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水流衡山

[原创中长篇] 我应该去当个校长,呵呵(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10 22:34 编辑

      六
    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一天的课都上完了,除了寝室,并没有其他活动场所,同学们大多还是猫在教室里,三三两两地说些玩话,有的在看些杂书,有的在做作业。
    我打开数学课后作业,埋头做了起来,前面两道题几分钟就做完了,后面一道,却下不了笔,我咬住一点点笔杆,凝神思索好一会,还是找不出头绪,不由得心里烦躁。可是烦躁并不能帮我什么忙,反而使思路更乱。于是我决定静一会儿,让脑子休息一下再作。我站起,转身,看到玲子也在做数学作业。她眼睛盯在作业本上,眼皮一眨也不眨,白净秀气的脸上,隐隐透着些自然的红润,真的很耐看。我忍不住就想多看了两秒。可惜!没有机会了。她开始合上作业本。我赶紧散开聚焦的目光,有些慌张,好像自己做了贼一般的感觉。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我下意识地拿过玲子的作业,轻念了一句,‘我借鉴一下’,就转过身来坐下,犹如自言自语。突然左耳根一紧,怕痛不敢挣扎,只好顺着那股劲道转身,却是玲子的手拧在我的耳朵上。四目相对,我觉得一股火从腹到胸,急速继续向上升腾。‘抄作业了,多有出息呀’!话很急很细,相当于耳语,却有‘点穴’的效果,还有泄气的功能,我好像放了气的自行车胎,瘪在那里,萎在当场,仿佛失去了思想。
    ‘快看呀,快看,老婆打老公了’,不知道哪个灾星喊了一句。玲子的脸瞬间通红,手上的劲道自然地松了。玲子急速跑出教室。
发表于 2017-10-10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恰同学少年,学习生涯的回忆写得很有当年的味道,有童趣,有年代久远的烙印,还给老船这类曾经沧海的读者带来一种相似感、代入感。真心不错哈。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虽然我也脸红,但直觉告诉我,这时绝对不能溜。男子汉哪能没有一点担当?突然灵光一闪,有了。
    ‘哪个杂毛刚才说的混账话’?我气势汹汹地问,一边装作寻找的样子。手在课桌底下快速动作,打开铅笔刀,在左手食指上一拉,感觉血渗出来了,立即弯着手指伸臂捻着左耳刚才的那个部位,然后向上一滑,中指便沾了些血,迅速单竖中指,厉声叫道:‘瞎了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血,挤疖子的血!我自己能看到挤?同学们被我吼得一楞一楞的,一个个呆若木鸡。要的就是这效果。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嘴上却没停,‘没人承认是吧?我会查出来的’!话说完时,我已经到了门外。
      成功地摆脱了尴尬。心下暗叹,侥幸!这才缓口气来,自然地想着刚才的事情。很为自己的急智而得意!又想刚才的事,突然发现不好。还遗留一个重大漏洞。我赶紧扯了个豌豆大小的纸屑,在受伤的指头上按了按,逼出点血,再贴在左耳垂上。这个漏洞不补,就将前功尽弃,后患无穷。好险!真是细节决定成败呀!想到这里,不由得崇拜自己了。转念一想,其实得崇拜谎言。假如没有了谎言,这个世间将会很丑陋,尴尬无比。忽然想出这样的话,连我自己都震惊了。
      晚自习我故意迟到半小时,进门前眼观六路,轻轻走向座位。情况很正常,同学们各忙各的,没有多少人注意我。但有一双眼睛诧异地扫过我的耳朵上的纸屑,迅即露出赞许的光。我装作毫无所觉,开始了自习。快下自习课时,我就提前走了,去办一件事儿。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12 22:15 编辑

   
    那道数学难题还没解决,成了我心里疙瘩。如今不比以前了,不能再欠新帐,必须今日事,今日止,这是我目前的原则。唯一的办法就是请教尹老师了。他房里亮着灯。我心中也为之一亮。有人!
    我敲响了尹老师的门。‘谁呀’?声音虽轻,却是亮脆脆的女声。我诧异地皱了下眉。门开半扇。‘是你!快进来’。我被拽了进来。门随即关上,那刻意压低的声音也被关在了门外。


