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269|回复: 38

[原创中长篇] 浣心丨邻里有美女(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61028170314.jpg


邻里有美女

文 / 浣心


一  想吃腥的猫   


    路灯,点亮了,昏暗的灯光似乎在提醒那上班未归的的人:是时候回家了,钱永远赚不完,休息吧!

    程静关了店门,开着车去接孩子。孩子京京在老师家补课,每天下午六点多才去接,这已经是习惯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老师对补课更加看重、更加提倡,她也不知道上课的时候老师会教些什么?学校里的一切一切她都很少去了解。她好像是生活的机器人,为了赚钱而奋斗。  

    这个时候也是程静店里关门的时候,不是生意不好,也不是没有生意做了,她认为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享受天伦之乐才是最完美的,钱赚得再多,用不完也不过是一张纸。够用就好!可是,她又往往被生活压得认为钱不够用。现实和梦想是有矛盾的!她也懒得去仔细琢磨。

    她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想法了。年轻时候所有激情、所有的抱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磨去了棱角。是因为有了这个家还是有了孩子?她也无法理清楚。

    把孩子接到车上,车子一直开进地下室,带着孩子上了一楼。

    整栋房子一共三层,上面两层都出租了,自己住在一楼。因为公公婆婆年老,父母也年老,她会经常接她们过来住几天,想到老人走了之后自己也老了,而一楼便于老人出入行走,于是宁愿舍弃了优厚的租金,而自己住在了一楼。

    进入一楼的门有两张,一张是大厅的门,另一张是地下室车库的楼梯门,母子两是从地下室的楼梯进客厅的。

    客厅是和厨房连在一起的,只是隔着一扇玻璃门,她一进门就看到丈夫在厨房做饭菜。这是结婚十多年来的恩宠,可是程静并不觉得异常高兴。她认为自己每天辛苦操持生意和家事,老公做个晚餐当作对她的回报也是应当的。

    不用做饭,就陪着孩子做作业,她打开电脑,看了一下新闻,这是她每日必修课。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她不得不去关注一番时事以及以后经济发展的趋势。

    老公在厨房,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她们母子进来,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程静难得享受,看一会儿电脑然后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忙了一天,她有点累。

    “妈——我要喝茶!”儿子京京在一旁打断她。

    “你自己去弄吧!自己的事儿自己做!”程静继续闭着眼睛说话。

    孩子,她从来就不会娇惯,她认为:孩子的路终究要他自己去走,从小培养独立生活能力和良好的生活习惯,长大了就不要依赖谁,也能在这滚滚红尘中立足。想起网络上经常曝光出来的那些一走入社会就不堪一击的学生事例,她感到有点心痛。她不想自己的孩子步这样的后尘。所以从小就让他自己的事自己做,对孩子的懒惰行为她绝不姑息。

    “妈!我帮你捶背,你帮我泡茶!”

    孩子挪过身子边捶背边说道,看他这样会哄人,小嘴巴一闪一闪的惹人喜欢。程静不忍心拒绝,孩子很少要母亲帮她做事,而且这一次他用了等价交换!程静觉得有趣,于是,闭着眼睛装作一副享受的样子,让孩子为自己捶背;孩子似乎有成就感,不再催促母亲泡茶,而是小心翼翼的为母亲捶背,然后,小手在母亲身上一捏一捏的,看起来蛮认真的。

    这种感受让程静心里暖暖的,她为自己拥有这样可爱的仔仔欣慰。孩子的手渐渐慢了,似乎有点疲劳。

    “妈,舒服吗?”

    “嗯,舒服,仔仔乖,妈妈去泡茶!”

    于是,站起来为孩子泡茶。

   

    塑料杯泡茶有癌变的传闻到处都是。所以,她要到厨房去拿瓷杯盛水。她认为社会发展,用的东西、吃的东西还是原生态的比较好。所以,家里一直都是用瓷杯或者是泥壶。

    茶杯在厨房,厨房的门半掩着,老公面对窗口在切菜。程静走过去,他一点也没觉察到。她有点怀疑,这样不停的切,怎么就不弄到手上去?她看着老公拿着刀不停在砧板上切动,而手挨着刀。她把视线从老公手上的刀移动到老公的眼睛的一瞬间,她发现那双眼睛就像一只猫正死死地盯着一条鱼,似乎在等待着一有机会它就会扑上去,把鱼逮在自己的爪下,然后在爪下玩弄。那眼神中有有渴望、占有欲、有遗憾和失落。

    她的出现似乎惊动了她老公,他连忙把眼神收回来。

    “你们回家了,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菜!”他笑着说道。

    “嗯,早就回来了!京京要喝茶,我过来拿茶杯,这菜真香,味道一定很好!”程静微微笑着,虽然心里不爽,仍然没有忘了还要鼓励丈夫再接再厉。因为在中国,女主内男主外似乎是亘古不变的规律。虽然现代社会有所改变,但是,女人上班回家再做家务事还是屡见不鲜。像她一样的许多女人大都是主内又主外。

    她看了看老公视野一百八十度的地方,原来这么勤快是为了一睹外面这一道风景。男人啊!吃了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也许就是男人的本性,她暗笑:你有这心,有这胆没有?

