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79|回复: 36

[原创文本] 十二担坵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7-10-10 12:18 编辑


十二担坵的故事

文 / 陈晏生


    居住在北京的知青朱纪飞,这次应靖州县政府的邀请,参加了靖州县成立三十年周年庆典大会,散会后知青代表一行到了我们下放的金麦村水库参观,朱纪飞和振江二人来到了金麦知青亭,下面是他的报道:         

晏生的家

   
    晏生的家着落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湘西山村。就是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今天我荣幸地造访了这个著名的地方:晏生的家和晏生的知青亭。顺着这条山路,我们来到“寨古冲”

11.jpg


    振江和纪飞在知青亭留影: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那天天气非常热,大家在金麦水库的景点休息。当地领导热情地拿出水果、茶水招待我们。因为上午去排牙山林场参观游览,大家都累了,还有人中暑。看到这样,带队就没有在晚餐前安排活动。

    我问当地人:这里到寨古冲好远?他说:走路要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我说那我也要去。振江说:我去过,我带你去。旁边有人说:咯热的天气,算哒撒。我说,寨古冲是我最好的朋友晏生的家,我千里万里到了这里,哪能不去看看?——不去哪对得起晏生!

    我和振江冒着大太阳向那条路走去。金麦的地方干部(抱歉,我没记住名字)听说,马上把自己的汽车开出来,一定要送我们进去。

    山路蜿蜒,路面也不好。我说:即使开大车进来也没法走。

    不一会儿,终于来到了那个我看过照片,又听晏生哥描述多次的地方。

    一座《知青亭》坐落在进村的路边,很打眼。虽然是秋收季节,农民们似乎并不忙碌,除了几位老人在马路上晒谷子,年轻人都围坐在知青亭里打牌。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要求振江和老乡给我照相。仔细查看知青亭、纪念碑。打量着这个普通的湘西小山村。

    踱步在这里,想象晏生、翘姐当年的故事。回想他们那些艰难的岁月。我对振江说:这个地方是晏生家的屋场,他和翘姐的三个孩子都出生在这里。这座现在供人纳凉歇脚的知青亭,寄托着晏生一家,寄托着老知青们多少情谊啊!说着说着,心里有些发酸......

    再见了,寨古冲。再见了,知青亭。再见了,晏生的家。

    我还会来地,也许和晏生一起来。

    请晏生哥替我谢谢那位热情的小伙子!
  
    振江发了这张照片:

    朱纪飞在收割后的稻田里。

    “十二担坵”

18.jpg


    我连忙跟帖说:振江好!谢谢你发上来的照片,谢谢你再次来到金麦知青亭!纪飞站的这坵田是“12担谷田”(一担为一分田),在我们家的对面,这坵田里有我们的故事,我来讲这12担谷田发生的故事吧:

    十二担坵的故事

    知青代表一行参加完县州庆后到了我们金麦,就只有纪飞和振江二人到了我们的知青亭,还拍了照片。

    纪飞站的这坵田叫“十二担坵”,按金麦人的算法,一担谷田就是一分田,五分田为一亩,这坵田有两亩二分田,每年最少要产一千二百斤谷(晒干了的净谷)在山区来说,这十二担坵田算比较好的田,何况,它在寨子的中间,耕作收割都方便。我们当年的知青屋(就是现在的知青亭位置)就在这坵田对面,过了小溪一丈多远左右。我们屋的斜对面是队上仓库,仓库旁边立着一座一丈多高、一百多个平方米宽的晒谷坪,隔我们知青屋的檐口只有五尺远,这晒谷坪掉下来谷子给我们养的鸡鸭带来了好多好处和实惠,但最有趣的还是纪飞站的这坵十二担谷田。

    1969年春,翘妹子在高竹湾生产队一个外号叫“柴刀挎”的老奶奶家买了一窝鸡崽,有16只,这窝鸡崽白色的、棕色、黑色的全部是乌鸡,真的漂亮。翘妹子自从喂了这窝鸡崽后特别勤快了。清晨放鸡、傍晚关鸡,白天时而尖起个喉咙喊几声:“鸡角角,快来呷米米.....”。其实,鸡崽崽们在仓库边,晒谷坪下早已经呷饱了,但她硬要抓一两把米,把鸡崽崽逗拢来,撒给它们呷,故意表现一番她对鸡崽崽的宠爱;她还时而拿着锄头挖些蚯蚓给它们呷,说是鸡崽崽要呷活食才长得快。     

