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66|回复: 5

[湘情乡韵] 新宁才女翟涤尘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2-22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宁才女翟涤尘


   她出生于光绪十五年(1889),历经晚清、民国、新中国;
   她是大家闺秀,其祖父官至广东水师提督;
   她命运多舛,尚未过门,未婚夫就因病去世;
   她与世抗争,坚决不守望门寡;
   她勇敢坚强,成为新宁民国历史上第一个到省城求学的女性;
   她是长沙稻田女子师范的学生,向警予等是她的同窗好友;
   她38岁才嫁人,丈夫比她小10岁;
   她的丈夫是民国时期的诗词大家,国学教授;
   她思想进步,是广东党立妇女运动讲习所的学员;
   她于1928年在新宁创办女子职业学校,亲任校长;
   她半百之年丧夫,独自抚养四个儿女;
   她是一个小脚女人,用“三寸金莲”丈量了人世间的崎岖之路;
   她教子有方,两个儿子考上北京大学,女婿是北大中文系著名教授;
   她的诗词婉约精致,首首精妙;
   她在新宁、武冈执教20余年,桃李芬芳;
   她仙逝于南京,英魂留在南京雨花台。
   她就是湖南新宁的一代才女——翟涤尘。

   出身名门望族,自小天资聪颖

   地处湘西南边陲的湖南新宁县,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地方。境内层峦叠嶂,千峰竞秀。水网如织,风光旖旎。相传当年舜帝南巡路过新宁,见到此处美景,便脱口而出:“山之良者,崀也。”这个“崀”字就被舜帝赐给了这一方山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著名诗人艾青在新宁教书,题诗曰“桂林山水甲天下,崀山山水甲桂林”。2010年8月2日,崀山正式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2016年8月,崀山被批准为国家5A级景区。
光绪十五年(1889)的端午节,翟涤尘出生在新宁县城南门的翟公馆(今东风小学、锯木厂)。她的祖父翟国彦是湘军的重要将领。他从一名普通兵弁做起,累战奇捷,因军功擢升,最终官至从一品的广东水师提督。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说起她的祖父,就不得不提说新宁在晚清的一段辉煌历史。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在乱世之中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一度呈现“隔墙两制台,隔江两提台;五里七道台,十里八藩台”的鼎盛局面。“隔墙两制台”,说的是直隶总督刘长佑的府宅“馀庆堂”与两江总督刘坤一的府宅“光厚堂”在县城仅一墙之隔。“对河两提台”,说的是翟国彦和刘光才。他们的家都在万塘乡的白马田境内,相距不到三里路,仅隔着一条被当地人称之为河的小溪。“十里八藩台,五里七道台”,说的则是在新宁县城至白马田、杨溪等地十里地内有八个“藩台”,五里地内有七个“道台”,偏僻的一个小县在晚清竟有四品以上大员240多人,实为世之罕见。
