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59|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民间文化] 桂阳郡零陵郡设立时间考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7-10-23 10:2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angshepherd 于 2017-10-24 08:34 编辑

桂阳郡零陵郡设立时间考


关羽战长沙收黄忠,张飞打零陵,赵云收桂阳,这些三国故事在中国基本是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长沙、零陵、桂阳再加上武陵,是整个汉朝(西汉东汉)时期在今天湖南境域范围内所设的四个郡,相当于在湖南划了一个“十”字,每份一个郡。其中武陵郡由黔中郡改名而来(去掉了巫郡地域),而桂阳郡零陵郡则都是从长沙郡中分出的。由于历史原因,流传下来的长沙、零陵和桂阳三郡的设立时间都存在错误。而引起这些错误的原因就是湘南失去的那部分有关“苍梧”的历史。
秦初三十六郡没有长沙郡,而是保留了原楚国的建制为洞庭郡和苍梧郡,等到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完成收服南越的任务后才将洞庭郡苍梧郡合并为长沙郡(出土的湖南里耶秦简和湖北张家山汉简都记载了秦初有洞庭郡和苍梧郡)。关于长沙郡暂时略过,本文主要讨论桂阳郡和零陵郡的设立时间。
关于桂阳郡零陵郡的设立时间,最早见于班固的《汉书》,后续史料均采信班固的说法。《汉书 地理志上》记载:
桂阳郡,高帝置。莽曰南平。属荆州。
零陵郡,武帝元鼎六年置。莽曰九疑。属荆州。
《汉书》并没有给出桂阳郡的具体置郡时间,零陵郡则给出了具体时间,但这两条记载却都是错误的,以下通过具体的历史事件加以分析论证。

一、桂阳郡的置郡时间
桂阳郡的置郡时间,按《汉书》的说法是“高帝(即汉高祖刘邦)置”,南北朝郦道元在其《水经注》里给出了具体时间“郴,旧县也,桂阳郡治也,汉高帝二年分长沙置。”,郴州地方志则认定为“汉高祖五年”。
汉高祖的年号并不是从刘邦建立西汉王朝算起的,而是从刘邦入关接受秦王子婴投降那一年开始计算的(公元前206年)。汉高帝二年,刘邦此时刚刚完成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正向着家乡徐州沛县进发,面对强大的项羽此时绝对不会在意一个地处长江以南荒凉的郴县,要在此地设一个什么桂阳郡。即使因为义帝的原因而注意到长沙郴县,那也不会突然以“桂阳”二字名郡。“高帝二年置桂阳郡”的说法,破绽实在太多了,所以郴州地方志改成了“高帝五年置”,认为此时楚汉战争已经结束,刘邦此时设置桂阳郡就顺理成章了。岂不知,这种说法依然存在很大的漏洞。
高帝五年,楚汉战争结束后,刘邦大会群豪,论攻行赏,行郡国制,郡国同级,郡属中央朝廷,国属功臣。由于吴芮的功绩,被刘邦封为长沙王,以豫章、长沙、南海、象和桂林五郡属之。豫章郡被淮南王英布(又作黥布,吴芮女婿)抢走了,而岭南三郡还在南越王赵佗手里呢,所以吴芮所得的长沙国封地其实只有长沙郡一个郡,刘邦再怎么厚黑也不可能此时再从长沙郡中划出一个桂阳郡。即使刘邦真的此时设立了桂阳郡,按后来的桂阳郡地一直属于长沙国这个事实,刘邦肯定会做顺水人情将桂阳郡划归长沙国,但事实上许诺给吴芮的长沙国并没有桂阳郡,只能说明刘邦此时并没有设立桂阳郡。
那么,桂阳郡是什么时候设立的呢?桂阳郡最可能的设立时间是公元前181年左右,由吕太后所设立。
刘邦于公元前195年死后,吕太后成为西汉王朝的实际掌权者。不知道南越王赵佗欺负女性还是吕太后的确没有处理好外交关系,反正此时汉王朝与南越的关系越来越僵,终于在公元前183年南越王赵佗去王称帝,号为“南越武帝”,并发兵进攻长沙国,“败数县而去”。赵佗占领了长沙国南部数县,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事实上,他是帮助长沙国南部的原苍梧国复国,建立了苍梧国“傀儡”政权(《史记 南越列传》赵佗语:西北长沙蛮亦王)。西汉王朝自然不会容忍赵佗的如此行为,两年后即公元前181年,吕太后遣隆虑侯周灶往击,“会暑湿,兵不能逾岭。岁余,高后崩,乃罢兵。”。虽然周灶的军队没有越过岭南,但赵佗帮助复国的岭北苍梧之地却实实在在被周灶收回了。也许正因为收复岭北苍梧之地的战争太过激烈,周灶才没有能力继续南佂。
此时正是汉王朝设立“桂阳郡”的最佳时期!桂阳郡这块土地是长沙国丢掉的,是吴氏长沙国打不过赵佗而丧失的,而收复失地却是汉王朝的军队,且此时正处于汉王朝与南越剑拔弩张的时期,军队在此长期驻扎完全是顺理成章的,所以,吕太后就顺水推舟地在此设立了“桂阳郡”。以“桂阳”二字名郡,是因为处于战争前线的县是“桂阳县”。
也许,汉王朝当时的习惯是将刘邦当政和吕太后当政的时期都称为“高帝时期”,所以才会错记为“高帝置”。也许,是因为存在的历来对女性的歧视,故意将“高后置”写成“高帝置”。也许,还有将吕太后称为“第二高帝”的叫法,所以才会导致郦道元错记为“高帝二年”。
总之,桂阳郡的设立不可能是汉初的刘邦时期,而应该是本属长沙国的这片土地失而复得的时候设立的。

