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28|回复: 26

[原创中长篇]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本帖最后由 沙漠驼铃 于 2018-1-3 21:25 编辑

                                      一
      一不小心就到了中年,可他似乎对此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言行都呈现出一些年轻人的特征。比如说,他血更容易往上冒了,爱说直话了,爱讲是非了,还动不动和领导呛上两句。按老婆的话说,他越来越像个喷青了。他只能长叹一声表示无奈的认同。

      车祸是他年龄和心理的一个分水岭。还算轻松愉快地骑辆二手摩托,左手没鸡右手没鸭但有老婆孩子地往岳父家赶。从加油站出来横过马路时,他就不知道对面那辆摩托是怎样风驰电掣地飞过来,他怎样飞出车子狠狠地头坠地上,不知医院里前三天是怎么过的。记忆已经被清空,一切靠本能行动。万幸的是老婆孩子没怎么伤着,使得他还有机会听老婆讲述本能也能智慧的故事。

      “躺医院时可戒烟了吧!”
      “戒啥烟的!见来客了就借口要装客要我去买烟!”
      “有这样的事?”他狡狤一笑,“我怎么不记得?”
      “你只是没记忆而矣,或记得假装不记得,可见你狡猾得狠。”
      因为此事不可上升为刑事案件,他也就不细究了。

      这件事让他花费五万,还欠了老婆一屁股情债。老婆说,要不是她细心照料,他已命归西天。

      醒来是另外一个世界,醒来是另外一个人。他觉得脑壳被打开了一扇天窗,心里更清醒,可他眼前是一个个朦胧的镜像,那些他认得的和不认得的人,全像蚂蚁似的在眼前浮动。还在他恢复其间,他常常就无意识地在房间屋后乱窜,高一脚低一脚的。这使得老婆看牛似地翻山越岭,生怕他跌落坑里坎中。若再有闪失就是无药可救,因为老婆决不可撼动他一百五十斤体重。

        老婆说,照顾得你好不好,这一百五十斤怎么来的?他心里苦笑一下,心里说,唉,这减肥任务也是你给的。老婆又说,以为出了车祸,你会对我更好的,不料你对我装聋作哑、爱扯不扯的,车祸后,你更不懂关心人。他默然。是不是我的脑壳已进行了重新组装,空掉了过去,装进了未来?

        事实可能确实如此。他回家后第三天,就在晃晃惚惚中写了篇《自祭文》,还用文言写的,他庆幸知识仍贮存在重装系统中。他最大感慨是:人生苦短,要奋起直追,留下生命的足迹,寻觅人生的意义。假如那次一睡不醒,生命不就划上了苍白的句号吗?他以前没思考过孔子、老子,常常是随大流地批判几句,或自以为是地讥讽几声。现在,他感觉有了一种学者的姿态,那些原来不以为奇的文字,似乎凸现出穿透世俗的意义。

      祸兮福之所倚,他的精神似乎呈现出华彩靓丽。


发表于 2018-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25 一声问候.GIF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12:5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骏马驰城 发表于 2018-1-3 12:42

谢谢骏马!同样的问候和祝福送给你。
发表于 2018-1-3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沙漠老师的中长篇佳作!
发表于 2018-1-3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标题把我吸引了。进来一看,果然是狗日的中年,多愁善感啊!沙漠兄,人间只道黄金贵,不向天公买少年!
发表于 2018-1-3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年,读的书都成了残存的记忆。找到好书,并静静地读下去,这是这是读者的荣光!
发表于 2018-1-3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恭侯大作更新
发表于 2018-1-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恭侯大作更新
发表于 2018-1-3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狗日的中年,真好。
发表于 2018-1-3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心若年轻,年龄这东西真的容易造成错觉。其实老婆早给他无数次提醒:你以为你还年轻不!我比你小11岁只差几个月。可不知哪来的一股自信,硬是水一样地呼呼外冒,那代表年龄的数字,在他看来似乎可忽略不记。也许到中年的人,特别是男人,对老有一种天然地排斥,活在自我麻醉的世界里。人有时需要镜子才可看清自己。

      他的镜子来自他曾经的对手,一个企鹅似的女胖子,曾经他们有过激烈交火。事情就不详说了。他暴怒于她一幅领导作派、颐指气使的姿态,吹毛求疵地指责他上了一趟厕所。他就狠狠地将饭盒砸在地上,声称可大干一场。她的脸变成了一个沾满酱油的苦瓜,边退边叨:“火气这么大,怕你还小不!”这句话并没将他震醒,倒是他们关系好转了的时候,她让他彻底认识到:他真的到了中年。

