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70|回复: 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新闻爆料] 谋杀我女儿的凶手,看你能逍遥法外到何时?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7-9-24 11:52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谋杀我女儿的凶手,看你能逍遥法外到何时?                        
我叫张莉,女,汉族,出生于1954年11月19日,住淄博市张店区共青团东路35号甲1号院3号楼19号,身份证号:370303195411171042,系被害人姚蕙母亲。被控告人任学,男,1982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东岳集团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作,住果里镇东边村,系姚蕙生前丈夫。

   姚蕙生前照片

我女儿姚蕙,先在青岛远洋船员学院学习,曾在法国留学,学习法语,后回国在山东水利技术学院学习至毕业,和任学结婚仅八个月,就在医院离奇死亡,是任学利用所学化学知识,一手导演制造了残害我女儿的惊天大案,任学的犯罪疑点,早在和我女儿谈恋爱期间就有所暴露,只是我疏忽了没有引起警觉。直到女儿突然死亡,在好心人的提醒下,我才如梦方醒。现我控告犯罪嫌疑人任学涉嫌故意杀人罪,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依法起诉;控告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放纵罪犯,徇私枉法,制造冤案,请求山东省公安厅成立调查组,立案调查;控告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法医李仁国贪赃枉法,玩忽职守,涉嫌渎职及帮助罪犯毁灭证据,请求立案侦查,依法起诉;控告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医生王世富收受红包,充当任学杀妻帮凶,涉嫌医疗事故罪,请求立案侦查,依法起诉;控告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医院医生张宗玉收受红包,充当任学杀妻帮凶,涉嫌医疗事故罪,请求立案侦查,依法起诉。

    一场图财害命的骗婚阴谋 让我的女儿命丧黄泉
任学和我女儿恋爱结婚,原本就是一场图财害命的骗婚阴谋。在恋爱期间,面对任学的一再追求,我女儿姚蕙曾多次对他说过:“我家条件不好,是单亲家庭,我还有精神障碍(指我女儿在法国留学期间因想家急切,跑回宿舍迷路的事情。)还有,你要娶我,就要带上我妈,养我妈。”任学听了,满口答应。可刚结婚就变了,春节我买上礼物去他家过年,一次吃过饭,任学边刷碗边对我说:“你姑娘的病(指精神障碍)是你造成的,以后你得给俺留出空间。”边刷碗边往我身边泼水。我和女儿聊聊天也不行,他见了就烦躁地说:“说啥!说啥!”吃饭时,女儿婆婆在场,女儿一口一个妈叫着,我还以为叫我就答应着,仔细一听是叫她婆婆,就对女儿说是叫你婆婆啊!任学一听,瞪了我一眼,仿佛他是长辈似的。我气不过,呆了几天就走了,临走时还给他们准备了晚饭。后来听女儿说,我做的饭全倒掉了,他重新做的。不让我跟女儿生活,这是任学为今后控制我女儿,方便投毒做准备啊!
