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72|回复: 4

曾鸣散文:寻找一个“韶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鸣戈曾鸣 于 2017-9-14 11:18 编辑

2017简介图_副本.png


过两天,要去韶关采风,我想在去之前找一个韶关朋友聊聊。我在手机通讯录里翻查,也在心里排查,以前认识的几个韶关朋友,他们离开韶关已经许多年;后来认识的韶关朋友,也有几个,但他们只是在韶关工作过。而我希望寻找一个地道的“韶关人”,他会是谁呢。
只好带着小小遗憾,北上韶关。
如果说,长江是中国的中字中,那将偌大一个中国划为南北的遒劲一笔;那么韶关,则是“岭南人”心目中一座镇守南北的雄关。韶关地处五岭和大瑶山之要冲。走南闯北,都是一道绕不过去的门槛。
韶关之关,名不虚传。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第一次过韶关,南下广州;九十年代以后,我年年过韶关,北归长沙。大瑶山,雄关漫道,那钻不完的隧道,穿越时空。有时候路上车多,归心似箭之际,我一望那山与山之间的如画风物,就会生发出“不辞长做韶关人”的慨叹。
作为一个匆匆过客,我对韶关的人事,其实知之甚少。近两年,由于创作上的机缘,我才得以多次夜宿韶关。而这一次,我将有幸一次性走访韶关全境。所以,这也是促使我想找一个地道的韶关人,先好好聊聊的原由。
韶关古称韶州,因丹霞韶石而获名,此姓,千年未改;韶石因韶乐而铭刻礼仪之邦,当今,正待光大弘扬。

韶关,是个知冷知热的地方,大瑶山一道画屏,让人间冷暖于此交汇与调和,以韶关而分南北,在气象上,似乎也顺理成章。
走进韶关腹地,山水草木,人文风情,于我,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一日,农家餐馆后,我指着园子里的作物,问一位同从广州来的北方籍青年,这叫啥?他一脸茫然,觉得一种长在地里的南方的菜蔬,没烹炒,没尝尝,咋有可能叫得上名字来呢。
是的,我们很多时候,都只知盘中餐,不解乡土情。我走过很多地方,走到哪吃到哪,只知好吃,不知这好吃的背后,凝结着当地人世世代代的生活的况味。但是,粤北湘南,山水相连,这里的一些味道,常常使我想起外婆。尤其是那些山货和腊味,酸辣咸香,旺火溜炒,溅着油星子就端上桌来,宛如故乡的盛情。一方水土,养一方胃,我的胃,一直未能逾越韶关的这道雄关。韶关是“广府人”的发祥地,又是客家人和过山瑶居住地,这就使得韶关好吃的不但多,而且菜系丰富,口味共享。

在乳源,我走访过至今仍隐居于高山之巅的瑶族老歌王家,他们身处“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却有着当今社会的生活观念;他们不惧生活的艰辛与琐屑,独守一隅,离天近,离地远,因而,看得见一些我们身处尘世中人,难以察觉的快乐与变迁。我也走访过县城老赵家,这是一个地道的瑶族家庭,但老赵的女婿却是湖南人。
我问老赵的女婿,你在瑶族家庭过日子,习俗上有什么冲突吗?
他说,没有。
我又问老赵的女儿,你找了一个汉族丈夫,同学和闺蜜们,有什么议论吗?
她说,没有。
我进而问老赵,你把女儿嫁给了汉人,有什么顾虑吗?
他说,没有。
没有,就是一种鲜明的态度;没有,就意味着什么都可以有。这是一种入世的态度,更是一种超然的生活态度。

韶关水路畅达,陆路与湖南、江西接壤。当今,国道京珠高速和高铁贯穿始终,是粤港澳进入内地的“黄金通道”。而韶关人均拥有的土地资源、森林资源和矿产资源,居广东地级城市首位,这里,虽然还有许多“没有”;但这里的“有”,恰恰是许多地方没有的发展后劲与底气。
“岭南名郡”,非韶关莫属。

