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34|回复: 32

司马迁旷世之作《史记》之《南越列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宁远我的家 于 2017-12-3 17:57 编辑

南越王尉佗者,真定人也,姓赵氏。秦时已并天下,略定杨越,置桂林、南海、象郡,以谪徙民,与越杂处十三岁。佗,秦时用为南海龙川令。至二世时,南海尉任嚣病且死,召龙川令赵佗语曰:“闻陈胜等作乱,秦为无道,天下苦之,项羽、刘季、陈胜、吴广等州郡各共兴军聚众,虎争天下,中国扰乱,未知所安,豪杰畔秦相立。南海僻远,吾恐盗兵侵地至此,吾欲兴兵绝新道,自备,待诸侯变,会病甚。且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国。郡中长吏无足与言者,故召公告之。”即被佗书,行南海尉事。嚣死,佗即移檄告横浦、阳山、湟溪关曰:“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因稍以法诛秦所置长吏,以其党为假守。秦已破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高帝已定天下,为中国劳苦,故释佗弗诛。汉十一年,遣陆贾因立佗为南越王,与剖符通使,和集百越,毋为南边患害,与长沙接境。

高后时,有司请禁南越关市铁器。佗曰:“高帝立我,通使物,今高后听谗臣,别异蛮夷,隔绝器物,此必长沙王计也,欲倚中国,击灭南越而并王之,自为功也。”于是佗乃自尊号为南越武帝,发兵攻长沙边邑,败数县而去焉。高后遣将军隆虑侯灶往击之。会暑湿,士卒大疫,兵不能逾岭。岁余,高后崩,即罢兵。佗因此以兵威边,财物赂遗闽越西瓯、骆,役属焉,东西万余里。乃乘黄屋左纛,称制,与中国侔。


孝文帝元年,初镇抚天下,使告诸侯四夷从代来即位意,喻盛德焉。乃为佗亲冢在真定,置守邑,岁时奉祀。召其从昆弟,尊官厚赐宠之。诏丞相陈平等举可使南越者,平言好畤陆贾,先帝时习使南越。乃召贾以为太中大夫,往使。因让佗自立为帝,曾无一介之使报者。陆贾至南越,王甚恐,为书谢,称曰:“蛮夷大长老夫臣佗,前日高后隔异南越,窃疑长沙王谗臣,又遥闻高后尽诛佗宗族,掘烧先人冢,以故自弃,犯长沙边境。且南方卑湿,蛮夷中间,其东闽越千人众号称王,其西瓯骆裸国亦称王。老臣妄窃帝号,聊以自娱,岂敢以闻天王哉!”乃顿首谢,原长为籓臣,奉贡职。于是乃下令国中曰:“吾闻两雄不俱立,两贤不并世。皇帝,贤天子也。自今以后,去帝制黄屋左纛。”陆贾还报,孝文帝大说。遂至孝景时,称臣,使人朝请。然南越其居国窃如故号名,其使天子,称王朝命如诸侯。至建元四年卒。


佗孙胡为南越王。此时闽越王郢兴兵击南越边邑,胡使人上书曰:“两越俱为籓臣,毋得擅兴兵相攻击。今闽越兴兵侵臣,臣不敢兴兵,唯天子诏之。”于是天子多南越义,守职约,为兴师,遣两将军往讨闽越。兵未逾岭,闽越王弟余善杀郢以降,于是罢兵。
天子使庄助往谕意南越王,胡顿首曰:“天子乃为臣兴兵讨闽越,死无以报德!”遣太子婴齐入宿卫。谓助曰:“国新被寇,使者行矣。胡方日夜装入见天子。”助去后,其大臣谏胡曰:“汉兴兵诛郢,亦行以惊动南越。且先王昔言,事天子期无失礼,要之不可以说好语入见。入见则不得复归,亡国之势也。”于是胡称病,竟不入见。后十余岁,胡实病甚,太子婴齐请归。胡薨,谥为文王。
婴齐代立,即藏其先武帝玺。婴齐其入宿卫在长安时,取邯郸樛氏女,生子兴。及即位,上书请立樛氏女为后,兴为嗣。汉数使使者风谕婴齐,婴齐尚乐擅杀生自恣,惧入见要用汉法,比内诸侯,固称病,遂不入见。遣子次公入宿卫。婴齐薨,谥为明王。
太子兴代立,其母为太后。太后自未为婴齐姬时,尝与霸陵人安国少季通。及婴齐薨后,元鼎四年,汉使安国少季往谕王、王太后以入朝,比内诸侯;令辩士谏大夫终军等宣其辞,勇士魏臣等辅其缺,卫尉路博德将兵屯桂阳,待使者。王年少,太后中国人也,尝与安国少季通,其使复私焉。国人颇知之,多不附太后。太后恐乱起,亦欲倚汉威,数劝王及群臣求内属。即因使者上书,请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于是天子许之,赐其丞相吕嘉银印,及内史中尉太傅印,余得自置。除其故黥劓刑,用汉法,比内诸侯。使者皆留填抚之。王、王太后饬治行装重赍,为入朝具。


