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62|回复: 6

[湘情乡韵] 挑担叫卖的父亲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0-13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泽明 于 2017-10-13 12:01 编辑


挑担叫卖的父亲
                                                                                                               文\唐泽明
   父亲出生于1947年,今年已经是七十岁了。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意思是说,父母年迈在家,尽量不要长期在外,不得已,必须要告诉父母去哪里,为什么去,什么时候回来,并安排好父母的生活起居。为了生计,年过知天命的我还在千里之外打拼,按照可以预期的人生轨迹,要等到退休后我才能长期陪在父母的身边,彼此的关爱只能在每天的电话声中传递。
   好在父亲的身体非常好,在母亲没有帮手的情况下,他不仅种了三亩多水稻和两亩多旱土农作物,还管理了一垄自家的果园,当桃子、李子、梨子、柿子、柑子、栗子、橙子相继成熟时,父亲便用箩筐挑起水果,沿着乡间的小道,走村串户,一路叫卖。在湘西南的山区,亲情很浓,方圆十里八里,大多能攀上瓜藤柳叶亲,如姨爹爹的老表、舅爷爷的外甥等,在山村里论起来还是亲戚,哪怕是邻居的娘家,也会把你当亲人看,只要听到父亲具有韵律的叫卖声,他们或多或少地照顾父亲的生意,并在邻里之间义务帮他做促销员,有的还热情地邀请他去家里吃饭、喝酒。父亲挑担卖水果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积累了一定的顾客资源,哪家要什么水果,他一清二楚,因此,他种的水果都不愁卖,他是乐此不疲,享受其中。
   父亲每天卖了水果回来后,都要向母亲“汇报”具体的行程和收入情况,如送了二舅阿嬷十个柿子、四姑奶奶三个橙子等,都要与母亲一起来分享送水果的过程,并从中了解她们的健康状况。其实我也知道,父亲挑担卖水果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可能是他已经习惯成自然,或许是他借此机会锻炼身体,亦或是他想借用他的脚步和叫卖声来维系在城市里体会不到的那种质朴的乡情和亲情。
   今年国庆节的第五天,也就是10月5日,是我三姨家新居入伙的好日子,我们商量好,父亲在家摘柿子,等一个提前预定要一担新鲜柿子的人来取货,我则驾车陪母亲去到二十公里外的三姨家喝入伙酒。当我们回程经过武冈市司马冲镇时,却意外地碰到父亲挑着一担满满的柿子在叫卖,原来是预定柿子的人言而无信,忽悠了他,他怕柿子过了夜不好卖,下午4点钟才出门。我遇到他时,已经快5点了,当天是圩日,但早已散场,很快就要天黑了,我为父亲今天的生意捏了一把汗,将母亲送回家后,我立即驱车往父亲卖柿子的大概方向寻找他,我担心天黑了,他挑着重担走路不方便。当我在双江村许家院子找到他时,他正在处理最后的尾货,为了早点回家,40个黄橙橙的柿子20元就被他卖掉了,比平时少了一半的价钱还不止。我问他怎么这么便宜,他说,自己种的,没花什么本钱,卖了就是钱,总比没卖好。我听了很是心酸,联想到自己平时的花费,自责的心情涌上心头。当时就有人取笑他:“你儿子开奔驰,你却挑担担,你是何苦哦!”父亲呵呵一笑,幽默地说,他的奔驰车没有我的“11号车”方便,我想走田埂就走田埂,想走山路就走山路,而他的车就走不了,在我们农村就是不适用。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年轻时候的父亲虽然长得不高,但非常结实,力气也很大,挑上两百多斤的担子行走如飞,摔跤更是他的强项,我亲眼见过,在一次劳动的间歇,父亲在村里的晒谷场打倒过两个同时向他进攻的 “把师”(乡村武术教头),要知道,我们家乡是湘军的发源地,习武成风,民风彪悍。同时,父亲的脑瓜子也很灵活,泥工、木工、瓦工、篾工,每一样都是拿得起,放得下,是村里公认的能工巧匠。再说了,父亲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初中生,说起来与大哥及我还是校友,在那时也算是个文化人,可由于历史的原因,父亲没有机会施展他的才能。年老了,他还在感慨,没有赶上像我们这样“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好时代、好机遇,不然的话,他的命运也要重新改写。不过也是,在小的时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泥工,或是木工,去到主人家做事,可以每天有好菜吃,讨婆娘也容易。哪承想改革开放使我们有机会走出大山,能像今天这样过上知足常乐的幸福生活。忆苦思甜,我们三兄妹十分感谢勤劳节俭的父母,他们在那样一种偏僻、穷困的环境下,让我们以读书改变命运,实属不易。为了挣钱,父亲与堂叔名二爷一起去过广西挖磨刀石,挑着一百多斤的石头风餐露宿,挨家挨户去叫卖;也曾跟村里的人去武冈的安心观批发土陶罐(瓦货),然后一路吆喝在乡村田野。装陶罐也是一门学问,有点类似于俄罗斯的套娃,大缸里装小缸,小缸里放小罐,一担瓦货里有不同型号的水缸、酸水坛子、油罐、盐罐等家用陶具。有些人家非常想买一件瓦货,但苦于拿不出钱,父亲则用变通的办法,让他们用米或是黄豆来换。因此,他的瓦货担有时候是越卖越重。父亲的嗓门本来就大,他那拖着长音的“坛—子,罐—子,酿—酒—缸”的叫卖声在峡谷的山冲中久久回荡。然而,让我印象最深,现在回想起来几乎还要落泪的记忆是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父亲每天去到山高坡陡的“四方岭”挑白泥(陶泥),来回就是五、六里路。从凌晨鸡叫头遍起床,到晚上踏月而归,他负重下山,每天要走十个来趟,肩膀上的茧是起了一层又一层,其艰辛的程度可想而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们的家境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应该可以说没有拖共建小康社会的后腿,除了我是一个老打工仔外,大哥和小妹都是小有所成的生意人,后辈中大多考上知名大学,有的已考上国家公务员、有的考上研究生。年老的父母应该放下农耕,颐养天年了,我们兄妹跟两老人家谈过好几次,但父亲的态度很坚决,他理直气壮地说:“只要还能动,活一天就要好好做一天。”
   湘西南的大山是朴素的,它传递给我的是一种气势、一种内涵、一种奉献。父亲挑担叫卖,他用山一般的脊梁挑出家族的精神,他用悠长的叫卖声串成一首自强不息、砥砺前行的诗歌。

发表于 2017-10-13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13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原创
发表于 2017-10-13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2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山一般的脊梁挑出家族的精神
发表于 2017-11-2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味浓浓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7-11-16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64040 second(s), 4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