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7|回复: 13

[影视文学] 电视小说《野魂灵外传》第四集(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7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7-10-8 08:29 编辑

夜晚,那横虐众生的浩淼黑暗,总是依照自己的本性,露脸就一网打尽天下。纵把人间众多的神秘全都给掩盖。
而就在这样的黑夜里,那充满暖气的房间,一派灯光的和谐照明里,芙蓉陪着她的双亲在一起看着电视。而当白矾从外地给她打来电话时,她听得一两句就起身去了外边。
     而当她出去后,她爸即开口咒起了白矾。因她妈不赞同他的说法,两人便发生了争执。最后,她妈即一副赌气样子,起身就要离开。
     不意芙蓉这时又打从外边推门进来了。
     她妈一见她进来,即语气稍为带重点地朝她说道:“睡得了,你没听见是吧?”说完,她又对芙蓉挤了下眼,意思是说,她爸正在气头上,你最好尽快离开。
     芙蓉会意,马上就退了回去。
     朗朗日光泡染下的都市,于腹地的深处,明快地把一条大街远远地抛展开去,且任由车辆淌着满地的日光,自由来去。
     而两边的人行道里,奔波的人流,则犹如迁途的虾群一样,个个身影都在晃动着,且傍着楼前的店面很有节拍地移动。
     这时,在近前一家显眼的铁栅大门里,白矾和木瓜正向外边走来。
     当出得门时,才见大门边的墙壁上挂有“海参市对外贸易公司”的牌子。
     眼下,二人都改换了着装,只穿了两三件衣服。一式的西服外套,黑牛皮鞋,帽子也已脱掉。
     而白矾的头上,也已现出寸许长的头发了。他搭肩挎着包,精神地迈着步子。
     但木瓜却与他不同,他的包却是手提式的,而且要比白矾的鼓囊。
     到了门外,木瓜则边走边同白矾说道:“现只有去下边看看了,看蔗农还有没有不曾出手的存货。”
     接着,二人便走进人流。
     白矾:“这样跑生意不划算,得年前多调才行。”
     木瓜:“多调,没地方存放,怎么调法?”
     白矾:“租间废厂房,或于野外办座临时仓库,这样,不就免得白跑路了。”
     木瓜:“你说的轻巧,我们哪有那么厚的资金?”
     白矾:“有办法,下半年就可以运作。”
     旷野的公路,河一样地躺在树荫下。远远地,一辆面包车一出现,即顶着逢式一样的搭枝树荫,犹如行走在大山隧道里那样,飞快地奔驰而来。
     而透过路旁树干的间隙,则明显地可见闲置的土地里,存留着燃烧作物残叶的焦黑。
     大道上车辆不多,却各样的车型都有。破旧的小农用,摩托改装的厢斗,甚至还有手扶拖拉机。而体面的中巴、轿车和面包车,以及不少的单骑摩托,则还是占多。
     这时,在那飞跑的面包车里,就坐着白矾和木瓜二人。木瓜则眼视前方,白矾却是一个劲地注视路旁外边闪掠而过的村庄,和那平坦的土地。
     当车在路上跑着时,路一边的天空,却涌来了漫天黑云。而另一边,却依然是日光朗朗,晴空万里。
     不多会,面包车即在进入跟前的村镇时就停下了。
     白矾和木瓜下车,面包车就掉转头开走了。
     二人看看眼前,却正处小镇的入口里。可没等二人移步,狂风便带着尘埃蒙头盖脸地卷地而来。
     木瓜一看不妙,急对白矾说:“走,去对面房前避避。”
     但二人还没越过公路,雨点就哗然落到了身上。
     马上,白矾不由提脚就开起跑步道:“什么天噢,一边还开着太阳。”
     到了人家壁脚站下后,木瓜就说:“这地方就这天气,有时一天还三、四阵雨呢。”
     白矾:“不持久,那就是小孩子脸皮。”
     木瓜:“沿海地方大多都这样。”
     白矾:“那就是近水楼台易得水了。”
     二人虽无事样说话,不意雨却下的很大,风也一个劲地横扫。眼见身上无法避开雨点,木瓜则忙向主人家的门前移去。
     屋主的门开着,主人也在家坐着。一男一女,大约都有四十来岁,却不见有其他人。
     而白矾随后跟去,他一脚几乎站到了门里边去了。但他很快地就点头对屋里主人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这雨太大。”说罢,他即转身把脸朝向外边站着。
     屋里主人见外边雨的阵势,即接着说道:“进来避避吧,站那衣服还是会湿。”
     白矾一听,立刻就转身,且笑容可掬地走进屋里道:“真不好意思,谢谢老哥哦。”
     别看白矾这样称呼,兴许他们之间的年龄也相差不了多少。
     随后,木瓜也就跟了进去。
     “坐吧,”主人又给二人移过凳子说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木瓜一边坐下说道:“我们是从北方来的。”
