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37|回复: 6

[影视文学] 《野魂灵外传》第九集(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7-10-13 13:07 编辑

通街的楼肆,一栋栋的都亮着窗眼,在相看着对面,也在审视面前那行人稀少的街道。
明显的一条新街,它不但地处边缘,而且开张的店面也少。
这时际,阳光融融地洒遍全部楼肆的屋面和街道。则让逆光的物体一面呈现出阴影。
而顺街看去,不远处,一个女人却刚好从一座楼的门道里走出。而且,她在刚一现身那一会,就急忙地往口袋里掏出手机,并拿在手一看后,即露出笑容道:“你终于还是出现了。”
她,便是满街寻找白矾的芙蓉。这时在她身后的门壁上,却显眼地挂着块“常山县卫生局”几个字样的牌子。
芙蓉这时把手机贴到耳边,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您总算给我回话了。哦,慢着、慢着,我已在您常山县城里呢。对,我找您好几天了。现在卫生局门口。当然,我不这样查找您的地址,又如何找得着您呢?什么,您在车站门前?好,我马上就到。”
通完话,她已喜不可耐。且赶紧地跑前几步,即于路旁等待出租。在这,因为地方偏辟,她左顾右盼,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辆。上车后,却只转眼功夫,便就到了车站门口。
芙蓉下车,白矾则正好就在她旁边等着。芙蓉此时一见,便什么也没得说的,赶紧地扑到他身上,将其紧紧地抱住。
这样的二人拥抱了一会,白矾即轻拍着芙蓉说道:“好了,您怎么要跑来常山呢?我不是说了吗,叫您等我消息嘛。”
芙蓉这才松开手道:“还说呢,现都多少天了?快半个月了,没良心。”
白矾歉意地:“对不起,回来忙于应酬,事情又没理出个头绪,加上我那乡里信号又不通,没法给您回话。直到今天,才跑来县城给您打电话。没想,您却又来了。”
芙蓉则显得心爱地:“钱用光了吧?我就怕您受苦,才赶来找您。”
白矾:“您可真是及时雨,但您此番来,也确实太鲁莽了。要是我不是此地人,您岂不陷入人海被活活淹死?”
芙蓉:“怎么会呢,您与哥在苏老板店里的经历,说明您就是此地人。”
白矾:“既来了也好,等会您还可以看到现场演出。”他刚一说到这,就听到身后车站的大门处传来乌梅和茱萸的说话声。
可芙蓉却并不明白他说的话意,待要问时,白矾却在转脸之际则又说道:“来了、来了。”
这时,乌梅和茱萸也看见了站在前边的白矾,但他们却并没有相互搭言,即在出站时转向了左边标示着“常山县政务服务中心”的大门里去了。
随后,白矾便拉了芙蓉也跟了进去。
办事在右边的二楼,几人一直走到“婚姻登记处”台前停下。
这时,白矾便主动上前对办事员说道:“姑娘,给我们办离婚手续。”
公务员即抬头问道:“你要和谁离婚?”
白矾便指向旁边乌梅道:“与她。”
公务员:“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不好好过日子?都这么大岁数了,有什么事不可相互体谅,非得要离婚?你们还是回去吧,两人尽量调解一下。”
白矾:“不行咯,你看,我们今天来的可是三角关系。就凭你的经验,你说,我们当不当离?”
公务员则又说道:“哦,原来你是有第三者。不过,凭我们的办事原则,这第三者,我们是不会容忍的。最好,还是希望你夫妻二人自己和好为重。”
白矾:“是啊,我也是这么想,可她却不愿意。人家在一起都六、七年了,你说,这还能扯得脱吗?”
公务员:“那你不是甘愿当王八了?真是可悲呀!”