   翟国彦发迹于湖南,成名在广东。同治三年(1864),他奉调率师援粤。在水师总兵、提督的18年任上,知人善任,内辑外交,处置得宜,为同僚称颂。
   一人得道,皇恩浩荡。同治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同治皇帝为表彰广东水师提督翟国彦的功绩,特下旨旌表他的曾祖父母、祖父母;同治十一年十月初九日,朝廷又赐圣旨匾额对翟国彦的父母予以褒奖,封其父为振威将军、其母为诰命一品夫人。
   青云有路终须到,许我功名必可期。最让翟国彦得意的是,在东莞虎门的水师提督府,他相继娶了4位粤籍的“靓妹”为夫人,先后生了10个儿子。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同治十二年(1873),他会同抗日名将蒋光鼐的祖父蒋理祥等当地名士在太平集西(今虎门解放路旧草织厂一带)创办虎门育婴堂、溥善堂。行善积德、救饥济馑、掩棺埋骸、收养弃婴、施医赠药,造福乡里。光绪六年(1880)他因病乞休,于十一月十三日得到皇上恩准。退休后,他在虎门的官署求医问药,疗养了两年,于光绪八年(1882)回原籍,荣养天年。
   新宁的风俗,端午节有两个,即是农历五月初五的小端午和农历五月十五日的大端午。端午节历来有呷粽子、挂艾叶菖莆、熏雄黄苍术、吃雄黄酒的习俗。居住在夫夷江两岸的老百姓,每年自发组织龙舟赛。赛事从小端午开始练习,大端午这天正式比赛。龙舟赛时,沿江两岸人山人海,叫好声、加油声,汇合着龙舟上的锣鼓声、号子声,声震天地,热闹非凡。
   翟涤尘的父亲翟绍慈是翟国彦的第二个儿子,人称二少爷。他的母亲李氏是翟提督的二夫人。二夫人李氏是一个穆桂英、梁红玉式的巾帼英雄,能文能武。她熟悉当地的地形和风土人情,对翟国彦协调各种关系帮助很大。因为这个孙女出生在农历的五月初五,也就是新宁人所称的小端午,她就给这个刚出生的孙女取了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叫“端阳”,这个小名伴随了翟涤尘的一生,以至于在新宁竹鸡桥的翟家,说起翟端阳,有些人还略知一二,但说起翟涤尘,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我们知道,湘军的传统是秀才带兵。翟国彦是看牛伢崽出生,小时候家里穷,几乎没有读过书,但在跟随江忠源、刘坤一的南征北战中,利用战争间隙识字,后来在广东水师总兵、提督的任上,还专门从新宁老家延请名师教他习文练字,从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他于同治13年(1874)5月21日他写的《奏请陛见事》来看,他已有一定的文化水平。
   受家庭的熏陶和影响,端阳启蒙较早,3岁识字,4岁开始读诗书,5岁读《唐诗三百首》,6岁进私塾,通读经史子集。她的父亲翟绍慈有点智障,生活都不能自理。端阳的母亲陈氏是出身于水头的大户人家,能够识文断字,她对女儿的教育非常严厉,每晚坚持不断教她背书,有时她没读熟,虽是深夜,也不让她睡觉,直到念熟为止。正是因为奶奶和母亲的良苦用心,端阳在童年时代就打下了扎实的国文功底,为她以后创作诗词、教书育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以嫁妆作资,负笈求学于长沙

