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2|回复: 3

[说长道短] 寒梅(一)续5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PKGGYTCAI3 于 2017-9-13 08:49 编辑

寒梅(一)
续52


       大家吃完了饭,雪燕的弟弟回自己的房间去看书了。雪燕的父亲眼巴巴地看着雪燕也不问他,直接就把红包给了华生,也不知道封了多少钱,心里面总感觉有点不舒服,便借故进了自己的房间去抽烟。雪燕的母亲见雪燕的父亲有点不高兴,后脚也跟着雪燕的父亲进了房间。
       见雪燕的父母进了房间,华生要把两个红包还给雪燕,说:“雪燕,你爸爸妈妈等下出来肯定会向我要回红包的,还是先给你的吧。”
       雪燕说:“不会吧,送出去的红包还要回去呀,这不打我的脸吗?”
       华生问:“那我问你,红包里是多少钱?”
       雪燕道:“每个红包两百块,还要我妈妈给我也封了。”
       华生又问:“你爸爸妈妈每个月工资有多少?”
       雪燕说:“他们是知青下放回城的,都是国家干部,今年下半年加了工资,两个人加起来差不多有四百来块钱。”
       寒梅、怡莲吃惊道:“这么多呀,一年不就有五六千块钱了,两年就成万元户啦。”
       华生道:“那再多也是雪燕她家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这下他们封了八百块钱出来,不心痛死了,我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只有40多块钱呢,一年才四五百块钱。”
       雪燕说:“封给我的也算呀?他们也只不过出了四百块钱,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华生笑道:“等下出来就知道了,这样吧,我先拿着吧,如果你爸爸妈妈不说就算了,如果拐弯抹角地要讨回去,那就让他们再出点吧,到时都还给你,雪燕,你说呢?”
       雪燕说:“好吧,不过,他们封给你的红包还是你自己拿着吧,下个学期的学费都涨到七十多块钱了。”
       那雪燕的母亲跟着雪燕的父亲进了自己的房间,就问:“雪燕她爸,你干什么呢,孩子们面前还耍脸子呀。”
       雪燕的父亲说:“哪有这样的?那雪燕拿了红包直接就给了华生,都不经过我的手,我问你,你封了多少钱?”
       雪燕的母亲说:“一个红包两百块。”
       雪燕的父亲道:“这么多,我一个月工资还不到两百块呢,你每月给的零花钱以前是二十块,现在工资涨了还是二十块,都买不了什么。”
       雪燕的母亲说:“你要什么零花钱,家里吃的穿的你从你的衣兜里掏出过一分钱吗,你要随礼什么的,哪一点没有给你打点好?不就买几包烟吗,才几毛钱一包,才说可以吃烤烟呀。给孩子的零花钱、学费什么的,也是我打点的,你不说我忘了,你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从这个月始,你这二十块钱没有了。”
       雪燕的父亲道:“凭什么,再说我的工资都全上交了,怎么说我一分钱都没有出呢?你给了几个红包给华生?”
       雪燕的母亲道:“每个人两个,一共封了四个红包800块钱。”
       雪燕的父亲说:“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么多钱,你该不是以为华生真会娶雪燕吧?”
       雪燕的母亲心里也有点心痛自己那八百块钱,就说:“我下午去信用取了1000块钱出来,弟弟他们都每个红包都封了100块,我妈妈他们封的也是40块钱一个,那还是我弟弟他们出的呀,我们怎么可以比他少呀?而且,你看雪燕那丫头那么喜欢那小子,她自己要来要,我能不给吗?”
