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26|回复: 26

[原创中长篇] 我应该去当个校长,呵呵(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3 23:48 编辑

最近我经常梦到:自己站在讲台上,面对一群大孩子,侃侃而谈地讲作文的布局和展开,看到孩子们听得饶有兴味,我讲得更加手舞足蹈,志得意满,一个趔趄,梦醒了,我还是那个做技术的小工程师。
    我跟老师职业很有点渊源的。我堂哥就是个民办教师。也许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太苦,堂哥因为职业的方便,到处走走,许多家长就客气地请他吃饭,他有时候不推辞,占些吃饭的便宜。这使得他名声不佳。那时我也就七八岁吧,心里就有些鄙视当老师的,当然首先从鄙视堂哥开始。
    堂哥应该是个二吊子语文老师,也就是半桶水,水平很不怎么的。他教书最多告诉人认几个字,有时还可能教的是错别字。有这种认识,是在我读初中后。我是村上唯一一个考上镇上中学的。一次我从镇上放学回来,一个异姓大叔拿个信封,说叫我帮忙,问我信封上的‘缄’字是什么意思。我疑惑地望着他,这个大叔是识字的,八成是考我。我主意一定,有些卖弄地说:这个字一般用在信封上,就是‘封口’的意思,比如‘缄口不言’。那大叔马上向我竖起大拇指,连说:厉害,厉害!比你教书的堂哥还厉害,我问过他,他还答不上呢。我掩藏着小小的得意,嘴上说:他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去,才推说不知道的。但我心里对教师堂哥的鄙视又多了一层,无来由对一般老师也多了层鄙视。其实我也是平常查字典好玩,看了,就记得的,老师并没有教过我。说起来好笑,我那宝贝字典是当教师的爸爸留下来的遗物。
    妈妈是识字的,可没有空教我。她有忙不完的农活。妈妈每年过完春节,送我上学,她都要燃放一挂鞭炮,这个鞭炮声炸的我头大。因为只有我一家这样,好象是什么大事。我每次都很反感,我有次说不要放鞭炮,挨了一个嘴巴,便再也不提。
    后来我才知道妈妈是读师范的,也教过书,还教得不错,因为某些原因不让教了,下田务农,心里憋了气,但又死不去求人,才转过来对我读书要求非常严厉。小学三年级后,家里的书信往来便硬要我写,赶鸭子上架,只告诉我一次格式怎么写,我写好了,她也不检查,就要我第二天寄出去。过年的春联也要我写,而且不能与别人家的完全相同,我不会写,也没有人教我什么平仄,只好去记别人门上的春联,然后胡乱改几个字,就算完事,妈妈也不太管。只是有一次她看到我写的春联:‘门迎春夏秋东三季福,户纳东南西北四方财’,就笑了,问我为什么。我很不好意思,怯怯地强辩说,冬天冷死了,没有什么收成,哪有什么福?而且,用‘三’和‘四’对好看些,不重复。妈妈听完我的胡说后竟然点了点头,说就是要这样动脑子。其实那对联就是别人门上的‘门迎春夏秋冬福,户纳东南西北财’的变种,我那加几个字,是画蛇添足,狗尾续貂。现在想起来真好笑。
   小学三年级以后,妈妈才对我开放楼上那个宝贝箱子,全是些爸爸留下的物件,湖南第三师范毕业证,字典,教案什么的。我最开始看的是爸爸的一些红色证件,上面有他的照片,清清瘦瘦的,很和善,还有点英俊,看着就觉得亲切。后来对字典发生了兴趣,是那种老式字典,有很多花花草草和人以及物的图画,我很喜欢看。但妈妈有个条件,只准我在家里看,不准我拿到外面去。每次快速打完猪草,或者煮完了饭,我就上楼看字典玩,仿佛有股魔力在吸引着我。后来我才发现更好东西的是爸爸的教案。有些课文我学过,老师也讲解过,但老师讲的跟爸爸教案上的不一样,爸爸教案的内容更多,更合理,更容易让我认同。这个深深吸引了我。印象最深的是诗词欣赏,记得是‘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那首,先说了大致意思,然后说诗是不可以解释的,重在体会和情怀,光只看得到实际利益的人是不会懂诗的。我看了大为佩服,觉得爸爸真了不起,同时不自觉地又眄视那些庸俗老师了。


发表于 2017-10-4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您的佳作!
发表于 2017-10-4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教师家庭出身的子弟,难怪有这样好的写作水平。
发表于 2017-10-4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当校长除了有知识以外,还要有领导能力,有办好一个学校和让全校的老师培养好下一代的能力。
发表于 2017-10-4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秋节快乐!


