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24|回复: 33

[家小说三季] [征文354] 网 / 蒲建知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2-23 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就黑了,黑暗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死寂的斜坡村。

timg (2).jpg


网(短篇小说)

文 / 蒲建知

1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

    早就黑了,黑暗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死寂的斜坡村。网的深处——村寨最西边的一栋古铜色的老木屋里,一个名叫明子的12岁孩童独自蜷曲在昏暗的屋子里烤着炉火。

    他没有开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这样的昏暗,他喜欢上了这样的昏暗。

    肚子有些饿,明子好几次想起身去弄点吃点,但最终都放弃了。他怕冷,更懒得动。   

2


    这天是明子12岁的生日。只可惜,除了他自己,已经没有人记得这个日子了。

    就在昨天,明子刚接到了父亲从千里之外打来的电话。但父亲除了在电话里告诉他今年过年不回家这事之外,就再也没有说其它什么。父亲挂断电话的那一刻,明子很想哭,但他忍住了哭。他已经习惯了坚强。   

3


    要是爷爷还在多好!明子禁不住想。

    自从三年前奶奶撒手归天之后,明子就一直与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疼明子。常常买最好看的衣服给明子穿,常常把最好吃的东西让给明子吃。即使明子每个学期都考了班上倒数第一名,爷爷也从来不打骂过明子。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爷爷还曾许诺明子——只要不再考倒数第一名,爷爷就省吃俭用想办法买一个可以上网玩游戏的手机奖励明子。

    班上三十几个男生中,就只有明子一个人不会上网,不会玩游戏。明子做梦都想有一部可以上网玩游戏的手机。

    经过半年的努力,明子果然不再是班上最后一名。但遗憾的是,一直身患重病的爷爷还是赶在明子拿到不再是倒数第一名的成绩单之前走了。
   
4


    但就是这份原本可以替明子换来可以上网玩游戏的奖品的“不再是班上倒数第一名的成绩单”,却让明子莫名其妙地遭受了他父亲的一顿暴揍。

    那是在处理完爷爷的丧事之后,父亲和那个肥胖得有点可怕的后妈把明子叫到了跟前。

    “把成绩单拿给我看一看。” 素来都不关心明子学习的父亲竟然要查看他的成绩。

    明子只得心怀忐忑地从书包里把成绩单翻出来递了过去。

    明子正要寻思如何应对可能的盘问,他父亲那粗大的巴掌已经扇了过来,重重地抽在他的脸颊上。

    “蠢货,最多的一科也才考二十几分,你难道是木脑壳?”父亲一边骂,一边狠狠几拳把明子打倒在地。那个肥胖得有点可怕的后妈除了跟着骂上几句恶毒的话,还不忘用高跟鞋在明子身上狠踹了几脚。   

5


    教训完明子之后,明子的父亲和后妈就回他们打工的那个遥远地方去了。

    明子欲哭无泪。他不知道父亲和后妈为何要那么下狠手揍他。他只知道,自己一直都是父亲和后妈所嫌弃的人。

    用已经去世了三年之久的奶奶当年的话来说,明子是一个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多余人。

    明子奶奶的话没有半点夸张。明子从一出生就开始招人嫌弃。

    明子的父母亲是初中同班同学。明子的母亲在16岁那年偷偷生下了他。因为明子的存在,他那原本并没有多少感情的父母最终还是在他6岁那年补办了婚礼。也就在母亲嫁进斜坡村的那一年,6岁的明子在独自玩耍时从木屋的二楼摔了下来,头重重地撞在了硬硬的水泥地板上。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一个多月之后,明子的贱命保住了,但却完全沦为了一个反应迟钝的“呆傻人”。为此,明子的奶奶与母亲之间婆媳战争升级了,最后闹到了“你死我话”的地步。

    明子的母亲后来走了极端。就在明子七岁生日的前一晚,她喝农药自杀了。明子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同样寒冷的冬天,在同奶奶大吵一场之后,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跑进房间来责问正抱头睡觉的父亲,问他还要不要人活?父亲起初一句话也没有说。后来被问急了,就猛地一声咆哮:你活不活关我屁事!父亲的话刚落音,母亲就哭着跑出了屋子。

    除了明子恐惧地盯着窗外漆黑的夜幕在暗暗替母亲担心之外,没有人关心他的母亲究竟去了哪里。直到第二天,人们才在明子家的猪圈旁的一张破渔网上发现了他母亲僵硬的尸体。   

6


    母亲去世不久,父亲替明子找了一个后妈。

    明子不喜欢那个满脸横肉的后妈。

    后妈也不喜欢连讲话都不够利索的明子。在她向明子父亲开出的结婚条件当中,第一条就是:不与明子及其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结婚后,要在城里买房另立一个家。