       雪燕的父亲说:“就顶一个包,就能收这么多钱,要是有哪个女的喜欢我,我也去哪里顶包好了。”
       雪燕的母亲怒道:“你说什么?你难道哪里看上了别人,想把我女儿她们的钱骗回来去供你外面的女人。”
       雪燕的父亲回道:“我就随便说说吗,我怎么会有外面的女人,我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从来都不会看别的女人一眼的。”
       雪燕的母亲说道:“你是不会看吗,你那是不敢看,一肚子花花肠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给你算算吧,我们给了雪燕400块,她舅舅和外婆他们给了280块,两个姨姨估计不会给多少,但估计加起来也有七百多块钱了,你想让零花钱,你去找你女儿要好了,我估计她也会可怜可怜你的,最好呀,连华生的红包也讨回来,我还多有点钱用呢。”
       雪燕的父亲说:“凭什么是我去讨呀,那红包又不是我封的,也没有经过我的手。”
       雪燕的母亲说:“你爱讨不讨,我出去陪她们了。”说着,走出来在已经收拾好的桌子前坐下,在想着该怎么开口,毕竟这钱给得不明不白呀。
       华生、雪燕、怡莲和寒梅都笑笑的,看着雪燕的母亲,等着她开口,雪燕的母亲不明白华生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看着她,但还开口了,对华生说:“华生,听说你们山里面像你这样大的男孩子不读书的话都娶了亲了,我听雪燕的外婆说过,你们那边娶门亲同我们这边还是有些区别,那娶亲有什么规矩吗?”
       雪燕一听,自己的母亲果真是想要回华生的红包呀,且听华生怎么讲吧,只听华生说:“婶婶,其实规矩我也不是很清楚的,只知道男方接了女方以后,定了日子要结婚之前要送三个三、三大件,还有一条银项链什么的。这三大件,可能全县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单车、录音机和缝纫机,条件好一点的也送电视机。”
       雪燕的母亲说:“那三个三是什么个讲法?”
       华生说:“这三个三是以前的标准了,现在一般都要三个六,我估计到年底,都要三个八、三个十了。就拿三个六打比吧,就是男方要送女方六百块钱、六百斤谷、六百斤肉。”
       雪燕的母亲说:“这加起来也得两三千块钱吧。”
       华生说:“加上三大件、项链什么的,没有五六千块钱是娶不了一门亲的,这还不算要打家具什么的。”
       雪燕的母亲说:“现在这农村一户人家一年收入也很少达到一千块钱的,不是有很多人娶不起亲吗?”
       华生说:“是呀,所以才会有换亲和娃娃亲们,就像我们班的付丽云那么小就被送到了男方家,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在哪里了?”
       寒梅在旁边低声说道:“婶婶,您别见怪,我和华生就是娃娃亲,我觉得娃娃亲也挺好的。”
       雪燕看了寒梅一眼,有些不满寒梅说的话,你秀恩爱就秀恩爱吧,没有必要在自己父母面前秀呀,这不给自己的母亲要回红包加理由吗?
       这时候雪燕的父亲也走了出来坐了在雪燕的母亲旁边,雪燕的母亲就说:“真也顶可怜的,在农村的孩子也不容易。华生,听雪燕说,你在学校经常都不吃饭呀。”
       华生笑道:“婶婶,您别听雪燕瞎说,怎么会经常不吃饭呢,再说,没有饭票可以借吗,您不这么说,我还真忘了,上个学期我借了雪燕几十张饭票没有还呢。”
       雪燕说:“华生,我什么时候借饭票给你了?没有的事。”
       华生继续说道:“婶婶,您相信雪燕说的话吗?您想,她都说了我在学校经常没得饭吃,您是什么人的,像您这么善心的人能眼睁睁地看见雪燕的同学挨饿吗?雪燕会不向你要钱?”
       雪燕的母亲一想也是,上个学期最后这一两个月,雪燕突然伸手要她们加零用钱,想来确定是借了,雪燕不要意思说罢了,要华生他们还恐怕也还不起呀,就说:“不就几十张饭票吗,又没有多少钱,还什么呢?”
       雪燕的父亲在旁边一听,不对呀,雪燕的母亲快要被带进沟里去了,这红包要不回来是小事,说不定她一心软还再给出个一两百块也不一定。就说:“华生呀,我记得我和你婶婶下放去当知青时从来就不借饭票粮票的,也没有觉得会少吃什么,但也挺够的呀。”
       华生笑道:“叔叔,您肯定是不会觉得饿了,那是因为婶婶在饿着自己的给您吃呀,婶婶有一碗饭自己吃半碗,端一碗肉说全是肥肉说吃不下全给了您,您能说不是吗?”
