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曾今1

[原创中长篇] 历史军事言情励志长篇小说《湘女》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机飞走后,宝爷在救援人群的喧哗声中醒了过来,救援人员问他受没受伤?他大叫一声:“静静------”冲上岸到处找人,救援人员问清了情况,悲愤地告诉他:不必找了,去认尸吧。

宝爷找遍了东门街,也没发现宪静,只好将阿诺的尸体运回,严月月悲昏过去,拉泰深深埋着头一言不发,曾昭明显得相对冷静,他先将妻子救醒,安慰道:“宝爷不是说没找到静静吗?说不定静静已被人救走了,你还在月子里,不能太伤心。”严月月泣道:“可阿诺姐死得好惨,是我们害了她呀。”曾昭明道:“好了好了,这笔账该算在日本佬头上,现在我们要送大嫂入土为安。”严月月也不忌讳自己正办喜酒,点头同意。

但拉泰却坚决不同意,道:“人都死了,还要让活人跟着倒霉吗?再说,我们苗家风俗,人死必须魂归故里,阿诺是山寨的巫师,更不能葬在外地!就算我同意了,山寨百十号人也不会同意。”曾昭明不再多说,转身就到药柜选药配料,熬了一锅药汁,教拉泰将阿诺尸体认真清洗了一番,然后用朱砂填满身体各窍眼,请人在家照看妻子,即陪拉泰一起乘船送阿诺遗体回蛮洞寨。

由于曾昭明精心的防腐准备和措施,第四天的夜里,阿诺的遗体完整地到达蛮洞寨,即夜寨里灯火烧天,哭声动地,锣鼓唢呐几乎未歇,山寨男女老少都来守夜,阿朵嗓子也哭哑了,办完葬礼后竟粒米不进,一病不起,。

曾昭明仔细给阿朵号了脉,一时眉头深皱,良久无语,拉泰惊问:“兄弟,阿朵得了什么病?要紧吗?”曾昭明自言自语:“阿朵本来就忧思过度,伤了脾气,脾虚则肺虚,现在又逢大悲,悲伤肺,雪上加霜,安能不病倒?”拉泰急道:“那兄弟快开药啊,以兄弟的医术,难道还诊不好阿朵的病?”

曾昭明摇摇头:“心病还须心药治,从上次对歌看来,我估计阿朵是思念心上人所致,大哥可知阿朵平时和谁相好?”拉泰道:“相好?没有啊,我们从没听她说起啊。”曾昭明道:“是不是阿朵不敢告诉你们呢?大哥好好想想,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仇家?”拉泰坚决地摇摇头:“仇家?绝对没有,我们蛮洞寨这几十年从没与外人打交道,哪有什么仇人?”

曾昭明继续分析道:“那是不是阿朵的心上人已死,她觉得没必要告诉你们?”拉泰一惊:“啊?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阿忠!”曾昭明忙问:“阿忠是谁?大哥怎么这么肯定?”拉泰道:“阿忠就是上次向阿朵唱歌的阿勇的哥哥,阿朵和阿忠从小在一起玩得最多,阿忠去年还在山寨比武会上得了头名,歌也唱得好,山寨里好多漂亮姑娘都追他,可惜比武回家后就突然死了,阿朵爱上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没想到这妮儿这么想不开。”

曾昭明:“那就坏了,这种阴阳两隔的思念是最可怕的。”拉泰道:“啊,这、这如何是好?”曾昭明道:“大哥也不要太担心,阿朵毕竟还年轻,血气正旺,我给她扎针活血解忧,想必还是能控制病情的。”拉泰道:“兄弟,全靠你了,有你在,我也没什么担心的。”

曾昭明接道:“不过,大哥也要多陪陪阿朵谈心,若有合适的小伙子,你就介绍给阿朵,只要阿朵接受了,病自然就好,这也是治好她的根本之道!”拉泰似有所悟:“这个应该没问题吧,阿勇这小子就很不错,他哥死后,他就成了山寨中武艺最好的年轻人,做了护寨队的队长,上次虽然被阿朵拒绝了,但我看得出这小子没灰心,对阿朵很专心的。”曾昭明问:“奇怪,阿朵病了,阿勇为什么不来看看?”