任学对钱财极其贪婪。2006年我轻信朋友的话,把我父亲的一套房子过户到女儿名下,并贷了一笔款,给这个朋友办化工厂,可谁知朋友亏掉了,好在她有一套房子被法院冻结了。我原本打算等执行到位,拿到钱,好给女儿办结婚嫁妆用。任学听说了,结婚前几天跑到我跟前急切地说:“你那笔钱到账了吗,要不我找人去要!”我怕他惹事,就对他说:“不用你家里人要了,我想办法吧!”,任学听了,很不高兴地走了。看得出他对钱财很是贪婪。
快结婚时,女儿好心拿出400元给任学的母亲,要她自己去买件衣服。任学嫌钱少了,冲我女儿说:“去!去!去!哪里来哪里去!”我心里一惊,离结婚还有几天,他怎么能这样说话?和原来反差很大。为了女儿不受难为,我也只好忍声吞气。
结婚后第三天,快吃晚饭时,女儿突然打来电话哭着说:“妈,任学无缘无故把我赶出了家门。”女儿在街上边打电话边哭,由于离得较远,我着急也是没办法。
有一次,任学在网上和女人裸聊,被女儿发现了,任学竟恬不知耻的对女儿说:“你发现我的阴暗面了吧?”女儿很生气,也很无奈。这使我想起另一件事情,刚结婚不久,任学就和我女儿说:“你和我又订婚,又是结婚,将来不知会咋地?”女儿感觉到任学话里有话,对任学说:“订婚时我说咱俩不合适,我不同意,你不让散了,这不咱们一步步走到婚姻殿堂了。”任学说:“你倒是恋爱没散了,订婚没散了,你可有病来。”我女儿说:“我这病不知和你说了几遍,我又没有瞒你。”任学说:“我知道,我父母不知道。”女儿说:“你父母不知道是你的错,你应该和你父母说,你不尊重父母。俺早知道你这样,俺不和你结婚。”过了几天,任学又莫名其妙的和我女儿说:“姚蕙,你要是和我离婚,我叫你死都不知道咋死。”女儿听了心里害怕,不敢反抗,后来,又在任学及他母亲的一再强求下,信了基督教。从上述事情可以看出,任学凶残之心,已逐渐暴露出来,不仅仅是喜新厌旧了。
结婚三个月时,他们俩还避着孕。任学就说:“姚蕙,什么时候给我生小孩?”我女儿不解的问:“你这是啥意思,咱不是还避着孕吗?”我也不明白任学是啥意思,一边避着孕,一边要孩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从此,任学和他母亲开始不断给女儿一种能怀孕的药吃(我女儿说,刚结婚时,任学就拿回家来一大瓶像是高锰酸钾的药物)。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借着让我女儿吃怀孕药的名义,暗底里下毒了。  
任学计划在毒死我女儿后,制造成一起医疗事故 让医院赔一大笔钱
春节过后,女儿的身体逐渐胖起来,浑身没劲。四月份,女儿又回来了,我吃惊的看着她:女儿更胖了,体形都变了,脸色发乌。我问女儿:“这是吃啥吃的?”女儿说:“都是任学做饭吃,我也不知为啥胖成这样。”女儿还对我说过一件事,任学他母亲还不愿意女儿工作,说:“工作不工作无所谓,就是别忘了念圣经。”过了一段时间我再次见到女儿的时候,女儿身体更差了,是和任学一块来的。女儿穿了一件肥大的衣服,更虚胖了,脸色腊白,像白墙一样,走路歪歪扭扭的。见了我,任学竟对我说:“你得给我钱,要不我叫她吃肥肉,吃毒药,吃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生气的说:“你胡说八道,我女儿不吃!” 任学说:“你看看。”说着做了一个鬼脸,还一努嘴。这分明是看我们孤儿寡母,威胁我们。我女儿的身体越来越差,这分明是投毒的原因。从仁学的话里看得出,他为了钱财已经到了多么歹毒的程度。
五一节到了,女儿的婆婆不让女儿回我这里,任学自己却跑到世博会玩去了。过了几天,任学回来了。女儿问他:“世博会怎么样,好玩吗?”他不耐烦的说:“没意思,没意思。”女儿无意中发现了一张火车票,是淄博至南京的,任学和女儿结婚都没有旅游过,为什么不带上新婚妻子呢?实际上他是会另一个女人去了。这个女人是陕西人,在南京工作,任学在和女儿恋爱时,就脚踏两条船,一直没断过,女儿死后不到一年,任学和这个女人结婚,生子,什么都有了。
夏天到了,任学加快了投毒步伐,时不时流露出一些阴险的话。有天任学对女儿说:“你回去问问你妈,有什么要交代的。”我说:“有什么好交代的,你把身体养好,和任学好好过就行了。”完全没想到这是一语双关的话,没这是要下狠手了!女儿还和我说:“任学最近说话怪怪的,说要做笔大买卖,还要把房子卖掉搬到农村去住。”我很不解的问:“卖掉房子你上哪里住?”我只是和女儿说过任学靠不住,要不你和他分手把?现在我明白了,做笔大买卖是指要把女儿的死,制造成一起医疗事故,让医院赔一大笔钱。这次回来,我女儿的脸色更难看了,满脸通红,像在火边烤的一样,也像肉脱了一层皮露出的鲜肉一样,比以前也更虚胖了。以后的日子里,我给女儿打电话。女儿总是说:“挺好,挺好。”别的什么也不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任学他母亲让女儿这样说,为的是不让我知道女儿那边的情况,怕事情暴露。唉!女儿的行为完全被他们控制。这期间女儿和我说,任学对她比以前强多了,不吵嘴也不闹别扭。任学还问女儿:“你如果出意外,谁来管?”女儿说:“我妈管。”任学一撇嘴,笑笑说:“你公安局有人吗?俺家有,俺叔叔是黑社会的,和公安局刑警队长很好。”我后悔了,多么明显的话,我就是听不出来,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投毒杀害我女儿啊!