       单位上要排练一个节目,准备与时俱进地参加一个文化艺术节。这个学校如同一个养老院,平均年龄45,快五十岁的他也在排“脖子扭扭、屁股扭扭”节目的行列。毛主席说,和平是打出来的,这尊重大概也是打出来的。企鹅姐竟然爬到七楼,登门征询他的意见:“马老师,这个节目排练请你参加啊,听说你早年的交谊舞得了第一的。当然啦,你年纪比他们大,还是要先征求你意见。”没想到他一口应承了下来:“好!文化活动我支持!”

      排练的结果是,脚可踩到但点难踩到,刚教过学生辨别方向的他,一慌神就搞逆向行驶,害得正在前进的他或她,躲闪不及,几欲摔倒。那脚杆子啊,如钢铁般坚强,好像还拧了若干锣丝。第二天,他退了。

      真的老了吗?真的老了。狗日的中年!骂这句时他倒显露出一点年轻。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7:1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三

       他和马克思同姓,但名字相差了很远。他叫马哈。因为几十岁了举动仍异乎常人,人家暗地里给他加了一个“大”字,他也确实因此明里暗里地要多吃些亏。他自己心里明白却不怎么计较,用“这是好人吃亏的时代”来安慰自己。老婆可不同了,老觉得他情商太低,不会处理关系,别人得利他就吃亏。

       他所在的那个单位如同一片树叶,虽小却缠绕着社会的经经脉脉,住着一些与时俱进的人,做着一些与时俱进的事。特别是不二校长上任以来,很有政治敏感性,他可以不接地气但绝对要紧跟时代潮流。一个河马似的脑袋,头发向两边分成一个大大的八字,在一往无际的平原上,两只眼晴变成了沙漠里两颗黑色的石头。他喜欢开会,有创意暴发力的一句名言是:注意站好队,只要认真,我们组织是什么都能做到的。他善于观察风向,善于借鉴经验。他的治校思路是:规范化、标准化。这既传承了过去又符合为官思想。

       听说别的学校都搞起了考勤制度,他马上引进。不同之处只是,人家一天签一次他一天签二次。正当老师们手忙脚乱地放学时,广播里传来不变但友善的提醒:老师们,请赶快来办公室签到。星期五也不可灵活,要吃完中饭签了第二次到后才走。听说别的学校搞了个第七节课,他马上引进了过来,使得本期老师减少课务却在增加,每周人平二十节。不二在会上解释:没办法,大家辛苦点,这是潮流。马哈有点疑惑,质询道:“现在不是倡导减负吗?我怎么感觉越来越重?平均一天四节课,还要备课看作业开会写总结等,创造性职业岂不成了体力、精力的比拼,还有时间、心思教书育人吗?”不二和蔼地反驳道:“是减了啊,一二年级就没基础训练了。”马哈冷冷一笑:“是没有,但我们天天得印,否则家长给压力,各级要检查。那个油印机经常疲劳死,你们可得请人弄好。”不二点点头,说:“快了的!”

     有人喜欢闲适,有人喜欢忙碌,目的却是相同的……排遣无聊。马哈对他新形式下的生活作了规划:大部份时间在教书育人的流水生产线,机械地或偶尔创造的完成每一道程序。虽然机械工作并不适合于他,但有些潮流是不得已跟的,不二一定有他的苦衷。他有点窃喜的是,放完学、给老婆打过电话,接内来的长夜基本属于他的,因为1一5星期五他住校。他就微聊一下或创作一下作品。他的作品大多是即兴的,他称自己为行吟小说家。当然,他有时要自寻烦恼,想起那类评职称、协调老婆之类的事。这时候的感觉是,很难描述,推荐你去看刘震云的《一地鸡毛吧》,一块豆腐馊了,也可引发一场纷繁复杂的斗争,他就感觉有压力,心无处可存,他就感觉生活走取,想骂娘,想破坏物质,像一只无人欣赏的红了眼的公牛,等等。
想想年轻时还有几分浪漫,中年后却如铁板一块,还处处束手绊脚,他就想骂:你这狗日的中年。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唐寡白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到中年的确是狗日的,混沌、恍惚、力不从心、说不定有时还来点辣的。身在现实中的人不得不痛快地骂一句“狗日的”,作者观察生活很用心,道出了一群人的心声,很令人刮目。文章主人翁就是生活在这种边缘的人,作者赋予诙谐幽默的笔调写出来,却是十分有趣,更添人物昂扬向上的精神,在悦读的同时,又有了格外的精神力量的感染。小说写的不错,希望继续。
一小点建议,如能在故事上再下点功夫,就更完美了,但是话说回来,瑕不掩瑜。如不中肯,全当一笑。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9:0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何义伦 发表于 2018-1-4 09:01
人到中年的确是狗日的,混沌、恍惚、力不从心、说不定有时还来点辣的。身在现实中的人不得不痛快地骂一句“ ...