发表于 2017-10-4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力作!


发表于 2017-10-4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17-10-4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秋节快乐!


发表于 2017-10-4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4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4 17:50 编辑

(二)

      因为老师的原因,我还出过一次大丑,至今还记忆犹新。三年级的语文老师本来不错的,给我们补讲了拼音,用普通话教课文,还教了拼音字母歌,歌曲很好听(现在知道那是法国民谣《找星星》),我很觉得新鲜,上他的课就更外用心。
      不想下半学期末段换了个女老师,大队书记的妹妹。妹妹老师很漂亮,包菜头(学生头),穿件白色的确良衬衣,颦颦婷婷的样子。她上课跟其余的老师一样,改用本地方言教。前面几节课还马马虎虎,没有出什么乱子。有节课她讲生词,‘山岚阵阵’,讲成‘山风阵阵’,并且解释说‘岚’就是风的意思,是繁体字。我听后偷偷地笑了,我在字典上看过,‘岚’记得念‘lan’,是山中雾气的意思。于是不再听那妹妹老师的课,独自玩自己的。我那天带着个空的清凉油盒,这个相当于我的玩具。我打开盒子,注入自研的墨汁,盖上盖子后,反复摇动,然后左看看右看看,看盒子的缝隙是否泄漏墨汁。我玩得兴起,妹妹老师走到我近旁我也未察觉,她劈手夺过我的盒子,走上讲台,说:‘让你上课开小差,我倒要看看这个破玩意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妹妹老师用劲扮开盒子,奇迹出现了,浓黑的墨迹迅速下落,钻到她得手掌里,白衬衣上,根本没有她反应的时间,她就成了一个‘花人’。教室里同学们顿时哄堂大笑。我看到她脸气红了。
      这事没有完。我妈妈知道了。我只好说了当时情况。妈妈这次却只打了我两竹子丫,随即下了严令:必须听课,她错了你知道就行,别记错的,但是她肯定懂的比你多,听课是必须的。哪个人没有出错的呢?而且不许讥笑别人的过失。
     不久全校举行了背诵比赛,事前老师并没有指定我上去。比赛的同学都是用的方言,背的过程时常停顿,停顿的那几秒钟显得非常突兀,就像河面上伸出水面的石头那么碍眼。我心里说,我比他们要好。正好原来那个好的语文老师说,欢迎自告奋勇的同学上来背课文。我站起来,走向讲台,开始了我的背诵,也用的本地方言,大部分时间是很流畅的,声音朗朗,我自我感觉很好。到过了多半的时,突然遇到了难题,有一句话,我只记得普通话的发音,却不知道本地方言的发音,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马上变了口音,用普通话背出了那句‘永远革命向前撞’。土不土,洋不洋的结合是那样怪异,尖利刺耳,场内只有我的声音响着,场下是很不正常的安静。突然,台下犹如烧红的油锅里忽然掉进了一滴水,炸开了锅。底下的同学们笑得东倒西歪,乱成一团,连旁边的老师们都拼命咬着牙,尽力憋住笑。我差点没坚持住,想放弃。放弃是不行的,我心念也只一闪。我涨红着脸,特意加大音量,继续背诵,想借此覆盖笑声,又回归了本地方言,只是速度更加快了。总算熬到了顺利结尾,背完了本学期的所有课文。那短短的三分钟,我感觉有一万年那么长。背完,我就快速鞠躬退下。意外的是,这时候响起了暴雨般密集的掌声,老师们带的头。更意外的是,我获得了全校第二名。奖品是什么不记得了。我这个笑话曾经被高年级同学笑了我多次。也许他们是善意的,但我感觉受了莫大的耻辱,并把帐记在那个妹妹老师的头上。有时,大多数人愚昧,你也跟着也愚昧,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在他们中间,你突然不愚昧,那将等待别人看你笑话,看你当怪物。