    男人与女人区别太大了,程静感叹。女人嫁给男人就把身心都交付出去,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哪怕是受公婆的气也要成全家和万事兴;而男人娶了女人,却认为女人是他的囊中之物,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就会对别的女人想入非非,这就是所有男人的通病。

    “这切的什么菜?”程静看着砧板上的菜问道。

    “黄瓜!”丈夫李建华看了看砧板上的菜尴尬的说道“切成丝了!”

    这哪是丝 啊?!分明是黄瓜末了,只是黄瓜水多,不能成粉!偏偏程静就是喜欢当傻子,接过李建华的话说道:“切得这么好,这么小,我是没这本事。不过,这样好,容易进油盐,味道肯定好吃!比我做的好吃多了。老公真棒!”程静始终是笑着说话,看不出半点生气和疑问!

    刚才发现妻子进厨房,李建华暗地捏了一把汗。幸亏妻子没有发现。这菜咋切成这样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她们母子是什么时候回家的?自己怎么这么粗心?也许是油烟机和电磁炉的声音太大,他没听见,幸亏自己没干出格的事!是的!我没干出格的事!我只是疼爱老婆,早点回家做饭,有什么错吗?李建华这样想,也就心安理得了,不再像刚才一样尴尬了。他望着妻子走出厨房,然后一声不响的躺到沙发上。

    李建华一百八十度的景色,其实在程静那一瞬间尽收眼底。

    那是一个比自家厨房矮五十公分、和她家面对面的厨房,距离她家仅仅两米左右。那里的女主人娇小玲珑,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一身粉红色睡裙亮傻男人的双眼,睡裙里面若隐若现的白色肌肤,能不勾住男人的双眼?尤其是那胸前隆起两坨白白嫩嫩的肉,让所有的男人一见就会流鼻血!程静的视力很好,她丈夫的视力也不错。可这女人穿成这样在家里犯法吗?

    程静想想就好笑,男人就是这样好色!这女人虽美,她的第一眼感觉却是不耐看,因为在程静的心里,耐看的女人有内涵,是越接触越觉得好看,越打心眼里佩服的那种,而不是靠色相来勾住男人的视线!

    那女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五六左右,那乳房嘛!硬是被乳罩逼上来,下面应该是海绵或者说是硅胶垫上的。

    不踏实,虚伪!程静又给那女人加了两条评论。

    嗤——这种人! 她懒得去想了。没必要浪费自己的脑细胞和时间!

    想到刚刚丈夫那情形,她就仿佛看见家里的猫偷腥的样子。把鱼放在柜中,一旦被猫闻到鱼腥味儿,它就会用爪子去抓柜子。如果有人发现,它马上就会跑开,如果主人发怒了要打它,它一听到脚步就跑,有时候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容走开。

    丈夫现在这样子就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容走开,因为他的主人没有惊吓他。

    她突然奇怪自己的想法,很多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色眯眯的就大吵大闹,而她却很淡定。她努力想使自己不平静,可怎么也翻不起那吃醋的浪花。怎么了?是不是他们感情出了问题?……她懒得去想,自己没受伤害就好!一切都如云烟。
   
    (待续)

   
发表于 2017-10-9 18:1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地地道道地原汁原味,心理描写、情节安排等逻辑严密,丝丝入扣,对生活的体验很深,叙事自然流畅,如同拉家常,可见作者的生活功夫和语言功夫是了不起的。建议给厨房装个窗帘,这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9:3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7-10-9 18:15
语言地地道道地原汁原味,心理描写、情节安排等逻辑严密,丝丝入扣,对生活的体验很深,叙事自然流 ...

谢谢老师点评。
不是纪实小说,这家窗户做了窗帘的话就没有这篇小说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9 20:0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女主相当自信,才不会无缘无故吃醋,风景是远处的好,男人通病!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 3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10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0:1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透过窗户看世界 发表于 2017-10-9 20:02
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女主相当自信,才不会无缘无故吃醋,风景是远处的好,男人通病!

感谢您的点评。
  生活就是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0:1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槐里布衣a 发表于 2017-10-10 09:44
欣赏佳作!