       雪燕看着父亲,看他怎么做答,只见自己的父亲低下了头:“她说她真吃饱了,她不吃肥肉的。”
       华生一笑,对雪燕说:“雪燕,你进你屋子里去把我的书包拿出来吧。”雪燕进去拿了出来放在华生面前。
       华生一边将书包里的书一本一本地拿出来,一边说道:“讲起聘礼来,我想呀,叔叔您吹了十二斤的肉送到雪燕的外婆家去,回篮的时候也许在您的篮底封了二十四斤的钱,您第一次到婶婶家去封了一个红包给他们,也许回了您两个,每个红包的钱都要比您送的那个红包多些。等到婶婶生了雪燕,你们还没进城的时候,你们没得吃了,定也是把雪燕送到她外婆家去了。昨天我听外婆说,婶婶刚生雪燕不久,就被外婆叫去做路了,到底是婶婶帮外婆呢,还是外婆帮婶婶,我也说不清楚,我想叔叔您也肯定主动请求去帮大林大队做路了吧,当然做路是好的,不过我想更重要的一点,管饭呢,还有肉吃!”
       说罢,华生坏坏地笑,雪燕她们也跟着笑,雪燕的父亲被说得哑口无言,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当年不是雪燕她妈家在帮他,别说进城了,就算能有个扫大街的工作都得烧高香呀。
       华生继续从书包里拿了一个始终带着的红绸来,雪燕拿过来看了一下,还是上个学期她给封着的那封信,那红绸就有点发黑了,就说:“华生,我给你这个红绸你一直都带着呀。”
       除了怡莲知道一点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雪燕给华生的这个红绸是什么东西,华生见大家看着他,就说:“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和雪燕真的会有那么巧吗?”
       华生说的话比较巧,任由谁去猜什么都可以。接着,华生把自己包里一个用花色纸折成的一个钱包拿出来,从里面把钱倒出来,一共只有十五块三毛钱,因为昨天来县城的时候搭车花了七毛钱,雪燕看着华生把书钱什么的都拿出来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又见华生故意看着自己在说:“雪燕,你今天下午回来后是不是翻了一个我的书包?”
       雪燕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答华生,就说:“怎么了?”
       华生说:“刚刚我还以为你那两个红包是你给我的呢,看了我的书包里才这么点钱,想给我点钱去买两本书呢。你给我的,可能也就几十块钱吧,我也就收下了。听叔叔婶婶这么一说,原来这钱不是你出的呀,我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但看来是不少了,叔叔婶婶他们也不容易,我就把红包还给他们吧。”
       华生说着,故意装出很无奈又羡慕的样子把两个红包拿了出来,用双手把红包递向了雪燕的父亲,雪燕的父亲正要用手来接,手刚刚伸出来,就被雪燕的母亲用手狠狠地打了几下,骂道:“接什么接,你还要不要脸,你没有听到寒梅说华生每个星期只有两块钱的零花钱,那能做点什么,华生一年到头都不知要饿多少餐才省下来这十五六块钱,还不够买一本书的。雪燕心疼他,给点钱帮助帮助同学有什么错吗?你还一个国家干部,没一点同理心,都不给点钱帮助人家华生,听雪燕说下午学期学费都涨到70多块钱了,米也那么贵,我们不帮助帮助他,都快读不起书了,真是的。”
       雪燕的母亲到自己的房间里又拿出两个红包来,每个红包封了120块钱,拿了出来给了一个在雪燕的父亲,自己先把红包递给华生,华生不肯接,雪燕的母亲就急了,说:“华生,就算你只是雪燕的同学,我们知道了,该帮的还是要帮,我们一个老革命家的后代,没有看见或者不知道那就另说,既然知道了,怎么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因为钱没书读呀。”
       雪燕的父亲也赶紧把红包递给华生,说:“是呀,可不能因为没有钱不读书,俗话说,知识改变命运呀,你就接着吧。”
       华生眼睛有点湿湿的,说:“谢谢叔叔婶婶,那我就收下了。”
       雪燕的母亲说:“这样吧,我们在这里,你们有什么事情也不好谈,不如你们进雪燕的房间里去坐吧,我们也好在外面看看电视,我和雪燕的爸爸也好说说话儿。”
       大家同意了,华生把书、红包、红绸和那十多块钱收好,一起走进了雪燕的屋子里。进到屋子里,大家都忍不住地笑起来,说华生真是骗钱高手。
华生要寒梅把下午帮自己的红包全部拿出来,连着刚才的几个红包要还给雪燕,雪燕不肯收,华生也没有办法。寒梅就问:“华生,你那红绸里包的是什么呀?”
