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68|回复: 2

北京街道主任李某涉黑违法强拆被信访(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2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铸造村马国良家被强拆事件

  央视《新闻1+1》曾报道了长春市十一起暴力拆迁事件,央视怒批:暴力拆迁,必须铲除!可见其性质之恶劣,影响之巨大。没有想到,央视怒批言犹在耳,而北京又发生了类似的事件!

  

  马国良,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铸造村一区,九十二年的祖居以“违建”的名义被强拆,导致自己一家人流离失所,无处安身。

  北京金顶街街道处干部雇佣黑-社-会进行暴力强拆

  2017年8月28日早上了8点钟,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街道干部付晓军和首钢公司的陈春国,伙同铸造村居委会书记吴晓娟,带领一伙人气势汹汹冲来。这伙人,大都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身穿特勤保安和特勤部队制服,佩戴国旗袖章,身上纹着大青龙纹身,乘坐巡逻警车,手持盾牌等警用装备。

  

  他们一到,马上围堵了通往马国良家大门的唯一出入口,禁止所有人员出入。他们既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拒不表明身份,更没有携带任何法律文书,更没有警察城管的相随,二话不说,一来就吵嚷着拆马国良家的房子。

  马国良小儿子解手回来,被堵在院门外。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刚刚做过开胸手术,需要按时吃药,几经交涉,僵持近一个小时,经过周围群众解围,才得以进门吃药休息,险些丧命。

  双方僵持到九时许,街道主任李宁和街道干部付晓军恼羞成怒,在他们亲自安排下,这伙强人由骨干人员指挥兵分四路,把马国良和老伴的房间,及小儿子一家居住的房间,从前门后窗统统围住。其中一人手持砍刀猛踹马国良的房间,凶神恶煞一般,要马国良和家人马上滚出来。面对此景,马国良和有病在身的老伴早已吓得瘫软在床上。

  事已至此,马国良强打精神,急忙上前询问他们是谁?哪儿的?他们直言不讳说:“老子是街道雇来的,来拆房。”听到这话,马国良急忙拿出户口本身份证和祖上留下来的地契给他们看,而他们则强横答道:“这关我们屁事!老子只管拆房。”根本就不听马国良和家人的解释,大声嚷嚷着:“统统滚出来,今天老子让你们一根**毛都留不下。马国良情急之下又拿出国-务-院[2003]42号文等相关文件给他们看,他们却看都不看,恶狠狠说到:“那算个**毛,现在老子说了算。”之后,他们便不由分说,开始疯狂打砸,砸窗破门强行而入,将马国良和年近八旬的老伴,小儿媳和患有心脏病的儿子强行拖出门外,扔在泥泞的地上控制起来,任意砸毁马国良家财物。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马国良家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变成了一堆废墟,所有家当和生活用品被掩埋。

  看着自己数代的家业毁于一旦,马国良老伴儿几度晕厥,老两口躺在泥泞的地上痛心疾首,老泪纵横。小儿子生命垂危,小儿媳“救救我老公”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响彻山野,身有残疾的大儿子被控制在大门外,隔着两层黑-社-会人员排成的人墙,与已怀有七月身孕的妻子四目相望而泣不成声。当120赶到,黑-社-会人员不让医生上前救治,任由小儿子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直到房子拆完警察赶来,小儿子才得以紧急送医。所有家人的身上布满了被扭打拖拽致伤的伤痕,马国良女儿的衣服被扯破,鞋子不知去向,身心饱受屈辱。

  事后,金顶街街道办事处否认自己进行了强拆,但是现场的视频、照片俱在,铁证如山,李宁又当怎么解释呢?在强拆之时,街道干部付晓军在现场公开对这些黑恶势力人员说:“.....你们伤了找我,我负责!只要不死人就没事,开始拆!”当场的群众都听见了。

  街道办事处干部雇佣黑-社-会欺压百姓,居委会干部沦为黑-社-会的帮凶,人民警察对黑恶势俯首帖耳,有话不敢言,朗朗乾坤,黑恶横行!难道我们党的基层政府是要靠另一股黑恶势力来管理国家吗?

  百年祖产:马国良家的房产怎么成了违章建筑?

  马国良家的房产院落是祖上1924年买下了的,之后就在这里安了家,生活居住繁衍生息了五代人。2017年8月初,新上任的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以无房产证为由,要按违建无偿无条件支持拆除房子。

  马国良就自己家的房产问题咨询了街道办,8月24号下午,街道办事处信方办主任张超亲自到马国良家里说:“街道不拆你家房子了,把你们家交给首钢了,将来首钢怎么拆迁跟街道没有关系了。”同时,他拨打了12345政府热线求助。几天后马国良接到热线回复说:“金顶街街道承诺会尊重历史,放心吧!”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首钢还没有任何人和马国良家谈及拆迁事项,更没有达成任何安置协议的情况下,就发生了8月28日上午的强拆事件。

  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罔顾历史,口口声声称马国良的祖产没有房产证,为违章建筑,那么我们退一步看,马国良家的房产没有房产证就一定是建章建筑吗?

