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将军不抽车

[影视文学] 四场现代话剧《规矩》全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场

景  同第二场  几天之后
幕启。刘小兵沮丧地走来走去。齐讽坐在沙发上埋头陷入苦思之中。
刘小兵(骤然转到齐讽面前站定):舅舅,你说我爸为什么非要如此正派不可?自投罗网,现在被市纪委扣留审查快活是不是?
齐讽(慢慢起身):小兵,你爸有你爸的道理,你应该理解他。他是为了遵循党立下的规矩,他的所作所为,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刘小兵(哼着鼻子):他不顾我们家里的死活,一味地逞英雄,害得我们好苦!我妈一病不起,从作天起就躺在床上没起来过。而我呢,方老板知道我爸垮台了,立马催我付房款,否则就要向我索赔违约金几十万。我妈虽然咬着牙能掏出来,可受不了这窝囊气。你说怎办?
齐讽:还有我这个做舅舅的,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你妈说过代你们出30万。钱不是根本,关键要活得无懈可击!
刘小兵(嘟囔着嘴):高尚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舅舅,虽然非常感激你愿意慷慨解囊,但我和我妈怎能叫您为我们破费?
齐讽(微微一笑):我也搀杂在其中,所以有义务承担一些责任。再说,并不是那个奸商方老板想怎样摆布我们都行,干脆把房子化钱买下来,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刘小兵:不可能,舅舅,我家根本拿不出300多万巨款,差得远呢!
齐讽:难道不能搞银行按揭?方老板收到钱就行了,他不会在意是银行贷款给你的。不过我想,大概需要青竹的父亲找方老板打一声招呼,让他不要有意刁难。
刘小兵(顿时高兴起来):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着棋?舅舅果然比我有头脑!我来打电话给青竹,叫她跟他父亲说一下,想必轻而易举。(掏出手机打电话)喂!是青竹吗?我跟你说件事……是叫你爸爸帮忙找一下方老板……
啊,你已到了我家门口?那等你来再说好了。(收起电话)舅舅,巧得很,她已进小区来啦。
齐讽:买方老板房就是她父亲介绍的,两人关系一定厚得很,不会有问题的。
青竹上。
刘小兵(迎上去):青竹,你来得太及时了。我想让你父亲——
青竹(连忙打断小兵的话):别提我父亲!
刘小兵(诧异地):为什么?
青竹:小兵,我父亲现在对你家印象坏得很,他不愿再和你家有任何瓜葛!
刘小兵:我是谈你我婚房的事,我家决定买下来,难道你父亲也不想过问?
青竹(冷笑一声):我父亲更注重你爸的事。你爸自找霉倒令我父亲只能嗤之以鼻!因此也牵连到你我的关系——
刘小兵(急不可耐地抢过话头):那怎样?
青竹(叹了口气):要我和你一刀两段,各奔前程。
刘小兵(如遭雷击):那……你、你的态度呢?
青竹(优美地掠了一下鬓发):你知道,我一切听我父亲的,我什么都不懂。
刘小兵(哀求地):青竹,念在我们感情的份上,不要离开我!
青竹(不为所动):小兵,虽然我喜欢你,很想跟你一辈子在一起,可我绝对不会违抗我父亲的。再见,还会想你的!(说罢不由分说,下)
刘小兵(摇晃着几乎站立不稳):这下看出后果来了!我爸真了不起!
齐讽(慨叹地):一切都乱套了……小兵,勇敢些,都会过去的……
刘小兵(情绪烦躁而偏激):这个破家呆不下去了!(双手捂着脸冲出门去,齐讽想了想,跟着追出去。
静场。稍停。
齐玉霞从走道里出。她一副病体虚弱的样子。
齐玉霞(打量了一下整个屋子,自言自语地):这甥舅俩在乱喊乱嚷什么?两人都跑到哪去了?(在沙发上坐下,用手揉着后腰)
彭小英上。
彭小英(畏畏缩缩地,探头探脑地):玉霞……
齐玉霞(漠然地):哦,你来啦……
彭小英(讨好地):玉霞,我在市纪委没害刘局!市纪委一个平头姓李的审我可凶了,向我拍桌子弄板凳,不由分说认定我不老实,说我为刘局开脱罪责,威逼我承认你收下了那三万元贿赂款。但我得坚持事实,不能讨好纪委就信口开河!
