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960|回复: 18

[情系潇湘] 零陵县东风镇二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2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0一七年的一天,我被拉进了零陵县东风镇二小十八班小学同学微信群,里面尽然有四十九名同学,让我感叹微信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小学毕业已经三十九年,人生已是怎么的沧桑变化。据班主任谢老师说,我班共六十一人,已去世五人,还有五十六人。几乎找全了,最远的在美国,也被拉进来了有几个找到了人,但是因为没有微信八月下旬,同学们决定组织毕业三十九周年聚会,通知在微信群里一公告,仅一个星期就有四十名同学报名。包括从外里赶回来的几名同学。一般象这样的聚会至少要准备几十天。而组委会还是临时几个同学组建的。我再次感叹我们十八班同学的团结精神。记得当年,我们十八班也是名振全校的。


       我的记忆被拉回到四十多年前的零陵,我的母校就在著名的零陵电影院上面,高山寺脚下。学校始建于1928年,时为澳大利亚天主教会创立的私立学堂,1950年零陵解放后收归国有,先后有芝城小学、东风小学、永州市二小等校名,1996年零陵撤地建市时上收永州市管变更为零陵师范附属小学。2004年并入永州职业技术学院,变更为永州职业技术学院文理学院附小。我上学的时候,叫东风镇二小,每天从电影院的高山寺路台阶一级级走上去,南边是电影院,北边是零陵文化局。再上去是一片民居,记得有一个毛笔厂,实际就是坡边的一间房子,有几个人在制作毛笔,当时的我们经常去围观,知道了我们使用的毛笔是这样做出来的。再上去就是一条长长的围墙,围墙的那边是著名的军分区,因为军分区经常放电影,很多人就是从这道墙上翻进去的。


       记得我们读书时是春季招生的,三月的天气阳光明媚,从一个到处玩耍的野孩子到第一次走进校园,心中充满好奇和敬畏。那时是七岁才能上学,我还差一个月,我父母不知怎么说明老师收我的,在我的记忆中,当时负责招生的老师要我数1100,我当时特别紧张,用很快的语速开始脱口而出,我大约数到一半,老师就叫我停止了,让我报了名。数学是一生的强项,如果当时老师叫我背个唐诗什么的,我可能一点不会。因为我此前也没有上过幼儿园,不认字。报名后,父亲带着我去新华书店买了二本小人书,其中一本是《一根扁担》,许多年后,我就买到这本书收藏,算是对父亲的一种记忆。在我的记忆里,那是父母唯一一次送我去报名,学费是一元钱。后来每次上学,都是我自已独自去报名的。我们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自已的事情自已做了。