       华生本来不想说,但寒梅和怡莲两个人都看着他和雪燕呢,就说:“要不,你们自己打开红绸看看吧。”
       寒梅说:“华生,我猜肯定是连玲给你写的情书,肯定也没有说我们什么好话,说我和你不可能呀,说怡莲什么什么坏呀,要你提防着她呀,说什么雪燕要是跟你也要十年以后呀。”
       华生、雪燕大吃一惊,这可是第四个人说雪燕和她要十年以后,雪燕就问:“寒梅,不瞒你说,这连玲还真是这么说的,说你和华生不是一路人,说怡莲以后可能会强奸华生,最可气的还说我要和华生好也得十年以后,还是我被人不要了之后,说十年之后除了你和她之外,还有两个人也这么说,寒梅,你给我分析分析,为什么我和华生要十年之后。”
       寒梅笑了说:“你很容易算呀,你又不像我和怡莲,我们农村的孩子用你们城里的孩子来说就是不那么知羞耻,我们喜欢的,爱着了怎么样也行,你们可不一样。”
       怡莲刚才还在生气呢,一听寒梅说的话有道理呀,农村的女孩子不都是这样吗,现在又有几个女孩子是真正等到结婚了以后再要的,都是快生孩子了才结婚呀,那个没有见过的连玲也太坏了,居然说我会强奸华生,我就学寒梅一样,用醉把他灌醉不就行了,哎呀,好像也是强奸呀,管它哪,管自己能不能嫁得成呢,怎么样也得让华生知道自己的好,也许他要了自己以后真娶了自己也不一定,哎,自己怎么也和寒梅一样了哪,烦死了。不管他了,先听寒梅怎么说吧,就问:“寒梅,是呀,我们农村的女孩子现在一般都是先和别人好上有了孩子才结婚的,可雪燕怎么会不一样呢?”
       寒梅接着说:“雪燕,她敢吗?她就算心里再千想万想,她也不管呀,总不能还没有参加工作就有了孩子吧,就算她不读书,她父母也容易给她找个工作。如果她读书,你看哪,现在高中还有两年,假如补习一两年,就三四年,考上大学,不又三四年吗,这就去了七八年,在学校里谈个恋爱的,出来结了婚生个子什么的不也要两三年吗,不就十年出去了。如果真是有缘,她和华生再相遇了,那她不正是被人不要了要找安慰吗?不过到时候我想,雪燕虽然喜欢着华生,就算真好上了,她也不会嫁给华生的。”
       怡莲问:“为什么?”
       寒梅说:“因为她有妹妹呀。”
       雪燕说:“你这么说,我妹妹还会喜欢上他?”
       寒梅说:“有可能,现在你们都说华生好,你妹妹不也会觉得他好吗?你真的嫁给了别人,你妹妹就会有一点替你去爱的心理,所以说你和华生就算相爱,也不会成为夫妻的。”
       雪燕生气道:“寒梅呀,你说什么不好呀,随便哄哄我也行呀,硬是要说实话,我不理你了。”
       寒梅说:“雪燕,我还没生你的气呢,要不是你们,华生也不会想三想四了,你家这么好的条件,他能不动心吗?”