    我们的鸡崽崽是长得快咧,不到两个月就分得出公母了。这时候翘妹子家里来信催她回长沙,说是母亲病重了。其实她心里猜到了,是7队转点的肖妹子(她和翘妹子是邻居)回长沙告诉了她的家人,说是这里只剩下一男一女了。这做父母亲的不放心女儿在偏远的山区成家,要像肖妹子那样嫁到长沙附近农村里,回娘家到底近些。她家里信一封接一封地来,还寄了15块钱路费,她只好回长沙了。我送她到县城,临上车她还一再嘱咐我,要把鸡崽崽喂好,她回来少一杂要我负责。我只得连连点头:“好咯!好咯!负责负宽我都负,你头一莫嫁得乡里二老倌哒,我还眼巴巴地望哒你来啦......”,我说完鼓起眼睛望着她。    她咬起那牙齿对着:“会来咯!陈大宝诶......”   

    那天我扳着手指算了一算,她回长沙整整一个月了,还冇看见她来,她到底还来不咯,莫又嫁噶人哒啦?这一个月鸡崽崽也长得快,晚上搞饭呷时我肚子有些挖了,我捉起一只最大公鸡,估计有一斤左右,杀哒它呷算哒,爆炒这冇开叫的子鸡仔味道最好了,两年前我独守老木屋时就杀哒几只呷过,那个美味至今还在回味。但拿起刀来想杀的时候,又想起翘妹子上车时说过得话,不敢杀了,再等几天看看,她再不来的话,我就慢慢地隔几天宰一只爆炒哒呷,隔几天又清蒸一杂呷,还咪杯巴之酒,快活似神仙地韵它几盘味算哒!

    但我就是冇得两年前的那种口福了,她第二天下午就来噶哒。她还冇进门,第一眼看见我就说:“我的鸡角角咧,长好大哒咯?”

    我说:“在仓库底下歇凉吧,你再试逗哈看,看它们还听你的召唤啵?”,我说完手指了指对面的仓库。

    她真的尖起个喉咙:“角——角——角!鸡角角快来咧!”

    说起来也奇怪,那16只鸡一哈子就从仓库底下窜出来了,一窝蜂就到了她身边,她那一下笑得比看见我还笑得甜些!她手点着鸡数来数去:“7杂白的、5杂黑的、4杂棕色的,共16杂,一杂都冇少。”她数完鸡才笑咪咪地跨进大门。

    两个月后田里的谷子都快熟了,我们对面12担坵开始放田水了,我们鸡崽崽长成了鸡哥哥鸡姐姐了。翘妹子用秤称了最大鸡公有4斤多,最大母鸡有3斤多。每天早晨放16只鸡放出门时一扎齐的,真的爱人咧。这十二担坵隔我们家最近,它宽敞又平整,种的是“六才号”,谷杆高,每一穗颗粒多,那一阵风吹过来,还真有“喜看稻穗千层浪”感觉,我们鸡哥鸡姐们就最爱往十二担坵田埂上周走,它们俨然是这坵田的主人,好像这坵田里的谷穗是特意为它们准备新鲜食品,它们不急不忙地走到田边,伸出脖子啄谷杆上大颗大颗的谷穗.....