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7-10-10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邻里美女


    程静吃过晚饭,带着孩子到楼下去玩。

    离家五百米左右有一块大坪,这里是社区居民晚上的娱乐场所。程静只有礼拜六和礼拜天带孩子出来逛逛,让孩子在学习之余放松放松。

    今晚,大坪里的人不少。坪中间,很多男女老少在跳广场舞,那优柔的舞姿在昏暗的路灯下增添几分活力;一群孩子在舞蹈的人群形成的圈子边上撒着欢,而自家小孩很快融入小伙伴的游戏中;零零散散的几处人群,有闲聊的,有匆忙来往的。她喜欢这种既繁华又现实的气氛,白天的烦恼和压力在舞蹈中释放,给人轻松的感觉,她的心随着音乐声动起来。那音乐声,如潺潺的流水,缓缓的洗涤着心灵上的尘埃,给人清爽的感觉。程静陶醉在其中。

    “……你这家伙,怎么不早死?”

    ……

    一串恶毒的话传来,程静皱着眉头循声望去,这不就是老公看得出神的那个女人吗?那女人穿着一双高跟鞋,一身时髦的裙子,乳房在跟她一步一步移动时跳动,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有点朦胧。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后面跟着一个臃肿矮小的男人,一脸的假笑,跟在这女人身后一声不响!

    “这男人是谁?为什么被这女人这样骂还唯唯诺诺的?”程静心里这样想。

    “妈!我要去玩!”

     那女人手里牵着的孩子摇着母亲的手打断了她的话,同时,也打断了程静的思路。那女人弯下腰,温柔的对着小女孩笑着说:“去吧!宝贝,注意安全!”

     刚才那一脸凶恶的样子瞬间变温柔,估计演员的变脸功夫也就这样了。也许这是母爱吧!程静心想。

     程静仔细端详着离她越来越近的这位女人,五官端正、腮帮尖瘦,嘴唇薄、身高一米五左右,应该不到一米五。之前她在厨房的时候,那身高是被自己高估了,原来她穿着一双高跟鞋。

    “你先死回家去!”那女人对身后的跟屁虫说,话里能听得出她很讨厌身后的那位男人。

    “丫丫——注意安全!”那男人开口说话了。还算干净利索。程静暗想~

    “爸爸——丫丫乖,会注意安全的!”很快,她家的丫丫和儿子京京就融洽的玩到一起了。

    原来是这女人的老公,看来他们夫妻之间有不愉快的故事!不过,程静不感兴趣,人家的家务事她懒得管。自己的家事已经够她操心的了。

    那男人走了,女人走到她的面前说道:“吆——这是程老板吧!”

    程静礼貌地笑笑,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名人,让这位新来的邻居知道自己的大名,而且还有职业。

    “我是赵盼!叫我盼盼就是!”

    那女人对自己好像是早已认识的人那么亲热,这热情度让程静觉得有点压力。这女人看来很容易适应环境,程静暗想。不简单!

    出于礼貌她也微笑着问候了一声。

    “听说你是这个小区的大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先是老板,然后是大美人,一系列的糖衣炮弹向程静轰炸过来。程静也是久经沙场的人,大大小小的风浪见过、经历过不少。正因为经历太多,所以她能把一切看得淡。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帅哥美女她都不感兴趣,她只希望一家人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生活。

    生活中,她遇到过很多说她美的人,她感到那些人很虚伪。外表美能赏心悦目,但是美不能当饭吃,如果一个人光有美丽的外表,而内心肮脏龌龊,这种人说美的话她感到玷污了“美”字!与外表美相比,程静更注重内心美。而眼前这位女人,就她多年洞察人心的生意经验来说,她不愿意深交!所以,她只对她微微一笑。

    见程静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赵盼识趣地走了。

    “静儿——”几个老人笑呵呵的走过来,一边叫着她。

    “陈婶、李婶、高婶,你们也在啊?!”程静笑眯眯的叫着老人,她的笑容很美!就像春天灿烂的阳光,也就像此刻的心情。

    “是啊!我们每晚在这里跳广场舞。”

    “很不错啊!锻炼身体、愉悦身心,哪天把我婆婆接过来,你们教她跳舞!”

    “静儿,我要是有你这么孝顺的儿媳就好了!”

    “陈婶,这话你不能说啊!你儿子儿媳也许有他们的压力。再说了,现在这日子也好过,国家按月发着养老金,咱们节约着点,那日子也能过得下去!话又说回来,钱再多,都不如身体好呢!”

    “是啊!身体好就好!这院子里张爷高血压中风瘫痪在床上。晚辈们每天唉声叹气的!”

    “是啊,晚辈烦,病人其实也烦,病了很痛苦,那种痛只有他自己能体会!”

    “是啊!”

    “静儿,刚才那女人叫赵盼,特别热情,是你的邻居了,你知道吗?”