白矾:“对,我是当王八,可也是鳝鱼呢。你看,我这后边也跟着一位仙女。”
公务员顿时便明白道:“噢,原来你也不正经。”
“副局长办公室”几字亮眼的标示牌,却目空一切地盯视着前方。它既显的威严,也显得冷漠。
而室内,临窗一张办公桌上,既有部电话机,也有文件筐。且桌上还搁着个专人用的饮水瓶,桌前却坐着李仁。
这时,白矾自外边走来,一进门,他就大声地叫着道:“李副局长,您好啊。”
李仁突然一见,则不禁诧异道:“白矾,多年不见,可在哪里发财?”说着,他即把眼光又看向后边跟进的芙蓉。
白矾则一路上前与他握手说道:“别提了,我可是从黄泉路上回来的。还发什么财?命都是人家给赎回来的。”
李仁:“那你今天到局里来,又有什么事呢?”他这么口里说,却也不叫白矾坐。
白矾则也不在乎地说道:“还能有什么呢,现在没路了,来向您要工作嘛。卫生院都死去这么多年了,局里难道都没有点对策?”
李仁:“现在局里又没有下拨经费,你们医生又都各自一方,要想归拢,等这次非典过后,看有没有希望。”
白矾:“多年的防疫工作也都这么瘫痪了,局里怎么也不管呢?”
李仁:“要不,你把巴吉的防疫工作先承担起来咯。到时,局里恐怕会研究对策的。”
白矾:“可这工作,上边还是没有报酬吧?”
李仁:“目前在搞的,局里给每个专干月补助三百块,这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不过,平时你看病还有收入嘛。”
白矾:“只是,我还有个要求;卫生院那房屋你也晓得,看局里能不能施舍一点,帮助修整一下?”
李仁:“这个局里还没有办法,要修整,那得靠你们自己。”
白矾:“看来,我来不来局里,全都一回事。卫生院看似有爹娘,可实际上,卫生局还只是个干爹。甚至还不及一个邻里大叔那样有关照。可事情还得要下边做。”
李仁一听,则不禁笑道:“你这比喻可就不中听了,非要说,那也只能怪你卫生院是集体编制,国家没有承担你们的工资发放。所以,才没能顾得上嘛。”
白矾眼见没有希望,便只得告辞道:“好吧,既然是这么个格局,那我也只能回去重新垦荒了。”说罢,他便携芙蓉一起出了门。
而李仁则于后边看着他(她)俩,只是摇了下头而已。
走出卫生局,芙蓉却好大困惑地同白矾说道:“唉,您犯傻呀?如今您又离了,还管它卫生院事干嘛呢,您就不想同我回去?”
白矾:“这么急着回牡丹做什么?好些事都在等着我去做呢。我看,您来了也就不要走了,就同我在这地方生活吧。”
芙蓉一听急道:“在这地方生活,您有毛病?”
白矾:“这地方不好吗?有山、有水、有阳光。还有说不尽的牵恋和恐慌。”
芙蓉:“那还有什么留恋的?”
白矾:“可我连女儿都还没见着呢。”
芙蓉:“那就等见了女儿我们一起走,好回去料理我们的生意呢。”
白矾:“是啊,那里还有生意,这里又有事业。一边是淌金流银的生活,有享不尽的财富。一边却是艰难的岁月,困苦的磨励。人,可以成为神仙,可以成为物质的主宰。可这里乡亲们的疾苦却又怎么办?是啊,那攒钱的滋味真好。还可以成为人上人,不会被人看不起,还拥有美貌体贴的老婆,阔气浪漫的日子。”
芙蓉:“您知道为什么还犹豫?要不,我同您回去,与您前妻说说,叫她把两个女儿也让我们带去牡丹读书,由我们负责培养。女儿还是她的女儿,她什么时候想见都可以,您看这样好不?”
白矾:“她不会答应的。”
芙蓉:“那她就是贱。”
凌然楼窗,像睁大的瞳仁一样端立在楼房的高层,且虎视眈眈地直视着前方。窗玻里,苏叶这时正拿手机在与人通话:“喂,蹄子啊,”
对方瞿麦的声音在问道:“什么事?”
苏叶:“牡丹来那女人,不知找到白矾没有,你有没有她(他)们消息?”
瞿麦:“牛子哥已回双勾去了,她不会找得着吧?兴许,她已回牡丹了,你担心什么?”
苏叶:“你别忘了,牛子可有手机,他(她)们还不会通话?”