    社员们发觉了,眼皮子浅的人夸张地说三道四,说这十二担坵是专门种着给长沙知识青年的鸡吃的;说这坵田要想有收成,非得撒药谷闹死这些鸡......那年月做好事的人不多,但做坏事、做缺德事的人还有的是,而且坏事做得还特别得快!十二担坵的田埂上撒放了一堆接一堆的“乐果”拌的药谷,这药谷的毒性特别大,鸡吃上几颗靠得住会死。刚撒药谷那天上午,我们鸡已经放出门了,翘妹子那一下就急噶哒,她拿着长长的竹竿站在田边,我们鸡只要一靠近药谷,他就把它们赶开,她还时而趁人不注意,把一堆堆的药谷往田泥里踩,一上午就基本上把些药谷踩得差不多了。我砍了几捆小柴杆,在我楼梯旁围了一个几米宽的鸡围子,第二天上午把鸡全关进了鸡围子里。

    鸡关进了围子里,它们伸起颈根望着对面十二担坵,因为十二担坵放田水不久,水沟里有好多的小鱼仔、小虾米、小蛙、蚯蚓,它们可能近几天尝到了这活食的美味甜头。鸡公咯咯咯地叫过不停,它们好像在骂:放我们出克咯!放我们出克咯!我们呷得好多之谷咯,我们就是想呷田沟里活肉咧,那个味道真的好,我们近水楼台当然先得月唦....

    母鸡们也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她们好像在唠叨:老鼠、麻雀不照样的呷,你们又冇看见关它们咧,你们只欺负我们,你们各些人啊,现在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你们抓人、关人关上瘾哒吧,连我们鸡类都关,我们抗议!我们要自由咧.....这些个鸡哥鸡姐们啊,关它们一上午就吵闹一上午,我心里想,至少要关它们半个月,十二担坵才会收割,只要收割后就可以放它们出去了。可这些日子还真难熬啊!

    翘妹子鼓起眼睛望着这群心爱鸡,她好心痛的,她担心会把鸡关出病来。我看着她眼睛眨了几下,鬼点子又来了:“各人坐牢每天都要放风,各鸡也要放风咧,现在太阳正当顶,鸡晒起来受不住咧。”,说完,把鸡围子门一开,这些个鸡哥鸡姐们啊,一下就都窜了出去,直往十二担坵里跑,我们以为它们会啄田边谷穗,冇想到它们直往田中间钻,一会儿工夫一只鸡都看不到了,连叫声都冇听到一声了,把我两个笑得前俯后仰。

    下午,太阳阴了下来,我们还冇看到鸡哥鸡姐们的影子哒,翘妹子有些急了,她担心鸡被关怕了,跑到别人家里去了。我说不可能,俗话说:“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天飞”,再等一等看吧。天麻麻黑了,我们鸡哥鸡姐们一个个从十二担坵走了出来,回到家门,乖乖地钻进了它们老木窝里,它们晓得享受啊,呷又呷了,凉也歇了,还真的懂事通人性又灵活啊!

    就这样,我们每天上午把鸡关进围子里,到中午就放风,只要把门一开,它们一钻就进了十二担坵的中间,到天麻麻黑时它们很有秩序回到自己窝。有一天下午,只听罗家湾罗二伯娘喊:“守鸡鸭的伢子到哪里克了喔,十二担坵里面进了鸭子咧,赶快赶出来喔!”,随着喊声,队上安排两个守鸡鸭细伢子,拿着竹竿走进了十二担坵,他们赶一气功夫才看清不是鸭子,是知识青年养的鸡,这鸡可不是走路摇摇摆摆的鸭子,它们比鸭子灵活得多,在这即将晒干的稻田里活蹦乱跳,根本赶它不出来。我想起了一首老革命歌的一句歌词:“青纱帐里游击队儿逞英豪......”,我们的鸡哥鸡姐也真的是在十二担坵里逞英豪了。

    队上开会有人说我们鸡是这样搞要不得,还有的说住在田边不能养鸡。我听了借此机会大骂起来了:“鸡我们也关了,放风它们躲进田里歇凉 我们有什么办法喔,再说当年砌屋的时候,我们知青要求把我们知青屋砌在陈家坪的井上端,那里一块好大的平地,可你们硬要把屋砌在这田边上,你们想用我们的知青屋做会议室。这下好了,住在这田边仓库边,又不要我们养好鸡鸭,哪个农民不养鸡咯。这鸡住在田边上有不下田道理吗!我越骂越气愤,你们当初对知青就是没安好心!这后果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翘妹子也讲蛮道理:“你们把毒药谷撒在我们屋门边了。硬不要我们养鸡,要得!不养鸡就全队的人家都不养鸡,要撒药毒死鸡就每户门边都撒药,我明天就克撒药!我们鸡在十二担坵窜,也冇看见呷空好多谷子,它们主要是呷田里活食咧!田里谷穗还是那样茂盛。有些人放狗屁,打飙腔,说这坵田今年会冇得收成,到打谷子时候,我到看看这坵田打出好多斤谷子来!”,我两个这一闹得来,社员都不做声了,老农转弯说,只有几天就要打谷子了,就算了吧。

