是有数的,福也是有数的,都是命里注定的’。”宋代有一个叫张齐贤的人,出身寒微,家中贫困,却生得人高马大,会吃、能吃、怕没吃,常常叹息平生从没吃过一顿饱饭。那时,他唯一一次肚子饱过,是村里大户人家因还愿而设食施斋,他先吃了一顿不要掏银子的,然后见到人家屋外还悬挂着一块牛皮,便乘人不备,偷偷取下,一锅煮了,吃个精光。肚皮瘪的人,第一要义当然是找吃的。一次, 赵匡胤西巡至洛阳,当时还是布衣之身的张齐贤胆大包天,把皇帝的大队人马拦住了,说要给皇帝提建议、献计策。皇帝的道都敢拦,可见此人不简单。于是,赵匡胤让手下把他带到行宫,问有什么对策。张齐贤先不说对策,却问皇帝有什么好吃的。皇帝让人把饭菜送来让他享用。张齐贤真是饿疯了,见到送上来的大鱼大肉,就直接用那双脏兮兮的手从盘里抓着往嘴里塞,狼吞虎咽起来,连说话的工夫都没剩下。皇帝还在等着他献策呢,不耐烦了,就用水晶小斧轻轻敲他的头,问他到底是来找吃的还是来献策的。张齐贤指天画地,边吃边讲,吧嗒吧嗒,一下子提了富民、举贤、慎刑、籍田等十个方面的建议,让皇帝大为欣赏。回到京城后,赵匡胤对其弟赵光义说:“我西巡时,唯一的收获是识得一奇才张齐贤,我暂时没封他官职,先让他历练历练,说不定到时可以成为你的宰相啊。”从此,张齐贤获得了两代帝王的关注与培养。他从宋太宗太平兴国元年(976年)中进士,到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退休,其间任过许多要职,单宰相就当了近二十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四登两府九尚书”,所有的要职几乎干了个遍,真是吃出来的荣华。人家贪吃往往吃出个贪赃枉法、锒铛入狱,而张齐贤贪吃却吃出个见遇天子、锦绣前程。

   人饿了就要吃饭,“肚中饥”是最美的美食,这当然是无可辩驳的理由。事实上,不是食“无”求饱,而是食“难”求饱。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食品对于满足人们的填饱肚子的第一需求并不如以前那样显得具有特别突显的分量,相对而言,吃饭成为一种消遣,一种仪式,一种交往更为重要。人们时常有这样的感叹:吃一桌丰盛的宴席倒不如花几块钱随便吃一点街边小吃那么满足口福。但是事实上大酒大席的宴席虽然你不愿意吃,你却不得不吃,甚至还可以上升到“舍命陪君子”的高度。让人幽默的是这种舍命陪君子,却不见刀光剑影的厮杀,只见觥筹交错的举杯换盏。

   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物质越来越丰富,吃的也越来越好,可好吃也给人们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担心和苦恼,这吃本来是美的享受,然而好的东西,吃多了,又会引来系列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富贵病”。于是人们又回过头来,要过着吃粗粮和吃饭“七分饱”的生活方式。今日的食无求饱,似乎比从前的食无求饱,更上了一个台阶,不单是饮食不必要求饱,还要求饮食要简单、粗糙,不必吃得太好。

已有 2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吴大哥0 + 30 + 5 精美图文,赏心悦目。
梅园老恺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60  魅力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1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饮食,科学养生。
发表于 2017-9-11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美文。
发表于 2017-9-11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的食无求饱,似乎比从前的食无求饱,更上了一个台阶,不单是饮食不必要求饱,还要求饮食要求要简单、粗糙,不必吃得太好。
发表于 2017-9-11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倡吃粗粮和吃饭“七分饱”的生活方式。
发表于 2017-9-11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细嚼慢咽!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园老恺 发表于 2017-9-11 15:40
注意饮食,科学养生。

谢谢老恺版主加分、加精和点评!给老恺版主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马识途版主的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越芳园 发表于 2017-9-11 20:19
今日的食无求饱,似乎比从前的食无求饱,更上了一个台阶,不单是饮食不必要求饱,还要求饮食要求要简单、粗 ...

谢谢梦越芳园评论员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廓斐 发表于 2017-9-11 20:52
提倡吃粗粮和吃饭“七分饱”的生活方式。

谢谢廓版主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9-11 21:13
欣赏学习,细嚼慢咽!

谢谢吴大哥的加分和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的食无求饱,似乎比从前的食无求饱,更上了一个台阶,不单是饮食不必要求饱,还要求饮食要简单、粗糙,不必吃得太好。
发表于 2017-9-15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佳作。
发表于 2017-9-15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贴,慢慢多欣赏。
发表于 2017-9-15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作者。
发表于 2017-9-15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饿了就要吃饭,“肚中饥”是最美的美食,这当然是无可辩驳的理由。事实上,不是食“无”求饱,而是食“难”求饱。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食品对于满足人们的填饱肚子的第一需求并不如以前那样显得具有特别突显的分量,相对而言,吃饭成为一种消遣,一种仪式,一种交往更为重要。人们时常有这样的感叹:吃一桌丰盛的宴席倒不如花几块钱随便吃一点街边小吃那么满足口福。但是事实上大酒大席的宴席虽然你不愿意吃,你却不得不吃,甚至还可以上升到“舍命陪君子”的高度。让人幽默的是这种舍命陪君子,却不见刀光剑影的厮杀,只见觥筹交错的举杯换盏。


   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物质越来越丰富,吃的也越来越好,可好吃也给人们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担心和苦恼,这吃本来是美的享受,然而好的东西,吃多了,又会引来系列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富贵病”。于是人们又回过头来,要过着吃粗粮和吃饭“七分饱”的生活方式。今日的食无求饱,似乎比从前的食无求饱,更上了一个台阶,不单是饮食不必要求饱,还要求饮食要简单、粗糙,不必吃得太好。
好文笔。
发表于 2017-9-15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欣赏品味。
发表于 2017-9-15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味道的文章。
发表于 2017-9-15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朋友的点赞!问好朋友!祝朋友周末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60642 second(s), 7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