发表于 2017-10-4 20:0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学生时期是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发表于 2017-10-4 22:4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人云教学相长,诚不余欺也!从楼主老师这篇带有自传性质的作品中,可见一斑哦。期待老师续篇更新。中秋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重发。怎么贴不上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镇中学附在镇边的半山腰上,远看像一个大鸟窝。在学校里进进出出的人就是鸟儿,有的是候鸟,有的是留鸟。
       我则是刚飞进林来的一只小鸟。因为离家实在太远,我只能住校。课余时间,远离了放牛、砍柴的杂活,自由自在地支配时间,那种轻松的心情,即使是林间的真正的小鸟也要羡慕我的。一条玉带似的小河在山脚旁欢快地蜿蜒而过,好像还带着曲调。我固执地以为:那一定是小河在为我开心而哼唱。
       二年级时,早听说过教我数学的老师很厉害,县里比赛考试得过第三名,严厉也是出了名的。我叫他数老师吧。他穿插在课堂里讲的新鲜故事,我记得很牢,源于他给我起的外号‘三百两’。
       事情的前晚我借得小人书(连环画)《西游记》三小册,连夜看完,熬得很晚。第二天开始就是数老师的课。刚吃了早饭,加之熬夜,特感觉欠睡,我用右手使劲撑住头,想让自己不打瞌睡,没成想,反而为瞌睡提供了温床,一眨眼间就睡着了。即使睡了也不打紧,可恶的是:我的口水它不打招呼就流了出来,竟然还敢形成一条细亮的白线。突然,一声霹雳响起:‘明三,你在干什么’?我惊得一下站起来,‘我没睡觉’便脱口而出,并迅疾地抹了下口水。数老师并不理我,而是说:我给大家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张三撞了大运,作买卖赚了三百两银子,他很担心这笔钱的安全,最后灵机一动,决定夜里埋了这笔钱,当晚就行动了,弄出了些响声,惊动了隔壁邻居李四,张三为了保密和糊弄李四,就在埋银子的地上竖起个牌子,‘此地无银三百两’。然后数老师就继续上他的课。可是我惨了,从此被同学把名字叫成了‘三百两’。我恨死数老师了,恨他太阴,他料什么鬼文,把我料成那个比狗皮膏药还毒,洗也洗不去的鬼名字,耻辱的铁证。我从此不再听他的课,并也还他一个外号,苏癞子,因为他秃头,并有意无意地在同学中传播。
      后果可想而知,数学期中考试8分,期末考试7分。我私下以为我还是有些数学天分的,也有些骨气的,不听课竟然还可以不打0分,我是耻于偷看同学的考试答卷的,我的那几分是我实打实的对着题目想出来的。期末的成绩通知单,我的数学成绩单的变成了67分,不然在妈妈那里是绝对交不了差。一次这样可以,但是长期下去怎么也不行的,毕竟我从小就想跃出农门。我苦思转机。转机真会在某个地方等我?
发表于 2017-10-9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衡山 发表于 2017-10-8 20:15
旧作,重发。怎么贴不上来?