   涤尘,意思是洗涤尘埃,推陈出新,就是清除那些肮脏或不合时宜的礼仪、思想或事物。她的长辈给她取这个超凡脱俗的名字,注定她的性格和人生必定不同寻常、非同凡响。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二八年华、秀外慧中的翟涤尘自然不乏公子少爷的追求。她的长辈经过多方打听为她选定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不出意外,她就要像其他的千金小姐一样风风光光地嫁人为妻,在家相夫教子。可命运偏偏捉弄了她,嫁妆都已经置办好了,未婚夫却暴病而亡。按照当时的风俗,已经订了婚的媳妇,就已经约定俗成是夫家的人,即使“丈夫”死了,也要过门,在夫家守望门寡。
   翟涤尘的祖母李夫人是广东人,见过大风大浪,也受过西方文化的影响。同时,她老人家在水师行伍中辅佐丈夫多年,行事风格干脆果断,她觉得让自己的孙女守一辈子活寡,太不公平。因此,李夫人坚决反对这种毫无人性的世俗,顶住了来自各方有形还是无形的压力。
   民国时期的新宁,天运板荡,沧海横流。蛰居在翟公馆,涤尘事母课弟,足绝街巷,日与古人酬和,吟诗于泪干梦醒时分,浅歌于庭院内的花开花落。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唐婉《钗头凤》里的情境也许就是翟涤尘此时的心情写照。一晃经年,岁月已将她从一个兰质蕙心的千金小姐煎熬成一个32岁的“老姑娘”。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李太夫人派人将孙女送往省城长沙,寻找新的生活。从未出过远门的翟涤尘对于省城长沙是陌生的、新奇的、开心的,她终于摆脱了压抑在心里的阴影和枷锁,愉快地走上涅槃重生的新途。到了长沙,她找到了生活在省城的契妈刘许女士,在她家里落了脚。由于她的文化底子打得好,不费任何周折,顺利考取了当时省政府直管的3所公立学校之一的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她用嫁妆作资,成为了新宁民国历史上第一个到省城求学的女性。
   省立第一女子师范致力于培养女教师,开了让女子走上社会的先河。学校因地处古稻田,被称为“稻田学校”。周南女中的创办者朱剑凡被聘为首任校长。朱剑凡上任伊始,建章立制。朱剑凡提出,作为一个女孩子,首先得有志气,有志向。作为未来的教师,“仁爱”之心不可缺少。为人要纯厚、真诚,要有关爱人、温暖人的情怀。在朱剑凡看来,“志、诚、仁、爱”四字是当教师的根本,更是做人的根本。为此,他将四字立为校训,并制定了校歌、校徽。在朱剑凡、徐特立和几位继任者的主持下,学校办得红红火火,湖南许多名流、绅士的女儿都在这所学校就读。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向警予、杨开慧、李淑一、作家白薇、电影明星王人美,以及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叶剑英的夫人曾宪植等,也曾在这里上过学。她们在学校学习的主要课程有修身、教育、国文、历史、地理、算术、格致、图画、家事、裁缝、手艺、音乐、体操等。
   翟涤尘秉承了新宁人坚韧、机敏、高洁的品质。在学校,她不仅品学兼优,关心时政,还和老师、同学建立了非常真挚的感情,从她1925年在广州追念一个同学的小词中就可以窥见一斑。
   浪淘沙  挽稻田女师同学范君
   负籍楚江湄,巾帼英姿。共窗攻读每眠迟,报国最钦秋与向(秋瑾和向警予),何让须眉。急雨卷狂飔,痛折繁枝。难忘垂泪病危时,再结来生文字约,携手同师。
    字里行间,包含着对昔日同窗的深切哀悼之情和对远大目标的追求。细细读来,催人泪下。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明代杰出书画家沈周写过一首《咏帘》的诗:“绣雨衔花她自得,红颜骑竹我无缘。知无缘分难轻入,敢与扬花燕子争?”现实亦如是,世上有很多事可以求,唯缘分难求。茫茫人海,浮华世界,有多少人真正能寻觅到自己最完美的归属呢?大多数的时候,缘去缘留只在一念之间。翟涤尘在长沙求学的时候,不时去到契妈刘许氏家做客,这么大的姑娘了还没嫁人 ,无论是家人,还是亲朋好友都很关心她的终身大事。每次看到义女,她都是暗生悲戚,她的爱女刘小翠自小就与家住新宁县金寨村杨柳冲望族子弟李冰若订了亲,但小翠少年多病,还未结婚,就已英年早逝。李公子虽然没做成她的女婿,但刘许女士一直把他当儿子来看,无论他在长沙、南京、广州读书,她一直对他有关照,并且长期有书信往来。1925年,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的李冰若已经27岁了,还未成家。刘许女士想把他们凑成一对,但他们之间的年龄实在是相差太远了,涤尘当年37岁,整整比冰若大10岁,他会同意吗?刘许女士都爱他们俩个人,她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机会,无论是成还是不成。于是,她修书一封寄给广州的冰若,详细介绍了涤尘的具体情况。他很快就回了信,邀请“姐姐”去广州看看风景。
