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3|回复: 8

[影视文学] 《野魂灵外传》第六集(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7-10-12 16:16 编辑

老农道:“今年你们来收柑橘只有二手货了,现在的果子,都已由县里人年前就订了的你门要,只能去县城从他们手上买了
      白矾:“啊,是这样,谢谢您
      接着,木瓜则说:“那我们只有去县城看看了,情形好呢,我们就带些回去
      白矾:“也只能这样
      积木式高低不一的平顶楼肆,在冬日的阳光下,尽显发达中的常山镇那蒸蒸日上的风貌
      眼下,那繁华的东大街,一应俱有的店铺已是比比皆是新楼则是一栋紧拥着一栋而夕日里,那满街破旧的小木房,如今却已所剩无几即便先前曾称雄一时的车站,及它斜对面的人民饭店,而今也已消声溺迹取代它的却已是当今新一款的贸易楼
      而沿此街向南的尽头,横断它的南大街,则沿河道走向,更是显得热闹
这时,在内里的老南街,瞿麦提着个购物袋,里面装有些香纸,正款步地往东大街走来
      到了街口,她顺便地朝斜对面苏叶的楼窗看了一眼,也没停步地就直向她下边的门面走去
      当她快要到了门前时,在她右手边十数米的地方,刚从新南街东路转过来的白矾和木瓜二人,也正向着她这里走来
同时,在她的左手边,一辆隔着同样距离的拖拉机型小四轮汽车,也正朝着她这南端开来而且驾驶室里又正好坐的是乌梅
可瞿麦却只顾往前走,并没去注意街的两头
      况且,乌梅也只在注意车头前的行人,却并没见瞿麦正在走进苏叶家里
      瞿麦进了门,就一径去了楼上
      而外边,乌梅的车子由于在满街的行人中走动,所以才开得极为缓慢她几乎和白矾同时地到达苏叶家门外的,而乌梅却就是没有看见
      当下,白矾和木瓜进了苏叶家店里而乌梅的车子,却往前拐向了新南街的东路果品批发店门前停了。也就是白矾刚从那走来的地方。
      乌梅和司机同时下车走进店里,他(她)们先是看样
      这时店主走来问道:“要苹果还是要梨?”
      乌梅道:“都要,各来二十件
      同时在另一方,白矾和木瓜进店后,并在店员的招呼下,即被领向了二楼
      可在到了二楼,他二人刚一闪身进门,背后,苏叶和瞿麦也就从三楼往下走来了这时,她二人更是无法看到白矾的面孔也想想不到白矾会出现在她们眼皮底下
      这时,苏叶也是带着些香纸,和瞿麦边走边说地就下楼去了
云天中的高山坪地里,往来的香客们还真是络绎不绝而眼前的云苓庵,如今已粉饰一新,大不同先前那样破旧且在与兰天的伸手距离间,悍然一副让世人都虔心向往的景点
      而殿堂里神像前那飘升的袅袅清烟,依然还象信徒们的心思一样,纷呈和飘逸
      香案前,苏叶和瞿麦并立站着,正默默地在祈祷和许着愿
      而且瞿麦还引用宋人张先的词语轻咏道:“参差竹吹断相思泪情不足西北有楼穷远目 忆苕溪、寒影透清玉秋雁南飞速菰草绿应下溪头沙上宿
      可苏叶却不同,她在默许了一阵后,则是朗声说道:
“对一盏灯的认识——
一盏清灯
远已胜过历史的年龄
闲居古刹,掳掠虔诚者的心灵
点亮想念
明灭不问世事,编排清静
时时梳理崇拜者的意念和心情
与日地牵手时光
   穿越历代的积尘
引迷信上路
为生者,也为死者
辟一片幻境
从不省油,且把落尘都当成眼泪
默然打开人们的心菲
      洗刷仇恨      
然而,自古香炉的心思却谁又懂得
      哪怕是一柱香的告白
      一片纸的陈情
      更别说人们心里的爱恋
      兴许,众多的纸钱也与你一样
      纵使灯草般温软的心
      经久地浓情燃烧
      可孤芳又有何用
      寺庙里的灯,人心里的情
      总得有人时常地撩拨
      才会明亮 ,才会振奋
苏叶此一番抑扬顿挫的吐语,几让她身边的瞿麦听得愣然不已同时,瞿麦还发现,苏叶几乎是淌着泪水朗咏这一番话的于是,瞿麦便不无感动道:“你还真为他这么在意?都从不对学问感兴趣的人,今天倒也做起诗来了