    可怜的明子,不折不扣成了家人眼里的累赘。就连曾经很疼爱他的奶奶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动辄就对他一顿打骂。唯独只有他的爷爷一直对他呵护有加。

    只可惜,明子的爷爷也那么早就走了。   

7


    爷爷一走,明子就真的无依无靠了。上学期间还好,明子可以与同学们聊聊天,玩闹玩闹。可到了假期,明子就不得不一个人呆在这栋黑乎乎的老木屋里。

    好在明子习惯了这样的孤独,好在他喜欢上了这样的孤独。因此,即使自己的12岁生日过得如此的落寞,他也没有掉眼泪。他习惯了坚强。

    不知在这样昏暗的屋子蜷曲了多久。直到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明子才想起应该去弄点什么东西来吃。可他翻遍了所有地方,也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可以充饥的食物。明子这才想起,原本会每隔半个月给他送一次粮油过来的亲姑姑因摔断了腿,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斜坡村看望过他了。

    明子极度失落地回到火炉旁坐了下来。猛然间,明子想起了一个人——冬梅婆。

    在稍稍犹豫了一会之后,明子打起手电朝村东的冬梅婆家走去。


psb (1).jpg

   
8


    冬梅婆是目前除了明子之外第二个留守斜坡村的人。

    冬梅婆一共有四女三男七个子女,儿孙满堂,家丁兴旺。只可惜她没有一个真正孝顺一点的儿女。她的儿女们除了每个月按时给她寄点生活费,一年到头没见任何一个人回斜坡村来看望她哪怕一次。好在冬梅婆虽然早已年过八旬,  但身子骨一直都很硬朗,除了生活能完全自理之外,还经常下地干些农活。

    就在五天前,冬梅婆还给明子送来了一筐红薯和几棵白菜。但那之后,明子似乎就再也没有见过冬梅婆了。
   
9


    夜空一点光亮也没有。偌大的斜坡村在漆黑的夜幕里显得更加幽暗和冷寂。从明子家到冬梅婆家位于村东的吊脚楼要穿过十几栋无人居住的闲置已久的老木屋。明子借着微弱的手电光穿走在窄窄的小巷里,身后哪怕一丁点“悉索”的微微响动也会令他感到害怕。

    明子好几次想打退堂鼓。但最终还是饥饿占了上风。更何况,他一直有个小小的祈愿——在自己12岁生日这样特别的日子里,能有一个人陪自己讲讲话,哪怕就只讲一句,也总比一个人发呆要好!

    明子来到了冬梅婆家的吊脚楼前。

    他远远就叫了几声“梅奶奶”。屋子里没有回音。明子自嘲般地笑了笑——他这才想起冬梅婆耳聋,隔这么远叫她,她哪里听得到呢。

    走过一小段青石板台阶,明子来到了冬梅婆家的堂屋前。他正准备抬手敲门,才发觉堂屋门是敞开着的。既然堂屋门都还没有关,那冬梅婆一定还没有睡。

    于是明子再次亮起了嗓子:“梅奶奶,你睡了没有。我是明子。”

    屋子里死一般的沉寂。依然没有任何回音。

    明子心里猛地一沉,似乎有了某种不祥的预兆。

    难道她在里边屋子里烤火?难道???

    尽管心里十分紧张,但既然来了,明子还是想进屋里去看个究竟。

    他麻着胆子走进堂屋,然后一边叫着“梅奶奶”,一边推开虚掩着的厨房门。他正准备抬脚迈进厨房,门框上的一张大大的蜘蛛网把他的整个面部都蒙个正着。

    这一下,明子顿然毛骨悚然起来。12岁的他懂得一个常识——蜘蛛网只可能结在长时间没有人活动的区域。既然厨房门上都结了蜘蛛网,那无外乎告诉明子一个事实:冬梅婆至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过这个厨房门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借助微弱的手电光,明子看到了骇人的一幕:就在离厨房门不到五步远的地方,一个早已熄灭的火炉旁,冬梅婆僵硬的身子斜躺在一张破旧的宽大蓑衣上……很显然,这个可怜的老人已经死去多时了……
   
10


    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之后,明子的魂魄都被吓飞了。

    他不知自己是怎样逃离冬梅婆那栋漆黑的屋子的。他连滚带爬从那段青石板台阶跌落下来,然后高一脚低一脚地在那黑洞洞的小巷里没命地乱窜——但偌大的斜坡村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网住了他的双脚,网住了他的魂魄。明子找不到了家的方向。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直到一束强烈的光亮映入他的眼帘,明子才在剧烈的疼痛中慢慢睁开了眼睛。他这才发觉,暖暖的冬阳下,自己正哆嗦着身子蜷曲在自家猪圈旁的一张破渔网里。