   1925年春,翟涤尘去到了广州。李冰若一见到知书达理、气质优雅的她,就油然而生一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感觉。翟涤尘见到眼前这位文质彬彬、器宇轩昂的“小老弟”,心中就像装满了兔子,冲撞得七上八下,蹦蹦乱跳,脸上也泛起了久违的红晕。他们在珠江畔谈起家乡的崀山、夫夷江、新宁的老街、翟公馆、杨柳冲,以及家中的亲人和刘许女士等,他们有说不尽的话题,兴之所至,诗词唱和,其乐融融,相识恨晚。当年,翟涤尘考上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翌年,她从大学肄业,与年少10岁的“小弟”李冰若结为秦晋之好。
   人的感情往往就是这样奇妙,有些人天天相见,却是毫无感觉,熟视无睹;有些人虽是惊鸿一瞥,偶尔相遇,却是相见恨晚,生死相依。有一次,他们夫妻小别一段时日,翟涤尘是望穿秋水、愁肠百结,写下了一首情深意长的相思词。
   忆江南•别情
   虽暂别,心碎乱如丝。莫道生涯原是梦,须知梦也耐人思。含泪问归期。
   凭栏久,忆品画评诗。深苦岭南无雁到,音书常盼总迟迟。此恨晓莺知。
   喜欢中国古典文学尤其是喜欢唐宋词的读者,对唐圭璋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但知道李冰若的恐怕就没有多少人。1979年夏,著名华裔学者叶嘉莹来北京大学讲学,其论文中,多次提到《栩庄漫记》,而不知作者是谁?这事发生在唐宋词鉴赏与研究的专家身上,多少都让人觉得有些诧异。经过了解,该书的作者就是唐圭璋的同门师兄李冰若。
  李冰若,原名锡炯,自号栩庄主人。光绪二十五年(1899)出生在在新宁县飞仙桥杨柳冲的乡绅大户,其父李明吾,字雪庐,曾任职于江苏省松江府厘金局,母陈氏,清江苏省江宁府六合县知县陈周慎(字镜轩)长女。他母亲的娘家长湖村,距新寨村杨柳冲李家也就七、八里路。在民间,两地人互相戏谑,长湖村人说,新寨村弯呀弯,不如长湖村转过湾,新寨村人则说,长湖村长呀长,不如新寨村一个田壩塘。其实在七山二水一分田的新宁山区,两条村的地势都比较平坦,面积也较大,而且两地都出文人,虽有口舌之争,但亲谊叠加,后来冰若的长女李庆粤就嫁给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当教授的陈家子弟陈贻焮。
   在民国的新宁,流传着一个以风趣而幽默的民间人物,叫“宋三老者”,李冰若排行第三,也是能说会道、聪明伶俐的“鬼崽崽”,他的舅父陈丽章戏称他为“三老者”。年少时,李冰若是一个聪颖异常、过目成诵的“小神童”,他几岁时骑马从北门进城回县正街李公馆,沿街几百家铺子的招牌名称都说得出来。其堂叔李楫光是有名的儒医,用数页医书试验他,果然一字不差,至今传为佳话。某日,塾师王某,为批改课业批评了“三老者”几句,他竟将作文撕掉,王塾师哪里气得过,便愤怒地将辱师之事告诉了族长。娘亲舅大,族长捎信给他舅老爷来处理此事。想不到他将文章呈上,自称并未撕掉,塾师看毕一字不差,有口难辩,只好辞职。此事传扬出去,远近的塾师都不敢来应聘,舅老爷陈起鹏只好把三个表兄弟接到长湖村亲自授课,把一肚子的诗书学问都传给他们。
  1911年,12岁的李冰若随表兄刘敦桢(原南京工学院建筑系教授,为我国建筑学界著名学术权威,与梁思成齐名,世称北梁南刘)到省城进入楚怡小学就读,1920年在长沙明德初中毕业,1923年高中毕业于湖南岳阳湖滨中学。由于五四运动的影响,思想倾向进步,如参加长沙新文化服务社活动,并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章。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江苏苏州东吴大学中文系,攻读古典文学,他的老师有陈中凡、吴梅等词曲泰斗,同窗好友庐冀野、唐圭璋等都是卓然成家。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李冰若于1925年随恩师陈中凡去广州中山大学学习,积极参加进步活动,先后任两湖同乡会会长、“新社会研究会”理事等,在北伐战争时,他参加了总政治部工作,任教训员。1927年正当北伐战争即将取得最后胜利的时候, 4月12日,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新右派,在上海发动反对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的武装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及革命群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其时,他与著名的共产党人、湖南同乡毕磊等交往密切,并同住一个宿舍。1927年4月14日,身为中共广东区学生运动委员会副书记的毕磊在宿舍被抓,4月23日凌晨与萧楚女等人共同就义。当时,李冰若刚好外出未归,幸免于难。随后,他与其他三十多位同学被学校以共产党嫌疑犯开除,鲁迅等十余名教员被解除了聘约。在广州郊区匿居一个多月后,他携妻子翟涤尘、岳母翟陈氏、内弟翟定安、长女李庆粤等避归故乡新宁。