    “啊!我也是今天才看到她……”

    “这女人长的很漂亮啊!”

    “是啊!”

    这女人的确养眼,程静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会打扮。当然,她知道打扮也需要时间,她就没有时间,也不想为了讨人家喜欢而去打扮,日子是自己的,自己想怎样过就怎样过。女人能够养活自己,长相一般就行。最重要的是内心修行,内心能够修成正果就是最高境界。想到这里,她暗笑。

    “这个女人听说是靠人家包二奶得的钱,然后买了李强的房子!” 陈婶说道。

    陈婶被街坊们冠上了“新闻工作者”的称号,只要哪里有鸡毛蒜皮的事,很快她就会知道。而她知道后不到半天时间整个小区都会有人知道。她喜欢打听,也喜欢传播,当然,传播和打听都是需要到外走走,和人聊天,而不是用手机转发。因为爱经常走动,陈婶身体也很好。所以,程静到这里来不用问,陈婶就会主动把所有新闻向她说。

    “李强到哪去啦?”程静还是好奇的问道,一直以来为了生计,她忽略了很多身边的人和事物,在她的心里只有她的家。

    “他夫妻在外地买得有房子,买这房子本是给他父亲住,去年他父亲得病去世了,听说他在这边没有亲人了,原来的左邻右舍对他父亲也不咋地,所以干脆卖了这房子。”

    李强的事程静听说过,因为家在农村,只剩下年迈的父亲,而他父亲一直很吝啬。左邻右舍们每天帮你,你也不热情招待别人,好像人家欠你的。时间长了,当然人家也会冷淡,因为这个世上没有谁欠谁的。但这些是非对错谁又能理个明白?程静静静地听着,一边思考。

    “李强急于卖房子,于是卖给了赵盼。赵盼本来也没有多少钱,是那个包他二奶的老板出了一些。”

    程静皱了皱眉头,新来不久的邻居,陈婶咋这么清楚?她不禁有点疑惑,是不是陈婶在其中添油加醋?

    “嗯!那天那老板来了,赵盼自己说的,在老板那里借二十万!这哪有还?”

    “有这种事?”程静不禁问道。

    “那有什么?人家说现在小三、二奶到处是,这社会不稀奇,能做就能说!”

    真让程静大开眼界,这女人不简单:自己在外面有情人居然大胆的说出来,数遍天下,又有谁明知道自己错了还说出来的!问心无愧的错!好像这错的不是她而是这社会!不过,这种人错也光明磊落。不像有些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

    “听说他们夫妻曾经闹过离婚,男人也有外遇。”

    那种男人!一想到刚才那男人,程静真不知道还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他。自己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光明正大还不敢说半句,男子汉尊严哪去了?……不想了,越想越烦,别人家的事自己干嘛去想?程静静下心来。

    “听说那男人外面有好几个女人!”

    汗颜,那些女人是不是石灰膏蒙住眼?

    “而陈盼从来都不说半句!你看这女人顾家吧!”

    “自己是这样子,怎么能管男人?”高婶搭上话。

    啧啧,现在的人女人在外有男人,男人在外有女人大家都感到不稀奇,好像见怪不怪了,只有一个观念:那就是顾家才是好!似乎女人坏就是为了顾家,而男人坏就是败家。程静的思绪乱了,她看不懂,男人们结婚前对女人死缠烂打的,而结婚后却又不想承担家里的负担,好像这一切的窘迫都是女人造成的!……她突然有点同情这位邻居。

    “你们也别说,陈盼骂她老公的时候真的舍得骂,祖宗十八代都被她骂了,什么能出口的脏话都能骂,说实在的,我儿子我都舍不得这样骂!”

    “那也难怪,家里这么漂亮的妻子不好好珍惜,去找别的女人!这男人被骂,活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那个邻居赵盼的家务事。弄得程静的头都大了,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样闲得无聊。人家的家事你们能说的清楚吗?出于礼貌,她不得不在原地静静地站着。仅仅站那里,因为对她们永无止境的话题不感兴趣。

    (待续)




发表于 2017-10-10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芳邻养着男主人的眼,刺着女主人的鼻,总归是有故事要发生的。只是这邻里的美女太不上档次,跟建华这男主真能“桃色”一把吗?就算真“桃色”了,接下来的又会是什么样的枝枝蔓蔓,演绎出什么样的轻喜剧抑或悲剧呢?悬念引人期待续篇。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10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思考者!社会的病态,看你如何剖析,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10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六七个自然段的描写说明程静不是淡定而是克制。她心里的吃醋的,却说她翻不起吃醋的浪花?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7-10-10 20:28
有芳邻养着男主人的眼,刺着女主人的鼻,总归是有故事要发生的。只是这邻里的美女太不上档次,跟建华这男主 ...