二、零陵郡的置郡时间
零陵郡的立郡时间,现在永州的官方表述是“始建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此一表述来自于班固的《汉书 地理志上》的记载“零陵郡,武帝元鼎六年置”。本人经过查阅相关资料,认为此记载应为错误的记载。《汉书》在中国历史书籍中具有崇高的地位,在此绝无怀疑班固的治学态度的意思,很可能是收集到错误的资料所引起的。
西汉初年的湖南特别是零陵,正处于最为混乱的时期,将近二百年后的班固收集到一些错误的资料也在所难免。比如,司马迁在《史记 惠景间侯者列表》中大赞长沙王吴芮,称为最忠心的汉初异姓王(事实上吴芮是唯一一个将王国传至五世的异姓诸侯王),但《史记》里却没有吴芮的传记,而其他七位异姓王都有列传。此一现象唯一的解释就是,司马迁曾经为吴芮写过传记,但由于某种原因撤掉了没有传下来。此原因就是出于巨变中的当时的零陵有些东西不方便记录,所以连长沙王吴芮的传记也给取消了。反过来,由《史记》里没有吴芮的传记也可以推断出,吴芮的长沙国内必有不便记录的东西,而这个不便记录的东西当然就非“苍梧”莫属了。
言归正传。零陵郡设立的最佳时间当然是吴氏长沙国因为无嗣而国除之际。汉文帝最后一年公元前157年,吴氏长沙国最后一位国王吴著驾崩了,此时经过“诸吕之乱”而登上皇位的汉文帝本来对诸侯国就深恶痛绝,肯定立即抓住机会将已经支离破碎的长沙国进一步肢解了,一分为二:长沙郡和零陵郡(桂阳郡已经存在)。完成这件大事后,汉文帝也驾鹤西去了。
过了两年公元前155年,承继帝位后的汉景帝将自己的“不期之子”刘发封在了这卑湿之地重建长沙国。又过了十几年公元前142年,渐渐年迈的汉景帝思儿心切,将儿子们召到长安,聪明伶俐(狡猾?)的长沙王刘发跳了一支蹩脚的“国小地狭舞”,为长沙国赚来了大片土地:“上以武陵、零陵、桂阳属焉”。如果零陵郡是景帝之后的汉武帝所立,汉景帝怎么可能因为刘发的一支哭穷舞而将三郡之地再次配给刘发呢?此记载说明至少公元前142年前,已经存在桂阳零陵二郡!
再来看看班固自己的记载。班固在写汉武帝进攻南越时这样记载:“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湟水;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出豫章,下横浦;故归义粤侯二人为戈船、下濑将军,出零陵,或下离水,或抵苍梧;使驰义侯因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咸会番禺。”
元鼎五年是公元前112年,在此段记述中,豫章、桂阳和零陵都是并列的,豫章和桂阳都是郡,零陵当然毫无疑问也是郡了。既然公元前112年已经存在零陵郡了,一年后的公元前111年汉武帝还要再立一次零陵郡干吗?
引起班固误会的事件可能是,汉武帝将零陵郡的郡治此时从零陵县移到了泉陵侯国。对于零陵郡治的迁移,现在永州官方的说法是“汉光武帝刘秀将零陵郡的郡治移到了泉陵县”,这种说法可能不确切。汉武帝在完成收归南越的版图后,零陵郡的郡治就没有必要呆在交通不方便的原零陵县了(起初将零陵郡的郡治设在零陵县是为了战争指挥的需要),当然有充分的理由将郡治迁往交通更为便捷的泉陵侯国(何况是曾经的苍梧郡治)。
后世之人认为零陵郡的郡治是刘秀才搬到泉陵的,可能来自于对《汉书》和《后汉书》的误解。《汉书》里标明“零陵县是零陵郡的郡治”,而《后汉书》则标明“泉陵县是零陵郡的郡治”,却忽略了这种情况,即,零陵郡的郡治始设在零陵县,西汉中途已将郡治迁到泉陵侯国,所以记载时按始设时记载而没管后续的改变;而《后汉书》时的零陵郡郡治已经在泉陵县,所以如此记载。后人却误认为前后汉的交替才是零陵郡治的迁移时间。像这种情况,永州的地域范围内还有一处,即,《汉书 地理志》中不管是零陵郡还是桂阳郡都没有记载“舂陵侯国”,只能说班固当时收集的资料是有限的。
综上所述,零陵郡始设于公元前157年,为汉文帝析长沙国所置,始设时郡治在零陵县(今广西全州),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完成平定南越的任务后即将郡治迁往泉陵侯国(今永州零陵区)。