      苏叶转身移动着脚步说道:“我这是做什么诗咯,心里突然想起,就这么说出来了。这也许是见景生情吧。
      二人就这样,各都怀着自己的哀伤,一边说着话即出了庵门
遍地杂乱的脚步,在一种负重的情形中迎接着日出,迎接即将照面的阳光;匆匆地在踏出早市
      这时,在那对面的老南街,已披上了朝阳光鲜的白矾和木瓜,正珊珊地望着对面苏叶家门面走去
      二人横过东街,到达门前,忙活的店员就问道:“二位吃点什么?”
      木瓜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来几个馍,和一点咸菜就行了
      店员道:“两位那边先坐,就给您们端上
      于是,二人便走向傍右边一张空着的桌前坐下等待
      值此,白矾看去,来这店里吃早点的还真络绎不绝而且,两、三个店员也显得忙碌且店里除了坐下吃的,则也有于门前买了就走的
      不大会,馒头就送到了二人面前;外加还有一碟咸菜
      当即,白矾则又对店员说:“还来个碟子
      店员便明白地又给送上一个空碟
白矾于是从桌上预备着的辣椒罐里勺出些椒酱,这才用馍沾着它开始吃起来
随后,伙计复又给二人送上一碗热汤
不久,苏叶就从左边炊厨间内里的梯脚处走了出来她见场面忙碌,即走向吃客们的桌前去收拾碗筷
她收拾好最里边桌子,就又有人来到她面前坐下
当苏叶刚离开去送碗筷,外边桌前,白矾身带的手机却叫了他拿出一看,即接听着说道:“啊,我们正吃早餐呢好、好,马上就去”随后,他又转对木瓜道:“司机在催我们了
木瓜:“他倒比我们还急
不多会,木瓜就先已吃好,并从桌上的一个罐里抽出手纸擦嘴
随后,白矾也就吃好,并打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币叫道:“给钱”说着,便也就随之站起
“哎,来了”苏叶随即就应答一声,即走向二人
可当她把手伸向白矾,同时又抬眼向白矾脸面看去时,便一下就愣住了而且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而白矾见她愣然看着自己,即开口说道:“怎么,不要钱?”
直到这时,苏叶才脱口而出地叫道:“牛子!”随之,她便张开双臂扑向白矾,揽身就将白矾紧紧地一抱并淌出了热泪,动情地把头贴在白矾的肩际说道:“您可把我们都给害死了
见此情形,在一边站着的木瓜却不禁叫起苦道:“坏了!”
但很快,还没等白矾摆脱她时,苏叶就抬起头转涕而笑地面对白矾说道:“您这是从哪冒出来的?都八年了哇
而白矾被苏叶这突如其来地一个拥抱,加之她的说词,竟也不知所措地迟迟才说道:“你、你,怎么回事?”
可苏叶却并不放手地抓着白矾说道:“怎么,您不认得我了,您是不是白矾?”
而白矾却只顾挣脱着,且得木瓜上前对苏叶说道:“妹子,你认错人了他叫紫雪丹,我们是北方人
这一来,苏叶的举动,便引得店里店外人都为之目瞪口呆一时间,所有人便把目光都投向了他(她)们三人
可苏叶听了木瓜所言,却并不相信地朝他审视了一下说道:“北方人?他说话明明是我们本地口音,怎么就成了北方人了?要说你是北方人,我还相信他呀,你就打死我都不会承认不信,我叫人来证明你看”转尔,她又面对白矾问道:“白矾,您倒说说,您是真不认得我了,或是假不认得我?”
白矾:“我真的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你所说的什么白矾、红矾,我的名字叫紫雪丹他是我老婆的哥哥,我们一起来这做生意的
苏叶:“那你说话怎是我地方人口音呢?”
白矾:“我怎么知道,也许我来的次数多了罢”他刚说到这,不意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于是,他便不再理睬苏叶,即掏出手机移开两步,去接他的电话
同时,苏叶也就掏出手机欲待与人通话
可白矾在接话后,即对木瓜说道:“哥,我们走吧,司机又在催了”随即,他就把手里拿着的钱回头向桌上一扔道:“钱在这,不用找了”说罢,他便同木瓜快步地离去