齐玉霞:谢谢你,小英,你的口供和我的完全对上,才使纪委相信钱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你是以讹传讹。
彭小英(深深自责地):都是我自作聪明惹下的祸,我真不可饶恕!不是我摸不到坟瞎哭,怎会刺激刘局不顾一切跑到纪委自首的?我知道刘局还被关在纪委接受审查,他的局长至少是干不成了,损失多惨重……(昂扬地)我历来敢作敢当,是我的错就甘愿受处罚,玉霞,你开个数,我在经济上补偿你。别的办法我也没有。
齐玉霞(起身,虚弱地摆着手):小英,谁都不怪,更怪不到你,都是我家老刘不可救药,自寻灭亡,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和他继续过下去……你就莽撞了一点,不算什么。
彭小英(双手使劲地一拍):莽撞就闯下了大祸!我难辞其咎。玉霞,开个价吧,十万八万我都愿出!
齐玉霞(感动地):小英,你真好,真是我的好闺密好邻居……不过我只能心领而已。
彭小英:不行,你要罚得我心痛,以后我才能接受这血的教训!多少我来定吧,就5万元,不多也不少,明天我就付给你。
刘玉霞(发急地):小英,你太严于责已了,根子是在我家老刘身上,其实你也是个给他拖累的受害者。
彭小英:不是我害了刘局反是刘局害了我?这话稀奇,道理呢?
齐玉霞:据你说,你弟弟被单位停职检查,估计要从科长位子上拉下来,是不是?
彭小英:差不多。还当他的付科长去,等于做了一场美梦!
齐玉霞:这还不是损失吗?都是老刘给他惹出来的。
彭小英:话不能这么说,本来就是刘局帮他谋取来的,丢了哪能算在刘局头上?
齐玉霞:表面看来他最多还干他的付科长,实际上味道就不一样了,落得个以不正当手段谋求升迁的臭名,为人所不齿。本来没这段一升一降的过程,他在付科长的位子上,凭自己资历,尚有一天做上科长的可能,现在彻底没了日后的只望。这个代价不小,都是老刘的任性而为造成的。
彭小英(反复琢磨着):你的话不无道理……还真是这样啊!
齐玉霞:还有呢?
彭小英:哦,是不是被刘局交上去的三万元还被纪委扣着在?
齐玉霞:这应该不算。既然不是脏款已澄清,很快就会退还你的。我是指你个人的名声。
彭小英(以手自指着):):我不是好好的吗?
齐玉霞:你已经不是好好的人了!小区里和你单位里的人都知道你被纪委传唤,受到调查,虽然你可以解释,证明你没有干过见不得人的坏事,但是谁会真正信你的话呢?私下不知怎样揣想你,把你想得乌七八糟,罪行滔滔!你到哪分辩去?
彭小英(恐慌地):我怎没想到这一层?太恐怖了!他们会越传越凶,最后把我说成是大坏蛋!
齐玉霞(未免得意地):小英,这下你不亏欠我的了吧?你我两清是不是?
彭小英(楞楞地出了一会神,突然发作起来):不是!
齐玉霞(吃了一吓):怎不是啦?
彭小英(理直气壮地):应该是你反亏欠我的,得赔我!我不要你多,2万块钱一了百了!
齐玉霞(陡然火起):莫名其妙,想到哪说到哪!我不跟你再罗嗦了,请你回家好好清清头脑,那时再来就不会说昏话了!
彭小英:亲兄弟明算账,该我的我绝不耍赖,该你的你也赖不掉!(扭着腰肢急匆匆下)
齐玉霞:简直是闹剧!不错,整个就是一出闹剧,都是老刘排演出来的,下面怎么收场?
齐讽匆匆上。
齐玉霞:老哥,你跑外面去干什么?
齐讽:追你儿子去啦!
齐玉霞:他怎么了?
齐讽(无奈地笑笑):女朋友无情地甩了他,叫他痛苦不堪。他在小区后面的水池边呆坐不动,两眼无神。我好言劝慰他回来,他完全置若罔闻。
齐玉霞(焦虑地):我的天,别急出毛病来!哼!青竹这么心狠手辣?——也怨不得她,人家怕你了,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公公的?跟着小兵还有前途吗?
齐讽:我早说过还是凤娇踏实。你看,青竹靠不住,危急关头现原形了吧?
齐玉霞:我也知道凤娇本份得多,可她父母是个做小生意的,哪有出息?小兵将来毫无援手,就比别人差多了。
齐讽(不满地):都是你把小兵教导坏的,变得势利起来了!
项秘书上。
齐玉霞(迎上两步):项秘书!
项秘书:齐大姐,我是奉刘局之命来的。他已经从市纪委回来了,暂时靠边站,等待纪委最后的处理意见,但可以肯定,他是违纪不违法,估计还当他的局长。他要我问您一声,您还能容纳他吗?不能的话,他就住到局里去,我这就给他拿一些换洗衣服。
齐玉霞(恶毒挖苦地):是他容不得我,倒来反咬一口说我容不得他!这个家现在没人稀罕,他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就不回来!
