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27|回复: 10

[影视文学] 《野魂灵外传》第六集(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亮,涂鸦得房间如同白昼。同时也逼得夜晚的黑暗全都去了屋外。

    而卧室的床上,白矾和芙蓉挨身坐在床头的被窝里。他(她)们在看着书时,白矾却忽然来了兴致,并凭口咏了一首《牡丹花》诗后,却不意门外突然地传来了敲门声。二人一惊之下,白矾去开门。

    而当门开开后,芙蓉爸却拿着条打叠的厚实毛毯伸手就递向白矾,却也不说句什么。

    而当白矾一接到手,他就转身走了。

    白矾关了门,在转过身时,芙蓉就说:“放柜里吧,爸还生怕我们冷着。”

    可白矾却说:“垫了吧,有它,光着身子不就暖和了?”

    芙蓉听得心里舒爽,即直对着白矾甜笑。

    当白矾走近,她才起身,并随手提起盖被,让白矾铺毯。

    打里好后,白矾即吆喝似:“睡觉啊——”

    二人便同时地宽衣,熄了灯,躺进暖暖的被窝。

八年后


    一抹秋天的语气,在一望无际的大地上,毫不掩饰地在人们面前高唱着季节的辉煌。

    有红、有绿,间带不少的黄叶间,硕大累累的红苹果,满树满树的彰显着季节的成熟和富有。

    就在这片果树间的公路两旁,不少的人正在那采摘苹果。

    同时,公路上却停着辆大卡车,在等待着装运。

    但在果园的树林中,白矾掖着个皮包,拿着手机,正漫步于采摘苹果的人们间,边走边与人通着电话,完全一副采购人的派头。

    看去,他还并不显老,一脸的干练气色和老成稳重,加之一身得体的西装,外带还扎着领带。足见他比之常人要活得充实和潇洒。

    灰白,光溜溜的石棉瓦房,远远地在日光下,亮眼地座落在一大片幼小的树林里。

    在它的背后,则是紧挨着的都市。门前一块大坪,坪外一条新劈的通道,从林子间直抵数十米外的公路。

    屋子很矮,但却宽大,也很长。其纸板与钢筋结构,明显地临时建筑。

    两处大门敞开着,屋内也没任何装饰,而且大半都是空着。其被占部分,则全是堆放整齐的大码大码的果品箱。

    除此之外,且还有不少装满了新鲜苹果的枝条筐,散放了一地。

    旁边,约有七、八个姑娘和女人,正忙着在筛选和包装。

    显然,这是一个专门储存和中转的果品仓库。

    这时库房外边,一辆装载苹果的大卡车正在从前边的路上开来了。而且,车上的苹果都是用枝条筐盛着的。

    车子进入门前场地,接着就倒向库房大门停下。

    这时,才见白矾和司机同时从车上下来。

    紧接着,白矾就走进了库房。并对一个正忙装箱的女人叫道:“沉香,卸货。”

    “好呢,”被称为沉香的女人马上就答应着站起道:“伙计们,都停下,先去卸车。”

    同时,白矾吩咐后,也就退出了库房。

    这时,司机也已打开了车箱后挡。

    白矾于是就对他说:“进城去弄点吃的。”

    于是,二人即走向停放在旁边的一辆摩托。

    白矾因夹着包,他就把钥匙递给司机道:“你来开。”

    这样,二人就驱车奔向了市区大道。

    漫长的道路,两边却没有树荫的遮挡。而且房屋也一概都是新近建筑。冷清清的,不见有起势的繁华。

    二人在这条路上也仅仅只一闪工夫,即在面前路旁电杆上挂有“西单”牌子前,转道拐进了右边的商贸大街。

    很快,他们就在一家显眼的水果批发店门前停下。

    二人下了车,白矾即朝店内叫道:“夏枯,看着车啊。”

    店里正闲着的夏枯即随之问道:“你去哪里?”

    白矾:“肚子闹情绪了,去前边安慰安慰。”说罢,他即同司机往前走了。

    此际,夏枯店内,却仅见她和两位陌生的姑娘。而门前的牌子则是‘木记水果连锁批发店’字样。

    串羊肉!满带美味的诱惑,一串串地排列在冒着火苗的烧烤架上,远远地吸引着满街消遣游走的人们的眼光。

    人们行走在这条街上,仗着华丽的夜灯映照,往来不绝地在择选各自要进的店面。

    眼下,整条夜宵街,又正值华丽的夜灯映照之下,这便让各家的生意就更加显得火暴和兴隆。

    吃着串羊肉,芙蓉既开心,而又颇为感慨地同与她对面坐的白矾说:“吃这东西,我算是被你给完全感染了。”

    她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因为她已被辣得直吐哈息。

    但麻辣店在整个街上,也仅只他(她)们吃着的独家而已。别的,可都是北方人的口味。

    看去,眼前的气候也不是太凉。人们都还穿着衬衣。芙蓉则穿的是套裙,海兰间白底色草叶花样;衣服则是很随便的套身短袖,凸现出身子丰满。

    这时,白矾听他一说,又见她那难受样,便只管边吃边对她发笑。

    而芙蓉虽是吃得眼泪双抛,却也自己感到好笑。且还继续说道:“你说,你为什么就喜欢吃这辣味?”

    白矾这才回答她:“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都问我几百遍了。要说为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呀。其实,这味道不是很好吗?”

    芙蓉:“现在吃习惯了是好,可还是太刺激了。”

    白矾:“再来碟狗肉好不好?”