       华生说:“寒梅,你放心吧,不管怎么说,我肯定会娶你的。”
       寒梅靠着华生笑道:“华生,尽管你说的是假话,我还是愿意听,我们走吧。”
       雪燕说:“你们去哪儿呀?那华生晚上睡哪里?要不怡莲和寒梅去店里睡吧,华生在我家同我弟弟睡。”
       寒梅说:“那好吧。”同着怡莲走了。雪燕想和华生说了什么话,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话来,便把上个学期末范老师给的作业拿出来,和华生一起看起书来。
       雪燕的母亲见寒梅和怡莲走了,华生和雪燕却不出来,等了很久,便走进去一看,一到门口,就看见两个人都低头在看着什么,看来自己的女儿还是想华生有点出息,以后华生有出息了,嫁给华生别人再不会说什么闲话了,想起今天莫名其妙就出了一千多块钱,本来觉得挺亏的,但看到两个人这么在看着书,又觉得这钱出得值,只要雪燕她自己喜欢就行,就又回到座位上陪着雪燕的父亲看电视了,同时也走过去把音量调小了些,便影响两个人学习。
       雪燕下午回来了换了一件比较随性的红色印花圆领T恤,嫌麻烦也没有穿文胸,因为自己胖点,胸也比较丰满些,刚才和大家说话还不大注意,现在一弯腰都能看见自己的乳房,华生无意中看见都不敢看了,两个人除了在学习上问一个对方外,变得比刚才寒梅和怡莲在这里还不敢说话了,也不敢靠得太近,都怕对方说自己不往好的方向去想,尽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到了十一点多,雪燕的妹妹雪慧回来了,也长得水灵灵的,才十二三岁,留着两条长辫子,穿着一身白裙子,蹬着一双红鞋子,进到屋里来看到姐姐他们还在看书,把自己的书放下出去了。
华生、雪燕便也出来,洗好了澡,华生进雪燕的房间把自己的书包连着刚才用着打草稿的雪燕父母从单位里拿回来的一本不用了的信纸一起,拿到了雪燕弟弟雪明房间,陪着雪明睡了。
       第二天早上,趁雪明未醒,华生把那些红包里的钱都抽出来了,红包留着了,也留了八十块钱在自己的包里,剩余的800块钱用一张白纸包好折好了,写好了数字。又从昨天雪燕房间里用做打草稿的信纸中拿出了出来,坐了在雪明的书桌前边写了些什么,折好同那800块钱叠在一起,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吃过早饭,雪燕还是穿了她那个红色T恤,留着报肩发,拿了自己的包同华生一起来到了刘萍的店里,见寒梅穿了一件白色印鱼纯棉圆领T恤,怡莲依然和昨天一样穿着豆红色蝙蝠衫,两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披着头发,两发编了好些小辫子,用牛筋和夹子夹着。华生问:“寒梅,你好一点了吗?还吃了药吗?”
       寒梅笑了说:“华生,我好多了,你一来我就好了吗,早上也吃了一点药,不好紧的。”
       雪燕说:“寒梅,我们陪华生去买几本辅导书,你陪我们一起去吗?”
        寒梅说:“不了,你们陪他去吧,我呀,还是抓紧点时间给别人做好衣服,这样华生也不用怕读不起书了。”
       雪燕就说:“那好吧,我们去书店买了书就来你这里。”
       华生、雪燕和怡莲到书店去买书了,怡莲帮华生挑了两本英语辅导书,自己付了钱,雪燕见怡莲帮华生付了钱,自己也给华生挑了几本数理化方面的辅导书,还买了一本《简爱》送给华生。华生看了那些书封底的订价,发现他其实一本也买不起,也不知道雪燕和怡莲是来买给自己的,默默地陪着她们带着书回到了寒梅她们店里。
       到了店里,雪燕和怡莲把书送给华生的时候,华生才知道两个女孩子是帮自己买的,华生趁雪燕给她书的时候,偷偷地把那几百块钱拿了在手上,看时间还早,就说:“寒梅,我到街上来两天了,那天我来时,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来了,我得回去了,你有什么要带回去的吗?”