       玲子!我欲退,已是不能,有些木木地望着她。傻了?我伯伯今天回家干农活去了。我转身就要开门。‘等等,有话问你呢’。我的手停在门把上。‘你真鬼!肯定是来问作业的。看在下午你表现不错,我帮你一把,咱们扯平,省得欠你的人情’。我根本插不上嘴,待她说完,就爽快地说:‘好,开始’。心里却念:你这丫头,鬼精!却又如此大胆。    原来题目有个暗示,是隐含条件。经她一指点,我豁然开朗,呐呐说道:我没有想到,我没想到,原来如此简单!‘笨死了’,她打开了门,‘滚吧’,笑嘻嘻的神态,象一朵俏丽的桃花。
    一个难得晴朗的下午,老师布置自习。我翻开数学书,赫然一张纸条:去尹老师家帮忙干农活吗?我在镇上桥头等你。很娟秀的铅笔字,我认得那笔迹。






发表于 2017-10-13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去,还是不去,是个难题。本来计划看下英语复习资料的。可是心里有个呼唤,不能抗拒。好久没有放松了,劳动下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在心里说服着自己。说服是明里给自己台阶,至于那个漂亮女孩的面子,也是不能不顾的,何况是个能帮助自己的女孩。少废话了,不去就是个大傻瓜。心里真实声音,果断地做了最后的决定。
    我站在桥头,没有看见人,只有桥畔的柳树在那里婀娜地飘动。不会等烦了走了吧?‘跟我走吧,现在就出发’,背后被拍了下,冒出来她那笑靥如花的脸,黑亮的眸子,顾盼生辉,也就那么一闪,然后就只看到她轻盈跳动的背面。我跟上,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赶时间去插秧呢,跟上,快点,’。她的步伐很快,我保持一样的频率。她不停地说着‘快点,跟上’。直到我近到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味。她才说点别的。也就是每年她都帮她伯伯(尹老师)家帮忙的一些情景,一些有趣小事,琐事。我只是听。心里也嘀咕,尹老师家其他人呢?
    十二里路,一个小时就到了。玲子先进去领任务,我留在外面等。    一个单独的院子,两间不怎么高的土砖房,一间盖着清瓦,另一间盖的是茅草,墙壁上裂着三三两两的手指宽的缝隙。
    ‘快进来拿工具’。我走了进去,见一个妇人躺在床上,脸色瓦清,一脸病容,我叫了声‘婶婶好’。那妇人艰难地笑笑。
     这时看到两个满身泥浆的男人来到门前,一个是尹老师,另一个是挑着一担秧的男人,数老师!大家都有些讶异。‘是我叫明三过来帮忙的’,玲子说,‘数老师您快点安排,时间要紧’。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14 12:21 编辑

    十)
    ‘我再去扯一担秧,你们几个先去插田’。说完,他挑担空筐就走。谁跟你你们,我们?我心里说。别过头去,看到个光光的后脑勺在那晃荡。奇怪,在这里碰到这个衰人。'发什么楞?快脱鞋,过来干活’,只见她打着赤脚,裤管挽得老高,右手拿着空筐,左手一根长扁担,放下,就麻利地移先前那担秧,我跟着做了,待装了大半筐。尹老师叫我们走路注意,然后挑那半担秧就走。玲子拿起扁担,穿过筐索,就递给我一头。我明白了意思,放下扁担,紧走两步,说:‘我们换个位子,你走前面’。我两抬着筐,跟着尹老师的秧担走,软软的泥土路,碰在脚板上,痒痒的。一会就到田头了。
    老师在那里扔秧,一米一小捆。我跟着扔,很过瘾,象摔手榴弹,扔一个,就炸起一片水花,那丫头发现了我的乐趣,也过来抢着扔,嘻嘻哈哈的笑,象山间清脆的鸟鸣。老师下到水田里,开始插秧。我两也下田,一心插秧,不再打闹,只偶尔扭头望一下,眼神相接,默默无言,也无需语言,就是那一句话:今天高兴!不大一会,又换到另一个田。尹老师在我旁边插,让铃子一个人扔秧,‘明三,今天辛苦你了,没想到你会来’。‘没事,好玩,我在家也常干这个的’。数老师怎么也在,他好象常来呀?我忍不住说。‘是呀,从分田起,他就来,不是他帮忙,我哪里能搞定呀‘,他叹口气,‘几十年的朋友了,可惜只有两人了,幸好你也长大了’。我听得一头雾水。谁长大了?我吗?铃子问。‘不是你,还有谁’?数老师说,他好象有意岔开话题。刚才听了尹老师的话,觉得他还不是太坏,还有那么点人气。他一岔话,就又勾起我对他的反感。不理他,埋头插秧。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月光很给我们面子,接替了太阳,义务给我们照明,好象还很懂事,只是默默地照着,静谧安详,如同一个娴静的少女,一如身旁的玲子。或许她们前世就是孪生姐妹呢。这样诗意的想法,于我这样的泥腿子少年,未免不太相称,但却结结实实地拖慢了我插秧的速度。