话音刚落,就见阿勇从大树后现身出来,拉泰道:“好小子,躲躲闪闪的算个什么男人?快进屋里去看阿朵。”阿勇道:“泰叔,不是我不看阿朵,是阿朵不要我看她,她不愿见我!”拉泰气道:“你看也没去看阿朵,怎么知道阿朵不愿见你?去,给我进屋去!”

阿勇是护寨队长,带着十几个年青人,平时都是枪不离身,可现在却只穿着短褂,灰头灰脸的,一扫往日英武之气!曾昭明稍一思索就已明了,这几天阿朵单独在家,阿勇肯定常来,一定是碰了一鼻子灰,以致现在这样畏缩不前,忙拦住拉泰道:“算了大哥,这事急不得的。”对阿勇道,“阿勇,阿朵现在还在昏睡,你明天再来。”阿勇扑通一声给曾昭明跪下:“曾医生,求求您一定要诊好阿朵。”曾昭明扶起他道:“放心,阿朵不会有事的。”拉泰道:“去吧去吧,有我兄弟在,你还怕阿朵诊不好?”阿勇向拉泰鞠了一躬:“泰叔,这辈子除了阿朵,我决不再娶别的女人。”说罢掉头跑开。

曾昭明和拉泰走进阿朵房间,阿朵已经醒了,曾昭明在床边坐下,一边给阿朵探脉,一边问:“阿朵,今天好些了吗?”阿朵望望父亲,欲言又止,拉泰道:“阿朵,阿忠已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想开点。”阿朵吃惊地睁大眼睛:“阿爹,你说什么?”曾昭明点点头:“好,嗓子恢复了就好,来,阿朵,曾叔叔再给你扎针。”

阿朵很配合地接受针灸,拉泰忍不住又说:“阿勇来过了,你为什么不让他进来?他、他非常担心你。”阿朵咬咬朱唇:“阿爹,你让他进来,我有话跟他讲。”拉泰道:“走了,你曾叔叔要他明天来。”

曾昭明之所以要阿勇明天来,是想让阿朵心情好些后再见阿勇,他相信自己的针术,到了明天,阿朵一定会好很多,当下收了针道:“阿朵,好好休息,别想多了,阿忠在地下也不愿看到你现在这样子,阿勇是个非常不错的小伙子,他对你也是真心,明天……”还没说完,阿朵就叫道:“不要说了,他再好我也不会嫁给他的,我不要他来看我。”拉泰急道:“你、你要嫁给谁?”阿朵一愣:“我、我谁也不嫁,我不嫁人!”曾昭明忙止住拉泰,劝了劝阿朵,拉着拉泰出了房门。

拉泰气道:“兄弟,这妮儿怎么又大喊大叫起来了?”曾昭明道:“阿朵此病,最受不得刺激,糟糕的是她不吃饭不吃药,哎,看来我治心病还差得远啊,我以为阿朵明天能见阿勇,现在看来,明天怕是见不得了。”拉泰道:“见一见又能怎样?”曾昭明道:“大哥想想,我们刚刚只提了几句话,阿朵就大喊大叫起来,前面的针效全没了,要是强行让她见阿勇,病肯定会加重的。”拉泰道:“那好吧,我去给阿勇说说,暂时不要他来,兄弟,阿朵就拜托你了。”

又经过曾昭明两天的精心针灸和疏导,阿朵终于开始进食,拉泰松了一口气,建议叫阿勇来试试,曾昭明吸取上次教训,摇头道:“再等等,明天我慢慢试她,最好让她主动开口见阿勇。”拉泰道:“好,一切都听兄弟的。”