       寒梅见华生手是拿着什么,又见雪燕的包正放了在自己的缝纫机上,便说:“雪燕这个包蛮漂亮的,借我看看好吗?”
       雪燕不知是诈,说:“好呀,你看看吧。”
       寒梅就说:“华生,你跟我上一下楼上去吧,我给我爸爸妈妈做了两套衣服,现在又不过年过节的,我也不好意思请假回去,你来了,就帮我带回去吧。”
       华生跟着寒梅上了二楼,寒梅问:“华生,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呀?”
       华生说:“昨天寒梅她家给的800块钱,总得还给人家呀。”
       寒梅说:“给这么多呀,真舍得,倒像是她家要把你定下来似的。”
       华生说:“我也觉得是,总共是880块钱,我也留了80块钱,怕到时候真的交不起学费。”
       寒梅说:“我给你钱呀,你那80块钱也还给雪燕吧。”
       华生说:“我写了一封给雪燕的信在这里,你要不要看看?”
       寒梅说:“华生,我相信你,我觉得还是不爱的好,那你信里也肯定是说了留了80块钱了,刚才那书都是她们出钱帮你买点吧,我再给你点钱吧。”
       华生说:“寒梅,你帮我把钱放进雪燕的包中去吧,现在你也别给我钱,这钱太多了也会坏事的。真的不够钱了,国庆节我来找你要,好不?”
       华生坐在放在寒梅床前的桌子前,把那信拿出来,打开,用笔在后面加了两段话,重新折好,和钱一起交给了寒梅。
       寒梅接过钱和信,笑着说:“到了国庆节,那连玲会不回来吗?她哥哥都结婚呢,你不怕她吗?”
       华生也笑了,说:“寒梅,你会保护我呀,不是吗?”
       寒梅把钱和信塞进了雪燕的包里,说:“华生,我也不留你了,你就帮我把衣服送给我爸爸妈妈吧,还有,也半年了,虽然没有余下多少钱,也想给你余点,也还是有一两百块钱余下的,你给我带一百块钱回去给我爸爸妈妈的,昨天听雪燕说你们的学费都涨到70多块钱了,我弟弟他们的学费估计也得涨呀。”
       华生说:“寒梅,要不,把你想帮我余的钱也给了他们吧。”
       寒梅说:“这可不行,虽然说以后我们能不能成夫妻还不知道,但我们已经像夫妻那么好上了,我也得为我们准备准备,过年时我回家了你到我家中看书去,我陪着你。”
       华生笑了说:“寒梅,那你不真的变成我老婆了吗?”
       寒梅也笑了,说:“从今年正月初三开始,我本来就已经是你的老婆了呀,是你自己太花心,又勾搭这个又勾搭那个的。”
华生低头不语,寒梅把衣服和钱都交给了华生,对华生说:“华生,我同你开玩笑的呢,我们下去吧。”
       华生和寒梅一起下楼来,寒梅把包给了雪燕,说有时间叫雪燕陪她也去买一个这样的包,雪燕答应了,华生告辞了要走,怡莲本来也想陪着华生一直走的,但只能同半截车,搭那趟班车都得要一个人多走好远路,那华生肯定会宁愿自己多走路的,看他那脸上的伤疤,都不知道这个暑假在干点什么,便同雪燕一起送了华生到车站来,帮华生把书呀、衣服呀提上了车,又买好了票,下车来,见车一开动,眼泪就出来了,对着正慢慢开着的车跑了几步,对华生说:“华生,你回去也要好好的,记得看我买给你的书,有什么委屈不要难过,开学了找我们!”雪燕体会不了怡莲那种难分难舍的心情,但看见怡莲出眼泪,自己也禁不住留下了眼泪,两个女孩子就这样目送着那班车走了好远好远。
       华生走了,怡莲心中没着没落的,她已经把华生看做她的支柱了,觉得华生走了,做什么也不带劲,华生会为人考虑,会为人着想,虽然有时说话不着调,但仍然叫人放心,觉得有个依靠,看他对寒梅那么的关心,那么的好,怡莲都想自己也像寒梅那样大病一场,就同雪燕说她也要回去了,雪燕见怡莲一看到华生走后就魂不守舍的,也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就不留她,要她回去劝劝自己的父母,华生给她们提的六个条件,要争取做到呀。怡莲才回过神来,告辞了雪燕,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加油,说,华生,你看我的,我一定能做到的!