三、零陵郡地在设郡之前的归属问题
关于零陵郡之地在设立零陵郡之前究竟是属于桂阳郡还是长沙国呢?零陵郡之地在汉初之时属于吴芮的长沙国,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但郦道元在《水经注 三十八卷》里提到:“零陵郡治,故楚矣。汉武帝元鼎六年分桂阳置。”
为什么郦道元会认为零陵郡是从桂阳郡分出来的呢?现在已经无从稽考郦道元所依据的史料来源,因为除了郦道元记载了零陵郡是从桂阳郡分出来的这件事之外,留存到现在的史料中没有更久远的史料提到这件事。以零陵郡设立时期的事实分析,郦道元这个记载可能是错误的,零陵郡不是从桂阳郡析分的,而是从长沙国析分出来的。
如上所论,桂阳郡是公元前181年左右汉王朝收复被赵佗侵占的原长沙国土地而设立的,零陵郡是从哪里划出的,就得看此时桂阳郡和长沙国的地盘了,弄清楚这个问题,零陵郡的地盘来自哪里也就迎刃而解了。
1. 语言的界线
语言的载体是人,人走了语言也就跟着走了。一个地方的语言,如果不是大规模地换人,会保持相对地稳定性,千百年来代代相传,只要人稳定语言也就基本稳定。这就是我们国家方言众多且具有地域性的根本原因。从方言来看,当时隆虑侯周灶的“兵锋”是在今道县的寿雁镇一带,此处往西的地方方言与今零陵区方言类同,此处往东则与郴州方言类似,具赣方言因素。今广西全州与零陵区方言完全一样,广西桂林、灌阳一带也与零陵区方言类同,证明这群人是秦始皇时期进攻南越时移民过来的(凿灵渠,主攻路线之一),原土著为百越民族全跑了或上山了。由于现存地域性方言的差异,证明了当时赵佗“攻长沙边邑”的终止线也就在道县寿雁镇附近。
由于赵佗的进攻,此时非常可能发生了“零陵县迁移”的事件。按理,零陵县初设时必定包含舜帝陵(初设地点以今道县最为可能),而地处广西全州咸水乡的零陵县根本就不包含舜帝陵(后来舜陵处设立了营道县。史书记载的所有“零陵县”均不包含舜帝陵,所以就应该存在问题。合理的推断如上,史书记载的历史是此事件之后的历史)!与零陵县一同西迁的还有当时地处今零陵区的苍梧县,去“苍梧”之名而改为“洮阳县”,都从潇水河畔迁到了湘江边上。
2. 后期侯国的设立
汉武帝时期,为了防止各诸侯国的坐大,又不敢公然强硬削藩,于是绞尽脑汁想出了“推恩令”。这招绝啊,反正诸侯王儿子多,这恩一推,大国立马变小国,小国变成一块块了。虽然这时零陵郡已经从长沙国独立出来,然后又与桂阳郡武陵郡一起划归了刘氏长沙国(刘发),但刘发的儿子们推恩的地方几乎都是零陵郡:舂陵侯国(本桂阳郡地,但成为侯国后划归了零陵郡)、泉陵侯国、洮阳侯国、都梁侯国、夫夷侯国,这些小侯国基本都是公元前124年左右设立的。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零陵郡地是从长沙国析分出来的,桂阳郡武陵郡此时都属长沙国,为什么不把这些小侯国分散分布在各个郡呢?只能说明此时长沙国对桂阳郡武陵郡的控制力几乎为零,所以这些小侯国只能去长沙国自己能够控制的地方即零陵郡。
在这些小侯国中,只有舂陵侯国后来搬离了原地。舂陵侯国向朝廷申诉的理由是“南方卑湿”,于是被朝廷恩准迁到了南阳郡(今湖北枣阳),之后没多久这支侯国出了一个刘秀,建立了东汉王朝。舂陵侯国地处今宁远东北部新田县一带,此处正是少数民族(即原来的苍梧族)聚居的地方,肯定经常受到骚扰,终于受不了了就以“南方卑湿”的理由要求迁走。也正因为经常受到骚扰,所以也就养成了舂陵侯国家族相对比较彪悍的性格,一旦时机成熟就有人敢站出来起事,所以才会出现刘秀兄弟那样的人物。
3. 出土文物的证实
长沙马王堆出土了西汉早期的墓葬,里面隋葬的有一幅现在已知最早的地图,墓主是吴氏长沙国丞相利仓的儿子,地图所绘为长沙国深平防区地形图。墓主下葬的年代为公元前168年,所以地图所显示的是公元前168年以前的情况。深平防区地形图所对应的地方现在大家公认的是湖南江华九嶷山一带。
从出土地图这件事实我们可以推知,当时驻防九嶷山一带的是吴氏长沙国的军队,至少,驻守此处的军队是受吴氏长沙国节制的,而“长官”就是长沙国丞相利仓的儿子,所以才会将随身的军用物品随葬。由此我们可以推知,虽然前期周灶的军队将此处的赵佗势力赶走了,但旋即将地盘还给了长沙国,由长沙国执行此处的驻防任务。
顺便提及,该深平防区地形图中所标示的“封中”两字,起先不是地名,而是表示“败走的苍梧族受南越武帝所封之地”,后来才慢慢演化为地名的。从“封中”这两字的存在也可以作为古苍梧不在今广西梧州的旁证,否则地图就直接标为“苍梧”而不是“封中”了。
以上三条都说明,零陵郡之地在设立零陵郡之前绝大部分都属于长沙国,只有很少部分属于新设立的桂阳郡(今蓝山县新田县之地的所属在历史上的反复可能就与此事有关)。而这一点可能正是导致郦道元误会的地方,误将少部分地域当作了全部,这才导致他写下“分桂阳置”。
所以,零陵郡应该是吴氏长沙国因为无子而国除,于公元前157年汉文帝析长沙国而设立。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点赞点赞36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7-10-23 15:04 | 只看该作者
考证详细。顶一个!
3
发表于 2017-10-23 15:05 | 只看该作者
4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6:35 | 只看该作者
czbh237 发表于 2017-10-23 15:04
考证详细。顶一个!