7月17日,离女儿被任学毒死只剩10天了,可怜的女儿全然不知,她是多么单纯,善良和无知啊!是被任学的淫威及婆婆的圣经,完全精神控制了,这天女儿去教堂做礼拜,突然恶心难受,别人的婚宴也吃不下去。回到家任学给女儿倒了好几杯水,女儿说不渴,可任学非让她喝,喝了不尿了,并且胃疼,任学不让我去,女儿只好自己下楼去诊所打了三天的吊针,这才好点。女儿这么难受,任学继续逼女儿吃怀孕药,女儿说吃那个药太难受了,肚子光疼,浑身发热。每次吃药,任学可勤快了,早早给女儿倒上水,这完全是没安好心。7月22日又开始难受了:恶心,腹泻,浑身没劲,腿拖不动,这天女儿自己去了医院,吃了医生开的药,有所减轻,但又增加了便秘的情况。26日,我女儿骑着电动车上班后,又开始腹痛,向领导请了假,又去了医院,医院按便秘收入消化科病房。医生要抽血化验,任学一家人连哄带骗,让我女儿说来了月经,不能抽血化验(这是在ICU病房女儿临终前和我说的话)。27日,我接到女儿的电话说:“妈,我住院了,你快来吧!” 我见到女儿,女儿精神还可以,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恶心又吐不出来。我问女儿是啥病?女儿刚要开口,被身后任学的母亲推了一下,女儿欲言又止,只说了“通便”两个字。我见女儿太难受了,领着女儿去外面透透气,任学母亲不放心,非要一块去。到了餐厅又领着女儿念圣经,女儿不好拒绝,身上难受,只听她念。好歹念玩了,我和女儿慢慢到了院子里,女儿累的站不住,一下子坐在花池上。任学母亲紧跟着也坐在旁边,又开始念圣经。我和女儿靠的近,我问女儿:“什么原因造成的恶心?”女儿说:“难受死我了,还不如死了好!”任学娘见状念经的声音更大了,压过了我和女儿说话的声音,并把一条腿斜插到女儿的腿边,好像生怕我女儿和我说些什么。晚7点,任学母亲要回家,并嘱咐我们千万别喝水,让我们先喝小米粥,再吃别的,她见我们答应了, 才离开。大约过了10分钟任学母亲又打电话嘱咐我们,先喝小米粥再吃别的。打开盛小米粥的饭桶。我喝时,用勺子往下挖了一下,不知啥原因,底下很稠,像凝固了。女儿死后,我责怪任学的母亲,稀饭里有毒,任学母亲说:“你那天为什么不带女儿离开,或打出租车走了?”我喝了稀饭,有些头昏,肚疼,认为是高血压造成的。女儿说:“这两天住院胃太痛了。”我说:“咋痛法?”女儿说:“触一下就疼。”我说:“上医院前痛吗?”女儿说:“上医院前差些。”晚上9点任学来了,他一句话也没和我说,先是坐在女儿床边,我不时看看走廊,盼医生过来,偶尔一回头,我发现任学走到床头柜前,手伸开了五指放在暖瓶口上,我还以为是试暖瓶水的凉热。心想,这三伏天,还用试冷热吗?任学一副关心女儿的样子,往杯子里倒上水,拿起女儿平时吃的抗精神病药,往床上一仍,对女儿指指嘴,又指指水杯,意思是让女儿吃药。任学一句话也没说,呆了一会就走了。我觉得奇怪,任学不让她吃这种药已经很长时间了,为什么又让女儿吃这种药呢?将近10点,女儿困的要死,任学母亲打来电话,让女儿念圣经。接完电话,女儿说困死了,把手机关了,刚要睡觉,说要拉肚子,从这时不停地拉,拉了两个多小时,凌晨时分,又觉得口渴,非常渴,一个劲地喝水。把暖瓶的水喝完了,我去锅炉房又打了一瓶水,喝完还是渴,还要喝。到了天明时,女儿的肚子鼓起来了,浑身起了紫斑,直冒冷汗,我叫值班大夫看,值班大夫只是看了看,没采取抢救措施。直到白天上班的大夫,一量血压,量不着,脉搏很弱,这才开始抢救措施。10点来钟稍微好些了,任学和他母亲见状,笑眯眯的。28日中午,女儿进了ICU病房,任学笑眯眯的跟进病房,随后任学父亲也进了病房。