感谢您的点评。
邻里美女养眼,终究是昙花一现,女主人之所不吃醋的感觉,就是因为她自信。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7-10-10 20:28
有芳邻养着男主人的眼,刺着女主人的鼻,总归是有故事要发生的。只是这邻里的美女太不上档次,跟建华这男主 ...

感谢您的点评。
邻里美女养眼,终究是昙花一现,女主人之所不吃醋的感觉,就是因为她自信。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O(∩_∩)O谢谢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衡山 发表于 2017-10-10 20:32
作者,思考者!社会的病态,看你如何剖析,

一章人之常情,男人爱美。二章就是您说的社会病态,女人不遵守妇德却光明正大宣扬,男人在外做淫秽之事好像很正常,这就是病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衡山 发表于 2017-10-10 20:32
作者,思考者!社会的病态,看你如何剖析,

一章人之常情,男人爱美。二章就是您说的社会病态,女人不遵守妇德却光明正大宣扬,男人在外做淫秽之事好像很正常,这就是病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yubao1949 发表于 2017-10-10 20:52
后面六七个自然段的描写说明程静不是淡定而是克制。她心里的吃醋的,却说她翻不起吃醋的浪花?

这是一种有涵养的女人,不但有涵养,还有自信,且看后章,许多疑问就会解出
发表于 2017-10-11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


    夜阑珊,程静刚送完顾客,急着开车去接孩子。刚走几分钟突然记起:车子正在维修。于是拨打了丈夫李建华的电话。     

    此刻的李建华正在一个大超市外在车内等待着,心想:女人就是这样麻烦。十分钟之前他在这里买烟,谁知遇上邻居那女人,都说美丽的女人很难让人拒绝。看她满面笑意的对他说:“李建华,等我一下,我搭你的顺风车回家。”这能拒绝吗?拒绝了,说是小气。不拒绝吧!又怕妻子说他跟这女人有关系引起吵闹。上一次在厨房已经让他心惊胆颤的了,幸亏妻子没看到。

    接到程静的电话,李建华左右为难,接老婆吧!那人还在超市……权衡之下,他回了妻子:“静啊,我有点事,脱不开身。你打车回家吧!”

    求人不如求己,哪怕是丈夫!她也没多想,因为她已经习惯让自己变得强大。于是,自己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接孩子去了。

    到老师家门口,就见两个孩子在等,一个是邻居女儿丫丫,另一个不用说是自己家儿子。一见她来京京就张开两只小手,像小鸟一样飞到她身边。

    “丫丫,一起回家!”儿子一边招呼着,丫丫也跟着上车了。

    “她爸爸妈妈没来接她,她就在我们隔壁,坐我们的车一起回家。”

    “好!仔仔做出的决定妈妈没意见!”

    回到家里,丈夫还没回家。程静忙着做晚饭,孩子丢下书包和丫丫出去了,她也无暇过问。

    很快,丫丫和京京都回到客厅。

    “你们怎么了?”

    程静边洗菜边问道。

    “丫丫妈妈爸爸都不在家,她没处去。”

    “好!妈妈饭菜都快熟了,丫丫就到阿姨家吃晚饭!要是你爸爸妈妈还不回家,你就在我家和京京玩会儿,等你爸爸妈妈回家。”

    两小孩高兴得跳起来,然后打开书包做作业.。孩子们不吵不闹,倒也让程静省心。

    看看丫丫这孩子也可怜,父母关门出外已多次,都是在她家留吃。放假的时候父母一天都不在家,无奈她只得做她免费的保姆。

    唉!也难怪,比方自己家这样,孩子好像是她一个人的,做饭、接送都是她的事,老公好不容易做一餐饭就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模范丈夫,好像这个家建设成这样子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到处在外炫耀自己有多能干。她不知道他到底有多能干?没有她他会怎样,她无法想象,因为历史无法改变,就像她现在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样。她更无法想象没有她孩子会怎样?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菜,丫丫嘴巴吧嗒吧嗒的。似乎这孩子很久都没吃过一餐饱饭,好可怜!

    “你们先吃吧!”