其相吕嘉年长矣,相三王,宗族官仕为长吏者七十余人,男尽尚王女,女尽嫁王子兄弟宗室,及苍梧秦王有连。其居国中甚重,越人信之,多为耳目者,得众心愈于王。王之上书,数谏止王,王弗听。有畔心,数称病不见汉使者。使者皆注意嘉,势未能诛。王、王太后亦恐嘉等先事发,乃置酒,介汉使者权,谋诛嘉等。使者皆东乡,太后南乡,王北乡,相嘉、大臣皆西乡,侍坐饮。嘉弟为将,将卒居宫外。酒行,太后谓嘉曰:“南越内属,国之利也,而相君苦不便者,何也?”以激怒使者。使者狐疑相杖,遂莫敢发。嘉见耳目非是,即起而出。太后怒,欲鏦嘉以矛,王止太后。嘉遂出,分其弟兵就舍,称病,不肯见王及使者。乃阴与大臣作乱。王素无意诛嘉,嘉知之,以故数月不发。太后有淫行,国人不附,欲独诛嘉等,力又不能。


天子闻嘉不听王,王、王太后弱孤不能制,使者怯无决。又以为王、王太后已附汉,独吕嘉为乱,不足以兴兵,欲使庄参以二千人往使。参曰:“以好往,数人足矣;以武往,二千人无足以为也。”辞不可,天子罢参也。郏壮士故济北相韩千秋奋曰:“以区区之越,又有王、太后应,独相吕嘉为害,原得勇士二百人,必斩嘉以报。”于是天子遣千秋与王太后弟樛乐将二千人往,入越境。吕嘉等乃遂反,下令国中曰:“王年少。太后,中国人也,又与使者乱,专欲内属,尽持先王宝器入献天子以自媚,多从人,行至长安,虏卖以为僮仆。取自脱一时之利,无顾赵氏社稷,为万世虑计之意。”乃与其弟将卒攻杀王、太后及汉使者。遣人告苍梧秦王及其诸郡县,立明王长男越妻子术阳侯建德为王。而韩千秋兵入,破数小邑。其后越直开道给食,未至番禺四十里,越以兵击千秋等,遂灭之。使人函封汉使者节置塞上,好为谩辞谢罪,发兵守要害处。于是天子曰:“韩千秋虽无成功,亦军锋之冠。”封其子延年为成安侯。樛乐,其姊为王太后,首原属汉,封其子广德为龙亢侯。乃下赦曰:“天子微,诸侯力政,讥臣不讨贼。今吕嘉、建德等反,自立晏如,令罪人及江淮以南楼船十万师往讨之。”


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汇水;主爵都尉杨仆楼船将军,出豫章,下横浦;故归义越侯二人为戈船、下厉将军,出零陵,或下离水,或柢苍梧;使驰义侯因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咸会番禺。
元鼎六年冬,楼船将军将精卒先陷寻陕,破石门,得越船粟,因推而前,挫越锋,以数万人待伏波。伏波将军将罪人,道远,会期后,与楼船会乃有千余人,遂俱进。楼船居前,至番禺。建德、嘉皆城守。楼船自择便处,居东南面;伏波居西北面。会暮,楼船攻败越人,纵火烧城。越素闻伏波名,日暮,不知其兵多少。伏波乃为营,遣使者招降者,赐印,复纵令相招。楼船力攻烧敌,反驱而入伏波营中。犁旦,城中皆降伏波。吕嘉、建德已夜与其属数百人亡入海,以船西去。伏波又因问所得降者贵人,以知吕嘉所之,遣人追之。以其故校尉司马苏弘得建德,封为常海侯;越郎都稽得嘉,封为临蔡侯


