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90|回复: 37

[青春小说] [征文388] 老同学,你要保重啊 / 李世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7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同学,你要保重啊

文 / 李世荣



    1975年深秋。公社建筑队承包的桃林供销社,座落在桃林大队的一面山坡上。那里是青峰县的“青藏高原”。一条盘山浮砂毛马路,又窄又陡又弯曲,单车只能下不能上。范真还是推着他的“五羊”牌单车去工地,心想推上去虽然辛苦,回家一路下坡好威风好舒服啊。十来个泥水工都是两条腿往返,他的“五羊”似乎提高了他的身价,大家羡慕嫉妒。他有点后悔推着它到这贫穷荒凉的地方来“显摆”。

    范真读初中的时候知道有两三个同学的家在这一块,不过不知道具体位置。他没带被褥和脸盆,希望有个同学离工地不远,他可以去同学家住宿。

    在工地监管质量和材料的干部姓朱,大家叫他“朱同志”。范真问老朱:“请问朱同志,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刘晓宣的?我记得他说过他家在桃林。”老朱自豪地告诉范真:“我在这一片蹲过点,只要上了十几岁,没有我不认识的。”老朱指着山坡下面那片黑瓦土砖房屋说,第一户屋檐下面有个水塘的就是刘晓宣的家。范真那个高兴啊,估计老同学家离工地不到五百米,真是好运气!

    范真推着单车走近刘晓宣的家。他看到刘晓宣在水塘边洗粪桶,然后把粪桶放到茅房里。他在刘晓宣身后摇响铃铛。刘晓宣立即回头看。他看出刘晓宣不认识他了。刘晓宣可能把他当做检查指导农业生产的干部了,这个地方单车可是洋气的稀罕物。

    范真把单车前轮推到刘晓宣面前,说:“同志,可以给碗茶吗?口干了。”刘晓宣马上朝屋里喊:“元香,快端茶来,这位同志口干了要吃茶。”元香是他老婆。她右手提着乌黑的砂罐,左手一只饭碗,腼腆地来到范真面前。范真想戏弄老同学夫妻一下,忍住笑说:“我不吃冷茶,要吃泡茶。”刘晓宣又看范真一眼,心想这个干部有点摆架子啊,口干了还这么挑剔,不过他还是和颜悦色:“这位同志辛苦了啊。请屋里坐。元香快泡茶!”

    就在刘晓宣再一次回头看范真的时候,呆了两秒钟,说:“啊呀呀,是范真啊!你看我,都不认识老同学了!对不起对不起。”

    范真说:“是我对不起。口干了还这么多名堂。”

    刘晓宣说:“我听着不对嘛,一般过路客人不会这么说话的。”

    离开学校快十年了,范真还认识刘晓宣,虽然他的圆脸变成长脸了。刘晓宣热情地说,难得到大山里来,没得好酒好菜招待,红薯饭有吃,多住两天。范真说想住两三个月。刘晓宣又惊愕了一下。范真告诉他建供销社的事。



    说范真运气好还真是好。刘晓宣的弟弟快要结婚了,出去找事做,整洁干净的房子空着,棉被、席子和枕头都是新的。他嫌麻烦不带被子来工地是懒人有懒人福了。

    这里家家户户烧柴火。很多人祖祖辈辈不知道煤炭什么模样。山坡的石头和枯草上星星点点晒着洁白的红薯片、红薯丝和淀粉,乍一看好像雪没溶化完。

    刘晓宣过一两天烤一个白皮红薯,等范真收工回来边说笑边吃。或者炒一碟黄豆,两个对饮一杯米酒。范真几乎每天晚上都高兴得大声唱歌。

    刘妈妈的眼睛近乎失明。一天中午她拉着范真的手到门外太阳光下,说只听见他说话唱歌的声音,不知道他的相貌,想看看他的脸。范真静静地站着让老人看了一会。刘妈妈说:“白雾雾的,看不清眼睛鼻子。不过我知道你长得蛮秀气。难怪你唱歌好听。”

    十来天后,范真吃着香喷喷的烤红薯,刘晓宣小心翼翼地说,有个事情想麻烦老同学又不好意思说。范真说,老同学什么事不好说呢,我做得到就做,做不到没办法。刘晓宣说想要范真跟建筑队领导说一声,看能不能让元香去工地做小工?范真心里有点发麻,老同学怎么这么本分?我不是在麻烦你吗!他说:“元香明天就去吧。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我还要跟队长说好,元香没上过脚手架的,就在地面筛河砂石灰。”刘晓宣连声道谢。范真差点要生气了,老同学怎么这么生分呢,怎么就不能像我这样悠然自得地麻烦你呢!