你的意见其实很中肯,但狗日的中年不想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就当与大家分享生活的感受与思考吧。
发表于 2018-1-4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4 16:1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沙漠君用人生智慧和幽默笔调撰写的中年,虽然这中年还真有几分“狗日的”,正如阿Q口中神神叨叨的“妈妈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23:0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四
       成熟和稳重,往往是衡量青年与中年的一把尺子。按年龄来说,他已过了4个鸡年,早跨入了中年人的行列,可是,拥有开放思想和人文意识的他,在自己思想地指引下,又犯出一事儿来。他上了一节生物室外课。在他看来,不论体育、生物、社会实践,甚至语文、数学,只要能激发学生兴趣、促进学生交流、提高在实践中认知事物能力的,都可以上室外课。他今天上的是生物中的《食物链》。借此可以亲近自然、感受自然。

        “老鹰吃免子。”马哈引导,指着天空里一只鹰和草地上一个学生,问:“兔子吃什么?”
        “兔子……吃鸡……”学生怯声地回答。
       “哈哈哈……”笑声回荡校园。
      “停!”马哈加大一点音量,故作正色道,“你家养鸡喂兔子么?”
       “哈哈哈……”

        原以为一节课就这样轻松、快乐、安全地度过了。不料马哈如同姜子牙,贩牛羊涨价,卖面生大风。下课五分钟后,学生来报:一学生绊倒课桌,摔断肘关节一个。马哈急火攻心,连忙打听情况,得知学生在自己眼皮底下溜回教室,匆忙中绊倒,手肘着地,估计被可乐泡大的骨头已裂。马哈做事专心而不细致,视力又马虎,被人骂过“四眼狗”。根本不知有学生溜回了教室。

        他马上决策:带学生去一个水师那里。水师摸摸捏捏,摇头叹道:“有点严重,建议去医院。”学生奶奶接班主任通知已到。老太太虽然心肝啊肉的心疼、着急,但还算讲理,在马哈的劝说下携孙去了医院。晚上,校长来电,嘱其开车去探望学生。马哈心想:此事不可能完全脱掉干系,另外表示人文关怀,他也应挺身而去。他觉得,人在尘世如在蟥田,一不小心就会被蚂蟥沾。沾多沾少,与自己的思想和为人有关。而他的傲气、才气、性格血型,恰是逗蚂蟥的那种。

        山多路窄、坡大弯急,马哈经过一天折腾,搞得昏天黑地,吐心呕肺,终于完成探视。因为仍感觉有蚂蟥沾身,心情不快而且沉重,他没去参加周前会,他不想听到过多指责,也让他们有机会指责和推脱。唉,只要人好了,到时该划到自己的责任就自己担吧,大不了又陪几块钱。

       三天过去了,似乎无事。

      第四天事来了。瘦脸阴眼的安全主任找到教室,一进门看见他,急咻咻说:“找得我好苦哇!你手机没人接!”马哈淡淡地回道:“么子事?不是有人口舌我上班时手机写文章么?怕蚂蟥沾身,我不带手机来学校了。”主任语塞,思索两秒:“今天不得不找你,家长找学校要钱,可学校哪有这样的钱,看样子你得签个借条才行。”。“什么?”马哈有点沉不住气,“你们以前怎么处理的?”他按老婆打的稿说。“以前?先治病,然后学生意外保险报帐。”。“那为什么我不同呢?”。“你的家长嚷着要现钱啊!我们劝说了,可家长强硬得狠啊!”。家长来了,一进门反驳道:“我找的是学校,没找班主任也不找任课老师。”