    听了这句话,两孩子高兴得蹦跳起来,急忙拿碗筷,津津有味的吃着,筷子在碗里面不停的夹菜,扒饭,一副要决一高低的样子。这样的场景,让程静很是欣慰。

    她不喜欢让孩子吃零食,零食里那些添加剂、防腐剂、膨化剂等等已经闹得人心惶惶,她认为孩子吃五谷杂粮最好。就像她不愿意接受红尘的浸染,独自寻找心灵的净土。哪怕被俗世的无情冻伤,还可以在那一片净土中独自抚慰伤口。她认为这样最好不过,至少自己还保有那份纯真。
   

    家里的粮食是她从乡下买回来的,菜是别人和婆家送来的。当然,他们每一次送菜过来,她都不会亏欠他们,总会拿比市场价格高的钱或者物给他们。所以,她家一直有人送乡下的菜来。她做人就是有个这样的原则,宁愿别人亏欠她,她不愿亏欠别人的人情。
     
    两孩子吃饱饭,嘴里夸她的菜炒得很好。程静笑了笑,看看饭还剩了一些,可菜被他们全干完了,于是她收拾好碗筷,重新开始炒菜。“妈……我和丫丫出去,看看她爸爸妈妈是不是回家了!”     

    楼下,李建华把车开到赵盼的家门口,赵盼赶紧从车上搬东西下来。京京和丫丫两人站在一旁,丫丫见妈妈回家十分高兴,京京在一旁默不作声。

    “宝贝,来!坐爸爸车上,爸爸带你回家!”李建华笑着对孩子说道,然后张开他的双臂想搂住孩子。哪知道京京避开他的手,并且说道:“我知道回家,我不要坐你的车!”

    京京和丫丫一起进了丫丫的家,很快京京出来了却一脸的不高兴。京京刚才明明看到丫丫的妈妈提着大袋小袋吃的,却一转身把那些东西全部放进冰箱。丫丫小声告诉他,那些东西是妈妈买给她吃的。

    京京告诉阿姨:“丫丫在我家吃饭了!”

    阿姨回答:“好的,阿姨知道了,谢谢!”

    “哼!你家的水果糖食值钱,我家的饭不值钱吗?”京京嘟着小嘴想,他感到自己在丫丫家里好像是多余的,所以,很识趣的走了。

    京京回家看到爸爸妈妈在吃饭,也没吭声,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八点三十睡觉了,这时间是妈妈给他的规定。很快孩子就进入了梦乡。孩子的的举动程静没发觉,因为她实在太忙了。她要搞卫生,然后店里的一切入账,等等。

    第二天一清早赵盼就把丫丫送过来。

    “静姐,麻烦你帮我把丫丫送到学校去,我还有事。忙不过来!”然后,火急火燎的走了。

    程静打开丈夫的车门,让孩子坐进去。今天她另有要事,她得开自己的车,坐着丈夫的车她总觉得没安全感,不是他不稳重,而是她感到丈夫好像总是隔着一层,并不足以托付,只是在她生活中出现的一个人,一个陪伴的人,仅此而已。

    “滚——”京京发怒,对着丫丫大吼。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程静不悦。

    京京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爸爸。红着脸继续叫到:“滚——这是我家的车!”

    这孩子怎么了?程静看了看孩子,今天吃了火药,见丫丫就发火。

    丫丫怯生生的从口袋中拿出一块糖,说道:“我给你这些,你别让我走!”

    “京京,你要是再这样,爸爸只载丫丫,不载你!”李建华在一旁说道。

    京京看了看丫丫手中的糖,听到爸爸这样说似乎更加生气。继续说道:“滚——听到没有?我家的车不让你坐!”

    丫丫把自己袋中所有的糖都掏出来,递给京京。“你就让我坐你家的车到学校去吧!我这糖全部给你!”

    “京京!再这样妈妈不高兴了!”程静很严肃的说道。

    京京接过糖,狠狠的瞪了丫丫一眼,说道:“这一次,让你坐!”

    看着丫丫一副做错了事的表情,程静心想,这是两小孩子吵架了呢?不过,既然和好了,也就不再说他了。只是这小家伙怎么就这样被收买了?是自己的话有威慑力还是被糖收买的?她不知道。

    孩子都很有忘性,下午程静开车接京京的时候丫丫坐上车也没见他吭声,两人在车上有说有笑的,蛮和谐

    半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刚吃过中饭不久,京京和丫丫两孩子跑到她的店里,说是老师今天有事,下午不用上学了。

    程静的店离学校也有两站路,孩子们是走路过来的,听到他们兴高采烈的诉说,她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孩子成长了,遇到了事情自己知道该怎么办;担心的是老师提前放学居然不跟家长打个招呼,要是孩子有个不测,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两孩子各自找了个凳子,头顶着头一起做作业。进来买货的顾客一见就问:“双胞胎?这么听话的孩子多可爱!”

    程静笑笑:“哪里有那福气,女孩是邻居家的呢!”

    做完作业,两孩子边吃零食边闲聊了一会儿,似乎感到无趣。突然京京把程静叫过去:“妈,你过来!”

    看着京京神秘的样子,程静觉得有趣。纯真的脸,又带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想想好笑。

    “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你这么神神秘秘的,不是秘密也成了秘密!”