瞿麦:“哦,不过,双勾没有信号,不一定打的通吧?”
一前一后的两双脚步,在房屋内的楼梯里,正一级一级地向上移动着。不一会,它就在一个拐角处的门前停下了。接着,便听得两下敲门声。
原来,这二人却是白矾和芙蓉俩。而且白矾还提着些水果,芙蓉则仍然背着她从牡丹出门时所带的行头。
很快,门就开了。白胶香一见是白矾,即于里边叫一声:“牛子。”
二人进屋后,即搁下随身携带,就于纱发上坐了。
这时,白胶香给二人各泡了杯茶水递上。白矾便向她介绍道:“姑,这就是我先前出车祸时救我的恩人,她叫芙蓉。这八年里,我们已形同夫妻,只不过没有办理正式的法律手续。”
白胶香听了,即心生感激道:“啊,芙蓉姑娘,谢谢你救了我们牛子。”
随即,芙蓉则亲热叫道:“姑妈,别这么说,我救他也是碰巧。要不是我原来认识,恐怕也不会有这回事。”
白胶香一听,不由觉得奇怪道:“哦,你原来还认识他,是不是在他当兵那会?”
“嗯,正是那时认识的。”
白胶香:“这可真是奇事,说起来倒像说书一样。”
芙蓉:“倒也是,这几年来,我也觉得像是被人有意编排的一样,有那么一种离奇。”
白矾:“姑,您还不知道,我当兵那会,她还追过我呢。害得我还受了一次处分。”
白胶香接着又问芙蓉:“那你这次来常山,为何又不同牛子一起来呢?”
芙蓉:“他是偷着跑的,要不是我哥同他一起来过这,我也不会找到这来。”
白胶香:“那你知道他原来家里就有老婆孩子吗?”
芙蓉:“知道,不过,这也是在他恢复记忆后才告诉我的。”
白胶香:“你都知道了,为何还要跑到这来?”
芙蓉:“我当然要来呀,我们都有八年夫妻之实了,他就这么偷偷的跑了,我能放得下吗?”
白胶香:“你放不下,可他这还有个老婆又怎么办?且还连着孩子呢。”
芙蓉:“就因为这我才来的,要不,我心里怎么会得到踏实?”
这时,白矾即插上一句道:“姑,我和乌梅刚才已经离了。她对我已失去了一起生活的信心。以后,我也只能和芙蓉在一起过了。”
白胶香本就意料之中事,却还是不放心问道:“离了,那你两个孩子呢?”
白矾:“孩子都跟她。”
白胶香:“那你以后怎么办呢?单位又不存在了。”
白矾:“没有单位就个人单干,总之,路也还是要走的。”
接着,芙蓉则面朝白胶香说道:“刚才他还特意去了卫生局和防疫站要工作。其实,他根本就没必要再去当那个医生。姑妈您不知道,在牡丹,我们早就有自己的商业公司,眼下还开着大超市。而且白矾他还有非凡的生意才能,我们走到今天的台阶,主要功劳还都是他这八年来的努力。他敢想、敢干,不循蹈常规。您想,他如今婚也离了,单位又没了,不回牡丹去现成经营,还留在这做什么?”
当芙蓉刚说到这,不意家中的电话铃响了。于是,白胶香便起身去接电话。可她拿起手柄贴向耳际一听却是说道:“你等会再打来吧。”说罢,她便就此放弃了通话。但她却又转对白矾和芙蓉说道:“你们坐会,我出去有点事就来。”这样,她就出门去了外边。
其实,白胶香却并没走远,而是偷偷去了她对面一家屋里。当房主人为她开了门进去后,她却是对她的邻居说道:“借你家电话用下。”
邻里却是一对老人在家,白胶香拨通电话后则是说道:“瞿麦,你听我说,牛子已从双钩来我这了,还带了个牡丹女人呢。什么,你知道?嗯,长得差不多有你一样漂亮。那你就快来,我这是在别人家给你打电话,好、好。”
她通完话,即向主人说了声谢,就又回到自己屋里。
“叮咚”一声门铃声响,坐在屋里的白矾和芙蓉二人听得,当即便觉得有些惊呀。而这时,白胶香却已去了厨室做饭。于是,白矾便起身去开门。
当门一开,却见是麻黄回来了。白矾便随即叫道:“姑父,您下班了?”