苍梧王赵光者,越王同姓,闻汉兵至,及越揭阳令定自定属汉;越桂林监居翁谕瓯骆属汉:皆得为侯。戈船、下厉将军兵及驰义侯所发夜郎兵未下,南越已平矣。遂为九郡。伏波将军益封楼船将军兵以陷坚为将梁侯。
自尉佗初王后,五世九十三岁而国亡焉。


太史公曰:尉佗之王,本由任嚣。遭汉初定,列为诸侯。隆虑湿疫,佗得以益骄。瓯骆相攻,南越动摇。汉兵临境,婴齐入朝。其后亡国,徵自樛女;吕嘉小忠,令佗无后。楼船从欲,怠傲失惑;伏波困穷,智虑愈殖,因祸为福。成败之转,譬若纠墨。
中原鹿走,群雄莫制。汉事西驱,越权南裔。陆贾骋说,尉他去帝。嫪后内朝,吕嘉狼戾。君臣不协,卒从剿弃。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迁撰《南越列传》,表现了他的民族大一统思想。首先,从篇目形式的安排上看,这其中就蕴涵作者的价值判断。司马迁以天子为本纪,诸侯为世家,人臣事迹为列传,本纪述“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为本书之纲;世家之取义乃“二十八宿环北辰,三十六辐共一殻,远行无穷,辅拂股肱之臣配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忠信行道,以奉主上”,列传则专载“伏义俶傥,不令已失时,立功名于天下”之人物史实(《史记·太史公自序》),如纲之纬。实际就是以处于权力结构枢纽中心的天子为中心,把眼光投射到不同的阶层人物和地理区域,在大一统思想支配下处理史书体例和安排历史事实。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具体到列传的撰述,司马迁把西南夷、南越、东越、匈奴等少数民族传,冠以类传的形式。把不同地区的人物和民族同纳互错于一编之中,与其他有功名于天下的人臣列传交错杂列,表面上看不能体现什么高明之处,但是细细体味,实即寓有深刻的民族同等价值观。不管是华夏大族,还是边疆小族,同样纳于中国儒家文化的包围圈中。边疆少数民族会受到中原传统文化的影响,同样,周边少数民族和内地的人民一样,都是通过自己的社会生产和创造活动共同谱写了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历史。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第七十》中说:“汉既平中国,而佗能集杨越以保南蕃,纳贡职,作南越列传第五十三。”除了《南越列传》之外,还有其他有关于边疆民族的论赞也可以说明问题。“吴之叛逆,瓯人斩濞,葆守封禺为臣,作《东越列传》,第五十四。”......“燕丹散乱撩间,满收其之民,厥聚海东,以集真藩,葆塞为外臣,作朝鲜列传第五十。”......“唐蒙使略通夜郎,而邛笮之君请为内臣受吏作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司马迁看来,南越、东越、西南夷乃至朝鲜政权都是大汉族政权的臣属,他们之间的区别只是内臣和外臣的区别而已,但都同时被纳入博大精深的大中华儒家文化圈中。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特别强调的是“纳贡职、封臣、外臣”等字眼,不管前面对南越、东越、西南夷、朝鲜的描述如何迥异不同,但最后的落脚点都一样:成为中国藩属之臣。由此可见,中华大一统的观念牢固于司马迁的价值认同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史通》的撰写者刘知几也曾说过“皆言罕褒讳,事无黜陟,故马迁所谓整齐故事耳,安得比于《春秋》哉!”由此可以体现,司马迁的析理并非走凿空思辨的道路,而是通过史料的考订凸显事理,表达史学思想。体现在《南越列传》的撰写上,司马迁就将自己的天下一统观和民族等视观熔铸在具体史实的表达和叙述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史公自序》云:“汉以来,至明天子,获符瑞,建封禅,改正朔。.....主上明圣而德不载,灭功臣世家贤大夫之不述,堕先人所言,罪莫大焉。” 可见史马迁撰《史记》,亦有颂扬大汉盛德之意。 
发表于 2017-12-3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有60%看懂了,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嚣死,佗即移檄告横浦、阳山、湟溪关曰:“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
在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信息:秦未汉初,横浦、阳山、湟溪关是在南越国赵佗的控制区。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湟溪关,秦置,位于湘粤交界处的古湟水驿道上,在今湖南省蓝山县南和广东省广东连县西北,由南向北攀援而上,越过气势雄伟的南天门,再向北就是湟溪关所在。《史记南越尉佗传》“檄千湟溪关,绝道自守,”盖在今县西北湟水上。为由湖入粤之要道。