    京京看了看屋里只有他们三人,小声的对站在他面前的妈妈说道:“爸爸好色!”

    “你爸爸好色?!”程静瞪大眼睛笑道。哪个男人不好色?哪个女人不爱美?这个世道男人好色是家常便饭,可在孩子的眼中,却是一件重要的大事。

    看到程静似乎不信,丫丫也补充道:“是的,伯伯好色,只要我妈在家,伯伯就会来我家坐!我爸在家他就不来。”

    “嗯,妈妈,那天你的车坏了,爸爸就和盼姨在一起!”

    听到孩子们的这话,她没有一点怒气,也没有一点懊悔。这个男人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真的不知道了,是同在屋檐下生活的一个异性而已?她的思绪很乱!她想重审自己的这段婚姻,可又无从下手。程静对自己这样的反应感到很奇怪,她努力想使自己的心不平静,哪怕是泛起那么一点点涟漪,可是她办不到,她找不到那一丝感情色彩。也罢!也许每个人的婚姻都这样!不去想了,死脑细胞!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11 09:52
三章 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
夜阑珊,程静刚送完顾客,急着开车去接孩子。刚走几分钟突然记起:车子正在维 ...

辛苦了
发表于 2017-10-12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世态炎凉


    昼长夜短,季节在交换,程静生意进入旺季。因为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脸上总是一副笑容,对待顾客她总是那么不厌其烦,生意好得同行都羡慕。还有更让人羡慕的:她有一米六八的个子,只有一百二十斤重,这身材分明就是标准的衣服架子!所以无论什么衣服只要往她身上一穿,那风度、那气质,立刻就显得人都提高了几个档次!于是,无声的广告一打出,衣服就有许多人购买。这不,今天自己刚穿的新衣服硬是被那个女顾客买了。刚送走一个顾客,又来了一个。

    这做生意吧,就是有点矛盾:没生意上门的时候呢,就盼望有人来做生意,哪怕是进来几个人看看也好;生意太好了,就会希望顾客快点走,自己也好找个空隙休息一下!程静这时候心里是想顾客快点走,但笑脸还必须留在脸上。她耐心的把衣服拿给顾客试。然后,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已经是19点多了,也不知道丈夫有没有接京京回家!?她发觉:女人的日子比男人的日子复杂,女人除了和男人一样赚钱养家外,还要管孩子。难怪有人说:宁愿有一个乞丐娘,不愿有一个做官的爹。女人有了孩子,孩子就是她的世界。而男人,他的世界比女人宽广,对于孩子他认为只要养活就够了,没想到孩子教育过程中需要花更大的精力。

    慌不得,急不得,这是她做生意的秘诀,因为一慌一急就没定力,生意就做不好!纵然是内心波澜滚滚,但一定要使自己表面平静。这是她做生意多年修炼成的涵养。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她接下了电话。

    “京京妈妈吗?京京在我家吃过饭了,怎么这么晚还没有人来接?”

    “张老师啊!我现在生意很忙,忙完了就来接京京!麻烦您了!”

    电话是老师打来的,孩子吃过饭了她也就放心了,自己饿着肚子没问题,只要孩子一切都好!这也许就是母爱吧!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不知道是否也曾对自己这样牵挂,想来,母亲应该也是这样疼自己的!

    也不知道今天程静是遇上了财神还是咋的,正在收拾东西,顾客又临门。所以,她把自己的晚餐时间也一拖再拖,更别说关门了。快晚上九点了,才叫了一份快餐。应付着晚饭。老师的电话又打来了,说要她快点去接儿子,儿子在她家又吵又闹,说是妈妈不要他了。电话那头孩子的哭叫声让她感到心碎,好不容易哄好儿子。她有疑惑:不是还有丫丫吗?怎么儿子没有一个女孩子那么勇敢?

    送走顾客,关上门马上去接儿子。一见妈妈到来,京京一头扑向她怀里,使劲的哭:“妈妈……别丢下我!仔仔以后听话,仔仔以后一定乖乖的!”她把孩子搂在怀里,心里五味杂陈翻滚,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心里暗暗想着,平日里这个时间儿子早睡了,今晚也真是难为他了。

    她是一个不轻易流泪的女人,她扭过头,很快风就把泪吹干了。她看了看四周问道:“丫丫呢?丫丫哪去了?”

    “丫丫六点半就被她爸爸接走了!” 老师接过话茬说道。“丫丫被她爸爸接回家了?” 程静在怀疑自己的听觉,因为她接送丫丫已经半年多了,丫丫在她家不知道吃过多少餐饭,她把丫丫当自己孩子一样对待,丫丫的爸爸不是不知道。而这男人又知道自己这一阵子生意很忙,因为时常遇见谈话的时候她告诉过他。今天,他自己来接人,居然不把京京也带回家!