       校门大约在这条长长的台阶长道中间处。大门的牌头上写着东风镇二小。坡道边都是学校的一排依坡而建的教室,教室的墙外是一条水沟,每当下雨,山水就从水沟流下山去,我们就成了壮观的堵水大军,用砖头和泥巴堵在水沟一处,让水积满,然后开闸放水,让下面同学筑的坝被水淹七军,孩童时代破坏心灵都到最大的满足。每次下雨,这就是大家最快乐的游戏。走进校门左边是一排挡墙,当年正值文革时代,经常搞运动,今天批判这个,明天批判那个,我记的那墙上的一排排黑板报经常贴些宣传漫画。每天经过校门,都要看见这些高年级学生的画,相当于天天在参观美术作品。无疑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呼醒了对美术的启蒙教育。我那时就爱上了画画,梦想自已的画有一天能贴到那高高的墙上让人天天看。我后来一值很喜欢漫画,可能就是从看这些批判漫画开始的。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画人物时的口诀这长长的片石墙中间留有一个台阶上去,上了台阶,校门的上面那一排排的教室最后的一间就是我一年级的教室。班主任姓张,二十多岁,长的不太好看,脸比较大,脸上还长的不平整,嘴唇比较厚。她算是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刻的启蒙老师,她的上课风格很独特,就是要求上课时不准任何人讲小话搞小动作。不然她就不客气把手中的任何东西当飞镖飞向你,如果你运气好,可能是一只小小的粉笔打着你,她手中的课本飞到你头上,运气差的可能是长长的竹教鞭敲着你的小脑袋,在我的记忆,我中过她甩过来的黑板刷,幸运的黑板刷有毛的那边与我额头接触。在这种强势统治下,谁还敢上课开小差,所以我一年级的成绩语数是双百分的。老师把我们几个准备参入少先队员的人带到办公室,说要在下次全校入队大会上发言,要我们好好表现,准备一下,听到这消息,我当时特别害怕。就故意上课讲小话搞小动作,最后被取消了参加少先队员的资格。张老师每次放学都要留几个上课不用心的人去她家教训。她家就住在我们教室对面的形老师宿舍里,她一边作饭,一边让我们站在走廊上。等她把饭菜做好,才让我们回家。一学期后,不知什么原因,张老师被调走了,调到了一个子弟学校去,记得她搬家那天,我们都去送了她,有点依依不舍。     张老师被调走后,我们就成了没人管的班,暂由一个女校长来代管。自习课时,特别乱。记得有一次,同学们把一个瘦小的女同学放在教室中间,然后大家把所有的课桌课椅堆架起来,不让她出来,以此取乐。后来有女生去报告女校长,我们就从木窗跳出去,窗外就是高山寺路的台阶路,我们就顺坡跑到武庙里去了。那时批判又红又专走白专路线,老师也不敢把我们学生怎么样。


       教室前面是一片荒地,长有许多野草,草丛中还有狗毛蛇,胆大的同学就捉去狗毛蛇。 荒地的东边,是一排公共厕所,每次下课铃声一响,大家就往这儿跑。记得我一年级下学期时,还穿着背带式开挡棉裤 ,因为妈妈怕我来不齐。开挡裤方是方便,但常常被同学们笑话,二年级时,我就再也不愿意穿了。   


      教室的对面就是教师的宿舍,这是我们不太愿意去的地方,被老师叫家里的去的,一般是批评的多表扬的少。教师宿舍的南边是一个小池塘 ,我们喜欢做纸船,在纸般的后面放点肥皂,船就能往前开。还有一种高档点的般,就是用木板做的,在船后面用橡皮拧紧做动力。我们那时做这些叫从小爱科学活动。那年代家里穷,不会给我们买玩具,基本上靠我们自已动手,所以我们这一代人个个都心灵手巧的,从手被逼自学成才。我们那时的课外活动也很丰富,比如我们那时在大家都喜欢剪纸,就互相交换剪纸样品,有时,自已就创作一些简单的样式。教师宿舍往南上坡是一个小操扬,这里是上体育课的地方。操场的东边有两间平房教室。在我的记忆中,二年级是在这里上的,记忆有点朦胧了。下了课,就去教室边摘棕榈树果子。


      教师的办公楼就对着校大门约几十米,是一座二层楼的木楼。楼上办公室,楼下是老师的住房。这里是同学们最怕去的地方,一般是上课不守纪律的学生,就被带到这楼上来,站在那儿,老师一边改作业,有时训你一下,有时就不理你,让你站在那儿。那滋味儿,真是不好受。新社会的老师是不许打人的,不然宁可被打一二下还痛快一些。一下站到上课玲响,老师才让你去上课。宝贵的课间休息时间就这样被占用了。楼下中间有一个通道,住着美术老师,家里的门经常打开,儿女都经常在房里画画,我那时就喜欢往通道过,瞄一眼那房里的画。我小时喜欢自已画画耍,有一次画的画还被老师贴在教室的黑板宣传栏上。我们那时也没谁铺导,就跟着红小兵杂志上画。记得一次我和周丽华尹超林等几个同学,爬在地委后面围墙上,望着远处,自发组织写过一次生。办公楼下面是一间小平房,后来作了幼儿班,我妹妹就在这个班。我每天负责带着她来,放学带她回去。那时我自已才十岁多,读四年级。放学回家后,还要煮饭,然后等爸爸妈妈回来炒菜。平房的东边是一片小树林,我记得有一棵陈子树,上面挂着一块上下课打铃的长条铁。因为那时经常缺电,有电时,用办公楼上的电铃叮,没电时,就敲响这块铁做上下课的钟声用。