生动活泼且有童趣。
发表于 2017-10-9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中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9 21:26 编辑

      四
      这个春天比往年冷,镇中学因为坐南面北,就更加地冷。我顶着刺骨的北风,一路北向来学校,颇有那么点‘风吹英雄汉’的气概,我又得直面数老师了。
      数老师看我时,眼中的余光一如既往的冷,仿佛能把我冻僵。偶尔的对视后,我没有底气对峙,只好在鼻子上、在脸上堆些冰霜,有时鼻腔里发一声没有热度的哼后,才开始强迫自己听他的课,好像那样处理以后,我的心就平衡些。我没有办法,我有更大的目标要去实现,我只能有条件地屈服。课外时间再去看上学期的数学书,书好像看懂了,但偷偷地做上学期的习题时,才发现难度很大,只好重新去翻书中例题,如此无数次反复。苦撑一个来月后,也有些许功效,一般的不难的老题目也能独立慢速解答了。新课难度也不小,讨厌地老要用以前的知识,苦苦坚持听课,也只能隔三差五地听懂点,比原来的十窍通了九窍、只剩一窍不通稍强。
      情况才略微好点,忽然间发生了变故。数老师不教我们班数学课了,去当副校长,主管学生思想去了。我听到消息,强忍着欢呼雀跃的心情,装作漠然置之。课后就去买了棵糖粒子给自己庆祝。吃完糖,甜的感觉还未完全退去,心里升起来些许失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一点点而已,就如同阳春里拂面的微风,略微粗心点,就感觉不到。
      新数学老师是个中年人,目光和气,穿着洗得很旧的衣裳,他好像认得我,目光碰到我时,还微微停顿了下,跟碰到熟人的样子。我莫名地感到他很亲切。新老师姓尹。他上课有个好处,时常简要复习下以前学过的内容,这无疑对我这样的短脚猫大有补益。但数学于我,依然很难,只能加倍用心听课,课余则多用功独自自学补课,因为用心,在他讲课时,碰到我不能解决的那些难点时,就特别注意去理解,于是数学成绩慢慢地跟上了大队伍。这是个秘密,变化也就我自己知道。期中考试,数学成绩很难得地有61分。尹老师表扬了成绩很好的同学后,还点名表扬了我,说我很聪明,数学成绩进步很大。
      其实我那成绩很寒碜,是及格的最低标准。但这次我却有考得满分般的喜悦,当然是隐藏的喜悦。人还是有些秘密好,有秘密的人比透明的人,会有更多些更细腻的感觉。我暗暗又给自己的鼓劲,我要让人惊奇,让人看到更加不同的自己,我不是他们眼中的耻辱的‘三百两’。就在我意兴勃发准备大干一场时,几天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给了我当头一瓢冷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9 20:06 编辑

    发重了。贴文比较困难。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走进教室,看到很多人围成一团,唧唧咋咋的,就也挤进人群,中央坐着数老师,左手按住一张志愿表格,上面填了两个人的名字和学校志愿;右手按着的是一些中专学校的招生指标资料,我瞄了下,是一些师范、卫校名称,只有一个什么环境保护学校。
      这可是个好机会,应届生的跃出农门的好机会。我略微思考了下,就说:‘数老师,请你帮我填下,我报考环境保护学校’。为什么?数老师没有抬头。我本来在想:考师范出来当老师,还不跟你一样破衣烂衫的,有什么出息?可嘴里吐出来的却是:‘报师范,我怕将来教不好而误人子弟’。那卫校呢?他冷冷地问。‘做医生,我怕学艺不精,会伤人性命的’。我飞快地回道。你蛮有自知之明吗,既然有自知之明,怎么还来报名呢?你恐怕连高中的门都摸不上哟,他那‘哟’字拖得老长,语气里,连眼神里都全是揶揄。
       任谁受得了当面如此的眄视和羞辱呢?况何我一个初生牛犊、血气方升的少年呢?‘不是考试招生吗?不是还有一年时间吗?我虽然现在成绩不怎么样,也就数学差点。你一个当老师的,一个当校长的,怎么就这样鼠目寸光?你就能看得到一年后的我’?我一顿连珠炮发,口不择言,把他楞在当场,抢过笔就在表上写下我的大名和志愿,扔掉笔,就大步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大大小小惊呆了人。
      在学校的后山上,看着天上的白云自由自在地飘荡,我真羡慕。我则只有一条华容道了,自己把自己逼上去的。大话已经说出了,不管了,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晚上自习时,我默默地在看书,突然后背一种痛感传来,是一个尖利的东西轻轻地捅我。我回转头,是后座的玲子,她一个手指竖放在嘴巴上,快速地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她那翻开的倒放的书上,有一行清秀的铅笔字:你好有勇气、好有志气!佩服!玲子成绩确实很好,不会是嘲弄我吧?看她那眼神清澈,神态真诚,又不象。我这样想着,无声地冲她尴尬地一笑,就回转了头,继续看自己的课本书。
      时光流水一样地过着,我成了旋转着的陀螺,自顾自,悄无声息地忙碌着。这种安静于我,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我的这难得的沉默也让人打得粉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02285 second(s), 4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