     几天后刘晓宣酿了一坛米酒。山区的大米还不丰足。他看到刘晓宣家煮饭掺了红薯的。范真明白,如果他没来,刘晓宣要到过年才酿酒的。

    范真从工地回来,刘晓宣在堂屋里烧柴火烤酒。刘晓宣兴高采烈地说:“老同学快坐下,新鲜酒马上出锅了,吃滚热的酒!”元香立即摆好小方桌,一碟炒黄豆,一碟南瓜子,满屋都喷香的。

    刘晓宣拿竹筒酒提子接了热气腾腾的米酒,给范真面前的茶杯倒满,满脸笑容说:“老同学你先吃着,我还要烧火。等会来陪你。”走出一步又转过身来,“滚热的,凉一会再吃哦。”

    范真从来没喝过刚出锅的酒。耐心地等着。估计酒不会烫嘴了,撮着嘴唇喝了小半口。咦,这是酒吗?没一点酒味啊,只有一股杉树木板味道,根本咽不下去。他想坏事了!农民蒸酒打豆腐,如果坏了锅,主人会觉得兆头不好,比损失了米和豆子更加着急。所以他不敢说刘晓宣的酒坯坏了。

    等到刘晓宣给他加酒,催他“快吃”,他举起茶杯对刘晓宣说:“我大概舌头麻木了。老同学你尝一下看?”

    刘晓宣尝了一口,也是杉木板热水的味道!他再尝一口,急得拍胸部:“不得了!酒坏了!一点酒味都没有!”他差不多要哭了。

    范真不懂这个,没有发言权,只能没趣地、呆呆地坐着。

    只见刘晓宣大声喊:“我偏不信邪!我要继续烧火!已经浪费了二十斤米,我再浪费一捆柴算了!”

    他母亲安慰他说:“柴是自己砍的,烧了再去砍就是。米也不会全浪费,酒糟还能喂猪嘛。”

    刘晓宣勉强转了笑脸:“老娘宽我的心了。你眼睛看不清,烟爆火溅的不要过来。”

    柴火哔哔啵啵烧红了堂屋。几分钟后,范真似乎闻到了米酒的香气。他使劲嗅几下,真是酒的香气!“晓宣,你嗅到香气了没有,酒的香气?”刘晓宣也使劲嗅几下,是酒的香气!他马上拿起酒提子,从酒坛里舀满一提,放到鼻子下面闻,然后倒一点到范真的茶杯里面:“老范快尝,看是不是酒?”

    范真抿了一点点,惊呼:“晓宣快来!好浓的酒,比得上六十度的大曲了!”

    两个老同学紧紧拥抱着旋转着跳跃!开心啊!他们都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头锅就是蒸馏水,二锅才是酒!两个人跳够了,疯够了,一直喝到下半夜,醉醺醺的脚都忘记洗了就上床睡觉。

    刘晓宣的儿子满两岁。刘晓宣想称点肉,泡一把干野笋,叫范真一起吃夜饭,喝米酒。他老婆说肉票早用完了。刘晓宣只好打消请范真吃饭的念头,自己一家三口打几个鸡蛋就应付了。恰好范真听见了刘晓宣夫妇说儿子今天生日的话。

    这天工地食堂买回了肉。范真死皮赖脸地跟炊事员缠,说同学的儿子过生日一点肉都没有,请求炊事员分一斤给他,七两八两也行。炊事员说只能给他半斤,还不能叫别人知道。他请老朱作证分给范真半斤肉。说好肉票免了。范真给炊事员四角钱。老朱走开了,范真又给炊事员一包火炬香烟。两毛钱的香烟抵半斤肉票,范真高兴,炊事员也满意。他提着肉回到刘晓宣家里和他一家人吃饭。刘晓宣觉得范真很有本事。

    一天晚上范真无意中说起很久没吃用石磨磨的小麦粑粑了。板栗色的小麦粑粑比雪白的馍馍还好吃哩!第二天晚上,刘晓宣请范真吃桐树叶裹着蒸熟的小麦粑粑。范真听说是用做种的小麦磨的粉,心里很惭愧,随意说的话你何必当真呢,怎么能吃种子呢!刘晓宣笑了,说:“留小麦种子的时候多留了七八斤。你来的第三天小麦种子就播土里了,这是剩下的。你喜欢吃,过两天再吃。”范真才想起现在是播种小麦的时候。