       雪燕回到家里已经十二点多了,正等着她们回来吃饭呢,雪燕把包放进自己的房间里,把刚才在书店里买的书拿出来,却带出了一封信和上面写着800块钱的一个白纸包着的什么。
       雪燕赶紧打开那个白纸包,里面包着的正是800块钱,有零的有整的。再打开信纸一看,雪燕哭了。
       雪慧突然听到姐姐在房间哭,赶紧跑进去,看见雪燕正看着一封信在哭,自己从旁边跟着看了几行,自言自语地说:“姐姐不嫁给他,等我长大了我嫁给他!”
       雪燕听了,怒道:“谁要你嫁给我,我的男朋友谁也抢不走。”说着继续哭,也不出去。
       雪慧走出去了,雪燕的母亲问雪慧:“你姐姐哭什么呀?”
       雪慧冲口而出,说:“嫌我说了我要嫁给她男朋友。”
       雪燕的母亲生气地说:“你这臭丫头,说什么呢?我去看看你姐姐去。”
       雪燕的母亲走进去,见到雪燕正泣不成声,问:“雪燕,你哭什么呢?谁欺负你了?”
       雪燕见母亲过来,抱着母亲哭起来,说:“妈妈,您和爸爸要的钱都给回来了,我心疼呀,我心疼呀!”泪如雨下。
       母亲看着前面零零散散摆着的钱,桌子上还摊开着滴满了雪燕泪痕的信,只见那信写着:


雪燕:
    谢谢你对我的好!
       你对我的好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一家对我的好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就凭我那几句话,你外婆也好,你舅舅好好,你妈妈也好,他们会相信我是你的对象吗?会相信我和你在谈恋爱吗?不会的,但他们不愿意拆穿我,只是不愿意伤了我的心,让我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份信心,让我对读书有一份勇气。
我把那些红包都拆了把钱拿出来数了一数,880块钱呢,880块钱呢,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我想,我就算每天用一块钱都能用880天,我都可以用到毕业,我再也不用一个五分钱的萝卜分两餐吃,不用回去带罐头菜,就算是每餐买一个两毛块的蒜苗辣椒灰都还有四毛钱剩呢,我可以用这些钱余下来去买自己喜欢的书读读,听说《平凡的世界》老好看了,我也想买来看看,我们家都只有毛主席选集,一到五集我都看完了,也觉得蛮好的。
       我把那880块钱数来数去,真舍不得呀,我父亲当民办教师今年加了工资也才40多块钱一个月,要两年才有这么多钱呀。我和弟弟双抢之后在家砍了一个暑假的柴火,弟弟砍得多些,也才十多块钱,我砍得少些,我父亲竟然不给我,我气愤不过,明明看见他口袋里还有钱呢,我就坐他旁边也不说话,也不去睡觉,也不走,我父亲没有办法了才给了我两块多钱。
       我书包里的那十多块钱其实也不是省出来的,是上个学期给寒梅的师父当挑夫连锋给的挑夫钱,还剩了一些,本来想着到新华书店买些辅导书的,顺便也还街上找找寒梅散散心,在家里有点太难受了。看着这880块钱,我好好想就拿着它就算了,我也没偷没抢的。
       可是,这钱毕竟不是我的,是你们的,是你用你一个女孩子的名声给我换来的,我就算是再想要我也不能要,别人李是知道了你这个条件这么好又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跟一个山里的穷孩子谈恋爱,都不知道会怎么说你呢?我知道像我们这样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就算再努力也达不到娶你的条件,都说门当户对,门当户对,你们家那门老高了,我就算是坐飞机也赶不上的。我终于明白了连玲说的你就算努力了一辈子,你达到的高度还是达不到你们脚底踩着的地板。我在梦里想着,我要是娶了你,我就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用干了,可是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你也会看不起我的。
       我还是拿走了80块钱,我真的怕连学费也交不起,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为什么还要拿走这80块钱,可我真怕要是读不了书该怎么办?虽然是寒梅她们不读书也有那么几十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可是她毕竟还得回去农村去的,我拿什么养她,我凭什么娶她,要是没有书可读,我又能做什么呢?