齐讽:叫你刘局回来,有事大家商量。
项秘书:我知道了。(下)
齐玉霞(赌气地)他回来我也不会睬他!这个家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齐讽:光闹是个了结吗?要想办法处理问题。那套房子就有点麻烦,你得打起精神来,和我一块来应对。
齐玉霞:批不了地给人家,能饶过我们吗?买又买不起,非得给那个坏蛋方老板活宰我们一刀不可!
刘小兵上。他显得振作起来了。
齐玉霞(冲动地跑过去):儿子!不要在意青竹,会找到更好的姑娘的!
刘小兵(克制着激动情绪):凤娇马上就要过来了,她刚才打电话给我的。(随便朝前窗望去)啊!说着她就来啦!
齐讽:那你俩单独好好聊聊。老妹,我俩去书房坐坐去。(拉着齐进入走道)
凤娇上。
刘小兵(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凤娇,你来得正好……
凤娇:正好什么?
刘小兵(口吃地):我……我……我也不知道……
凤娇(讥诮地)你看你的傻样,是不是被青竹把你脱胎换骨整出来的呀?你以前可精明强干得很呢!
刘小兵(恢复常态):凤娇,连你都听到我家出事了,所以你赶来探望我,我能挺住的。可见现在传得满城风雨,千夫所指,我爸成了众矢之的!
凤娇:你搞错啦,外面没人说你爸,是青竹前一会儿特地打电话告诉我的。
刘小兵(疑惑地):她特地告诉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凤娇:管她想干什么,反正她使我得知了你家的不幸,否则我做梦也想不到,怎会来看你?不要沮丧,你爸虽然受了一点挫折,但我认为他收获的更大。
刘小兵:谢谢你的鼓励。
两人相对而望,一时无语。
青竹悄然上,两人没有发觉。
青竹(突然上前,用手机对准凤和小兵):哈哈!大美人,这下给我抓到把柄了吧?(边说边用手机拍下两人)
刘小兵(紧张地):青竹,你要干什么?——(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要攥住我们的把柄,违约!啊,你怎能干下这样的事?你打电话引诱凤娇来我家,却窥伺在旁,虎视眈眈!
青竹(傲慢地昂首而立):是她自投罗网,活该!我不懂,都是我爸指点我的。
凤娇(坦然自若地):你爸指点你也没用,你可奈何不了我。
青竹(气势汹汹地)我和你们两人签有协议,不管什么理由,不得来往联系。(晃了晃手机)现在铁证就在手机里,赖也赖不掉,你们私下在这里聚首,因而违背了协议条款,不仅要退还我付你的20万,还要倒赔我20万,一共40万。一分钱也少不了!
刘小兵:你付的20万是我付的,要退只能退给我,可没你份!
青竹(蔑视地):谁能证明是你刘小兵代我付的?黑纸白字载明是我出的钱,你争也没用!大美女,你如想以合同无效来躲过20万罚款,我就到处宣扬你是老赖,把你搞臭,我绝不手软。你好好掂量得失吧!
凤娇(嘲弄地):青竹,可惜你的算计失误,到头来一场空。这20万赔付我的款子,名义上是你出,其实是小兵掏腰包,而真正提供者是我!你若不信,可核对我转20万给小兵的信用卡,以及他接收和提现的流程,叫你哑口无言。(掏出信用卡举在青眼前)就是说,我付我自己20万。你一开始就没守约,所以这份协议从根本上就没生效,纯属笑话!你怎么罚我?反过来我倒能找你麻烦,你企图以欺诈手段骗取付我的那20万!我可要告你,还要到处曝你光呢,叫你见不得人!
青竹(吓得脸变了色):怎么结果弄成这样?怎么结果弄成这样?
凤娇(和善地):青竹,不要害怕,我不会乘机赚你一笔钱的,也不会去糟踏你的名声。我只是自保而已,因为我不可能不和小兵来往联络的,岂能订一份协议被你卡死?
青竹(诚惶诚恳地)我爸到底有没有才?他是怎教我的?(灰溜溜地跑下。)
刘小兵(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份协议有这么多的奥妙?(俏皮地)不会也是你爸教的吧?
凤娇(一本正经的):真是我爸教我的。
刘小兵(不信地):你爸也不是什么公司老总,只是摆摊设点的小生意,从不需要与人签约,怎可能精通合同的?
凤娇(骄傲地):我爸是小生意,大模样!
刘小兵:此话怎讲?
凤娇:广州有个旅馆餐饮业公司叫彩虹的私企,不知你听过没有?
刘小兵:嗯,好象媒体经常报导,是家大公司,全国连锁,资产大得吓人。怎么了?