      小树林边是一条学校中贯通东西的一条路,约二三米宽,路的南边就是我们的大操场。有一个篮球场,单双杠,乒乓球台,爬杆。我那时个小,不太打篮球,一般是和同学们在二分投篮区用双手投个死篮,看谁投的多。我喜欢打乒乓球,但我个小,一般占不到位子。我最喜欢爬高杆,象猴一样的,一下就爬到上面去,然后双脚轻轻夹着竹杆,一下就滑下来了。我那时手太细,力不够,玩单杆比较吃力,有一次中午,我自已玩单杆,想反向翻个筋头,结果手抓不紧,头朝下直接落下来,好在下面是沙子,也起了一个包。那时大家都喜欢上体育课,我喜欢跳木马和空中翻筋头,而且是不用手的,下面垫了软垫。我们平时喜欢玩的游戏把人当木马跳,先是当木马的人弓下身子手撑脚,如果大家跳过一轮,就升级,手撑脚关节骨,最后升到人站立只低下头。跳过这一关比较难。谁没跳过的,他就去当木马。我弹跳力特别好,可能就是那时练出来的。还有一个常玩的游戏就是斗鸡,就是左脚盘在右脚的大腿上,用右手抓紧左脚指和脚背,够一只右脚着地奔跑,用左脚关节攻击对方,如果两脚落地,宣告失败。一般是几个人分成两边,先兵对兵将对将的硬拚,一但战胜对手,就去帮队友,二个对抗一个。我们的童年游戏充满挑战刺激,在游戏中得到了意志的锻炼。不象现在的孩子都是在电脑手机上游戏。操场也做全校集会的地方,那时学校经常组织我们忆苦思甜。记得有一次请了一个农民伯伯,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棉衣给我们看,他在挡墙主席台上高高举起,说他家三代就只有这一件棉衣。他边说边抹眼泪,说毛主席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之类的话。大家高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不吃二遍苦,不受二遍后,就开始体验过去他们的生活,就是用一个大铁锅,把红薯藤煮糠,而且不放盐,每人一小碗,记得我当时吃了一口卡喉咙,就悄悄吐了,实在下不了喉。当时我看见有的老师也是吃不下的。从此后,我每次吃黑馒头都觉得蛮好吃了。记得有一个学期,为了响应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号召,请了隔壁军分区的解放军叔叔来教我们练刺杀,我们每人做了一把木制的红缨枪,早晨就在这里集合,跟着教官的口令:一不用枪,杀!那时提倡全民锻练,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有一个学期,要我们每天到学校来统一晨跑,在动员会上,老师说这次活动的主题叫跑步到北京。我那时也不太懂,听了心里就觉得奇怪,北京那么远,怎么跑的去?长大后才明白,原来是每天跑步的距离加起来,等于到北京的距离。操场的西边是围墙,围墙那边就是零陵著名的灯光球场。记得围墙有一个缺口,我们常常喜欢从这个缺口爬到那边去耍。记得有一次看完阿尔巴里来电影《第八个铜像》后,我们几个同学就在这围墙边的草地上学着电影院里演起来。周末的时候,我们有时也到这里来玩,记得有一棵空了心的古樟树。还有一种叫锅巴藤的干藤,我们把它弄成一小段,点燃当香烟抽。