我父母(女儿的姥姥、姥爷)进时被任学母亲拦下说:“挺好了,救过来了,你们这么大年纪就别进去了。”下午一点多任学母亲离开了,大概一小时,她满头大汗回来,匆匆进了危重病房。我见她出来便问道:“你上哪去了?”她说:“去办个事。”还和我说:“这两天医院每天都给姚蕙打七八瓶药。”我想什么病打这么多药,不是通便吗?他娘俩也不让我进,他娘说:“你进去没用,有任学就行。”大约下午5点钟他们才让我进去,老远看见女儿在张望。女儿一见了我吃力地说:“妈,渴死我了,他们不给水喝。”因为12点和3点任学又给女儿喝水,越喝越渴,还用湿棉球给女儿沾嘴。女儿还告诉我浑身痛,胸前胸背非常痛。我问赵衍华大夫,我女儿是什么病?赵衍华大夫大声呵斥我说:“别说话,不许吃,不许喝,我们会尽力抢救!”我想,赵大夫大概感受到,任学水里放毒,提醒我不要给女儿喝水吃东西。晚上7点,不知道啥原因,有个大夫没好气的隔着老远,猛地把女儿腿上的静脉置管拔掉了,疼的女儿哎呦一声!设备也撤了,我感到莫名其妙。赵大夫说:“有新的病人,我要去别的病房。”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任学不让赵大夫抢救了,把赵大夫撵跑了,要换成和他有关系张宗玉大夫。任学继续着他的“导演”,和我女儿说:“大夫问你,就说你吃羊肉串了。”这是为淄博市中心医院王世富及桓台县医院张宗玉医生使用亚甲蓝这种毒性很大的药物做好铺垫。我曾问过女儿:“任学不也吃羊肉串中毒拉肚子吗,他怎么好了?”女儿说:“他是吃西瓜喝茶拉肚子,一会儿就好了。”这分明是放烟幕弹制造两人共同中毒的假象。任学还在女儿耳边小声说:“你活不过今天!”宋大夫到女儿床边观察时,女儿问大夫:“大夫,我活不过今天了吗?”大夫没有回答,我吃惊问女儿:“谁和你说的?”女儿悄悄告诉我:“是任学说的。”说完她哭了。张宗玉接手后,叫我做一个动作:只扶好氧气罩。我女儿说憋的慌,我就给她拿了。女儿似乎有所醒悟,对我说:“任学和他母亲给俺弄的那种怀孕的药,吃了太难受了,有时俺不吃,任学硬让俺吃。任学母亲不让我说给娘家人听。”我怪女儿说:“从6月份以来,你就瞒着我,光对我说好,一切都好。” 还没等说玩,张宗玉、任学就不让说了,说:“你的任务就是扶好氧气罩。”后来我知道了,女儿戴上氧气罩憋的原因是,任学把氧气关了。当张宗玉给女儿用上维生素C后,我女儿的精神明显好转,在场的大夫护士都舒心地松了一口气。可任学却怒气冲冲的跑到配药室和张宗玉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一会儿,任学一手牵着一位戴眼睛大夫的手,一手拿着盛亚甲蓝的药瓶给我女儿打上,流速像流水一样。不一会儿,女儿只眨巴眼,一会又全闭上,嘴里直倒气,浑身变成蓝色。任学一边笑,一边示意我看,我两眼怒瞪着他。他和别人说:“你看她还不哭来?”我问张宗玉:“女儿怎么会这样?”张宗玉说:“抢救就是这样,打维生素C好,打亚甲蓝就不好。” 我不懂医学,完全被他们搞蒙了。夜深了,女儿已奄奄一息,不知张宗玉从哪里找来三个没穿白大褂的,像是农民工模样的人,硬是把管子插到我女儿嘴里,张宗玉猛一拔,血顺着嘴角往外流,我女儿彻底断了气,我尖叫了一声,快要崩溃了。张宗玉对着别人说:“她在这里不好抢救,把她推出去。”我被连推加拖被拉到门外。抢救室传出咚,咚的声音,一直响了两个多小时。我欲哭无泪,被眼前抢救惊呆了。抢救室里只留下任学和他父亲还有三四个插管子的民工,像赶大集一样。我明白了这是任学借医院之手在杀人啊!女儿死亡时,口、鼻、眼流血,面呈青色,嘴唇紫色,症状符合中毒情形。