《史记》记载,赵佗于公元前202年,几乎和西汉王朝建立的同时,在岭南建立了南越国。横浦关、阳山关、湟溪关,当年秦军修筑在五岭山脉险要处的关口,正好卡死了从中原进入岭南的通道。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09: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岭最初不是指山脉,而是五个要塞关口。由要塞到大山。秦汉早期是(楚国之南的)五个军事战略要塞、指山岭或台岭,后来泛指该岭所在的大山乃至山脉了(山脉包括主山、大支和余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1:0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依靠“岭南三关”的庇护,中原的战火并未延及南越之地,拥兵自重的赵佗最终自立为“南越武帝”。至汉王朝刘邦初得天下之后,国力未盛,对偏远的南越国采取了容忍的政策。不久吕后临朝,大汉帝国与赵佗开始正面交锋。数十万汉军试图重现前朝的荣光,再度征服岭南,不过,中原的士兵终究不习南方炎热潮湿的气候,可怕的瘟疫在汉军中蔓延开来。汉朝的军队在阳山北侧盘桓许久,终究没能越过险峻的阳山关。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1:1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山关,在今广东阳山县西北,《史记南越尉佗传》尉佗檄阳山关曰,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size=0.32]骑田岭道自湖南衡阳沿耒水上溯,经秦耒阳县,至郴县;由郴县转旱路,西南行,经蓝山县,南至汉桂阳县(今广东连州市);或南下坪石,再西南行,经星子也可至广东连县。这段陆路没有崇山峻岭,进入广东连州后,可利用洭水(今连江)、北江水路直下广州。
这段道路稍有险阻的地方是九嶷山和骑田岭,《淮南子·人间训》载秦“一军守九疑之塞”,九嶷山在今湖南宁远县。以前,此地没有道路,秦朝开辟了“新道”。秦代在洭水沿线尝设湟溪、阳山、洭口三关,赵佗割据时曾派军守阳山关(今广东阳山县北骑田岭口),防汉军南下,被西汉伏波将军路博德攻破。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2:0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军没有与赵佗发生战争的说法非常幼稚,用脚趾头想想都互相矛盾的,1、既然认为死伤无数,是因为战争惨烈,又何来没有发生战争呢;2、如果不发生战争,大汉铁骑早就长驱直入了,又何以被阻挡在阳山关外。接下来,我很有必要介绍一下吕后这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吕雉,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同时吕雉也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实行皇帝制度之后,第一个临朝称制的女性,被司马迁列入记录帝王政事的本纪,后来班固汉书仍然沿用。她开启了汉代外戚专权的先河,朝称制十六年。没有一点本事和手腕的人能做到这些,那才叫怪了。
从夺嫡风波、诛戮功臣、执掌天下、临朝称制等等一系列的手腕,表明吕雉决非等闲之辈。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迁:“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郦寄:高帝与吕后共定天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吕雉不是皇帝胜似皇帝,离皇帝只差一步登基之遥了,如果说她没雄心,试问天下雄心为何物?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孝惠四年(前192年),刚死去阏氏的冒顿单于遣使者送来一封言词极为不敬的国书给吕后,上面写道:“孤偾之君,……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吕后认为受到了奇耻大辱,“大怒”,欲出击匈奴。朝臣几乎众口一辞:出兵攻打匈奴。然唯有中郎将季布却指出:刘邦当年在与匈奴之战中最终未占得便宜,不得已采纳刘敬的和亲建议,来换取汉初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今歌唫之声未绝,伤痍者甫起”,亦即如今的汉朝军事势力依然不及匈奴,宜继续和亲为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540581 second(s), 4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