       操场往南走就是学校的大礼堂,这里是学校开大会的地方,每年的开学典礼就是在这里开的。还有听各种报告也是在这里,记得有一次,请了一个派出所的民警来给我们做报告,讲每种案例。记得他说有一个人偷脚手架的马丁,后来引起那架手脚跨了,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我从来不偷脚手架上的马丁,只拿没有丁到脚手架上的马丁。大礼堂还表演各种节目,比如六一儿童节时。我记得我们班的韦海欧同学还上台讲过相声。我们那时都很崇拜能上台表演文艺节目的同学,有文艺细胞,觉得他们特别厉害。有时下雨天,体育课也在这里进行。礼堂的后面有一个防空洞,有一次上体育课,有同学跑来向老师报告,说防空洞里有人,那时大家警惕性都很高,草木皆兵。老师就带领我们来到防空洞前,我们当时既兴奋又紧张,因为可以亲自参加抓坏人了,他拿起一块石头对着防空洞里大声呼喊:“快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就甩手榴弹了!”喊了几次,也不见动静,就向里面甩了几块石头,老师也不敢进去,就带着我们撤了。


        三四年级的时候,我们的教室就在进学校大门西边一排二层教室的最下面,这一排教室也是依山势而建的,我们的教室在一楼,单独一间教室。教室的隔壁就是零陵电影院。有时放电影,我们就在教室里听电影台词,老师常常要把门关起来上课。那时正值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我们的数学眭老师是从师范学院下放来的,她为了让同学们好好听课,每天上课前十五分钟就给大家讲故事,讲完再上课,我记的有《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等,我们那时最喜欢她上课。她还向我借过小人书讲故事,我从小就喜欢小人书。打倒四人帮后,她就调走了。她算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她每次上课给我们讲故事,让我对文学作品有了最初的向往。在这个教室里,我记得下课后,有一个长辫子的女同学被人把辫子扎在椅子上,等上课铃声一响,老师进教室,班长喊起立时,她的辫子被椅子拉着,引起大笑。


      五六级的时候,我们搬到了办公楼的西边,与露天电影院隔壁。那一排有两个教室,另一个教室是同年级的十七班,每个年级二个班。那时我们男女生开始划三八线,超过三八线是不允许的。下了课,有跳皮的同学就把扫帚放在教室门上,等上课的时候,一推门,就中弹。那时我们的早读课就是读毛主席选集,一种厚厚的红胶封面的64开的。那时我们班有个军分区姓韦的同学,每天写日记,抄雷锋和毛主席语录,老师表扬了他。我们看着他厚厚的日记本,感到很神奇。那时男女生不太讲话,女生中有个假小子叫李君,她是女同学的代表,经常冲锋在前,维护女同学的利益。那时女校长教我们的政治,有一次为了迎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到零陵,她临时点了几个同学代表学校去迎接,把我也点去了操练。记得去迎接的那天早上天不亮,我们就去教师楼化妆,就是用红纸沾点水涂在我们的小脸上,我那时夏天天天在河里洗澡,皮肤特黑,老师在我脸上涂了半天,说看不到红。

     前几年,我去过母校一次,那时校门已用砖砌死了。学校大门改到了中山路原体育馆大门进去,那时灯光球场已不在了,都是一些房子。礼堂也不在了,被一座新教室所代替。20139月随着东山景区开发的需要,零陵电影院被拆除 ,后面我们的母校也被拆了。那些童年往事,只能在记忆中保存了。

664363380913926385.jpg
发表于 2017-9-22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的聚会、难得的回忆
发表于 2017-9-22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9-22 16:3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高铁线路还没有完全修建好之前,支持局内短途火车,对接货州贵广高铁,对接时间点,塔上高铁红利。方便零陵,双牌,道县,江华,江永,宁远部分南下珠三角!只要对接好时间点,乘客必将倍增几十倍,几百万人在珠三角。早、中、晚各一次普铁对接,好让珠三角的人回家方便,既经济又实惠,时程又短。(为永货高铁先热热身)
发表于 2017-9-23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9-23 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阳河水一点提示,二小是文革后(约1980年前)改的名,之前叫三小,校址主要部分在军分区右侧,而电影院后面是三小的高年级部分。我是1962年9月入学读一年级的,随着零陵行署的成立,大批衡阳干部调入,小孩随迁,学校不够,1963年在高年级这边新成立了五小,我们班整班迁入,1969还是1970,五小迁入现在的七层坡小学(改名三小),一批资深老师留了下来,三小迁入五小改名二小,并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成为名校,三小原址并入军分区。
发表于 2017-9-2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在灯光球场看过湖南队对安徽队的比赛。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笑话 发表于 2017-9-23 06:27
给阳河水一点提示,二小是文革后(约1980年前)改的名,之前叫三小,校址主要部分在军分区右侧,而电影院 ...