女儿死亡后,任学叫他叔叔,舅舅早早到医院查封病历,又带领全村人到医院大呼小叫,要求赔偿。任学还动用村支书,分别给我及孩子父亲及叔叔做工作,说什么民告官难上难,要钱就行,人家要给一大笔钱,千万别报案。上述任学的所作所为,不正验证了他过去对我女儿说过的“我要做笔大买卖,挣笔大钱”的话吗?
      任学多次说他叔是黑社会的 对当事人进行恐吓 又大肆给相关医生送红包
女儿刚死,任学就对我说:他叔叔是黑社会的,黑道白道都有人,还认识公安局的大官,他厂里还保他,他家在青岛有大律师,用这些话吓唬我,怕我报案,这不恰恰说明他心里有鬼吗?
2010年7月28日,姚蕙不幸死亡后,证人曹士祥,郭策应邀前去桓台县帮忙处理相关事宜,在县招待所住的地方,任学及其叔向他们介绍了姚蕙生病住院救治的情况,但始终说不清死亡的真正原因,当曹士祥,郭策要求任学及其家人通过司法等途径追究医院责任,或者做法医鉴定查明死因时,任学竭力反对,并动员我们配合尽快火化,我们一再坚持追究医院的责任,任学强烈反对,并说:“人家大夫打的药对,我是学化学的,我懂,亚甲蓝是我要求打的。”姚蕙的叔叔姚永福当即反驳说:“你不就是个学化学的,你怎么还能当大夫,你能给病人开药方吗?”任学说:“我能呀,我是化学高材生,怎么不行?”在当时,任学多次表明他叔是黑社会的,对我们进行恐吓,对此,我们极其气愤。
从上述事情看来,任学不但懂化学还懂医学,他懂得哪种药物不但能治病,用的量过大,滴注过快,其毒性还可以致人死亡。他承认医院用的亚甲蓝是他叫大夫用的,说明他买通了医生,医生才听他的,两个医生王世富和张宗玉,在无任何使用亚甲蓝指症的情况下,就多次使用亚甲蓝,这分明是收了红包后实施的谋杀行为。
女儿死后,我去任学母亲家,任学母亲见了我埋怨我说:“我家花大发了(指打点关系),前后打点了三四十万。”我问:“都给谁了?”任学母亲不说话了。我问:“给大夫了吗?”她说:“给了。”我说:“你把送礼的情况写给我。”她不肯写,最后,我写了几句,让她签了字。该证据表明,给了医生红包,证明张宗玉医生收了红包,才敢使用不该使用的药物,加上任学投毒,是双重毒性造成了我女儿死亡。
2014年5月26日,证人老许说,姚蕙在桓台齐鲁医院中毒离奇死亡后,任学听说我报警要求尸检后,就托本村(桓台果里镇东边村)老边给桓台公安局法医主任李仁国送去5万元,时间是2010年8月1、2号,叫帮忙,李法医收下,后来尸检鉴定结束,没有查出毒物来,任学又托老边给李仁国送去3万元,李仁国也收下,老许说老边是个好人,一分钱也没有私自截留下。老边退休前曾在果里镇派出所当过所长,老许说什么时间送的他都查得很清楚。老许还说,桓台齐鲁医院张曙光副院长也接收了任学送去的12万元,要求把相关的姚蕙的病历销毁,包括在危重病房抢救时的化验血的病历也销毁,其中一天的病历也销毁,老许曾托公安部把姚蕙的病历要去看,发现里面相关病历少了许多。
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我女儿召开的死亡原因鉴定会上,我怒问张宗玉大夫:“晚上8点打维生素C效果很好,为什么还要用亚甲蓝?”张宗玉却说:“你女婿这时已经要求停止抢救了!”治病要先确诊,再对症下药,这是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你一个主治医师能不知道吗?到了晚上11点,我女儿已奄奄一息,张宗玉还在用亚甲蓝,其目的何在?他是接受了任学的红包,配合谋杀我女儿啊!