    “丫丫爸爸来接丫丫回去时,我对他说你顺便也把京京带回家,他不愿意带!” 老师补充说。

    难怪有句这样的话:日久见人心。终于知道他妻子为什么那样骂他,这样的男人遇上她,她也会骂,泼辣女人是男人逼出来的!

    原本程静想远亲不如近邻,邻里之间相互帮助,给予人温暖,自己有困难时也会有人帮忙。可是现实却是如此:你帮了别人的忙,千万别奢求别人回报你!感叹人生!也感叹今天能看清楚这人的真面貌。人生本来就是边学边过日子,今天,她学到了一课。

    程静有她交友的原则:不孝敬父母的朋友不交;藏不住秘密的人不交;夸大其词的人不交;不知道感恩的人不交。在她看来丫丫的父亲就是那种不知道感恩的人。所以,这种人她避而远之。当然,她不会把他当仇人。

    从此以后,程静就不会再去等丫丫上学坐她的车。老公李建华很快换了工作,送孩子上学也是顺路。丫丫怕迟到还是会经常坐她家的车去上学。 尽管程静在李建华面前说,你载孩子别人不领情,出了事故会找你麻烦,并且威胁他,如果真出了事,她一定会离他而去。可这样的威胁,李建华不当一回事,程静真有点怀疑老公和隔壁女人有关系。要不然老公怎么会对她的话不理不睬?有话就当面讲,程静从来都不跟自己置气,她知道置气是伤了自己。不值!再说,夫妻之间也只是同在屋檐下的关系了,她好像不太在乎了。

    那是星期天的一个晚上,程静很早回家,丫丫爸爸在她家和老公闲聊,她很礼貌的给客人泡了一杯茶,然后坐下来,一本正经的问丫丫爸爸:“那天你接丫丫的时候为什么不顺便把我家京京接回家?”

    “你又没有叫我接你家京京,别人不叫我接我是不会接的。” 这男人很不客气的说道。

    “你家丫丫每天坐我家车上学、放学。你知道这段时间我很忙,干嘛不一起接回来?”

    “你不知道我是不带别人的小孩子的吗?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我怎么办?”

    “那我们接送你家丫丫就不怕出事了?”

    “我家丫丫我又没有要你接,别人家的孩子你接的话出了事肯定找你!”

    就是说丫丫无论在学校出的事还是老师那里出的事你都有责任!而且他肯定会找你、要求你负责任!程静有点生气!突然感到这男人这么讨厌。

    她努力压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也许是她主动帮助别人,而眼前这位就认为是应该的,不但是应该的,而且还把全部责任推给她。

    “这么说你家丫丫以后不要坐我家的车了,你自己接送,因为我们没这义务和责任!” 程静话随心出,当然,语言中有几分气愤。这样的人她几十年才见过,这真是好心没好报!

    似乎感到自己的话出了破绽,那男人尴尬的笑着说:“我家孩子出了事不会要你负责的!你放心载吧!我的心最宽大了!”

    有这种宽大的心的人吗?人家帮你半年多,而你一次都不愿意帮,我不欠你的!干嘛要帮你?而且好像人家帮他不但是应该的,还帮出了不是来! 这个不识好歹的人!

    “以后丫丫就不要做我们的车了,你既然没有叫我们载丫丫,我也没义务帮你接送!再说,现在的孩子金贵,我怕有个万一,我无法承担责任。”

    “我说了我的孩子你接送我没意见!嘿嘿——” 丫丫爸爸嬉皮笑脸说道。

    程静感到恶心,她感觉这男人怎么就这么肮脏,她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她觉得用厚颜无耻来形容他还有点抬举。她有点同情他那妻子赵盼,在这男人搬来的这段日子里,程静看到、听到的都是这男人的劣迹:好吃懒做,嫖赌逍遥样样齐全。而且还这么不知好歹,假如她跟这样的人过日子,她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她无法想象。

    “建华,听到没?人家说你接送孩子没意见,他没说要你接送,要是有个万一,麻烦就是你的!别给我自找麻烦!”

    讲到自找麻烦,程静觉得自己这样乐于帮助人家,其实也是在自找麻烦。她心里想着,如果我养一条狗,对狗这么好,那狗至少也会对自己摇个尾巴!哼,这男人连狗都不如!可是这番话到了嘴边,她还是咽下去了。

    她不愿意再多说话了,因为对这样的人她多说一句话都是降低自己的素质。她犯不着跟他来气,还不如干自己的活去! 这件事让她真正领悟到世态炎凉,这个世界只有自己来捂热自己的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28556 second(s), 5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