    ‘明三,快点,搞完早点收工’。玲子的催促打断了我的思绪。她第一个上岸,美美地伸了下腰:今天这个三大战役干净漂亮。插三丘水稻,比作三大战役,也亏她想得出。

    晚饭简单而丰盛。一盆蒸红薯,一碗坛子萝卜,一个青菜,难得地还有一小份金黄的火焙鱼仔。饭在锅里,自己装。过了冬的红薯,咬一口,甜丝丝的。玲子也拿着一个,在那里秀气地啃。尹老师拿来了白酒和三个杯子。我没敢喝,只是和玲子说些碎嘴,看两老师对酌,偶尔也插下他们的话,其他也就是倾听的份了。

    酒是话把子。尤其是数老师。凭良心说,他的话文绉绉的,不带一丝丝的泥腿子气息。因为不涉及我,觉得很顺耳。‘记得是民国三十几年,也就你们这么大,我们几个要走一天的路,到衡州城里上学,一点也不觉得累’。‘学的东西好多,国学,数理,音乐。我那时不懂事,只挑自己喜欢的学,错过了机会。那时老师学问好,责任心又强。错过了。真可惜’。‘我也一样,有一天被老师罚写了一整天的毛笔字,手都酸得提不起来’。‘来,喝酒’。‘哎,现在的有些老师真不像样’!‘没有法子,只有这样的人用,教师队伍凋落得不成样子了,哎’。‘有些教师,没有一点怕误人子弟的心,这样的人哪能当教师’?‘是呀,哪能没有一点敬畏心呢’?


    ‘天不怕,地不怕,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书上说的’。玲子笑嘻嘻地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你们现在不懂的’。数老师语气苍然。我们确实不大懂,也没了刚才的兴趣,场面也太压抑,非我们少年人之能承受。我起身,跟玲子去水塘边洗脚,穿鞋,留给他们一个纯粹的大人们的世界。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16 19:16 编辑