    芙蓉:“吃狗肉,还不及吃猪蹄呢。”

    白矾:“这你就不懂了,”随即,他便叫道:“老板,来碟狗肉。”

    接着,他又对芙蓉说:“要说发奶呢,吃猪蹄是好。可我发现,吃狗肉有一种好处,它能益精补气。尚若经常吃吃,象有些人,那就大可不必吃“伟哥”了。”

    芙蓉见说,不由惊道:“你怎么知道?”

    白矾:“耶,你买的那书上不都有?再说,这食物吃了,也有感受嘛。”

    芙蓉顿时明白道:“哦,我还以为你记起当医生的事了。”

    “啊,对了,”白矾经她一说,反倒想起道:“你不是经常问我记不记得以前吗?我今天拉苹果时,在车上好象脑子里浮现出一幕我坐车遇险样的情景。却不知是不是我以前遭车祸那回事?而且开车司机也好象是我熟人。”

    芙蓉听了,竟又是一惊道:“真的?那你说说看。”

    于是,白矾便对她描述起脑海中的情形来——

    山!远远地迎对着面前接近而来,并很快地在清晰中打住。

    而这时,从左前方的半山腰里看向下方,其脚下的山沟,就犹如一个张开的口袋那样,正吸引似的在把一个骑摩托的往里吞着。

    当她与山上的卡车成直线并行时,白矾乘坐的卡车则正好处于拐弯之际。

    开车的却是毛冬青,他此时正处于极度的疲惫和困倦之中,几乎都带着睡意,半垂着眼皮在行驶。

    白矾见他那样子,便提心吊胆地对他提醒道:“精神点,伙计!这山高,可开溜不得。”

    “嗯。”毛冬青于是又振作一下,同时,车速也就慢了下来。

    接下来,却又到内转弯了。可毛冬青在放慢的同时,却又眯上了眼睛。尽管他还能够掌控,可在速度上却已不能把握。

    眼看车子就要冲出路外,白矾急地伸出手去,抓住方向盘只那么往里一拉;同时,毛冬青也就睁了下眼。可他却迷糊中,反而加大了油门。致使车子在又一个弯道之际,来不及转回方向盘,且在猛力的冲击下,便迎头撞向了路外的山体岩壁。

    夜色复至,灯光里的小吃店内,讲述的白矾说到这一停下,芙蓉就急切问道:“那司机名字你想得起吗?”

    白矾摇摇头道:“记不起。”

    芙蓉却也不掩盖道:“那是真的,当时在山下骑摩托的就是我。看来,你有点恢复记忆了。这一来,我只担心,你一但都记起,可就麻烦了。”

    白矾听她这样说,则不禁感到困惑道:“那有什么麻烦的?”

    芙蓉不再回答,她已在忧虑起来了。

    就在二人开始沉默之际,门外的街道上,打此经过的夏枯却一眼就瞟见了屋里的二人。马上,她就对同一起走着的木瓜说:“芙蓉和雪丹俩在那吃麻辣呢。”

    木瓜转脸一看,即毫不迟疑地就移步向她们走去。

    “芙蓉,你两也来吃夜宵了?”木瓜一到门前就先打声招呼。

    屋里二人听见,便同时地抬头转对门口道:“哥、夏枯,来来来,一起吃点。”

    木瓜走近二人,夏枯却随在后边说道:“吃这辣食,我们可没份。”

    木瓜:“我们刚吃过,”说着,他即于二人桌前坐下道:“妹妹,我看你这几年来,不但没能把他改造,倒是你被他给改变了。”

    芙蓉笑道:“要说这辣食,我还真吃上道了。要不,你们也试试?”

    夏枯则站着说道:“得了吧,你投靠鬼子,还想拉我们下水?”

    马上,木瓜又想起道:“对了,我听到一个消息,西郊我们库房那,市里已定为开发区了,开春后就动工。这样一来,我们的库房就没地方摆了。”

    白矾听了,即刻就说:“这不用愁,我也想好了,政府既然是开发,那正好合拍。”

    木瓜不由感到奇怪道:“你又有什么想法?”

    白矾:“你没提这事,我也正待同你们商量呢。现在,凭我们三家的资本,我想,就这一期生意做完,就别单干这水果生意了。资金呢,得合起来,用它就在那库房地面,建一栋商业楼。”

    木瓜:“这不可能。”

    同时,夏枯则更是惊谔:“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没有个七、八层楼,市里能允许吗?”

    木瓜:“建那么大的楼,我们的资金合起来也悬。就算楼建成了,又哪还有资本做生意呢?”

    接着,芙蓉即盯住白矾道:“你不是头脑发热,烧糊涂了吧?”

    白矾对几人笑笑,即站起道:“走,我们出去,等我慢慢给你们讲。”

    接着,芙蓉则掏出一纸百元钱搁到桌上,随之也起身,几人一同走出了小店,沿街地漫步而去。

    迎面而来的水果店,在通明的灯光里,那一件件的果箱,和门内摊位上露着脸的各样水果,几乎显得有那么一种满目的顾盼。且把眼光都盯向敞开的门外街道,期待着顾客前往接取一样。

    而这时的店里,却仅见桂枝和泽兰二人面对面地坐在那里说话。

    可门外的路人却是不少,有些也只在经过时,顺便地向里投去一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街道灯光里,白矾和芙蓉,及木瓜夫妇四人,正在向这店里走来。

   
发表于 2017-10-9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光亮,涂鸦得房间如同白昼。同时也逼得夜晚的黑暗全都去了屋外
发表于 2017-10-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9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赏鉴,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9 15:47
光亮,涂鸦得房间如同白昼。同时也逼得夜晚的黑暗全都去了屋外

祝您吉祥,天天好运!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光临赏鉴,问好新周快乐!
发表于 2017-10-12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发表于 2017-10-15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赏鉴,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12335 second(s), 3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