      他们正你来我往地说着,走廊上响起虎虎生风的脚步声。被称为本地镇关西的班主任叔叔火药似地冲进门。平头,脸上的肌肉一砣砣汤圆似地滚动,眼露凶光,嚷道:“哪个家长?!”。“我是。”细长如葱地家长小声回答。“是你说要找我家鹃子么?”关西大步逼近家长。家长后退两步,心虚地吼道:“你要干什么?”。“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你不是要找班主任么!你找我。好心地去看了你儿子,开一天车,翻江倒海地呕。你这家伙不知好歹!找打!”说着一把拎着家长衣领,几乎要提起来。马哈横身中间,想劝解开。家长挣脱,关西一脚踹去,中家长腿肚。马哈连拉带推,将家长送下楼息事。马哈回到楼上,对安全主任说:“我要回家了,有事叫我老婆来。让她来和你们说说理!”。“是家长要找你,又不是我要纠着你不放。你老婆就不必来了!”猴主任说。他心里是有底的。去年马哈儿子头磕了个洞,血汨汨冒出来,要猴主任找个车送医院,他们推三阻四,马哈老婆去学校理论了一回。猴主任被驳得哑口无言,领教了历害。所以马哈说到老婆时,猴主任连连摆手:“不要让她来,只要家长不找你。”缓过气来了的家长说:“我只要钱,也不是要找你!”回家后,老婆还是数落了他,说他不该把学生放室外去,未了安慰了他一句:“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马哈很感激,面对世上的风霜刀剑时,还是夫妻是最后的朋友。

        又一连几天过去了,马哈以为没什么事了,最多以后出几块钱。可事远远没这么简单。受了镇关西威协的家长又来学校讨钱。这次叫马哈去的是熊不二校长。上楼时,马哈问:“家长要钱要我签字,是猴主任主意还是你的主意?”。熊校长没有回答。上楼后,不二解释说:“家长要拿六千块钱去,你和他各签三千块借条。”。马哈说:“钱的事我老婆做主,叫她来签吧。”说完就往外走。当他和老婆再次来到办公室时,里面已空无一人,打电话给不二校长,不接。

        接下来几天,学校没给他电话,只给他捎话:“家长说要打你!字随你签不签!”老婆抢过电话,棉里藏针地回道:“你告诉他来吧,我就在这里!”马哈感觉力量又增。在面对尘世这个恶魔时,他感觉老婆始终和他站一起,而且挺身在前地护着他。他感动,回报了一首《致妻君》。

       马哈回了老家。现在他才有时间有心思思考一点他所认为的大事。回家的感觉真好:山是亲的,人是亲的,就连老木屋都吐出熟悉的、亲切的童年气味。我渴望这种生活,可要十多年才能爬上岸。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什么救家救国!也许老婆的思想才是对的。我上《食物链》,可连人类的食物链是怎么组成的都没搞清。动物靠拳脚,人类靠大脑。大脑真有这么大力量吗?家长被镇关西拳脚恐吓后转而集中精力找他,不二和猴主任深知他老实文弱,想着法叫他签字,你怎么感觉无力抵抗?是拳脚威力大还是大脑威力大?

     想得更远一点,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不是失败了么?老子大智于天下,不是逃昆仑了么。你渺小如微尘,凭什么拥有家国大志?我在食物链的那一层?孔子、老子又在食物链的哪层?乱七八糟地想了些东西,他以两句话结束了他的思考:

            惨白的人生,
            丰盈而强大的思想,
            逻辑在哪里?     
发表于 2018-1-5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君做学校饭堂。一生嫌其妻打肉太少,双方争论。生翻其盆,其妻赏生一汤勺,打出生鼻血来。教导主任至,遂曰:生乃大地方人也,赔三千汤药费!
     事情遂告平息。
     真事,供诸君一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2: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五

     最近,马哈在潜心研究一个 结构与稳定性问题。人到中年,结构合理、稳定性强无疑就是踏实、厚重、幸福。现在,他坐在一个一点五个平方的斗室里,看一点最新的思想、哲学著作,思考下古往今来,心里就沉甸一种厚重的存在感。他很享受这种生命的存在形式。