多谢鼓励!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6:35 | 只看该作者
wj02096815 发表于 2017-10-23 15:05
...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谢谢顶帖
6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13:4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yangshepherd 于 2017-10-30 13:42 编辑

看来“桂阳”是个好名字,发现这个名字好顽强!
今天广东的连州就是最初的“桂阳”,自从最初的桂阳改叫连州后,桂阳郡里就没有桂阳县了,于是朝廷就急了,立即将汝城改叫桂阳,又叫了一千余年,后来的朝廷可能觉得汝城这个桂阳离最初得名的地方太远了,所以又给取消了,但“桂阳”还是没有就此“死去”,就将离“桂阳”始发地更近的“平阳”改叫桂阳,此格局一直延续至今。象“便”就不是一个好名字,说没就没了。
由此可见,“桂阳”真的是个好名字啊,难以割舍。
7
发表于 2017-10-31 20:41 | 只看该作者
楼主辛苦了!
8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09:09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支持!

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史书中隐藏的秘密:“苍梧”是湘南失去的那部分历史!在赵佗进攻长沙国以前,“苍梧”指的就是湘南一带,而不是指的今广西梧州。今广西梧州是赵佗事件以后才慢慢拥有“苍梧”之名的。可以想见,当时周灶驱赶赵佗势力收复古苍梧之地的战争是多么地惨烈。这场战争导致的后果是:史书不载此事件,只是一笔带过;汉初八大异姓诸侯王只有最忠心的长沙王吴芮在《史记》中没有传记,因为长沙国包含古苍梧,写吴芮必写古苍梧;记史的史官司马迁因此而惨遭宫刑,司马迁自述的遭宫刑的原因“李陵事件”为假,“古苍梧事件”不按汉武帝的意思记载才是真。
拨开历史的迷雾才有此发现,进而才有此一文。本人相信,此文揭示了古苍梧境内桂阳郡和零陵郡的真实设立时间。
有感兴趣的朋友可搜索“远逝的苍梧”。

9
发表于 2017-11-2 23:14 | 只看该作者
帮顶一层楼
10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20:31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55604 second(s), 3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