本案中,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法医李仁国存在的犯罪事实如下:
一是替罪犯掩盖罪行,毁灭罪证。女儿死亡后经公安厅鉴定后,李仁国说:“尸检报告一切都好,没有事,你们赶紧火化。咱有胃液,有标本,有血液都保存着,咱都拿到北京公安部去鉴定。”并让我先打医疗官司。后来我从女儿病历中看到,写有各种急性中毒的内容,更确定了是任学投毒所致。所以便和济南国跃律师事务所张洪涛律师再次去找李仁国,要求先刑事后民事。李仁国坚持打医疗官司,红下脸来争论,并说:“打完医疗官司再按刑事办!”后来又推到办案人员那里。现在随着事情的发展他们都不提刑事这回事了。从公安部鉴定回来后,我提出:专家说,血里放上一种化学物质,什么毒也化验不出来。李仁国说:“你怀疑我的工作态度?”我说:“我就是怀疑你的工作态度!”我女儿尸检后的报告材料,他都没让我看,让我手抄的,因为这,我去市、县信访多次,要求看原件,尤其是山东大学医学院的鉴定原件。到了2014年3月他们才给我看了这份材料,但已是模糊不清的复印件。各种鉴定出来后我不服,我从网上查询到最高检法医鉴定处主任王雪梅的电话号码和邮政编码,我把材料寄给她,她看后打电话我说:“公安厅的鉴定等于没鉴定,如果鉴定好,用不着去公安部鉴定,省厅的技术不次于公安部。”从李仁国的做法可以看出,本来这是一起重大投毒杀人案件,李仁国懂得把尸体火化了,就等于把罪证消灭了,用心是多么阴险!把省里的鉴定复印件搞得模糊不清,也是怕我们从中看出破绽。
李仁国故意让鉴定方向出现错误。违背逻辑和常理。我报案就明确怀疑是任学投毒所为,作为法医应当做法医毒物鉴定,而不应当做法医物证鉴定,这是最基本的法医学常识。李仁国不应该指定鉴定机构仅作一两种毒物化验。致人死亡的毒物有上百种,法医能不知道吗?且不说调包替换检材的问题,任学是学化学的高手,他难道不知道规避检验吗?法医不如学化学的,这真是怪事了。
法医的天职是替死人说话,是用法医学知识还原死亡真相,告慰死者亡灵,难道他们就是这样告慰死者亡灵的吗?我多次强烈要求公安部门立案调查我女儿的死亡原因,但均遭拒绝。恒台县公安局放纵罪犯,徇私枉法。我强烈恳求上级司法机关介入调查,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处,以告慰我女儿的亡灵!