     马上,白矾则补充道:“具体说,是来自牡丹市。打算从您们这贩点土特产。”
     男主人道:“我们这只主产甘蔗,没什么土特产。”
     白矾:“甘蔗不就是土特产吗?土里产的,也就你们这有。”
     男主人:“你们这时来,只怕难。”
     木瓜:“你们村都没人留存得有?”
     男主人:“一般来讲,年后是没有了的。别说有外贸,单本地糖厂每年,你产多少,他就能收多少。”
     这时,白矾一看外边说道:“雨停了。”
     木瓜随即也转向外边一看,回头即又对男主人说:“您能不能帮我们到村里问问?”
     男主人:“这只有找村干部比较清楚。”
     木瓜:“好吧,”接着,他即对白矾道:“我们走。”
     于是,二人便起身出门。
     男主人则也跟着走出门外。
     而此时雨后的情形,却又复归到阳光灿烂,柔风徐徐。只是地面全已打湿,没有了飞尘扬沙。
     当白矾和木瓜还站在门前考虑去向时,却见在进村的路外,正驶来了一辆摩托,且走的很慢。
     当即,身边屋子男主人看得真切,即对面前二人说:“啊,他是村里组长,情况也比较熟悉,可问问他。”
     木瓜:“啊,那麻烦你叫一下。”
     等来人驶近,男主人即向前走一步挥起手叫道:“艾炭,停一下,这二人找你有事。”
     艾炭即把车溜近跟前稳住,男主人即对他说道:“这二人从北方来的,问村里还有没有甘蔗可卖的。”
     艾炭打量一眼白矾二人,即思忖着道:“甘蔗嘛,有还是有,但不是很多;你们需要多少呢?”
     木瓜:“三、五十吨吧。”
     “嗯,”艾炭不由沉思了一会说道:“这可要许多家才能凑得起。那行吧,我帮你们联系。”可他想了想却又说:“要不,我带你们先去看看,有几家存放的甘蔗?”
     木瓜不由高兴道:“好啊。”
     于是,艾炭即刻就掉转摩托,复到二人跟前道:“上来吧。”
     白矾和木瓜也只当去实地察看,也就上了摩托。
     艾炭带了二人出村,驶出一段路后,即转向一条土路。并在到了数里之外,才于路边停下。
     面前,路的两边则都是大片的甘蔗闲地。艾炭则领着二人走进邝地的深处很远住脚,并指着跟前周围一处处隆起的土堆对二人说道:“这下边都埋的是甘蔗,收割时没来得及卖。”
     接着,木瓜就问:“你估计能给我们联系到多少?”
     艾炭又是一阵思虑道:“照我的估计,本村顶多也只在二、三十吨。”
     白矾:“有这个数也可以。”
     艾炭:“再多一些也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们去邻村联系。”说到这,他即带二人回走。
     接着,木瓜则说:“这样吧,回去先把数字搞定,能搞到这么多就决定起运,全部送火车站。”
     艾炭忙接口道:“这你放心,我包你办好,只须后天就可发送。不过,就这样上门去联系,人家也难得相信。要是能给他们点定金,这事就把稳了。”
     不料,白矾却满口答应道:“这完全可以,先给你两万。”转尔,他又问木瓜:“哥,你看呢?”
     木瓜却犹豫道:“这?”
     艾炭急又说道:“你都不给他们点现票子养养眼,人家怎信得过?要是把货拉出去,他还不担心你不给钱。”
     白矾:“没事,不就两万块,哥,就给他吧。”说罢,他就伸手去揭木瓜提着的包。
     木瓜也就住脚让他拿取。
     白矾伸手就扯出两扎,转身就交给艾炭道:“拿着,你看同我们做生意过的硬吧?”
     艾炭则满脸陪笑道:“也不必这么急嘛。”可他的手却还是伸了出去。
     白矾:“唉,反正迟早得给的。”
     艾炭揣了钱,也就与二人一路说着话,向地外走去。
     载着三人飞驰的摩托,远远地在向着前边的镇子奔去。
     独立的街道,挽着两边形状各异的楼房,却显示出满眼的乡土气息。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镇子,艾炭带着白矾和木瓜二人,一直来到镇子的中心,且在一处标着“海洋酒家”的门前停下。
     接着,他即把二人领了进去。并于柜台前同站柜女人说了几句,就又同女人一起把白矾和木瓜领去了楼上。
     到了楼上,女人给开了房间,让三人进去。
     进房后,艾炭即对二人说:“你两先在这歇会,我去家里一下,回头我来接你们吃饭。”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待木瓜欲要说什么,他却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艾炭一直下楼,则又走向那站柜女人跟前悄悄说了几句什么,便离开去了门外。
     一到外边,他就得意地捶了下胸口,又诡秘地笑了下,这才骑上摩托飞快地走了。
     而白矾和木瓜这时在楼上的房间里,二人刚刚洗了脸。之后,木瓜在走出卫生间时,即面对白矾问道:“想不想去看看海?”