   办学福桑梓,昂首闹革命

   对于漂泊的游子来说,故乡,永远是一幅珍贵的水墨丹青画,永远是心灵依靠的温馨港湾。回到家乡后,他们一家人住在翟公馆,李冰若在新宁县立甲种师范学校担任教员,循循善诱,学生景从。翟涤尘则创办了女子职业学校。校址在古木参天、翠竹环抱的城北高庙,校门外墙绘有《精忠报国》、《孟母断杼》、《卧薪尝胆》、《木兰从军》等历史故事,以及“哭竹生笋”、“卧冰求鲤”等二十四孝图,学校大礼堂的白粉墙上写上“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八个特别醒目的大字。学校对女子进行国学、算术、品德、美工、做花、裁缝、音乐等方面的教育,通过这些与家庭生活密切相关的知识内容,唤起女子对职业的兴趣,进而使她们脱离依赖的性格,养成自立的人格,在毕业后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翟涤尘创办的“女职”在解放前为新宁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女子人才。新宁和平解放后,有许多“女职”毕业生成了妇女干部和教师。
   傍晚时分,李冰若夫妻常携手漫步在夫夷江畔,厚重挺拔的金城岭朴实而秀美,绕城而过的夫夷江或澎湃激流,或沉静多情。山水之灵让他们文思泉涌,产生了一批清新婉约的诗词,如李冰若写的《夫夷江上》、翟涤尘填的《采桑子•秋思》。
   夫夷江上
   丹崖红树故依然,锦缆曾牵上水船。丁令重归人隔世,麻姑三见海成田。
   灵桃开后春无主,雪浪淘残石尚坚。记得倚篷痴绝语,愿花长好月长圆。
   采桑子•秋思
   珊珊玉骨霜为伴,漫绕芳丛。又过篱东。暗展幽香冷更浓。
   笛声似谱思乡曲,雁影横空。月影摇风。一片秋容画未工。
  大革命时期,新宁县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县农民协会经常组织宣传队下乡宣传,宣传队由甲师、女子学校和县立小学的师生组成。李冰若和翟涤尘带领学生分赴各乡广泛宣传。他们宣传的主要内容是:组织建立农民协会,打到土豪劣绅,禁止高利剥削,实行减租减息,号召妇女剪发放足,破除封建迷信,禁烟禁赌,查禁仇货,开展反帝清匪斗争活动,宣传划分土豪劣绅的标准等。宣传队下乡时声势浩大,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一路上高喊“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利归农会”等口号,沿途散发传单,张贴标语,造成了强大的影响。“四一二”大屠杀以后,许克祥于5月21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归于失败。这时,反动军阀何健派遣军队在全省各地疯狂地扑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在新宁,伪县长邓兆兴下令逮捕了中共省直属新宁特支部书记江平,白色恐怖笼罩了全县。1928年10月18日,李冰若、翟涤尘因共产党身份被捕,押送邵阳转长沙。10月19日《全民日报》发布消息:“昨县署又奉到省指委会密令,捕获县立女校长翟涤尘。闻翟加入共党甚久,历在广州工作,去岁国共分离后,与其夫李文炜,又名冰若,逃回县中,不知运用任何手段,沟通教育局长曹耀坤,夫妇均混入教界,取得重要位置。”因女儿庆粤尚幼需要母亲照顾,经过学校师生和亲友的大力营救,翟涤尘、翟定安等不久被释放,而夫君冰若则被五花大绑押往邵阳。李冰若的老表陈建楣闻讯后星夜兼程去到二百多里外的邵阳救人,舅老爷陈丽章愤而辞去县参议会议长职务,此案在新宁轰动一时。国民党县党部紧急召开各界代表临时会议,宣布李是共产党,要求大家签名表态,遭到与会者坚决抵制。地下党员陈锡圯挺身而出,说“你们说李冰若是共产党,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不知道,怎么签名?!”会议无果而散,当夜,陈被捕。另外同在中山大学入党的好友何雍然写了一首“三句半”:“铁汉陈锡圯,登台讲公理,只因不画押,抓起。”半夜抄贴在新宁最热闹的东门城墙上,全城哗然。数日后何亦被捕,先后押解长沙监狱,在狱中均坚贞不屈,由于当局没有抓到任何证据,经其父李明吾等多方斡旋,先后出狱。
  1929年年初,出狱后的李冰若任教于长沙明德中学,翟涤尘带着女儿到省城的契妈刘许女士家与丈夫团聚。年底,在上海国立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陈中凡先生的介绍下,他携家人离开长沙,远走上海,任教于暨南大学国文系。在暨大,他历任助教、讲师、教授等,交往较多的师友有陈中凡、吴梅、唐圭璋、张世禄、詹安泰等人。在该校任教的八年,是李冰若人生最精彩、最辉煌的黄金时期,他不仅完成了足以让他隽永名世的代表作《花间集评注》,翟涤尘还不顾高龄产妇的危险,接连给他生了庆苏、庆淦、庆豫三个儿子。在暨南大学,他教授的主要课程是基本国文、唐宋文、清散文、国文教授法等。同时,他对杜甫也颇有研究。这或许与他的表侄、后来成为他女婿的北京大学著名中文系教授陈贻焮写成鸿篇巨著《杜甫评传》应有承前启后的因果关系。