未完的结局 我依法维权 被“黑律师”诈骗26万元雪上加霜
从2010年7月28日至今,因女儿医疗差错死亡在医院,我怀疑是女婿用化学药物谋杀,请求当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被拒,我多年上访未果。2013年6月,淄博市桦鲁法律诉讼调查研究所的负责人孟凡路声称自己是律师,虚构虚假事实,吹嘘能办理此案,能帮助立案侦查,有全国人大关系等等,我相信了他,他向我要钱疏通关系,我当时没有钱,四处借钱,每个月的借款利息就是2000多元。我先后通过银行汇款,直接給付等形式付给他26万元,还有香烟、现金。有不少是给有关领导送礼的钱。为了还债,我不得不将住房卖了,只能租房住。可是事情到了今天,并没有一点结果,后来才知道上当,他没有律师证,也没有法律服务的经营资格。孟凡路诈骗我的钱财使我雪上加霜,陷入绝境!我咨询北京的有关法律学术机构和法律服务机构,专家们认为该案件属于经济诈骗。2016年2月5日,我向淄博市张店公安局科苑派出所报案,结果至今也没有给我答复。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我坚信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我呼吁社会各界,全国新闻媒体,司法行政机构,法律援助机构及一切富有爱心的人士高度关注我的悲惨遭遇!我强烈要求淄博市公安机关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依法追究有关刑事责任,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姚蕙之母张莉哭诉)手机:13355337850
相关链接:
2015年12月11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被依法执行死刑。行刑之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进行了会见。11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发生一起投毒案件,致在校研究生黄洋死亡,经侦查确认投毒者系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本案因发生于大学校园等原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林森浩提出上诉。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黄洋不满,决意采用投放毒物的方式加害黄洋。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以取物为借口,从他人处借得钥匙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204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医学动物实验后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中带离该室。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携带上述物品回到421室,趁无人之机,将试剂瓶和注射器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该室饮水机内,后将试剂瓶等物装入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丢弃于宿舍楼外的垃圾桶内。4月1日9时许,黄洋在421室从该饮水机接水饮用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即于当日中午到中山医院就诊。4月2日下午,黄洋再次到中山医院就诊,经检验发现肝功能受损,遂留院观察。4月3日下午,黄洋病情趋重,转至该院重症监护室救治。林森浩在此后直至4月11日,包括在接受公安人员调查询问时,始终未说出实情。4月12日零时许,公安机关确定林森浩有作案嫌疑并对其传唤后,林森浩才如实供述了其向421室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的事实。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黄洋系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化学品且有严重危害性,而向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接水饮用后中毒。在被害人入院特别是转入重症监护室救治期间,林森浩仍刻意隐瞒真相,编造谎言,杀人故意明显,且实施了以投放毒物为手段的杀人行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森浩仅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不满,即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蓄意采取隐蔽的手法,向饮水机内投放剧毒化学品,杀死无辜被害人,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林森浩归案后始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淘帖 点赞点赞38 反对反对
2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01:19 | 只看该作者
关于依法惩办谋杀我女儿涉案犯罪嫌疑人的血泪控诉状
控告人:张莉,女,汉族,出生于1954年11月19日,住淄博市张店区共青团东路35 号甲1号院3号楼19号,身份证号:370303195411171042,系被害人姚蕙母亲。手机:13355337850。
被控告人:任学,男,1982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东岳集团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作,住果里镇东边村,系姚蕙生前丈夫。涉嫌故意杀人罪,行贿罪。
被控告人:李仁国,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法医,贪赃枉法,涉嫌渎职及帮助罪犯毁灭证据罪、受贿罪。
被控告人:王世富,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医生。收受红包,充当任学杀妻帮凶,涉嫌医疗事故罪、受贿罪,故意杀人罪(从犯)。
被控告人:张宗玉,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医院医生。收受红包,充当任学杀妻帮凶,涉嫌医疗事故罪、受贿罪,故意杀人罪(从犯)。
被控告人:张曙光,桓台齐鲁医院副院长,收受任学红包12万元,受托销毁病历,涉嫌帮助罪犯毁灭证据罪、受贿罪。
被控告人: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放纵罪犯,徇私枉法,涉嫌涉嫌玩忽职守,不作为。