      “牛子。”麻黄则也叫了声,即闪身进屋门。可当他见屋里还坐着个女人,便觉面生地打量了一眼。
      而当白矾刚要往纱发上坐下时,不料刚才的门铃又响了。于是,他便又去开门。
      但这次门一开,刚与外边的人一照面,就先听到一声甜甜的“牛子哥。”
      随即,白矾也就叫道:“妹妹,你怎么来了?”他似乎觉得有些意外。
      而瞿麦进了门却说:“我可是常来常往,得问您是怎么来了?”接下来,她即一边往里走,一边仔细地打量起坐在纱发上的芙蓉。并且还在心里说道:“看样子,她比牛子哥可要小好几岁,倒也有一张好脸蛋,一副好身段。”
      待到瞿麦坐下,白胶香即从厨室端来了饭菜上桌。不一会,她便对大家说道:“都坐拢来吃饭。”随即,她又去冰箱里取来几瓶啤酒。
      大家坐定后,麻黄一边开瓶一边说道:“随便啊。”
      接着,白矾也就抓过一只瓶拿到手里开启。
      这时,瞿麦便问他道:“牛子哥,她是谁呢,您都不介绍下?”
      白矾则一边往瞿麦面前的杯里倒酒,一边答道:“她是我的另一半,名叫芙蓉,牡丹市良民。既是我的旧相识,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样,妹妹您满不满意?”
      瞿麦听了他说,不由一改向来的抑郁,脸上马上就现出了轻松,并布满称心的笑容道:“您看上的人还用说吗,不过,我又得问您,您和乌梅两人的事又怎么处理呢?”
      白矾:“我与她已到民政处划清了界线,这您放心。”
      瞿麦一听,不由也感到心身一轻道:“啊,那就好,这样一来,您总算也获得了解放。”
      二人虽在说话,却也各自都已开吃。
      接着,白矾便对芙蓉说道:“她是我妹妹,在县电视广播局工作;老公是县里的组织部长。”
      这时,白胶香则纠正道:“长卿现在已是副县长了。”
      白矾:“啊,这我怎么会知道呢。”
      紧接着,白胶香又关切问道:“牛子,你以后究竟怎么打算呢?”
      这时,芙蓉却接口说道:“他还需要什么打算,我们还不照样回去做生意。日后,他还可以每年回常山一次。”
      可白矾却说道:“要论捞钱呢,回牡丹当然是上策。可我对那却并不感兴趣。其实,我心里一直牵挂的,还是这地方普通人民的医疗卫生和防病事业。”
      瞿麦一听,马上就反对道:“您有毛病,那些贱事也是您去想的吗?奔没奔头,还让人瞧不起。”
      接着,麻黄也说道:“牛子,你这想法可不对劲。你留在巴吉,她又愿不愿意?”
      芙蓉:“我可不留到这地方,雪丹,您是不是被钱用怕了?回牡丹哪里不好,却要留恋这穷山沟?”