   十二
    心里憋着劲,成绩上得很快。最关键的,是我找到了乐趣。通过缜密的思考,然后顺利解答,这个过程非常美妙。好像自己是一个骑手,那些题目就是些烈马,一个个被我驯服和驾驭。那种乐趣,不是那种吃了好东西的低级乐趣,是情感层面的,心思层面的。渐渐的,我觉得不是以前的那个俗人了。倘若这也算不是俗人,那世上基本没有什么俗人了。但是那种不做俗人的追求,却弥足珍贵。
    很方便与玲子交流,也基本没有什么难题。心里也暗暗和她较劲,不能比她差。中考摸底考试时,已经能与她的成绩旗鼓相当了。
    中考前的体检就在学校下面的镇医院进行,很正规。要做X光检查,黑漆漆的屋子里,我们排着对。玲子排在我前面,她站在那个架子上的时候,我有种冲动,想到医生的镜头前,也去看看,看看她的身体与我究竟有什么不同。‘下一个’,医生严肃的声音。我不由红了脸,幸好是黑屋子。
    毕业照时,女生站在前排,男生则自由站队。我挤进队,站在玲子身后,她回了下头,然后脚后跟踩了下我的脚尖。我忍着痛,脸上很高兴。这时候大家都高兴,只是高兴有所不同。但谁会在意这个细节呢?
    在这一系列的紧张的气氛后,中考如期而来。每考完一门后,我两就去河边走走,说些以后想读什么学校的话,并不怕闲言闲语,也不核对试题答案。这是尹老师告诉我们的考试诀窍,不对答案,已经发生的已不能改变,核对反而影响后面的考试心情。道理很浅显,我们奉行不渝,只不过需要点定力。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8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中考完当天,我就回家了。妈妈看见我,也就笑了下说:‘锅里蒸了只鸡,你吃完’。接着她就出门忙活去了。没有问我考试的事情,我有点不习惯。我本来准备了说法的:感觉还可以,结果要等一个月后的放榜通报。我感觉自己做事有点大人的沉稳风格了,却没有表现机会。有点失望。
    等待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最是磨练人的心性。我尽可能地多做些事,哪怕是跟很小的小孩一起放牛,我也抢着去,借以消磨时光。一天堂哥从大队部给我捎来一个包裹邮件,让我很是欣喜。那是一本书,《少年维特之烦恼》,玲子寄来的,书中夹一页信。问我在家干什么,考试感觉怎样。另外她说她很无聊,每天就看谜语书玩。并附带给我一个谜语:‘镜子里的人’,打一字。我一看就知道谜底了,‘入’字,进入状态的‘入’。我不打算回信,虽然模糊有一些理解。但太难回信了。难处理,就丢一边不管它,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我打发时间,就捧那本小说书看。看后就想起些事情,烦恼也就不请自来,象那个外国少年维特一样。
     哪天去镇上走走,散散心,绕道去看看尹老师,再看看她,一起说说话,就等于回了信了,还免了回信的麻烦。
    这想法真有点天才,举重若轻地,就能化解那个回信的天大难题。第二天跟家里说了下,我就往镇上走。可是实际往往不是想的那样简单。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很毒的六月底太阳,对心里想着事情的人,并不算什么。远远看见镇中学的墙上贴着张崭新的红纸。我赶紧近前,应该是通知什么的。确实是中考上线的同学成绩。共34个,20个能杀上普通高中,11个能上重点高中,最下面的三个可能直接跃出农门,这三个名字是金色写的:李岳东、尹妙龄、明三。再看日期,八六年六月三十日。今天的。我再看一遍,唯恐自己出错,我考上了!没错!金色的字。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榜题名?我的心突突地跳。我想欢呼,我想跳跃,我想告诉我最亲近的人,我还要大声呼喊。不,我最想见到的是数老师。
    见到的老师了。尹老师跟我打招呼:‘明三,祝贺你。你不错!你证明了你自己。你爸地下有知,也会高兴的’。‘你认识我爸’?‘岂止认识?我的老校长,老朋友’,尹老师平淡地说下去,‘你还得感谢一个人,数校长’。他?‘你性格太强,他只能用激将的法子,也是险招。幸好你过来了’。这里有一样他给你礼物。一张陈旧的纸条,上面一行字:抱歉!苏雨鸣。85年4月23日。我望着尹老师,一脸迷惑。‘是我扣下来的,今天给你。走吧,先到我家喝酒庆祝,老苏和玲子都在那’。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流衡山 于 2017-10-24 23:39 编辑

十五
    望见尹老师家的时候,远远地传来了朗朗的书声:‘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玲子的声音。‘这丫头前两天在我那里找得《三字经》,估计是在背着玩吧’。苏老师笑笑。
    我们到门口时,酒菜已上桌。我走上前,对苏老师鞠了一躬,恭敬说:谢谢您。谢谢什么呀。我倒觉得可惜你了。你应该去读大学,干大事。来,干杯!真的有些可惜他们了。从初中招中专,把好苗子都招走了,有点拔苗助长呀。多好的老师呀。我感觉眼眶发热。赶紧跑了出去。
    玲子跟了过来,远远地。等我平复了。她到了的身边,用身体挡住屋内视线,又扯上了我的耳朵,悄声说,怎么不回信?别闹,这不来了吗?不行!她竟然喊出很大的声音。什么不行呀?数老师出来了。他应该去当老师。不要去读什么环境保护学校。玲子说。我将来还该去当个校长呢。我笑:我这样子能当老师吗?尽误人子弟,呵呵。当然能!他们竟然异口同声。
    我去读了环保学校,没有当成老师。
    我应该去当老师。或许,我能当一个很好的老师的,又或许我真能当一个好校长!

    又在做梦了!妻子推醒了我,快去检查你儿子的作业,教好你儿子是正经,当好家长吧,还校长呢。妻子在一边唠唠叨叨。
发表于 2017-10-28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最是磨练人的心性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22: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END!
END!
END!
END!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22: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END!
END!
END!
END!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22: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END!
END!
END!
END!
发表于 2017-10-29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精彩再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90876 second(s), 5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