广东是一个山海呼应的省份。海,风景独好;山,各地都有。但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山,非丹霞莫属。丹霞山,那是一片红岩的海。那不是一张韶关的旅游名片,也不是一张广东的旅游名片,而是世界自然遗产中,一张“中国丹霞”之独特名片。
丹霞山集合了大小赤峰画壁,计680多处,宛如一个巨大的盆景。而若要全方位领略此山的雄俊与灵秀,则非游锦江不可。水上丹霞,妙不可言。那日,上得岸来,我向景区管委会领导建言,以后做宣传推广,应当这么说,请到丹霞山来游水。山是封面,水是封底,登山而赏水,游水而观山,这是打开丹霞山这本大书的正确方式。

一江好水,从何而来。据查,锦江源出自江西崇义仙人岭,至此蜿蜒百里。船行江上,既有三峡之雄壮,又有漓江之秀丽。1986年,赵朴初徜徉于此,叹道““临别游江再看山,万古丹霞冠岭南”。好山好水,自然要“出口成章”,我此去就“韶乐”采风,也带走四句赞叹:
韶风关不住,        
乐出此山中;
丹霞击金鼓,
锦江作和声。

“马坝人”故里,三江六岸。追溯韶关建制,可从西汉设曲江县始。韶关人自古智勇双全,唐朝出过大诗人张九龄;北伐时期,孙中山两次在此誓师;抗战时期,广东抗战大本营,中共广东省委驻扎此地。韶关是一篇大文章,需要另起一行的地方很多——
梅关古道,留下过越人南迁的足迹,更留下了《梅岭三章》旌旗十万;
珠矶古巷,通江达海,海纳百川,是为世界“广府人”的心灵家园;
石塘的月姐歌,独一无二,千年流传,年过花甲,唱得人心软;
东湖坪的曾氏祠堂、永成保障围楼,雕梁画栋,壁垒森严;
而乳源大峡谷,冠绝南方,那是地理裂变时留下的一道美丽的伤;
至于南华、云门二寺,六祖真身,文偃衣钵,无不引人神魂向上。

韶关,以其民族共融,姓氏丰富,包罗万象,而雄据一方。这,也许是我对韶关人身份的认知,一时难以理出头绪的地方。回到广州,我想起一件往事,刚来广州的时候,我寄居在如今已是CBD地区的农民村里,房东阿婆寡言而友善,早晨见我出门,必然要问“返广州啊?”我明白她这句话,只是表达一个“早安”的意思。但我就是不懂,为什么每天要问我是否去广州呢?难道这里不是广州吗?难道我不是在广州工作吗?这事,我觉得有趣,后来就在我主持的报纸版面上,做了一个新闻调查:广州的“广州”在哪里?而调查的结果,至今莫衷一是。
广州的“广州”在哪里,这是广州城区迅猛扩张的结果。
而韶关的“韶关人”是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呢,也许这个答案,同样会令人困惑。正如我们会困惑,究竟一个怎样的人,才称得上地道的上海人、深圳人、香港人和台湾人一样。

我想,当今世界,地球也莫如一个村庄,凤凰择木而栖,人才自由流动,有来有往。你的事业在哪里,精神家园就在哪里,“第二故乡”就在哪里。身份的认同,其核心是一种情感的认同,而情感,分什么地道不地道呢。
韶关这篇庞大的山水文章,过去的,已经写在纸上;未来的,有的在打腹稿,有的已经浮出水面。我想,我也应当放弃对所谓地道“韶关人”的寻找,而写这样一篇小文,以表达一个“资深路人”,对韶关的留连与祝愿了。
这样一想,我发现身边的韶关人,竟渐渐多了起来。  2017.9.13.广州

发表于 2017-9-13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地道的“韶关人”的寻找,而写这样一篇小文,以表达一个韶关的“资深路人”,对韶关的留连与祝愿了。
这样一想,我发现身边的韶关人,竟渐渐多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足迹刘叔 发表于 2017-9-13 15:34
所谓地道的“韶关人”的寻找,而写这样一篇小文,以表达一个韶关的“资深路人”,对韶关的留连与祝愿了。
...

谢谢版主
发表于 2017-9-15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好文章,长见识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韶关电台播出的这篇文章的配乐朗诵版已上线。各位可以百度搜索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22072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