    明子艰难地挣扎着从那张曾包裹过她母亲僵硬尸体的破渔网里爬了出来。

    回头看看身后那张狰狞的破渔网,转眼环顾身前身后偌大的死寂的村庄,一种叫惊恐的东西再次迅速挤占了他的整个脑海,混沌中,他感觉一张更加巨大无比的黑网正在从四周朝他慢慢笼罩过来……

    他欲呼喊,才发觉自己早已失声。

    慢慢地,慢慢地,那张巨大的网紧紧地罩住了他。

    他,极度恐惧,欲哭,却已无泪。

    一阵眩晕之后,他重重地跌倒在了那张破旧的渔网上。

    他,已无力挣扎……

    2017/12/22晚十点半  
  

    【编辑提示】
    本文已收录为【红网论坛首届“家”主题网络小说大奖赛】第354号作品。参与大赛, 请查看http://bbs.rednet.cn/thread-47269383-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蒲建知 于 2017-12-23 06:36 编辑

      冬至日,写了这么沉重的一篇文章。妻子是我这篇文章的第一个读者。她说,从你这一系列沉重的农村题材的文章可以看出,你有一个心结,有一份无法去除的担忧。妻子是最知我的人。是的,我有一个心结,就是对年过八十常年独自留守孤村的老母亲的牵挂和担忧。我们想接母亲出来一起住,但固执的母亲却死活不愿意。而多年来,一家上下就只靠我的一份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因此我又不可能回到那个多次出现在我小说里的“斜坡村”去常年陪伴母亲。于是,这就有了《电话里的母亲》、《老歪的遗嘱》、《天屋》、《桂花婆的算术题》、《得癌之后》、《最后的守望》、《坟》以及这篇《网》等一系列有关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悲惨命运主题的文章!但愿这些沉重的文字能引发人们对留守老人及留守儿童问题的关注!
发表于 2017-12-23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支持老师的优秀佳作!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3 09:1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心村是现在农村的常态,失独老人,留守儿童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文笔流畅自然,叙事条理清晰结果发人深省,以小见大,明子,梅奶奶类社会值得同情人物尽现作者笔下!拜读佳作,欣赏作者家国情怀!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3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唐寡白 于 2017-12-23 09:18 编辑

      心酸,想落泪。明子的悲哀,何尝不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我听到了一个作者,一个善良的、充满正义感的作者从心底里发出来的呐喊!救救孩子,别让孩子感到孤独!关爱农村,农村曾经孕育了伟大的中国革命。
     一点点,一滴滴,一张网。难道这张网就牢不可破?一定要等到出了些什么才能引起全社会一时的关注?!若是留守儿童的天空灰蒙蒙的,城市的阳光也将失去光彩!
蒲老师用他娴熟的文笔,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爱与忧伤的故事!
      建议精华!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话题很沉重,重重的撞击着读者的心灵,看后很想做点什么,可又很无助。很希望这只是个话题,可现实却让人透不过气来。可精华鼓励!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3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欣赏作者家国情怀!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3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的话题


发表于 2017-12-23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茂盛草 发表于 2017-12-23 07:45
欣赏、学习、支持老师的优秀佳作!

多谢茂老师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透过窗户看世界 发表于 2017-12-23 09:16
空心村是现在农村的常态,失独老人,留守儿童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文笔流畅自然,叙事条理清晰结果发人深省 ...

多谢小透老师精彩点评及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寡白 发表于 2017-12-23 09:17
心酸,想落泪。明子的悲哀,何尝不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我听到了一个作者,一个善良的、充满正义感的作 ...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及鼓励!如此精彩的点评给本文增色不少。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彭银华 + 18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8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7-12-23 09:40
文章话题很沉重,重重的撞击着读者的心灵,看后很想做点什么,可又很无助。很希望这只是个话题,可现实却让 ...

多谢班主精彩点评及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尹翔学a 发表于 2017-12-23 12:44
拜读佳作,欣赏作者家国情怀!

多谢老师的支持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2-23 14:35
沉重的话题

多谢朋彭版主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2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7-12-23 17:00
拜读佳作

多谢支持!
发表于 2017-12-23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谢!
发表于 2017-12-23 20:3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预祝取得好成绩。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20:5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代应坤 发表于 2017-12-23 20:33
拜读。预祝取得好成绩。

多谢代老师
发表于 2017-12-23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沉重的话题,看后心痛格外的沉痛。小说在蒲老师凝重地笔下将现今社会的沉岢以明子的死想唤醒人们的注意,引起人们的重视。可是,当城市化是发展趋势,而且越来越大化的时候,消亡的村庄和老去的父母、 还有留守的小孩子谁来关注,谁来爱护?令人深思和忧虑。

欣赏佳作。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蒲建知 + 10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2.936149 second(s), 5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