被控告人:孟凡路,淄博市桦鲁法律诉讼调查研究所的负责人,涉嫌合同诈骗罪。
被控告人:淄博市张店公安分局科苑派出所,涉嫌玩忽职守,不作为。
控告请求:
1、请求立案调查犯罪嫌疑人任学,追究其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
2、请求立案调查犯罪嫌疑人李仁国,张曙光、王世富,张宗玉收受红包、贪赃枉法,玩忽职守,追究其渎职及帮助罪犯毁灭证据罪、医疗事故罪,故意杀人罪(共同犯罪,系从犯)等刑事责任;
3、请求立案调查犯罪嫌疑人孟凡路,追究其合同诈骗罪的刑事责任;
4、请求追究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放纵罪犯,徇私枉法,包庇犯罪分子的行政责任;
5、请求追究淄博市张店公安分局科苑派出所严重不作为的行政责任。
事实与理由:
我女儿姚蕙,先在青岛远洋船员学院学习,曾在法国留学,学习法语,后回国在山东水利技术学院学习至毕业,和被控告人任学结婚仅八个月,就在医院离奇死亡,是任学利用所学化学知识,一手导演制造了残害我女儿的惊天大案。被控告人任学和我女儿恋爱结婚,原本就是一场图财害命的骗婚阴谋。成婚后,任学喜新厌旧,一边避着孕,一边要孩子,借着让我女儿吃怀孕药的名义,暗底里下毒。被控告人任学不让我和女儿来往,又让我女儿信基督教,念圣经,对我女儿既实施人身控制,又实施精神控制。又与王世富,张宗玉等人勾结,合谋制造故意杀人大案。犯罪既遂后,任学计划在毒死我女儿后,制造成一起医疗事故案,让医院赔一大笔钱。又一再阻止控告人报案,又多次威胁控告人。被控告人任学目无国法,胆大妄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关于故意杀人罪的规定。案发后,被控告人任学向相关人员送红包,数额巨大或较大,大肆行贿,企图掩盖杀人罪行,又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9条关于行贿罪的规定,均应当立案予以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李仁国作为法医,丧失职业道德,收受红包,贪赃枉法,玩忽职守,涉嫌渎职及帮助罪犯毁灭证据罪。替犯罪嫌疑人掩盖罪行,积极配合犯罪嫌疑人任学毁灭罪证。对于这起重大投毒杀人案件,李仁国的鉴定报告不交代死亡原因,他懂得把尸体火化了,就等于把罪证消灭了,用心阴险!他把省里的鉴定复印件搞得模糊不清,也是怕控告人从中看出破绽。李仁国不应该指定鉴定机构仅作一两种毒物化验。故意让鉴定方向出现错误,违背逻辑和常理。
被控告人李仁国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7条第2款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的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李仁国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又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5条关于受贿罪的规定,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王世富,张宗玉收受红包、充当任学杀妻帮凶,涉嫌医疗事故罪,协助任学故意杀人(既遂),构成共同犯罪。王世富和张宗玉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在无任何使用亚甲蓝指症的情况下,就多次使用亚甲蓝。又篡改病历,打亚甲蓝的时间是上午8-9点,病历上改成了11点,实际上在打亚甲蓝之前,大约凌晨4-5点就已经拒绝抢救了,到了7-8点,任学对我女儿说:“你活不过今晚了”,病历上写的拒绝抢救时间是11点45分,这是明显的篡改病历。这分明是收了红包后实施的谋杀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5条关于医疗事故罪的规定,收受红包数额巨大,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5条关于受贿罪的规定,又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关于故意杀人罪(从犯)的规定。均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张曙光收受任学红包12万元,数额巨大,受托销毁病历,包括在危重病房抢救时的化验血的病历也销毁。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5条关于受贿罪的规定,第307条第2款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的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特别严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孟凡路,利用控告人急于为女维权的心理,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控诉人养命钱26万,数额巨大,自身又没有履行能力,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规定,其行为已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和淄博市张店公安分局科苑派出所,从2010年7月28日至今,因女儿被任学用化学药物谋杀,请求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被拒。淄博市张店公安分局科苑派出所,控告人被“黑律师”孟凡路诈骗26万元后,到该派出所报案,至今未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明确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上述两被控告单位不履行法定职责,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而没有及时查处,致使犯罪嫌疑人至今仍然逍遥法外,上述两被控告单位的所作所为,客观上放纵了罪犯,徇私枉法,包庇了犯罪分子,其严重的行政不作为,严重地动摇了人民群众对法律的信仰,极大地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恳请上级领导追责。
在习主席依法治国理政的今天,我坚信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我请求上级领导对此案督察督办!我强烈要求淄博市公安机关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控告人:张莉
                               2017年9月28日         
3
发表于 2017-10-3 10:51 | 只看该作者
悲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2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