    范真看到刘晓宣家的土砖外墙被风吹雨打,已经坑坑洼洼的像大麻子脸了。他想把这面墙抹上石灰砂浆。刘晓宣听范真这么说,当然非常高兴,就是怕老同学太累。范真说力气是用不完的,夜里干吧。要紧的是石灰,看能不能不花钱,跟管工地的老朱甜言蜜语一番,去工地弄点。材料是建筑队的,老朱受建筑队队长托付管理。本来建筑队队长可以叫他徒弟管材料,托付老朱管,就是借着理由给老朱一小笔操心费拉拢他的意思。

    老朱对范真很有好感。老朱虽然比范真大十来岁,可两个人都喜欢斗嘴,加上都口才出众,懂得幽默,引经据典,指桑骂槐,骂来骂去的倒成朋友了。范真送给老朱两盒火炬牌香烟,说要向工地借几根树,几块竹架板,二十个蚂蟥钉,两只砂浆桶,给刘晓宣粉刷一下墙壁。他写了借条交给老朱。然后叫刘晓宣等工地收工后和他一起去挑石灰。刘晓宣胆小不敢去,范真走在前面,刘晓宣在后面胆虚地跟着。

    老朱看到范真还要石灰就不同意了。范真说再写张借条给他,工程结账后扣他的工钱就是了。石灰挑走之后,范真说刚才的石灰借条写错了。老朱拿出借条,范真一下撕了。老朱急得骂范真“打抢”。范真说:“你大声喊对你没好处。你再喊,我就说你跟刘晓宣是亲戚,石灰是你送给他的!”老朱打范真一拳。

    范真没想到的是,老朱竟然把两包香烟退回给他,说:“石灰是你们建筑队的,也值不了几个钱,我就当没看见。接了你的香烟就不是朋友了。”范真反过来打他一拳。老朱骂声“没大没小”,这事就了了。

    范真叫刘晓宣借个一百瓦的灯泡。刘晓宣走了两个生产队都没有,最后借到一个六十瓦的。范真用两个夜晚把墙壁粉刷成雪白,引来邻居三个一群两个一起观赏,羡慕不已。范真还想把墙壁涂成土红色,然后画上白色红砖灰缝,就像红砖墙壁了!刘晓宣摇头说不要那么费力了。范真说到就要做到。他知道工地有土红,用来做磨石柜台的。他又找老朱要。等墙面干了,范真又用了两个夜晚,坑坑洼洼的土砖墙壁变成崭新漂亮的红砖墙壁了!

    范真请老朱参观刘晓宣的墙壁。范真和刘晓宣敬老朱的酒。范真说:“感谢老朱同志为我老同学的墙壁旧貌变新颜做出了历史性贡献!我老同学一家以后看到焕然一新的墙壁就会记得你。”老朱说:“记住你算了。记住我叫我犯错误啊,拿公家的材料送人情。”范真说:“不是你送的,是我偷的。”老朱说:“你不是偷是抢!”

    ……



    此后范真和刘晓宣很少见面。他出来工作后,刘晓宣跟着别人到洪江做土方工程,完工后到范真宿舍住了一晚,说了大半夜话,以后又是天各一方。好在刘晓宣儿女大了,也赶了时髦家里装了电话。范真想起了就打电话跟他说会话。刘晓宣舍不得电话费,不会主动打电话给范真。范真打电话给他,他会说:“没要紧事就算了,电话费很贵的吧。”

    2009年,范真在深圳带孙子。那天范真打电话给刘晓宣的儿子,问他爸爸怎么样?他说他爸爸病了,他在医院服侍。那时候范在还没退休,身上零钱很少,他给小刘的手机充了一百块钱话费,请他买点他爸爸喜欢吃的食品。小刘说他爸爸听说老同学还记得他关心他,流眼泪了。

    范真在深圳一天天盼望着刘晓宣的身体好起来。可是他最后听到的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老实本分的刘晓宣瘫痪了!范真真希望是医生误诊了,刘晓宣过段时间可以好起来。可是一次又一次电话问候,都是瘫痪在床上的回答。范真在心里责问老天爷:不是说善有善报么,我的晓宣同学还要怎么善良本分?