而苏叶此时却正在按键,一见白矾扔了钱离去,便慌了神跟着追出叫道:“唉、唉,你去哪?”
谁知二人出门就拦得一辆摩的,上车时只听得木瓜说道:“去柑橘站
苏叶虽未留住二人,但却得知了他们的去向便只得无奈地继续拨打她的电话
电视!及屏幕上跳闪的画面,突然地从眼前移动开去。竟一下又展现出同多台电视机来了而且又都各在播放着不同的节目除了架子上那些电视机之外,下边桌面的工作台上,尚还有相与连接的各种仪器看上去,整个屋子,纯粹就是一副演播室的形式
而且,屋子里也就只三个工作人员并各司其职地在操纵着她们面前的行当其中,便有人们一直都熟悉的女人——瞿麦
这时,只见她拿起搁在桌面上的手机贴到耳上说道:“哎,什么事,蹄子?啊,牛字哥,真的还是假的,你是看走眼了吧?好、好,我马上去”随即,她便起身对两个同僚打声招呼道:“你两照看下,我外边有点急事”说罢,她则火急地走了
满街的行人旁,苏叶就象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左顾右盼地在等待着,且显得极度的心神不宁
也就在这时,她斜对面的老南街,一辆带厢的摩迪,缓缓地在行人中出现了而且好一阵才悠到苏叶身边停下
瞿麦从车斗里下来,苏叶一见就责怪道:“你怎么就这样慢?快急死我了
瞿麦:“我一分钟都没耽搁,还要我怎么快?唉,你说见了牛子哥,他人呢?”
苏叶:“刚在我这吃早点,已往柑橘站去了
这下瞿麦却显出情急道:“都到了家里了,你怎不留住他呢?”
苏叶则眼睛东看西扫地说道:“他说他一点都不认识我,怎么留?”
瞿麦:“那你怎么不早说,搭我刚来的车去不就好了
苏叶却是叹道:“嗳,边走边等吧
于是,二人便移步向南
当二人走至新南街东路时,一辆摩的则慢悠悠地打从西路向着她两方向开来了
      二人听得声响,即赶紧地停下将其拦住
      “去柑橘站”临上车时,苏叶这样吩咐道
      于是,摩的便一直向前但走出不远,车子则右转上了江河大桥
田园之地的桥南,也仅只桥头地方有一些房屋而在路的左边,几家拉开着距离的庄户人家,有新,也有旧但路的右侧,房屋间一条长长的围墙里,象是一个已废弃的厂区,隔断着两头的住户而且那围墙中段,尚有大门进去只是眼下那门边墙上,仅仅只钉着块写有“柑橘”二字的小木牌
      苏叶乘坐的摩的在到了这门前,便一径就开了进去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发表于 2017-10-9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殿堂里神像前那飘升的袅袅清烟,依然还象信徒们的心思一样,纷呈和飘逸
发表于 2017-10-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9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9 15:50
殿堂里神像前那飘升的袅袅清烟,依然还象信徒们的心思一样,纷呈和飘逸

哥们好,哥们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您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问好吉祥!
发表于 2017-10-12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行子 发表于 2017-10-9 20:44
辛苦您了,问好!

问好!


发表于 2017-10-15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哥们好,哥们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78830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