谢谢前辈校友提供的珍贵历史回忆,我是1973年上的学,那时就叫二小,之前的历史并不知道。网上查询二小校史也没有这段记录。可能二小是以电影院后为主体记载。三小五小已不在二小范围。且历史短暂。
发表于 2017-9-23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一篇旧作供参考(我的小学和小学老师)
发表于 2017-9-24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笑话 发表于 2017-9-23 06:27
给阳河水一点提示,二小是文革后(约1980年前)改的名,之前叫三小,校址主要部分在军分区右侧,而电影院 ...

看了这个跟帖才明白三小和五小的关系。文革前应该叫芝城镇三小,好像高小(五年级)以后就要转入五小。五小的大门朝北,与三小上面的教室对门。五小大门的西面(沿下坡方向)有一排青砖砌的平房,好像也与传教士的活动有关,房子的外立面上有早期的宣传画,号召人们讲卫生,要勤洗澡等等。另外,在电影院后面山上偏南的位置还有一个天主教堂,依稀记得藏蓝色圆拱形的大堂显得有些阴森可怕。由于当时年龄小,不知详情,还请知情网友补正。
发表于 2017-9-25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个跟帖才明白三小和五小的关系。文革前应该叫芝城镇三小,好像高小(五年级)以后就要转入五小。五小的大门朝北,与三小上面的教室对门。五小大门的西面(沿下坡方向)有一排青砖砌的平房,好像也与传教士的活动有关,房子的外立面上有早期的宣传画,号召人们讲卫生,要勤洗澡等等。另外,在电影院后面山上偏南的位置还有一个天主教堂,依稀记得藏蓝色圆拱形的大堂显得有些阴森可怕。由于当时年龄小,不知详情,还请知情网友补正。
发表于 2017-9-25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还想问问,原零陵东方红中学(老零陵四中)校内小山包上的“反帝楼”(传教士居住的三层英伦风格红色建筑)还在不在,东方红中学斜对面的原零陵六小(?)山包上也有一座同样风格的建筑,不过不同的是用青砖盖的。若有幸能保留下来那就太好了,文物价值很高。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零陵 发表于 2017-9-25 00:14
另外,还想问问,原零陵东方红中学(老零陵四中)校内小山包上的“反帝楼”(传教士居住的三层英伦风格红色 ...

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四中读书时还在,是老师的办公楼。现在已经拆了建新楼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9-25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零陵 发表于 2017-9-25 00:14
另外,还想问问,原零陵东方红中学(老零陵四中)校内小山包上的“反帝楼”(传教士居住的三层英伦风格红色 ...

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四中读书时还在,是老师的办公楼。现在已经拆了建新楼了。
发表于 2017-10-1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已经拆迁了,将会是另一道风景。
发表于 2017-10-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小儿子的学长啊。。。。
发表于 2017-10-1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楼主点赞,人生难得的回忆.
发表于 2017-10-13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零陵 发表于 2017-9-25 00:14
另外,还想问问,原零陵东方红中学(老零陵四中)校内小山包上的“反帝楼”(传教士居住的三层英伦风格红色 ...

那个“红楼”原来是四中领导和教师的办公室,现已拆除。可惜了。
发表于 2017-10-13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回忆,仿佛就在昨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82605 second(s), 4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