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71|回复: 8

[影视文学] 《野魂灵外传》第六集(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7-10-12 16:16 编辑

不多会,四人就一齐走进了店里。
这让正说着话的桂枝见了,即笑对四人说道:“呵呵,两对老鸳鸯今天齐齐儿来了。”
随即,白矾就说:“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吃夜宵,碰上他两的。”
趁这时,两个女人却寻凳子坐了。
木瓜则仍还站着道:“桂枝,刚才我们路上来,雪丹提了个大胆建议。”
桂枝即认真看着他问道:“什么建议?”
马上,白矾就接过话提说道:“是这样的,西郊外边,我们库房地面,市里明年要搞开发。这一来呢,我们的临时仓库就难以存在了。我想,不如我们也趁这机会,向市里打个报告,就地建一座商业楼。这就得用我们几人的全部资金,都投进去。一来改变我们的经营模式,二来呢,也扩展我们的经营范围,把生意做大。”
不料,桂枝马上就否定道:“不行、不行,那得要多少钱啊?只怕我们连房子都建不起来,以后哪还有能力做生意?”
木瓜:“这个,刚才雪丹也给我们分析了,单凭我们现有的钱是不够。但考虑到以后,他的设想还是可行的。”
桂枝:“怎么可行,你给说说?”
木瓜:“打算是,我们在做水果批发同时,又做超市生意。这样,你们几人以后就不用站柜台了。至于资金问题,我们除了各人手头所有外,得要各处借一点。再集体贷一笔。房子建成后,那就靠招商了,柜台铺面尽可能地出租。到时,那就是先依靠别人的资本来炫耀门面。尔后,等到自己的资本爬起来时,再慢慢增加铺位。”
桂枝听了,却还是担心道:“这风险也太冒大了吧?好端端的现钱,却都要变成砖头了。万一失败,那不都要成叫花子了?”
接着,夏枯也纵容道:“怕什么,就赌一把吧。”
“最好,”随即,白矾又说:“你还是先考虑一下。等有了决定,我们再筹划。”说到这,他即又转对木瓜道:“哥,现也不早了,你们大家都回去吧,我守店。”
可木瓜却说:“不,今天我守,你和妹妹回去吧。”
马上,桂枝就一边起身,一边赞同道:“也该老大发扬风格,雪丹,你可还不能争着守店。得要陪芙蓉先把巢筑好。”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随着夏枯这一说,大家便都一齐离去。
河!明镜似的大河,坦荡地躺在人们的眼前。对面有山,有村庄。
阳光下的河滩里,不少的人散在一个地方,却也有围在一起观看什么的。
而河边还停着艘客轮样的木船,上游不远,一只小木船则正在河心摆渡,载人过河。
对面河滩外,却正是六曲村庄。
这时,河滩里的人群中,白矾好似刚给人施救完毕。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之际,旁边的白芍就想对他说什么,可白矾却挥手阻止道:“等下、等下,那还有个,看醒来了没有。”说着,他就向人群外走。
而在人群外两、三米处,则有个小孩趴在一口大锅底上面。旁边也站着两个人,看着小孩在吐。
白矾走至跟前,即嘱旁边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道:“行了,把他扶起来。”
那中年男子也是一身水湿,当他把孩子从锅底上抱下,白矾即对他说:“回去还得给他治疗。”
中年男子则问:“现在没事了?”
白矾:“已经活过来了,没事。”
中年男子于是忙点头哈腰道:“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我现身上没钱,等回去后再来好好报答您。”
白矾则干脆地:“不必。”
男子:“那怎么行呢,您救了我儿子一命,无论如何都得报答。”
到了这时,白芍见事情已经了却,即催他道:“现没事了,走吧,家里正等你呢。”
白矾则不解地问白芍:“家里怎么了,不会是乌梅又吃农药了吧?”
不料绿豆一口就吐出实情道:“大哥,是侄儿被狗咬死了。”
白矾一听,便如五雷轰顶一样,顿时就身子摇晃,晕厥般瘫倒。
一派黑暗中,正熟睡的白矾突然地从噩梦中惊醒。随之就惊谔地一跃坐起,直喘粗气。
“干嘛?”由于他的惊动,身边与他同睡的芙蓉不禁也醒了,而疑惑地这样问道。
白矾听得她问,即回答道:“做了个噩梦。”
芙蓉颇带关切道:“从没这样,是不是这阵子奔波辛苦了?”
白矾:“不对,梦清清楚楚,还有人叫我大哥,难道我还有兄弟?嗳,蓉蓉,我们是否还有过儿子?”
芙蓉一听,不由也爬起道:“怎么,你梦见儿子了?”
白矾:“真是怪了!”
芙蓉即安慰道:“没有的事,睡吧,做梦还能当真?”
于是,二人复又躺下。
红扑扑的太阳,大清早地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就象个大葵盘似的,晃悠悠地在向上浮动着。
而在她的红光映射下的大平原,那些崛起的树木和遍地强势出头的楼肆,则大肆地遮去了夕日土地的面目。
到处都没有炊烟,淡薄的雾气由近而远地涂鸦得大地形同一副水墨图景。
而市区里跑动的汽车,早早地就在这晨光里,疯狂地拉开了一天忙碌的帷幕。
眼下,微现骚动的老街,已一改往日的陈旧。
但,街道还是那个街道,不大不小的路面,如今已翻新成平坦的水泥地面。
同时,它牵手两边的房屋,虽是高矮不等,面目各异,但却能和气地一家紧挨着一家。
崭新的小楼,排比出它日新月异的神采。
而紧夹在它们中间的芙蓉家,眼下却反而显得缩头缩脑地不大出众了。尽管它还有着年代的气派,却是远远已没有了后起之秀那样一种嫩气和秀美。
这时,她家的店式门面业已开着。而且屋里的商品货物却是不少,但主要也就是烟酒、水果,和熟食品之类。
屋里有二老在里边坐着。
楼上,白矾和芙蓉却正忙着收拾打点出门用的。
在往包里塞着衣服时,芙蓉则对白矾叮嘱道:“出门可要勤洗,别弄的脏兮兮的不在乎;总得讲点生意人的气派。只是这次出去,我就有点担心。”
白矾:“担什么心,怕我回不来?”