  柳絮飞如雪,痛失至亲人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发生芦沟桥事变,宛平城的枪声掀开了全民抗日的序幕。1937年8月13日,日军又扩大战事,在上海发动“八一三”事变。为避战乱,1937年暑假,李冰若、翟涤尘带次子庆淦、三子庆豫回到新宁,把长女庆粤和长子庆苏暂留上海。九月,战事更趋紧张,李冰若又回到上海接子女回老家。是年秋,翟涤尘在家乡做小学老师,李冰若去了新宁县立简易乡村师范授课。
   1938年冬,经友人袁芸雪介绍,李冰若到武冈前中央军校第二分校任上校教官。夫唱妇随,翟涤尘去到武冈县立女子中学任教,她们一家大小安顿在城东关邓家祠堂的楼上。12岁的女儿庆粤在著名的私立洞庭中学读初中,9岁的大儿子庆苏和6岁的二儿子庆淦读小学,最小的儿子庆豫才4岁,则由外婆照看。
   翟涤尘的弟弟翟雄毕业于黄埔军校二期,担任过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少将政治指导员,时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二厅秘书处长。在他的举荐下,李冰若于1939年7月奉调去重庆中央训练团受训。在宜昌附近,乘船失事得痢疾。8月下旬抵重庆,不久入沙坪坝医院治疗,因伤寒疾于9月5日去世,终年40岁。兵荒马乱的年月,堂弟李志成前往料理后事,将其安葬在重庆浮屠关刘姓宅旁。
51岁的翟涤尘与爱人李冰若生活在一起仅仅13年,如今他已撒手西归,留下幼儿寡母,叫人如何是好?在悲痛欲绝之际,她写下了杜鹃滴血般的一首词      《清平乐•冰若逝世后作》,字字皆血泪凝成,悲苦之音,不忍卒读。
   荼藤凋谢,柳絮飞如雪。记否都梁匆话别,谁了竟成永诀别。
   传来噩耗神伤,欲寻碧落茫茫。月夜空阶雨滴,助人寸断柔肠。

   含辛茹苦育儿女,一脉书香振家声

   半百之年,翟涤尘失去伴侣,遗下四个幼儿。家族中有长辈发话,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够养活四个小孩?家族中人商议要将四个儿女分别送人,过继给他人。翟涤尘掷地有声:“我们一家人绝不分离,就是要死也要死在一起。”听者无不动容。从此就在家乡的中小学教书,独自抚养4个儿女,他们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大女儿李庆粤在武冈洞庭中学初中毕业后考上长沙医事助产学校,1954年与北京大学中文系讲师陈贻焮结婚后,调到北京大学校医部工作直至退休;大儿子李庆苏在1948年秋从洞庭中学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因受父母革命思想的影响,他思想激进,进入北大不久便与四院地下党支部有了接触和初步的联系。11月,平津战役开始,北平很快被解放军包围,他填了一首词《蝶恋花•围城寄母》寄给在新宁的母亲:
   颦鼓沉沉风又雨,暮霭如潮,淹没城头树。底事思量心万绪,回眸无限关山阻,夜半鸡鸣同起舞。企盼朝阳,何意围城住下!争奈梦还天未曙,耳边如何归来否?
   儿行千里母担忧,收到儿子寄来的词,她是心潮澎湃,当即和词一首,表达了对儿子的牵挂之意,同时也敞开了乌云散去、迎接朝霞的愉悦心情:
鸿雁前朝传尺素。望极天涯,烽火弥漫处。闻道江湖云雨怖。荡波莫惹蛟龙怒,比翼燕儿休失侣。应念关山,万里思量苦。宜择深枝求暂住。人间终见朝霞吐。
   李庆苏原本打算去解放区工作未被批准,后来加入了中国民主青年同盟,投入保护学校迎接解放的活动中。1949年2月初,北平和平解放。他奉令离开学校,到北京市公安局工作。他的妻子王忠立是其同窗,为原武冈洞庭中学校长王鉴清的女儿,她从苏联留学回来后,分配在南京工作。为了解决两地分居的问题,1963年他申请调至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产化学工业研究所工作。1990年退休后,致力于文学创作,擅长旧体诗词。
二儿子李庆淦,1953年从武冈洞庭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1958年毕业后主动申请去新疆工作,任教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有色金属工业公司职工大学,与兄长庆苏编著了《李冰若〈栩庄漫记〉笺注》。退休后与妻子灯喜定居上海。
   俗话说,养儿防老。在山区的新宁有一个风俗,如果有几个小孩,一般会留一个在身边。小儿子李庆豫就别无选择地陪伴母亲,一直在老家杨柳冲务农至今,其妻已经故去,83岁的他守望着故土,在深宅老院里不时收到姐姐、大哥、二哥的接济。或许,这就是命。