    范真知道,一个长期屎尿在床上的病人多么需要亲友的看望与安慰。刘晓宣的家在那么偏僻的高山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同学朋友办事经过那里顺道看望他的。

    范真从深圳回到老家,立即动身去刘晓宣家。他有点害怕那条浮砂马路,如果翻车就会粉身碎骨。来到山脚才知道,由于山上搭车的人很少,没有班车上山。几番打听,有人指点,路边的几辆私家车往返桃林。他上前询问:马路又窄又陡,搭车安全吗?司机告诉他放心,现在马路悬空一边安放了水泥墩,很安全的。小车逶迤而上,范真看到马路边上沉稳的混凝土墩,心里踏实了。

    刘晓宣听见范真的声音就梗咽了。他告诉范真,他已经一年多没能出堂屋门了,尽管他老婆勤快打扫清洗,房里还是有异味的。范真心里一阵酸楚。他不知道刘晓宣喜欢吃点什么,什么也没买,打算给他两张钞票,让元香去买。刘晓宣高低不要钱,说老同学这么远专程来看他,已经是意想不到的情义了。

    刘晓宣的家境比当年好些了,建了两层楼的房子,还安装了蓝色玻璃幕墙。这是为三个儿子结婚准备的。县志上面都说了的,这个地方历来贫困,男孩娶老婆难,所以房子建得好。刘晓宣的三个儿子的婚事都不顺利,让床上的父亲无法安心休养。范真感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都没用,只好静静地陪老同学流泪。刘晓宣说,他流泪不是因为病痛而是为老同学来看他很感动。范真说以后还会来看他。刘晓宣说:“你也六十几了,以后不要来这大山里了,打个电话听听声音就满足了。”范真说:“我只要走得动一定还来看你。”

    时光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悄悄逝去。范真一个又一个电话问候老同学,刘晓宣的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四年多的时间,范真上山看望了刘晓宣三次。每次刘晓宣都笑着笑着又哭了。后来他对范真说:“老同学啊,我真的不是说客气话,你以后不要看我来了。每次都给我钱,我受之有愧啊。快七十的人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噢。”范真说:“老同学哎,你为什么要心里有愧?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年的烤红薯、米酒和种麦子粑粑的香味啊!我现在走得动,应该来看你;以后走不动了我打电话告诉你吧。”


    【编辑提示】
    本文已收录为【红网首届“青春”小说大赛】第388号作品。参与大赛, 请查看http://bbs.rednet.cn/thread-47002552-1-1.html
发表于 2017-9-17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9-17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欣赏!


发表于 2017-9-1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年的烤红薯、米酒和种麦子粑粑的香味啊!
发表于 2017-9-17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道来,同学之间真挚的情感,是如此真实动人。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融为一体,好文!大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糟老头谢谢老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拳谢谢老憨!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9-17 20:42
娓娓道来,同学之间真挚的情感,是如此真实动人。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融为一体,好文!大赞!

啊!我刚打开电脑就看到版主的赞扬!你可知道这篇小说的真实程度?地名是真的;老朱是真的,后来当了副县长;元香一字没改;瘫痪的老同学的姓名改了一个字;他确实有三个儿子;烤红薯,米酒,肉票和小麦粑粑……都是真的啊!假如你打电话给那个瘫痪的老同学,说一下这篇小说,他会失声痛哭。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 3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7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yubao1949 发表于 2017-9-17 21:04
糟老头谢谢老朋友!

向老师学习!
发表于 2017-9-18 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您精华大成!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茂盛草 发表于 2017-9-18 07:57
祝贺您精华大成!

谢谢!你是特约评论员,可以点评别人的作品,不要偷懒,一句“欣赏”、“佳作”了事哦。
发表于 2017-9-18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9-18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yubao1949 发表于 2017-9-18 08:09
谢谢!你是特约评论员,可以点评别人的作品,不要偷懒,一句“欣赏”、“佳作”了事哦。

我敢不?那次明明是新作,我祝贺你又出新作,是吗?
发表于 2017-9-18 09: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大手笔!
发表于 2017-9-18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老师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坐,喝洞庭碧螺春慢慢看!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茂盛草 发表于 2017-9-18 08:59
我敢不?那次明明是新作,我祝贺你又出新作,是吗?

你当然敢啊。红网聘请你做特约评论员,授权给你啦!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夸奖了!如果我是年轻人,可能会骄傲的哦!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澈的溪水 发表于 2017-9-18 12:10
拜读学习老师佳作!

赞赏你的谦虚!谢谢你的高看!
发表于 2017-9-18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yubao1949 发表于 2017-9-18 13:36
你当然敢啊。红网聘请你做特约评论员,授权给你啦!

授权我搞义务赞赏你发新作,结果如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0977 second(s), 4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