凤娇: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就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独生女和财产继承人。
刘小兵(惊得往后倒退):董事长是你父亲?那你为何一直隐瞒着我,却谎称他是一个糊口都艰难的人?
凤娇:我如果跟你说了实话,怎能考量出你对我是否真情?那么到时我自己都分辨不清,你是爱我还是爱我的钱?
刘小兵:我爱的当然是你,哪知是个炙手可热的富家女?
凤娇(感触颇深地):不错,这正是你的可贵之处,所以尽管你抛弃我而另有所恋,我尚能原谅你。我一直等待你回到我的身边,终于等到了!
刘小兵(受宠若惊地):凤娇,你不嫌恶我对你的无情背叛,还愿意和我破镜重圆?
凤娇(娇美地歪着脑袋笑了笑):难道你看不出来这一点吗?可见你对我已经没了感觉,我要生气不理你啦!
刘小兵(动情地拉起凤的一只手,伤痛地):我冷落了你。叫你受屈了,我是多么狠心和恶劣!现在我岂敢对你有非份之想?
凤娇(奚落地):那你拒绝我啦?
刘小兵:不不!千万别误会!我爱你,心里一直有你,只是一时被青竹的显赫家世迷失了我的本性,如今拨开云雾重见了天日!(上前吻凤)
凤娇:多现成,小兵,你和青竹准备的婚房我和以占用啦!
刘小兵(苦扁着嘴):可惜无钱购买下来,马上就要退还开发商,难免还要承担违约金。
凤娇:退什么房?就这间房特别意义重大,可以使你牢记你我爱情的坎坷经历。我给你钱把它立刻买下!不瞒你说,我的卡上目前有500多万,是我爸给我作陪嫁用的。你不嫌少吧?
刘小兵:我进房告诉我妈去,让她了解一下现在发生的这么多的奇迹!你在这里等我。(跑进走道里去)
静场片刻。
刘局长上。
凤娇(热情迎上去):是叔叔!
刘局长(慈爱地):孩子,你来了就好。不用说,那个青竹走了,看来这也是我所带来的一项收获。我一直看好你,可恼小兵在-【哔~】-教唆下,变得庸俗势利起来。
凤娇:叔叔,我不会计较小兵的,更不会计较阿姨的。
刘局长: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下小兵会知道你的价值了!
齐玉霞、小兵和齐讽一块从走道出来。
齐玉霞(惊喜地):老刘,你回家来啦,可把我们想死啦!(冲到刘跟前伸手摸他身上)
刘小兵(热爱地):爸,你回来就好,其它一概都不重要!
刘局长(推开齐玉霞,声色不动地):你们怎么这个会做戏?干嘛装出对我体谅宽厚的假模样?
齐玉霞(往后倒退了两步):老刘,你怎么这样对待我们对你的欢迎?我和小兵都在热盼着你,却被你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刘局长:我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妻子不以我为夫,儿子不以我为父!虽然我会感到难受和失落,但是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我做到了将党的规矩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这比什么都重要!
齐玉霞:我们尽管达不到你的境界,经过这一场变迁,也得到了提高,对你能够认可了。
刘局长:老齐,我不会上你假仁假义当的,想让我空欢喜一下,再来恶毒地挖苦我捉弄我,把我整到位是不是?来吧,我毫无所惧!
齐玉霞(向齐讽求救):老哥,你把情况告诉他,才会让他相信,我来说他会更加想入非非的,以为我有更大的阴谋!
齐讽:老弟,眼前一切都是真实无误的。小兵的房子即将付款买下,和凤娇的婚房有了着落,不用担心付不起款退房遭罚。这些都得归功于凤娇这个好孩子,想不到她爸是亿万富翁,买下这座房产就是给凤娇的部分陪嫁品。在这一连串的惊喜之下,你老婆和儿子都豁然有所感悟,变得有头脑起来,真心理解了你的举动,以后会更加支持你的!
刘局长(欢喜地):不可思议,犹如神话!
齐玉霞(高声地):好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马上我来做饭,全家庆贺一番!
齐讽:不过我得上班去了!
齐玉霞:你也要上班?
齐讽:是的,我不能再拖延在家养病了,早就可以去上班的。有规可循我却不遵守,实在有愧于心。我定在今中午之前一定要去单位,所以我必须走了!
刘局长:老哥,我支持你守规矩,不强留你啦!对于党规党矩,你我作为共长党员,应该行有所戒,心有所畏!
齐玉霞:我也是共产党员,我也要做到行有所戒,心有所畏!
齐讽:好!说得好!再见!(下)

幕在众人目送齐讽中缓缓落下。

全剧终。
发表于 2017-10-12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握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35006 second(s), 2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