   庄周能化蝶,魂归雨花台

   1952年,64岁的翟涤尘以年迈退职,去到长沙陪女儿。过了两年,女儿李庆粤结婚后,她也到了北京,与女儿、女婿生活在一起,住在北京大学的镜春园82号。那段时间是老人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含饴弄孙之余,北大的人文气息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与北大的中文系教授及儿女互有诗词唱和。1962年底,儿子庆苏将她接到南京生活。南京的桃叶渡,是翟老太神往的地方之一,她的丈夫李冰若1923年在国立东南大学国文系求学的时候,在他的诗文中多次提到这个具有诗意的地名。可惜造化弄人,如今阴阳相隔,此恨绵绵。到了南京,她即要求儿子陪她去游览桃叶渡。桃叶渡是南京城南秦淮河上的─个古渡。睹物思人,翟涤尘含泪填了一首新词:
   临江仙•秋忆
   柳外断虹晴又雨,清秋雁落平沙。经声梵磬隔烟霞。推窗延冷月,归梦绕寒花。
   欲遣闲愁无处遣,凭风吹送天涯。人间天上白云遮。庄周能化蝶,丁令应还家。
   当年,李冰若和翟涤尘都非常喜欢南京桃叶渡附近的风景,曾打算在这里建一座房子,颐养天年,并将梦想中的未来寓所戏称为栩栩如庄。这是取义于《庄子•齐物论》中的一段话: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于是,自号栩庄主人的作者把自己关于《花间集》的评语名之为《栩庄漫记》。李庆粤和李庆苏姐弟将父母的诗词编著成《栩庄诗词集》。
   1968年,翟涤尘驾鹤西去,葬在南京花神庙。他的女婿陈贻焮教授1988年清明时节为之扫墓时填过一首词《随庆粤、庆苏率南星往雨花台花神庙,为先岳母翟涤尘女士扫墓》:“清明时节杏花天,路畔山家卖吊钱,买得几枝插坟上,相看无语泪如泉。”后来由于修马路另择墓地,儿子李庆苏为此填了一首《虞美人•清明扫墓》:“年年叠叠重重道,愁绕花神庙。风风雨雨又清明,簌簌修篁奠祭泪盈巾。山山水水人千里,魂梦应难聚,还从白下卜佳城,新篆双碑长住雨花村。”
   1997年3月,李冰若与翟涤尘合墓于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从此,他们永远相亲相爱在一起,诗词唱和,再没分离。

   感时花溅泪,哀婉诉衷肠

翟涤尘的词感时伤世,哀婉动人。她的词每一首都很精妙,或哀艳绵邈,或沉郁苍凉,或悲壮骏迈,风格刚柔相济,变化多姿,且忧患国事,感慨沧桑,词境乃臻重大,非剪翠雕红者可比。
具有感染力的文学作品,大多是表达“我”的精神境界,与人、社会及时代戚戚相关。翟涤尘出生在晚清、成长在民国、奉献在新中国,经历过山河破碎、颠沛流离、生离死别、恩深情重、凄风苦雨、儿女成才、安享晚年的跌宕人生。在女儿、学生、爱人、妻子、母亲、教师、奶奶的角色转换中,她描摹物象,寓情于景,把平生漂泊之感、饱经离乱之痛和思乡怀旧之情融注在一起,情藴深至。
见词犹见其人。翟涤尘通音晓律,能诗善词,她擅长用清新流畅的白描笔调,表达自己内心真挚、深沉的情感。如“柳外断虹晴又雨,清秋雁落平沙。”“月影摇风,一片秋容画未工。”“推窗延冷月,归梦绕寒花。”锤字炼句,委婉传情,凄恻动人,是为词中胜境。她著有《碧琅矸诗词集》,其词被收藏在《中国古近代几千才女及其代表作》。
    翟涤尘实为非常人值非常之境,栉风沐雨,不忘初心,成就为一代新宁才女,光照千秋。


   作者:唐泽明  
发表于 2017-12-22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7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宁才女,光照千秋。
发表于 2018-1-2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jpeg
发表于 2018-1-6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顶
发表于 2018-1-6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19515 second(s), 3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