芙蓉打点好,则直起身对着白矾深情地看着,却又不说什么。
这时,白矾的手机却叫了。他掏出一看就说:“哥来的,”随即就打开贴到耳际答应道:“啊,好了、好了,马上就去。”
接着,芙蓉又说出她心里的不解道:“你两不知是怎么想的,非要用火车拉,花那么多的运费。”
白矾通完话,马上就提起旅行包,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又不算算,运费其实还省了。用汽车得要多少回?还多要时日,人也辛苦,火车一趟就解决。”
芙蓉跟着他后边道:“算来,这生意我们大多都付了车钱。”
白矾:“是啊,我们从果农那买来一个苹果,得付三、四次上下车劳工费,和几趟车云费、包装费。加之我们的奔波应得,还有接我们后边的周转商,这些都全加起来,最终卖出,还不都得由吃的人总付款?你说,要没有我们的劳动,双边的人就都吃不到远地的东西。这,就是商品的本质决定的。”
芙蓉听了,便也觉得有趣道:“嗯,这么看,这世上的生意还真有意思。”
二人一路说着话,便到了楼下。这时,白矾又把提袋交与芙蓉,他则从屋里推出摩托,并与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即与芙蓉到门外骑车走了。
杂乱的货运场,远远地见有三、四接火车厢依山停着。而且其中的一辆封闭式车厢,已见车门开着。同时,门边还站有人,正招呼着里边几个装卸工人,在往外边停着的一辆卡车上装载货物。
而与它接邻几节,除了一节装有木材未卸外,另两节却已敞开门,成了空的。
但,就在那空车厢外的停车场边,却卸有大量的甘蔗堆放在那里。而且跟前又正有生意人的车辆在装载甘蔗。
况且,眼下的货运场也很大。除了已在装车的外,尚还有多部停在一边等着。既有大卡车,也有小四轮,且还有手扶拖拉机。
而那正卸着货的车厢里,则正是白矾和木瓜他们。
这时,外边的车上已经装满。双方在车厢门内兑付了款项后,那卡车便拉了货物离去。
接着,另一辆车便又靠近去。随后,买主也爬进了火车厢里。可当他一看里面不多的货物却说:“还不够我一车哦!”
白矾接着就说:“是不够你一车。”
木瓜则说:“不好意思,也怪您来迟了。
就这时,白矾却忙掏出手机走一边去接听电话。
“喂,”他先叫出一声。
马上,手几里就传出芙蓉亲切的声音道:“亲爱的,你和哥现在怎么样了,货开始脱手了吗?”
白矾:“已经脱手了,刚好销完。亲爱的,你还好吧?”
芙蓉:“我在家里还用你担心?货销完了,明天就可以回来了吧?”
白矾:“回去?还不成呢。明天我们还得去常山拉柑橘,这顺手的生意,怎么能放过呢?”
芙蓉:“常山就别去了吧,路途遥远,太辛苦,别靠那点生意。”
白矾:“这怎么行呢,我和哥都计划好了的,你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回去的。”
可芙蓉却还是说:“还是别去吧,赶紧回来,我想你呢。”
白矾:“想我?想我就接着吧,我亲你一个。”说到这,他即“叭”的一声,给出一个飞吻。并接着问道:“行了吧?”
芙蓉:“好吧,你可要听哥安排。”
“知道。”白矾最后说声也就挂了。
山,和掠过眼前的树木在跑动着。同时,也有成片果实累累的橘树,闪现着满树的橘黄,在眼前飞逝而过。
      可眼下,那山坡树上的挂果却已剩得稀少几片,大多则已被摘去
      而这时,白矾和木瓜乘坐在这趟行走着的客巴上,两眼紧盯着车外的橘林,神色却明显的有些失望
      看着看着,白矾就抑不住担心地说道:“看来,我们这次橘子生意算是落空了
      木瓜则推测道:“也许都摘回家了吧
      白矾:“但愿如此
      不一会,车子就到了一个村庄前
      于是,白矾即赶紧叫道:“师傅,请停一下
      车停了,白矾和木瓜马上就下了车
      二人本想往村子走去,这时却见一个老农已从村中快来到了跟前
      他二人便止步等老人到来
      待到了跟前,白矾即开口问道:“大叔,请问,您们这的柑橘都摘回家了是不是?”
      老农看看二人说道:“你们是想采购柑橘?”
      白矾:“您老好眼力,我们正是来采购的
发表于 2017-10-9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派黑暗中,正熟睡的白矾突然地从噩梦中惊醒。随之就惊谔地一跃坐起,直喘粗气
发表于 2017-10-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9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9 15:49
一派黑暗中,正熟睡的白矾突然地从噩梦中惊醒。随之就惊谔地一跃坐起,直喘粗气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12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15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5542 second(s), 4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