深秋的夜晚,凉风习习,冷月漾漾,树影摇曳,人心摇荡,阿朵目不转睛地看着曾昭明扎针,浮想联翩:我的神啊,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心呢?我心中的神,你什么时候迎娶我呢……

曾昭明聚精会神地进行针灸,最后收了针,拍拍手道:“阿朵,你的病不要紧了,明天我要回去,这几天我采了几味药,正好适合给你熬粥喝,你一定要按时喝哦,还有,要多出去……”

曾昭明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已被阿朵紧紧抱住了脖颈,而且还看到少女清纯的泪珠,耳听得阿朵喃喃的泣声:“不,我没有好,我不想喝药,我要你扎针,我不要你回去,我不要你走,……”

曾昭明浑身一震,暗道:“这不行,坚决不行!”尽量平静劝道:“阿朵,莫说傻话,你的病好了,真的好了,你只要多出去走走,多说说话,多唱唱歌,不喝药也可以。”他试图拉开阿朵双手,但他不敢太用力,怕阿朵又受刺激而前功尽弃,这一来反被阿朵抱得更紧了。

曾昭明耐心道:“阿朵,你先松手,让曾叔叔坐下来。”阿朵附在他耳边轻轻道:“不,你不是我曾叔叔,你是我的明哥,是我的神!明哥,我喜欢你……”

曾昭明头脑轰地一响,再也沉不住气,猛地用力挣脱阿朵,转身就走,到了门边又停住,低头说道:“阿朵,我家里有急事,必须要回去,你要记住我的话,多出去走走,多说话,多唱歌,我、我还会来的。”顺便将门带上,一抬头,发现拉泰正惊愕地望着他。

曾昭明道:“大哥,我……”拉泰抢道:“这么晚了,你还能回去吗?莫多说了,睡觉去,要走明天再走。”曾昭明摇摇头,说道:“大哥,我要回去找静静,你照顾好阿朵,千万莫再让她受刺激。”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拉泰下意识追了出来,追了几十步猛然停住,眼睁睁地看着曾昭明消失在夜色中,拉泰心里问道:人家急着回家寻找自己的女儿,你有什么权利要求他留下来?回头望去,吊脚楼上阿朵房间里灯依然亮着,侧耳倾听,一点动静也没有,寂静得可怕,寂静得反常。

这以后两家再也没往来,阿朵病情也好转,少女天天都要到洞口去望望,回来后总是问拉泰:“阿爹,明哥怎么还不来?他不是说还要来的吗?”拉泰清楚女儿的病,要是女儿没有了这点希望,病情只怕立即就会加重,因此每每敷衍:“哦,静静不见了,他肯定还在找静静,等找到了静静,他肯定就会来的。”阿朵想想有道理,于是就天天祈祷快快找到静静。

可惜的是,一年后,曾昭明仍没有来,阿朵阳光般的脸色渐渐变得阴凉生硬,她不再去洞口守望了,也拒绝和寨子里所有人交流,整天将自己关在卧房里,阿勇几乎天天来看她,但阿朵从不和他说一句话,只是呆呆望着窗外。阿勇心疼不已,决心娶阿朵回家,好照顾阿朵。

这天深夜,准备睡觉的拉泰又习惯地上楼去探询女儿,上楼后发现门已开了,心想:“以前这个时候阿朵都将门关得死死的,今天怎么把门打开了?难道是她想开了?”当即走进房去,只见阿朵已起床,正不厌其烦地梳妆打扮,对拉泰的到来视而不见,只管精心地装扮自己,拉泰惊道:“阿朵,时间不早了,快睡吧。”阿朵一动不动,仿佛没听见,拉泰忽然想起了什么?越想越怕,小心翼翼走过去,扶起阿朵道:“啊,乖,阿朵真乖,来,睡觉,对,就这样,睡觉。”