      瞿麦即对芙蓉道:“你还没到过巴吉吧,那地方你要是见了,准会叫你流泪。”
      芙蓉随即就说:“我一直还没出过县城,今天要不是他给我打电话,我还在四处访问呢。”
      白胶香于是劝起白矾:“我说牛子,既然你已有芙蓉这么个好媳妇,我劝你还是同她一起去牡丹为好。”
      芙蓉接过白胶香话更是说道:“其实,我们公司也离不开他,要不是他,我们那一伙人,也发展不到今天的程度。如今,我们已有上千万的成本资金,开着超市。每次,他设想个主意来,都让我们几个人感到害怕。可他却总是十拿九稳地把事情给办成了。”
      瞿麦又接着说:“牛子哥,您都有那本事,就更得去做那行当生意。姑姑,您说呢?我们不能让他再留下来。”
      白胶香:“当然不能留在这地方,既有这么个好去处,可是祖宗八代都想不到的。只是我们牛子一走,有一个人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瞿麦听了,即意识地沉默起来。
水里阳光,水里的天和云,在翻耕过的泥土里,如同明镜一样地在放亮着它们的形像。旁边也还有山座和森林陪衬的色彩和风光。一切都很安然肃静,甚至它邻近的双钩村也为它屏住着呼吸,而生怕搅乱了它的清析。
      正午的太阳很耀眼,但却充满春天的柔气。也许,双钩村正因有了这安适,才显得那么宁静。而且眼下,既使乌梅那时常不离人的店里也变得清静无人了。
      但在她平台下的灶屋,乌梅和她的女儿灵芝及茱萸,这时却正围着桌子在吃饭。而且茱萸先一个刚刚吃好,他放了碗筷就起身去了外边。
      且茱萸一走,灵芝就悄声向乌梅问道:“娘,我爹回来了,您怎么还留他在我们家里?”
      乌梅则眼也不抬地:“我和你爹已经离婚了,以后,你就少提他。”
      灵芝一下就来气地重重地把碗往桌上一搁说道:“你怎么与爹要离婚呢?爹要是没回来,你与人家鬼混也就罢了。现在他回来了,你却把他踢了。这样搞,我也不跟你了。”
      乌梅于是停了吃,朝灵芝凶道:“怎么了?我就是要把他踢了。你以为你爹是什么好东西吗,他管过你没有?这多年来,你们读书,穿衣吃饭,可靠的是谁?”
      灵芝:“不管,他也是我爹,却留下外人。”
      乌梅即随口敷衍道:“好好、好,你要割舍不得,那你就跟他去过。”
      灵芝见说不过,便愤然而去。
打斗的视频场面,显得很是激烈。且在夜晚明亮的灯光下,给人一种恐怖而又快意的感觉。看着这电视,瞿麦一家人则显得尤为清闲,而又兴致勃勃。但看着看着,瞿麦却显得神色烦乱地自言自语道:“我到底告诉她,还是不告诉她好呢?”
      听得她无端由地自个儿在跟自个儿说话,徐长卿便随口问了句:“你在说什么?”
      瞿麦:“我在说苏叶,牛子哥有个女人,她从北方来,曾到苏叶家找过牛子哥,却被她满过去了。如今,她却找到了牛子哥。你说,我该不该告诉她?”
      徐长卿:“你和她是相好朋友,我就不好得说了。其实,告诉她总比不告诉她为好。”
      有了他这话,瞿麦便马上说道:“那我就打电话告诉她。”说罢,她就起身走向电话机。
亮丽的滑冰场,一对双人技巧滑的场面,飘逸、柔美。那局限在尺余见方的彩屏里的动态图景,却是给人一种奔放与豁达的感觉。
      这时,在那彩屏前,苏叶独自一人在她的房间里看着电视。而且还正逢精彩处。不料,她搁在纱发帮上的手机却叫了。她顺手地拿起一接,则马上就现出惊呀道:“什么,她找到牛子了?那,他(她)们现在人在哪里呢?啊,知道了。”说罢,她就收了手机,即刻地起身,竟然电视也没关,就出了房间。
登向楼梯的脚步,在暗淡的灯光里,快速地向上移动着。她在转过了两道拐弯之后,即在一处楼层的门前停了下来。随即,便听得一声门铃响。
      这时,从那人的双脚间看去,即见到门在被人在拉开了。
      当门一开,外边的人就叫道:“姑妈,牛子在您这?”
      开门的是白胶香,她见是苏叶站在门外,即招呼一声道:“进来吧。”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发表于 2017-10-12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融融地洒遍全部楼肆的屋面和街道。则让逆光的物体一面呈现出阴影。
发表于 2017-10-12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优美


发表于 2017-10-12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0-12 15:46
阳光融融地洒遍全部楼肆的屋面和街道。则让逆光的物体一面呈现出阴影。

早上好,问候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问候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光临赏鉴,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2.477498 second(s), 3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