       雪燕,听到你说下个学期要70多块的学费,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下个学期我们班的同学又要少蛮多了,钱呀,你没有钱什么也干不成呀,我怕你说我,就是这80块钱先算我借你的吧,回去以后我再慢慢砍些柴火到闹子里去卖,暑假不够,寒假再接着砍,平时早期六下午回来也去吹,也许能还清你的。
       雪燕,那些红包我拿着了留个念想,我幻想它也许能给我变点钱出来,好早日把钱还给你。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你应该          嫁一个更适合你的男孩子。
       雪燕,最后还是要是要说一句,谢谢你!也谢谢你和你的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妈他们。

              陶华生于1987年8月22日晨


       雪燕,本来不想写后面这几句话的,但今天上午当我跟你们进了新华书店,看着那一本英语词典也要十多块钱,我不敢做声,默默看着你和怡莲在选,我心里羡慕得很呢,我都不知道你们是给我挑选的,我只看看书店里的书,都怕弄脏了弄坏了,人家要我赔都赔不起呢。
       假如你们不在我的身边,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做傻事,做出孔乙己般“窃书不算偷书的行为”。做为一个男孩子,谁不想在女孩子面前表现得好一些,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面前,而且还是自己班里的女孩子。回想起读初中时到闹子里的书店里趁着别人不注意把书偷了出来,偷那一刻,提心吊胆,偷了出来,心里好高兴好开心呀,我又节省了好多钱,从来就没有觉得偷书是可耻的,只觉得偷钱呀、偷东西才是不应该的。到了高中,认识了你们,特别是看见你总是那么无私地帮助同学们,我感觉自己比起你来那就是太渺小了,偷书不一样也是偷东西吗?雪燕,像我这样一个从山村里的男孩子,是配不上你的。


发表于 2017-9-12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买书的事,是发生在早饭后,怎么早饭前就写进了信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起买书的事情,那真是太多心酸太多泪了,想着想着想起自己,89年在一中补习时到新华书店去想买一英语词典,到那书店里,到了到专门卖英语词典的柜子前面,最便宜的也要十多块钱,真的买不起呀,就偷偷夹起书从那专柜前走到排队付钱买书的地方,想从那门口偷偷挤过去,可是又怕被抓住,来回走了三趟,那书店里的员工就注意到我了,我脸那个热呀,不敢再拿了,把书放回了那个书柜里,旁边有个长头发穿白衬衣的女孩子也看住我,我赶紧跑出了书店,跑了好远,在一棵树上停上来,靠着那棵树一边喘气一边掉眼泪。
      也不知等了好久,反正就是那女孩子就拿了那本英语词典过来了,问我原来是不是三中的,我说是,她就说她也原来也是三中的,现在也在一中补习,要把那本词典送给我,我想接又不敢接,我不认识她呀,她就拿起笑在那词典上写下了她的名字和班级,说借给我看一段时间。我就接过了,看了段时间之后,我就去她班上找她,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原来她写的是假名字,我一个男孩子就不好意思再去找了。
       第一年补习我没有考上,第二年又去补习,碰巧遇到她到学校来转团组织关系,我就想把词典还给她,她说她已经考进湘潭大学去了,这词典她也用不着了,才告诉了我她的名字。那一年,我就把湘潭大学作为了自己的目标,便结果依然没能考上。现在那位女同学已经在湘潭市区工作。
发表于 2017-9-14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拜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27280 second(s), 2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