第二天,阿朵又开始绝食了,她又反复打扮自己,拉泰百哄无效,痛心道:“阿朵,你怎么会这样啊?神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阿朵立即站了起来:“神来了?是我的神来了吗?啊,家里好乱,对不起,等我收拾一下。”

阿勇回去后说服了母亲,要娶阿朵回家照顾,母亲答应了,一早就带儿子前来提亲,进得阿朵房间,母子俩都惊呆了,阿勇惊叹阿朵的美丽,又痛心阿朵反常的举止,喃喃道:“阿朵,我一定要娶你,我一定要娶你,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治好你的病。”然后跪在拉泰面前,“泰叔,请你把阿朵嫁给我,让我把阿朵接过去,我要照顾她。”拉泰含泪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日子就由亲家母定吧。”

阿勇母亲突然叫道:“不,我不同意这门亲事!”阿勇大吃一惊:“娘,阿朵的病能治好,您不要担心。”勇母道:“阿勇,娘不是担心这个,你晓不晓得,阿朵被洞神看中了,她已是‘落洞女子’了,落洞女子,你晓得吗?。”

“什么?阿朵成落洞女子了?”阿勇惊呆了,看着一声不响收拾房间的阿朵,泪水直淌,拉泰其实早就有此预感,此时听得别人叫了出来,绝望地仰天长叹:“完了。”

勇母一把拉住儿子:“阿勇,跟我回去,洞神看中的女子是不能娶的?走,跟我回去!”阿勇心如刀绞,可他不敢得罪神,三步一回头地被母亲半拖着离开了。

阿朵成了“落洞女子”的消息迅速在山寨传开,按湘西风俗,这种为神眷顾的女子,是无人愿意也不敢接回家中作媳妇的,也许是对神的信仰,绝食的阿朵竟然在六天内依然故我,她每天都一丝不苟的将自己打扮得芬芳迷人,将家境收拾得一尘不染,但人终究是血肉之躯,第七天,阿朵再也不能起床,眼看就要香消玉损,在寨人们的眼中,那是洞神迎娶阿朵的日子,所以都盼望着阿朵离开人世的那天,到时好拜神祈福。

巫婆在埋葬阿诺的附近指定了一个山洞,说迎娶阿朵的的神就在这个洞里,按理阿朵自成为落洞女子的那一天起,就应独自在洞里等“死”,也就是等待洞神迎娶,但由于蛮洞寨几十年中没出落洞女子了,作为寨主的拉泰决不肯将女儿推进洞中,人们也没有强求,但无不盼望着洞神迎娶阿朵的一天到来,也就是阿朵死的那一天。

只有拉泰最清楚,阿朵并不是被什么洞神看中了,他开始对所谓的洞神质疑起来,真的有洞神吗?如果阿朵也是落洞女子的话,那以前死在山洞的落洞女子是多么的悲惨啊……

七天里拉泰苦苦煎熬,头发也白了一半,这晚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又精心熬了一碗药粥,坐到女儿床边道:“阿朵,爹去问过了,明哥说,只要你肯喝粥,他就娶你。”

奄奄一息的阿朵没有反应,拉泰不甘心,反复说着那句话,最后他按照曾昭明教的急救法,大拇指狠狠掐在阿朵人中上,同时俯下身咬住阿朵的耳朵,反复念道:“阿朵,明哥说了,只要你肯喝粥,他就娶你。”

奇迹出现了,拉泰念到第九面时,阿朵猛地睁开眼道:“明哥,明哥,你真的愿意娶我?”拉泰涕泪纵横:“是的,我的好女儿,明哥说愿意娶你,但他要你喝粥,要天天喝。”阿朵道:“阿爹,您答应了?”拉泰苦笑道:“嗯,爹答应你,不过你要听话,来,喝粥。”

阿朵道:“好,我喝,我天天喝。”拉泰喜出望外,一点一点慢慢喂粥,阿朵喝一口吐半口,最终也只喝进二、三口,但却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之后主动地天天喝药粥,身体一天天好起来。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77664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