     白矾不由觉得诧异道:“看海,这离海有多远?”
     木瓜:“就在这外边,因房子挡着,才没能看到。”
     白矾即站起道:“好吧,那就去看看海是个什么样子。”
     于是,二人便出门下楼。
     水!蔚蓝一色,铺展得浩淼的掀浪,荡得水面哗然的声响接连不歇。极目远眺,海天的连接处,则弥合得海即是天,天即是海,且形同一只蚌壳闭紧的嘴巴那样,死死地咬住在视野的尽头。
     而近处的海滩,接连不断的推波,则更是陆续地爬着滩岸,起落不停。
     这时,在通往镇子外傍海边的路上,白矾和木瓜正朝着这外边走来。
     通向外边,则是一条傍海岸线大道。二人到了这,白矾看着面前的大海,不由兴奋地感叹道:“呵,海洋原是这样的广阔!却怎么就不能平静呢?风也掀不起那样的浪嘛,还真有自作多情的味道。”
     木瓜道:“无风也有三尺浪,要不,又怎么叫海呢!”
     二人走着,看着,慢慢就步向了海水旁边。
     观赏之际,海风阵阵地从身上掠过,渐渐就让二人感到了季节的冷漠。
     “这要是夏天就好了,”白矾在感觉到冷意侵袭时,禁不住说道:“到水里玩一番,肯定痛快。”
     木瓜:“除非专门来,否则是没有机会的。”
     这时,已是夕阳如血,遍地的落霞辉映得物体分外地缤纷。同时也映得海天光彩迷人,引人神往。
     白矾环视了一下四野,再对着海面凝望,心中似有所想起来。
     夕阳下的海空很美,木瓜也沉浸在遐想之中了。
     不多会,白矾却出乎木瓜意料之外地吟咏道:
“观海——
远离尘嚣
脚步都是稳的
没有计较,无数塌实
站成一字儿伟岸
固守疆土
悉听不朽的歌谣
早晚等待日光抛出的航船
捞回日子”
     马上,木瓜就甚感诧异地把脸侧向他,并静静地听他叨下去。
     而白矾则时而停,时而想起地接续道:
“抵挡波涛
稳定一向激动的情绪
不使把生命动摇
然而
你坦荡的胸怀却让人敬畏
厚土也比之不及
宽宏、深远
无边的肚量
则说明人们的期盼
只有在你的风度里
才能得以起跳
咸苦都隐藏到心里,
一点点的融化,细淘
纵使时光一点都不予给力
炊烟的衔接里
琐细总是喧闹
而众多的纠结和怨艾
每在吐向你的时候
人们才知道
海量的吞力
不管肮脏,不论巨细
杂质只要进入你心里
污秽概都会灭掉
一个心思地翻拍
不信世上还能有压倒你的风潮
呵,大海”

发表于 2017-10-7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晚,那横虐众生的浩淼黑暗,总是依照自己的本性,露脸就一网打尽天下。纵把人间众多的神秘全都给掩盖
发表于 2017-10-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7-10-7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7-10-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赏鉴,问好哦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7 12:00
夜晚,那横虐众生的浩淼黑暗,总是依照自己的本性,露脸就一网打尽天下。纵把人间众多的神秘全都给掩盖

辛苦您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赏鉴,问好,祝您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见,谢谢支持哦,祝好!
发表于 2017-10-8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行子 发表于 2017-10-7 21:08
好久没见,谢谢支持哦,祝好!

国庆长假收官 祝生活愉快 工作顺心!
发表于 2017-10-12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行子 发表于 2017-10-7 21:07
欢迎朋友赏鉴,问好,祝您开心!

握手


发表于 2017-10-15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见,谢谢支持哦,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悠の穹 发表于 2017-10-15 21:37
好久没见,谢谢支持哦,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95376 second(s), 3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