      物质显然是很重要的,他也从没否认物质于生命的重要性。这个三室二厅的小套间,被能干的老婆装修一新,基本上体现了他预想的自然、诗意、简洁和翰墨的味道。他感觉很舒适,一回到家,就感觉与纷嚷的外界形成了隔绝,一种安全感来自心底。其实,完全存放他心的只是那截一点五个平方的斗室,是一个大浴室间隔出来的。在这个包子大的小镇,在十六层的高空,容易诞生理想和激情。视线没任何遮拦,眼底华灯璨灿,远去写意出一圈淡淡的山影,几十年前的南宝塔仍坦荡地矗立在山顶上。这时候,他披一件老军衣,双手斜插在口袋里,晃惚间就像是毛主席站在当年的陕北窑洞。当然,这纯粹属个人的一种幻觉,因为他不可能与人分享,连老婆都不行。曾经他在群里丢过一句话:我是为家国写作,他当即招来了友善的嘲讽:你说你比鲁迅伟大?你是姜子牙?想想也对,中年是个尴尬的年龄……过去的错误不可修改,未来的日子不可确定。姜子牙不是几千年才出一个吗?还是信那句“人到中年万事休”吧。可是,眼下的事是你看得见摸得着的存在,需要你面对和规划。

       他的将军式的理想一如既往的被老婆打断。“快睡觉了!还傻站着干什么?是想要我先给你睡热被窝么?”他似乎已进入境界,木然不动。老婆声音大些了,并有了脚步声。她穿着一件水印花的睡衣,雨后彩虹似地朝他笑吟吟地走来:“走,嗽口、洗脸洗脚去!”“今天洗过澡还要洗脚吗?”“你不是出了门吗?你只要穿皮鞋就臭死人!”他拿着一只睡鞋放在鼻尖上闻了又闻,但就是闻不到气味。“好吧。”他委屈求全的去洗脚。“把外裤脱了,小心弄湿!”

        洗完脚出来还只有九点,他还想写点东西,因为白天没机会写,但趁空隙翻起了草皮似的一些素材、思想,只要用语言稍微搭建、编织,一个他自认为是精神的作品就出来了。可老婆又走进了他的斗室,扳着他肩说:“你这么忙不赢?你干脆和手机过算了。儿子都对你有意见了,说你老不陪他玩。这样下去你们父子感情会生疏的。”想想老婆说得很对,这段时间以来,他也犯上了手机时代病。

      他其实有文人都有的浪漫,可对浪漫的理解和诠释与老婆大相径庭。他曾经建议过:“饭后两人散散步,老口子多谈谈心。”可老婆唯一的浪漫是陪他逛超市。

       月亮已经升空,空气有些寒冷,屋顶上有些雪和冰。马哈提议:“我们去屋顶赏赏月下雪景吧。”作过强烈动员后,一家人来到了二十层的屋顶。老婆除了感觉冷,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美感,更说不上有什么诗意或别的。可他向远处一望,隐约处有一桥亭,地面似乎是白的。亭子自然是没有了的,大圆木也已换成了两块玉制板。为防止人掉进河里,有人在两头打了木桩,绑两根竹子作了栏杆。虽如此,他还是有想像中的桥亭,甚至还想起了郑板桥的一幅联:鸡鸣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联的意境像水银一样,像幕布一样升起在他脑海里。可见,美很多时候存在于想像里,但想像无法与老婆共享。

      “明天陪我去买东西吧,你好久没陪过我了。”老婆坐在他腿上,带一点点撒娇地说。狗日的中年,肉体上的感觉也不那么灵敏,抱着并不老的老婆总感觉有点多余。为调整结构和稳定,他有点心不在焉地答应了。

       在超市里转来转去,他似乎只是被赶的一个尸,身上、脖子上只成了他的一个衣架,被老婆挂满了油、盐、辣酱、卫生纸等。他本来就把自己当一个搬运工定位的,因而心投入不多,不断地嗯、要得几声,到底买了些什么都不知道,脑海里在构思怎么写那篇文。

       问题就来了。晃晃惚惚地出门的时候,一个踉跄,将门口一个摆摊的辣酱坛子绊翻了,还踏上了一脚,自己东西摔了一地不说,还把人家的坛子弄破了。他这才醒过来,连忙道歉。幸亏那个卖菜的是个老乡,没说他什么,只望了望一地的红红黄黄。老婆自然要数落他:“陪着逛下超市都不用心,还说你尽责!”她陪了那人十二块钱,朝他吼了句:“走,几十岁了,又陪一只猪脚!”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唐寡白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5 20:0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题目有趣,身为中年的我也想对中年这样粗鲁的说说不会说粗鲁话,借老师的话心里骂一句。故事来自一场意外车祸,写出夫妻本是同林鸟或者说夫妻相濡以沫的情节。虽然简单却不缺生活实际,期待下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1.586419 second(s), 5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