  《物权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因合法建造,拆除房屋等事实行为设立或者消灭物权的,自事实行为成就时发生效力。”这一规定明确规定了建筑物权,确立了只有违反了建筑时的法律依据,才能确定为违章建筑。

  我们国家的规划部门1974才开始有,90年代才逐步完善,2008年1月1日《城乡规划法》才开始实施。所以,几十年前建造的房屋要看是否符合当时的法律规定,而不能简单地以现在法律法规的标准来认定是否属于违章建筑。

  其次,根据2015年9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国办发[2003]42号文规定:对拆迁范围内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手续不全的房屋,应根据现行有关法律法规补办手续。

  所以,无证房、证--件不齐全的房屋不等于违章建筑,不等于可以无偿拆除。对于由于历史原因存留下来的房屋,法律上有法不溯及以往原则,这是我国法律制度基本原则之一,也可扩充至行政时效原则。

  自从新中国成立后,马国良家坐落的土地上的院子,一直归马家所有和使用;直到2016年9月份国土局才在全国实行土地房屋确权,马家看到了希望,以为要给自己确权。没想到是在他家院子里订了界桩,东北侧归了首钢,西北侧归了西山林场,而自家的百年祖产竟然成了违法建筑!

  这距离马家在此生息晚了整整九十二年!

  如果马国良现在的家是违法的,那他合法的家又在哪里呢?

  利益驱使:暴力强拆背后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严禁暴力拆迁,身为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的宁不可能不知。即使房产是有问题的,条例也有明文规定,须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从程序上来说,金顶街街道办事处的举动也是完全违法的。

  他们为什么知法犯法,顶风作案,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呢?从他们的行迹来看,不能不让人起疑,这强拆的背后是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据马国良说,整个蛮横强拆的过程中,他和家人全被非法控制,不许拍照,不许走动,居委会书记带队阻止围观群众拍照,人民警察袖手旁观,不敢过问。幸亏有部分群众偷拍并保留了部分现场视频和照片。否则他们一家人的冤屈将永远沉入黑暗,无凭无据无处诉说!

  据知情人透露,这次打砸马家财物,拆毁马家住房,致伤马家人的恶行就是李宁和她的干爹陈春国一起策划的。

  陈春国原是首钢职工,退休后被返聘回首钢地产协调部搞拆迁工作,长期与一些黑-社-会组织勾结,利用手中的权力把首钢公司的大部分拆迁工程,转包出去,谋取私利。此次强拆,就是他利用石景山古城地区的一个黑-社-会老大外号叫李二干的所为。李二长期以来豢养一帮社会闲散人员,专门冒充特勤保安和特勤部队。这次打砸马家的就是李二的六大金刚带队干的。这些人一直以来为陈春国所用。哪里有拆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采取恐吓、打砸等暴力手段胁迫拆迁户,以达到少给或不给拆迁款的目的,中饱私囊。

  他们从拆迁中获取了多少利益?我们没有凭据,不敢信口开河,不过值得我们关注。也许我们可以理解,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为什么会口口声声称马家的房产没有房产证,把合法房产变为违章建筑而肆意强拆了;也可以想象,为什么他们坚决消毁他们强拆打砸的图片视频资料了。

  不要让害群之马损害中国gong--产--dang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马国良说,李宁等一伙人打着“疏解、治乱,建高端”的旗号,干的是丧尽天良的勾当,目无国法,见机敛财,把自己的种种恶行嫁祸与党和国家,把党的好政策扭曲到了极致,坑害了百姓养肥了自己抹黑了党!是“三严三实、两学一做、不忘初心”的反面教材。

  马国良对gong--产--dang,对政府,对金顶街怀有深深的感情,多年以来党的温暖和关怀一直与他们家人同在!正是因为如此,马国良说,而对李宁等人的倒行逆施,他感到痛心疾首,他们是在抹黑gong--产--dang在老百姓中形象。

  古人说得好,要想把马群养好,必须去其害群者。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害群之马犹如木之蠹虫,堤之蝼蚁,日久则害必深。

  不要让害群之马损害中国gong--产--dang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结语:一个老人的哀求与决心

  在shi jiu da 召开的前夕,让年近八旬的老人痛失家园,让他两个病残的儿子绝望,只想赴死!让他年幼孙子孙女的心灵蒙上了家被毁人被辱的阴影。马国良说,作为一名党的基层父母官,本该把党的温暖送进千家万户,但是现在呢?他们也不奢望什么,只是希望有关部门依法查处以李宁为首的黑恶势力,要求依纪以规追究李宁行政乱作为的责任,恢复自家的房产,归还被掩埋的所有财物,赔偿家人的医药费及一切损失。

  如果此事得不到妥善解决,他们全家一定抗争到底!

发表于 2017-11-12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13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34111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