    从那一年后,我们养的鸡到十二担坵里窜,没有人讲难听的话了,田埂边每年还是撒药谷,也毒死过我们的鸡,但后来我们会给鸡开刀了,这呷了药谷的鸡开刀后就再也不呷地下的药谷了,社员们拿哒我们的鸡冇办法。其实,我们早观察到了,鸡进十二担坵里,那些蚂蚱昆虫、小虾小蛙才是它们真正最喜爱的食品!

    后来的那些年里,十二担坵一直是我们的养鸡养鸭的活动栖息之地,尤其收割后的它,用平坦宽敞的身躯给我们提供了好多的方便!我们永
远忘不了这坵田!
15.jpg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廓斐 + 30 + 5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9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难忘的岁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溪老宁 发表于 2017-10-9 23:23
知青,难忘的岁月。

           谢谢龙溪老宁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知青的那段岁月的确难忘!
发表于 2017-10-10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晏生 发表于 2017-10-10 15:46
谢谢龙溪老宁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知青的那段岁月的确难忘!

我是70年插队落户的知青,难忘的岁月。
发表于 2017-10-10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晏生哥和翘妹子
发表于 2017-10-10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龙溪老宁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知青的那段岁月的确难忘!
      
发表于 2017-10-10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次拜读晏生老师的故事连篇,读后总会为他们当年的境遇所感触。
发表于 2017-10-10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动听,读来温馨。
发表于 2017-10-10 20:4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7-10-10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晏生的知青生活故事点赞,为晏生生动风趣的长沙方言点赞!
发表于 2017-10-10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晏生哥和翘妹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溪老宁 发表于 2017-10-10 16:14
我是70年插队落户的知青,难忘的岁月。

            谢谢老宁朋友再次跟帖!我们都有共同的知青经历,天下知青是一家,握手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7-10-11 07:26 编辑
yzldd 发表于 2017-10-10 17:34
问好晏生哥和翘妹子

yzldd朋友好!谢谢你的问候!谢谢你的给力和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传敬 发表于 2017-10-10 18:44
谢谢龙溪老宁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知青的那段岁月的确难忘!

    谢谢新朋友杜传敬的热心顶帖!谢谢你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传敬 发表于 2017-10-10 18:44
谢谢龙溪老宁朋友的热心跟帖!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知青的那段岁月的确难忘!

    谢谢新朋友杜传敬的热心顶帖!谢谢你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廓斐 发表于 2017-10-10 19:40
多次拜读晏生老师的故事连篇,读后总会为他们当年的境遇所感触。

  久违了廓斐首版,由于电脑出故障几个月不能在红网上发帖跟帖,早些日子请师傅重新修复,终于能发帖了。谢谢版主将帖子加精置顶!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马识途123 发表于 2017-10-10 20:10
故事动听,读来温馨。

             问好老马版主,我的电脑修好了,又可以在红网发帖了,我们又可以在这里交流了!谢谢你赞誉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邵阳老酒朋友!谢谢你的光顾和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晏生 于 2017-10-11 07:59 编辑
吴大哥0 发表于 2017-10-10 21:32
为晏生的知青生活故事点赞,为晏生生动风趣的长沙方言点赞!

         久违了,吴大哥,这次有居住北京的知青到了我们生产队,观光我们的知青亭,并发来照片,我见到照片有感而发,便写了这篇土里土气的文章!谢谢你喜欢!谢谢你为我小作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辣爷的问候。我们早些天在诗词朗诵会上见面了,你还是那样精神焕发!顺祝秋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34766 second(s), 4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